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時分,灰濛濛的霧氣籠罩在田野上,白色的蘆葦花隨著輕風搖曳,猶如飄動的白紗裙,在這片草原的中心處,一座嵌有無數玻璃的亮麗城堡聳立其中,夕陽的光輝穿透過水霧,直射在鏡面鑲造的城牆上,鏡面將那餘暉反映成萬道金光,閃光亮的耀眼,美的驚人,讓人看了都覺得眼睛快要晃暈、看花了,恍惚中,更讓人覺得,那城彷彿是用光芒搭築成的,若加上壟罩在城堡四週的霧氣,整個畫面彷彿像是書上所形容的……夢幻仙境。

 

歷經一天的飛行,水晶飛行船在隔天下午抵達城堡,到達後,飛行船降落在城堡花園中的空地上,飛行船的風壓讓附近的霧氣宛如波浪般起伏、捲動,一階階發光的階梯自船上降下,一行人緩緩步下飛行船。

 

「好漂亮!」下了船,見到眼前的景象,我第一句說出的話就是讚歎。

 

我們正站在一片美麗的玫瑰園中央,濃濃的玫瑰花香瀰漫在花圃中,眼前除了常見的白玫瑰、黃玫瑰、粉紅玫瑰、紅玫瑰……外,還有罕見的藍色、古銅色、紫色、黑色、綠色、灰色、雙色和多花色的玫瑰。

 

「我第一次見到玫瑰花還有這些顏色……」麗莎訝異的走上前,對著一株同時有著白、黃、紅三色的玫瑰花細瞧,臉上帶著「這該不會是染出來的吧?」的表情。

 

「這些都是前管……呃,伊洛從各地收集回來的玫瑰。」辰役高興的為我們解說著:「比較特殊的幾株多花色玫瑰,是我家主人親自栽培出來的。」

 

德古拉跟老爸一樣喜歡研究植物耶!改天有機會可以介紹他們兩個認識!我在心中開心的盤算著。

 

「天啊!這地面竟然鑲著金線還有夜光石!」三藏讚嘆的聲音傳來,他此時正趴在地面東摸摸西摸摸,那模樣像是打算將地面的好東西全給挖走。

 

我們所站立的地面是由黑色大理石鋪成,金線鑲在大理石的接縫處,夜光石則是均勻的嵌入大理石表面。

 

「那不是金線。」伊洛笑著為三藏說明道:「那是一種極具黏性的金漆,夜光石是用來充當夜間照明用的,一到晚上,整個地面會像星空一樣發亮,整座玫瑰園會有另一種風貌,這可是別處見不到的美景,建議大家晚上到這邊走走。」

 

三藏才沒那種興致欣賞美景,他現在只想挖走夜光石啦!我無奈的看了三藏一眼。

 

「親愛的!」姬用力的將三藏從地面拔起:「這裡的玫瑰花這麼漂亮,我們還是來看玫瑰啦!」說完,姬立刻將三藏拖到一旁的花叢前。

 

的確!這麼漂亮的玫瑰,可不是經常能見到的。我走到一株雙色玫瑰前面,那是株白色與藍色相間的玫瑰,香味並不濃郁,是一種極為淡雅的芳香。

 

不自覺,我伸手輕輕摸著那花瓣,花瓣如絲綢般滑順、細緻,再一細瞧,那綠色的花莖竟是呈現半透明狀,極為特殊。

 

「好像是一朵琉璃製成的花。」我再次讚嘆著。一不小心,我的食指指尖被花刺給刺傷,殷紅的血滴在指尖上逐漸擴大。

 

「刷、刷、刷……」四周突然起了騷動,在我還沒會意過來時,我的手腕被握住了,面前出現一名中年男子。

 

跟歐羅一樣的碧綠色雙眸,白皙而又毫無瑕疵的細緻皮膚,讓人忘卻呼吸的俊美五官,柔順的黑髮服貼在額前,他身上披著件鐵灰色毛料披風,頸部還用黑色短毛圈了一圈,看來十分保暖,男子的唇邊有著一抹溫如和風的笑,讓看的人心裡跟著起了波動。

 

