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木乃伊老師的關卡後,我們幾個又重新在森林中繞來繞去,一路上,季斯卡逕自走在前頭,多特陪伴在他身旁,我跟巧音走在整個隊伍中間,夜伢跟歐羅殿後。

 

「巧音,妳還好吧?」我看著因為趕路而臉色發白、額頭冒汗的她,心裡實在覺得很不忍。「我們有三天時間,不用勉強自己趕路。」

 

「我沒關係。」巧音對我虛弱的笑笑,她的眼神始終望著季斯卡。

 

光看巧音這模樣,不用問,我也知道她這麼拼命趕路是為了季斯卡,可是季斯卡這個大豬頭從上路到現在,連看都不看巧音一眼,自顧自的走在前方,我想,他一定是還為了巧音不聽他的安排而生氣。

 

「真是個大男人主義的豬頭!」我不滿的咕嚷著。

 

「什麼豬頭?」耳邊突然傳來夜伢的聲音。

 

看著身旁的夜伢,我放緩我的腳步拉遠跟巧音的距離,使著心通術對他抱怨著。

 

『還不都是季斯卡那傢伙!我從沒見過像他這麼大男人主義的人!』

 

『季斯卡本來就是這樣。』夜伢倒是一副習以為常的回著。『從我認識他到現在,他都是這種個性。』

 

『就算季斯卡的個性再糟,他總也該學過紳士禮儀吧?巧音好歹是個女生,女生的體力本來就差了些,季斯卡走路走的這麼快,完全沒顧慮到在後頭追趕的她,他到底懂不懂什麼叫做體貼啊?』我一連串霹靂啪啦的唸著。

 

看著走在前方拼命追趕的巧音,以及從沒回過頭看她一眼的季斯卡,我真是替巧音感到不值,更後悔替他們兩個牽了這條線!

 

『你呢?』夜伢突然岔開話題問著:『你身上背了兩個重物,不累嗎?』

 

夜伢所說的「重物」,指的是我趴在頭上的魔王鯨跟斗篷帽子裡的粉紅兔。

 

本來,鯨魚該是待在巧音頭上的,可是我看巧音光是走路就已經氣喘吁吁了,要是頭上再加一隻鯨魚,那她肯定要拿著柺杖才走的動,所以我就自告奮勇讓鯨魚待在我頭上囉!至於兔子……斗篷的帽子好像早已變成狂的專屬位置,平常外出時,他若是懶的走路或是累了想睡覺、休息,他就會快速跳入我的帽子裡頭,所以我也早就習慣了。

 

『嗯……是有點累啦!』我順手槌了槌發酸的肩頸,若只是背一隻兔子那我還沒問題,可是現在又加了隻鯨魚,眼前的路又是那麼難走,這真是一個體力大考驗啊!

 

『累就別背了。』夜伢聽我這麼說,他快速的伸出手,一手抓起鯨魚尾巴,一手抓著兔子耳朵,在魔王鯨跟狂還沒反應過來時,他快速的將他們往天邊丟去。

 

面對他的舉動,我只能張口結舌,愣愣的望著他。

 

『別老是說巧音是女生需要多照顧、多保護,你自己也是女生。』夜伢將他們丟遠後回頭看著我。『別太勉強自己。』

 

呵……夜伢不說,我到真的忘了我自己是女生這一回事,怪了,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轉變心態,完全以男生身份自居的呢?

 

「該死的人類!」

 

『夜伢!』遠方傳來魔王鯨跟狂的怒吼聲,遠遠的,我看見魔王鯨筆直的朝這裡飛回來,他的背上載著粉紅兔,他們臉上都有著相同的忿怒表情。

 

在飛近夜伢的時候,魔王鯨率先噴出一道強大的水柱,夜伢張起魔法屏障擋下,兔子順勢從魔王鯨背上跳起,一個飛踢往夜伢臉部直衝而去,夜伢側身閃過,在兔子飛過他身旁時,夜伢起手抓住兔子的腳,跟著,他將兔子往另一頭的天邊丟去。

 

