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草叢,我們來到一處溪邊,如同繭夜所說的,這個關卡聚集了很多隊伍,河邊的空地幾乎擠滿了人,空氣中飄著烤魚香、青草香、還有料理失敗時會出現的焦味與臭味。

 

「札客老師,我帶幾個闖關隊伍回來囉!」繭夜領著我們往老師的方向走去。

 

在場的其他同學一見到我們出現,紛紛竊竊私語著,雖然我們幾個本來就很引人注目,但是,主要的目光焦點全集中在季斯卡跟夜伢兩人身上,這也難怪,兩校出了名的死對頭,完全敵對的兩人竟然會一起行動?要不是親眼所見,就算說破了嘴,他們也都不相信吧!

 

眾人的另一個焦點,集中在季斯卡懷中,那個陷入暈迷的女孩身上,向來高傲氣勝的季斯卡,懷中竟抱著個女孩?這……

 

「季斯卡抱著的那個女生是誰啊?」

 

「不知道耶……看不到臉,猜不出來。」

 

面對眾人的指指點點,季斯卡沒有多加理會,他緊跟在繭夜身後,快步往關卡老師的方向走去。關卡老師坐在一個用樹葉搭起的棚子下,他胸前的衣服上頭,別著一個寫著「咕納魔」三個字的徽章。

 

到達老師所待的棚子,季斯卡先是找了塊乾淨的空地將巧音放下,而後他才轉身來到老師面前。

 

「咦?怎麼你們這隊有六個人?」擔任關主的札客老師困惑的望著我們。

 

繭夜聽札客這麼問,立刻幫我們將毒藥關卡的情況向老師說明,一旁的同學聽了,也跟著開始討論起來。

 

「要去那個關卡之前,我們最好先找到解藥。」同學甲建議的道。

 

「嗯,說的也是。」同學乙點頭附和。

 

「要是還沒找到解藥,就先遇上了那個關卡呢?」一旁有人擔心的追問。

 

「那我們就學季斯卡他們。」同學丙肯定的回著:「跟其他隊伍一起合作,這樣成功的機率會大一些。」

 

同學甲跟著自告奮勇的道:「毒藥就讓我來喝,反正我平常就有調藥的習慣,喝藥就像喝開水一樣。」

 

看來,大家相處的很好啊!我聽著他們討論的內容,嘴邊跟著浮起微笑。

 

大家的感情能夠這麼迅速增進,一部份該歸功於這個札客老師,任務簡單,可是在無壓力、愉快的團隊合作下,大家也能放下心防、和睦相處。

 

「這場競賽主要的目的就是要你們去除成見,學習團隊合作。」札客看著我們,像是極度欣賞的道:「你們可是第一個組合的團隊啊!」

 

『哈!去除成見?』狂好笑的冷哼了聲。『難啊!』

 

唉……雖然是第一個組合的,可是我們的感情……我無奈的瞄了眼季斯卡跟夜伢,又想到季斯卡、巧音跟我,唯一沒有狀況發生的就是歐羅跟多特了吧!

 

札客來回走了幾步,思考了會,而後走回我們面前對我們道:「本來,我應該要依照你們各自的小隊出任務,可是既然你們已經組成團隊,那我就將你們當成一個隊伍看待。」

 

札客停頓了下,見我們沒有異議,他又跟著說道:「你們的任務跟其他隊伍一樣,只要煮出一道令我滿意的料理,那就算過關。」

 

「札客老師,我們的料理完成了。」幾名學生用竹籤串著一條小魚出現。

 

「又是烤魚啊?」札客臉上出現苦笑,他順帶望了眼旁邊的桌子,上頭擺了十多條烤魚。

 

「這……能吃嗎?」一旁的繭夜,看了同學手上那條魚後小小聲的問著我。

 

「老師他……應該有準備胃藥吧?」我跟著小聲的反問她。要是我是札客老師,我肯定直接叫他們回去重烤。

 

『天才,本大爺還是第一次見到將魚烤成這樣的人。』狂爬到我肩上,用著半諷刺、半讚嘆的語調說著。

 

魚身的魚鱗沒有去除,這也算了,反正吃的時候整片撕開就好,但是,那條魚沒有烤魚該有的色澤,乾乾扁扁的,魚頭跟魚尾還呈現焦黑狀,這根本就是條……「魚乾」。

 

