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快步走向隊伍,巧音跟季斯卡已經生好火,先前一同前去溪邊的歐羅,此時也坐在火邊,見到我出現,歐羅將我先前脫下的斗篷跟靴子遞給我。

 

在火堆旁邊的地上,擺著幾片大荷葉跟切開的椰子殼,荷葉上裝著野菜、山果子、香菇串等食物,幾顆蕃薯在火邊烤著,空氣中漫著烤蕃薯的香味。魔王鯨窩在荷葉旁,專心且滿足的吃著他的野菜。

 

「哇!好豐盛!」我驚喜的看著眼前香氣四溢的料理:「巧音,這些都是妳做的?」

 

我想,我問這句話是多餘的,季斯卡絕對做不出這樣的料理。

 

「嗯,你們肚子餓了吧?快點吃。」巧音接過我手中的水球,站起身:「我先去溪邊處理這些魚。」

 

「這香菇看起來很好吃。」夜伢看著擺在魔王鯨右邊的香菇串,出手抓了兩串,一串遞給我。

 

「嘎!」魔王鯨訝異的瞪了夜伢一眼,跟著,鯨魚揮動他右邊的魚鰭,將香菇往自己這邊挪了挪。

 

接過夜伢遞給我的香菇串,我咬了口,新鮮香菇的香味與自然的甜味在口中化開。「唔!好好吃!這香菇好新鮮!」

 

『嘿!有烤栗子!』狂看見魔王鯨左邊有一堆栗子,迅速抓了兩把。

 

「嘎嘎!」魔王鯨同樣一臉驚愕的看著狂,跟著,他不悅的鼓起腮幫子,揮動左邊的魚鰭,將栗子往自己身邊趕。

 

「炒野菜也很好吃。」歐羅笑著對我說道。

 

「真的嗎?」我連忙找尋野菜的蹤影,正當我伸出手想要拿時,魔王鯨忽然跳了起來擋住我的手。

 

「不准拿,這些野菜是本王的!」魔王鯨像是要是死保護野菜一樣,不肯讓我的手靠近。

 

「一點點就好……我想吃吃看……」我嘟著嘴,用著又渴望又無辜的眼神看著他。

 

「不──」魔王鯨話還沒說完,狂一腳踢開魔王鯨,並用荷葉將野菜打包好之後丟給我。

 

「不准拿本王的野菜!」鯨魚火速衝回來,準備搶回他的菜。

 

「刷刷!」夜伢不知從哪抓了一條樹藤,他用那樹藤將鯨魚牢牢捆起。

 

「放開本王!快放開!」鯨魚拼命掙扎著。

 

呃……有必要為了一些野菜將魔王鯨捆起來嗎?

 

狂像是故意跟鯨魚作對般,大口大口的將所有的菜一掃而空。

 

『這些菜做的真棒!』狂滿足的摸著肚子說著。

 

夜伢黑著臉,往兔子頭上敲了一記:「你都吃完了,其他人怎麼辦?」

 

「碰!」魔王鯨掙脫樹藤,高舉尾巴,狠狠的往狂身上掃過去,狂在沒有防備下,被鯨魚打退了兩步。

 

『死鯨魚!你竟敢打本大爺!』狂生氣的對鯨魚咆嘯著。

 

「你竟然將本王的菜全吃光。」魔王鯨臉色鐵青的道,語氣中帶著極大的怒火。「本王絕對饒不了你!」

 

『哼!就只有你能吃菜別人都不能吃?』狂握緊拳跟魔王鯨對峙著。

 

「轟隆!」兩道閃電在魔王鯨與兔子間交錯。

 

「怎麼了?為什麼兔子跟鯨魚好像……在吵架?」巧音拎著處理好的魚回到我們面前。

 

「因為兔子將鯨魚的菜吃光了。」我簡短的像巧音解釋著。

 

「這樣啊……」巧音理解的點頭,她將幾串烤香菇擺到魔王鯨面前。「鯨魚,你別生氣,我這裡還有一些香菇,晚一點我再煮一些菜給你。」

 

有了巧音的安撫,魔王鯨的怒氣這才消了些,他窩到巧音身旁繼續吃著食物。

 

『喂!你不是要打!幹嘛又縮回去!有種的就來打一場!』狂不滿的跳腳叫囂著。

 

「安靜,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我一把將狂抓到旁邊,用定身術定住他的行動。

 

