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看不慣主人無止盡的發呆,殭屍少年伸出手指指女子,簡潔的道:「珞葉老師。」

 

「你會說話!」我原以為殭屍不會說話,現在聽到它開口還真是嚇了我一跳。

 

「會。」殭屍重重的點了下頭。

 

比起任務,我對眼前這個殭屍更感興趣,知道它能說話後,我快速衝向它,拉著它的手興奮的問:「你叫什麼名字?平常都吃什麼東西?需不需要睡覺?」

 

「磊,不吃,不睡。」我一連串的問題,只換來每題不超過三個字的答案。

 

好簡潔的回答方式啊!通常,我遇到有人用這麼簡短的方式回答問題時,我會努力引誘對方,絕對讓對方說出超過他平常的字數的話!

 

「磊的興趣是什麼?」我興沖沖追問,甚至,還學著希杰,裝可愛的眨眨眼:「有沒有喜歡的人?為什麼你會變成殭屍呢?」

 

「睡覺,主人,不知。」

 

去!又是兩個字的!正當我還想努力不懈的發問時,磊突然眼神發亮的看著巧音……頭上的魔王鲸。

 

「可愛!」磊像是在逗鯨魚玩一般,伸出食指戳了戳鯨魚。「跟磊一起玩!」

 

為什麼!為什麼我這個美少年比不過一隻鯨魚!而且磊還對鯨魚說出那麼多字!我震驚的退了兩步,心裡更是滴血的吶喊……

 

好唄,我承認我太誇張了,不過,我還是受到了小小的打擊啊!

 

「別煩本王。」魔王鲸很不識相……呃,是很「酷」的維持他一慣作風,別過頭去,沒有理會磊。

 

「一起玩、一起玩、一起玩,鯨魚跟磊一起玩!」磊拼命的叫著,原本平板的語氣中還出現哀求。

 

哇塞!現在竟然是說出一連串的話!這、這不好好「回報」磊一下怎麼行!

 

於是,我很「好心」的,將鯨魚遞到磊的手中,用著很豪爽的語氣對他說道:「拿去。」

 

「你將本王當成什麼!」魔王鲸氣憤的想要衝上前咬我,但卻被磊制住行動。

 

「謝謝。」磊重重的對我點了下頭,雙手更是緊緊將鯨魚抓住不放。

 

「磊,這關的任務是什麼?」我笑嘻嘻的問。

 

磊聽見我這麼問,轉頭望了他發呆的主人一眼,磊似乎是想請主人解說,但是,那位珞葉老師依舊是在神遊中,他只好無奈的嘆口氣,抱著鯨魚轉過身,往旁邊的樹叢「咚咚咚」的跳去。

 

不了解磊想要做什麼,我們幾個互看一眼,跟著尾隨在磊身後,茂密的矮樹叢遮去了視線,隱約中,一些吵雜的聲音傳進耳中──野豬的叫聲、人們的談話聲以及奔跑的騷動聲。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越聽,我就越感到困惑。

 

穿過矮樹叢,我們看到了……一群同學正追著一群豬跑。

 

「烤肉。」磊指著山豬對我們的說道。

 

「烤肉?怎麼又是個食物關卡啊?」我埋怨的叫。難道說,除了吃的之外,老師們就不會出別的東西了嗎?

 

「不。」磊很認真的對我搖搖頭。「味道辨識。」

 

「烤肉跟味道辨識有什麼關係?」我真是越加困惑了,要辨識有沒有將肉烤焦,或者有沒有誤將鹽巴加成糖了咩?

 

「該不會,這個關卡是調味料辨識?」巧音突然開口問著。

 

「是。」磊重重的點點頭,似乎是在強調巧音說的話就是正確答案。

 

「巧音,妳竟然從那幾個字就能聽出答案!真是太厲害了!」我萬般崇拜的看著她。

 

「沒有啦!」巧音紅著臉害羞的笑笑:「以前學烹飪時,老師都叫我們要學習辨識各種調味料,他說這是最重要、最基本的功夫,所以,剛剛聽磊這樣說,我才會直覺想到這點。」

 

「去吧。」磊對我們揮揮手,之後便抱著鯨魚「咚咚咚」的跳開了。

 

磊走開後,我們幾個只是沉默的站著,看著眼前那群人向野豬衝過去,然後被野豬群打回來,跟著,重新聚集後又反撲回去,不久,還是照樣被野豬群打了回來……週而復始……

 

「他們想要這樣打到什麼時候?」季斯卡大大的打了個呵欠,顯示出他感到百般無聊。

 

「比賽結束。」夜伢語帶無奈的回道。

 

「他們都不累?」我光是看著他們跟著野豬群跑來跑去、衝來衝去,一股疲憊、無力感跟著升起。

 

不是我們幾個故意站在旁邊看戲,只是,我們都知道,眼前這群豬,可是不好惹的啊!

