靄靄白雪自空中降下,凝結在墨黑色的樹枝上,光禿禿的枝枒少了綠葉的托襯,多了霜雪的陪伴,像是開出了朵朵水晶小花,放眼望去,大地讓紛飛的冬雪鋪上了一片銀白。

 

樹林外圍的平地上,一棟房子突兀的聳立著,房子共有三層樓,外牆是由紅磚砌成,紅磚上鑲著無數顆發亮的小石子,定眼細瞧,那發光的石子竟然是罕見的精靈石,以房子為中心點,五個半人高的長圓柱,在距離房子五十公尺處圈成了圓,明眼人一看就清楚,那是由御天師所立下的五行陣法,發動時可形成防禦屏障抵擋妖物攻擊,平日則是用來調節天候、水氣。

 

院子裡停了一輛由六匹馬拉乘的馬車,馬車的車門處用金色字體烙上「帝華納科學園」幾個大字。

 

本該屬於寧靜的地方,今天卻異常的熱鬧,屋子內傳出了騷動聲,驚呼聲、笑聲、讚嘆聲……

 

「迪亞好漂亮喔!」

 

「來!再轉幾個圈讓我看看!」爺爺邊拍著手邊對我說道。

 

「喂……」我站在餐桌上,無奈的看著圍在桌旁的家人。

 

打從一進門,我就被爸爸抱到餐桌上,其他人像是看著觀賞用的動物般,不斷的叫我在桌上轉圈圈、揮動羽毛翅膀。

 

「我們家迪亞好可愛!」老爸親暱的往我臉頰親了下。

 

「對啊、對啊!迪亞現在就像個洋娃娃天使呢!」老媽開始玩著我粉紅色的長髮。

 

「這翅膀跟真的天使一樣,」奶奶拉開我的鵝黃色翅膀仔細檢查著,而後她像是惋惜的輕嘆一聲。「真可惜,怎麼不是黑色的呢?」

 

「不要再玩我了啦!」我生氣將翅膀收起來,將頭髮拉回,我走到桌邊對夜伢伸出雙手。「夜伢!抱我下去!」

 

夜伢聽我這麼說,他快步上前將我抱下桌子,讓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怎麼了?我家小迪亞生氣了?」老爸討好似的蹲在我身旁問我,其他家人也跟著老爸圍在我身邊。

 

「平常你們要這樣胡鬧我無所謂,可是現在我還有急事要辦!」瞧著身邊一個個比我高上許多的家人,我又爬上椅子,叉起手瞪著他們。「我要趕快恢復成原來的模樣,去將希杰救出來!」

 

「對!」原先坐在一旁沙發上的麗莎,也激動的走到我身邊附和著:「我們要快點去救希杰!要不然,希杰的主人要是虐待他怎麼辦?說不定他會要希杰煮飯、洗衣、拖地……還有,希杰長的那麼可愛,要是他那個主人喜歡上他,硬把希杰拖到房間,扒光希杰的衣服--」

 

麗莎話說到這邊便被我捂住口,要是再讓麗莎說下去,那可能就變成兒童不宜的情節了。

 

「這種事情急不來,」老媽搖著頭笑笑。「對方可是『蒼熊』一族,他們是獸族中防禦力最強的種族,代表獸族的三大勢力之一。」

 

「就是說啊!蒼熊的人可是最難纏的!」從學校跟我們一起回家的姬也幫腔的道:「我們火狐遇見蒼熊也是盡量不跟他們起糾紛,要是一旦跟他們鬧上了,那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解決的。」

 

「我管他是熊還是虎!」麗莎完全不顧形象、歇斯底里的大叫:「就算他是惡魔、是惡龍,我也要救出我家希杰!我一定、一定要讓希杰回來……」說到這,麗莎已經哭的泣不成聲。

 