『死女人!快放開本大爺!』狂不滿的大吼著。

 

『你再吵,我就把你丟到火裡烤了!』我生氣的威脅道,狂這時也才識相的閉上嘴。

 

正當我們這邊平靜下來,另一頭卻又傳來怒吼聲:「這是什麼東西?能吃嗎?」

 

往聲音的方向看去,札客身旁站著一名女子,她此時正將一尾烤魚丟在地上。

 

魅影!她怎麼會到這邊?看著魅影現身在這裡,我訝異不已。

 

「又來了。」季斯卡送了一記白眼給魅影。

 

又來了?「什麼意思?」我困惑的反問。

 

「哼!」季斯卡別過頭去,沒有理會我的問題。

 

「你沒發現這邊氣氛不對嗎?」歐羅接下了話,慢條斯理的說著:「魅影老師突然跑來,然後開始插手管同學的料理,每隊交過去的料理都被她說的一文不值。」

 

原來就是因為她,這裡的氣氛才會變的這麼沉重。看著同學們每個人都苦著張臉,我想,他們應該都被魅影砲轟過了吧!

 

「說啊!你們覺得你們交的這條烤魚能過關嗎?」魅影依舊咄咄逼人的追問同學。

 

「對、對不起,我們回去重作。」同學們低著頭、紅著眼怯怯的回答。

 

「不用了!」魅影冷冷的笑了笑:「我看你們就算重烤十次,結果也是一樣,待在家裡,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人,能作出多好的料理?」

 

「魅影老師,你對孩子說話不要這麼──」札客想要勸阻她,卻被魅影用惡狠狠的眼神瞪了回來。

 

「我只是要他們看清現實,這場競賽的另一個目的,就是要讓這群被保護的小鬼長大些,看清楚自己的能力。」魅影的一句搶白,讓札客沉默了。

 

難怪這裡的氣氛會這麼沉悶。我這下終於能理解了。

 

「有她在,根本沒人能過關。」季斯卡語帶不滿的說著。「剛剛巧音拿了這些料理過去,同樣被那女人數落的一文不值。」

 

「……」巧音低著頭沒說話,但她發紅的雙眼可以明顯的看出她剛哭過。

 

「這老師在學校向來就喜歡惡整學生。」歐羅望著魅影,表情平淡的道:「大概是看這邊的學生多,故意來這邊找麻煩。」

 

「你們吃飽了嗎?」我望著巧音跟季斯卡。

 

巧音緩緩的搖搖頭,季斯卡則只是臉色難看的冷哼了聲。

 

「心情再怎麼差,也還是要吃點東西。」我將巧音處理好的魚串上竹籤,放在火邊烤著。

 

「嗯……菜色有點單調。」看著簡陋的烤魚,我準備起身到樹林裡頭採些食材。

 

「抱歉,我回來晚了。」多特的聲音出現,他懷中還拿著些野果、蕃薯跟野菜。「這是我在路上順便採的。」

 

哈!多特正好幫我省去找食材的麻煩呢!「謝啦!」

 

將野果丟入湯中,我跟著往四周看了看,在附近的樹梢上我找到想要的東西,我對著樹端發了幾顆小光彈,樹梢上跟著落下幾個圓形物體

 

「你打椰子做什麼?」夜伢望著我的動作不解的問。

 

「做椰子湯,可以消火氣喔。」我拔出長刀,將椰子剖開,將裡頭的椰水到入湯鍋,加上一些野菜跟山果,另外再將我剛剛順手撈的小蝦放入,這就成了海鮮疏果椰子湯了。

 

蕃薯剝皮搗碎後,將它放入椰子殼,雖然直接用火烤就很好吃,但是,吸收椰子香氣的蕃薯也是別有一番風味呢!

