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很快就找到了瀑布,怪異的,當我們接近瀑布時,四周的溫度驟降,刺骨的寒風讓我們縮緊身子,這裡跟其他地方的溫度比起來,至少低了三、四十度,我彷彿有種回到蒼熊國的感覺,當然,蒼熊國還是比這裡冷上許多啦!

 

瀑布邊,我們看到一個怪異的景象,數十個人聚集在瀑布下,似乎正在商討著事情。

 

「怎麼了?」我們走向人群問道。

 

「是你們啊。」見到我們出現,眾人無精打采的對我們打招呼。

 

「這裡發生什麼事?」夜伢再次追問道。

 

「你們也是為了水晶蘭過來的吧?」人群中走出一個皮膚黝黑,身材高大的男生,他手上還拿著兩隻大榔頭。

 

耶?好眼熟的武器!看著那東西,我隨後想起,眼前這個人是我在榮譽塔的第一個對手,魯凱˙魯魯尼,我還記得他擅長的招式是「大榔頭必殺連擊!」

 

「水晶蘭根本沒有人能拿的到。」魯凱˙魯魯尼氣憤的說道。

 

「為什麼?」季斯卡不解的追問。

 

「那瀑布只有女生才能接近,男生跟本沒辦法過去。」說著,他像是要示範給我們看一樣,走向水邊,當他靠近時,瀑布跟著發出亮光,一個隔離屏障跟著出現。

 

「為什麼會這樣?」多特訝異的問。

 

「不知道。」眾人紛紛搖頭。

 

夜伢在湖邊來回走了幾圈,觀察著瀑布的狀況,跟著,他對我們說出他的臆測:「水晶蘭是生長在極陰、極寒地方的植物,我曾在書上看過,要是一個地方聚集了龐大的陰氣,那這地方就會對陽氣產生排拒反應,在陰陽的分類上,男屬陽,女屬陰,也許,這裡是因為這樣才會對男生產生排斥。」

 

「這下子,那些喝下毒藥的人恐怕沒辦法醒來了。」另個同學擔憂的說著。

 

「為什麼這麼說?」歐羅不解的看著眾人:「派女生去拿水晶蘭不就好了。」

 

「你抬頭看看。」魯魯尼指著天空說道。

 

我們順著他的手望向天空,空中盤旋著幾隻樣子怪異的禿鷹,似乎是在監視著我們。

 

「水晶蘭生長在瀑布頂端,需要沿著瀑布攀到上頭去摘取,但是,只要有人攀到瀑布上端,禿鷹群便會立刻發動攻擊。」魯魯尼說出他們之前試驗的結果:「本來我們有打算讓女生去摘,我們男生在這裡防禦禿鷹的攻擊,可是,我們發出的魔法全被瀑布的屏障擋下。」

 

另個人跟著難過的接口說道:「之前攀上瀑布的女生,因為被禿鷹攻擊摔下瀑布,現在全躺在醫療所治療。」

 

「會被擋下,是因為用的是光系魔法。」季斯卡用著肯定的語調說著。

 

就像男女對照陰陽的分別一樣,在魔法上,光系屬陽、闇系屬陰,在這邊當然無法使用光系魔法,雖然學校也有教導闇系魔法,但是,因為闇系魔法必須架構在穩定的光系基礎上,所以,校方會先考驗學生的光系魔法,等學生通過測驗後再提供教學,在校方跟老師嚴苛的條件下,能學到闇系魔法的學生有限。

 

「那該怎麼辦?我們這裡沒有人會使用闇系魔法……」

 

「能怎麼辦?現在只能等競賽結束,讓老師去救他們。」

 

「不行!」聽到這裡,我堅決而又生氣的叫著:「那些同伴是因為信任我們所以才喝下毒藥,怎麼可以這樣隨便放棄!」

 

「請問妳是?」見到我,他們全像見到個陌生人一樣。無奈的,我只好再次自我介紹。

 