「好美……」低沉、迷人的嗓音讚美著,讓我聽了不自覺的紅了臉。

 

男子動作優雅的將我的手拉高,而後,吻上了我的食指,品嚐著指尖鮮血的滋味,末了,還意猶未盡的說了句。

 

「真是難得一見的美味啊……」

 

這話音一落,附近連帶出現羨慕的歎息聲,我困惑的往旁邊看了看,這才發現,我的身邊圍了十多個人,每個人都用看到「美食」的眼神看著我。

 

要是在別的地方受傷,那別人可能只會關心的問一句「要不要緊?痛不痛?」,可是要是在吸血鬼的地盤受傷,那你等於向他們宣告──「這裡有食物出現囉!」

 

我緊張的想要抽回我的手,卻被對方握的老緊,正當我想跟身邊的人求救時,歐羅率先擋在男子跟我中間,並且將我的手拉回。

 

「父親,我帶同學回來參加您的生日宴會。」歐羅像是提醒般的對男子說道。

 

他就是歐羅的父親,德古拉伯爵!我驚愕的望著對方,還以為會見到一個冷血無情或是艷麗無雙的人,沒想到,德古拉竟然是這般優雅、溫文,就像是……另一個歐羅,兩人唯一的差別是──德古拉多了分成熟男子的韻味,那是需要時間歷練才能發散出的氣質。

 

「失禮了。」德古拉收回原先貪戀鮮血的視線,優雅的對我笑笑:「這位可愛的小姐,想必就是迪亞吧?」

 

明明知道這只是一句隨口的讚美,卻還是讓我紅了臉,可這話也讓我困惑了。「你怎麼會……」

 

「怎麼知道妳的身分?」德古拉笑著將話接下,他指指我的手:「妳的血有著非常奇異、特別的滋味,宛如大地的芬芳清新、濃郁撩亂人心的魔幻氣、活力充沛的野性,以及巧妙融合前面三者,溫和順心的甘醇,我想,這世上能擁有四種種族血統的人,應該只有妳了。」

 

在德古拉像是美食家的評論後,一旁的人群用著更饑渴的眼神看著我。

 

「聽起來好像好好吃……」

 

「我也好想咬一口。」語畢,還聽到一聲嚥口水的聲音。

 

喂!我是來這邊當客人的,可不是來當大餐的!我緊張的退了步。

 

「咳咳!」歐羅警告性的掃了附近的人群一眼。「不是說要忙著佈置宴會嗎?你們全做好了嗎?」

 

「抱歉,我們這就去準備。」那些人在瞬間便又消失了。

 

「真可惜。」伊洛用著惋惜的表情對我道:「要是我早一步,就能品嘗到那美味了。」

 

「……」無言,現在的我好想大喊,我不是食物啊!

 

夜伢沉默的出手將我拉到他身邊,雙眼更是防備似的瞪著伊洛。

 

看著夜伢的表情,伊洛無辜的笑笑,那神情似乎是表示「我沒有惡意」。

 

「伊洛,跟你真是好久沒見。」德古拉熱切的看著伊洛「我們到書房好好聊聊吧!」

 

「是。」伊洛恭敬的欠身行禮,臨走時,他望著辰役笑問:「這裡依舊有下午茶的習慣嗎?」

 

「有的。」辰役連忙點頭。

 

「那麻煩你等下送壺玫瑰蜜茶還有一些茶點過來。」伊洛吩咐的說道。

 

「是。」

 

伊洛轉身跟著德古拉走了兩步,隨後又停下腳,回頭對辰役提醒道:「辰役,你該帶客人去休息了。」

 

聽到伊洛提醒,辰役像是發現到自己的失職,尷尬的紅了臉:「是。」

 

雖然伊洛已經不是這裡的管家,可是比較伊洛跟辰役兩人的言行舉止後,我發現,伊洛不管是說話、動作,依舊有著管家的氣勢,並非他刻意做作,那是種天生而又自然的感覺,彷彿,伊洛跟管家這一詞是劃上等號的,這一衡量,身為現任管家的辰役,卻像是跟隨在伊洛身邊的跟班,除了態度異常的拘謹還有著些不知所措的緊張。

 

