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亞,妳要走了?」巧音瞪著眼看我。

 

「是啊!」我坐在書桌上,開心的吃著蛋糕回答。「都已經在這邊待這麼多天了,再不回去我一定會被罵。」

 

「可是……不能多留一會嗎?」巧音十分不捨的看著我。

 

「我也很想留下,可是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辦,再說,我失蹤那麼久,我的同伴一定很擔心我。」

 

說實話,我本想再多待個兩天,可是昨天我聽到巧音的同學說,夜伢他們已經來到咕納魔附近,我想,夜伢他們一定是來學校找我的!要是夜伢他們出現,這裡一定會引起一場不小的風波,我還聽到有人說要找夜伢打一場,季斯卡跟他的朋友似乎也正摩拳擦掌等著夜伢出現。

 

唉!我還以為季斯卡跟夜伢純屬感情恩怨,沒想到,因為兩個人經常被拿來比較的結果,季斯卡對夜伢還存著競爭心態,兩人的關係就好像是一山不容二虎,有他就沒有我。

 

嘖嘖!男生這動物真是好鬥!什麼都要爭、什麼都要比,權勢、功夫、名氣、地位……好像非要將對手踩在腳下才行。

 

季斯卡想跟夜伢一較高下,我不反對,照男生的心態來說,有競爭才會有進步嘛!可是那必須要在平等的條件下,眼前的狀況怎麼看都對夜伢不公平,我才不會讓夜伢吃這悶虧呢!

 

昨晚,我已經叫狂先去聯絡夜伢他們,要他們在學校外的小山丘等我,不過,狂回來時,他說了件很怪異的事,狂說夜伢他們身邊跟著黑、藍兩族的矮人,然後,大家看到狂出現時眼神都怪怪的,尤其是夜伢,聽說他看狂的眼神好像快要冒火了呢!要不是狂急著趕回學校,他真想跟麗莎問清楚是怎麼回事。

 

奇怪?矮人怎麼會跟夜伢他們一起行動?為什麼狂會說他們對他的反應很奇怪?我不在的這段期間,究竟是發生什麼事了?

 

巧音見留不住我,只好幫忙我打包行李,她將季斯卡為我收集的藥草、物品全都放進袋中,綁在兔子背上。

 

『這下可好,本大爺從坐騎變成搬貨的了!』狂不滿的嚷著。

 

『難不成你要我搬?隨便一瓶藥就可以將我壓倒了!』我白了狂一眼。既然要做我僕人,那你就認命吧!

 

 

我跟狂快速來到約定地點,夜伢他們看到我先是一臉驚愕,原以為會變成矮人的我竟然變成了精靈?這實在讓他們感到困惑,不過,在我跟他們說明我的身體對藥物會有抗藥性之後,他們才理解似的點點頭。

 

「你先喝下解藥吧。」夜伢將一瓶藥水遞到我面前。「其他人到馬車外頭等。」

 

「為什麼我們要出去?」三藏不解的叫。

 

「少廢話!」夜伢惡狠狠的瞪了三藏一眼,跟著順手抓起一旁的兔子。「你也一起出來!」

 

「夜伢好像很生氣?」我悄聲問著麗莎。「他怎麼了?為什麼要將全部的人趕出去?」

 

麗莎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你想要讓大家欣賞你的裸體嗎?」

 

「呃?」我這才想到,要是我恢復成原狀,那身上的衣服鐵定……

 

「那三藏他……」我想起麗莎跟我說過,三藏是在眾人面前喝下解藥的。

 

「三藏身上那件衣服是特殊布料,它會隨著主人的身體變化。」麗莎說完後就一臉期待的坐在我身旁。

 

「妳幹嘛用那種表情看我?」麗莎現在的眼神像是想將我扒光一樣。

 

「沒有啊,我在等你喝藥。」麗莎用著天真、無邪的眼神看著我。

 

「要看我的裸體,可是要收錢的喔。」看出麗莎的意圖,我挑著眉頭對她笑笑。

 

「多少錢?」麗莎馬上開始找錢包。「好歹我們認識那麼久了,你不要算我太貴喔!」

 