「轟隆!」一道閃雷擊中夜伢腳邊的草地,夜伢眉頭微皺的望著魔王鯨。

 

「你以為本王只有水柱可以攻擊嗎?」魔王鯨得意的笑著,他額上的獨角發著亮光,剛剛那道閃雷便是從獨角發出。

 

看到魔王鯨這樣子,我才想到麗莎前兩天有跟我提過,她最近的魔法進步了不少,魔王鯨的法力也開始逐漸恢復了。

 

見魔王鯨這樣子,夜伢只是微微一笑,他握緊刀,眼神專注的望著魔王鯨,魔王鯨同樣用著嚴肅的神情盯著夜伢。

 

呃?夜伢該不會是想要拔刀將魔王鯨宰了吧?我開始有點擔心了,雖然魔王鯨是魔界的魔王,可是他現在法力退了那麼多,光靠噴水跟雷擊是絕對打不贏夜伢的。

 

魔王鯨頭上的獨角又開始發出光芒,一閃一閃的,那光亮越來越強、越來越耀眼,而後,魔王鯨往上躍升,當他到達他要的高度時他在半空稍稍停頓了下,獨角上的閃光凝結成樹枝狀分叉的雷電,跟著,魔王鯨帶著雷電快速往下俯衝,直撲夜伢。

 

夜伢面對來勢洶洶的魔王鯨,他也沒張魔法陣防禦,手上的刀也沒抽出,他只是雙手握緊刀氣定神閑的站著。

 

「碰!」在一人一鯨交手的瞬間,夜伢將刀用力一揮,鯨魚被夜伢擊中,像是一顆球般,朝著狂被丟遠的方向飛去。

 

「臂力不錯,鯨魚飛的很遠。」一旁當觀眾的歐羅望著遠方的黑點評論著。

 

不一會,魔王鯨又飛回來了,同樣的,他的背上載著兔子,不同的是,一鯨一兔的頭上都腫了個包。

 

『大爺我非要宰了你這傢伙不可!』

 

「本王今天要吃了你!」

 

「全給我住手!」我在兩方交戰前,搶先跳出來制止,要不然,我看這可能會變成永無止盡的打鬥。「現在沒時間讓你們打架!要想發洩,你們不會去打魔物啊!」

 

「哼!」魔王鯨咬牙切齒的哼了聲,他的氣可還沒消呢!跟著,魔王鯨甩尾轉身,丟下句「本王去前面看看」,便飛走了。

 

『本大爺對挑釁的人絕不放過!』狂可沒打算結束這場架,他弓起了身子,身上開始發出亮光,看那樣子,他打算將靈體脫離兔子跟夜伢打上一架。

 

「別亂來!」我出手抓住狂,快速的施放「靈體封印術」,讓他無法讓靈體與兔子脫離。「以後有的是時間給你們打,別在這裡鬧。」

 

雖然巧音已經走在前方,看不到我們這裡的狀況,可是要是附近突然冒出其他同學,那該怎麼辦?狂的靈體一定會造成大騷動!

 

『該死!你竟敢束縛本大爺的靈體,快放開,聽到沒有!』狂在我手中仍不斷掙扎著,眼見兩手抓不住他,我乾脆將他緊緊抱在懷中,用身體壓制住狂的行動。

 

「不要抱他!」夜伢臉色鐵青的向我走來。「要打就來!我一定奉陪!」

 

(夜伢:該死的兔子!竟然敢窩在我老婆懷中,還讓我老婆保護他!我非要宰了他不可!)

