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今天的天氣真不錯!」我大大的伸了個懶腰,順手推開房間的窗戶。

 

現在已經接近冬天的尾聲,枯樹枝也逐漸長出嫩芽,原先冬眠的動物紛紛外出覓食,眼前盡是一片祥和的景象……

 

「碰!」突然傳來一聲巨響,樹林裡的樹木跟著倒了一根,接著是一陣兵器撞擊聲。

 

又來了……我無奈的瞪向樹林那端。「狂!夜伢!你們不要再破壞樹木了啦!」

 

「本大爺沒砍它!」狂的聲音首先傳來。「是風把它吹倒的!」

 

去!你乾脆跟我說是樹木自己一時想不開,自願折斷自己的好了!編這什麼爛理由!

 

真是的,等一下總務室一定又會寄張賠償單過來。我無奈的搔搔頭,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根慘死在他們手上的樹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兩個每天都在打架,雖然他們總是說只是互相切磋刀術,可是……有必要一見面就開打嗎?

 

我們從蒼熊族回來學校也有一段時間了,前幾天,學校舉行了一場升級測驗,然後,麗莎不知道哪根筋打結,突然對我說她想要跟希杰待在同一個年級,逼著我非跟她一同參加三年級的升級測試,而無辜的希杰也因為麗莎的苦苦哀求,自願放棄參加升級測試繼續待在三年級。

 

那場升級測試我當然是順利通過啦!而主謀者麗莎……幸好有魔王鯨的考前惡補教學,要不然,像她這樣經常搞錯咒語的人,老師們可能會要她繼續留在一年級吧!

 

另外,除了我跟麗莎之外,宿舍的其他人都沒去參加升級測試,這件事可是造成校內大轟動,每個學生都對這件事情議論紛紛,連校長都特地跑到我們宿舍「關心」呢!

 

三藏他呢!因為忙著賺錢,測驗的那天他還在外面尋找任務要的東西,所以當然就沒去考試囉!

 

果力多因為聽說這次的測試場有鏡子,所以他原本是要參加測試的,可是就在測試當天早上,果力多驚愕的發現,他的鼻尖竟然冒出一顆豆子,這對他來說可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啊!因為這顆豆子,果力多堅持不肯外出,測驗也就跟著放棄了。

 

至於夜伢嘛……理由不明,不管我們跟校長怎麼問他,他都不肯說他為什麼不參加考試,最後被我們逼急了,他只說了句……

 

「時候未到。」

 

哇哩咧!難道你考試還看時辰的啊?

 

歐羅的情況算是幾個人裡面最特殊的,他是在測驗前一天,因為「嚴重貧血」暈倒,所以醫務老師要他乖乖待在宿舍休息,不准他參加考試。

 

這真是令我好奇了,怎麼吸血鬼也會貧血的嗎?

 

希杰聽到這消息傷心的哭著對歐羅說,要是歐羅下次找不到血可以吸,他願意讓歐羅吸血吸到飽。

 

我說,希杰啊……你以為自己是個「大血庫」嗎?竟然要讓歐羅吸到飽?我看你會先變成人乾吧!

 

雖然我也是很擔心歐羅的身體啦!可是我還是會衡量自己的情況的!所以我只對歐羅說,願意友情贊助幾口血,雖然吃不飽但是至少能讓他不會餓昏。

 

在房間內稍作梳洗後,我往樓下大廳移動,才剛下樓梯,我就聽到麗莎的怒吼聲。

 

「魔王鯨!你別老是趴在我頭上啦!」麗莎氣憤的聲音傳來。「我的髮型都被你弄亂了!」

 

「本王懶的飛。」魔王鯨簡短的回著。

 

唉……魔王鯨也不曉得從哪邊養成的習慣,他現在最喜歡停在麗莎頭上休息,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麗莎戴了頂鯨魚帽子呢!

 

「你知不知道你很重?而且,這樣很醜耶!」麗莎生氣的伸手去抓魔王鯨,魔王鯨東躲西閃的飛著,最後,魔王鯨落在希杰頭上。

 

「魔王鯨早安!」希杰高興的跟他打招呼。「麗莎姐姐一早就在跟魔王鯨玩?」

 

「誰跟他玩啊!」麗莎氣呼呼的瞪著鯨魚,「臭鯨魚!你不要停在我家希杰頭上啦!」

 

「哼!」魔王鯨別過臉去沒理會麗莎。

 

「麗莎姐姐,魔王鯨他飛累了,讓他停在我頭上休息沒關係啦!」希杰不以為意的笑著。

 

「迪亞哥哥早安!」看見我出現,希杰笑著向我跑來,手上還拿著一個小紙袋。「剛剛跟麗莎姐姐去吃早餐的時候,我有幫你外帶一份喔!」

 

「謝囉!」一起床就有人幫我準備好早餐,這感覺真是不錯啊!