哇哩咧!我只是隨便說說,妳竟然給我當真?我板起臉冷冷瞧著麗莎。「妳是要自己走出去?還是要我叫人將妳拖出去?」

 

「唉呦!幹嘛這樣呢?我又沒說不付錢……」麗莎嘟著嘴看我,一副想賴在這裡的模樣。

 

「夜──」我才開了口,麗莎連忙制止我。

 

「好啦、好啦!我出去啦!」麗莎心不甘情不願的嚷著。「只不過看一下而已,又不會少塊肉……」

 

肉是不會少啦!可是我怕我會失去我的貞操……等麗莎出去後,我連忙關上馬車的門。

 

我將解藥一口氣喝下,在馬車內等著身體復原,漸漸的,我的手腳、逐漸長大……

 

「這……」我站在果力多專用的鏡子前看著自己的模樣,臉上浮現苦笑。

 

鏡中的女孩年約五歲,有個粉嫩嫩的可愛臉蛋,粉紅色的頭髮長至腰部,身後還有一對鵝黃色的羽毛翅膀。

 

之前是可愛的愛情小精靈,現在呢?我要跟人家說我是小蘿莉天使嗎?算了!反正早料到會有這種後果。我開始動手翻找合適的衣服,最後我將麗莎的衣服拿來穿上,那是一件有著花邊寬領的上衣,衣服穿到了我身上成了連身洋裝,寬大的領口讓我整個肩膀全露了出來,我將衣服後面剪了兩道開口,方便讓翅膀伸出。

 

「迪亞?你好了沒?」麗莎在外頭不耐煩的叫:「怎麼換個衣服換那久?」

 

「好了啦!」我推開馬車的門,縱身往下一跳,眾人見到我又是一陣驚愕。

 

「抗藥性。」我無奈的聳肩解釋。

 

「迪亞哥哥好可愛!」希杰紅著臉稱讚著,緊接著,麗莎向我殺來兩道兇狠的目光。

 

喂,希杰只不過是稱讚我一下,妳幹嘛像是要殺了我一樣?我無奈的瞧著麗莎。

 

「迪、迪亞先生!」馬克林神情激動的走上前,如果我沒看錯,他的眼中還泛著淚光。「對不起!真是很對不起!因為我的自私,竟然害迪亞先生從堂堂的男子漢變成小女生,請你打我吧!請你罵我吧!」

 

有這麼嚴重嗎?反正我本來就是女的啊!再說,這兩次變身都變的很美,我自己看了也覺得很喜歡呢!「沒關係,變身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你不用放在心上。」

 

「迪、迪亞先生……」馬克林激動的抱著我哭了起來。「您真是個仁慈大好人!您的心胸簡直比大海還遼闊,我、我真是感到慚愧!我──」

 

馬克林話還沒說完就被夜伢脫離我身邊,夜伢冷著臉瞧著他。「說話用不著摟摟抱抱的。」

 

看來夜伢的心情真是很糟啊!他到底是怎麼了?還是說,他很討厭看到人家摟摟抱抱?看著夜伢的舉動,我胡亂的猜測著,記得之前三藏勾著我的肩膀說話時,夜伢也是一把將他拉開。

 

波卡這時也走上前站到馬克林身邊,他拿出一隻短笛給我。「非常感謝您在沼澤救了我們,為了表達謝意以及歉意,從此以後,只要迪亞先生有事情需要幫忙,就請吹這笛子,我們一定隨傳隨到。」

 

「不用了……」我連忙想婉拒,可是馬克林的哭聲阻止了我。

 

「迪亞先生請務必收下!」馬克林滿臉淚水的拉著我的手。「要是您連這個也回絕,那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回報您啊!」

 

看到馬克林情緒激昂的模樣,我真擔心他突然抱住我,要真是這樣,他可能會被夜伢一拳揍回地底吧?我瞄了眼夜伢,他的臉色可真是越來越鐵青了呢!