 

不一會,食物的香味緩緩飄出,旁邊的幾個人的肚子也跟著傳出「咕嚕咕嚕」叫聲。

 

「蕃薯要再多悶一會,讓椰子的味道更重一點,其他的東西都可以吃了。」我將主廚的位置交給巧音。

 

交代完後,我拿起沒裝蕃薯的椰子殼裝入一些山果子,另外又拿了個空殼盛湯,再抓起一串烤魚。

 

「我去交任務了。」

 

「可是……」巧音不安的望向魅影。

 

「放心。」我信心十足的對她笑笑。

 

用著優閒的步伐,我緩緩走向札客,沿途,其他同學對我投以崇拜、擔憂、緊張的眼神,我呢,則是用著輕鬆的笑臉回覆他們。

 

「札客老師,我來交任務了。」我笑嘻嘻的將食物遞到他面前。「抱歉,你說不想吃魚,可是我還是拿魚過來了。」

 

「沒關係,這魚看起來很好吃。」札客笑著接過烤魚跟其他東西。

 

「這是什麼湯啊?看起來真是怪異。」魅影一把奪過蔬菜湯,喝了口,表情似乎有點滿意,但她還是冷下臉批評道。

 

「嘖!味道這麼淡、菜放這麼少、蝦子像蝦米一樣……沒見過這麼窮酸的料理。」魅影邊說又邊喝了兩口:「這麼差的料理你也想過關?」

 

「過不過關,這要問札客老師囉!畢竟他是負責這關卡的老師嘛!」我皮笑肉不笑的說著。這話一出,立刻引起其他同學的共鳴。

 

「對啊!她又不是關主,憑什麼不讓我們過關!」

 

「就是說,根本是故意來找麻煩的。」

 

抗議的音量越來越大,同學們不滿的情緒逐漸蔓延擴大。

 

「你們對我有意見嗎?」魅影冷冷的掃視眾人一眼,同學們原本要引爆的怒氣,被魅影這麼一瞪,全又壓抑了下來。

 

魅影瞧見眾人不敢吭聲的模樣,笑的更狂妄、更得意。「這樣吧!順應人心,我就順便在這設個關卡,讓你們一次闖兩關,節省時間。」

 

魅影開始喃喃唸出咒語,一個骷髏頭的幻影出現,一段時間後,幻影化成實體,魅影對骷髏頭揮了幾下手,骷髏頭緩緩飛到溪流上頭,在水面上緩緩飄動。

 

「在不使用魔法的情況下,用弓箭射中骷髏頭,就算過關。」魅影轉身對眾人說道。

 

「這簡單。」繭夜拿著弓箭,信心十足的走出來。

 

「等等,我還沒說失敗的懲罰呢!」魅影臉上的笑容更加深沉了,她揮了幾下手,身旁出現一個冒著濃煙與怪味的大鍋。

 

「沒射中的話,要喝下這湯,一箭沒射中就喝一杓湯,兩箭兩杓。」魅影拍拍大鍋的邊緣笑著。

 

「唔……好臭的味道!」眾人紛紛捏著鼻子。

 

繭夜望著那鍋濃稠,色澤呈現灰綠色的湯,怯怯的問:「這是什麼湯?」

 

「蜘蛛、蜥蜴、毒蝎、蟑螂湯。」魅影邊說邊用一個大湯杓舀起一勺給我們看,灰綠色的湯成濃稠狀,一隻「完整」的蜘蛛出現在湯杓裡。

 

這湯……還真是「真材實料」啊!湯裡的材料足足佔了整鍋湯的一半呢!

 

『那鍋湯……根本就是餿水啊!不!它簡直比屍臭味更臭!』狂被濃湯的味道薰的受不了,直接躲進帽子裡。

 

『喂!你別在我帽子裡面吐啊!』我急忙警告狂。

 

『大爺我沒那麼遜!』狂的聲音悶悶的從帽子裡傳出,聽起來像是掩住鼻子說話的模樣。

 

「噁……我不行了!」幾個同學衝到一旁的草叢嘔吐著。

 

「怎樣?要挑戰嗎?小女孩?」魅影挑釁的問著繭夜。

 

繭夜咬著下唇有點猶豫,當她瞧見魅影用著輕視的表情望著她時,她的表情又轉為堅決。

 

「繭……」正當我想阻止繭夜時,她卻早我一步答應挑戰。

 

「只要設中就算過關了對吧!」繭夜走向溪邊,神情專注的望著骷髏頭,拉弓搭箭。

 

魅影提出的這個任務其實不難,只要射箭技巧在中等水準,應該就能輕鬆過關,可是,魅影剛剛說的一句話讓我起了困惑──「在不使用魔法的情況下,用弓箭射中骷髏頭,就算過關。」這話說的有點怪,射箭本來就不需用使用魔法,為什麼她會拿這個當條件?

