「你們好,我叫做巧音,咕納魔二年級學生,以後請多多指教。」巧音嘴邊帶著微笑向我們打招呼,她的表情有點羞怯與不安。

 

「我叫做希杰,帝華納科三年級的學生。」希杰第一個跟巧音打招呼。

 

「妳好,我叫做麗莎,他叫做迪亞。」麗莎順帶向巧音介紹我。「我們也都是三年級的學生。」

 

「很、很高興認識你們。」巧音面對我們這些陌生人,原本個性內向的她,現在更是緊張的不得了。

 

「呦呵!第十九號隊員來囉!」一個明亮又帶著調皮的女生聲音傳來,她手上抓著寫著十九號的紙條。

 

「你們好!我是咕納魔一年級的學生,光明燦爛的開朗美少女──御亞!」一個帶著寬帽子的女生,蹦蹦跳跳的出現在我們面前,大帽子將女生的臉遮去大半,只露嘴唇與下巴。

 

「妳好!」看著最後一名隊員──御亞,我心裡稍稍鬆了口氣,有這麼活潑的御亞同隊,我想巧音應該能更放鬆、更融入我們吧!

 

「我本來很擔心搭檔的隊員,不過,你們看起來很好相處!」御亞笑嘻嘻的對我們道。她的身材嬌小,站在麗莎身邊時,身高大約只到麗莎肩膀而已。

 

我們還沒來的及回話,御亞突然尖叫一聲,指著我說道:「好可愛的粉紅兔!可以借我看看嗎?」原來,眼尖的她看見了從我斗篷帽子探出頭的粉紅兔。

 

「好啊。」我一把將兔子抓下,眼角跟著瞄到巧音訝異又困惑表情。

 

糟糕,巧音一定是認出兔子了!我將兔子遞給御亞後,心中開始想著,我該用什麼理由騙過巧音。

 

「你這兔子染的真漂亮!」御亞接過兔子,滿是讚賞的對我說道。

 

染?我跟其他人全部困惑的看著她。

 

「粉紅色真的很好看啊!我最近也喜歡上粉紅色呢!」御亞說著,順手拿下她的帽子。

 

帽子拿下後,一頭亮眼的桃紅色頭髮出現在我們面前,不,不只是頭髮,連御亞的眼睛都是桃紅色!

 

好特別的……顏色,不只我們,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御亞的髮色吸引過來。

 

個子嬌小的御亞,有著一雙漂亮、有神的大眼睛,笑的時候臉上還有兩個小酒窩,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她那特異的髮色,更是為她增添幾許與眾不同的神采,宛如一朵燦爛的向日葵一樣。

 

「唉……人家本來也想染成這樣的粉紅色,可是不管我顏色怎麼調,就是調不出漂亮的粉紅色!」御亞沮喪的看著我們。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妳的髮色是妳自己染出來的?」

 

「是啊!我家是開染坊的,從小我就跟染劑玩在一起呢!」御亞開心又自豪的笑著。「不管是多麼難染色的東西,我都有辦法將它染上去!」

 

「那……」麗莎看著御亞的眼睛。「妳的眼睛也是染的?」

 

「沒錯!」御亞肯定的回著。

 

有可能嗎?將染劑染上眼睛……應該會瞎掉吧!

 

「你們不信嗎?」看著我們質疑的眼神,御亞似乎早就習慣了。「我示範一次給你們看。」

 

御亞從背包拿出一罐長筒型的小瓶子,頂端是一個有著細長管子的噴嘴,御亞對著自己的眼睛噴了兩下,而後閉上眼睛。

 

「大約等個五秒鐘就完成了。」說完,御亞睜開眼睛,眼睛的顏色從桃紅色變成了金色。

 

「好厲害!」希杰眼神發亮的看著御亞。

 

「可是我不管怎麼試,都調不出我要的粉紅色。」御亞苦惱的嘟著嘴。

 

「原來,兔子的顏色是染的啊……」巧音看完御亞染色的情況後,用著細微的聲音自言自語的道。

 