 

「我知道了,我收下就是了。」我連忙安撫著馬克林。「好了,現在我已經沒事了,你們也快點回去休息吧!」

 

送走了矮人,我無奈的看著眾人,他們則是回給我「現在該怎麼辦?」的表情。

 

「我們先回學校去吧,回學校再想辦法解決。」我轉身想回去馬車上,上馬車的台子高至我的腰部,我本來想攀在台子上再爬上去,沒想到身體突然被人抱高。

 

「我抱你上去。」夜伢瞧著我說著。

 

「謝啦!」我順手勾上夜伢的頸子,夜伢的臉跟著微微泛紅。

 

耶?夜伢臉紅了!看來我這模樣還蠻有魅力的嘛!我高興而又得意的笑著。

 

 

回到學校之後,我開始著手進行調藥的工作,夜伢也在一旁幫著我,可是不管我怎麼調、怎麼試,我都還是維持著小蘿莉天使的模樣,沒辦法變回原來的樣子。

 

「奇怪?到底是哪邊出錯了?」我坐在床邊苦思著。

 

「會不會是漏了什麼材料?」麗莎坐在一旁問我。

 

「不可能!能試的藥方我都試了,可是就是變不回來。」接著,我猛然站起身,開始打包行李。

 

「你要做什麼?」麗莎問著我。

 

「我要回去找我奶奶,要她幫我調藥。」

 

「等等!」麗莎驚訝的站起來。「你不能回去啊!要是你離開學校,那我跟我母后的賭注──」

 

「這場賭注早就結束。」我停下動作回答道:「在妳跟夜伢他們說出我的身分時,妳就已經輸了。」

 

「耶?」麗莎愣了下。「可是我母后又不知道……」

 

「王后怎麼可能不知道?」我笑著反問:「你們王族可是有最優秀的偵察部隊啊!」我提醒著她。

 

麗莎用來找我的那批人,雖然是麗莎專屬的侍從,但是,他們也是隸屬王族,在職責上,他們還是要監控麗莎在學校的生活,跟國王、王后回報。

 

麗莎聽我這麼說,原本訝異的表情轉為理解的笑容。「對喔,我怎麼會忘了這件事?唉唉!看來我的夢幻樂園沒辦法建造了。」雖是這麼說,但是麗莎臉上看不出煩惱或難過。

 

「怎麼?妳好像不在乎賭輸?」我反問著她,麗莎現在真是太反常了。

 

「唔……也不是不在乎,只是……」麗莎臉上浮現甜甜的笑容。「我現在有希杰了,所以……」她吞吞吐吐的說著。

 

「妳……」看到麗莎這模樣,我愣了下,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她有這麼幸福、快樂的表情。

 

「可是……為什麼你還要留下來?」麗莎突然沒頭沒尾的問出這句話,對上我困惑的眼神,她才又解說道:「我的意思是,你是因為賭約所以被我逼來這裡唸書的,既然你早知道賭約已經結束,為什麼不閃人回家呢?」

 

「因為我喜歡這裡。」我對麗莎笑了笑。

 

「就只是這樣?」麗莎似乎不認為這是個理由。

 

「如果今天王后突然出現,跟妳說只要妳回去這場賭約就不算,妳可以繼續興建妳的夢幻樂園,妳會離開嗎?」我反問她。

 

「不會。」麗莎跟著笑了,她現在總算能理解我的想法。

 

收拾好行李,我跟麗莎走到樓下大廳,夜伢、歐羅跟果力多正坐在大廳喝茶。

 

「迪亞?你要去那裡?」夜伢看著我肩上的行李,神情緊張的問。

 

「我要回家叫我奶奶幫我調藥。」我笑嘻嘻的對眾人說道:「等我恢復原狀之後我就回來。」

 

「咦?希杰呢?」麗莎見不到希杰的身影,困惑的追問。

 

「不知道,今天一早就沒看到他了。」夜伢回答著。

 

「希杰他已經回家了。」一個陌生的聲音在門口出現。

 

「你……」我瞧著眼前的蒙面人,心裡升起困惑。

 

「我是希杰的三哥,叫做古天。」古天簡短的自我介紹道:「希杰今天早上就已經回家了,他要我幫他拿東西給你們。」

 