 

夜伢伸出手想要抓走我懷中的兔子,我連忙轉過身背對著夜伢,將夜伢擋在身後。

 

「拿來!」被我用背部擋住的夜伢,不死心的向前伸出手,想要從右側抓走狂。

 

「不要!」我側身擋住右側,夜伢又跟著從左側方出手,最後,他乾脆兩隻手臂圈住我的身子,想從左右兩方進攻。

 

『你們兩個!不要把本大爺當成玩具一樣玩!』狂在我懷中掙扎的大吼:『迪亞!你不要將本大爺抱那麼緊!大爺我都快不能呼吸了!』

 

「把兔子給我!」夜伢聽見兔子說的話,更加生氣的大吼。

 

「夜伢!冷靜點!你幹嘛那麼生氣啊?」我真是不知道夜伢是怎麼搞的,平常冷靜的他,現在竟然像吃了炸藥一樣。在無計可施之下,我只好縮著身子抱緊狂。

 

「咻,碰碰,嘩啦拉。」一個男生的聲音出現,對方像是朗誦般的念著:「人、鯨、兔,偶發的決鬥,誰優?誰劣?勝利女神的微笑屬於何方?」

 

呃?這個人在唸什麼?我跟夜伢楞楞的停下動作,雙雙用困惑的眼神看著對方。

 

「各位好,今天真是個充滿靈感的一天,不是嗎?」那男生對我們微微的笑著,他的頭髮往上豎起,頭髮的形狀如同刺蝟般,特別的是,他的髮色竟是黑色與紅色參雜。

 

這髮色該不會也是去染出來的吧?自從見識過御亞的染髮技術,我現在見到髮色特別的人也都不會覺得驚訝了。

 

「幻燁!你在哪?快回答我!」一個熟悉的女生聲音傳來,若我聽沒錯,那該是繭夜的聲音。

 

「繭夜姑娘,我在這裡。」幻燁對同伴喊了回去。

 

「這裡是哪裡?說清楚你的地點!」遠端又吼了回來。

 

「唔,我在一個綠意盎然,充滿著美好氣息的地方。」幻燁往四周瞧了瞧又跟著補充道:「這裡真是一個能讓人忘卻呼吸的人間美境啊!」

 

繭夜聽著幻燁這種回答,她沉默了會,而後像是極為忍耐的說:「你,描述一下身邊有什麼東西。」

 

「我這裡有著清澈如水的天空。」幻燁又轉頭望著他身旁的歐羅:「還有雙美麗又奇妙的綠色眼眸,喔!這雙眼激發了我創作的靈感!」

 

「幻燁!你等等!」繭夜像是想要制止幻燁,但是幻燁沒搭理她,他開始唸出他的創作。

 

「碧綠的雙眼,猶如炫眼的彩虹,彎彎……」幻燁邊朗誦邊牽起歐羅的手,向來溫和平靜的歐羅,臉上難得的出現了數條黑線。

 

「……水洗過的天,白紗般的美好,啊!美妙的旅程,等著!夕陽落日餘暉中,奔跑!」幻燁仍舊沉溺在他的詩裡頭,表情滿足而投入。

 

大概是聽不下去了,歐羅抽出被幻燁握住的手,發出一個魔法,一陣綠色的煙霧冉冉上升,他冷冷的對另一頭的繭夜說道:「你的同伴在綠色煙霧這邊。」

 

歐羅這話說完,我們聽到一陣急促的奔跑聲,不久後,繭夜現身我們面前。

 

「幻燁!你這個無可救藥的豬頭!」氣沖沖的,繭夜快速衝向幻燁,舉起手,用力的往幻燁頭上敲了一記。

 

「……」幻燁沒說話,不,應該說,他已經痛的說不出話來,他雙手抱頭蹲在地上,全身不停的顫抖著。

 

一定很痛吧。看著幻燁痛苦扭曲的表情,我好像也能感受到那疼痛。

 

「繭夜姑娘,妳下手未免太重了吧!」幻燁等到疼痛減輕,他重新站起身,揉著頭上的腫包埋怨。

 

「我已經算客氣的了!問你在哪裡,你卻給我唸一堆奇怪的詩。」繭夜插著腰沒好氣的瞪著他。「下次你要是再這樣,我就用火矢將你的頭射穿!」

 

「嘖嘖!」幻燁在繭夜面前伸出一根食指搖了搖:「繭夜姑娘啊!要是妳殺了我,那妳就等於毀了詩界最閃亮的一顆星,這是一件滔天大罪啊!」

 