等德古拉跟伊洛走後,辰役領著我們到位於城堡三樓的客房休息,一人一個房間,當我走入我的房間時,真是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房間四個牆面全攀著紫色的野牽牛,那牽牛花並不是侵占性很強的霸著整個牆面,而是規矩的佔了牆下方三分之一的位置,正對房門口的是一扇落地窗,牽牛花沿著窗邊繞了個圈,像是在妝點成窗框一般,透過落地窗往外看去,美麗的風景跟窗融成一幅畫,形成一個特殊又雅緻的景象。

 

多麼棒的巧思啊!在藉著植物點出綠意的同時,卻又不顯突兀的與城堡外頭完美搭襯,人工與自然,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格,竟能如此完美的配合。

 

「好特別的房間!」我興奮的東張西望著。

 

「這是伊洛前管家設計佈置的。」辰役對我笑著介紹道:「不只是休息房間,這整座城內外部的構思規劃全是出自伊洛手中。」

 

「看來,那個伊洛並不像外表一樣輕浮嘛!」不自覺的,我脫口說出這句話。

 

隨即,我發現自己的失禮,畢竟,辰役可是很尊敬伊洛的啊!「抱歉,我不是……」

 

「沒關係。」辰役貼心的對我笑笑,化解了我的尷尬:「也難怪迪亞小姐會這麼覺得,伊洛前管家平時的表現真是有些不拘小節,不過,伊洛前管家在工作上的表現可是非常傑出,構思計畫時,任何一個小細節他都會不會遺漏,每件工作都能處理的非常完美,沒有一件事情能難的倒他,他的學識豐富、才華更是無人能及,就算……一百個我也比不上……」

 

辰役說出最後一句時,他眼神中流露出的自卑、難過,讓我心頭跟著一緊,才想開口要他別妄自菲薄,辰役先一步察覺自己的失言,尷尬的找了個離開的藉口。

 

「抱歉,我要先去準備宴會的東西,先失陪了。」辰役說完便匆忙離去。

 

「就算伊洛再怎麼優秀,現在當家的是你啊……」辰役離去後,我無奈的說出這話。

 

狂望著辰役的背影,像是心有所感的回道:『他不是因為伊洛優秀而退卻,那傢伙不過是替自己無能找藉口。』

 

「狂,你說話變狠了。」我不高興的看著他,再怎麼說,辰役都是個待人親切的好人,我實在不喜歡有人這樣批評他。

 

『不是嗎?』狂冷聲的反問我:『只會一眛羨慕別人的光采,再用對方的成功貶低自己,為什麼不會反過來,不計後果,就算失敗也無所謂,用盡全力達成想要的目標,這樣不是比羨慕更有意義?』

 

「……」無法反駁。

 

的確,辰役少了改變的衝勁,少了放手突破的勇氣,他只是依循著伊洛留下的工作方式,可是,每個人的做事風格全不相同,他這樣一眛的模仿伊洛,不累嗎?想著,我突然感到有些疲憊。

 

最近這陣子發生好多事,我腦中也跟著出現很多疑問,像是,歐羅為什麼最近總是暈倒?麗莎為什麼不再像以前一樣胡鬧?狂最近的態度也很奇怪,好像比以前更常發呆?想到這,我往狂那望了眼,果然,他又窩在一旁陷入沉思了。

 

大家……好像在我不知不覺中改變了……無力的往床舖下,順手將綁著的馬尾鬆開,讓長髮隨意的披散在身邊。

 

「妳就是歐羅少主人帶回來的美食?」一句突兀的話從窗邊傳來,那聲音聽來是名男子。

 

唉……這個人真是不會看時機,偏偏挑在我覺得煩悶的時間出現。我緩緩坐起身,望著站在落地窗邊的男子。

 

那人有著一頭棕紅色的頭髮,身材高瘦,臉上帶著副深色墨鏡,上身穿著件花襯衫,胸口的幾顆釦子沒扣,結實的胸口隱約從中露出,深咖啡色的頸環扣在他的頸子上。

 

「姿色不錯,雖然沒有麗莎公主來的美艷,可是妳長的也挺可愛的。」那人瞧著我,跟著下了這番評論。

 

