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女的?老爸果然不是在騙我。」不久,一聲細微的聲音出現。說這話的是魯魯尼,他用著「終於真相大白」的表情看著我。

 

「你、你家裡的人也這樣對你說?」一旁的人聽了,也連忙出聲問道。

 

「你……也知道?」魯魯尼困惑的反問對方。

 

「對啊!上次寫家書跟家人報告學校情況時,家人有跟我說這件事耶!」

 

「我家也是!我還以為他們在跟我開玩笑!」

 

「欸!」另一邊又傳來騷動聲:「原來大家都有聽說啊?」

 

呃?現在是什麼情況?什麼知不知道?那話聽來是在談論我,可是我卻完全在狀況外。

 

「哼!果然!」麗莎突然冷哼了聲,像是早就預料到的笑笑。

 

「看來,我們是在自欺欺人啊!」夜伢自嘲的笑笑,那表情似乎是再惱自己,怎麼少算了這一步。

 

「畢竟這裡都是達官貴人的子弟。」歐羅接著話,往下說著:「要不知道這件事,也真是很難。」

 

為什麼?為什麼大家都是一副聽懂的樣子,我卻完全在狀況外?「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麗莎看著面前熱烈討論的人群,面無表情的道。

 

「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麗莎揚著眉頭反問。

 

「……」我也不知該怎麼回答。

 

話說,很久以前,在一場王室宴會上,一個很有名的第一家族受邀出現。」麗莎用著平淡,說故事的口吻解說整件事情:「那晚的宴會,他們還帶著女兒亮相,自此之後,所有與會的貴族名要,全都記住這個女孩的名字,她,叫做迪亞。」

 

也許是提及了與王宮、貴族,麗莎的表情也跟著轉為嚴肅、精明,跟往日嘻哈笑鬧的她完全不同。

 

「想想,要是我們家能跟第一家族攀上點關係,那會是多麼美好的事?往後,一定要兒子將這女孩娶回來,既可增加家族名聲,又能多上一份助力。」麗莎說到這,臉上轉為戲謔的笑:「從此,這個叫做迪亞的女孩,就成了高價肉類,被一群人盯著流口水。」

 

喂……用不著將我形容成這樣吧!正想抗議,麗莎卻又繼續往下說著。

 

「後來,第一家庭突然像是蒸發般消失了,這當然引起那些人一陣婉惜,但是,事隔數年,帝華納科出現一個名為迪亞的新生,同樣出自這一家人,以年紀算一算,正常的奸商和奸臣,誰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不過,知道是一回事,揭穿又是一回事,不揭穿,是因為沒有必要得罪,聽自己的孩子說,公主跟這個迪亞非常要好,那麼,王族跟第一家庭肯定私下還有來往,又說不定,這是兩家人跟自己孩子玩的一場遊戲,自己還是別多事,別去得罪這兩大勢力……」

 

雖然像是說故事,但麗莎的分析卻是非常貼切,畢竟,她可是自小跟那些貴族往來交手,他們的想法,麗莎當然一清二楚。

 

『她真的是麗莎嗎?』狂問著一旁的魔王鲸。

 

「會不會是某個替身?」魔王鲸狐疑的跟著猜測。

 

「啪!啪!」狂跟魔王鲸頭上各中了一記鐵砂掌。

 

麗莎惡狠狠的瞪他們一眼,冷聲的說道:「別以為我只是虛有美貌的公主,那些貴族的心計,要是我到現在還看不出來,那我以前就白混了!」

 

『唔!這力道!這速度!』狂痛苦的摀著頭:『果然是正宗的麗莎鐵砂掌。』

 

「沒錯!果然是她!」

 

也難怪狂跟魔王鲸都懷疑,就連我,也同樣對麗莎說出的這番話感到訝異、陌生。

 

麗莎她……變了。雖然以前我就知道,麗莎只要換成公主身分,態度完全跟著轉變,可是,現在的麗莎,似乎變的更沉、更精、更……無奈。

 

一想到麗莎的未來,一想到她往後將會困在她所說的「牢籠」裡,我突然覺得好心疼,難道,她只能有這樣的未來嗎?