「麗莎,別激動,我們一定能救出希杰。」我試圖緩和麗莎的情緒,跟著,我表情嚴肅的看著家人。「校長說你們有辦法幫忙救回希杰,所以我帶大家回來,如果你們沒辦法──」

 

「別緊張,我們又沒有說不幫。」爺爺笑著拍拍我的頭。

 

老媽盯著夜伢他們瞧了好一會。「你們幾個資質都不錯,功夫底子也都很紮實,如果能再訓練個一、二個月,要跟對方抗衡應該沒問題──」

 

「抱歉,恐怕你們沒有那麼多時間了。」門外的訪客打斷老媽的話,一名披著灰色長斗篷的人站在門口,他的手上還拿著一張帖子。

 

「我家主人接到古天哥稟報,主人聽說你們打算過去拜訪,他便要我送帖子過來,日期定在十五天後。」對方拿下蒙面的布巾,他是一名年約十六歲的男生,額上綁著條深色頭巾,短髮微微捲俏,眼睛跟頭髮泛著淡淡的銀藍色光芒。

 

「你是……」老媽像是見到熟人般瞧著對方,而後老媽驚喜的叫道:「景太!你是景太對吧!真是好久不見!我跟你打的那場架是幾年前的事啊?本來我還想回去找你,可是──」

 

「不好意思,我不叫做景太。」來人對老媽微微一鞠躬:「景太是我大哥,我是希杰最小的哥哥,叫做衛士,不過,我大哥知道我要到府上拜訪,他要我幫他跟您打聲招呼。」

 

「你是景太的弟弟?」老媽笑著打量他。「你跟景太長的真像,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的呢!進來喝杯茶吧!晚上要不要留下來吃飯?」

 

老媽,人家可不是過來跟你敘舊的啊。我跳下椅子,三步併兩步的跑到衛士面前。

 

「希杰他還好吧?」劈頭第一句話,我急切的問著。

 

「小……天使?」衛士發楞的看著我,從他驚訝的表情看來,我想他應該是被我這小蘿莉天使的模樣嚇到了吧!

 

「別發呆!」我可沒時間跟衛士解釋我變身的原因。「希杰他沒事吧?他那個主人對他好嗎?」

 

「那個傢伙有沒有虐待希杰?」麗莎也跟著逼問衛士。「他有沒有逼希杰作不願意做的事情?他有沒有非禮他?」

 

「好可愛的小天使……」衛士完全沒理會我們問他的問題,他喃喃自語的道。隨後,他更是一把將我抱起仔細瞧著。「小天使,妳叫什麼名字?妳是希杰的朋友嗎?」

 

哇哩咧!我跟麗莎為了希杰的事情急成這樣,你竟然只顧著跟我搭訕?

 

「你這傢伙真是──」我舉起我小小的拳頭準備揍人時,身後一股拉力將我拉離衛士懷中。

 

「不要對迪亞毛手毛腳的!」夜伢抱著我,臉色極為難看的瞪著衛士。

 

「妳叫做迪亞?這名字不錯。」衛士伸手摸上我的臉頰對我笑著,隨後,他的臉頰被狂的一記飛踢擊中,衛士整個人被踢退了幾步。

 

『欠揍的死小鬼!』

 

「好痛啊!」衛士生氣的瞪著粉紅兔。「這隻兔子是怎麼回事?怎麼隨便踢人呢?」

 

「因為你欠扁啊!」我沒好氣的瞪著衛士。「希杰他現在到底過的好不好?」

 

「希杰他……過的還算不錯吧!」衛士搔搔頭,開始敘述希杰的情況。「雖然吃的食量少了一大半,但是也還算有吃東西,雖然他經常發呆、臉上也沒什麼笑容、也經常不睡覺……不過,大致上都算正常啦!」

 

「這、這算正常?」聽著衛士的敘述,我的心涼了一半。

 

「不行!我不能再等了!」麗莎撩高長裙快步往門外走。「我要去找希杰!現在就要去找他!」

 

