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用餐的氣氛其實不怎麼好,氣氛沉悶並不是因為伊洛跟我們的不愉快,而是因為德古拉總是一直談著,歐羅往後繼承家業的事。

 

歐羅雖然沒多說什麼,可是從他不是很熱烈的應答聲中,我感覺出他有些……無奈。

 

吃飯的時候,果力多已經恢復他原來的樣子,跟往常一樣,用著自戀的語氣跟我們聊天,像是完全遺忘之前在歐羅房間發火的事情,果力多越是這樣,我越感到不安,感覺上,果力多像是刻意掩飾,刻意偽裝。

 

改天,找個時間跟果力多聊聊吧!直到這時,我才發現,我對果力多的了解竟然少的可憐,這是我對他的無心忽視、還是果力多刻意隱藏?

 

我們帶著各自的心事,熬過難熬的晚餐時間,歐羅帶著我們參觀他家的收藏品,從小巧的米粒彩繪一直到數十呎長的翡翠雕刻,件件都是令人驚艷的佳品,中途,三藏還數次意圖不軌的偷偷脫隊,之後,姬就會發揮她綁人的功力,快速將三藏逮回來,然後繼續跟著我們參觀。

 

伊洛在晚餐之後便跟著辰役離開,一同商討明天宴會的事情。

 

雖然伊洛已經不是這裡的管家,但,也許是責任感使然,他對這裡的事情還是放不下。

 

 

接著,生日宴會當天到來了──

 

宴會場佈置的華麗非凡,幾盞大型水晶吊燈將大廳照個通亮,美食、美酒擺滿長桌,悠揚的音樂聲不絕於耳,祝賀的訪客從傍晚就絡繹不絕前來,送來的生日禮物堆的像小山一樣高。

 

「生日快樂!」興奮的祝賀伴隨著酒杯的撞擊聲出現。

 

「謝謝。」德古拉開心的周旋在眾人之間,歐羅陪在父親身邊應酬著那些人。

 

「德古拉伯爵,大家都說你們家歐羅少爺才華出眾、聰明優異,您打算什麼時候讓他繼承家業,自己也好享享清福啊?」一名頸帶數圈項鍊,手上十根手指戴滿寶石戒指的婦人問著,她是歐羅他們家的遠房親戚,名叫卡瓦拉,是一個愛攀權附貴的女人。

 

「快了,等他學校畢業就將這個家交給他。」德古拉一提起此事,臉上也跟著揚起開心的笑容。

 

聽到父親這麼說,歐羅也只能附和的笑笑,事實上,他雖然對接手家中事業早有準備,可是心中卻有另一股力量排斥著,可是,他卻又抓不到那點隱約的想法,他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走,該往哪個目標努力,再加上父親對他的殷殷期盼,他只能妥協。

 

至少,我還可以完成父親的心願,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的。歐羅每次都這樣安慰自己。

 

「哎呀!聊了這麼久,我都忘了介紹了。」卡瓦拉佯裝臨時想起般,對著身旁的兩個女兒說道。「這位是德古拉伯爵的獨子,歐羅少爺。」

 

「你好,我叫娜娜。」穿綠色低胸小禮服的金髮女孩對歐羅甜甜的笑著。

 

「很高興認識你,我是可美。」另一個穿紅色緊身服的金髮女孩跟著說道。

 

「德古拉伯爵,歐羅少爺都已經這麼大了,您什麼時候要為他物色對象呢?」卡瓦拉又跟著追問,她此趟最大的目的,就是將自身的兩個女兒推銷一個給歐羅。

 

「這就要看他了。」德古拉拍著歐羅的肩膀笑笑。

 

「歐羅少爺啊,不知道您有沒有喜歡的對象?」卡瓦拉急忙的問道,順帶還將身邊的兩個女兒往他的方向推了下。「要是沒有,我這兩個女兒可是很不錯的喔!」

 

「媽……」兩個女生明明心裡是高興的,表面上還是佯裝羞怯的模樣。

 