 

「咻!」繭夜手中的箭快速射出,正當弓箭快要射中骷髏頭時,骷髏頭竟然飛離原本的位置,閃過那箭。

 

「這!」繭夜瞪大眼,無法置信的望向魅影。

 

「妳輸了。」魅影揚揚手中早就預備好的湯,臉上更是出現一抹狡詐的笑。

 

「我沒射偏!是那骷髏頭它自己跑掉!」繭夜急忙的跟魅影抗議。

 

「我可沒說那是『固定標靶』。」魅影終於說出她的算計,這也是她之前不准我們使用魔法的用意。

 

「快來喝吧!冷了就不好喝了。」魅影用著一副好心好意的表情,對繭夜招手說道。

 

那湯就算是熱的,也不見的會多好喝吧!我光是聞那味道就快要吐出來了呢!

 

「這次不算!我不知道它會跑掉!」繭夜不甘心的退了兩步:「我要重新試一次!」

 

「妳先將這碗湯喝了,我再讓妳試。」魅影不容繭夜拒絕,她手一揮,繭夜身後的地上出現一隻骷髏人,它用手臂緊圈住繭夜後,自行曲成一張椅子,讓繭夜坐在它身上,載著繭夜,一蹦一蹦的跳向魅影。

 

「不要!放開我!我不要喝那個湯!」繭夜拼命掙扎著,她急的都快要哭出來了。

 

「咕咕!」發現繭夜有危險,菊喵自天邊快速衝到骷髏椅前方,拼命用尖嘴卓著骷髏椅,阻止它的活動。

 

「真礙事的小鳥。」魅影一唸咒,一條粗麻繩瞬間將菊喵雙翅捆住,菊喵跟著掉落地面。

 

「繭夜姑娘,身為同伴的我,前來營救妳了!」幻燁從人群中衝出,他以單腳跪地,右手手掌貼在地面上,口中喃喃唸道:「無與倫比的奇幻之術,猶如滔滔浪花,奔騰,白色的凌空之界,極致之物,現身!」

 

在一連串不知是咒語還是詩的吶喊聲過後,地面開始產生出現騷動,然後眾多的召喚物自地底冒出……

 

「幻燁。」繭夜看著地面跳躍的物體,臉上出現又無奈又好笑的黑線:「你召喚出魚骨頭做什麼?」

 

是的,沒錯!現在我們的腳邊不斷冒出魚骨頭,而且它們還是一堆「會動的魚骨頭」!那些魚骨頭冒出地面後,每一隻都是精神百倍的四處奔跑著。

 

「呃……哈哈!」幻燁乾笑幾聲,表情依舊自豪而陶醉。「沒想到連魚骨頭都受到我的感召而來!由此可見,我這首新作的詩真是非常傑出啊!」

 

「剛好我這湯少了些鮮味,這些魚骨頭就拿來熬湯好了。」魅影轉了幾下手,那些四處蹦跳的魚骨便乖乖的排成一列,自動自發的跳進湯鍋裡,鍋子底部跟著冒出一團火,將那些魚骨頭熬成湯。

 

有了魚骨頭的加入,那鍋濃湯的氣味越來越怪異,顏色也變的越來越混濁。

 

「嗯……這湯看起來真不錯。」魅影像是更加高興了,她熬至濃湯時,還不忘轉頭對繭夜笑笑:「等這些魚骨的精華滲透到湯裡,妳就能喝了,多等我一會吧。」

 

繭夜聽著這話,臉色越發蒼白了,她怒瞪著幻燁質問道:「你到底是來幫我的,還是來害我的?」

 

「這……」幻燁無奈的聳聳肩。

 

「迪亞,救我!」繭夜面色哀悽的望向我。

 

救是當然要救!不過這老師這麼愛整人,我除了要過關之外,還想好好的整她一次!我抽刀斬碎了綁住繭夜的骷髏椅,繭夜脫身後,立刻跑到菊喵身邊為牠解開繩子。

 

「你想做什麼?」魅影不高興的瞇起眼睛瞪向我。

 

「想跟老師賭一局。」我笑著回道:「要是我射中骷髏頭,那我們全部的人就算過關,要是没射中,我一個人喝完那鍋湯。」

 

「想逞英雄?」魅影笑的出來,表情有些詭異:「你以為光憑你一個人,就夠資格代替眾人?你有那麼高的身份地位嗎?」

 

「我……」魅影說的這話讓我語塞。

 

雖然我想讓其他同學免去喝濃湯的痛苦,雖然我已經決定要自己承擔失敗,可是,我又有什麼資格代替所有人呢?