 

「對不起。」巧音止住了淚,滿臉歉容的跟我道歉著:「若不是為了我,你也不會拆穿自己的身分。」

 

「不。」回過神,望著滿臉愁苦的巧音,我急忙的搖搖手說道:「要不是為了我,妳也不會被說成這樣。」

 

「哼!還在那邊假惺惺!」原先跟季斯卡他們同隊的女生,不滿的出聲叫著。

 

「明明說了謊,卻還一副『為了要幫助人,所以才犧牲自己』的嘴臉,知不知羞恥啊!」

 

「這兩個人根本是半斤八兩!」

 

呃?雖然我早預料到,坦白後我會被同學們批評,可是,我以為只要我說出實情,他們就會對巧音諒解,為什麼他們還是連巧音也拖下水?

 

「惱羞成怒啊……」麗莎臉上帶著異常甜美的笑,對著那幾個女生說道。

 

「什、什麼!」那女生聽麗沙這麼說,臉上轉為震驚。「妳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就算妳是公主,妳也不能胡亂毀謗人啊!」

 

「我有說錯嗎?」麗莎用著不急不緩,甚至帶點悠哉的語氣回著:「因為忌妒被迪亞跟季斯卡呵護著的巧音,所以聽到迪亞失戀的傳言時,你們趁機加重謠言,想發洩心中惡氣,沒想到,迪亞跟巧音的狀況根本不是你們想的這樣,於是心中擴大了怨恨,惱羞成怒,就連說話也酸溜溜的,非要將他們刺傷……」

 

「……」雖然被說中心事,但那些女生也沒道歉認錯,只是任性的別過臉去。

 

「喂,看來這學校妳是沒辦法待了,要不要到我們學校?」季斯卡突然勾著我的肩膀說道。

 

「呃?」我困惑的看著季斯卡。

 

「不是嗎?妳們學校的人好像很在乎妳騙他們的這件事,妳覺得他們往後會給妳好臉色嗎?」季斯卡邊說,邊掃視了眾人一眼:「我可以保證,我們學校的人絕對不會在乎這種芝麻小事。」

 

「就是啊!」蘭格跟著加入遊說我的行列:「就算妳是個女的又怎麼樣?別的事情先不說,光聽多特說妳攀瀑採解藥的事情,那就夠我佩服的,一個女孩子竟然可以做出一群男人都幹不出來的事,像妳這樣的狠角色,我們學校可是很歡迎喔!

 

狠角色?這話說的太誇張了吧?我為難的轉頭向夜伢求救,夜伢卻是笑著跟我點點頭。

 

「也好,之前在瀑布那邊,妳不也因為同學對妳的性別歧視哭了嗎?」出乎我意料,夜伢非但沒阻止我,他還很贊成我離開:「說不定妳在咕納魔會更快樂。」

 

「不行!迪亞是我們學校的學生!」魯魯尼搶先站出來說道:「別將我們說的像沒度量的小人,就算迪亞是女生又如何?她還是她,我們對她的態度不會改變!」

 

「沒錯!」其他附和的聲音也在此時紛紛出現。

 

「我們才不會為了這小事就排斥她!」

 

另個女生更是激動的叫著:「我早就聽說迪亞是女生的事情,可是我還是很喜歡她啊!」

 

「對啊!她簡直是我們女生的偶像!」

 

最後,不知是否是種群眾效應,還有人激動的揮手帕大喊:「迪亞!我愛妳!」

 

真是……戲劇化的轉變啊!我被這景象嚇退了一步,當我還在發楞時,我突然被人一把摟住了肩。

 

轉頭一看,竟然是帶著竊笑的夜伢,他低聲的對我解釋著:「抱歉,剛剛為了扭轉同學對妳的態度,只好配合季斯卡,一直將妳往咕納魔送。」

 

原來是這麼回事,我剛剛還在納悶,夜伢怎麼會突然說出那些話,完全不像他平日的作風!