「跟主人約定的時間未到,士兵們不會放你們進去。」衛士將手上的帖子交給麗莎。「你們十五天後再來我們國家拜訪吧!」

 

「十五天後希杰就餓死了啦!」我拍動翅膀飛到衛士面前,揪住他的領子激動的叫:「你是他哥哥耶!希杰變成這樣子你怎麼不會擔心啊?」

 

「這鍊子……」衛士的目光被我佩帶在身上的楓葉墜鍊吸引住。「沒想到,希杰竟然將他的家徽分給你們,看來你們對他真的很重要啊!」

 

聞言,我拿起楓葉墜鏈看著,看到那有如水滴形狀一般的家徽,我總會錯覺那是希杰的眼淚。

 

希杰,你要等我,迪亞哥哥一定會去找你,我一定會讓你回來我們身邊。我握緊墜鏈,我在心中發誓著。

 

「希杰他是我們最重要的夥伴,」夜伢沉著臉,雙眼直視衛士。「請你回去之後轉告希杰,無論如何,我們都會去將他帶回來,絕對不會讓他受苦。」

 

「受苦?你們說錯了吧?」衛士先是愣了下,跟著,他臉上出現極度崇拜又興奮的表情:「我們主人可是極度重視希杰,他回去之後只會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現在可說是他飛黃騰達的最好時機!雖然希杰現在只是負責文書方面的工作,但是,我想,往後一定會有更多機會讓他好好表現的!」

 

「呃?」我們全都愣愣的看著衛士,怎麼衛士說的跟我們想的不一樣?

 

「飛黃騰達!榮華富貴!」三藏此刻雙眼又開始發亮了。「這麼說,希杰現在是有錢人?你們主人給他多少薪水啊?你們那邊還缺不缺人?」

 

「……」眾人冷冷的瞪著三藏。

 

「姬,」我頭痛的對姬招招手:「將妳家三藏帶走。」

 

「好!」姬高高興興的拿出一條長麻繩,三兩下將三藏綑綁起來,往牆邊拖去,經過我面前時,我順手拿了顆蘋果堵住三藏的嘴。

 

「希杰他……」麗莎:「希杰他不是被你們逼回去當奴僕的嗎?」

 

「奴僕?」衛士瞪大了眼,好像麗莎說的是天大的笑話一樣。「希杰他是回去我們國家當官!什麼奴僕!」

 

「官!」我們全都驚愕的叫了出來。

 

「可是上次那個叫古天的跟我們說,希杰他是回去服侍主人,還說希杰會被關在城堡,一輩子都出不來。」麗莎聽見希杰不是被帶回去當僕人,臉上擔憂的情緒消失了不少,換上的是猶豫與不解。

 

「喔!也難怪你們會誤會了。」衛士無奈的搔搔頭:「我們外出的時候,一率用『主人』代替國王的稱呼,不過古天哥也沒說錯啦!在我們國家,在城堡任職的人,除非他有任務在身,不然是不能擅自離開城堡,唉唉!明明是一件好事,怎麼古天哥把它說的像是一件壞事呢?」

 

天啊!怎麼事情會發展成這樣?我現在真是不曉得該怎麼辦,之前以為希杰被欺負,正準備衝過去救人,可是現在卻……

 

「所以說,希杰之所以不告而別,是因為他要回去你們國家當官?」夜伢帶著困惑與不解的表情看著衛士,他的眼神充滿著不信任感。「這種說法很奇怪。」

 

「不告而別?這種值得慶賀的大事希杰竟然沒跟你們說?」衛士同樣用著不可思議的表情反問:「我還以為他延後回去的時間,是因為他要跟你們慶祝這件事情呢!」

 

「希杰延後回去的時間?」

 

「是啊!本來希杰應該在二十天前就回去,可是不曉得怎麼搞的,希杰寫信回來說他要晚點回來,」衛士一臉頭疼的搔搔頭髮:「希望他別跟古天哥一樣,要不然就頭疼了。」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麗莎一聽見衛士這樣說,她開始為希杰擔心起來。「希杰會有麻煩嗎?」