 

「不用身份地位,只要其他人覺得可以就行。」夜伢走到我身邊,給我一個鼓勵的笑:「另外,如果輸了,我也喝。」

 

「我也是,要是迪亞失敗了,我願意跟著喝湯。」巧音纖細的聲音跟著附和,她抱著魔王鲸出現在我身旁,季斯卡跟多特也尾隨在巧音身後走來。

 

「老師,我們願意讓迪亞代替我們。」其他同學也跟著叫道。

 

「要是失敗了,我們也願意一起喝!」

 

「這種事情是你們說了算嗎?」雖然所有人都贊成這提議,但魅影依舊不肯鬆口答應。「我是關主,規則由我來定!」

 

「老師。」歐羅帶著溫和又迷人的笑容,緩緩走向魅影:「只要在場的隊伍願意,讓迪亞代表大家射箭,又有何不可?」

 

歐羅的那個笑容讓我覺得很眼熟,想了一會,我才想到……那不正是歐羅在催眠別人時慣用的笑容嗎?

 

「也、也對。」果不其然,魅影用著帶點迷網的聲音點頭答應了。

 

「老師,謝了。」歐羅笑著快步向我走來,魅影在歐羅離開時,跟著恢復清醒。

 

嘖!歐羅也真是的,既然要催眠,乾脆直接叫魅影讓我們過關就好了啊!幹嘛還要我費力去射箭!我嘟著嘴瞄了歐羅一眼,歐羅則是用著困惑與不解的表情回應我。

 

「繭夜,弓箭借我。」我向繭夜拿來弓箭,瞄準了骷髏頭。

 

「等一下!」清醒後的魅影,似乎有點不甘心,她制止了我。

 

「有什麼問題嗎?」我有點擔心的問道。怕魅影會出爾反爾,我連忙補了句:「老師剛剛不是答應了嗎?」

 

「我自己說了什麼我知道!」魅影氣憤的瞪了我一眼,而後她轉向夜伢他們:「我聽說你們幾個組成一個團隊,既然要闖關,那你們就一起闖!全部過關才算數!」

 

巧音一聽這話,臉色頓時蒼白:「可是我不會射箭……」

 

「那是妳的問題!」魅影截斷巧音的話。「如果你們六個之中有人失敗,那這關卡就算失敗!」

 

「沒問題!」見到魅影故意刁難,我也火大了。

 

「迪亞……」巧音心急的拉住我。

 

「放心,我有辦法。」我附在她耳邊輕聲說道,跟著,我回頭望著魅影:「不過,要是我們全過關,老師妳要將那鍋湯喝完!」

 

「你這是在跟我挑戰?」魅影的臉色跟著難看起來。

 

「迪亞,別激動。」夜伢將我拉退了兩步,跟著,他臉上堆起笑容對魅影說道:「老師,該不會妳不敢喝自己煮的湯吧?」

 

好你個夜伢,你叫我別激動,可是你卻又主動挑釁她?我真是搞不懂夜伢在想什麼。

 

「好!喝就喝!」魅影握緊拳、氣憤的一口允諾,她舉起手指向夜伢:「要是你們失敗了,你就任憑我處置!」

 

什麼?怎麼會變成這樣?我驚愕的望向夜伢,他平淡的對我笑笑,似乎,魅影說這話早在他預料之中。

 

「沒問題。」夜伢也沒多遲疑,一口答應魅影的條件,他跟著拍拍我的肩膀輕聲催促道:「可以開始了。」

 

「你是故意的。」我質問著他。

 

將事情串連後,我後知後覺的發現,夜伢是故意激怒魅影,為的是逼魅影答應我的條件,以及為我擋下魅影尾隨而來的刁難,要是剛剛夜伢不出面,魅影針對的對象會是我,失敗後,要任憑她處置的人也會是我。

 

夜伢只是對我笑笑沒有回答,直到我皺起眉頭準備逼問他時,他才緩緩說了句:「罰你或罰我,有什麼不同?」

 

有什麼不同?當然不同啊!我才想要跟夜伢辯白時,一旁傳來不耐煩的聲音。

 

「你在發什麼呆?」季斯卡快步上前,拿走我手上的弓箭。「都已經傍晚了,你再拖延下去,我們就要在這河邊過夜了。」

 

