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外頭等待的夜伢,經過一段時間後,心裡又跟著開始焦急起來。

 

為什麼迪亞換個衣服換這麼久?該不會發生什麼事情了吧?夜伢守在門外來回踱步,臉上的擔憂一覽無疑。

 

不一會,旅行屋的門被打開了,迪亞終於換裝完畢走了出來,她的身上穿著水藍色旗袍,裙擺長度約到膝蓋位置,七分袖的袖口滾著深藍色的花邊,領子上綴著深藍色的珠子,長髮隨性的用絲巾紮起馬尾,腳上依舊穿著爺爺給他的白靴子,說也奇怪,不管迪亞的身形如何變化,那靴子總會自己變化大小配合迪亞的腳型。

 

迪亞的這身打扮,讓在場的人一陣驚艷,幾個男生更是沒節制的留下口水,夜伢聽到口水的滴水聲,帶著殺氣的瞪向他們,那幾個人連忙低頭迅速擦去。

 

「迪亞,你好──」巧音稱讚的話還沒說出口,便被夜伢打斷。

 

「換別套!」夜伢用著堅決的口氣說道。

 

「呃?」迪亞皺眉的看著夜伢,這套衣服可是裡頭最保守的耶!還要他換什麼?

 

『這套不適合你。』狂同樣也趕著迪亞回去換。

 

「看不出來。」魔王鲸跟著說道:「你還蠻有引人墮落的本錢。」

 

引人墮落?迪亞真搞不懂魔王鲸這是讚美還是……

 

「你穿這樣不方便行動。」夜伢又說了個理由,聲音中有著濃濃的醋味,這引來一旁的季斯卡竊笑,夜伢悶悶的瞪了他一眼。

 

「可是裡頭的衣服都是這樣的啊!」迪亞無辜又無奈的叫著,可以的話,他也不想穿成這樣。

 

「我看看。」夜伢快速衝進屋內,隔了一會,他鐵著臉走出來,迪亞則是用著「你看吧!」的表情看著他。

 

「老師,除了旗袍外,妳沒有別的衣服了嗎?」夜伢問著珞葉。

 

「好像……沒有吧。」珞葉的話才剛說完,磊跟著跳進屋內,拿了一個竹製的箱子出來。

 

「主人,衣服。」磊跳到珞葉面前,將箱子遞到她面前。

 

「咦?怎麼會有這件衣服?」珞葉開了箱子,看到裡頭的衣服困惑道,跟著,她揮揮手示意要磊將箱子拿給迪亞。「如果那衣服合身你就拿去穿吧。」

 

「去換吧。」夜伢又跟著連聲催促著迪亞,迪亞再不換下這身衣服,恐怕他就要大開殺戒,將一旁對迪亞虎視眈眈的色狼群給斬了。

 

不一會,迪亞換上另一套服裝笑吟吟的走出來,她的上身穿著件棕色短上衣,深褐色的寬皮環扣在迪亞纖細的手腕上,腰部繫著白色麻繩編織成的長帶子,帶子打結後的多餘部分任由它垂落著,下身是一件深色合身的短褲,長度較先前的旗袍短上一截,長度只到大腿中段,修長勻稱的雙腿十分白皙誘人。

 

迪亞這身打扮看在夜伢眼中,當然又是一陣驚艷,但他在這情緒之外,心中跟著起了不悅。

 

唉……沒有更長的褲子嗎?夜伢無奈的嘆口氣,一手抓起迪亞的白斗篷上前為他披上,這斗篷正好遮去了迪亞的雙腿。

 

我是不是越來越小心眼了?夜伢感嘆著自己的舉動。

 

老實說,夜伢很希望迪亞能變回女生跟他相處,但是,一想到迪亞變回女生後會引來的「蒼蠅」,夜伢又遲疑了,他並不擔心那些人會成為他的競爭者,只是,他不希望讓其他男生看到女迪亞的可愛模樣。

 

正如同現在,迪亞的穿著其實不算暴露,但他就是不想、不願、不要讓其他男生用眼神吃她豆腐,更不希望那些人對迪亞起了非分之想。

 

「走吧。」迪亞將長刀戴在腰上,向老師拿了過關徽章後便轉身準備離開。既然任務已經過關、衣服也換好了,那他們當然沒必要在這浪費時間。

 

「鯨魚,再見。」磊依依不捨的向魔王鲸揮手道別。

 

魔王鲸遲疑了下,揮了兩下他的小魚鰭,當成是回應。

 

 