「為什麼,吃了火硝會變成女生?」有人困惑的發問。

 

「呃……我也不知道……」我尷尬的笑笑。

 

「不、不會吧……」魯魯尼的聲音從旁傳來。

 

本來以為,當魯魯尼知道我就是迪亞時,他會瘋狂大笑,順帶挖苦、諷刺我變成女生的模樣,沒想到他只是訝異的瞪大眼,喃喃唸著:「難道……老爸說的是真的?」

 

「你說什麼?」我百感不解的看著他。

 

「沒、沒事。」魯魯尼退了幾步,他的臉上充斥著害羞、尷尬、挫敗、佩服……種種複雜的情緒。

 

怪傢伙,算了,還是先解決現在的問題要緊!我抬頭望著瀑布跟禿鷹苦思著。

 

雖然我能上去,可是我沒辦法一邊攀爬瀑布一邊對付禿鷹啊!四大精靈同樣屬於光系,也沒辦法召喚他們幫我,咦?等等,還有魔王鲸啊!他用的魔法是闇系!

 

「我跟魔王鲸上去摘!」我自告奮勇的說道,順帶對魔王鲸招招手,鯨魚跟著飛到我頭上趴著。「等一下就拜託你幫我擋禿鷹囉!」

 

「嗯。」

 

呃?見魔王鲸回的乾脆,我反而呆了一下,他平常可沒這麼好說話,難道,魔王鲸在之前調味料的關卡,吃到不該吃的?

 

「魔王鲸,你還好吧?是不是吃錯東西?你剛剛是不是吃到有加藥的烤肉?」我緊張的抓著他問道。

 

魔王鲸奮力的掙脫我的手,暴怒的瞪著我:「本王難得想幫忙,你說這什麼話!」說話中,鯨魚頭上的氣孔跟著冒出大量蒸汽。

 

我無辜的嘟著嘴、用著可憐楚楚、溫柔體貼的表情看著鯨魚:「我、我以為你食物中毒了咩!」

 

「鯨魚!迪亞是在關心你耶!」魯魯尼突然衝上前,瞪著鯨魚大罵:「你幹麻罵他,還將他惹哭!」

 

「就是啊!別以為你是麗莎公主的寵物就可以這麼囂張!」其他男生群起憤慨的大聲附和。

 

「迪亞,你不用怕!我們一定挺你!」

 

呃?怕?現在是怎麼回事?怎麼看都該知道我在跟鯨魚開玩笑吧?他們為什麼會這麼生氣?我大感不解的看著眼前的男同學。

 

「哼!」鯨魚躍升到高空,朝著瀑布方向飛去,臨走時,他冷冷的對我丟下一句:「紅顏禍水。」

 

哇哩咧!竟敢罵我禍水!死鯨魚,你就不要讓我抓到!正當我準備向瀑布跑去時,幾個男生衝到我面前攔住我。

 

「不行,你不可以去!」

 

「我們再想想別的辦法吧!」

 

啊哩?剛剛明明急著要救人,怎麼現在反過來攔我?我困惑的看著他們:「為什麼不行?」

 

「因為太危險了。」

 

啊?危險?不過是攀個瀑布、對付幾隻禿鷹,跟我之前遇到的狀況相比,這根本算是小事一件:「放心,我有把握能拿到水晶蘭。」

 

「要是你受傷了怎麼辦?」另個人說出一個很奇怪的理由。

 

呃?受傷就受傷啊!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又不是沒傷過,之前還被蒼主用冰柱刺成烤肉串呢!無奈的,我只好再次跟他們強調:「我『絕對』能成功,相信我。」

 

「不!我們不能再讓女生去冒險……」

 

原來如此……聽著這理由,我終於懂他們的意思了,不過是換了個外表,就將我的能力全部歸零嗎?

 

「因為我『現在』是個女生,所以你們連帶貶低我的能力?」我收起笑容,冷冷的掃視他們一圈,在反對的人群中,有不少人還是我的手下敗將!這種男女有別的歧視,還真是傷人!