抬頭望向天邊,的確,天空已經出現晚霞,白雲更是被夕陽染成橘紅色。

 

季斯卡快速搭弓射箭,箭一發出,季斯卡跟著衝上前,他使出漂浮術站在水面上,看他那專心凝神的模樣,似乎是在等待某件事。

 

當箭逼近骷髏頭時,骷髏頭跟著閃開,季斯卡這時飛躍上前,對著弓箭出腳踢去,瞬間轉移弓箭飛行的軌道,不偏不倚,箭這一轉,正好射中骷髏頭。

 

「過關,換人。」季斯卡將弓丟向夜伢,帶點挑釁的對他笑笑。

 

「等等!」魅影見狀況不對,連忙出聲喊停。「過關的方法只能用一次!前一個人用過的招式,後面的人不準再用!」

 

魅影越來越嚴苛的條件,引發其他同學的不滿,眾人紛紛出聲埋怨。

 

「這根本是找碴嘛!」

 

「沒見過這麼惡意刁難學生的老師。」

 

夜伢舉手示意要眾人安靜,望著魅影,他用著自信而又篤定的笑容回道:「沒問題。」

 

就算魅影沒開口規定,夜伢也絕不會跟季斯卡用相同招式,雖然,大家過關的想法是一樣的,可是,這個關卡任務對他們兩人而言,又多了份相互較量的競爭意味。

 

夜伢站定腳,拉滿弓,快速的發出箭矢,在骷髏頭準備要閃躲時,夜伢的手中發出數個不明物體,自左右兩邊夾制住骷髏頭的行動,在無從閃躲的情況下,箭矢直中骷髏頭中心點。

 

「你剛剛丟了什麼東西!」魅影質問的看著他。

 

「這個。」夜伢將手掌攤開,手心上存留著一顆栗子。

 

「該我了。」歐羅走上前接過弓箭,當他將箭射出後,骷髏頭突然飛高,歐羅手一揮,那箭矢竟然也跟著尾隨骷髏攀升,同樣的,骷髏頭又被射中了。

 

「我剛剛說的很清楚,不准使用魔法!你輸了!」魅影得意的對歐羅笑著。

 

「我沒使用魔法。」歐羅將手一抽,箭矢又飛回他手中,箭矢的尾端綁著一條細線。「我剛剛是用這條線控制箭的方向。」

 

「哼!」魅影不滿的跺了下腳,踩著重重的步伐,轉身走了兩步,而後帶著鬱悶的語氣回頭喊道:「下一個是誰?還不快點!」

 

「讓我先吧!」多特拿了隻箭矢,卻沒接過歐羅遞給他的弓箭,歐羅遞出弓的手懸在半空。

 

「我不懂射箭。」多特對著歐羅笑笑,隨後便走向溪邊。

 

呃?多特不會射箭?我真是感到有些訝異,一直以為,男生會使用弓箭是理所當然的事,畢竟,射箭、打獵是貴族間的重要休閒活動之一。

 

多特會怎麼應付這個關卡呢?我看著多特那不慌不忙的模樣,真是大感好奇。

 

多特深深吸了口氣,將手上的箭矢高舉,發出一聲沉喝之後,他用著像是射飛鏢、標槍的動作將箭矢丟出,箭矢的速度如同閃電般,骷髏頭閃避不及,「碰!」的一聲,箭矢射中骷髏頭,強大力道讓骷髏頭四分五裂的碎開。

 

「抱歉,太過用力了。」要是別人說這出話,可能會讓人覺得有些自大、自誇,可是多特不會,不管是表情還是語調,聽的人都可以感受到多特真誠的歉意。

 

「下一個!」魅影這時可是用著咬牙切齒的語氣說道。

 

也難怪魅影會這麼生氣,現在只剩下我跟巧音兩人,要是我們全過關了,她可就要喝下那鍋濃湯了。

 

魅影轉身瞧見臉色發白的巧音,她臉上又重現笑容,她將巧音往前拉了幾步。「妳先來!」

 

「我……」巧音求助的看著我。

 

「別怕,妳只管將箭射出,其他的就交給鯨魚吧!」我對魔王鲸眨眨眼,鯨魚會意的點頭回應,跟著,鯨魚飛離巧音懷中,漂浮在巧音身旁,骷髏頭此時也重新恢復原狀了。

 

巧音怯怯的拉弓,沒啥力量的她,勉強將弓拉開三分之一,而後她便撐不住的鬆手了,那箭矢成拋物狀的往下墜,觀看的同學們跟著發出驚恐的叫聲。

 

為啥尖叫?廢話!當然是為了過關啊!雖然失敗沒他們的事,可是大家還是希望能夠過關,順便逼魅影喝下濃湯,欣賞她的慘狀吧!

