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夕陽的餘光完全消失,天色轉黑,一輪新月像彎鉤般懸在半空,滿天的星斗閃耀著耀眼的光輝。

 

夜伢不要緊吧?雖然他睡的這麼沉是好事,可是另一方面也是令人擔心啊!

 

對了,我不是有隨身帶著補氣藥汁!想到這,我用著極細微的動作從腰部拿出了藥瓶。

 

輕輕的扒開夜伢的嘴,夜伢沒張開眼,只是含糊的哼了聲,抗拒似的伸手擋住嘴。

 

見狀,我連忙細聲的對他說:「這是可以讓你恢復體力的藥汁,你喝點吧。」

 

「嗯。」夜伢妥協的放下手,依著話,張口將藥汁飲盡,喝完藥的他,又跟著沉沉睡去。

 

星空的光輝灑落在夜伢臉上,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夜伢的睡臉,也是第一次跟他這麼靠近。

 

藉著星光,我細細的打量夜伢,他有雙濃濃的劍眉,眉下被眼皮覆蓋的雙眼是深邃的,平日揚著自信笑容的唇,此刻依舊帶著笑,但那笑裡又多了點天真,伸手摸向夜伢的頭髮,那烏黑的髮絲摸起來非常柔順……

 

突然,夜伢動了下眉毛,以為他即將醒來,我連忙收回手,將視線改望向星空,但夜伢只是動了下,跟著,他又睡著了。

 

真是的,我到底在做什麼!我為自己剛剛怪異的舉動生氣,那根本不像是我會做出的事情!

 

正當我集中注意力,轉移自己的情緒時,一陣細微的腳步聲緩緩走近,順著聲音望去,季斯卡拿著兩個袋子出現。

 

「馬尾草跟蠟菊。」他將兩個袋子丟到我身旁。「水晶蘭我還沒找到。」

 

季斯卡說完便轉身準備離去,我正想開口叫住他,夜伢的聲音卻比我更早出現。

 

「季斯卡,我想跟你談談。」夜伢緩緩坐起身望著季斯卡。

 

「我跟你沒什麼好談。」季斯卡一口回絕。

 

「沒有嗎?」夜伢語調輕鬆的笑了笑:「你跟我不是有很多過節?趁這空檔,來把它了結吧!」

 

呃?怎麼夜伢會突然要找季斯卡打架?再說,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能打嗎?我擔心拉著夜伢的衣服。

 

「你先將解藥拿回去。」夜伢安慰似的拍拍我的手背,跟著,他站起身並伸手將我拉起,再為我重新披上斗篷。

 

應該不會有事吧?夜伢不是個莽撞行事的人,他應該有他的打算。我接過夜伢遞來的解藥袋子,緩緩的往回走。

 

 

一直到迪亞離開視線範圍後,夜伢才回過頭,正眼望著季斯卡。

 

「要打就來!」季斯卡一接觸到夜伢的視線,立刻抽出腰間的長刀。

 

不多說,夜伢也跟著抽出刀,這場架對夜伢而言,並不是意氣之爭,迪亞對他說的「朋友論」,他認真的考慮過,也願意嘗試,但是,要當朋友之前,他勢必要先將兩人的心結解開。

 

「要打之前,先立個賭注。」季斯卡突然對他說道。

 

賭注?夜伢覺得有些想笑,原來這場架還有附帶條件?「賭什麼?」

 

「要是我贏了,你要給我看好迪亞,不要讓他再糾纏巧音!」季斯卡說起迪亞的名字時,語氣中還帶著咬牙切齒的忿怒。

 

沒想到,季斯卡真是將迪亞當成情敵了。要不是夜伢即時忍住,佯裝考慮的轉身背對季斯卡,他真是會當場笑出來。

 

雖然兩人是處於對立情勢,但是,在感情這條路上,兩人可說是同路苦命人,當下,夜伢真的很想說出迪亞的女生身分,讓季斯卡放心,可要是他這麼做了,豈不是害了迪亞?

