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四周仍聚著尚未散去的霧氣,今天是任務競賽的最後一天。

 

我們幾個快速的在樹林裡趕路,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有兩個關卡未闖,一項解藥尚未找到。

 

「下次,你們兩個要打架時,旁邊最好放個計時器!」邊趕著路,我半帶抱怨的埋怨著。

 

本以為,兩人應該打個一晚上就能結束,沒想到,他們卻花了一天一夜的時間,更扯的是,兩個人竟然沒分出勝負!

 

因為他們兩個的關係,我們被迫在休息區停了一整天,植羽跟結以的隊伍早就離開休息區,闖關去了。

 

「抱歉。」夜伢陪在我身邊,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低頭認錯。

 

相對於夜伢的可憐懺悔模樣,季斯卡卻是甜蜜的跟巧音手拉手,沉溺在他們幸福的戀情中。

 

在季斯卡離開後,巧音雖然沒說出口,但我也看的出,她正為了打季斯卡耳光的事情感到後悔,像巧音這樣體貼人的女孩,就算打的對象是個萬惡不赦的陌生人,她也會在事後懊悔自己的無禮,更何況,對方是她喜歡的人?

 

看到巧音這麼擔心,我便抓了魔王鯨跟狂躲到角落,避開巧音,開始討論著「精靈坐騎計劃」,當然,計劃完美的成功了。

 

當狂回來告訴我任務完成時,季斯卡跟夜伢也尾隨在他之後出現,季斯卡一到達休息區,便立刻找了巧音到稍遠處的樹林裡說話,不久後,小倆口就甜蜜的手牽手出現在我們面前,季斯卡還正式向我們宣告──巧音跟他已經成為情人關係。

 

「會不會累?」季斯卡關心的問著巧音:「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沒關係。」巧音搖搖頭,臉上洋溢著甜甜的笑容。

 

「女生的腳程比較慢,要不要我抱著妳趕路?」季斯卡又跟巧音說著,跟著,他伸出手想抱她。

 

「不用了啦。」巧音害羞的稍稍躲開。

 

兩人甜蜜的互動,真是讓我──雞皮疙瘩掉滿地。

 

「喂!」我都還沒說話,多特就先忍不住出聲抗議了:「小倆口不要在眾目睽睽之下,搞肉麻好嗎?」

 

被多特這麼一取笑,巧音這時的臉更紅了。「我、我們沒有……」

 

「什麼肉麻?」季斯卡倒是用著幸福、開心的表情回著:「我是在跟你們分享我的幸福!」

 

天啊!這個人真的是季斯卡嗎?那個囂張的傢伙去哪了?我頭痛的搖搖頭,要是照我們現在這種速度,我們可能沒辦法趕完兩個關卡。

 

「麻煩兩位先將注意力集中在任務上,」我有點無奈的看著他們:「你們應該不希望,因為任務沒有完成慘遭淘汰吧?」

 

「當然!」季斯卡乾脆的回答,這可是關係到名聲、榮譽的問題,他絕不會讓自己慘遭淘汰。

 

「巧音,妳讓季斯卡抱。」夜伢突然出聲說著。

 

「為、為什麼?」巧音是訝異的瞪大眼反問。

 

「我們必須快點趕到下一個關卡。」夜伢說出他的理由:「讓季斯卡抱著妳,我們的速度才能加快。」

 

的確,現在的速度該是巧音的極限,就算讓季斯卡抱著巧音趕路,他的速度也絕對會比巧音快。

 

聽著夜伢的回答,巧音為了不想耽擱大家的行程,便害羞的點頭答應,季斯卡見她同意立刻將她抱起,同時他更是一臉感激的望向夜伢,而夜伢……怪了,我怎麼覺得他的表情有些哀怨呢?

 

(夜伢:唉……我跟老婆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像他們兩個一樣幸福?)

 

才想要加快腳步,我又跟著想到另一個令人擔心的人物……「歐羅,你可以趕路嗎?」

 

雖然歐羅現在氣色好多了,可是,他最近的身體狀況真是令人擔心,為什麼歐羅這陣子常常暈倒呢?

 

「我沒事。」歐羅笑著點頭回著。

 

「真的?」我不放心的重新向他確認,看著一旁的夜伢,我跟著又補了句:「要不要叫夜伢抱你?」

 

「……」我這話一問出,夜伢跟歐羅的臉上同時出現三道黑線。

 

(歐羅:叫夜伢抱我趕路?我看起來有虛弱成這樣嗎?)

 

(夜伢:老婆,我比較想要抱你!)

 

「我……有說錯什麼嗎?」看著兩人怪異的表情,我不解的問著。

 

歐羅出現怪表情也就算了,可是夜伢應該要笑的很幸福啊!我可是在為他謀福利,讓他有機會親近歐羅耶!

