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韃羅貓再度進入狙擊手,祝您今天愉快!」

柔和的電腦語音傳入耳中,斑斕的七彩光芒緊隨著這聲招呼之後出現,在燦爛的光芒過後,映入眼簾的是我在遊戲中的住所。

耀眼的金色光芒自大型落地窗透入,照亮一室。

屋內的佈置相當簡單,右側牆面上懸掛著收集來的武器,長槍、短槍、狙擊槍等等,正前方的牆面則安置了一面大型螢幕,螢幕前方設置了一套灰黑色沙發套組。

房內的陳設大多以黑、白兩色為基調,燈架與一些小擺設則是豔麗的紅色,讓透著些死寂、空曠的房間有了一些鮮活。

「主人,您不在的時候有幾名訪客寄了邀請函給您。」管家送上了飲品與甜點後,隨手一揮,螢幕牆上出現了十數則訊息。

大略掃了一下,大多是一些組隊邀請,剩餘的幾則則是新店開幕的邀請傳單。

「刪除。」我隨手揮了揮,直接下令。「我要看今天的最新戰況。」

「是。」

眨眼間,那些訊息全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幾個小螢幕出現,螢幕上頭分別列著──隊伍對戰區、系統對戰區、個人競技區、隨機戰區等字樣。

一般而言,玩家們若要進行對戰,第一個選的就是「隨機對戰區」,這是一個專門提供給找不到對手,又不想跟系統NPC對打的戰場。

這個專區的戰況有好有壞、有劣質有精彩,因為是隨機分配,成員也是隨機抽取,經常有數個團隊混在一起,中間再參雜一些個人玩家。

高手遇到低手、老手撞上新手的情況常常發生,每當這種情形,戰況大約三、五分鐘就會結束,除非是水準相當的隊伍碰上,這才能看到一番廝殺。

然而,廝殺也分有很多種,攻防精彩的、驚奇萬分的、窮極無聊的、枯燥無味的……

曾經有觀眾型玩家做出一項評估,在五十場隨機對戰中,能找出一場攻防精彩的對戰,已經可以說是十分難得。

想要看到一場好的賽事,大多數玩家會選擇觀看「隊伍對戰區」,這個區域專門提供給一些下了戰帖邀戰、請戰的玩家隊伍。

在狙擊手遊戲中,並不是每個隊伍都能向其他團隊下戰帖,只有團隊積分達到一定水準的團隊,才會開放這種資格,而這種要求,也是為了保證這些隊伍的戰鬥能有一定程度的精彩。

順帶一提,狙擊手遊戲中,設置了各式各樣的積分制度,個人有個人的積分、團隊有團隊的積分,而這些積分可以讓玩家換取錢幣買不到的槍械物品。

我的這個房間跟管家便是利用積分換來的。

看看時間,離朋友跟我約定的時間還有將近一小時,我點選了隊伍對戰區觀看對戰隊伍名單,打算看幾場戰鬥打發時間。

瀏覽一番後,發現沒有特別厲害的隊伍在進行戰鬥,無奈之下,只好轉而選擇系統對戰區。

隨意觀看幾個團隊的對戰影像後,終於讓我找到一個比較有趣的對戰畫面。

對戰場地是一般的城市巷戰,參戰隊伍跟系統NPC進行交戰,這種巷戰最有趣的地方就在於雙方的埋伏與偷襲。

進行巷戰的隊伍水準還算不錯,埋伏、佈置等表現中規中矩,不算出色但也算有點基礎理念。

系統對戰通常是讓團隊練身手以及臨場反應的,另外,系統對戰區給的積分比隨機戰區的積分要多一些,這一點優惠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組隊來這裡賺積分。

跟隨機戰區不同的是,因為其中一方對手是NPC,而另一方則是固定團隊居多,而這種成員固定的團隊,除了新組成的隊伍尚須磨合之外,一般水準再差也差不到哪邊去。

就算組成的成員不是團隊固定成員,這隊伍也是玩家自己找人組隊的,水準比隨機戰區那種隨機調人的情況自然高了不少。

現在螢幕上的這個團隊,雖然不是固定團隊,但光看團隊中的其中一名成員──紫玥,就知道這個團隊的水準相當不錯。

紫玥是一名女性玩家,比起其他遊戲,狙擊手這款遊戲的女性玩家不算多,與男性玩家的比例大約是一比五,而這其中,水準稱得上高手的女性玩家就更少了。

狙擊手遊戲的設定相當寫實,男女生的體能與力量的數值上,自然也有些微的差距,但也因為這樣,遊戲給了女玩家速度上的優勢──在同樣的距離下,女性玩家的奔跑速度會比男玩家快上兩秒。

這一點若是好好運用,絕對會是交手時的一大助益。

然而,不曉得是不是女生天性就不喜歡近身肉搏,大多數的女生還是選擇遠程攻擊,只喜歡遠遠的朝敵人開槍、扔手榴彈。

而這名叫做紫玥的女生,正是一位罕見的近身戰高手。

看著她身法敏捷的偷襲、出手俐落的刺殺敵人,我這個觀眾的情緒也跟著激昂起來。

打從知道紫玥這號人物以後,我便開始留意她的每一次戰鬥,一開始她的出招還帶著些瑕疵、生澀,但經過一段時日,紫玥的身手就有了大幅的進展,現在每次看她作戰,每次都讓我為之驚豔。