 

那群豬叫做「虎豪豬」,外型較尋常野豬小一號,深咖啡色的皮膚跟白色腳蹄是牠最大的辨識點,攻擊力跟防禦力非常高,露在嘴外的兩隻獠牙能夠刺穿巨木,是一種具有高度危險的動物。

 

「他們應該知道那是什麼豬吧?」多特困惑的反問。

 

季斯卡挑了挑眉:「虎豪豬在一年級課程就教了,應該都知道。」

 

『書上的東西學的多有什麼?』狂嗤之以鼻的冷哼一聲:『沒有辦法應用的知識,只是一堆廢物。』

 

呦?狂竟然能說出這種話,真是叫人意外啊!

 

「戲看夠了,走吧。」季斯卡抽出腰間長刀走上前去。

 

「別單獨行動。」夜伢一把扯回季斯卡,臉上有著複雜的表情,像是為季斯卡擔心,又像是對他的我行我素感到不悅。

 

夜伢對季斯卡這過於親近的舉動,讓季斯卡微微愣了下,但他也沒多加抗拒,僅僅挑高眉頭、站定腳步,等著夜伢下一步動作。

 

「任務只要一隻豬就夠了。」夜伢開始說出他的安排:「你跟我先鎖定目標,將牠逼離團體,多特跟歐羅負責抵擋其他豬群,迪亞負責保護巧音。」

 

「嗯。」季斯卡同意的點頭,兩人隨即往豬群衝去。

 

雖然計畫是這麼安排的,但是,實際執行可是件難事,虎豪豬是一種團體行動的動物,當同伴遇到攻擊時,其他豬群會群起禦敵,要想將目標物跟同伴隔離,真是非常困難

 

「巧音,妳要緊跟著我,別離我太遠。」我將巧音拉在身邊,努力抵擋胡亂衝撞的豬群。

 

「好。」巧音緊張的縮著身子,眼睛更是憂心的望著身陷豬群的季斯卡。

 

「快退!」待在豬群中的夜伢突然對我們叫著。

 

還沒來得及反應,只見到一隻豬脫離同伴,像是發狂似的對我們直衝而來,見狀,我帶著巧音快步往後疾退,一不小心,巧音絆住了腳,整個人往後倒下,我連忙一把環住她的腰,將她抱住,這一耽擱,那虎豪豬已經衝至我們面前,正當虎豪豬要撞上我們時,狂衝出帽子,朝著牠的鼻子狠狠的踢了一腳,虎豪豬往後退了兩步,順帶晃晃發暈的頭,似乎,那擊重踢對牠造成不小的影響。

 

季斯卡跟著一個箭步飛躍上前,對著豬的頸部揮刀一斬,虎豪豬連聲慘叫都沒發出,頭便飛落到一旁地上,身子搖晃了幾下後跟著倒下。

 

好個身首異處、鮮血狂噴的畫面啊!看著倒在地上的虎豪豬,我真是覺得這豬很可憐,順勢,我皺著眉頭,責備的瞪了季斯卡一眼,而他只是無所謂的對我聳聳肩。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巧音因為事先被我矇住眼睛,剛剛季斯卡殺豬的景象完全沒看到。

 

「那隻豬被季斯卡打暈了。」我因為擔心巧音見到眼前的場面會暈倒,沒有放下蒙住她眼睛的手:「剩下的交給他們,我們先回去生火。」

 

「喔,好。」巧音大概是猜出我的用意,她並沒有叫我鬆開手,乖乖的點頭同意。

 

正當我們要離開時,旁邊傳進圍觀同學的竊竊私語。

 

「那個女生是誰?為什麼迪亞跟季斯卡那麼保護她?」

 

「她叫做巧音,季斯卡會保護她,可能是因為她常常幫他做功課的關係吧……」

 

「才不是!我聽說她是假借幫忙的名義,故意親近季斯卡!」另個女生氣憤的道。

 

這位同學,妳說反了吧!假借做功課名義親近的人是季斯卡,再說,這是人家小倆口的事情,你們這些外人管什麼管?我無奈的翻翻白眼,為什麼一件事情只要傳到第三人口中,就一定會發生偏差呢?