 

「呃……」幾個男生尷尬的低下頭。

 

我深吸了口氣,用著更大的音量質問:「要是照你們這種想法推論,改天要是我變成烤雞,你們是不是準備將我吃了?」

 

「不、不是這意思……」

 

「別氣了。」夜伢拍拍我的肩頭安慰我。

 

這怎能叫我不生氣?要是當初我不是用男生的身份進這學校,會不會連榮譽塔的決鬥都沒我的份?滿肚子的怒火哽在胸口,正當我抬起頭,想對夜伢埋怨發洩時,我看到一雙溫柔而又充滿信任的眼睛。

 

「快去快回,我等你。」夜伢對我笑了笑,那是一個理解、貼心的笑,我的怒氣被沖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參雜著委屈的感動。

 

紅著眼眶,我生氣的對其他人說道:「要是我拿回解藥,你們全給我用單腳跳到毒藥關卡去!」

 

說完話,我丟下錯愕的眾人,走到瀑布旁的山壁邊,藉著腳上靴子的飛躍能力,輕盈的踩著山壁上突起的岩石往上跳去。

 

 

 

「好、好厲害的身手!」待在底下的眾人,看著迪亞迅速往上攀越的動作,臉上全出現崇拜神色,不過每個人的崇拜裡頭,似乎還多了一點什麼……

 

夜伢瞪著那群眼裡冒愛心、嘴邊流口水的色狼們,竟然一個個往山壁靠去,用著幾乎折斷頭的角度,拼命往上偷窺。

 

這群該死的傢伙!夜伢用著冒火的眼神瞪著他們,從那些人抬頭的角度看,看不出他們是在欣賞迪亞的身手,反倒像是在等迪亞曝光!

 

早知道就叫老婆穿長褲!你們這群痞子,全給我趴下吧!夜伢才剛想暴走海扁他們,一旁的季斯卡卻拎著他的衣領往後幾步,臉上還帶著詭異的竊笑。

 

「季斯卡,你──」夜伢還沒質問出口,眼前閃過數道閃光。

 

「轟隆!轟隆!」待在上頭的魔王鯨,發出十多道雷電,直接命中在底下偷窺的男生。

 

魔王鲸!幹的好!夜伢冷冷的瞪著呈現半焦黑狀態的眾人,順帶發出求救信號,找來負責治療的老師將他們拖走。

 

 

「唷?這麼好心?居然還幫他們找老師治療。」季斯卡頗帶意外的問著夜伢。

 

夜伢的臉上突然出現邪惡的詭笑:「你知道剛剛來的是哪個老師嗎?」

 

「他是你們學校的老師,我怎麼會知道。」季斯卡記得那老師胸前帶著帝華納科的徽章。

 

「你太狠了。」歐羅無奈的看著夜伢,他沒想到夜伢竟然找來這位老師。

 

「狠?」多特不解的反問,怎麼看,夜伢剛剛的舉動,都該形容成「好心」吧!怎麼會跟狠字搭上邊呢?

 

歐羅見到這兩個外校學生完全在狀況外,順帶開口為他們解釋:「剛剛那個老師,是我們學校最粗暴的治療師,之前一個同學只是扭傷腳,被他治療後,連帶斷了兩根肋骨。」

 

「呃……」季斯卡跟多特愣愣的看著夜伢,他們沒料到,像他這樣的優秀份子,老師們眼中的好學生,發起狠來竟是如此……殘忍。

 

「其他同學最好離山壁遠一點。」夜伢望著剛剛僥倖逃過一劫的同學們,半帶威脅的道:「我不希望『再度』麻煩老師過來救人。」

 

「是、是……」眾人連忙退了幾步,一來是因為不想被那老師抓去折磨,二來是因為……夜伢說這話的表情實在太恐怖了!簡直就像隨時會奪人性命的死神一樣!