繭夜聽著幻燁這番話,她先深深的吸了口氣,而後用著聽來有些壓抑聲音說道:「幻燁,去河邊幫忙捕魚。」

 

從繭夜額上冒出的青筋可以明顯看出──她的忍耐已經快要到達極限了。

 

遲鈍的幻燁像是沒察覺出繭夜的怒氣般,他挑著眉、晃了兩下頭表示拒絕:「我是個詩人,我不是漁夫。」

 

「去、抓、魚!」繭夜邊說著話,邊拉弓搭起三隻箭。

 

「呃……我想,抓魚對詩人來說應該不是很困難。」幻燁識相的舉起雙手投降,他無奈的轉過身離開。

 

「原來你們在這邊啊?」幻燁走後,巧音的聲音跟著傳來,原本走在前頭的巧音突然折返回頭,先前飛走的魔王鯨此時正趴在她頭上。「剛剛發現你們沒有跟上,我還以為你們遇見麻煩呢。」

 

「呃……」我尷尬的對巧音笑笑,總不能說剛剛是因為夜伢跟鯨魚、狂他們打架,所以我們才在這邊停下的吧?

 

「我就說妳白擔心了。」跟在巧音後方的季斯卡語帶嘲諷的笑笑:「他們不過是遇見熟人停下來聊天,才一會沒見到人妳就緊張成這樣,妳不覺得太小題大作了嗎?」

 

季斯卡的話讓巧音眉頭微蹙,她本想說些什麼,臨到關頭又忍回去,瞧見一旁繭夜,她像是想轉移話題般,微笑的跟繭夜打招呼。

 

「妳是海行鳥的主人,繭夜,對吧?」巧音見到繭夜,連帶的想起菊喵:「海行鳥他……還好吧?」

 

巧音想必是想起海行鳥失戀飛走時的傷心模樣,雖然這事與我們無關,但是,跟繭夜再度見面,心裡不免還是有些尷尬。

 

「妳是說菊喵啊?還好啦!不過就是失戀嘛!就當作是上天對牠的考驗好了!」繭夜毫不以為意的笑笑。「過兩天,菊喵應該就會恢復正常了。」

 

聽繭夜這麼說,我們也跟著鬆了口氣。罪魁禍首--魔王鯨,此刻正在巧音頭上閉眼打盹,我們的對話他完全沒聽見。

 

提起菊喵,我連帶的四處張望了下,卻沒見到菊喵的蹤影:「菊喵呢?怎麼沒看到他?」

 

「他跟隊上的其他人在河邊抓魚。」

 

「抓魚?」我們不解的重複著這話。

 

「我們現在在札客老師的關卡,札客老師說,我們只要做出一道令他滿意的料理就可以過關。」繭夜提起這個,臉上盡是興奮的表情。「有很多隊伍都在札客老師的關卡,大家一起生火、烤肉、煮東西,感覺好像在郊遊一樣!」

 

『去那個關卡吃飯吧!本大爺肚子餓了!』窩在帽子裡頭的狂,一聽到有吃的立刻鑽出來。

 

現在都已經中午了,是該找個地方休息、吃飯,繭夜說的這個關卡剛好符合我們的需求。「我們先去繭夜說的那個關卡好嗎?」我問著其他人。

 

「這種沒有挑戰性的關卡我不想去。」季斯卡一口回絕。

 

聽季斯卡說話的口氣,我猜他大概是想要在巧音面前好好表現一番吧!但我提議的這個關卡,根本無法讓他有表現的機會,季斯卡當然是不願意去了。

 

不過,我已經走了一早上了,雙腳累的發酸,肚子也都快餓扁了,誰還有空管那個關卡有沒有挑戰性啊!

 

「你不想吃那就算了,巧音,我們走吧。」我才想跟著繭夜離開,季斯卡衝上前擋住我。

 

「我說,我不要去那個關卡!」季斯卡以堅決的口氣重複著,那語調聽來像是不容我們違抗的命令口吻。

 

呦?你不想去我們就不能去吃?那改天要是你突然想跳海,我們也要跟著陪葬嗎?我轉正偏離的身子,正面與季斯卡相對,這傢伙真的惹火我了!