高手出手向來不同凡響,而美女高手出擊就更不用說了,除了讓人覺得精彩之外,更讓人感到賞心悅目。

「嘖嘖!紫玥的『抹脖子』絕招真是越來越俐落了。」看著又一個NPC命喪她的匕首之下,我感嘆的道。

用刀割開喉嚨、割斷脖子這種事情其實每個人都會,但要像紫玥這樣,出手之後,死者隔了兩秒才開始噴血的手法,可是相當少見。

套句其他玩家的評語來說,「這已經不能說是平常手段了,這根本是藝術,割喉斷頸的最高境界!」

雖然我對自己的近身戰也很有把握,但,若近身偷襲的人是紫玥,我也無法確定自己能全身而退。

從第一次交手直到現在,我被她偷襲過五十多次,順利逃生反擊的機率不到四成。

不過,反過來說,當她成為我的狙擊目標時,她從我槍口活下來的機率也只有三成多。

衡量起來,我跟紫玥算是半斤八兩,勝敗的關鍵只在於誰先掌握先機,誰先取得了主動優勢。

看著紫玥在螢幕中的一舉一動,我在腦中同步模擬應對之道,盤算著在同樣的場合、同樣的情勢下,我該怎麼應變?怎麼反擊?怎麼出手狙殺……

若有不知情的人聽到我現在的想法,肯定會以為我跟紫玥的感情不好,或者認為我與她是「同性相斥」。

要真是這樣想,那可就冤枉我了,我可是非常欣賞紫玥的呢!

紫玥的行事作風跟我頗為相似,我們都是喜歡獨來獨往的人,沒有參加任何一個固定團隊。

在出團作戰上,我跟她同樣喜歡乾淨俐落的速戰速決,討厭拖拖拉拉的戰術,更不喜歡有人事後嘮叨,找一堆藉口掩飾失敗。

贏就是贏、輸就是輸。

與其在那邊爭面子,不如用那些時間檢討,反省自己的失誤。

俗話說的好,「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因為性格相近的關係,當我跟紫玥交手過幾場、對彼此有了一個基本印象後,一次機緣巧合下,我們成了知交好友。

雖然沒有私底下約出來喝茶聊天、喝咖啡聊是非,但,我們只要見到對方在線上,就一定會跟對方聊上幾句,要是雙方都有空閒,還會一起找人組隊戰鬥。

我們在對戰中向對方下狠手,是因為敬佩對方的實力,視對方為勁敵,只有盡全力應戰,才是對對手的尊重。

換句話來說,我們這可是所謂的「惺惺相惜」、「英雌惜英雌」啊!

然而,雖然我們都心知肚明彼此的想法,但外人可沒我們這種默契,於是乎,我跟紫玥不合的傳言就這麼出現了。

有人說,我嫉妒紫玥比我受歡迎;有人說,我跟紫玥在搶同一個男生;還有人說,我對紫玥出手那麼狠,是因為我追求她,結果被拒絕了……

嗯?最後一句話有問題?

不、不,一點問題也沒有,會有那句話出現的原因是──我在遊戲中刻意隱藏了性別。

前面也提過,遊戲裡陽盛陰衰、男女比率懸殊,似乎也因為這樣,女生在遊戲中也相當炙手可熱。

剛進入「狙擊手」時,我就被一些莫名其妙的怪人追求過,而且至今我還是沒搞清楚對方為什麼會想要我當他的女朋友,為了杜絕這種情況,我將自己打扮的很中性。

配戴能遮去半張臉的護具,襯衫內穿護具遮掩身材,再加上我的行為舉止相當大而化之,一時之間,還真有不少人認為我是男的。

當然,我的聲音並沒有刻意壓低,所以還是有人從聲音中判斷出我的真實性別,只是又因為我的身高不高,再加上身手俐落、出手兇暴……咳!

反正最後玩家們對我的性別猜測分成兩派,一派主張我是女生,一派主張我是男生,而說我是男生的那方,說我可能是還未到變聲期的男生,嗓音自然不像一般男生那麼低沉。

咳咳!話題扯遠了。

總之,在紫玥跟我剛結識的那段期間,每天都有新的八卦流言甚囂塵上,聽得我無奈又好笑。

而對於我的苦悶,紫玥只是笑笑的說:「那些搬弄是非的人,腦袋構造跟我們不是在同一個等級上,妳又何必在意這些低等人?」

厲害啊!罵人不帶髒字指的肯定是紫玥這樣的高手,要換成是我,我絕對是直接一個「靠」字丟過去,順帶「呸」對方兩聲,賞幾個巴掌。

正當我閃著星星眼、滿臉崇拜的看著她時,紫玥又說了。

「當然,要是對方真的太過分,那我們也不用客氣,畢竟……狙擊手這個遊戲,就是讓人發洩壓力用的,不是嗎?」

說出這話時,紫玥笑得甜美又陰寒,我彷彿看到一隻惡魔尾巴在她身後甩動。

後來,也不知道紫玥用了什麼辦法,總之,那些討厭鬼消失了。

順帶一提,紫玥是少數幾個見過我面罩下的「真面目」,知道我確實性別的人。




※ ※ ※ ※


新年期間,會陸續貼出小說試閱呦!

敬請期待~~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