 

「這……該怎麼說呢?」衛士苦思了會,最後,他決定將事情起末全跟我們說清楚。「希杰在很小的時候就受到主人極大的重視,在我們那裡,要進入城堡任職的人,通常需要到達成年期階段才行,可是希杰是特例,他現在才七十二歲,還沒進入成年期,但是,我們主人希望希杰能快點成為他的左右手,所以主人特別破例讓希杰提早進入城堡任職,這在我們那邊可是一件大事──」

 

「希杰七十二歲?不可能!」眾人驚愕的打斷衛士的話。「他怎麼看都是小孩子啊!」

 

「呃?哈哈!不好意思!」衛士像是想到什麼般對我們笑笑:「我們獸族的年齡計算方式跟人類不一樣,我們是經過一個季節就算增長一歲,如果依照你們人類的年齡算,希杰現在應該是十八歲吧!順帶一提,我們的成年期大約是你們人類的二十歲。」

 

「十八歲!希杰十八歲了?」麗莎手摀著頭,臉上帶著震驚跟蒼白,這消息對她這個「美少年愛好者」來說,打擊實在是太大了。「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我知道這件事情很難相信,不過這是千真萬確的,」衛士又跟著給了麗莎一個重擊:「希杰現在之所以還是小孩子的外貌,是因為他還沒到成年期,等到他成年之後,他的外貌就會變成大人了。」

 

麗莎緩緩的跌坐在身後的椅子上,她低著頭,叫人分不清她此刻的心情。

 

「然後呢?」夜伢開口拉回話題。「你剛剛的話只說了一半,你在擔心希杰什麼事?」

 

「因為希杰現在已經是城堡的官員了,要是他對外界還存有太多留戀,這對他來說不是好事。」衛士發覺我們依舊是一臉困惑,他又再進一步解釋:「在我們國家,一旦被任命為城堡官員之後,他的任期就是一生一世,也就是古天哥所說的,希杰必須待在城堡裡頭一輩子,希杰現在必須全心全意幫助主人處裡各項事務,他不應該,也不可以在跟外界有任何牽扯不清的事情。」

 

這麼說,希杰往後的人生就要在城堡裡頭渡過?衛士的這番發言讓我愣住了。

 

一輩子?希杰一輩子都必須貢獻給他的國王?這句話實在是太讓我感到意外了!我無法理解,為什麼希杰必須將自己的人生,拱手獻給國家。

 

「你的意思是,希杰永遠也不會離開你們的國家了?」麗莎這時回過神來,她激動的衝上前拉住衛士的衣服:「那我不就永遠見不到希杰?」

 

「難過什麼?你們應該為他感到高興才對啊!」衛士的臉上盡是驕傲的神情:「希杰現在可是替國王效力、為國家盡忠,這是一種榮譽!一種無上的光榮!我們家的人都為希杰感到驕傲呢!」

 

榮譽?光榮?我想,我永遠無法理解衛士的心情,正如同他不懂我們為什麼感到難過一樣。

 

「如果,希杰自己也是這麼認為,那麼我們還要去找他嗎?」我向眾人提出了我的困惑。「也許,我們會為了希杰必須犧牲他的人生感到難過,但是,如果希杰是心甘情願的呢?如果希杰的想法跟衛士一樣,認為這麼做是一種忠誠的表現呢?」越說,我的心情就越感到沉重。

 

「不可能!希杰他一定不是自願的!」麗莎不認同的大叫。「他一定是被逼的!」

 

「麗莎,冷靜點,我知道妳很難過,但是,剛剛妳也聽到了,這件事情在希杰的國家來說,是一件很榮譽的事情。」我拍拍麗莎的背試圖安撫她。「我們都捨不得希杰離開,但是,我們不應該將自己的想法加諸在別人身上,他們有他們的法規跟風俗,希杰的國家跟我們這裡不一樣,雖然我們跟希杰有很深的感情,但是我們不是他,我們沒有權利幫他做任何決定。」