穿過層層的樹叢,依著地圖標示,我們來到離原先位置最近的一個關卡,正當我們快要靠近紅旗位置時,笑鬧聲跟聊天談話的聲音傳進耳中,似乎,闖關的人正玩著一項很好玩的遊戲。

 

這一關的老師應該是個很不錯的人吧!聽著那笑鬧聲,我的步伐也跟著輕鬆起來。

 

通過最後一層草叢,我們首先見到的是一座小湖,清澈的湖面宛如鏡子般,映出了藍天與樹林的倒影,湖中央突兀的立著十數根木製圓柱。

 

看那圓柱的樣子,應該是有人特地將它立在湖中,難道,這跟這關卡的任務有關?我看著面前的景物猜測著。

 

紅旗附近聚集了幾個隊伍,全部的人分成兩邊,一部分的人蹲在地上專心的寫東西,另一部分的人則是摩拳擦掌,表情興奮異常。

 

這裡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困惑的看著眼前奇怪的狀況。除此之外,另一個讓我感到不解的是──蹲著寫東西的人大多是女生,而男生則是站在一旁等待。

 

「看來,我們又多一個隊伍要參加比賽囉!」一個男生的笑聲出現,聲音的主人是……

 

「伊洛?」歐羅錯愕的失聲叫道,個性向來平靜溫和的他,這時卻充滿驚愣的神色。

 

「歐羅,是你啊!」伊洛見到歐羅,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他快步走向歐羅,搭著他的肩膀熟絡的打招呼。

 

「一陣子沒見,你好像長高許多,不過,你的臉色似乎不是很好?」伊洛觀察歐羅的臉色後問著。

 

「我、我沒事。」歐羅此時又恢復他原先的表情,面對伊洛熱情的招呼,歐羅用著帶點不知所措的表情笑笑。

 

歐羅他怎麼會跟伊洛認識?見到歐羅剛剛失常的反應,我感到納悶不已。

 

「咦?妳……」伊洛轉身見到我,臉上閃過複雜的表情,其中參雜著驚艷、困惑、回憶、依戀……

 

「好久不見。」我禮貌性的對他笑笑。

 

「我們見過?」伊洛狐疑的瞇著眼:「妳叫什麼名字?」

 

我這才想到,現在的我可是個女生,伊洛當然認不出我。「我是迪亞,因為在上個關卡吃了個藥,引發身體突變,所以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我的話立刻引起其他人的討論,眾人的目光頓時集中在我身上。

 

「沒想到,迪亞變成女生這麼可愛!」

 

「要是他真的是個女的那該有多好。」邊說,那人邊流下口水。

 

呃……事實上,我真的是個女的啊!聽著這評語,我尷尬的笑笑。

 

那些同學不只討論我,他們的視線一併「關照著」我身旁的巧音。

 

「迪亞旁邊那個女的就是巧音對吧!」女生甲問道。

 

女生乙酸溜溜哼了聲:「我還以為長的多美、多妖艷,也不過如此嘛!」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些人對巧音都帶著敵意?難道,她跟季斯卡的事情傳開了?

 

正當我仍感到困惑時,突然出現一隻手輕撫著我的頭髮,訝異的看著對方,那人竟是伊洛。

 

「剛剛見到你的時候,我還以為看到了青羽。」伊洛說話的語調又輕又柔,視線中挾帶著深深的眷戀。

 

我知道伊洛將我當成老媽,雖然不願打斷他的回憶,可是,我也不希望自己造成他的錯覺,老媽已經跟老爸結婚了,這是事實,伊洛要是回憶太多,對他沒啥好處。

 

我稍稍往後退了步,避開伊洛的手:「老師,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伊洛愣了下,會意的笑了笑:「當然。」

 

他落空的手沒有順勢收回,反倒是伸的更長了些,勾住我的肩膀,將我帶到他原先站著的位置──飄著紅旗的大樹旁。

 

「嗯……」伊洛望著我們對伍打量了會:「迪亞還有那個女生,你們兩個負責寫信。」

 

還沒來得及詢問詳細情況,我跟巧音的手中就被塞入紙跟筆。

 

「另外那四個男生負責參加比賽。」伊洛對著夜伢他們四個叫著。

 

「請問……」巧音拿著紙筆,困惑的望著伊洛:「老師要我們寫什麼信?」

 

伊洛聽著巧音的問題,臉上出現一個曖昧的表情:「寫、情、書。」

 

「情書?」我們幾個同時訝異的大叫。

 

「情書要寫給誰?」季斯卡急忙的追問。

 

「沒有人。」伊洛像是打啞謎般的回答道,跟著,他又轉頭望向我們:「寫完情書後,你們幾個要在下方簽名,一個人只能寫一封情書。」

 