 

「我之前遇到一個隊伍,他們跟我說迪亞同學對她很照顧,還說……」

 

哇哩咧!現在連我也扯進去了?我冷冷的朝他們瞪了眼,一接觸到我的眼神,那些多話者也跟著噤聲。

 

巧音聽著這些話,難過的低下頭,看著她這模樣,我將她帶離了幾步,而後放下摀住她眼睛的手:「別理這些人。」

 

「我沒關係。」巧音輕輕的回著:「可是,你因為我被誤會……」

 

「無所謂。」我毫不在乎的回著。「不過就是謠言,別理它,日子久了就沒了。」

 

巧音聽我這麼回答,沉默了會才帶點遲疑的開口問道:「為什麼你要對我這麼好?」

 

這該怎麼回?總不能說是因為妳曾經救過我吧?好不容易精靈的事件掩飾過去,我當然不希望將事實說出。

 

雖然之前剛遇到巧音時,真的有這股全盤托出的衝動,但那是因為我想跟巧音恢復先前無話不談的友情,不過,經過這陣子相處,我跟她也變成不錯的朋友,如果這時候跟她說出精靈的事情,反而會將我們現在的友誼給破壞,甚至,巧音對於精靈的那份美好的回憶也會消失……

 

「因為我們是朋友。」我給了她一個簡單卻不容懷疑的答案。

 

巧音聽著這答案,笑了笑,沒再多說什麼。我跟她便一邊撿拾路邊的樹枝,一邊散步走回先前的場地。

 

生好了火,坐在一旁休息等著他們回來,磊跟鯨魚也待在我們身邊玩著,不過,基本上,都是磊拼命逗著鯨魚,鯨魚卻理都不理,甚至,最後還惱怒的咬住磊的手。

 

「嗯?」磊舉高被鯨魚咬住的手,整個手腕全進鯨魚口中,它像是無痛無感的晃晃,臉上有點困惑:「鯨魚?」

 

「……」我無言的瞪了魔王驚一眼,順手握拳往他頭上敲了一記:「你幹麻欺負磊!」

 

鯨魚反瞪了我一眼,鬆開嘴,發出一個極大的氣泡將磊包在裡頭,磊不解的敲敲氣球的內壁。

 

「滾遠點!」魔王鯨甩動著尾巴,狠狠將氣泡連同磊撃開。

 

「魔王鲸!」我驚愕的站起身,鯨魚也弓著身體,將獨角對準我。

 

「要打嗎?」我瞇起眼看著鯨魚,反正現在也沒啥事,乾脆活動下筋骨。

 

「啊哈哈、啊哈哈……」一陣怪異的笑聲傳來,轉頭一看,磊竟然滾著氣泡衝回來。

 

「鯨魚,玩。」氣泡內的磊對著魔王鲸叫道,跟著,氣泡快速撞上魔王鲸,將鯨魚一同帶離。

 

「……」這是哪門子的玩法?我呆愣愣的看了一會,少了對手,我也只好無聊的坐回原位。

 

「那是怎麼回事?」其他幾個人端著肉片回來了,他們正好看到鯨魚被帶離的最後一幕。

 

「他們在玩。」我順手往火裡加了幾根樹枝。

 

「開始烤吧。」歐羅跟多特將肉片放下,自己跟著坐在一旁。

 

見到季斯卡出現,巧音立刻遞上條手帕給他擦汗:「你沒事吧?」

 

「沒。」季斯卡沒接過手帕,他仰著頭,等著巧音為他服務,巧音輕輕的為他拭去額上的汗水,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

 

「怎麼這麼久?」我問著往我身旁坐下的夜伢,照理說,料理這些肉片對他們而言該是輕而易舉的事,不可能讓我們等到快睡著。

 