麗莎!他去找過麗莎!想到這人同是吸血鬼一族的身分,想到麗莎的安危。我激動的站起身:「你對麗莎作了什麼!」

 

「沒。」那人擺擺手,狀似無辜的聳聳肩,見我鬆了口氣,臉上又轉為惡意的笑:「寺遴說對麗莎有興趣,所以我將她讓給他了。」

 

什麼!我著急的想要衝去解救麗莎,可這個男子卻早我一步擋住房門口。

 

「讓開!」我焦急又憤怒的對他大吼,順帶將腰間的長刀抽出。

 

「急什麼?你們是歐羅少主人的客人,寺遴會有分寸,不會誤殺她。」男子話風一轉,向我逼近一步:「再說,妳的遊戲對象是我。」

 

這種高傲又貶低人的語氣,叫我聽了覺得非常刺耳,他當我們是什麼?自動送上門的食物?玩具?

 

旁邊的兔子突然發出一陣白光,狂的靈體現身在我面前:「女人,這傢伙交給本大爺,妳去找麗莎。」

 

見到狂出現,男子先是愣了下,隨後,他又恢復笑容:「跟我打?你夠資格嗎?」

 

「你又夠資格?」我冷冷的反問。

 

本來,我想要親自解決這自大的傢伙,可是,耳邊卻突然傳來麗莎的尖叫聲。

 

該死!麗莎她該不會……

 

「狂,這傢伙交給你了。」丟下這話後,我轉身往窗口衝去。

 

攀著窗外的陽台,我快速來到隔了兩間房的麗莎房間。

 

「麗莎!妳還好吧?」衝進房間內,我緊張的叫著。

 

「迪亞,妳幹麻突然從陽台跳進來?」麗莎坐在地上,用著困惑的表情看著我。

 

「妳……沒事?」我困惑的看著她。

 

「我能有什麼事?」麗莎反問我。

 

「剛剛有一個人突然跑到我房間,說妳……」說到這,我尷尬的看了歐羅一眼,換了個說法敘述:「他說妳遇到危險。」

 

話是這麼說,但是眼前的狀況,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房間裡非常熱鬧,麗莎、歐羅、希杰還有兩名陌生男子坐在地上,幾個人手上拿著撲克牌圍成一圈,每個人的身旁擺著點心跟茶水,看樣子,應該是在玩遊戲吧。

 

「唉……」聽到我這麼說,歐羅無奈的搖搖頭:「雷斯特怎麼還是這麼喜歡惡整人?」

 

「這就叫作『狗改不了吃屎』。」歐羅身邊的金髮男子笑著回道,順手,他往歐羅的手上抽了張牌,發現抽來的牌色跟手上剩下的牌配成對,他開心的將它丟在中間的空地上。

 

「我贏了!」

 

「楛!怎麼又是你贏啊?」坐在金髮男子身邊的人不高興的嚷著,說話的那男生有著一頭黑色捲髮。

 

「寺遴,你的運氣未免也太差了吧?」叫做楛的男生,揶揄著寺遴:「你手上的牌好像沒有放下過?」

 

「我只剩兩張就過關了。」希杰無奈的嘟著嘴,順手將地上的牌收集洗牌,望著我,他笑著邀約道:「迪亞哥哥要不要一起玩?我們在玩抽鬼牌。」

 

「希杰,我已經恢復女生身分,你叫我姊姊比較好吧?」我提醒著他。

 

「一時之間改不過來嘛。」希杰頑皮的吐著舌頭對我笑笑。

 

「迪亞?妳就是迪亞?」聽見我的名字,楛跟寺遴兩人迅速起身。

 

寺遴更是激動的衝至我面前,雙手抓著我的肩膀:「妳就是傳說中的那個……」

 

是,我就是傳說中「阿德烈米斯拉契」家的孩子,聽著寺遴說到一半的話,我腦中自動自發的接下,畢竟,初見面的人對我的反應都是這樣。

 

「那個血很好喝的人!」寺遴這後段的話一說完,眼神中更是閃著熊熊的火光,好像一口就要將我吞下。

 

「放手。」夜伢不知何時出現在我身邊,他的隨身長刀更是橫架在寺遴的脖子上。

 