還沒動筷品嚐味道,札客先開口問那群學生:「魚烤好之後,你們有先吃過了嗎?」

 

「沒有,我們想先讓老師品嚐。」拿魚的學生開心的笑著。

 

「這樣啊……」札客有點為難的笑笑,用著不傷人的口氣對他們說道:「這魚是你們辛苦烤出來的,我先讓你們試吃一下成果。」

 

學生們聽了,小心翼翼的動手撕下一小塊魚肉,才放進嘴裡,學生的臉上就出現痛苦的表情。

 

「老師,我們還是回去重烤好了。」他們幾個對老師行了個禮後,馬上跑回原位繼續奮鬥。

 

「唉……這森林的食材很豐富,可是怎麼大家都只烤魚呢?」札客有點無奈的說著。

 

「因為他們對森林不了解啊。」繭夜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回著。

 

「繭夜,你們那個隊伍應該不是烤魚吧?」札客用著期盼的表情問她。

 

「老師,我想你可能要失望了,我們隊上也是烤魚。」繭夜給他一個「你保重」的表情。

 

札客長嘆了口氣,肩膀也跟著垂下,而後他像是下定決心的轉頭望著我們:「多給你們一個任務條件,不、准、烤、魚!」

 

呵!剛剛看到小溪,我才想跑下去玩水呢!我拍拍老師的肩頭:「放心,就算我們烤魚,也不會拿來荼毒你的。」

 

「這樣就好。」札客鬆了口氣的笑笑,跟著,他熱心的跟我們說著森林食材位置。「我右手邊的矮樹叢有一些果實,附近還有一些野菜跟菇類,不過,採集的時候要小心,那邊會有魔物或是動物衝出來傷人……」

 

「唔……我怎麼了……」細小茫然的聲音傳來,打斷札客的話,被我打暈的巧音,在此時緩緩醒來。

 

「巧音,妳沒事吧?」我搶先眾人前面趕到她身邊:「妳剛剛突然暈倒,嚇了我們一大跳!」

 

「暈倒?」巧音下意識的摸摸後頸:「我記得剛剛好像……」

 

「醒來就好。」擔心巧音將整件事情回憶起來,我趁她思緒還沒完整時截斷她的話:「妳就待在這邊休息吧!等一下我會做一份豐盛的料理給妳,妳要多吃一點。」

 

「嗯。」巧音雖然對先前的事情感到奇怪,但她還是配合的對我笑笑。「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嗯……妳就在這附近撿一些樹枝,等我回來我再生火。」我開始分配工作。「我去找一些食材回來。」

 

「她才剛醒來你就要她工作?」站在我身後的季斯卡不悅的問。

 

「要不,生火的這項工作就麻煩你了。」我站起身回頭望著季斯卡。

 

「你要我生火?」季斯卡似乎很不高興我叫他做事。

 

喂!我可是想讓你跟巧音多點時間相處耶!你這什麼態度啊!

 

「不想生火也沒關係。」我無所謂的聳聳肩:「我跟巧音留在這邊生火,你去找食材,這兩件事情總要有人去做,不是嗎?」

 

季斯卡沉默了會,他看了巧音一眼,而後又警戒似的瞪著我:「你去找食材,我留下。」

 

「隨你。」懶得跟季斯卡多說,我轉身閃人。

 

「本王要吃野菜!」待在巧音身邊的魔王鯨,在我離開時對我提醒的叫著。

 

「知道了。」唉唉……都忘記魔王鯨是吃素的,抓完魚後還要再摘些野菜才行。

 

「迪亞。」歐羅在我走向溪邊時追了上來。「為什麼你要將巧音打暈?」

 

呦?我剛剛出手的動作很快耶!怎麼還是被歐羅發現……我用著無可奈何的表情對他聳聳肩:「我要阻止季斯卡跟夜伢的打鬥啊!」

 

「要阻止我跟季斯卡打鬥?」夜伢此時出現在另一邊,我們三人並行的走著。

 

「暈倒能阻止打鬥?」歐羅滿臉狐疑的望著我。「你要我暈倒也是為這原因?」

 

「沒錯,可是你不配合,我也只好打暈巧音了。」我不滿的瞄歐羅一眼。

 

「為什麼這麼做能阻止我跟季斯卡?」夜伢臉上的問號跟著增加。

 

這要我怎麼說?總不能直接坦白說,因為夜伢喜歡歐羅、很重視他,所以只要歐羅暈倒,夜伢一定丟下戰鬥跑來?