 

「各位同學!這次的活動辦的相當成功!」兩校的校長這時出現在半空。

 

我們學校的道耳校長帶著笑容說道:「剛剛聽老師們敘述競賽的情況,聽到你們彼此的感情大有精進,這真是讓我們非常高興。」

 

「現在,先來宣佈勝負吧!」咕納魔校長拿出一個紙捲,在還沒打開紙捲前,咕納魔的校長突然對著自校學生說道:「咕納魔的小鬼,在宣布成績之前,我可先警告你們,要是成績太糟糕,回去之後……我會請老師加強你們的訓練!」

 

為什麼一定要這樣?聽著咕納魔校長的話,我心中起了質疑。校長他們舉辦這場競賽,不就是為了增進我們的友誼?為什麼現在卻又因為成績要處罰我們?

 

「勝負真的很重要嗎?」我問著身邊的季斯卡跟夜伢。「要是這場競賽,你們其中一個輸了,會覺得很不甘心嗎?」

 

夜伢跟季斯卡互看了眼,季斯卡搔搔頭首先開口說道:「也沒什麼好不甘心的吧!畢竟,這不是一對一的打鬥,要是我們學校真輸了,那也只能怪運氣不好吧!」

 

「沒錯!」夜伢認同的點頭:「左右競賽的外在因素太多,獲勝的那方只能說是運氣比較好,沒什麼值得高興或埋怨的。」

 

聽著兩人的回答,我的視線重新回到咕納魔校長身上:「那麼,為什麼我們還需要成績?」

 

說完,我快速的衝向咕納魔校長,準備奪下她手中的紙捲,咕納魔校長機警的閃過,她用著困惑、訝異的眼神望著我。

 

「迪亞!你想做什麼?」道耳校長對我的舉動大感不解。

 

「這場競賽不需要勝負。」我用著堅定的語氣回答道。

 

「什麼?」他們兩人質疑的看著我。

 

「現在在場的人,不是兩間學校,不是兩個團體,」我大聲的說道,試圖將我想傳達的話傳進每個人耳中。「我們是一起共患難的同伴!不要用分數來評斷我們!」

 

說完話,我又發了個小火球直衝校長手中的紙捲,火球還沒接近咕納魔校長身邊就被她滅掉了。

 

咕納魔校長望著我,用著挑釁意味濃厚的笑容笑著:「要是你能奪下我手中這份成績單,那我就答應你不計算成績。」

 

咕納魔校長的話音剛落下,兩道人影飛快衝向她,夜伢跟季斯卡一左一右夾攻著校長,數分鐘後,兩人因為攻不下咕納魔校長的防備,退到我身邊來。

 

「沒想到,向來水火不容的你們竟然會合作?」道耳校長略感訝異的看著兩人,神情中除了驚愕外還帶著欣喜。

 

咕納魔校長瞧了季斯卡一眼:「季斯卡,你竟然幫著他們來搶成績單?」

 

「這不是幫他們,我只是認同迪亞的想法。」季斯卡對自家校長笑笑:「我們的勝負,我們自己定,用不著成績來下評論。」

 

「沒錯。」夜伢也篤定的附和道:「如果一定要有分數,那我們給彼此的就是平手。」

 

「就憑你們三個,也想搶走我手上的東西?」咕納魔校長話中帶著輕蔑,似乎是暗示著我們的自不量力。

 

「不只他們!還有我們!」週遭的同學突然大聲的嚷道。

 

瞬間,每個人手上聚集了風、火、雷、電、光、冰……等等不同的魔法球,魔法球的一致目標,當然就是咕納魔校長──手中的紙捲囉!不過,看這陣仗,校長她想避開這龐大的陣仗,似乎有點困難。