「我們幫其他隊伍抓獵物,耽擱了點時間。」身邊沒有烤肉器具,夜伢便對肉片使出漂浮術,讓它們漂浮在火上烤著。

 

聽他這麼說,我順帶往其他隊伍瞧了眼,卻發現他們用著詭異的表情看著我們,對上我的眼神,他們紛紛別過頭去。

 

是怎麼了?我總覺得,有種詭異的氣氛環繞著我們。

 

多特困惑的看著烤肉問:「就這樣烤嗎?不是說要做什麼調味料測試?」

 

對喔!我連忙抬頭找著磊的身影,但它不知踩著氣泡帶著鯨魚滾到哪去了,無奈的,我將視線轉到原本發呆的珞葉老師身上,但是,我只看到珞葉先前坐著的大石,她人卻不見了!

 

「這肉片好香。」一個如風鈴般的女子聲音從我腳邊處傳來,低頭一看,穿著淡紅色旗袍的老師,正蹲在火邊看著烤肉,她手上還抓著把水藍色的摺扇搧著火。

 

她什麼時候出現的啊!我愣愣的用眼神詢問其他人,其他人回給我一個茫然的表情。

 

看到肉片快熟了,珞葉突然拿出一個小瓶子,往肉上倒了些粉末,一陣誘人的香味隨之傳出,跟著,珞葉從摺扇底端抽出一雙黑木筷子,筷子握端還精緻的繪著彩圖。

 

出手挾了肉,她一口將肉片塞入嘴中,邊吃,她臉上邊露出開心的表情:「好好吃喔!」

 

說完話,她又快速的拿出幾個小瓶子,分別將裡頭的粉末灑在肉上,霎時,咖哩香、中藥香、檸檬香……種種誘人食慾的香味飄在空中。

 

我們幾個就這樣,愣愣的看著珞葉將烤好的肉全數吃完。

 

「嗯?沒了?」珞葉四下找尋了下,見到一旁還有堆生肉,她便將它們全放在火上烤。

 

呃?她、她將我們的肉吃完了,那我們還烤啥?我連忙制止她:「老師,我們這個關卡的任務是什麼?」

 

「嗯?」珞葉轉頭望著我,沉默的想了好一會,然後……她的眼神又開始出現呆滯狀態。

 

「主人,主人。」原先不知滾到哪去的磊,抱著魔王鲸回來了,鯨魚一臉疲憊著瞇著眼,而原先困住磊的氣泡消失無蹤。

 

「磊,你跑哪去了?」聽到磊的呼喚,珞葉才又稍稍的回神。

 

「玩,鯨魚。」磊高興的高舉鯨魚到珞葉面前。

 

「……」珞葉看著魔王鲸,有點出神的愣了會,而後像是喃喃自語的道:「烤鯨魚……」

 

呃!想將鯨魚烤了?這可不行!我緊張的想將鯨魚抓回,磊卻是快速的將他抱回懷中。

 

「主人,不行!」磊拼命的搖頭,跟著跳退幾步。

 

「嗯?」珞葉換了個眼神,帶點困惑的望著磊:「不行?我剛剛有說什麼嗎?」她那迷惑的表情,像是剛剛是無意識說出那句話的。

 

「這裡怎麼有這麼多人?」珞葉看看四周,狐疑的望著磊問道:「他們來做什麼?」

 

「任務,主人。」磊依話回著。

 

「任務?」珞葉側著頭,手支著下巴,眼神又開始渙散了。

 

「老師。」為了不讓她一直發呆下去,我連忙上前說著:「我聽磊說,這關卡是味道辨識,請問是要讓我們辨識哪些東西呢?」

 

「辨識?喔喔!」珞葉這才想起關卡的任務:「你們將肉烤好後,我會在上面灑藥粉,你們吃過之後,再跟我說上面是什麼藥材就行了。」

 

「藥粉?」我驚愕的跟巧音互望一眼,雖然跟我們猜測的差不多,可是……調味料換成中藥,難免讓人覺得有點錯愕,再說,我們對中藥藥材可沒啥把握!