 

我這個人向來是吃軟不吃硬,季斯卡的這種態度正是我最討厭的!要知道,我現在可是又餓又累,目前也正是我脾氣最不好的時候,他竟然敢在這時候惹我?哼!哼!

 

「我剛剛也說了。」我用著跟季斯卡一樣的堅決口吻回著:「你不想吃,那就隨你,要是你不高興,不想再繼續跟我們走在一起,那你請便。」

 

「你!」季斯卡才想開罵,我搶先一步退開,不再搭理他。

 

轉過身,見到一臉鬱色與懼怕的巧音,我改用溫和的語調對她道:「走吧,我們先去吃東西。」

 

「呃……我……」巧音擔心的看著季斯卡,才想婉拒,立刻被我搶先止住話。

 

「不要跟我說妳不累、不想吃,妳要是再這樣逞強下去,絕對沒辦法撐過三天!」我不容巧音拒絕的抓起她的手,走到繭夜身旁:「繭夜,麻煩妳帶我們去那個關卡。」

 

「放開她!」季斯卡跟著一個箭步擋住我:「巧音說她不餓,你沒聽見嗎?為什麼你要勉強她?」

 

勉強?我冷哼了聲,從季斯卡的口中聽見這兩個字真是讓我覺得好笑,最會勉強別人的人不正是他嗎?「我跟你不一樣,我有我的分寸。」

 

「你說什麼?」季斯卡出手揪住我的領子。

 

「迪亞!」一旁的夜伢擔心的想要衝上來解圍,身後的巧音也緊張的拉住我的衣服。

 

『這傢伙真是太欠揍了,大爺我乾脆一刀宰了他!』待在帽子裡頭的狂,準備跳出來揍人。

 

「這是我跟他的事情,你們全別管!」我出聲阻止夜伢他們的行動。

 

夜伢跟狂聽我這麼說,雖然有點不情願,但他們還是停止了動作。

 

「我關心我的隊員有什麼不對?」我沒有扯開他揪住我領子的手,只是雙眼直視著他:「現在已經中午了,巧音走了一早上的路,我要她休息有錯嗎?」

 

「她說她不餓。」季斯卡逞強的辯解。

 

「她說不餓你就真以為她不餓?你的觀察力有這麼差嗎?」我抓著季斯卡的話柄揶揄著。「巧音她只是不想拖累前進的速度,拼命撐著,這點你看不出來?」

 

「……」季斯卡沒有回答,他望著我身後的巧音,表情閃過一斯懊悔。

 

哼!別以為裝出一副反省的樣子我就會饒了你。之前在咕納魔改造季斯卡失敗,我這次非要好好銼銼季斯卡的銳氣,讓他收斂脾氣才行!

 

「之前在毒藥那個關卡時,我還記得你對我們說巧音是你的同學,所以你有關心她的權利與義務,可是,從開始到現在,我看不出你對她的關心。」說著,我開始列舉季斯卡惹我不高興的罪狀:「這一路上,你只會自顧自的往前走,完全沒有理會在後頭追趕的她,對巧音的態度更是愛理不理,我甚至覺得你將巧音當成是空氣,是隱形人……」

 

「迪亞,夠了。」巧音輕輕的拉拉我的手,制止我往下說:「別再說了。」

 

「的確,真的沒有說下去的必要。」剛剛說了一串,害我現在口乾舌燥、肚子更是餓的慌,我冷漠的掃了季斯卡一眼:「話說的再多有什麼用?沒聽進心裡去,我剛說的就全是廢話。」

 

我緩緩拉開領子上季斯卡的手,整整衣服,準備離開。

 

「你好像對巧音很關心?」在我準備轉身離去時,季斯卡語帶警戒與緊張的追問。

 

呦?以為我想要介入當第三者嗎?本來想對季斯卡澄清我對巧音沒非份之想,但是,我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壞心的念頭。

 