望著一左一右夾攻自己的女孩,歐羅尷尬的笑笑,卡瓦拉的兩個女兒,並不能說沒有姿色,若真要評論,她們真可說是美艷至極,身邊的追求者更是數都數不清,只是,她們太有心機、太會算計。

 

歐羅早就聽聞,這兩個面貌美艷的女子,曾經為了比較自身的珠寶首飾誰多,使盡手段要追求者貢獻,等到對方身無分文了,就一把將人踢開。

 

歐羅並不是因為她們勢利而拒絕,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是天經地義的道理,只是,他不想成為她們倆人爭奪的物品,也不想成為滿足她們虛榮的可憐蟲。

 

「歐羅少主人,迪亞小姐已經準備好了。」辰役出現在歐羅身邊向他說道。

 

聽著這話,歐羅臉上跟著出現一抹迷人的笑。救星終於到了!

 

見到歐羅聽到迪亞的名字後,笑的格外開心燦爛,這母女三人心中跟著起了警戒。

 

正當他們視線不約而同往入口處集中時,一名長髮女孩適時走入,黑色長禮服將迪亞的肌膚襯的更加白皙,禮服上身無領無袖的設計,讓她漂亮的肩頸裸露出來,纖細的頸子上帶著條粉紅色的珍珠項鍊,沒有其他寶石逼人貴氣,卻增添了迪亞可愛的甜美氣質,黑色長髮隨著她的步伐飄揚,揚著甜美的笑,迪亞緩緩向歐羅走近。

 

「好可愛的女孩。」

 

「她是誰?我怎麼以前從沒見過?」

 

迪亞的出現引起眾人的矚目,而這點,恰好達成歐羅的目的。

 

若要論美豔、論身材,場中的女子不見的比迪亞遜色,但是,迪亞有著一種與生俱來的靈秀氣質,一種獨特的魅力,一種會讓人將目光鎖定在她身上的吸引力。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少主人會選她了。」負責接洽各方的任務的商談者──雷斯特,突然出現在歐羅身邊。

 

就雷斯特生意上的專業眼光看來,這場宴會中,歐羅該選麗莎當他的女伴,畢竟,這兩個女生怎麼看,麗莎總比迪亞更具有「賣相」,不過,見到打扮後的迪亞,雷斯特可就不再這麼堅持了。

 

「正所謂人要衣裝啊!」負責收集各方情報的情報者──楛附和的說道。

 

「她看起來更好吃了。」看著迪亞那漂亮的頸子,寺遴努力的嚥下口水。寺遴,這個殺手家族的武器提供、改造者。

 

他們三個是成就這個殺手世家的三大支柱,各有各的專長,各有各的工作範圍,工作上的事情都是經由管家跟他們連絡。

 

聽到他們幾個這麼說,歐羅突然很想當場笑出來,其實,他選擇迪亞的原因,除了外表之外,還有另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考量,那就是──自保能力。

 

當他的女伴,勢必會引來眾多女生的仇視,要知道,那些女生可不是普通人,她們可都具有吸血鬼的能力啊!要從麗莎跟迪亞兩人中選擇,當然是要挑打鬥能力強的迪亞囉!

 

當然,請迪亞當自己女伴的事情,歐羅已經事先跟夜伢報備過了,雖然夜伢看起來有些不樂意,但,因為迪亞自己都答應幫忙了,他也無法說些什麼。

 

「妳終於來了。」歐羅在迪亞距離他剩下數步遠時,走上前帶著她到父親身旁。

 

「伯父,生日快樂。」剛站定,迪亞便向德古拉祝賀著。

 

「妳……」德古拉驚艷的看了她好一會:「真是漂亮啊!黑色的衣服非常適合妳。」

 

「謝謝。」迪亞回了一個甜美的笑容,順勢挽住歐羅的手臂。

 