 

要是真的這麼說了,那兩人的戀情也終於有了完結,可是我又覺得,夜伢對歐羅的心意好像不該由我來說。

 

「因為……」邊想著回答的話,我邊張開手臂,一左一右的搭上兩人的肩:「歐羅是我們最重要的同伴,同伴發生狀況,夜伢你會置之不理嗎?」

 

「當然不會。」夜伢篤定的回著。

 

歐羅聽見這話,他詫異的怔了下,從他的表情可以很明顯看出,他對這說法不同意。

 

猶豫了下,歐羅緩緩的開口說道:「我以前的老師跟我說,『就算犧牲同伴,也務必要完成任務。』」

 

「老師?誰?」竟敢這麼教人,真是欠揍!

 

「我以前的管家,除了擔任管家的職位外,他同時也是教導我知識跟功夫的老師。」

 

會說出拋棄同伴這種話的人,應該是個鐵石心腸、冷血無比的人吧!難怪歐羅的個性會變成這樣。

 

「歐羅,要是以後我們真的遇到危險,你會拋下我們嗎?」我追問道。

 

本來,我想跟歐羅說些「同伴是最重要的」、「同伴不可以拋棄」,可是,回頭一想,我要是灌輸歐羅這些事情,那跟他教他殺人的前管家有什麼不一樣?我們只是將我們的想法硬塞入歐羅腦中,歐羅該有他自己的判斷。

 

歐羅聽著我的問題,不作聲,我想,他大概是沒想過這問題吧!又或許,在遇到我們之前,歐羅並沒有其他同伴,自然也不用想到這問題了。

 

「別想了,現在想有什麼用?要遇到了才會知道要怎麼做啊!」見歐羅苦思猶豫的模樣,我拍拍他的肩。「我們抓魚去吧!」

 

小溪的水深約略及膝,陽光折射在水面上形成耀眼的金黃光芒,幾塊大石豎立於溪中,可供抓魚的人坐在石上暫歇,溪中有不少同學正在跟捕魚奮戰,叫聲、嘆聲、談話聲充斥著整個溪流,嚴然是一副熱鬧的景象。

 

我脫下靴子,小心翼翼的掂出腳尖探了下水溫,一陣冰涼的感覺自腳尖竄上。

 

「好冰!」不自覺的,我縮了下身子。

 

雖然現在陽光普照,可畢竟現在只是初春吶!水都還沒回溫呢!

 

夜伢見我這樣,他對我笑了笑:「要不,抓魚讓我來吧!你去摘──」

 

「不要,」我頑皮的對他吐了下舌頭:「我好久沒到溪邊抓魚了,我想玩玩。」

 

「這裡人這麼多,魚群都逃開了。」歐羅望著溪面的人潮,跟著往上游看去。「上流的人應該會少一些。」

 

聽歐羅這麼說,我拎起剛脫下的靴子,逆著溪流往上走了一段,果然,越往上走人越少,到了溪流中段,我們只見到零星幾人站在溪流中捕魚,其中,我瞧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多特。

 

他站在距離其他人較遠的地方,沉默且專心的抓魚,他身邊出現一個水球魔法,裡頭有三、四尾魚遊著,多特每抓到一條魚,他就將牠封入水球中,當他直起腰休息時,視線正好對上我們,他微微點頭向我們打招呼。

 

剛剛我才在想怎麼沒見到多特,沒想到他早就跑來抓魚啦?真是個自動自發的人吶!我對多特回了個大大的笑容。

 

「嘖!怎麼又被逃掉了!」另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那個沒補到魚的人便是幻燁。

 

「這樣我要怎麼回去向繭夜姑娘交差?」他正苦惱的看著水面,從他額上的汗水看來,他該是跟魚搏鬥很久了。

 

「我教你抓魚。」我將手上的靴子丟下,卸下長刀跟斗篷,拉高了長褲褲管,走入水中,緩緩往幻燁的方向走去。

 

「這溪裡的小蝦、小魚好多!」看著溪水中眾多的魚蝦,我開心的叫著。

 

自從離開家裡到學校唸書,我已經好久沒有像現在這樣到溪水中抓魚,以前,我可是經常跟著家人到附近的小河玩的呢!

