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克列夫他們離開後,宴會又恢復了熱鬧,悠揚的音樂聲再度出現,眾人談笑的聲音也越來越響亮。

 

「歐羅,你接手家裡的工作後,一定會經常跟克列夫交手。」德古拉對歐羅叮嚀的說道:「這人的城府很深,你要多提防點。」

 

「嗯。」歐羅順從的回道,雖然依舊笑著,但那笑容卻顯得有點勉強。

 

看著歐羅不同以往輕鬆自在的笑容,再看看正為歐羅繼承家業規劃的德古拉,迪亞突然覺得,這兩個看似親近的父子,似乎,不是真的了解彼此……

 

「德古拉主人,開舞的時間到了。」辰役上前提醒著德古拉。

 

「歐羅,我可以跟你借一下可愛的女伴嗎?」德古拉依著紳士禮節,先行向歐羅詢問著。

 

歐羅對父親笑笑,點頭表示同意,德古拉隨即向迪亞伸出邀約的手:「美麗的迪亞小姐,不知我是否有榮幸能請妳跳支舞?」

 

「十分樂意。」迪亞笑著將手搭上德古拉的掌心,隨著德古拉步向舞池中央。

 

望著父親與迪亞跳舞的愉快神情,歐羅自己也感染了那氣氛,淡淡的笑意凝聚在他的嘴角。

 

雖然先前發生了點不愉快,雖然他心裡仍舊漫著無從說出的苦悶,但,歐羅此刻只想將那些事情拋開,好好享受眼前愉悅的氣氛,好好把握住這難得的滿足。

 

『歐羅,能出來一下嗎?』果力多突然對他傳來心通術,歐羅張望了會,發現果力多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歐羅往父親那看了眼,再評估了下宴會的狀況,確定自己不需要在場後,跟辰役交代一聲便步出宴會廳。

 

果力多不發一語的領著歐羅走到花園中,夜晚的玫瑰園,飄著氣味深淺不同的玫瑰香,大理石地漆黑如夜,鑲在上頭的夜光石如同星星般閃耀,地面與夜空兩者相互輝映,天地連成一片,走在花園的走道,如同漫步在星星圍繞的夜空。

 

一路上,果力多緊閉著唇,沒有開口說半句話,雖然歐羅對他的態度感到困惑,但也很有耐心的等著,靜默的氣氛壟罩著兩人,一直走到供人休憩的長椅,果力多才停下腳步往長椅一坐,見狀,歐羅也跟著坐在他身旁。

 

歐羅一坐定,果力多立刻開門見山的問:「你打算繼承家業嗎?」

 

完全沒料到果力多要跟他聊這種事,歐羅先是一愣,又緩緩的點頭:「我父親經營家業這麼久,需要人幫他分擔……」

 

「你呢?」沒給歐羅喘息的機會,果力多接著話尾發問:「你想要繼承嗎?」

 

「父親他……很期待我接手。」

 

「別老是拿別人的想法搪塞本公子。」果力多說話的語氣有別以往,他用著像是脅迫的語調問著歐羅。「你想要繼承嗎?這是你的意願、你人生的目標?」

 

「我……」歐羅只說了一個字便又沉默了。

 

果力多問出的問題,也是歐羅所質疑、猶豫的心結,雖然歐羅不排斥這工作,可是他心底又隱隱有個聲音在問:這真的是我要的未來?

 

「抱歉。」見到歐羅無奈、苦惱的模樣,果力多緩下自己失控的情緒。「也許是覺得你跟本公子的狀況很像吧,不自覺將怒氣出在你身上。」

 

「沒關係。」

 

「其實,我也沒什麼資格跟你談這些。」果力多自嘲而又無奈的笑笑,衡量自己跟歐羅的狀況後,果力多發現,自己其實跟歐羅一樣在逃避。

 

「我聽說楛說,『他』最近開始出現動作了。」歐羅知道果力多這話的涵義,他順帶向果力多提醒著:「我已經要楛封鎖有關你探查他私下行動的消息,不過,為了防止他發現,你最好還是快點回去看看。」

 

「我知道了。」果力多沉重的點頭回答,拖延了這麼久,給了那麼多次機會,對方似乎已經不顧情面、勢在必行,那麼,他也該好好的結束這一切。

 