「像她這麼好的女孩,對她關心是應該的。」話一說完,季斯卡的眼神轉為銳利,像是恨不得將我砍成數塊一般,巧音則是用著訝異、驚愕的眼神望著我。

 

『巧音,抱歉,我稍後再跟妳解釋,妳現在只要配合我就好。』我使出心通術對巧音解釋著。

 

巧音聽了我的話,她輕輕的點頭表示答應,跟著,我更進一步的出手勾住巧音的肩,轉身對繭夜道:「繭夜,我肚子快餓扁了,妳說的那個關卡在哪?」

 

「在左邊的空地。」繭夜指著左邊蜿蜒的小徑回道。

 

「給我放開你的手!」季斯卡見我勾著巧音的肩膀,他發火的撲上來,在我還沒來的及反應時,夜伢搶先上前擋住季斯卡的動作。

 

見到夜伢出手,季斯卡跟他之前所累積的摩擦跟積怨,這時也一起爆發了。

 

「要打就來!」季斯卡抽出腰間的刀,對夜伢下戰帖。

 

「絕對奉陪。」夜伢也跟著抽出刀準備應戰。

 

「呃……」繭夜不知所措的望著我。

 

「迪亞,他們……」我身旁的巧音更是急的眼淚都快掉出來。

 

唉……我無奈的嘆口氣,雖然我是很想看這兩個校園王牌對決啦!可是,現在這種狀況好像不是看戲的時候。

 

『歐羅,快裝暈。』我用心通術向站在遠處樹下的歐羅叫著。只要歐羅一暈倒,夜伢絕對會放下決鬥,這樣一來,他們這場架就打不成了。

 

『為什麼?』原本正準備觀戰的歐羅,困惑且不解的反問。

 

『別問,裝暈就是了!』沒看到事情很緊急嗎?這時候還要我解釋!

 

『不要。』歐羅篤定的拒絕。

 

你好樣的,連這種小事也不配合!無奈的,我瞄了眼我身邊的巧音,快速出手往她後頸擊去,巧音立刻暈倒在我懷中。

 

抱歉啦!歐羅不暈,只好換妳倒下。我在心中跟巧音賠罪著。

 

「巧音!妳怎麼了!」我用著剛剛好可以讓季斯卡聽到的音量大叫。

 

「巧音?」季斯卡飛快衝到我身旁,蠻橫的一把抱過巧音,瞪著我追問:「她怎麼了?為什麼突然暈倒?」

 

「你還敢問我?」我不甘示弱的反瞪回去:「剛剛就跟你說巧音的體力已經到極限,需要找地方休息,你不信,現在可好了,她暈倒了!」

 

「……」季斯卡再一次無言以對,他皺著眉頭望著巧音略帶蒼白的臉:「那個關卡在哪?」

 

跟著繭夜,我們快步往關卡所在地走去,途中,繭夜像是想起什麼般問著。「御亞呢?怎麼她沒跟你們一起行動?你們不是同一隊嗎?」

 

「她被留在之前個關卡……」我將上一個毒藥關卡的任務說繭夜聽,繭夜聽了之後跟著皺起眉頭。

 

「還好我們第一個找的任務不是那一關,要不然我們這隊肯定完蛋。」繭夜頑皮的吐了下舌頭笑笑:「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這隊可是互看不順眼,一路上一直吵架呢!要不是因為這場競賽採取團隊制度,大家早就一拍兩散、分道揚鑣了,後來,我們遇上了魔物,為了打怪,大家才勉為其難的幫對方一把,說也奇怪,就這樣幫著幫著,大家的感情也好像變好了,現在大家遇到狀況時,就會自動聚在一起討論,這種感覺真是很棒!」

 

聽著繭夜的話,我露出會心的一笑,這該是校長他們辦這場競賽的最終目的吧!

 

「聞到香味沒?前面那邊就是了。」繭夜指著前方的紅旗對我們道,說話時,一個烤魚的香味飄過我鼻尖。

 

唔?怎麼有點燒焦的味道?雖然聞起來感覺有些「烤技不佳」,但是這香味還是讓我原本疲憊的精神為之一振。「我們快走吧!」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