 

「多有什麼用?又抓不到。」幻燁埋怨的說著。

 

「你先看我示範。」

 

在溪流中站定身子,我全神灌注的看著水中,鎖定目標後,「刷」的一聲快速出手,眨眼間,一尾活蹦亂跳的魚就出現在我的手中,學著多特,我聚出一個水球,將魚放入水球中。

 

「好身手。」多特見到我的動作,讚許的對我說。

 

嘿嘿!受到稱讚,我得意的咧嘴笑笑,我可是我家的抓魚高手,抓魚對我來說根本是小事一件!

 

「帥!」幻燁也跟著有樣學樣,全神灌注的盯著水面。

 

當他看見一尾大魚在附近游過,他急忙的出手想要抓牠,但那魚卻用著比幻燁更快的動作逃過。

 

「嘖!被逃掉了!」幻燁不滿的拍了下水面,皺著眉頭道。

 

「你太心急了。」我糾正著幻燁,並且要他平穩情緒。「要抓魚不能有殺氣,要心如止水。」

 

「心如止水?」幻燁皺著眉頭重新望向水面,一會後,魚群重新在他腳邊游著。

 

看著前方出現一尾比之前那隻更大的魚,幻燁又再度出手,同樣的,他又落空了。

 

「太遠的別抓,你只要針對你附近的魚就行了。」夜伢的聲音傳來,他也跟著我下了水,站在距離我十多步遠的地方。

 

「唔……好吧。」幻燁扁扁嘴,深深吸了口氣,依著我們教他的步驟,靜心、目標鎖定在身邊的魚、抓出魚的動線。

 

第三度出手……又失敗了,幻燁垂著肩頭,沮喪的看著我,他自暴自棄的道:「抓魚真是太難了啦!」

 

『去,抓魚有什麼難的!』待在一旁石頭上的狂低下身子,手一揮,一尾魚便被他給打上岸邊。

 

「天啊……」幻燁看著粉紅兔的舉動,像是深受打擊般的抱著頭:「竟然連兔子都會抓魚!」

 

「呃……因為我以前經常帶兔子去抓魚,他自然也就會抓了。」我對幻燁苦笑了下:「抓魚的時候要先觀察魚的動線,出手的點要在動線前方,不知道該怎麼判斷距離的話,你就以身體為中心點,臂長為直徑,以這種方式圈出一個圓,這個圓的範圍就是你最適當的出手範圍。」

 

「這是『制空圈』的原理。」待在岸邊的歐羅將話接下,對幻燁說著。「在近身攻防戰時,要是能建立屬於自己制空圈,對戰鬥有極大的幫助。」

 

「制空圈?」我跟幻燁同時納悶的望著歐羅。

 

「怎麼?你會使用制空圈,卻不知道這就是制空圈?」發現我滿臉的困惑,歐羅無可奈何的對我笑笑。

 

呃……我尷尬的聳聳肩,老媽教我的時候,又沒有跟我說這叫做制空圈。

 

「這些魚給你。」多特將一個裝了五條魚的水球遞給幻燁。

 

「這……要給我?」幻燁又驚又喜的看著他,接過水球,幻燁高興的向多特道謝,跟著他一溜煙的跑回去交差。

 

「如果能吃自己親手抓到的魚,那會很有滿足感的。」望著幻燁的背影,我有點無奈。我到現在還記得我第一次抓到魚時,那種滿溢在心中的滿足與快樂,我真希望幻燁也能得到這種滿足感。

 

「他現在只想交差了事。」夜伢邊說邊出手抓了條魚在手上:「這種狀況下,他不會體會那種感覺。」

 

「啊!」突然間,溪流的上游處傳來尖叫聲,而後是一連串的打鬥聲。

 

「歐羅!刀子丟給我!」我對岸邊的他喊著,歐羅快速將我的長刀丟來,接過刀,我轉身往上游跑去。

 

逆流行走的阻力讓我無法迅速動作,我身旁突然閃過一身影,定眼一瞧,那人竟是多特,多特的身材高大,水流的阻力對他來說沒什麼影響,他用著比我快一倍的速度往上衝。

 

真是的!要是照我這種速度跑上去,上頭的狀況早就被多特給擺平了!