察覺果力多心中的無奈,歐羅拍拍他的肩頭,半帶鼓勵的道:「事情總要解決。」

 

明明歐羅比自己還猶豫、還遲疑,現在卻又一副堅定的說出這話,果力多真是不知該笑還是該罵他。

 

「那你呢?」果力多揚著眉頭反問。

 

一提起自身的事情,歐羅先是長長的嘆了口氣,將臉埋在雙手間,遲疑了會、想了會,才緩緩開口:「我……不知道我的目標是什麼。」

 

「所以你就拿你父親的目標當目標?」果力多接著話往下追問。

 

「嗯。」

 

「你不覺得,你這樣的想法很殘忍、很愚蠢?」

 

「呃?」歐羅訝異的抬頭望著果力多,他完全不懂,為什麼自己的順從會被果力多說的……如此不堪……

 

「因為沒有目標,所以你接受你父親繼承家業的要求,可是你又對這件事情遲疑、猶豫,用著不是十分真誠的心,虛應著你父親的期望,你不覺得,你對全心相信你的父親很殘忍?」果力多表情嚴肅滔滔不絕的說著。「你以沒有目標當繼承家業的藉口,那要是有一天,你找到你想做的事情了呢?拋棄家業?拋棄夢想?不管選擇哪個,都是一種為難、一種掙扎吧?」

 

「我、我……」這話讓歐羅如同石像般呆住了,他從沒更深一層的想過這些事情。

 

「別將自己逼到這種窘境。」果力多伸長手臂,用力的伸了個懶腰,順帶還大大的吐了口氣:「所有人都很擔心你,也因為這份擔心,所以夜伢要本公子過來跟你談談,希望你能正視自己的想法。」

 

「抱歉,還有……謝謝。」許久,低著的歐羅說出了這句話。

 

道歉,是因為自己讓這群朋友擔心;謝謝,也是感謝他們對自己的擔心。

 

「十分鐘之後,迪亞會帶你父親過來這邊。」果力多邊說邊站起身:「要是你心裡已經有決定,就趁此時跟你父親說清楚,要是,你還不清楚自己的想法……」

 

「我會跟我父親談談……」歐羅向果力多笑笑,眼神中透出一種堅定,雖然他還不知道自己的目標,可是,現在的他也不再那麼徬徨。

 

 

不一會,德古拉隨著迪亞出現在花園,將德古拉帶到歐羅身邊後,迪亞以「要讓他們父子倆重溫親情」為由,丟下兩人轉身離開。

 

「迪亞真是個不錯的女孩。」望著迪亞遠去的背影,德古拉開心的笑道。

 

「嗯。」歐羅隨口應著,他此刻正為了如何開頭而煩惱。

 

「你什麼時候要將迪亞娶進門啊?」突然,德古拉爆出這句話。

 

「啊?」歐羅驚愕的瞪大雙眼,身後的樹叢跟著傳出騷動,隱隱的,樹叢中還透出一股殺意。

 

原來他們躲在那邊啊?聽著樹叢不尋常的摩擦聲,還有一些詭異的聲響,歐羅顫抖著雙肩悶笑著。

 

那道隱忍著卻又還是外露的怒氣,絕對是夜伢!歐羅真是慶幸,夜伢沒有直接衝出來殺人。

 

另外,那個拼命要彼此壓低音量,自己卻嚷的比別人大聲的,該是迪亞吧?

 

「咯咯咯」的詭異笑聲,其中還透著某種詭詐的,應該是麗莎了。

 

最後,那個奇怪的敲石聲,應該是三藏又再偷挖他家的夜光石了。

 

幸好,那聲音不久便停下了,跟著,是「某物」被拖著,在草地上滑行的聲音。

 

幾個人之中,掩飾的最好的,應該是果力多跟希杰了。分析一切聲音之後,歐羅真是感到溫馨又好笑。

 

這群人,嘴上說的瀟灑,最後還是放心不下他啊!