演啥就要像啥,迪亞現在是歐羅女伴,主要的任務是要逼退其他女生,她跟歐羅之間當然要表現出親暱的樣子,最好,能讓所有的女生對她氣的牙癢癢的。

 

果然,見到她挽住歐羅的手,一旁的娜娜跟可美臉色跟著變了。

 

「咳咳!」娜娜先乾咳了兩聲,引起迪亞跟歐羅的注意,等歐羅的目光集中在他們身上時,娜娜用著更加吸引人的笑容對歐羅笑著:「請問這位小姐是?」

 

「妳好,我叫做迪亞。」迪亞同樣回給她一個燦爛的笑容。

 

「我們是德古拉伯爵的遠房親戚。」沒等娜娜說話,卡瓦拉就急忙說出自己的身分,像是示威般,她用著極大的聲音說著:「住在南方的商貿城,不知道迪亞小姐是從那來的?」

 

「我們家在一處偏遠的山上。」迪亞笑著回道。

 

還沒等迪亞說完,卡瓦拉眼神犀利的問道:「那座山是你們的?」

 

「不是,我……」

 

「不知,令尊的職業是?」沒讓迪亞說完,卡瓦拉又再次追問著。

 

「我父親……」迪亞苦思著該怎麼說明,最後,她用了個最淺顯易懂的說法說道:「我父親喜歡發明一些蔬菜……」

 

「你們家是農人階級啊!」一逮到嘲諷的機會,卡瓦拉更加高了她的音量,當所有人的目光全往她這集中時,她用著更加得意的表情笑笑。

 

「我們家呢,雖然不算富有,不過也擁有十幾座金礦山、一百多畝油田,外加房子十多棟……」

 

聽著這惡意的諷刺,迪亞面不改色的笑著:「我們家只有一小塊田地,還有一棟自家住的房子。」

 

「不知道迪亞跟歐羅是在哪邊認識的呢?」一發現迪亞家裡不如她以為的富有,卡瓦拉索性連「小姐」兩個字都不加上了。

 

「學校。」反正對方也不想聽她說明,迪亞乾脆簡潔的回答著。

 

「學校?不對吧?」卡瓦拉的高分貝再次出現:「我聽說,歐羅少爺是在有名的貴族學校『帝華納科』,難道說,這學校現在連平民學生也招收?」

 

「妳誤會了。」歐羅看不慣卡瓦拉高張的氣焰,先一步替迪亞答話:「迪亞他們家也是貴族。」

 

「喔?」卡瓦拉見到歐羅出面,驕傲的臉色才緩了些:「不知道,迪亞的家族姓氏是?」

 

要說嗎?只要一想到,自己說出這名字其他人會出現的反應,迪亞不禁皺眉的看著歐羅。

 

「怎麼?不方便說?」卡瓦拉以為,迪亞是擔心自己家族沒有名氣,不好意思開口,她臉上的笑容就更加得意了:「說說嘛!雖然我見識不多,但是,當前一些『有名』的家族我也略知一二。」

 

「妳就說吧。」歐羅拼命忍著笑,示意要迪亞回答,他可是很期待卡瓦拉聽到迪亞家族名字的反應啊!

 

不只是卡瓦拉等著答案,就連其他被卡瓦拉的高分貝吸引過來的人,也在等著那答案。

 

究竟,這樣一個清秀雅致的女孩,被這殺手世家唯一繼承人看上的女孩,是來自哪個名門望族?

 

迪亞無奈的嘆了口氣,輕輕的說著。「阿德烈米斯拉契。」

 

這話說的極輕,輕的讓眾人全都沒了聲響,輕的連原本演奏的音樂都停下,正當眾人陷入寂靜時,只有那卡瓦拉的嘴依舊動著。

 

「阿德烈米斯拉契?」卡瓦拉剛剛在腦中搜尋了許久,雖然有點耳熟,可是對這名字卻沒什麼深刻的印象,再加上迪亞的回答前的猶豫、回答時的那聲嘆息,她更加篤定心中的想法。

 