「這是闖關的任務嗎?」我實在是摸不清伊洛究竟想做什麼。

 

「是啊!這任務的名字就叫做……情書搶奪大戰!」

 

「情書……搶奪大戰?」我們幾個聽見這個名稱,全部愣住了。

 

「收集到五封情書的隊伍就可以過關。」伊洛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他用著極度興奮的口吻對我們說道:「這可是我為了聯繫兩校學生的感情,挖空心思、精心設計的任務……」

 

雖然說是要聯繫兩校學生的感情,可是……「為什麼一定要寫情書?」

 

反正是收集東西的競賽嘛!收集樹葉、花、甚至是魔怪也可以啊!幹嘛要浪費時間寫情書哩?

 

「因為,這是一場『愛與戰鬥』完美結合的任務!」伊洛用著極為誇張、認真的表情說道。

 

愛……與戰鬥?我們幾個人臉上的黑線更多了。

 

「這次的兩校合作競賽,主旨就是要聯繫學生的感情,所以任務中要有『愛』的成分。」伊洛又再進一步的解釋著。

 

「沒有搶到情書的隊伍會怎麼樣?」歐羅開口追問。

 

「嘿嘿……」伊洛的臉上出現賊笑:「那就必須等其他隊伍出現,湊成五個隊伍再次參賽,一直到搶到情書過關為止。」

 

聽起來,像是個無止盡的任務啊……我發現,我們好像到了一個難纏的關卡。

 

參加的有五個隊伍,每個隊伍派出兩個人寫信,這樣場上一共會有十封信,運氣好,有一個隊伍可以湊成五封信過關,運氣不好,五個隊伍實力相當,信件分散各隊,大家全湊不成五封,沒有隊伍能過關。

 

「前面那個湖就是比賽場地。」伊洛指著前方的小湖,跟著又補充了一點:「你們要小心點,要是信掉入水中或是撕破了,那封信就不算數。」

 

「好了,你們快去寫吧!」伊洛催促著我們。

 

看著空白的紙張,我不自覺的發楞,雖然是不用屬名的情書,可是……這要怎麼寫啊?相對於我的苦惱,巧音倒是下筆飛快。

 

對了!我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偷懶的方法,奸詐的笑了兩聲,我開始動筆,寫下大大的兩個字──情書。

 

「噗!哈哈哈……」頭頂上突然傳來伊洛的爆笑聲,我惱怒又尷尬的瞪他一眼。這人怎麼可以偷看別人寫信啊!

 

「不愧是青羽的孩子,做事風格跟她很像!」伊洛笑的眼框都泛出淚了。

 

「老師,我們可以開始了嗎?」夜伢沉著聲音催促道。

 

「嗯。」伊洛拿著十封信,蹬腳一躍,下一刻,人便立足於湖中的一根圓木上。其他參賽隊伍見狀,紛紛跟了上去。

 

「沒有時間限制,沒有規則,先搶到五封信的隊伍便過關。」說完話,伊洛將信往高空一拋,人跟著退離競賽場。

 

一瞬間,湖面熱鬧起來,大家爭先恐後的搶著信,同時也小心翼翼的避免傷到信紙,歐羅動作迅速的奪了兩封信,多特也不惶多讓,跟著取得第三封,反倒是夜伢跟季斯卡兩個,明明可以輕鬆應對這任務的兩人,至今卻連一封信都沒拿到。

 

「他們兩個在幹麻啊?」我皺著眉頭埋怨著,他們像是在找尋什麼般,不停的在人群中穿梭,卻遲遲沒有動手。

 

「呃……」巧音像是知道什麼般開了口,跟著,她又馬上紅著臉、低下頭。

 

「怎麼?妳有話想說?」我好奇的問著。

 

「季斯卡剛剛對我說……他一定會拿到我寫的信,不會讓別人拿去。」巧音的聲音越說越小,臉也跟著越來越紅。

 

呵……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我終於能理解季斯卡的舉動,不過,夜伢幹麻做出跟季斯卡同樣的事情啊?難道,他想找封文情並茂的信拿回家觀賞?

