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羅被伊洛拖著,腳步略微踉蹌,半跌半跑的跟在伊洛身後,久沒吸血的歐羅,被伊洛這麼快速拖著走,馬上頭昏眼花起來。

 

「等、等等……」歐羅用著半虛弱的語氣對伊洛叫道,要是再跑下去,他可能就直接暈倒了吧。

 

伊洛不耐的瞪他一眼,迅速轉身,歐羅來不及停下腳,直接撞到伊洛懷中。

 

「痛……」這一撞,頓時讓歐羅眼冒金星,埋怨聲還沒出口,伊洛突然出手環住他的腰,動作迅速的將歐羅扛上肩,跟著,伊洛用更快的速度往歐羅房間走去。

 

到了房間,伊洛將歐羅扔到床上,自己則是怒氣騰騰的在床邊來回踱步。

 

「你是怎麼回事?」伊洛邊繞圈邊質問著他:「難道說,我以前教的事情,你全給忘了?」

 

「沒……」歐羅才想起身反駁,伊洛迅速出聲制止他的動作。

 

「給我躺下!」他不滿的瞪著歐羅,跟著是一連串的指責:「沒忘?你說你沒忘?好,那我問你,教課的第一天,我首先教了你什麼?」

 

歐羅緩緩閉上眼,像是默背似的說道:「殺手是買命不是賣命,要是遇到危險,就算犧牲同伴也要保住自己性命。」

 

「既然都清楚,你現在在做什麼?」伊洛走累了,從旁拉了張椅子面對著歐羅坐下。「為什麼你的身體會虛弱成這樣?難道你找不到人可以吸血?就算找不到,你身邊不是有很多個『備用糧食』?為什麼不將迪亞他們抓來補充?」

 

聽到伊洛將迪亞他們形容成備用的補充品,歐羅眉頭微蹙:「他們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朋友?」伊洛聽到歐羅這麼回,臉色更沉了。「我曾經跟你說過的任務規則是什麼?」

 

聽伊洛這麼追問,歐羅輕嘆了口氣:「要是任務需要,朋友、夥伴都可以拿來犧牲,如果錢已經到手,就連雇主也可以送他赴黃泉。」

 

「既然你記得一清二楚,那你應該知道,所謂的朋友,只不過是一個具有價值的利用品。」伊洛臉上已經沒了笑,說出的話更是寒的驚人。

 

「可是,你也說過要注重朋友、重視友誼。」歐羅像是想反駁伊洛的道。

 

「那是在一般情況下。」伊洛沒打算辯解自己曾經說過的話:「要是遇到危險,保命才是第一要務!」

 

「……」歐羅沉默了,他知道,他是不可能改變伊洛的想法的。

 

望著床上的歐羅,伊洛同樣保持著沉默,臉上出現沉思的模樣,隨後,他緩緩站起身:「看來,你的那群朋友對你造成了阻礙。」

 

見到伊洛起身,又聽到他說出這話,歐羅緊張的睜開眼睛追問:「你想做什麼?我的事情跟迪亞他們沒關係!」

 

「沒有嗎?你不吸血的理由,不正是為了他們?」伊洛直盯著歐羅反問,他眼神銳利的像是可以刺穿人一樣:「你在害怕,怕你有天會不小心傷害到朋友,所以你克制自己,想要試著除掉對血的慾望,你是日行者,對於血液的需要沒有純正吸血鬼的強烈,所以你認為你可以辦到,你可以訓練自己,讓自己不再需要血液,對吧?」

 

「……」被伊洛準確說中心事,歐羅又沉默了。

 

「雖然你口口聲聲說,這不關他們的事,可是,你是因為跟他們相處,受了他們的影響,才造成對自身身分的排斥,思考模式也跟著扭曲,甚至,還做出錯誤的判斷,我絕不允許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伊洛咄咄逼人的說道。

 

思考模式扭曲?歐羅聽這話突然覺得好笑,什麼叫做扭曲?難道,要他像以往一樣,殺人無感、視人於無物,這樣才算是正確的?