 

雖然,迪亞的身份早晚會有揭穿的一天,而他,也樂見有那天的到來。但,回頭一想,身分揭穿後,其他人對迪亞的態度,會是責難他變換性別的欺騙,還是不以為意的接受?

 

應該是前者吧!夜伢無奈的下了這結論。

 

「猶豫什麼?」季斯卡見夜伢沒回答,焦急的喊道:「你是答應不答應?」

 

夜伢轉回身子,看了季斯卡好一會,之後才緩緩的點頭同意,跟著,他也提出自己的條件。「要是我贏了,你要好好的對待巧音。」

 

這條件,夜伢是為了迪亞開的,他自己沒什麼特別想要的東西,目前唯一想做的,就是幫迪亞完成他想做的事情。

 

聽著這條件,季斯卡跟著皺眉。他對巧音的態度真有那麼糟糕?就連夜伢也拿這點當做賭約條件?

 

「好!」就算夜伢不說,季斯卡心裡也是想要好好對待巧音,只是,他用錯了方法,而這一點,他是直到剛剛被巧音打了耳光才領悟。

 

條件開立後,兩人紛紛舉起武器,全神貫注的看著對方。

 

風聲呼嘯而過,綠草、樹葉隨風擺盪,發出「沙沙」聲響,點點繁星代替燈火,照亮這大地的一切,蟬鳴、蟲聲化成決戰前的號角,用著高亢、熱鬧的音調激勵鬥士們。

 

幾乎是同一時間,兩人拔腿衝向對方,夜幕中,只見刀光此起彼落的閃耀,金屬撞擊聲在寧靜的夜空中迴盪,兩道黑影相互交錯、分離,雙影有時靜止對峙,猶如不動盤石,有時又迅速出手互擊,宛如疾風競走,兩虎相爭。

 

爭鬥如同奔流的河水,沒有停止的一刻,時間,沒有為兩人分出勝負,原本漆黑的夜色,逐漸轉成魚肚白。

 

一晚過去,兩人臉上、髮梢不停的滴著汗水,身上的衣服不知已經濕透、乾過了幾回,雖然體力到達極限,麻木的身體只剩下疲倦,但是,高傲的自尊心不允許他們倒下。

 

即使死,也絕不能輸!這樣意念是支撐兩人戰鬥的動力。

 

嚴守比生命更重要的榮譽,用著高傲的姿態相互挑釁,兩人宛如鬥獅般,以王者之姿,勢言要讓對方臣服!

 

對峙的兩人,稍微調和氣息後,立刻又展開第二回合的對決。

 

緊接著,又是一場無止盡的對戰,當兩人停下手時,竟然已經是黑夜。

 

「真是個難纏的對手。」本該感到苦惱的夜伢,臉上卻勾出一抹笑,那是種滿足、欣喜的笑。

 

「彼此彼此。」季斯卡也笑著回敬道。

 

在這一天一夜的爭鬥中,兩人察覺到對方,竟有著跟自己不相上下的強韌、執著,這樣的發現,讓兩人進而對彼此產生惺惺相惜的欣賞。

 

「打和?」夜伢意識到他們兩人已經浪費了一天,不自覺的想要歇手,停止這場爭鬥。

 

季斯卡雖然也想早點完成任務,可是一想到迪亞跟巧音……「不,一定要分出勝負。」

 

「因為迪亞?」夜伢猜出季斯卡的想法。

 

「……」季斯卡沒作聲,但他的表情已經默認了。

 

夜伢無奈的嘆了口氣,他放下長刀,直接躺在草地上。「用你的自尊發誓,你會保守這個秘密。」

 

季斯卡不能理解夜伢為什麼這麼說,但他也收起刀,跟著夜伢的動作躺在地上。「我發誓。」

 

「迪亞是女的。」

 

「什麼!」原本躺平的季斯卡,猛然坐起。「你剛說什麼?」

 

「他是女的。」夜伢閉上眼,又重複了一次。「他吃了變身藥,變成男生進入學校。」

 

季斯卡沉默了會,跟著又追問夜伢道:「你喜歡他?」

 

「嗯。」夜伢沒有多做否認。「你不也是?你喜歡巧音對吧!」

 

「嗯。」夜伢說的乾脆,季斯卡也跟著坦白承認。

 

接著,兩人又是一陣靜默。

 

你還真可憐,喜歡一個扮男裝的女人。」季斯卡像是嘲笑般蹦出這句話:「還是我的巧音正常。

 

夜伢的眉頭微微皺起,他跟著坐起身:「你的巧音?她怎麼看都不像你的吧!