 

湖面上爭的激烈,湖邊的我們也沒閒著,大家拼命向自己的隊伍加油,甚至,為了更清楚的觀看湖中的情況,大家胡亂的推擠著,魔王鲸因為受不了推擠,飛升到高空,待在我帽中的狂看著鯨魚要飛離,連忙躍上他的背部跟著他離開。

 

好個沒義氣的傢伙!竟然丟下我跑了!我生氣的瞪他們一眼。

 

「啊……」巧音被一旁的人大力的推了下,整個人向我倒了過來。

 

「沒事吧?」我連忙將她抱在懷中,連帶不滿的瞪向對方,推倒巧音的那個女生沒有一絲歉意,反到是悻悻然的瞪了她一眼。

 

「不過是不小心撞了一下,有必要叫那麼大聲嗎?」

 

說這什麼話啊!撞到人竟然還這樣損人!

 

「妳!」正當我想開罵,巧音連忙阻止我。

 

「不要緊,我沒關係。」

 

我看了巧音一眼,硬生生的將怒氣忍下,出手環住她的腰:「抱緊,我帶妳到樹上,避開這群人。」

 

「喔。」巧音聽話的抱住我,我往上一跳,帶著巧音坐到附近的樹上去,擔心巧音會失足掉下,我讓她坐在靠近樹身的位置,我自己則是坐在外頭。

 

才剛坐定,伊洛跟著現身在我身邊,正當我困惑的看著他時,他給我一個大大的笑容。「上頭風景不錯。」

 

「嗯。」隨便應了聲,我將視線轉回競爭場上,季斯卡跟夜伢正各自追著一個人,我想,他們該是找到目標物了。

 

「這是你們最後一個關卡嗎?」伊洛突然出聲問著。

 

「不,我們還有一關還沒解決。」我想起第一個關卡要找的解藥,順口問著:「你知道水晶蘭在哪裡嗎?」

 

「知道。」

 

耶?我只是隨口問問,沒想到他真的知道!「在哪?」

 

「如果我告訴你,你要給我什麼回報?」伊洛邊說邊緩緩向我靠近。

 

回報?我看著伊洛越來越靠近的臉,連忙出手抵住他的胸口,不讓他再靠近,伊洛雖然是停下動作,但他連帶順手握住我伸出的手,讓我無法抽離。

 

這傢伙,該不會……那閃過腦中的想法,讓我心裡起了一股寒意。為了不嚇到一旁專注觀看爭戰的巧音,我對伊洛使出心通術。『我可是男的!』

 

『那又如何?』他的笑容依舊燦爛。

 

好一個那又如何!我努力、用力的想抽回手,但卻被伊洛握的老緊。該死!『別將我當成我老媽的替代品!』

 

『我承認青羽是個很吸引人的女子,但,那早已是一段過去。』伊洛見我這麼激動,他討好似的鬆開緊握的手。『現在讓我心動的人是你。』

 

伊洛的話讓我嚇了一跳,像這麼露骨的表白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我定定的望著他,伊洛的眼神很深邃卻也很空洞,我捉摸不到他的情緒,那是種空無感,一種無邊無際、一無所有的虛無。

 

不對……我緩緩的搖頭,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所體會的那股感覺,伊洛這個人就像是……一座空城一樣。

 

不自覺的,我脫口問道:『你確定你真的懂愛?』

 

我的話讓伊洛愣住了,他訕訕的笑笑:『青羽也跟你說過同樣的話。』

 

停了會,伊洛又跟著追問:『為什麼,你們會這麼認為?』

 

我沉默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這麼對他說,這純粹是種感覺,可是,要是跟伊洛說,我是直覺這麼認為,未免也太傷人了。

 

我努力整理著我的感覺,希望能給伊洛一個答案:『你的眼神很空曠,就像是個空盒子,為了填補,你會尋找跟你契合,讓你覺得有趣東西,想將他們塞入那個盒子……』

 

我一股腦的將話全盤說出,說完後,我帶點擔心的等著伊洛的回應。

 

也許吧!』伊洛聽完我的敘述,忽然開心的笑著,好像這一切都跟他無關似的。

 

呃?他沒事吧?伊洛這出人意料的反應,讓我不知所措的望著他。

 

「水晶蘭就在前面瀑布。」伊洛站起身,順手整整衣服。

 

「你……」他剛剛不是跟我要報酬?怎麼這下卻輕易的跟我說出答案?

 

「當作是談話的禮物。」伊洛看出我的心思,他笑著說道,隨後,他縱身躍下樹,走向湖邊。

 

此時,季斯卡他們已經順利收集到五封信,完成任務了。

 

「恭喜。」伊洛笑嘻嘻的將過關的徽章交給我們。

 

正當我們準備離開時,伊洛突然拉過歐羅,拍拍他的肩膀:「你的身手退步了,回去再好好練練。」

 

這話讓歐羅變了臉色,他沒有答話,只是微微的點頭表示知道,之後便跟著我們快步離開。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