 

「誰?」身為殺手世家的主人,德古拉當然也察覺出來了,正想起身查看,歐羅搶先拉住他。

 

「我有話想跟您說。」

 

「喔?」聽歐羅這麼說,德古拉重新坐回椅子上。反正,就算有外人入侵,寺遴他們也會先將對方解決掉,用不著他操心。

 

「父親,我……目前沒有繼承家業的想法。」在心中掙扎一番,歐羅最後終於將話給說出口了。

 

「你喝醉了?」聽到歐羅說出這不可思議的話,德古拉第一個反應就是以為歐羅喝醉了,胡言亂語。

 

「不,我沒喝酒。」既然已經開了頭,歐羅也就不再顧慮,一股腦的將想法說出來:「一直以來,我總以為跟著您的腳步,繼承家中事業,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可是最近我越來越困惑,心裡經常有個聲音在問『這真的是我要的嗎?』,這事業是父親您辛苦得來的成果,雖然不想這麼說,可是我,我真的無法說服自己接手……」

 

「那你想做什麼?」德古拉沉著臉反問。他從未料到,竟然會從歐羅口中聽見這話。「不想接這事業,你想做什麼?」

 

「我、我目前還沒有目標……」

 

「歐羅,別再孩子氣了。」德古拉換了個婉轉的口氣說道:「你是我見過最有天份的殺手,要是你來接手事業,我相信你一定能超越我,創出比我更好的成績……」

 

「不,父親。」歐羅急忙的解釋著:「雖然我目前還沒有想做的事情,可是,請你不要逼我接手,我想要慢慢摸索,慢慢尋找出我真正想做的事情……」

 

「這份工作有什麼不好?為什麼你會突然排斥它?你以前不是還做的很順手、很高興?」德古拉真是惱了,他實在不明白為什麼歐羅會突然有這想法。

 

「我不是認為它不好,也不是對它排斥。」歐羅拼命向父親解釋著:「只是,它不是我想要的未來……」

 

「你是想要證明你自己的能力嗎?」德古拉突然半帶臆測的問他:「你是不是想要證明,自己能獨力闖出一番氣象?」

 

「不、不是這樣的……」歐羅真是感到極為無奈,他只不過想找出他想要的東西,想找出一個能讓他願意全心全意,甚至願意付出一生追求的目標,為什麼父親卻不懂?為什麼父親要扭曲他的想法?

 

「也許是家族的名氣給了你壓力,讓你想要擺脫這份束縛。」德古拉這番推測演變成肯定,他像是在安撫歐羅的遊說道:「你不要妄自菲薄,所有人可是對你讚譽有加,大家都是肯定你的啊!」

 

「父親,你誤會了。」歐羅嚴肅而又認真的望著父親:「我要的不是證明自己,而是尋找自己。」

 

聽著孩子這麼說,德古拉不發一語的站起身,似乎不想再跟歐羅多談,只在離開時丟下一句:「你自己再好好想想。」

 

還是沒辦法嗎?歐羅無力的垂下肩膀,疲憊湧上他的臉龐。

 

「別灰心,這種事情急不得。」果力多率先步出藏身的草叢,拍拍他的肩膀,為他打氣。

 

「溝通不是一天就可以完成的事情。」三藏灰頭土臉的出現,身上的衣服還有被綁過的痕跡:「我跟我父親談了三年多,到現在他還是沒有認同我的想法。」

 

「親愛的三藏,你別灰心。」姬連忙為三藏打氣加油著:「改天我跟你回去,讓姬好好地跟父親大人談!」

 

「咳咳!這個……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事……」三藏快步抽身離開,姬則是尾隨在三藏身後追著。

 

「好啦!別那麼失意。」麗莎搭著歐羅的肩,附和的道:「至少你跨出這一步了。」

 

「找機會再談談吧。」夜伢在歐羅身旁坐下,雖然他早就預料到會有這種反彈,不過他沒想到,看似溫和、好說話的德古拉竟然會反對的這麼堅決。

 

希杰無奈的嘟著嘴苦思道:「剛剛德古拉先生好像很生氣耶,要不要等過幾天再說?」

 

「為什麼要這麼生氣呢?我老哥他離家出走的時候,我家的人都沒有反對啊!」迪亞百思不解的反問。

 

「妳現在知道妳有多幸福了吧!」麗莎無奈的賞了迪亞一記白眼。

 

迪亞無辜的聳聳肩:「那……現在該怎麼辦?」

 

『交給本大爺吧!』一直靜靜觀看這一切的狂,突然自告奮勇的說:『大爺我去跟那老頭談!』

 

聽著狂的話,所有人驚愕的轉頭對他大吼著:「你去談?」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