 

「反過來說,」夜伢順著我的話接口反問:「如果希杰他其實不想離開呢?」

 

「這……」夜伢的問題讓我語塞。

 

「你剛剛也說了,我們不是希杰,並不知道他真正的想法,」夜伢臉色凝重的道:「有很多時候,外在的環境、責任,都會讓人無從反抗,希杰是不是自願,我想,我們需要找他問個清楚。」

 

說的也是,依照希杰的個性,他很有可能會因為某些無法抗拒的原因,硬逼著自己做不願意做的事情,希杰,就是這樣細心又體貼的孩子啊!想到這裡,我又想起他寫給我們的那封短信,雖然只有三兩句話,可是,信中不難看出他的依依不捨,他的留戀。

 

「不管希杰願不願意,這件事情已經無法改變,任何一個接到城堡任職聘書的人,都必須到城堡任職,不能拒絕,」衛士直接了當挑明的說,而後,他話鋒一轉,語帶哀怨的道:「如果可以拒絕的話,古天哥早就離開城堡了,我也不用每天看著他那張苦瓜臉──」

 

「原來,你們國家的用人方式就是強人所難?這真是令我深感佩服……」歐羅的風涼話從旁傳來。

 

不同於我們的焦慮、難過,歐羅現在可是一派悠閒的坐在沙發上,一手拿著書閱讀、另手取了杯花茶喝著。

 

「什麼強人所難!你們這些外人根本──」衛士憤怒的轉頭瞪向歐羅,隨後他跟著愣住,嘴巴張的大大的都忘了合上。

 

「喂!你沒事吧?」我拼命在衛士眼前揮手。

 

「好……漂亮的女生……」楞了五秒鐘,衛士終於說出這句話。

 

漂亮的……女生?我驚訝的看看歐羅又看看衛士。

 

「看清楚!歐羅是男的!」我往衛士的頭上敲了一記。

 

「男生?怎麼可能!」衛士無法置信的大叫。

 

「拜託!雖然歐羅皮膚白了點、長相秀氣了點,但是他哪裡不像男的啊?」我飛到歐羅面前將他自位置上拉了起來。

 

歐羅穿著件素色襯衫,外頭罩著件酒紅色繡花背心,腰部圍了條及膝長巾,搭配著深色褲子。

 

「怎麼看他都像女的啊!」衛士不服氣的辯駁著。

 

「哪裡像!他沒胸部耶!」我一把將歐羅的衣服拉開,雙手在他那白皙的胸前摸來摸去。「你看!這麼平!」

 

「迪亞你──」歐羅沒料到我會這樣對他,他錯愕的看著我。

 

「我……我先告辭了。」事實真相大大打擊了衛士,他像是失了魂般緩緩離開。

 

「慢走,不送。」我用一隻手對衛士揮手道別,另一隻手還是捨不得離開歐羅胸口,繼續胡亂的摸著。

 

「歐羅的皮膚好好喔!又滑又細又嫩,好好摸!」邊摸,我邊讚嘆著。

 

「皮膚好?」果力多迅速現身在我面前。「要說到膚質的光滑細緻,本公子絕對可說是最棒的!」

 

說著,果力多解開他的衣服,在我面前,擺出他自認帥氣、我認為奇怪的姿勢。

 

「摸摸看!歐羅的皮膚絕對比不過本公子!」

 

是嗎?我騰出一隻手往果力多胸前摸去。「果力多的皮膚也好棒!摸起來好舒服!」

 

「真的嗎?」麗莎也好奇的走上前摸著果力多的皮膚,跟著她也是驚訝的叫著。「好光滑喔!保養的真好!」

 

「妳們說說!我跟歐羅的皮膚哪個好?」果力多著急的質問。

 