啊哩?沒想到兔子的問題竟然就這樣掩飾過去了?這意外的狀況讓我鬆了口氣。

 

「你這顏色是怎麼調的?可以告訴我方法嗎?」御亞眼巴巴的望著我。

 

「這……我也不知道……」我苦笑著,對上御亞困惑的眼神,我又忙著掰出另個藉口:「之前有一個販賣染劑的旅行商人經過我家,我家人就抓了兔子去染色,我也不知道他是用什麼染料染的……」

 

「販賣染劑的旅行商人!」御亞雙眼發亮的看看我又看看兔子,臉上盡是憧憬的表情。「我以後也是想當賣染劑的旅行商人呢!這是我最大的夢想喔!」

 

「這染色技術真好!顏色好勻稱!」御亞將兔子轉來轉去的瞧著,一下子撥開兔毛、一下子又瞧著兔子的腳掌,最後,她像是極度崇拜的讚嘆道:「果然,專業級的人染出來的東西就是不同!這麼自然又精細的手法,簡直就像是兔子天生的毛色一樣!」

 

基本上,那真是兔子「天生」的顏色啊……我看著兔子再度苦笑了下。

 

『快放開本大爺!大爺我可不是妳的玩具!』粉紅兔拼命在御亞手中掙扎著。

 

『狂,你可別突然脫離兔子啊!』我警告著他,我可不希望這傢伙一時衝動,衝出兔子,全校師生可都在這裡呢!

 

『哼!對付這種小角色,大爺我哪需要現身!』狂說著,伸長腳往御亞的手腕踢去,御亞痛的鬆開了手,兔子在空中轉了幾圈後,穩穩的降落地面。

 

「好了,各位同學,你們應該都拿到紙條了吧!」咕納魔校長的聲音拉回我們的視線。「還沒找到隊伍的報上號碼來!」

 

不曉得夜伢他最後是在哪一隊?聽到咕納魔校長這麼說,我才又回想起夜伢跟季斯卡的「紙條爭奪戰」。

 

我轉過頭往他們兩人的方向看去,發現夜伢跟季斯卡也在看我們這裡,兩個人臉上都帶著不高興又鬱悶的表情。

 

呃……怎麼兩個人臉色都這麼難看啊?我大概可以猜出,季斯卡是因為不能跟巧音同隊所以不高興,可是,夜伢在不高興啥?難道……是因為沒有搶到紙條?

 

(夜伢看著迪亞,心裡悲痛的吶喊道:「要不是該死的季斯卡打走我的紙條,我就能跟老婆同一隊了!可惡!」)

 

沒搶到紙條的兩人,在聽到咕納魔校長的話之後,一臉不情願的互瞪一眼,跟著,兩人隨手往身旁紛飛的紙條一抓。

 

「兩百七十七號!」夜伢舉起手上的紙條。

 

「兩百七十九號!」季斯卡同一時間也喊出自己的號碼。

 

「唔!」兩人同時互瞪著對方,臉上的表情更加難看了。

 

好個冤家路窄的兩人。我看著兩人眼神中發出的怒火,心裡暗自希望他們兩人往後能和平相處,不過,這應該不可能吧。

 

跟季斯卡還有夜伢同隊的是果力多還有兩名女生,當女生們知道同隊的人竟然是有名的風雲人物時,她們臉上都出現興奮、高興的表情,相較女生的表情,夜伢跟季斯卡臉上多了一份苦澀與無奈。

 

「找到各自的隊伍之後,各隊自行選派一個人當隊長,小隊的編號就依照隊長的編號為準,」我們學校的校長拍了幾下手,一個布袋跟著出現,校長將袋子裡頭的物體發給我們。「選好隊長後,各隊的隊長上來領取東西。」

 

「迪亞,你去吧!」麗莎推了我一把。

 

「為什麼是我?」我皺著眉頭瞪向她,隊長這名稱聽起來就像個苦差事,我實在是很不想接這職位。

 

「那我們來表決吧!贊成讓迪亞當隊長的,請舉手。」麗莎問完這話後,除了我,其他成員全部舉手。

 