 

正當我咬下第一口早餐時,胸前的浮嗶蜜蜂突然傳出聲音。「全校同學請注意!現在即將進行校外活動,請大家到校門口集合!」

 

「校外活動?校長又想搞什麼鬼?」一聽到這消息,我們幾個愣愣的互看一眼。

 

學校舉辦的活動分為「正常」與「不正常」兩種,正常的活動都會事先知會學生,讓我們有所準備,像是舞蹈比賽、冬季宴會、魔法測驗……這類都是屬於正常的活動。

 

不正常的活動呢……就是出自校長的惡搞啦!每次校長心血來潮時,就會突然對學生廣播,並且即刻要我們參加,讓人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船到橋頭自然直,我們走吧!」拎著我的早餐,我們開始往校門口移動。

 

到了校門,眼前全是一片黑壓壓的人群,海面上出現數艘大船,就如同當初我們來到學校的情形一樣,在師長的指揮下,我們依序走上船,往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前進。

 

「怎麼會突然說要進行校外活動?」

 

「我也不知道,之前都沒聽說。」

 

「不曉得這次是要做什麼事?」

 

「希望校長別想出什麼怪點子才好……」

 

學生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著,大家的心情可說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啊!

 

我站在甲板上邊欣賞風景邊吃早餐,望著遠方海面,迎面吹來的風還帶著點冬天的寒意,太陽的熱力較冬季提高了些,陽光將海水染成一片金黃,數艘大船緩緩行駛著。

 

約莫過了半天時間,前方海面出現一座島,看著那島嶼,我開始有了不好的預感。

 

「該不會是那邊吧?」夜伢出現在我身邊。

 

「有可能。」我無奈的回著。

 

為了能更了解島上的狀況,我悄悄召喚風精靈蔚藍星空出現。

 

「什麼事?」蔚藍星空的聲音突然從我耳邊傳來。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我嚇了一跳,我忘記他們精靈可以將自己隱藏起來,剛剛還在拼命找蔚藍星空的身影呢!唉唉!當精靈真好!就算當小偷偷東西,別人也抓不到!

 

「怎麼這裡這麼多人類?」蔚藍星空不太高興的抱怨著。

 

「先別管這個,你幫我查看一下前方島嶼的狀況。」當我說出這句話之後,許久,我都沒聽到蔚藍星空的聲音。

 

耶?跑哪去了?「蔚藍星空?蔚藍──」

 

「島嶼大約可以容納一萬多人,」突然間,他的聲音又在我耳邊響起。「島上有許多動物,沒有人居住。」

 

好你個蔚藍星空!我總有一天被你嚇死!要不是我剛剛及時摀住嘴巴,我一定會毫無形象的慘叫!

 

「各位同學,我們到了,請大家下船吧!」一個叫喊聲傳來。

 

當我們全部下了船近距離觀察島嶼時,我們意外的發現,這裡竟是座未開發過的無人島!

 

校長究竟要我們到這邊做什麼?每個學生全是一臉困惑與惶恐,紛雜的討論聲也跟著出現。

 

「各位同學!請靜一靜!」校長從船艙走了出來,站在我們面前,他四周張望了下。

 

「請各位同學再等等,跟我們一起參予這次校外活動的學校還沒到達。」

 

聽校長這麼說,每個人的臉上更加驚訝了。

 

「還有其他學校?」

 

「是怎麼回事?學校怎麼會跟其他學校合辦活動?」

 

「不知道是哪個學校?」

 

在我們的討論聲中,那個話題學校也跟著到達了。

 

「那是──」一個學生驚愕的看著對方船上的校旗。

 

「咕納魔!」另一個更驚訝的聲音說出了答案。

 

「怎麼會跟他們合辦活動?校長不知道他們有多恐怖嗎!」

 

「我只要想到上次的校外參觀,我就全身冒冷汗。」

 

這是怎麼回事?我們幾個困惑的對看一眼。

 

「大家先稍安勿躁!」校長用著更大的音量說著。「我聽說,我們兩校之間有一些誤會,所以,為了增進兩校的感情,我跟咕納魔校長決定要舉辦『兩校混合戶外競賽』,藉由雙方合作,增加彼此之間的認識,化解之前的不愉快。」

 

用這種方式就能化解?我看著夜伢,他現在的臉色非常難看,在他視線的那端,我看到了季斯卡的身影,然後,在距離季斯卡不遠處,我看到了巧音。

 

糟糕!我腦中心虛的竄過一個想法。要是讓季斯卡跟巧音認出我……我擔心的不是季斯卡會生氣,我是擔心巧音會誤會。

 

要是她認出我,然後誤以為我是在利用她、欺騙她……這可真是讓人頭痛了。

 

應該認不出我吧?畢竟那時候的我是個「女精靈」,現在我可是個「男人類」,怎麼說這兩個都不太會讓人聯想在一起吧?

 

當我還在想著這件事情時,季斯卡發現了夜伢,他向我們走了過來。

 

「好久不見,你最近過的如何?」季斯卡皮笑肉不笑的對夜伢說道。

 

「還過得去,謝謝你的關心。」夜伢禮貌性的回著,嘴邊扯出一個應酬性的笑容。

 

「這位……」季斯卡發現了夜伢身旁的我。「怎麼感覺很眼熟?」

 

他發現了?我額上冒出冷汗。

 

「是錯覺吧。」夜伢用著肯定的語氣回答道,跟著,夜伢搭著我的肩膀,將我拉退了兩步。

 

唉……怎麼才見面就鬧的這麼僵?