 

「羽皇,快想個辦法將我送到上游去!」我召喚出水精靈羽皇。

 

「了解。」羽皇沒有現身只有聲音在我耳旁響起,她說完話後,我腳下的溪水起了波浪,我整個人被水給托起。

 

「一起去。」夜伢踩著溪中突起的石塊,迅速往上游移動。

 

『等等本大爺!』粉紅兔迅速跳到我肩上。

 

浪載著我們火速往上游衝去,經過多特身旁時,我向他伸出手喊道:「上來!」

 

多特看著我,臉上有些訝異但也沒多加遲疑,他拉著我伸出的手,跳到我所搭乘的浪上頭。

 

上游處的樹林比下游的平地更多更密,在靠近溪流的一處空地,我們瞧見幾個怪異的骷髏頭正在攻擊同學,那些骷髏頭漂浮在半空中,張大了嘴不斷的啃咬、攻擊著眾人,我們幾個立刻跳上岸,擋在同學與骷髏頭之間。

 

「碰!」多特對著衝向他的骷髏頭迎面一記正拳,那個骷髏頭被打的粉碎。夜伢拔刀一揮,瞬間將骷髏頭砍成兩半,粉紅兔一記飛踢便將骷髏頭踢的老遠,我快步趕到同學身邊查看他們的傷勢,同學們被骷髏頭咬的渾身是傷,我連忙施放治癒術幫他們療傷。

 

「那樣打沒有用。」同學望著夜伢他們的攻擊方式叫道。

 

話才說完,那些被打碎的骷髏頭又重新拼組重整,恢復原狀。

 

「暗黑召喚術!」夜伢見狀驚呼出聲,眉頭也跟著皺緊。

 

暗黑召喚術?這可是一個極難纏的法術啊!這種召喚術所召喚的,全是一些不死的魔物,一般的攻擊對這些召喚出的魔物根本無效,唯一能解的,就是跟暗黑召喚術相剋的光之魔法陣,可是,在這種緊急的時候,誰有時間去畫那複雜的陣法啊!

 

夜伢他們幾個邊打邊退,一直退到我們身旁才停下腳。

 

「迪亞,這骷髏怪難纏,先帶他們離開。」夜伢對我叫道。

 

我也知道要先帶同學離開,可是……「我的治癒術才做到一半,他們的傷口還沒痊癒。」

 

就算要背他們離開,我們才三個人,這裡的人可是有十多個人,我們要怎麼帶啊!

 

「召喚我!」火精靈犽翼的聲音在耳旁響起。

 

犽翼要我召喚她做什麼?雖感困惑,但我還是召喚了。

 

一團炙熱的火焰憑空出現,火化成龍形,快速衝向骷髏頭,像一條帶子般,火龍繞著骷髏頭將它們團團困住,而後火圈縮緊漸成一個球狀,球體越縮越小,當它變成像人頭大小時,突然「碰!」的一聲,猛然爆開。

 

呵……我怎麼忘了,同樣屬於光明魔法的精靈也能對付暗黑召喚術啊!

 

「犽翼,謝啦!」我小小聲的說著。

 

「謝什麼,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零散的火星在我面前繞了繞,而後緩緩消失。

 

「失敗,你們全部闖關失敗。」一名女子從樹林中走出來,她頭上戴著頂黑色帽子,帽子側邊還墜著一條銀鍊,帽子下露出的瀏海或長或短參差不齊,長度約略落在眉毛附近。

 

「魅影老師……」同學們見她出現,害怕的縮了下身子。

 

魅影老師?聽著同學這麼叫,我順帶瞄了眼她胸前的徽章,那徽章上面寫著「帝華納科」。

 

呃?怎麼我們學校的老師……打扮都非常怪異啊?