這小妮子的家族肯定默默無名!為此,卡瓦拉用著更加得意、更加譏諷的笑聲笑著:「不好意思啊!可能我真是太孤陋寡聞了,那個什麼什麼契的名字,我聽都沒聽過!」

 

真的是一個孤陋寡聞的女人!歐羅頭疼的在心裡罵著。

 

聽到這話的迪亞,臉上沒出現卡瓦拉原先預期的羞愧表情,反倒是一臉高興的連聲問道:「妳真的沒聽過?真的?」

 

「當然!」卡瓦拉不知道為什麼迪亞會有這奇怪的反應,她更加大聲的叫著:「我從沒聽過你們家的名字!」

 

太好了!正當迪亞慶幸自己,終於能躲過外人對他們家的怪異眼神,想拉著歐羅慶祝時,原本寂靜的會場出現騷動聲。

 

「妳還真是見識淺薄啊!」這話針對的,當然是卡瓦拉囉!

 

「虧妳還自誇在貴族界的交際很吃的開,竟然連有名的第一家族,阿德烈米斯拉契家的名號都沒聽過?」

 

話一說完,整個會場裡的人都笑了出來。

 

「第、第一家族?」卡瓦拉面紅耳赤的聽著這名號,後知後覺的想起,「阿德烈米斯拉契」就是那個銷聲匿跡十多年的第一家族啊!

 

「妳故意害我出醜?」卡瓦拉氣憤的質問迪亞:「妳剛剛竟然騙我,說妳家是農人!」

 

「我只是說,我父親喜歡研發蔬菜,沒說他是農夫……」迪亞真是為自己感到無辜啊。

 

「可妳剛剛說妳家沒錢!」卡瓦拉不甘心的再次逼問。

 

「她們家的確沒錢!」旁人自告奮勇的替迪亞回答:「妳不知道嗎?他們家在退出貴族圈的時候,將所有的錢財全分送給窮人了!」

 

「那、那……」卡瓦拉發現她要是再說下去,臉會丟更大,於是她鐵青著臉,扭過身子去,說聲「我還有事,先走了!」之後便帶著兩個女兒匆匆的離開,背後更有著無數的笑聲相送。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人群中,一名中年男子領著幾個手下出現。「歐羅不只是聰明、身手敏捷,就連找到的女伴也是這麼特別!」

 

見到對方出現,歐羅的笑容裡加上了警戒,這個出現的男子,跟歐羅家同列在殺手名家榜上,一個野心勃勃、處心積慮想要踩下歐羅家,登上第一殺手的男人──克列夫。

 

克列夫一出現,寺遴他們三人也上前陪在主人身旁,為了不波及迪亞,歐羅低聲對迪亞說道:「妳先走吧!」

 

不清楚狀況的迪亞,發覺歐羅他們神色不對,打算順著歐羅的意思離開,但是,站在克列夫身旁的手下卻攔住迪亞。

 

「怎麼?我又不會對你的女伴做出失禮的事情。」克列夫對歐羅笑著:「沒必要怕我怕成這樣吧?」

 

「怎麼會怕你呢?」歐羅一語雙關的回敬著:「我只是擔心迪亞累了,讓她先去休息。」

 

「辰役,我怎麼不記得,宴客的名單上有克列夫的名字?」德古拉問著身旁的辰役,雖是個質疑的問句,可德古拉明擺著是在暗示對方的不請自來。

 

「名單上沒……」辰役才想回答,克列夫先一步搶話說道。

 

「都認識那麼久了,雖然跟你沒什麼交情,你的生日宴我禮貌上還是該過來參觀一下。」克列夫順帶望了眼歐羅:「我以為你會在宴會上,順道宣布你要退休的事情,不過,現在看來還早的很啊!」

 

克列夫這話暗示歐羅還不到繼承家業的氣候,歐羅當然也聽出來了。

 