「呃……」我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狀況。

 

「表決通過,請你去校長那邊領東西吧!」麗莎臉上帶著狡詐的笑容對我道。

 

唉……我這是招誰惹誰了?無奈的,我只好乖乖上前領取牌子。

 

校長發下的,是一塊扇子形狀的鐵片,只有手掌般大小。

 

「之前發給你們的小冊子,記載著所有關卡位置,各關卡都有一位老師負責,」咕納魔的校長開始解說著。「你們必須通過五個關卡,得到老師們的過關徽章,通過關卡之後,你們還要拿著這個鐵片,尋找另外三組同樣過關的隊伍,將四個鐵片合成圓形,回來這裡報到,這樣才算完成這場競賽!」

 

「這只是場合作競賽,我們希望大家能體會團隊合作的樂趣,」我們學校的校長跟著接下話。「所以,我們降低了遊戲的難度,發給各位同學的鐵片,大小、形狀都相同,換句話說,各位同學不管找哪三組隊伍,你們都能順利組合完成!」

 

呼!還好,我原本還擔心校長他們會刻意刁難,一定要我們找到指定的合作隊伍才能過關呢!

 

「競賽時間為三天,三天一過,沒有完成任務過關的隊伍全部淘汰,」咕納魔校長笑嘻嘻的道:「我們會以兩校最後過關總人數決定勝負,大家好好加油!

 

「比賽就以煙火當信號,當煙火在天空炸開後,競賽就開始!」我們學校的校長手往上一揮,一顆大型七彩光球出現在高空,彩光閃了幾下之後,光球「碰!」的一聲爆開,亮麗、繽紛的彩光壟罩著整座島嶼。

 

開始比賽的信號一出現,眾人也跟著動了起來,每個人都爭先恐後的衝向森林的入口,移動的人群中,我看見歐羅、三藏還有姬,很意外的,跟他們三人同隊的竟然是季斯卡的好友──蘭格跟多特。

 

他們幾個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直接衝入林子中,反倒是往我們這方向走來,蘭格跟多特走到季斯卡身邊,歐羅、三藏跟夜伢則是來到我們面前。

 

「身體好點沒?」歐羅看起來似乎不是很有精神,我有點擔心他。

 

「還好。」歐羅無奈的對我笑著。

 

「放心!要是他又缺血了,我願意提供啦!」三藏笑嘻嘻的拍著歐羅的肩膀:「一口血算你一枚金幣!」

 

「喝你的血,我怕我會拉肚子。」歐羅板著臉拍下三藏的手。

 

「說這什麼話!」三藏瞪著眼叫著:「我可是有神官世家的優良血統啊!換句話說,我的血可是經過神的加持,你竟然說喝了會拉肚子!」

 

「三藏。」我臉上冒出三條黑線。「就是因為有神的加持,所以歐羅才不能喝你的血啊……」我想,三藏的血應該跟聖水一樣吧?那可是吸血鬼的天敵呢!

 

「是這樣嗎?」三藏一臉可惜的搔搔頭。「早知道就別加持了,少賺一筆啊!」

 

歐羅給了三藏一記白眼,順帶拉遠了自己跟三藏的距離。

 

「那個……時間不早了。」希杰見情況尷尬連忙出聲打圓場,他拉拉我的斗篷說道:「我們是不是該去找老師解任務了?大家都跑光了呢!」

 

說的也是。環顧四週,這空地只剩下我們幾隊,其他人都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呢!「我們走吧!」

 

「喂!」正當我準備轉身離去時,季斯卡的聲音突然在我身後響起。「一起行動吧!」

 

「一起行動?」我困惑的看著季斯卡。

 

「既然過關之後還要找其他對伍組隊,我們乾脆一起行動,這樣可以省下找合作隊伍的時間。」季斯卡向我解說著,說話時,他的眼神卻是直盯著巧音看。

 

去!想要跟巧音同隊還找理由?不過,他這理由找的真是讓人無法反駁,況且,我還蠻擔心夜伢跟他同一隊會發生的狀況,一起行動的話,彼此還能有個照料。

 

「好。」我對他點頭答應著,順帶轉頭問著歐羅跟三藏他們那隊:「你們呢?要不要一起走?」

 

「好啊!」姬不等其他人回答,立刻答應了我。

 

「呃……姬,妳要不要問一下其他人的意見?」雖然我早知道蘭格跟多特他們應該不會反對,畢竟,這是季斯卡提出來的建議嘛!可是,還是要尊重一下他們吧!