 

「瘋了!你們真是瘋了!這三天的活動將你們的腦袋給弄丟了嗎?」咕納魔嘴上雖是責備,她的眼底卻是笑著的,她將手中紙捲往上一拋,自己率先發出一道雷電射穿那紙捲。

 

「怎麼?你們聚集的魔法球不打算發動啦?」見眾人沒動作,道耳校長對我們笑笑。

 

大家一聽道耳校長這麼說,全都興奮又雀躍的,對著天空、對著那紙捲放出魔法,霎時間,閃閃彩光在天空綻放,那景象跟競賽前的開場煙火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既然成績單沒了。」道耳校長望著滿天的魔法球笑笑:「這場競賽結果就是雙方不分勝負!」

 

聽到校長這麼宣佈,大家開心的一起興奮歡呼,跟著,接駁的船隻來了,在離別之際,眾人依依不捨的互道再見,並且留下彼此聯絡方式,以便日後繼續連絡。

 

「少主人。」忽然間,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順著聲音瞧去,一名白髮橙眸的男子出現在歐羅身邊。

 

「辰役?」歐羅帶點詫異的望著他,用著困惑的表情質疑,為什麼辰役會出現在這裡。

 

辰役用著可憐兮兮、還半帶淚光的眼神望著歐羅:「少主人,主人……主人他……」

 

見辰役這模樣,歐羅臉上的笑容跟著消失,他半嚴肅、半緊張的問道:「父親發生什麼事了?」

 

見辰役這模樣,我們幾個也起了擔心,若依照歐羅他們家是殺手世家的身份來推測來,歐羅的父親該不會是遇上了仇家追殺吧?

 

「主人……主人的生日快到了,可是主人說,除非你回家幫他慶生,要不,他今年就不過生日了。」辰役終於將話給完整的說完了。

 

哇咧!明明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怎麼辰役將它說的像是令人擔憂的事?

 

「為了準備這場生日宴會,我在兩個月前就將請帖發出去了,宴會要吃的餐點、佈置也早在十天前準備完成,要是主人他取消生日宴會……」辰役用著緊張又為難的表情看著歐羅。

 

歐羅深深的長嘆口氣,無奈的擺擺手:「知道了,我回去就是。」

 

「太好了!」辰役原本緊張的表情跟著鬆懈:「那我們走吧!」

 

「現在?」歐羅皺眉反問。

 

「是啊!歐羅少主人忘了嗎?後天就是主人生日了。」辰役開心又興奮的笑著:「今年可是主人三千零九十九歲生日。」

 

三千零九十九!天啊!一想到歐羅的父親是有名的德古拉,我真是好想跟他們回家,見見德古拉的真面目。

 

「歐羅少主人,你有沒有想要邀請的人?」辰役又跟著問道:「主人說,你可以邀請同學來家裡。」

 

聽到這話,我急忙拉著歐羅的手:「歐羅!我可不可以去?」

 

「這位是……」辰役困惑的看著我。

 

「辰役,是我啦!」我笑著跟他招招手:「我是迪亞!」

 

「喔!原來是迪亞小姐啊!」辰役沒有表現出驚慌、訝異,反到像是早就知道一樣看著我,還連帶讚美了句:「迪亞小姐跟我想像中一樣漂亮。」

 

想像中?我狐疑的望著辰役:「你……早就知道我是女生?」

 

「是的。」辰役誠實的點頭回答:「上次跟你們道別之後,我向主人稟報了歐羅少主人在學校的生活,提到迪亞小姐的時候,主人跟我說了關於貴家族的事,還跟我說了妳的真實性別。」

 

看來,我跟麗莎真是太天真了,當初竟然沒有料到王后會有這一招。我無奈的根麗莎對望一眼,她不甚高興的板著臉,她想必是在生氣,竟然會被自己母后擺了一道吧!