「這位先生說的對。」迪亞突然出聲附和著克列夫,唇邊順帶揚起一個無害的笑:「本來呢,我也是想勸歐羅早點接手,好讓德古拉伯伯退下來休息,不過,後來又想想,反正也沒什麼人能跟他們搶生意,歐羅不如就趁現在多充實點知識,以後好擴充家裡的事業,您說對吧?」

 

迪亞這番看似天真,卻又損人損到骨子裡的話,讓克列夫青了臉,也讓歐羅家的幾個人臉上憋著笑。

 

克列夫的手下暴躁的抓著迪亞的手,厲聲的罵道:「妳竟敢這樣對我家主子說話,妳知道他是誰嗎?」

 

「不知道!」迪亞回的乾脆俐落,順帶,她瞪著抓住她的那人反問:「那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我……」克列夫的手下剛想吼回來。

 

「克列夫先生,好久不見。」伊洛畢恭畢敬的出現在迪亞身旁,順手抓住克列夫手下的手腕:「這位先生的動作未免也太粗暴了吧?

 

伊洛抓著對方的手稍一用力,對方的表情瞬間跟著扭曲,立刻乖乖的放開迪亞。

 

但是,伊洛仍舊沒有鬆開手,反而扭著那人的手臂將他反身架住。

 

「辰役管家。」伊洛神色自若的望著辰役笑笑。「之前交接工作時,我忘了教你如何『招待』不請自來的貴賓,現在剛好有人可以示範,你要好好看著啊!」

 

說完話,伊洛轉而揪住那人的後領,用著看似輕盈的動作一推,那人狼狽的往大門摔了過去,這段距離可是足足有數公尺遠呢!

 

帥啊!看到伊洛這樣,迪亞雙眼跟著閃閃亮。

 

「你這傢伙!」一旁的人生氣的朝伊洛衝去,但是,地上卻突然冒出一堵土牆擋下那人。

 

「呃?」伊洛先是不解的一愣,往週遭尋找出手相助的人,直到他對上迪亞晶亮的眼神,瞧著她唇邊那抹詭異的笑,伊洛這才意會的笑著,連帶彎身行禮,對迪亞做了個「請」的動作。

 

迪亞微微拉高長裙甜笑回禮,隨著這個動作,自她身邊颳起一陣旋風,黑色的薄紗裙襬被風吹的飄揚,迪亞手一揮,那風像是聽從她的命令般,快速將那人給捲出門外,狠狠摔在入口的地上。

 

「好身手!」寺遴讚賞的叫著。

 

雷斯特此時更是一臉認真的望著歐羅:「我終於知道你選她的真正主因了!」一旁的楛也是猛點頭表示贊同雷斯特的說法。

 

歐羅見到他們幾個的反應,強忍著笑,努力維持自身儀態,瞧了眼早已氣紅臉的克列夫。

 

「還需要我們一個個送客嗎?」歐羅這個台階給的不是很好,但是,至少能讓克列夫保住面子,全身而退。

 

「哼!」克列夫哼了聲,怒沖沖的轉身離去。

 

等到克列夫跟他的手下離開後,伊洛輕手理了下衣服,對上眾位賓客的目光,他唇邊掛著溫和誠摯的笑,緩緩將右手舉至胸前,順著手擺放的弧度,優雅的向客人彎身鞠躬。「抱歉,希望剛剛的小插曲不會壞了各位貴賓的興致。」

 

伊洛處理不速之客時的俐落果斷,以及不卑不亢的談吐風度,儼然是一副完美管家的示範,這讓賓客們不由自主的舉起手,向這位出色的管家報以熱列的掌聲。

 

這就是管家伊洛啊!迪亞在看到伊洛表現出的舉動後,終於明白辰役為什麼會這麼敬仰他。

 

的確,伊洛真可說是一個完美無缺的管家,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可以批評的瑕疵。想著,迪亞又往辰役那裡瞧了一眼,辰役臉上有著複雜的表情,在崇拜、佩服的情緒裡頭,還隱隱有著忌妒、苦悶、黯然……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