古天將一個小袋子跟一封信遞給麗莎,麗莎用著顫抖的手打開信封念出信上內容。

 

「對不起,請原諒我沒有跟你們說一聲就離開,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跟大家一起畢業,甚至一起出去外頭冒險,跟你們住在一起的生活是我最快樂的日子,我會永遠記住大家的,袋子裡頭裝著我做的楓葉項鍊,希望你們會喜歡。」

 

看完了信,我們打開小袋子看著,小袋子裡頭裝著七條項鍊,項鍊的墜子正是希杰之前收集的楓葉,楓葉被魔法縮成錢幣般大小,楓葉外緣用銀色圓框框起保護著,楓葉的中心位置突兀的鑲著一個銀藍色物體,那東西的模樣有點接近水滴狀,上面還精細的雕著某種圖形,像是希杰從某樣東西分割成下來,特意裝飾在楓葉上。

 

「這是什麼?」我看著楓葉中心的那東西不解的問。

 

「家徽。」古天簡短的回答我。

 

「家徽?」眾人全困惑的看著古天。

 

古天從懷中拿出他所說的家徽給我們看,那是一個比錢幣還要小一些的徽章,原先我們分辨不出來的彫刻圖案,原來是一隻熊。

 

「家徽只有家族成員才有,一個人只有一個,希杰他將他的家徽分解給你們……」古天說到這突然又止了口。

 

這麼說,希杰將我們當成是家人?我瞧著古天的模樣發愣的猜想。

 

「為什麼希杰會那麼匆忙的回家?」麗莎抓著古天的手追問,她眼中出現打轉的淚水。「他什麼時候會回來?」

 

「他不會回來了。」古天斬釘截鐵的道:「他要開始學習服侍主人,從現在開始,他必須要待在主人的城堡裡,一輩子。」古天說這話時,眼中閃過一絲憤恨的情緒,隨即,他又恢復成原先的模樣。

 

「不可以!」麗莎尖聲的叫道:「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他!這簡直是囚禁!你們身為他家人應該保護他啊!怎麼可以……」

 

「隨你們怎麼想,反正我東西已經帶到了。」古天沒搭理麗莎,轉過身準備離去。

 

「我要把希杰帶回來!」麗莎扯住古天的斗蓬不讓他走。「說!希杰被帶去哪裡?那個主人的城堡在哪?」

 

「妳想要帶回希杰?」古天回手拉回斗篷。「妳要怎麼做?出動軍隊攻城?麗莎公主我勸妳最好別這麼做,這只是自討苦吃……」

 

「由『蒼熊族』所保護的城堡,軍隊哪攻的下呢!」校長的聲音在屋內現身,不知何時,校長竟然出現大廳窗戶邊。

 

「這幾個孩子只是想去看看希杰。」校長走向古天,將麗莎拉開。「麻煩你跟那位主人通報一聲,過幾天這幾個孩子會過去拜訪。」

 

「我知道了。」古天點頭答應著,在他打算轉身離去時,突然停住腳望著我們。

 

「希杰他很重視你們,如果你們要來,別想要硬闖搶人,別怪我沒提醒你們,你們現在的能力還不夠格,別給自己找麻煩……」

 

雖然是勸告的語氣,可是還是讓人聽了覺得不舒服。

 

「別擔心。」校長滿面笑容的看著古天,意有所指的道:「這些孩子不會做沒把握的事情。」

 

送走了古天,校長轉身看著我們。「想要帶希杰回來,你們還要多加鍛鍊,你們就跟迪亞回家,請他家人教你們吧!」

 

咦?要找我家人教?這……我開始低頭沉思我家人會些什麼,老媽煮菜、老爸種菜、奶奶調藥……

 

難道,校長是要我們研發毒菜,送去給城堡主人吃,然後威脅他交出希杰嗎?

 

當我在發呆時,其他人已經收拾好行李,夜伢走到我身邊一把抱起我。

 

「我們走吧。」

 

「喔。」我愣愣的點頭。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先回家再說。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