 

「啊!」一旁專心觀看的巧音突然尖叫出聲,眾人連忙抬頭望著迪亞的狀況。

 

此時的迪亞已經攀到瀑布中段,因為分心抵抗禿鷹,他不小心踩空,整個人滑落了幾公呎,幸好他即時抓住岩石,止住下滑的動作,魔王鲸飛在半空擋在禿鷹與迪亞中間,用氣泡跟雷電攻擊衝向迪亞的禿鷹,粉紅兔則是直接跳到禿鷹身上,對著禿鷹的頸部一掌將牠擊暈,在禿鷹往下墜的同時,兔子迅速跳到另一隻禿鷹身上,進行同樣的攻擊,似乎,在空中戰鬥一點也難不倒他。

 

著兔子跟魔王鯨的戰鬥,迪亞不知道是不是累暈頭了,竟然口不擇言的埋怨著:「真是的!其實我根本可以不用上來,叫你們兩個來摘花就可以了嘛,我幹嘛這麼辛苦啊!」

 

說出這話時,迪亞完全忘了只有女生才能攀這瀑布,他只是為自己的辛苦感到百般懊惱,這路上,他看來攀的輕鬆,其實,迪亞的心裡可是承受著莫大的壓力,只要一想到,他要是失敗了沒有拿到解藥,那麼,那些人會怎麼看待他?會怎麼嘲笑他剛剛的自負?再想到,男生藐視女生能力的輕蔑表情,一股悶氣不由得凝聚在胸口。

 

聽到迪亞說出這話,狂驚愕的忘了動作,禿鷹跟著一甩身,將狂給甩了下去,從禿鷹上倒栽落下的狂,邊掉落邊生氣的對迪亞咆嘯:『女人,你給我快一點爬!』

 

魔王鯨迅速俯衝而下,接住了摔落的狂,附和的對迪亞吼道:「你說這是什麼蠢話!水晶蘭只有女人才能摘!還不勤奮點!」

 

話完,魔王鯨免費送迪亞一顆水球,算是讓他清醒點。

 

「唉喲!」迪亞被水球這麼一砸,頭髮跟衣服跟著溼了大半,他用力的甩甩頭,順帶將剛剛喪氣、煩躁的想法甩去。

 

「知道了啦!我不過說說而已,幹嘛這麼激動啊?」迪亞帶點無奈的嘟著嘴,說完話,他像是發洩般,用力蹬了下腳下石,整個人順勢飛起,處於騰空狀態的他,又緊跟著踩了衝過來攻擊的禿鷹一腳,繼續往上攀升,像是將禿鷹群當成階梯般,一隻隻踩著、跳著,最後,迪亞終於躍上瀑布頂端。

 

「迪亞同學真是好帥喔……」幾個女生看著迪亞的舉動,不由自主的發出讚嘆聲。

 

「真是太了不起了。」男生們跟著讚賞佩服的說道。

 

面對困難時,這世上能有幾人成功的將危機化成轉機、阻力轉成助力?又有幾人,能像迪亞這樣,有著踩著禿鷹往上攀爬的膽識?這種事情想的簡單,真的要作,還需要有過人的勇氣!若是一個不小心,沒踩好,那他可就會直接摔下瀑布,跌成重傷。

 

拿到水晶蘭的迪亞,用著比攀上瀑布更快一倍的速度回到眾人面前,他笑嘻嘻的揚著手中裝滿水晶蘭的袋子,表示他已經成功達成任務。

 

「辛苦了。」巧音拿著手帕走向他,輕輕的為迪亞擦去他臉上、髮上的水滴。

 

迪亞乖乖的站著,任由巧音為他服務,兩人這種親近的舉動,讓週遭開始傳出竊竊私語的聲音。

 

聽著耳邊嗡嗡作響的談話聲,迪亞困惑的抬眼望向他們,眾人私語的議論聲跟著停下。

 