 

「小兔崽子們!全部給我安靜聽我講話!」一個極具威嚴的聲音出現,一個拿著桃木柺杖的老婦人出現在半空中,校長則是陪伴在她旁邊飄著。

 

「現在先發活動手冊給你們,有不懂的事情就看手冊!」老婦人將拐杖一揮,一堆黑壓壓的東西停泊的船內飛出來。

 

我快速出手抓住衝向我的冊子,順帶打掉其他多餘的幾本。

 

「啊!」幾個來不及躲開的學生,發出了被冊子打中的慘叫聲。

 

「大家應該都拿到了吧?沒接住冊子的人自己去地上撿!」婦人跟著又揮揮拐杖,她的面前出現一個大木箱。

 

這個人應該就是咕納魔的校長吧?我從來不知道咕納魔的校長是個女生,但是在看到她剛剛的舉動之後,心裡又深深對她感到認同──咕納魔的校長就該像她這樣。

 

校長跟婦人對望了眼,互相交換一個奇怪的笑容,然後校長清清喉嚨開始說道:「現在我們要開始進行抽籤,箱子裡頭裝了寫上編號的紙條,等一下讓你們自由抓取,一人限抓一張,編號一號到五號為一組、六號到十號為一組,往後的數字依此類推……」

 

呦?不是說要兩校共同參予這個活動?如果是自由抓取紙條,只要是眼力好、行動速度又夠快,自然可以輕易的找到連號紙條,同學校的待在同一組不是嗎?

 

跟我有同樣想法的人非常多,大家一聽到這種組隊方式,開始竊竊私語討論計畫著。

 

「但是!」咕納魔的校長突然沉喝一聲拉回眾人的注意力。「雖然是抽籤組隊,每一組之中,必須要有一個或兩個是其他學校的人!」

 

薑不愧是老的辣!原來校長他們早就想到這一點了。

 

「現在!抽籤開始!」兩個校長各抓一個箱子,將箱子裡頭的紙條撒向空中。

 

『迪亞!幫我!』麗沙突然對我傳心通術。『我想要跟希杰同一組!』

 

『一人只能抓一張,妳要我怎麼幫啊?』如果一個人可以抓很多張,要我抓幾張絕對沒問題!可是現在有限制啊!

 

『我不管!』麗莎開始耍賴。『你、我、希杰都要再同一組!』

 

『知道了啦!我想想看有什麼辦法!』我頭痛的看著天空滿天飛舞的紙條。

 

有了!我使用心通術召喚著蔚藍星空,同樣的,隱身的蔚藍星空第一句話就是……

 

「以後別在人多的地方召喚我。」聲音明顯的出現怒氣。

 

『以後我會注意,你先幫我個忙!』然後,我將我要蔚藍星空做的事情,透過心通術傳給他。

 

當我吩咐完之後,一陣風跟著刮起,紙條被風捲成一團,而後又四處分散。

 

『麗沙!希杰!攤開手掌準備接紙條!』見狀,我連忙用心通術吩咐兩人。

 

兩人聽話的將手一張,兩張紙條不偏不倚的落在他們兩人手中。

 

「我十八號。」麗沙看看自己的編號,而後又望向希杰的紙條。「希杰二十號。」

 

「我十七。」我笑著走向他們。

 

現在就等著另外兩個隊員出現了,我悠閒的四處張望著,這時,我看到前方的人群中,夜伢跟季斯卡在搶同一張紙條,這倒令我好奇了,不過是抽個籤、組個隊伍,他們兩個有必要搶成這樣嗎?

 

看兩人爭的面紅耳赤、互不相讓的模樣,要不是老師跟校長都在場,我看他們兩人一定會拔刀跟對方打起來。

 

他們究竟在爭哪個號碼?看著兩人怪異的舉動,我真是大感好奇。

 

正當夜伢就要拿到那張紙條時,季斯卡突然出手將紙條擊開,海風跟著一吹,紙條便飛到一個戴帽子的女生身上。

 

「太好了!我還在擔心抓不到紙呢!」女生抓下紙條開心的叫著。「唔?十九號?請問誰跟我同一隊?」

 

耶?是我們組員耶!我連忙伸長手對那女生揮舞著。「這邊!我們這邊有十七、十八跟二十號,妳跟我們同一組喔!」

 

「好!請等我一下!我收拾個東西!」女孩開始彎下腰收拾著她的背包.。

 

現在就剩下一個了,不曉得會是個什麼樣的人。正當我還在四處張望時,一個女生的聲音從我們身後傳來。

 

「不好意思,我剛剛聽到你們的號碼,我是十六號,跟你們同一組。」

 

我們幾個同時轉頭望向來人,而我,見到那人之後,我知道為什麼季斯卡要搶號碼了。

 

拿到十六號的人是巧音……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