 

「這些肉差不多了。」珞葉又拿出幾個瓶子,往上頭到了些藥粉。「吃吧!」

 

我們幾個互看一眼,各自拿了片肉,巧音首先開口咬了口。

 

「唔!好苦!」她的眉頭皺的老緊,表情更是帶著扭曲,她連忙將口中的肉吐了出來。

 

「沒事吧?」我連忙遞上一杯水給她。

 

「嗯。」巧音連連喝了兩杯水,沖淡口中的苦味:「這……應該是黃連吧。」她帶點猶豫的說出答案。

 

「沒錯。」珞葉向她笑笑,順帶解說黃連的功用:「黃連味苦、性寒,清熱燥濕、瀉火解毒之效,但是服用黃連過長過久容易上火,易引起全身過敏,可能會有全身搔癢、煩躁不安的症狀,體質寒虛者禁用。

 

「薄荷。」歐羅揚揚手中的肉片說道。

 

「嗯!」珞葉跟著點點頭:「薄荷是種應用範圍相當廣泛的藥材,它可以提神、減輕皮膚發炎……等等功用。」

 

夜伢將手中的肉片聞了聞,還沒品嚐他就說出藥材名:「肉桂。」

 

「嗯,這也是種常用的藥材。」

 

「這是……大蒜?」多特將手中的肉片吃完,臉上帶著意猶未盡的表情。

 

珞葉搧了兩下扇子,嘴邊微微笑著:「大蒜有健脾止瀉、化痰止咳、消炎殺菌、利尿降壓及治水腫、吐血、腹瀉等之效用,料理中經常使用到。」

 

現在剩下我跟季斯卡了,我們兩個互看一眼,季斯卡先我一步吃下。

 

「唔!咳咳!」季斯卡突然猛烈的咳了起來,他的臉瞬間泛紅額上也滲出了汗:「辣、辣椒!」

 

巧音連忙遞上水給他,並且幫他拍背順氣。

 

看季斯卡咳成那樣,我想,那辣椒真是很辣!此時,我真是慶幸,吃到那片辣肉的不是我。

 

看著我手上的這片肉,唔……辣椒都被吃掉了,那,這應該不是辣味的吧?

 

小心翼翼的嚐了口,一股刺激、發麻感捲上舌尖:「辣又有點鹹苦,這到底是啥啊?」

 

『大爺我試試。』狂接過肉片,咬了口:『唔!這是火硝!快吐掉!』

 

「火硝?」我愣愣的重覆著。

 

「迪亞!快吐出來!」夜伢一聽我這麼說,立刻衝上前要我將肉吐出。

 

「我、我已經吃下去了啦!」我無奈的看著他們兩個。

 

『就算挖也要挖出來!』狂說著,隨即伸出他的手想要探進我口中。

 

「不要這樣!」我抗拒的別過頭,心中更是起了擔憂,會讓狂跟夜伢這麼焦急,我剛剛吃下的東西肯定有問題。

 

「老師!為什麼連火硝也拿來試驗!」夜伢用著少有的暴怒語氣質問珞葉。

 

「嗯?啊?」珞葉恍然的回神:「什麼火硝?誰將火硝吃了?」

 

「妳剛剛拿來讓我們辨識的藥粉裡有火硝。」夜伢臉上暴出青筋,要不是歐羅跟季斯卡拉著他,他肯定會開扁老師吧!

 

珞葉將先前的藥瓶拿出,看了看,又轉頭望著我:「你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

 

「目前沒有。」我如實的答。

 

「手給我。」珞葉拉起我的手診脈,跟著,她的眉頭逐漸收緊:「真奇怪的脈象……」

 

「那個叫做火硝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我困惑的問她。

 

珞葉把完脈,又瞧著我的眼睛跟舌頭:「它是種具有毒性的中藥,主要用來攻毒消腫,也被應用在炸藥製作上,食用過量會致死。」

 

致死!聽著這話,我嚇出一身冷汗,心理更是暗暗安慰自己,我剛剛只有吃一小口,應該還好吧!

 

「目前看不出有什麼問題。」珞葉端詳著我,手上的扇子搧了兩下:「不過你的脈象挺特別的,不像常人脈象。」

 

我尷尬的笑了兩聲回答,老師這話算是說對了,遺傳了四個種族血源的我,的確不能算是平常人類,可我又不能直接坦白,要不,恐怕會造成其他人慌亂吧!