看著身邊的人,迪亞帶點困惑的問道:「怎麼好像少了一些人?他們上哪去了?」

 

剛剛這裡的人至少有幾十個,現在卻變成十幾個,這狀況讓迪亞感到奇怪。

 

「他們剛剛遭到天譴,離開了。」歐羅回了一句,讓迪亞摸不著頭緒的話。

 

「天譴?」迪亞完全聽不懂這話中的涵義,他剛剛只顧著攀岩,根本沒注意到底下的狀況。

 

「別聊了,我們快去救人吧。」季斯卡悶笑著走上前,順便擋去迪亞的追問。

 

「等等!」迪亞還沒有動身的打算,他轉向眾人笑了笑:「剛剛我說過,只要我拿下解藥,你們就必須單腳跳到毒藥關卡!」

 

「這……不、不要吧……」眾人面色如土的慘叫,這裡距離那關卡可是有兩公里遠呢!

 

「原諒他們吧。」夜伢為眾人求情著,他順手為迪亞整理了下凌亂的頭髮,微笑的讚許道:「這解藥,你拿的很漂亮。」

 

夜伢的這話讓迪亞的眼眶跟著紅了,心中的委屈、採藥時的壓力一並鬆下,不自覺的,迪亞紅了眼框,晶瑩的淚水順著滑落。

 

夜伢順勢接下那眼淚,一把攬過迪亞,為他擋去其他人震驚的目光,順帶用眼神示意,要季斯卡先遣散人群。

 

「喂!都已經不罰你們了,還不快走!」季斯卡像是趕鴨子般,驅散因為迪亞落淚而議論紛紛的眾人。

 

等到眾人離開後,夜伢輕拍迪亞的肩:「辛苦了,好好發洩一下吧!」

 

迪亞這時,也沒再多加顧慮面子問題,撲倒在夜伢懷中,大哭特哭起來。

 

夜伢當然知道迪亞的心情,知道她心中的鬱悶與壓力,要不,依照迪亞這般好勝的個性,怎麼有可能容許自己在眾人面前落淚?

 

難得的是,迪亞在跟自己相處時,願意表現出最真實的部分,他願意在他面前落淚,願意在自己面前示弱,這對夜伢來說,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情。

 

迪亞曾經跟他說,要他將事情分擔出來,其實,夜伢對迪亞的想法也是這樣,也許迪亞自己沒察覺,又或許這是他自小養成的態度,夜伢很久以前就發覺,迪亞在某方面跟自己很像,一樣的不服輸、一樣的好勝,但,迪亞的個性較為懶散,也因為這點,迪亞養成不與人爭、喜好和平的個性,在某些時候,他甚至會好心的委屈自己,為的就是免去爭吵,這造就了迪亞多面的性格,跟別人相處時,他總是變換自己、配合別人,將真實的自己給隱藏住。

 

日子久了,長期壓抑的脾氣、個性,在他心中產生了點扭曲,有時也會因為壓抑不住而爆發出來。

 

夜伢察覺到,當對手傷害了迪亞所在乎的事物時,就是迪亞個性轉變的時候,那時的他,會用著近乎殘虐、冷血、甚至惡意的態度對待對手,仿如要將對方逼入死境般。

 

這樣的迪亞,實在令人擔心啊!夜伢真想告訴迪亞,他願意當他的支柱,願意讓他倚靠,只要迪亞願意,他甚至連命都可以交給他,只是,他該怎麼開口?

 

目前,夜伢知道迪亞對自己是信任的,只是,這份信任佔了多重的地位?能否承受的住他對迪亞的關心、他的情意?