 

「我也要去!」希杰興奮的舉手報名:「認識歐羅這麼久,我還沒去過他家呢!」

 

夜伢也笑著附和道:「既然是伯父生日,那我們當然要前去祝賀。」

 

三藏突然一把勾住辰役的肩:「我聽說……你們收藏了很多奇珍異寶?」

 

「是啊!主人還特地蓋了兩棟收藏館放置那些收藏呢!」辰役如實的回答著:「不過收藏品真是太多了,目前正在興建第三棟收藏館。」

 

三藏聽了雙眼跟著發亮,眼神開始飄忽神遊,嘴裡還喃喃的唸著:「那些寶物竟然堆滿三棟房子……」

 

歐羅看著三藏這副模樣,心裡也有個底了,他臉上跟著出現一絲冷笑:「要是你有本事,儘管搬。」

 

「嘿嘿!」三藏回了大又刺眼的燦笑:「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豬頭三藏,也不想想寶物的主人是誰,竟然敢動那些東西歪腦筋,難道他為了錢連命都不要了嗎?

 

我連忙將姬拉到一旁,悄聲的提醒:「到歐羅家之後,妳一定要看好三藏。」

 

「沒問題!」姬信誓旦旦向我保證,順帶還亮出她隨身必備的粗麻繩:「姬絕不會讓親愛的亂來!」

 

「抱歉,這場生日會,恕本公子無法前去。」果力多突然開口說道。

 

「為什麼?」我驚愕的望著他。

 

「你看看我。」果力多指著自己說道。

 

看他?他是怎麼了嗎?我狐疑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結論是……「很正常啊。」

 

「妳的眼睛是裝飾用的嗎?」果力多激動的扯著衣服叫道:「這身衣服已經穿了三天了!這樣污穢的穿著,怎麼能夠前去人家家裡?」

 

「你那樣叫髒?那我們怎麼辦?」我好氣又好笑的看著果力多。

 

果力多窩在他那個蛹裡面睡了三天美容覺,身上衣服可沒染上什麼髒污,反過來看看我們幾個,我跟夜伢、歐羅歷經三天的關卡考驗,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乾淨的,再加上這裡是座偏僻的孤島,沒有供人盥洗的設備,身上的汗水是溼了又乾乾了又濕,整個人真可說是又髒又臭。

 

「請各位放心,主人知道各位臨時受邀,倉促中一定來不及準備,所以已經命我準備十個衣櫃的新衣,提供你們換穿。」辰役笑著對我們說道。

 

十個衣櫃!這、這會不會太誇張了啊!

 

果力多聽辰役這麼說,臉上轉怒為笑:「既然你們設想的這麼週到,那本公子當然願意前往。」

 

「太好了!主人知道一定會很高興!」辰役激動的看著我們:「這可是第一次有歐羅少主人的朋友來訪!」

 

耶?第一次?難道說,歐羅都不找朋友去他家裡玩的?我狐疑的看著歐羅。

 

歐羅帶點無奈的聳肩回道:「你們是我第一批朋友。」

 

歐羅的表情看來有些寂寞,我能了解歐羅的感覺,因為,這樣孤單的過去我也經歷過,還沒有認識麗莎這個玩伴之前,我也都是一個人埋首書堆,雖然家中訪客絡繹不絕,很少讓我有孤單的時候,但是,那些大人畢竟跟我還是有年齡差距,小時後的我,還是很渴望同伴。

 

「不只是第一批的朋友。」我對歐羅笑著:「我們會是永遠的朋友!」

 

「歐羅。」三藏一臉認真的搭著他的肩膀:「身為你的第一批朋友,有沒有什麼福利?」

 

「……」三藏,你、你真是很欠揍耶!眾人被他這話問的啞口無言。

 

歐羅臉上同樣冒出數條黑線與數道青筋,用著帶點咬牙切齒的聲音問道:「你想要什麼福利?」

 