 

「不用啦!我們剛剛就已經說好,遇到狀況,由隊長決定的啊!」姬投給我一個燦爛的笑容。

 

「妳是隊長?」我感到極不可思議的反問。

 

「是啊!因為隊裡面只有我一個女生嘛!所以就由我當囉!」姬頑皮的對我眨眨眼。

 

啊哩?這個選隊長的理由還真是奇特啊!我望向同隊的其他人,他們臉上全是無可奈何的表情。

 

「我是第二十一小隊的隊長,姬˙特特洛兒。」姬向是宣布似對著眾人說道:「以後請多多指教。」

 

「我是第十七小隊的隊長,迪亞。」我學著姬語氣向眾人說道。

 

「夜伢大哥,你們是第幾隊啊?隊長是誰呢?」希杰好奇的問著。

 

希杰不說,我倒是忘了這點,季斯卡跟夜伢兩個應該容不下對方當隊長吧?

 

「我們是第兩百七十六小隊。」夜伢無奈的瞄了身旁的人一眼:「隊長果力多。」

 

「耶?果力多當隊長?」麗莎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看著果力多。

 

「運氣背啊!」果力多滿臉不情願的冷哼一聲:「本公子猜拳的運氣向來不好。」

 

原來是猜拳決定的啊!我這才理解的點點頭。

 

「走吧!別再耽擱時間。」季斯卡率先往森林入口走去,我們跟著尾隨在後。

 

 

走在森林蜿蜒的小徑上,身旁除了高聳的樹木外,腳邊還有一群群的矮樹叢,眼前盡是深深淺淺的綠色調。

 

我們在這片綠意中尋找第一個關卡的位置,身旁還不時傳來多種鳥類的叫聲、蟲鳴聲,有時還會聽到獸吼聲還有同學的哀嚎聲。

 

雖然這座島沒有治療或重生魔法陣,不過,校長還是有顧慮到同學們的安全,島嶼上的幾個地方都設有醫療站,受了傷可以到那邊治療,遇到危險時,可以對空發出火焰彈求救,附近的老師們會立刻前往救助,但是,求救的隊伍會喪失比賽的資格。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顧及自己學校的尊嚴,雖然一直聽到同學們的慘叫聲,但是我們還沒有看到有任何求救信號發出。

 

「怎麼還沒看到手冊上記載的關卡?」我邊說邊起腳踢飛了一隻低等魔物,魔物的長相像是兔子,但是體型比一般兔子大上數倍,還會用兩腳站立攻擊呢!

 

啥?這座島怎麼會有魔物?這還不是校長他們幹的好事!

 

雖然剛剛校長說不會太刁難我們,可是我們進來森林後發現……校長他們竟然在這裡設置了魔界通道口!一些中低等的魔物透過那通道跑到這島嶼來,拜這些魔物所賜,一路上我們也不覺得無聊,反倒是忙的很!

 

「碰!」兔子使了記迴旋踢將魔兔狠狠踢飛,看著飛遠的魔兔,狂狠狠的啐了口道:『擋路的傢伙,少礙事!』

 

「沒想到這兔子竟然懂武技!」蘭格讚嘆的看著狂。

 

「這樣會不會太殘忍了?」巧音皺著眉頭,有些不忍的說:「粉紅兔跟那些魔兔也算是他的半個同伴,要兔子攻擊他自己的同伴,會不會不太好啊?」

 

「適者生存,他們要想在這環境生存,就該如此。」季斯卡刀一揮,幾隻衝向他的魔兔被斬成兩段。

 

「啊!」眼前血腥的景象讓巧音害怕的捂住眼。

 