 

珞葉收起扇,抓著扇子指向一旁:「你們過關了,不過,你的身體要再觀察一下,先到那邊坐著歇息,有狀況立刻通知我。」

 

珞葉的話還沒說完,我的胸口起了一陣疼痛,我難受的弓起身子,臉色發白的直冒冷汗。

 

『女人!你怎麼了?』兔子見我這模樣,立刻跳到我腳邊問著。

 

「迪亞!你不舒服嗎?」夜伢也即刻趕到我身邊。

 

「我、我覺得好難過……」一陣暈眩襲來,身子搖搖晃晃的,夜伢連忙扶著我,讓我靠在他的身上。

 

在疼痛過後,一股刺骨的寒意侵襲我全身,冷汗浸濕我的衣服,縮著身子不斷的發抖,我感覺到,我的身體正逐漸起了變化。

 

夜伢顯然也察覺到這一點,他將我轉到無人的方向,用他的身體為我擋去其他人的視線,並附在我耳邊悄聲的道:「迪亞,你好像要變回女生了。」

 

「什麼?怎麼會這麼突然?」我緊張的抓緊夜伢的手,壓低音量說道:「我前兩天才吃過變身藥,藥效還沒過啊!」

 

「可能跟剛剛的火硝有關。」夜伢說出理由,並伸手將我的假髮拿下,將假髮藏入衣內。

 

「你做什麼?」夜伢的舉動讓我感到困惑,我摸著披散下來的長髮,不解的問。

 

夜伢沒回我,他稍稍退了開來,用著驚愕的語氣對珞葉叫道:「老師!為什麼迪亞會變成這樣!」

 

「他怎麼會變成女生?」珞葉也是一臉狐疑的望著我。

 

「老師,妳該不會在火硝裡頭加了其他東西吧?」夜伢用著不容質疑的語氣問著。

 

「不可能。」珞葉肯定的說道。

 

「迪亞今天只有吃過那肉片,如果不是老師的藥有問題,那為什麼他會變成這模樣?」夜伢更近一步的質問,雖是問句,可是他的語氣卻是極為篤定。

 

「呃……我……」被夜伢這麼一說,珞葉也沒了先前的肯定,她略帶遲疑與狐疑的低頭沉思,而後,她又陷入呆滯中……

 

「老師!」夜伢等了一會,不見珞葉的反應,加大了音量喚著她。

 

「呃?啊?」珞葉回過神來,帶點恍然的看看我:「嗯……你先去換套衣服吧,你身上的衣服太大了,可能會阻礙你的行動。」

 

說的也是,身體縮水之後,原先穿的衣服大了好多。我的袖子跟褲子都長了許多,看起來跟小孩穿大人衣一樣滑稽。

 

「磊,將我的旅行屋拿出來。」珞葉對著磊叫著,磊依話跳進之前的黃色迷宮中等他出現時,手上多出一個白藍相間的布包,磊將布包放在遠處空地,珞葉跟著念了段咒語,布包突然像吹氣般脹大,不一會,一個半圓型的帳棚便出現在我們面前。

 

好便利的旅行屋啊!我羨慕的看著,之前曾有商人來我們家兜售這種旅行屋,可是,家裡的人都說,出外旅行就是要與自然相處,以天為被、以地為床,所以他們都不肯買。

 

「衣服都在裡頭,你挑一套合身的換上。」

 

「嗯。」我向旅行屋走去。

 

進到裡頭,我訝異的發現,裡面的空間比外面見到的還要大上幾倍,本以為是個簡單的休息地方,沒想到裡面擺了張大床、小茶几、梳妝台跟衣櫃。

 

簡直跟一般屋子沒什麼兩樣!我愣愣的呆站著,直到外頭傳來夜伢的聲音,我才回過神。

 

「迪亞?你沒事吧?」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擔憂,似乎是怕我在裡頭發生其他狀況。

 

「我沒事。」我連忙對著外頭叫了回去,快速打開衣櫃準備換裝,這一開,我跟著傻住。

 

這、這些衣服……我看著那一件件的旗袍,額上又冒出一堆冷汗。

 

有的開叉高及腰部、有的胸前開了個洞、還有的……開洞跟高叉都有……這、這要我怎麼穿啊!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