 

魅影老師上身是件袖口滾著蕾絲邊的合身襯衫,下身是一件紅格子的蛋糕裙,裙子的右側車著塊骷髏樣式的黑布,上頭還點綴著幾條銀鍊,手上戴著黑色皮革製成的手環,上頭同樣用銀色鍊子圈成一圈。

 

除了這身奇怪著裝扮引人注目外,魅影的身旁還跟著一隻以骨頭拼組成的骷髏狗,我怎麼看都覺得……她比較適合待在墳場。

 

「沒想到學生之中,竟有人能破我的召喚術。」名叫魅影的老師似笑非笑的瞧著我。

 

她那略帶挑釁的眼神,讓我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寒意。

 

『你好像被魅影老師盯上。』夜伢將我拉到他身後,為我擋去老師的視線:「抱歉,魅影老師,我們還有別的任務要執行,先走了。」

 

「是下游札客的關卡嗎?」魅影嘴邊牽出一絲冷笑。「從剛剛就一直聞到怪味道,札客該不會叫你們煮東西吧?」

 

呵……猜的真準。我們互望苦笑了下。

 

「那傢伙老是做些奇怪的事。」魅影臉上的笑容轉成嘲笑,她轉過身,往森林深處走去,不一會,她的身影就消失在森林中。

 

「謝謝你們。」受傷的同學們像是鬆了口氣般像我們道謝著。

 

「我們沒想到這邊會是魅影老師的關卡,要是早知道,我們就不會到這附近了。」一名傷勢較輕的同學抱怨著。

 

「既然對這關卡沒把握,為什麼不放棄這關卡?」多特不解的問,這場競賽的關卡眾多,放棄幾個還是能達成任務。

 

「我們也想放棄啊,可是老師卻不肯放我們走,硬要我們闖關。」同學無奈的嘆氣。

 

「你們先到醫療站去吧。」夜伢建議著他們:「早點將傷口治療好,你們就能早點繼續比賽。」

 

我拿出小冊子翻看地圖,尋找醫療站的位置。「還好,醫療站離這裡不遠,就在這條河的最上端。」

 

「我送他們去醫療站。」多特一左一右,扶起早已暈倒的兩個人,其他人強撐著身體站起來。

 

雖然就在河的上游,可是多特一個人帶著他們往上游走,要是途中遇上了魔怪……我猶豫著。

 

「我會很快回來,不會耽誤到進度。」多特誤以為我在擔心闖關進度,他連忙對我保證的說。

 

「我擔心的不是進度。」我對多特苦笑著:「你們要是在途中遇見魔怪怎麼辦?」

 

「我……」多特發出一個單音後便沉默了。

 

「他們可以走水路。」夜伢望著我笑了笑。

 

對喔!我怎麼沒想到!我連忙召喚出水精靈羽皇。「羽皇,幫我送這些人到上游去。」

 

往下奔走的溪水突然起了漩渦,漩渦漸聚成一個平台,羽皇的聲音跟在平台後出現。「叫他們上來。」

 

「各位,請到上面去吧!這水會載你們到上游去。」我轉身對其他同學說道。

 

「呃……」眾人面有難色的互看一眼,他們對於水台的形成感到驚訝,但也對它感到不放心。

 

「走吧。」多特絲毫沒有遲疑,他扛著兩名昏迷的同學跳到水台上,其他人見到多特平穩的站在水台上,一點事也沒有,也就跟著放大膽子跳了上去。

 

「多特,我們會煮好料理等你的!」我對他揮手笑著。

 

多特見我這樣,遲疑了下,跟著舉起手生澀的揮了幾下,他似乎很不習慣這樣的動作。

 

『大爺我肚子餓了。』狂跳到我肩上嚷著。

 

「回去吧。」夜伢走向森林,準備沿著小徑走回去。

 

「這樣走太慢了。」我一把拉住他,夜伢回頭給我一個困惑的眼神。

 

「你會漂浮術吧?」我使出漂浮術讓自己漂離地面。「來比賽,看誰快!」

 

說完,我跳到水面上,順著水流往下滑去,夜伢見狀也笑著跟上。

 

「要記得抓魚喔!」我低身抓起一尾魚,跟著側身閃過一塊大岩石。

 

往下游的途中,我們兩個忽左忽右,相互交錯的滑行著,耳邊是呼嘯的風聲,沿途激起的水花濺濕了衣襬,在水花飛濺、波光閃耀的錯覺中,我好似化成了一尾競游的魚、一陣馳騁大地的風。

 

很快的,我們來到了下游,可是,原本應該快樂的談笑的同學們,現在卻是死氣沉沉。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