 

夜伢連帶想到愛情精靈坐騎,所說的那句「打破」。

 

的確,他少了打破目前關係的勇氣,因為他害怕,他怕將事情說出後,結局是否會如同自己希望的完美,又或者,話出口後,是自己無法接受的……不,他不想失去迪亞,至少,目前的他,還沒有建設好失去迪亞的心理準備,在他有勇氣付諸行動前,他會一直這樣寸步不離的守著迪亞。

 

迪亞,我在你心中,究竟佔著什麼位置?沉思中,夜伢不自覺的嘆了口氣。

 

「怎麼了?你幹嘛嘆氣?」這時的迪亞已經擦乾了淚,臉上恢復原先的笑容:「我沒事了。」

 

「嗯。」縱使夜伢心中有很多話想說,在面對迪亞那笑臉時,他全又吞了回來,只簡單的說了句。「走吧。」

 

 

我們快速回到毒藥關卡,調出解藥救醒眾人,連帶拿下過關徽章,清醒後的他們,開始跟自己隊上的同伴聊了起來,而我們幾個則是累癱在一旁,坐在地上休息,順帶跟吃下毒藥的幾個人,聊著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當然,還包括我變成女生的經過,談話中,越來越大的騷動聲傳進我們耳中……

 

「真的嗎?看不出她是這樣的人……」

 

「唉喲!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也是到現在才知道她那麼壞!」

 

「迪亞同學真是好可憐……」

 

「季斯卡也是啊!他一定是被她給騙了!」

 

那些人邊說,還邊往我們這邊指指點點,其中,跟夜伢他們同隊的三個女生,還用著憤恨的表情瞪著。

 

「迪亞,那些人在說什麼?」麗莎好奇的問著我。

 

「我也不知道。」明明主角是我,可是我卻完全在狀況外。「季斯卡,你知道那些人在說什麼嗎?」我問著話題中的另一個主角。

 

「不知道。」季斯卡也是一臉茫然。

 

「我去問問!」好奇心重的麗莎,立刻往那群人跑了過去。

 

在跟那群人嘀嘀咕咕一會之後,麗莎帶著極度驚愕的表情衝了回來。

 

「你、你會不會太慘了?」這問句問的怪,也問的我一頭霧水。

 

「慘什麼?」我困惑的反問,麗莎究竟是聽到什麼,為什麼表情這麼激動?

 

「他們說,你被巧音甩了。」麗莎這話一說完,我們幾個人全愣住了,原本正在喝茶的夜伢連帶噴出一口茶。

 

天啊!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為什麼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沒想到,我才睡了一覺,你們三個之間就發生這麼多恩怨情仇!」麗莎用著極度誇張的語調說道,臉上更是一副「我竟然錯過這場好戲」的惋惜。

 

「仇妳個頭!快將所有事情給我說清楚!」我激動的叫著。

 

「他們說,你喜歡巧音,所以一路上對她噓寒問暖,可是巧音喜歡季斯卡,為了得到季斯卡的心,她利用你當旗子,湊合他們兩個在一起……」

 

反了吧?明明是我湊合他們兩個的!我頭痛的嘆口氣。

 

「……當你看到巧音跟季斯卡親暱的樣子,心靈上受到極大的壓力與打擊,可是,為了顧全任務,你拼命的忍耐,在精神恍惚與自暴自棄之下,你喝到一個怪藥變成女生,失戀再加上變身的雙重打擊,讓你最後忍受不了這種折磨,採解藥的時候,你……哭了!」麗莎說到最後兩字時,音量明顯提高,臉上也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呃……哭是事實,不過,哭的原因,可就扭曲太多了!我無奈又尷尬的笑笑,轉頭望向巧音,她用著跟我同樣的表情回我。

 

本來想要跟那些人抗議,告訴他們那些謠言離事實太遙遠了,可是,我該怎麼說?我的腦中開始模擬對話情況。

 

「大家誤會了,我並沒有喜歡巧音,我跟她只是朋友。」

 

同學甲:「怎麼可能沒有,你對她那麼好!」

 

同學乙:「迪亞同學,我知道你一定是不忍心巧音被責罵,所以強裝堅強,你別再幫她說話了,她都這樣對你,你為什麼要對她那麼好……」

 

唉……順著這劇情往下發展,那巧音就會被批判的更嚴重了吧?我打消為巧音辯解這主意,想著其他點子。

 

或者,我乾脆公開我的真實身分?在賭注結束時,我的確想過恢復女生身分回學校唸書,可是,一想到要跟全校的同學解釋這整件事,我就覺得麻煩又頭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畢了業,大家鳥獸散,我不一樣可以恢復身分嗎?