為什麼我到這邊之後就降級成食物?無奈又氣憤的情緒在心中爆發,我惡狠狠的瞪著寺遴道:「有種你就試試,看是你先吸乾我的血,還是我先把你剁成肉泥!」

 

「嘩!好大的口氣。」寺遴躍躍欲試的對我笑著。

 

「寺遴,鬧夠了吧!」歐羅沉聲的制止他,臉上的表情異常嚴肅。

 

見到歐羅生氣的模樣,寺遴連忙收起玩笑的態度,避到落地窗邊,佯裝眺望外頭的風景。

 

這樣冷酷又充滿憤怒的歐羅,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瞬間,我突然對他有種陌生的感覺。

 

「抱歉,他們對妳太失禮了。」察覺我的驚愕,歐羅恢復原先的模樣,歉然的對我笑笑。

 

「沒關……」我才要說話,原本望著窗外的寺遴打斷我的話。

 

「咦?雷斯特在跟誰打架?」寺遴望著下方,訝異的問道。

 

聽見寺遴這麼說,眾人跟著聚集到窗邊,不知何時,狂跟雷斯特的打鬥已經從我的房間移到樓下空地,雙方你來我往,戰況非常激烈,看兩人認真而又拼命的模樣,好像深怕一個不留神,自己就會被對方取了性命。

 

看了會打鬥的狀況,楛稱讚的道:「那人的身手很不錯,雷斯特可能會輸。」

 

「呦?」寺遴聽他這麼說,較量的興致也來了:「我也去玩玩!」說完,他快速跳出陽台,加入那兩人的陣容。

 

狂應該不會有事吧?我心裡突然起了擔心,一方面擔心狂會受傷,另方面又擔心狂會殺了對方,隨後,我又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

 

我在想什麼啊?狂是個幽靈耶!就算被刺中他也不會死,再說,他的對手是個吸血鬼,那就更是不可能會喪命在狂的手中啊!要是真受了重傷,他們大概只要找個人吸血就能恢復了吧?

 

想著,我突然有種不對勁的感覺,好像……有某件事很不合常理。

 

究竟是什麼?我低頭苦思著。總覺得,好像有個謎要解開了,可是卻還差了點頭緒。

 

「叩、叩、叩!」門口傳來敲門聲,辰役跟著推門而入:「晚餐已經準備好了。」

 

晚餐……對了!我想到了!辰役的這句話點醒了我,一切的困惑有了答案。

 

我到這邊後,這家族上上下下見到我,全將我當成美味的獵物,但是歐羅沒有,為什麼沒有?因為將我們當成朋友嗎?不,不對,要是不想要傷害我們,他也可以去吸些不相干的人的血,可是,歐羅肯定沒有這麼做,要不,他也不會因為貧血而暈倒……

 

「歐羅,你不會想要吸我的血嗎?」望著他,我半帶質疑的問道。

 

「呃?」歐羅先是嚥了口口水,像是強壓下自己的嗜血慾望的皺眉:「不會。」

 

歐羅他果然……我抽出腰上的長刀,往另隻手的手腕劃了一刀,殷紅的血不斷自傷口湧出滴落地面。

 

「這樣也不會?」我再次問著歐羅。「你不是說我的血很好喝?不想嚐嚐?」

 

相較於辰役、楛他們見到血的驚豔、飢渴神情,歐羅反倒是雙手摀著嘴,狀似痛苦的退了幾步。

 

「妳究竟在想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傷害自己!」夜伢氣急敗壞的拉過我的手,施放治癒術為我治療。

 

「歐羅,你又再想什麼?」我用著同樣的問句問他:「為什麼強迫自己不吸血?」

 

「歐羅少主人……不吸血?」歐羅家的幾個人瞪大眼,不可思議的反問。

 

「不,我……」歐羅才想辯解,旁邊出現一隻手托住他的下巴。

 

手的主人,伊洛,抬高歐羅的臉端詳著:「難怪你的氣色會這麼糟。」

 

「放手。」歐羅奮力掙脫伊洛的手腕。

 

「我想我們該好好談談。」伊洛揪著歐羅的手臂,快速將他帶離。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