「這……」我的左手在歐羅胸前摸摸,右手在果力多胸前摸摸。「好像差不多耶!」

 

「怎麼可能!」果力多無法置信的大叫。「我可是每天用花卉精油保養皮膚、用牛奶洗澡,每星期還會去角質一次,你竟然說本公子的皮膚跟歐羅差不多!」

 

『迪亞,果力多好像抓狂了。』麗莎悄悄傳心通術問我。『現在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我無奈的對麗莎笑笑。

 

果力多會這麼生氣是應該的,要是你每天看書看到凌晨三點,結果考試成績竟然跟一個整天玩耍的人差不多,那你會不會抓狂暴走?

 

「果力多,你先等等。」我又在果力多身上摸了兩下。「經過我再一次仔細比對,我發現果力多的皮膚比較好!麗莎,妳說是不是?」

 

「是啊、是啊!」麗莎連忙附和我:「我也是這麼覺得。」

 

「哼!」果力多用著「這還差不多」的眼神瞄了我們一眼,跟著,他坐回原先的座位休息。

 

「迪亞,你的手可以離開我的身體了嗎?」歐羅用著尷尬、無奈的眼神看著我。

 

「呃,抱歉、抱歉。」我連忙將粘在歐羅身上的手收回,反射性,我偷瞄了夜伢一眼,預料中的,夜伢的臉色很難看。

 

夜伢,我不是故意要扒開歐羅衣服,對他性騷擾的……

 

(夜伢心裡話:老婆啊,雖然歐羅的皮膚感覺上很不錯,可是你怎麼可以當著我的面亂吃別的男生的豆腐呢?)

 

「呃……」對上夜伢充滿埋怨的眼神,我連忙抓了希杰主人的帖子擋住,順道扯個話題,引開眾人的注意力:「那個……我們現在到底要不要去找希杰啊?」

 

「當然要!」麗莎篤定的道:「就算希杰真的是自願的,我也要親耳聽到希杰對我說,他想留在他們國家!」

 

「我贊同麗莎的話,」夜伢跟著附和:「若是希杰是自願回去,那他就不會不告而別,我想,他應該是受制於家人跟國家的責任,不得不逼著自己去做不願意做的事情。」

 

「別以為希杰總是一副單純天真的樣子,就以為他沒有壓力、沒有責任,」歐羅順手將書擺回原位,說話的語調透著些許無奈:「壓力跟責任,並不會因為你只是個孩子就放過你,很多時候,看似最自由的人,其實是最不自由的。」

 

歐羅說這話時,我發現他的臉上夾雜著很難以言喻的情緒,無奈、傷感、憤怒、埋怨……我想,歐羅以前應該也有相同、相似的遭遇吧!

 

「我們去將希杰救出來吧!」我握緊拳頭,宛如發誓般的道:「不管事情是怎麼樣,希杰是我們的同伴,我不能眼睜睜看他什麼不說就離開!就算希杰要留在城堡工作,我也要確定他在那裡會過的很幸福、快樂!」

 

「沒錯!這次的行動就稱做『希杰救援計畫』!我們要去將希杰解救出來!讓他脫離火坑!」麗莎情緒高亢而激動的道。

 

「好!」嘿嘿!我現在可說是鬥志高昂!熊熊的動力火燄不停的燃燒著。

 

「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公主,一個小蘿莉天使,外加三個中上水準的學生,」老媽揶揄的看著我們,「你覺得你們救人的勝算有多少?」

 

「嘩──」我的火焰動力被老媽提著一大桶冰水澆熄了。

 

「老媽,妳這桶水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早潑下啊?」我無奈的看著她。

 

「呵呵,不好意思哪,」老媽順手拿著蘋果吃著:「看你們興奮成這樣,我實在是忍不住啊!」

 

「……」我悶悶的瞪了老媽一眼,被老媽這桶水一潑,我的腦袋也清醒了些,腦中開始思考計畫著,我們現在該如何營救希杰。

 