 

「不,不對。」歐羅苦笑著搖頭。以前的自己就像個殺人機器,不會愛人、也不懂被愛,他不知道自己活著是為了什麼,日復一日,重複著枯燥無味的生活,好不容易,他現在終於懂一點感覺,他從這群朋友中學會「珍惜」、「守護」,他……不想失去……

 

「看來,他們還讓你變懦弱了。」看著歐羅,伊洛明顯察覺出他的轉變,歐羅變的有心,但,這也是他最不需要的。

 

伊洛的眼中透出強烈的殺氣,用著堅決的語氣說出他心裡的打算:「他們,留不得。」

 

「不!」歐羅為伊洛這番話感到愕然,他知道伊洛下一步的行動,慌亂擔憂中,他出手拉住伊洛:「不可以!你不可以殺他們!」

 

「我決定的事,絕不改變。」伊洛回過頭,給了歐羅一個冷笑:「除非,你現在將我殺了。」

 

別說歐羅現在身體虛弱,沒辦法跟伊洛打,就算是歐羅在狀況佳的時候,他也贏不過伊洛啊!

 

「求求你,不要傷害他們……」歐羅用帶著乞求的口吻說道,他心裡更是暗暗期盼,伊洛能心軟的放過夜伢他們。

 

可惜,要是這是些無關緊要的事,平日的伊洛肯定會對他笑笑,用著輕鬆、和藹的口氣允諾,不過,一但牽扯到家族、牽扯到歐羅的未來……伊洛可就規則大於一切,變成一個鐵血無情的人。

 

「真糟糕……」看著歐羅軟弱的模樣,伊洛心裡更不悅了,沒想到,他一手栽培出的人,竟會為了無關緊要的人求他?竟會在他面前示弱?

 

「他們的存在,對你是個阻礙。」伊洛更加重了決心,他絕對要除掉對歐羅造成阻礙的他們。

 

「不……」歐羅才想起身阻止伊洛,房門卻「碰」的一聲被打開了,迪亞他們站在門口,從他們嚴肅的表情看來,他們已經聽見整件事情了。

 

他們……都聽到了……歐羅心頭一驚,臉色更加慘白,一陣暈眩襲來,他難過的倒回床上。

 

「笨蛋!」見到他這模樣,迪亞率先氣沖沖的趕到床邊,抓起刀,往自己手腕割了一刀,再扶起歐羅將傷口貼到他唇上。

 

「喝!」迪亞用著少有的命令式語氣說道。

 

「我……」歐羅掙扎的想要推開,迪亞卻用著更大的力氣,硬將手腕往他唇邊送。

 

「為了你,我今天割了自己兩刀,要是你再不喝,我等一下就扁你!」迪亞用著威脅的語氣說道。

 

這,怎麼會有人這樣威脅人的呢?歐羅真不知該笑還是該感到感動。

 

應該都有吧……歐羅原本空虛、擔憂的心情,此刻被一種暖暖的感覺填滿了,這是他從未有的感覺。

 

依著迪亞,歐羅感激的、小心翼翼的吻上那傷口,怕讓迪亞感到疼痛,他的動作更是輕的不像話。

 

「歐羅,別吸乾,留點給我。」三藏突然出聲對他叫著:「剛剛有不少人要跟我買迪亞的血呢!」

 

三藏這話一出,立刻引來眾人的白眼,迪亞更是帶著嚴重聲明的叫道。

 

「我的血,只提供給歐羅一人!」

 

只給我?聽著這窩心的話,歐羅停止吸血的動作,離開那甜美誘人的血,快速的為迪亞治癒好傷口。

 

「吃飽了?」見歐羅沒吸幾口血就停下,迪亞不放心的追問。

 

看著迪亞關心的眼神,歐羅終於了解,為什麼麗莎會跟她成為好友,為什麼夜伢會愛上她,為什麼自從迪亞出現,他們幾個人就不自覺向她靠近……

 

就歐羅對麗莎的了解,麗莎其實沒有像外表的單純,也許是王室身分的關係,對於外人,麗莎總是多了份堤防與戒心,而迪亞的無慾無求,讓向來提防外人的麗莎鬆下了心房,因為兩人的友誼沒有利益的算計,所以麗莎跟她成為知交。

 

拘束嚴謹、謀定而後動的夜伢,遇上了活潑好動、不按牌理出牌的迪亞,自然是一分驚艷,雖然之前曾聽聞夜伢小時候對迪亞一見鍾情之事,可是,難道光靠小時候的傾心,就能讓長大後的夜伢依舊對她神魂顛倒?不,要是這麼想,那未免將夜伢想的太膚淺。

 

小時候的事情只是個引子,真要說,夜伢之所以愛上迪亞,還是該歸於日後的相處吧!