「比如說,送一些珍貴的骨董、名畫、花瓶……」三藏用著憧憬的語氣說著:「要不,送些稀奇的精品、珍貴的補品……」

 

「姬。」我對姬招了招手。

 

姬立刻會意我的想法,快速的拿出麻繩將三藏牢牢綑起,順便在三藏口中塞入一團布塊。

 

「好了。」大功告成後,她開心的對我們笑著。

 

「怎麼對自己的同伴這麼殘忍呢?」伊洛突然出現在我身旁,一手還順勢勾上我的肩膀。

 

辰役見到伊洛出現,他驚愕的瞪大雙眼、結結巴巴的喊道:「前、前、前管家!」

 

「前管家?」我皺眉的望著伊洛。

 

「咦?歐羅沒跟你們提過,我曾經在他們家當過管家嗎?」伊洛用著有點受傷的表情皺眉,他跟著鬆開勾著我的手,走向歐羅。

 

什麼?伊洛就是那個教導歐羅要捨棄同伴的老師!那個辰役崇拜的前任管家?我感到極度不可思議。

 

笑嘻嘻又帶點痞子流氣的伊洛跟那個傑出、冷血的前管家,竟然是同一人!我怎麼樣都無法將這兩種個性連想在一起。

 

「我以為你通過我的關卡後會跟朋友介紹我。」伊洛輕打了下歐羅的額頭:「沒想到,你竟然隻字未提,好歹我也是教導過你的老師,你怎麼可以捨棄我跟你的過去……」

 

「我、我不是……」歐羅全身僵硬著,游移的目光不斷避開伊洛,像是很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哈哈!幹麻緊張成這樣?」伊洛笑著用手搔搔歐羅的頭:「我是跟你開玩笑的!」

 

「前、前管家。」辰役用著崇拜而又雀躍的眼神望著伊洛:「後天是主人的生日,我有請雷斯特送邀請函給您……」

 

「辰役,我現在已經不是管家,你直接叫我伊洛就行了。」相較於辰役的拘束,伊洛倒是不去拘泥這些細枝末節:「我本來打算等這活動結束再回去,不過,既然在這邊遇見了,我們就一起走吧!」

 

「好的,我這就叫飛行船過來!」

 

「辰役。」歐羅聽辰役這麼說,像是制止般叫著他。

 

「歐羅少主人請放心。」辰役像是知道歐羅的想法般笑著:「我知道少主人不喜歡過份張揚,所以我特別找了家中最低調的一艘船。」

 

說完,辰役從懷中拿出一個水晶鈴鐺,晃了兩下手,天邊跟著出現一艘白色飛行船。

 

圓弧造型的白色船身,如同繁星閃耀般閃著點點藍光,半透明的水晶打造成船上風帆,將夕陽的餘暉折射成顯目卻不刺眼的金光,隨著飛行船的距離拉近,悠揚又典雅的音樂聲跟著傳來。

 

好、好漂亮!我第一次看見這麼特別又這麼典雅的飛行船。不只是我,所有學生們的視線也全被這艘飛行船給吸引住。

 

「我第一次見到這麼特別的飛行船!」

 

「我也是!」

 

「聽說,這種的水晶飛行船,全大陸只有三艘!」

 

「什麼?那……這麼看來,歐羅他們家不是尋常貴族囉?」

 

在眾人議論紛紛的聲浪中,歐羅再一次無奈的嘆口氣,他的表情像是在說「這算是低調?」

 

「怎麼了?歐羅少主人?」辰役困惑的望著他,似乎無法理解歐羅嘆氣的原因。

 

「算了,沒事。」歐羅邊說邊再度嘆口氣。

 

當飛行船來到我們面前,辰役再一次搖響手中鈴鐺,船身開了個口,閃著鵝黃光芒的階梯自船上一階階的降下。

 

「請登船,船上備有房間跟換洗衣服,各位可以先沐浴休息。」辰役微微欠身,姿態完美的做個「請」的動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