「巧音,妳退到後頭去吧。」看巧音那臉色蒼白的模樣,我順手將她拉到身後。

 

「放開她!」季斯卡突然衝到我面前,臉色鐵青的瞪著我。

 

耶?這傢伙怎麼了?幹嘛一副想啃了我的表情?我不解的看著季斯卡。

 

「季斯卡!你想對迪亞作什麼!」夜伢快速擋在我跟季斯卡之間。

 

「季斯卡,迪亞同學只是擔心我……」我身後的巧音見這情況也急了,她慌張的勸阻季斯卡。

 

「我們學校的學生,用不著別校的人關心!」季斯卡氣沖沖的吼了回來,跟著,他出手想要將巧音拉到他身旁,巧音被他嚇的拉緊我的斗篷。

 

「住手!」季斯卡這蠻橫的行為讓我也火了,我用力的推開季斯卡,吼道:「什麼你們學校我們學校?現在在進行兩校競賽!巧音是我這一隊的隊員!如果真要劃分關係,那也該是跟你劃清界線!」

 

「你這傢伙!」季斯卡氣的揪住我的衣領準備揍我。

 

「放手!」夜伢即時抓住季斯卡落下的拳頭。

 

「怎麼回事?」同時間三藏跟歐羅也出現了。

 

「野蠻人!你怎麼可以打迪亞?」姬叉著腰瞪向季斯卡。

 

「用不著你們管!」季斯卡抽回被夜伢抓住的手,跟著又要衝向我。

 

「季斯卡,別這樣!」蘭格連忙上前制止他。

 

身材魁武的多特硬生生將季斯卡架開。「你幹嘛突然火氣這麼大?」

 

「哼!」被架開的季斯卡憤恨的瞪了我一眼,隨後他拔出腰間的刀,衝向魔兔群裡面發洩他的怒氣。

 

「對不起,季斯卡他不是有意……」巧音在季斯卡離開後,向我賠罪著。

 

「他都是這樣對妳嗎?」我氣憤的質問巧音。在我離開咕納魔之後,季斯卡都是這樣跟巧音相處的嗎?

 

「我、我……」巧音被我的態度嚇了一大跳,她怯懦的縮起身子。

 

「巧音,妳要獨立點,不要老是讓季斯卡欺負。」看著巧音那害怕的模樣,我減低音量和緩的對她道。

 

「……」巧音沒有說話,只是楞楞的看著我,而後她掩著嘴笑了出來。

 

「怎麼了?我說錯什麼話了嗎?」巧音突然轉變的態度,讓我不知所措的看著她。

 

「不好意思,只是……」巧音紅著臉對我笑笑:「你剛剛說的話,跟我一位朋友幾乎完全相同,甚至,你們兩個連生氣的表情也好像呢!」

 

呃……那個朋友應該就是我吧。我裝傻的笑了笑。「那位朋友是男生嗎?」

 

「不,她是個女生。」巧音說到這臉色轉為憂傷,她幽幽的嘆了口氣:「她住在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我想,我以後可能再也見不著她了。」

 

「不會的!我──」見巧音這模樣,我著急的想要安慰她,但話到了嘴邊卻無法開口,現在的我,該用什麼身份安慰?

 

心裡突然覺得好悶,我有股想要將所有事情全盤脫出的衝動,但是,現在這情況不允許啊!

 

再一次,我再一次體會到說謊、圓謊的難受與掙扎。

 

如果當初遇見巧音時,我沒跟她說我是精靈,而是將實情告訴她,也許,現在我們兩個的見面,不是被迫當成陌生人,而是久別重逢的朋友。

 

「怎麼了?你有話想對我說嗎?」巧音見我臨時將話給止住,她納悶的看著我。

 

「我……」我勉強牽出一個笑容。「我是說,雖然妳跟妳的朋友分隔兩地,但是,我想她心裡一定是牽掛著妳的,妳要好好振作,不要讓她擔心。」

 

「嗯!」巧音聽我這麼說,深鎖的眉頭散開了,她的臉上露出一個開朗的笑容。「我一定會努力的!」

 