 

魔王鲸立刻衝向那箭矢,張口銜住箭往骷髏頭直衝而去,骷髏頭跟著東躲西閃著,幾分鐘的追逐後,魔王鲸追上了骷髏頭,一個扭身,鯨魚將箭牢牢的插入骷髏頭裡。

 

「帥!」我讚賞的對魔王鲸叫著。

 

「犯規!這犯規!」魅影氣急敗壞的大叫。

 

「我……」巧音不知所措的望向我。

 

没等我開口,季斯卡搶先替巧音辯解:「剛剛只有規定不准使用魔法,又沒說寵物不能幫忙。」

 

「就是說嘛!」旁邊的同學逮到說話的機會,立刻跟著附和。「寵物幫主人可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老師剛剛也沒說不可以讓寵物幫忙。」

 

就這樣,你一言我一句,魅影的臉色隨著這些話越來越鐵青,最後,她生氣的大吼一聲。

 

「全給我閉嘴!」

 

頓時,原先吵雜的聲音全部消失,眾人又安靜下來了。

 

「現在只剩我了。」我上前接過弓箭。

 

「等一下!」魅影氣極敗壞的衝上前:「現在更改規則!」

 

她喃喃念著咒語,眼前突然出現十個骷髏頭,魅影手一揮,骷髏頭們乖乖的排成一直行。

 

「你只要一箭射穿這些骷髏頭就算過關。」魅影笑嘻嘻的對我道。

 

「怎麼可能!那些骷髏頭會亂飛亂跑,光射一個就很麻煩了,現在還要射中十個!」

 

「這根本是無理的要求!」

 

「吵什麼啊你們!」魅影瞪了眾人一眼:「我這次改成『固定式標靶』,這些骷髏頭不會亂動。」

 

雖然魅影還是採取她一慣的高壓方式,可是眾人長久被壓抑的怒氣這時也到達極限,爭論非議的聲浪仍舊不斷的沸騰著。

 

「就算那些骷髏頭不會跑,要射穿十個還是辦不到啊!」

 

「我看,就算用盡全力,頂多也只能射穿五個吧!」

 

「要是不想讓人過關就說一聲,何必這樣整人!」

 

「要是不想繼續比下去,也是可以。」魅影轉向我們,用著一副大發慈悲的語調說道:「我也不是一個很難溝通的人,要是想放棄,之前的賭注我也就算了,看在前面幾個那麼努力的份上,你們可以不用喝那鍋湯,如何?」

 

這是在為自己找台階下嗎?也許,以前的我可能會好心的顧全她的面子,放她一馬,可是,在這樣群起激憤的狀況下……不好好整她一下,似乎不能大快人心啊!

 

「只要射穿就可以了嗎?」我語調平緩的問著。

 

我這麼一問,面前的人給了我不同的表情,魅影是一臉的驚愕與氣憤,其他同學則是興奮又期待,相較於其他人,同隊的人反而沒有什麼怪異、誇張的表情。

 

巧音用著唇語對我說著「加油」二字,夜伢像是為我打氣般的點頭笑笑,季斯卡則是一副「要是你失敗,我絕不饒你!」的表情。

 

唉唉……我當然是有把握,才會答應這條件啊!

 

『女人,妳又想到什麼鬼點子了?』帽子裡的狂直接了當的問。

 

『沒什麼,只是剛好有幫手可以幫忙。』邊說,我邊拉弓專心的瞄準目標物。

 

「咻!」箭矢如獵鷹衝出,而那些骷髏頭也真的遵守規定,動都沒動。

 

「蔚藍星空,幫個忙吧。」我低聲的召喚出風精靈。

 

語音剛落,一陣強風颳起,風成漩渦狀包圍住箭矢,挾帶著箭,往骷髏頭直衝而去,巨大的衝擊聲響起,箭矢在瞬間穿過骷髏頭,連帶將十個骷髏頭中心位置鑽出個大洞。

 