 

還是別公開吧!這場兩校競賽結束後,謠言就該會中止了,我何必給自己找麻煩?秉持著「懶人宗旨」,我壓下了終結謠言的念頭。

 

 

沒想到,我低估了謠言的擴散與誇張能力,當我們全部的人都聚集在海灘邊,等著結束競賽、宣佈勝負時,附近的吵雜聲音越來越大,傳進耳中的,當然都是些數落巧音不是的流言,甚至,那謠言還將她打造成狐狸精,一個腳踏兩條船的壞女人。

 

這群人想像力會不會太豐富了?人家總說,好奇心會逼死一隻貓,我看啊,謠言也是會逼死一個人的!

 

我望著巧音越來越難看、越來越委屈的表情,心中連帶升起對她的種種歉意,似乎從跟她一見面開始,我對她就只是欺騙、傷害。

 

初見面時,我為了自保,騙巧音我是個愛情精靈,在我跟她重逢的時候,先是我的態度造成季斯卡誤解,害季斯卡因為忌妒傷害了她,好不容易兩人和好了,現在卻又因為我的關係,引發這些謠言……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沉重的嘆口氣,該怎麼樣,我才能解除這場謠言?

 

想著,之前公開身分的想法又在腦中浮現,因為懶得解釋,所以我保持著現在這模樣,可是依照目前的狀況看來,我再不出面說明,可能會害了巧音啊!

 

當我仍陷入沉思時,一旁傳來啜泣聲,轉頭一看,聲音的主人正是巧音,似乎,她再也忍受不了大家對她的指指點點,先前的壓抑在此時崩潰了。

 

季斯卡見她這模樣,將她擁入懷中,瞪著眾人吼道:「全給我閉嘴!無憑無據的話別亂說!」

 

「我們哪有亂說!」一個同學撞著膽子對季斯卡叫了回來:「迪亞同學真的變成女生了啊!」

 

「對啊!而且我們真的有看到他哭!」

 

語畢,眾人的目光全向我集中。

 

「對不起。」我先輕聲的對巧音道歉。這句「對不起」包含了我太多太多的歉意,太多太多的愧疚。

 

「不……」巧音搖搖頭,泣不成聲的回道:「這跟你沒關係……」

 

跟我無關?怎麼會無關呢?我苦笑了下,若不是我,怎麼會有這場謠言?

 

「這整件事情是場誤會。」我加大聲量,對著眾人說道。

 

同學聽我這麼說,張口要抗議、辯解,我連忙揮揮手,示意他們安靜。

 

「我要跟大家坦白一件事,我……」話說到這,我停頓住了了。說實話,要在眾人面前坦白,還真是有點壓力,可是,不能不說啊……

 

深吸了口氣,試圖將我所有的勇氣凝聚。「我是個女生。」

 

這話一出,眾人立刻用著懷疑、困惑、驚愕……等等表情看著我。

 

「騙人的吧!你是為了要幫她──」

 

「迪亞說的是真的。」夜伢用著篤定的語氣帶我回答。

 

希杰更是幫腔的叫著:「迪亞哥哥的事情,我們宿舍的人都知道。」

 

全部的人又將目光轉移至宿舍的其他人身上,歐羅他們全都肯定的點頭。

 

似乎是受大極大的驚嚇,現場異常的安靜、沉悶,眾人表情呆滯,不知他們現在的心情是生氣、是驚愕、還是……

 

話都說了,現在就等判決吧!希望,他們不會氣的衝上前扁我。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