『迪亞。』麗莎冷不妨對我傳著心通術:『你對她真是好──體貼耶!』

 

『這是應該的啊,畢竟,巧音在咕納魔很照顧我。』我理所當然的回著。『難得再次見到她,跟她還是同一隊,當然要對她好一點!』

 

『你當巧音是朋友,想要照顧她的想法我當然知道。』麗莎瞄了眼前方的季斯卡:『前面那個傢伙可不這麼認為。』

 

順著麗莎的視線望去,我立刻會意過來。季斯卡剛剛會那麼生氣,該不會是……『季斯卡在吃我的醋?』

 

『你現在才知道啊?』麗莎無奈的對我擺擺手。

 

『可是,我只是像朋友一樣對待巧音啊!』我無奈的反駁著,我真不知道,季斯卡這個醋意是從那產生的。

 

『你覺得你的舉動像朋友,可是……有心人可不這麼認為!』

 

『可、可是巧音已經是季斯卡的女朋友了,他應該不用擔心……』我還記得我離開咕納魔的時候,他們倆個的感情有了相當大的進展呢!

 

『你確定巧音是他的女朋友?』麗莎微微提高音量反問我。

 

『當然。』我理所當然的回著,但是麗莎卻給我一個詭異的笑。

 

「巧音,」麗莎突然轉向巧音。「前面那個人跟妳是什麼關係?」

 

「呃?」巧音困惑的楞了下,在發現麗莎指的是季斯卡後,她才小小聲的回道:「我們是朋友。」

 

「只是朋友?」為了確認,麗莎更進一步的說:「我還以為他是妳男朋友呢!」

 

「不、不是。」巧音慌張的搖著手,臉色羞紅的答:「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

 

「怎麼可能!」我大感意外的驚呼出聲。「妳跟季斯卡不是──」

 

話才說到一半,麗莎立刻瞪了我一眼,阻斷我的話。「剛剛看他那麼生氣,我還以為他是在吃醋!」她佯裝困惑的看著巧音。

 

「季斯卡是真的很關心我,不過,我們真的只是朋友而已。」巧音用著肯定的語氣小小聲的道,她的眼神出現些許的落寞。

 

『你看吧!』麗莎揚著眉頭一臉得意的望著我。

 

『怎麼會這樣?』我真是百思不解。『巧音已經知道季斯卡的心意,而且她在最後也接受了他啊……』

 

『我想,那個脾氣暴躁的傢伙,應該是漏了最重要的一個步驟。』麗莎肯定的說道。

 

『什麼步驟?』我好奇的反問麗莎。

 

『告白啊!』麗莎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感情是一件最曖昧不清的事情,心意相通的雙方,要是沒有明確的答案,那這段感情也只會界定在好朋友的程度,必須要有其中一方率先開口才行!』

 

回頭想想,在山上的那天,雖然季斯卡將巧音抱在懷中,可是,季斯卡的確沒有對巧音說出這句話啊!

 

『唉……真麻煩。』我無奈的嘟著嘴埋怨著。『難不成,我在這場競賽中還要幫忙撮合他們兩個?為什麼這兩個人這麼遲鈍啊!』

 

『跟你比起來,他們兩人的遲鈍算是輕微的了。』麗莎賞了我一記白眼。『事情已經明顯到連希杰都看出來了,你竟然還沒發現。』

 

『連希杰都發現?最近有發生什麼事嗎?』我更加困惑了。

 

麗莎長長的嘆了口氣,表情極度無奈的搖搖頭:『算了,反正你沒救了,還是先來幫他們兩個吧!』

 

什麼跟什麼啊!麗莎說話怎麼怪怪的?再說,我怎麼可能會遲鈍呢?無論在功課上還是武術上,老師都誇我的反應敏捷呢!

 

唉唉!不想了!越想越頭痛!還是先解決季斯卡跟巧音吧!我望著走在最前面的季斯卡。

 

生氣的季斯卡,像是發洩般,對著魔兔猛砍猛殺,成群的魔兔在一瞬間就成了肉塊。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