「不可能!」魅影氣急敗壞的揪住我的手。「說!你剛剛使了什麼魔法!」

 

「我沒有。」我堅決的回著。事實上,我真的沒有用魔法,我只是召喚出精靈幫忙而已。

 

「你說謊!不可能有人能射穿十個骷髏!」魅影的手抓的更緊了,她那尖銳的指甲刺入了我的手腕,鮮紅的血跟著流下、低落。

 

「放開他!」夜伢衝上前想要將我拉開,但魅影卻不肯鬆手,甚至,她揮舞著另隻手攻擊夜伢。

 

混亂中,魅影的手劃傷了我的臉,那刺痛的感覺讓我跟著皺起眉頭。

 

「刷!」一道粉紅色的影子飛過,魅影的臉被正面踢中,她疼的鬆開手,跌退幾步。

 

『沒見過這麼不講理的女人!』狂跟著使了記掃腿掃向她的腳,魅影整個人狼狽的跌在地上。

 

其他同學見她這慘狀,紛紛開心的鼓掌、喝采。

 

「你、你們!」魅影掙扎的撐起身子,怒瞪著所有人。

 

「魅影老師,願賭服輸喔。」札客笑嘻嘻的站在她身旁,他手上還端著一碗湯。

 

「不!我──」坐在地上的魅影臉色頓時慘白,她抗拒的往後移了一些。

 

札客見狀便轉身對其他同學道:「同學們,我想,魅影老師辛苦了一天,應該沒有力氣喝這些湯了。」

 

「老師!輸的人就是要喝啊!」同學們聽札客這語氣,紛紛張口出聲抗議。

 

「要遵守規則!老師不可以說話不算話!」

 

「大家冷靜點。」札客對眾人揮揮手,等眾人稍稍靜下後才又接著說道:「我的意思是說,魅影老師沒力氣喝湯,你們要尊師重道,過來餵老師喝湯。」

 

「我!我願意為老師服務!」同學們一聽這話,立刻興奮的舉手。

 

「我也要幫忙!」

 

「我也是!」

 

「哈哈!看來魅影老師的人緣『很好』啊!」札客轉頭望向魅影,卻發現魅影正準備逃跑,他伸手在天空畫了幾下,魅影跟著被麻繩牢牢捆住,整個人被綁的像粽子一樣。

 

跟著,魅影就被蜂擁而上的學生群給淹沒了。

 

哈!這個札客老師也不是省油的燈啊!竟然玩這招!我現在真是有點可憐魅影。

 

「這是你們的過關徽章。」札客手上出現兩堆不同樣式的徽章,徽章上頭一堆刻著「札」字、一堆刻著「影」字。

 

「謝謝。」我們幾個笑著接過手。

 

「不用客氣,你們表現的真是太好了。」札客極為開心的道:「我真希望能多給你們幾個徽章,讓你們直接過關。」

 

面對札客的稱讚,我也只能呆呆的笑著。

 

「你們下個關卡有預計要去哪裡嗎?」札客突然問道。

 

「沒有。」

 

「沒有的話,我想推薦你們去珞葉的關卡。」札客翻開手冊上的地圖,指著地圖上頭的一個紅旗標示。「珞葉這個人蠻好相處的,你們去那邊應該不錯。」

 

聽札客這麼說,我們幾個互望一眼,不用交談,從彼此的眼神中,我們便確定這就是我們下個目標。

 

突然間,一隻手托住了我的下巴,歐羅的臉放大在我面前,他的眼神落在我臉頰的傷口上,望著我喃喃的道:「真可惜。」

 

可惜?我愣愣的跟歐羅對望,在我還沒來得及出聲反問時,歐羅緩緩湊上前,先是探出舌尖,輕輕的舔了下傷口,而後,他更進一步的將唇貼上我的臉頰!

 

知道歐羅真實身份的人當然知道他在作什麼,可是其他人……我用眼角餘光瞄向他們,眾人全用驚愕的眼神看著我們,從他們的眼神中,我可以讀出「原來他們有這種嗜好」的疑問。

 

「歐羅!」夜伢率先爆出怒吼。

 

『該死的吸血鬼!』狂快速衝向我們,本來他打算給歐羅一記飛踢,可是卻被歐羅搶先一步閃開。

 

「抱歉!我們先走了!」面對這種驚愕的場面,我也只能抓著歐羅的手,飛快狂奔。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