 

「你!」季斯卡恨恨的瞪著夜伢,夜伢也不多退讓,惡狠狠的反瞪回去。

 

許久,兩人突然同時仰天發出一聲悲嘆:「唉……」

 

這聲嘆息包含著兩人的無奈、無言、無法說出的苦,以及,他們對兩個女生無法說出的感情。

 

「碰碰!」兩個人的頭突然各被打了一下。

 

「誰打我!」兩人同時怒吼道。

 

在兩人找尋「兇手」時,季斯卡的臉上被扔了一團紙,順著紙的來源望去,一隻頭上綁著紅色蝴蝶結,脖子上繞著白色絲巾,背後有一雙粉紅色翅膀的──紫色兔子出現。

 

「呃……」兩人愣愣的看著兔子,而兔子則是伸出短短的手,指著季斯卡手上拿著的紙團。

 

季斯卡攤開紙團,上頭用毛筆寫著一堆密密麻麻的古字,季斯卡看了跟著皺起眉頭。「我看不懂這字。」

 

「這是百年前的古字。」夜伢接過紙條,緩緩唸出上頭寫的文字:「我是愛情精靈的坐騎,她派我來看你們的後續發展。」

 

「愛情精靈?」季斯卡喜出望外的看著兔子。「她現在在哪!」

 

「她是誰?」夜伢困惑的追問。

 

也難怪夜伢不清楚這件事,迪亞之前在咕納魔的事情只有跟麗莎說過,對其他人,迪亞只說她被人救起,安置在咕納魔,其他的事情她可是隻字未提。

 

季斯卡將事情的全部經過告訴夜伢,越聽,夜伢的眼神也跟著開始發亮。

 

要是能找到這精靈幫忙,那我跟迪亞……一想到自己苦悶的感情終於轉機,夜伢也跟著激動起來。

 

「請問那個愛──」正當夜伢想要詢問愛情精靈下落時,他卻看到兔子緩緩打開包袱,拿出包在裡頭的硯臺、毛筆跟紙。

 

跟著,兔子往硯臺裡啐了口口水,拿起硯條,動作優雅的研墨。

 

他想做什麼?夜伢不解的跟季斯卡對望,後者也同樣是一頭霧水。

 

研好墨後,兔子將紙張攤開,端坐在紙前,書寫出一手流利漂亮的古字,寫好後,兔子將紙條遞給夜伢。

 

「看來,你們的感情沒進展?」夜伢唸出紙上的字。

 

「我……」季斯卡為難的搔頭。「我現在很需要愛情精靈來幫我,你可以叫她來嗎?」

 

兔子看了季斯卡一眼,跟著又開始寫道:「她被派到很遠的地方去了。」

 

「那怎麼辦!要是沒有她……」季斯卡著急的叫著。

 

兔子對季斯卡揮揮手,示意要他安靜,下筆飛快的寫道:「精靈說,你的脾氣太暴躁,需要改正。」

 

「我會改!絕對改!」季斯卡連忙允諾,跟著,他又小心翼翼的追問:「這樣我跟巧音就能……」

 

兔子對季斯卡點頭當作回答,他跟著開始動手收拾筆墨。

 

「等等!」夜伢此時叫住了兔子,他專注的盯著兔子打量。

 

該不會被認出來了吧?狂心驚的臆測著,他擔心的可不是季斯卡發火的報復,他只擔心夜伢認出他時,拿這可笑的妝扮嘲笑他,那他的一世英名不就毀了!