 

「沒。」夜伢表情有點僵硬的對我笑笑。

 

「不用擔心我,快走吧。」歐羅跟著加快了腳步,往關卡飛奔而去。

 

 

約莫趕了十多分的路程,我們來到札客之前向我們推薦的關卡。

 

「咦?人呢?」到了紅旗子的位置,只見數十塊黃布像屏障般高高立起,布上有著像畫又像字的紅色圖案,黃布層層疊疊、相互交錯的擺置著,看那模樣,像是某種陣法的佈置,除此之外,我們並沒有看到老師的蹤影。

 

「我們是要來闖關的學生,請問這裡有人嗎?」季斯卡將懷中的巧音放下後,擴大聲音問道。

 

但,季斯卡問出的問題沒有獲得回應,四周仍是靜悄悄的。

 

「該不會,這裡的老師跑去別的地方了吧?」多特狐疑的說著。

 

巧音聽著這猜測,開始有點焦急不安:「現在我們要去其他關卡嗎?」

 

討論中,我突然聽見一陣細微的聲音,就像是有某樣物體規律的跳動著。

 

「噓……好像有東西。」我示意要眾人安靜,循著聲音的來源,我緩緩找尋著。

 

「咚咚、咚咚……」那聲音越來越明確,我跟對方的距離也越來越接近,我壓低身子,努力的聽著、找著。

 

「叩!」一沒留神,某樣物體撞上了我的額頭。

 

「好痛!」我雙手按住撞疼的額頭,這力道簡直跟麗莎的鐵沙掌有的比!

 

「什麼東西撞我!」我生氣的看著偷襲我的物體,然後,我愣住了。

 

眼前出現一個穿著寬袖長袍,頭戴黑色圓帽的……

 

「殭屍?」我驚叫出聲,其他人見到它出現也全愣住了。

 

沒錯,「它」是殭屍,從外貌上看來,它是個跟我年齡相仿的男生,不過它沒有恐怖的獠牙、尖指甲或是發青、發紫的臉,相反的,它長的相當素淨,沒有血色的皮膚白如紙張,薄薄的嘴唇是淺紫色,眼睛不大,形狀接近鳳眼,頭髮編成了條短鞭垂在頸後。

 

「殭屍耶!」我又重複的叫了次。

 

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殭屍呢!不自覺的,我伸出食指往它的臉頰戳了下,還以為我會戳到僵硬的皮膚,但是,手指碰觸到的地方卻是非常柔軟,就像是好吃的麻薯一樣!

 

「迪亞,別太靠近。」夜伢擔心的警告我。

 

夜伢會這麼說,當然有他的顧慮,畢竟,就攻擊性而言,殭屍等同於極度危險的武器。

 

「沒關係啦!它看起來不會傷人。」玩上癮的我,更加大膽的伸出兩手,輕捏著殭屍的雙頰,而它也任由我這樣放肆的對待。

 

「好可愛喔!」我興奮的抱住它叫道:「我好想將它帶回家!」

 

「不准!」夜伢衝上前,一把將我拉開。

 

「為什麼!」我抗議的對夜伢叫著,雖然我剛剛只是說說而已,沒打算真要這麼做,但是突然被夜伢一口回絕,真是很令人生氣啊!

 

「它是有主人的。」夜伢指向殭屍頸子上戴著的頸圈,紅色的頸圈中心處,有著一個折扇裝飾,上頭還刻著「珞」字。那個珞字,如果不是這殭屍的名子,就該是它主人的名子。

 

殭屍突然對我們招了幾下手,而後,轉過身,「咚咚咚!」的跳進層層的黃布裡頭。

 

「跟上吧。」歐羅率先走進黃布,我們也尾隨在後。

 

進入之後,眼前出現由黃布拼組成的通道,我們就像在走迷宮一樣,不停的在裡頭繞著、轉著,要是沒有殭屍的帶領,我想我們絕對走不出去。

 

好不容易來到出口,我們面前出現一名女子,淺褐色的頭髮長至腰部,髮尾略帶凌亂的俏起,她坐在一塊巨石上,身穿淡紅色的高叉旗袍,雙手托腮,但藍色的雙眼正凝望著遠方,那模樣看起來好像是……在發呆。

 

殭屍快速的跳向女子身旁,拉拉她的手,被殭屍這麼一驚擾,女子緩緩回頭,用著略帶茫然的表情看著殭屍,殭屍伸手指向我們,順著殭屍的動作,她的視線移轉到我們幾個身上。

 

正當我們以為她要開口說話時,她卻保持著沉默,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她眼神也越來越空洞,看起來,她似乎……又在發呆了。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