現在我們只有十五天的時間可以準備,剛剛老媽也說了,我們現在的實力還不夠,就算要硬闖,我的身體還沒恢復原狀,狂也沒辦法附身幫忙,在這種情況之下,要是我去了,恐怕只會變成夜伢他們的包袱吧……

 

「奶奶,讓我恢復的藥什麼時候可以完成?」

 

「不清楚,也許一天、也許十天、也許──」奶奶晃著頭、數著日子。

 

「奶奶!好歹妳也是西學院的『前任總指導教授』!妳怎麼連個小小的解藥都調不出來!」我生氣的叫著。

 

「呦?你已經知道這件事啦?」奶奶瞇著眼對我笑著:「是誰告訴你的?」

 

「用不著別人跟我說!」我將我從學校圖書館借出來的書籍擺到桌上,那是一本厚重的精裝書籍,書名是「帝華納科歷任老師介紹」,書裡記載著帝華納科自創校開始的所有老師。

 

「沒想到……」老媽用著驚愕不已的眼神看著我。「這麼無聊的書你也看?學校的生活很枯燥嗎?你是不是覺得學校的生活很悶啊?」

 

「我只是去圖書館找資料時瞄到這本書,順手拿下來翻翻而已。」這應該算是我的壞習慣吧!只要是看到書都會忍不住拿來翻翻看看。

 

沒想到我這一翻,竟然意外的發現我的家人跟學校的關係。「奶奶是西學院總指導教授、爸爸管東學院、媽媽是南學院……那爺爺呢?爺爺應該跟學校也有關係吧?」我反問著。

 

本來以為爺爺是屬於北學院的,一人一個位置剛剛好嘛!可是我翻來翻去,就是沒見到關於爺爺的敘述。

 

「有啊!第一頁就是爺爺啦!」奶奶將書皮翻開,第一頁上頭印著「帝華納科創校校長」,在名稱的下方還有著校長的圖片,那是一個蓄著紫色長髮的年輕男子,他的額上還戴了一個綠色的細圈頭飾,

 

「這是……爺爺?」我楞楞的看看圖像又看看爺爺,最後我尖叫似的下了結論。「不可能!這怎麼可能是爺爺!」

 

「唉!我老嘍!」爺爺像是一副往事不甘回首的模樣揮揮手。「我的頭髮都變成白色的,臉上也有一堆皺紋了,以前的我可是迷倒過許多女生呢!」

 

「這不是重點!」我激動的指著帝華納科的創校日期。「創校距離現在有四百七十三年耶!爺爺怎麼可能──」

 

「因為爺爺不是人,」老爸接下了話。「不,也許應該說……我們全家都不是。」

 

在我充滿驚愕的眼神下,老爸將家裡每個人的身份全告訴了我。

 

「精靈、魔族、獸族、人類……」我喃喃的數著自己體內的血源,這實在是──「酷呆了!我竟然有四種種族的血統耶!」

 

「你現在知道,我要為你調藥有多麼麻煩了吧?」奶奶跟我抱怨著,長久以來我總是抱怨她的調藥技術欠佳,現在她總算可以澄清這件事了。「若是只有兩種血源混合那還好辦,可是你體內有四種種族,你身體的變化實在是太多、太大了。」

 

「那現在怎麼辦?」我無力的垂下肩膀。「我必須要快點恢復才行。」

 

「用不著擔心,你當奶奶的實驗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奶奶拍拍我的頭安慰我:「現在你體內的狀況奶奶大致上已經清楚了,所以要製造出恢復的藥應該不難。」

 

「這麼說!我可以很快就──」我喜出望外的看著奶奶。

 

「是啊!照我估算,你大概試個五、六十次藥方,應該就能恢復了。」

 

「五、六十次?」聽見這話,我冒出一身冷汗,不過,為了希杰,老娘跟你拼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