 

死迪亞,還說扮成這樣絕不會被夜伢認出,現在他不是已經要認出本大爺了嗎!

 

原先,狂是拼命抗拒打扮成這模樣的,再怎麼說,他也是個武士!綁蝴蝶結、圍絲巾的模樣能看嗎!更別提他身後這對可笑的蠢翅膀了!

 

若不是迪亞軟硬兼施,說這是為了巧音的幸福著想,要是他不幫,那他就是鐵石心腸的大惡人,跟著還順帶威脅他,要是再不答應,就將他打包送回家,交給他老爸當研究材料……為了不變成實驗品,狂勉為其難同意幫她做這事。

 

當狂一答應,迪亞立刻在他背後變出一對翅膀,然後,魔王鲸更是充當迪亞的幫兇,施展魔法為他改變顏色。

 

天啊!當隻粉紅兔已經夠可憐的了!現在竟然將他染成怪異的紫色!這個世道沒有天理啊!狂從鏡中看著自己悲慘的模樣,真想仰天長嘯,發洩這股怒氣。

 

「有事?」兔子揮毫寫出這兩字,雖然有點心虛,但他還是強裝鎮定。

 

「我有個喜歡的人,想問問,我該怎麼……」夜伢的聲音越來越小,到後頭幾句已經快要聽不見了。

 

這小子真的沒認出我?狂喜出望外的看著夜伢。

 

其實,剛看到兔子出現時,夜伢真是有懷疑過,但是,轉念一想,狂應該不可能會願意讓迪亞弄成這副怪模樣,再加上季斯卡對兔子的身份深信不疑,夜伢當然也就跟著相信了。

 

雖然慶幸夜伢沒認出自己,可是另一個難題來了──他該怎麼回答夜伢的問題?

 

「你的事不在精靈指派我的工作範圍內!」絞盡腦汁想出這答案後,狂大筆一揮,隨手將紙條扔給夜伢,自己也跟著轉身準備開溜,喔!不,是離開。

 

只是,夜伢動作比他更快,他出手抓住狂脖子上的絲巾,眼巴巴的望著他。

 

狂被勒的難受,乾咳兩聲,順手用力抽回絲巾,這下子,狂也只能費盡腦力的擠出一個答案給他。

 

抓起筆,狂迅速的寫道:「連個女人都搞不定,就這樣一刀出去--」

 

「呃……」看著那答案,夜伢臉色有些尷尬:「對方是我喜歡的女生,不是敵人。」

 

廢話!誰不知道你喜歡迪亞!狂真想開口大罵一番,夜伢對迪亞表現的這麼明顯,連他這個不識愛情的武士都看的出了,迪亞那女人竟然遲鈍的像顆石頭。

 

當狂發覺夜伢對迪亞的心意時,狂心底也是認同他的。

 

論學問、論功夫、論魔法,目前為止,狂還沒發現有人能夠比的上夜伢,當然,這是指同年齡的人之中。若跟自己比起來,這小子的功夫還差了一大截!

 

只是,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狂跟迪亞畢竟是不同世界,總有一天,自己還是該離開的吧!

 

為了準備離別的到來,為了找個能代替自己位置的人,狂開始找機會跟夜伢對打,希望,夜伢能在一次次的對練中,壯大自己的實力,進而……取代自己。

 

屆時,狂也才能不留遺憾的離開。

 

狂緩緩的拾起毛筆,重新在紙上寫下:「打破。」

 

「打破?」夜伢不解的重覆著:「要打破什麼東西?」

 

打破你那石頭般遲鈍的腦子啦!狂沒好氣的白了夜伢一眼,他沒想到,夜伢跟迪亞是半斤八兩,同樣遲鈍!

 

狂在紙上飛快的寫著:「打破目前關係的勇氣、打破僵局的毅力、打破曖昧不清的情況。

 

寫完,狂將筆一放,轉身離去,只留下楞在原地的兩人。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