 

單純的、鬼靈精的、懶散的、衝勁十足的……種種迪亞的風貌,才是吸引住夜伢的真正原因。

 

至於,讓三藏、希杰、果力多還有歐羅他自己靠向迪亞的原因,則是因為迪亞帶給他們的溫暖、貼心、還有……突破的勇氣。

 

他們幾個雖然背景不同、個性不同,但,心裡卻有著相同陰暗的角落,這點相似,讓他們幾個聚在一起。那是外人無從了解,一個陽光照不到的地方,被層層黑暗包圍,讓人迷失、困惑,充滿無力感卻又無從逃脫。

 

這樣的他們卻在跟迪亞相處後,重新找回那一丁點的溫暖,找回失去的勇氣、找回追逐自我的力量。

 

突然,歐羅感到有些疲憊,疲憊中帶著滿足、感動與安心,就像是飄流許久的靈魂,終於找到得以倚靠的力量。

 

歐羅緩緩的抱住迪亞,將頭枕在她肩上,輕聲的說道:「謝謝。」

 

也許,迪亞永遠無法意會自己這聲「謝謝」所隱藏的涵義,但,不知道又如何?歐羅只是想向她表達出自己的感謝。

 

「歐羅,你是將我當成食物還是朋友?」迪亞突然出聲問道。

 

「當然是朋友!」這話問的突然,歐羅不假思索的迅速回道。但他隨後又像是懺悔的低下頭:「可是,我沒有辦法克制我對於血的渴望,我很怕有一天,我會傷了你們……」

 

「那又如何?」夜伢沉著臉反問道:「你就是因為害怕,所以逼自己不去吸血?」

 

「……」歐羅低下頭,完全不知該如何解釋、說明。

 

夜伢沉重的嘆了口氣:「血液是維持你生存的要素,這點我們早在認識你的時候就知道,也因為不在意這件事,所以我們才能成為朋友,可是現在你卻因為自己的身分,將自己逼入絕境,你這麼做,不覺得本末倒置了嗎?」

 

「我、我……」歐羅將臉埋在手掌中,無奈又脆弱的低聲吼道:「我不想失去你們!」

 

「你永遠不會失去。」迪亞拍拍歐羅的背,安撫的道:「說實話,你能為我們克制吸你對於血的慾望,我們就很高興了,這證明你很重視我們,這樣,就夠了!」

 

希杰跑到床邊伸手環住歐羅,像是發誓般的對他說:「我們是永生永世的朋友!」

 

正當迪亞想要開口感嘆這氣氛的幸福美好,卻瞧見果力多一臉嚴肅的站在伊洛前面,目光冷峻的跟他對峙著。

 

正當眾人不解果力多的舉動,想要發問時,果力多用著爆怒的語氣質問道:「一定要這樣嗎?為什麼一定要除掉對方?為什麼一定要這麼執著!」

 

這話聽來像再質問伊洛,可是,細聽話中的意思,卻又覺得,果力多生氣的對象似乎不是伊洛。

 

伊洛也察覺到這一點,他對果力多笑著回道。「這點,你該去問那人吧?」

 

果力多愣了下,勉強壓下心裡突然被引爆的怒氣,不發一語的轉身離去。

 

「果力多他怎麼了?」迪亞不解的追問。

 

迪亞這問句讓眾人沉默了,果力多的怒氣所為何來,同為五人幫的他們當然知道,只是,果力多自己不肯說,他們也不該多說。

 

發覺眾人異常的沉默,迪亞自然明瞭他們的意思,她像是要轉移話題的轉向伊洛說道:「我剛剛聽到你說,你要解決掉我們?」

 

「沒錯。」伊洛回的乾脆,連帶也引起其他人的警戒。

 

「別激動。」伊洛的臉上已經沒了殺氣,他恢復成原先的態度對眾人笑笑。「我現在已經沒這打算了。」

 

歐羅無法理解伊洛心態的快速轉變,要是照他以往對伊洛的認知,他一但決定的事情,絕對不可能改變,可是為什麼這次會……「為什麼?」

 

「既然他們自願當你的備用糧食,我就沒必要斷你的後路。」伊洛臉上仍然帶著笑,可這笑臉卻讓人覺得異常殘酷。

 

「那個……抱歉。」一直保持沉默的辰役開口說道:「晚餐已經準備好了,請各位到大廳用餐。」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