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銹色的大石塊、乾燥的赤色沙土,觸目所及盡是一片荒涼,看似枯竭的黃褐色雜草從石塊的夾縫中鑽出,墨色的荊棘叢蔓延在這片瘠土上,大石塊層層疊疊形成一個石林,在石林中繞了幾繞、彎了幾彎,越過最後一層石塊之後,眼前的景象轉換成綠色調,茵茵綠草、點點繁花、蜿蜒的藍色溪流穿過大地,往溪流的源頭看去,那端竟然憑空往上攀升最後隱沒於雲層之中,這裡是藍色小矮人的部落──藍藍鄉。

 

在部落的中央處,一棟由灰色泥石搭建而成的半圓形建築物高高聳立著,猶如一座灰色高塔般,灰色高塔附近圍繞著一百多間小屋,矮人們生性愛熱鬧,今日的藍藍鄉更是比以往熱鬧許多。

 

全藍藍鄉的矮人集中在城堡大廳,他們圍成了圈,圈出一塊空地,空地中央站著兩人一兔。

 

「螣蛇!」吶喊聲響起,一條銀色巨蛇在半空中遊蕩、穿梭。

 

「等等!」伴隨著巨蛇出現的,是三藏的求饒聲:「別這麼激動啊!」

 

「要我別激動?你把我賣給矮人還要我別激動?」我對著三藏大吼著。在我醒來後,我發現自己被帶到藍色矮人的部落,而帶我過來這邊的竟然還是三藏!還以為我跟他是朋友,沒想到他竟然出賣我!

 

「把錢給我吐出來!」我將長刀指向三藏。

 

「不!」三藏抱緊乾坤袋拼命搖頭:「這可是我的血汗錢啊!你怎麼能這麼忍心從我這搶走?我的未來、我的人生、我的夢想就靠它了!」

 

「血汗錢?出賣別人所賺到的錢叫做血汗錢?」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現在聽到的話。三藏的所作所為簡直像個人口販子!

 

『少跟他廢話!』狂充滿怒氣的聲音從旁傳來:『先開扁再說!』

 

「好!」於是,我們一人一兔帶著充滿殺氣的眼神,緩步走向三藏。

 

正當我揮著刀劈向三藏時,一根長棍檔下我的攻擊,定眼一看,猴子、小黑豬還有河童全出現在三藏身邊。

 

「太好了!」三藏驚喜的對他們叫著:「快幫我制住迪亞。」

 

「呵!還以為是誰?原來是『保鏢三部眾』啊!」我冷眼瞧著猴子他們。他們鐵定是出來幫忙三藏的,很好!我現在可是一肚子火沒地方發洩!「要打就來!」

 

「不。」保鏢三部眾的頭頭,猴子首先回絕:「不打。」

 

咦?不打?我困惑的看著猴子:「那你們出來做什麼?」

 

小黑豬先咳了兩聲,而後才慢條斯理的道:「這件事情說到底,都是三藏的錯,他接受懲罰是應該的,但是身為手下的我們,又不能眼睜睜看著主人受重傷。」

 

「所以,我們三個討論的結果就是──」河童將話接了下去,他邊說邊瞄了三藏一眼:「我們幫你逼三藏將收下的錢交出來。」

 

「你們這群胳膊往外彎的傢伙!」三藏聽到他們這麼說更是抓緊了乾坤袋:「我平常待你們也不錯!你們竟然幫迪亞不幫我!」

 

「我們只做對的事情。」猴子語氣堅定的回答。

 

「這算是現世報吧!」河童揶揄的笑著。

 

然後,三藏在猴子他們三個的圍剿下,帶著不甘心的眼神,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將錢交出來。

 

「這些錢還你,之前三藏跟你做的交易請你取消。」我將錢交還給藍色小矮人的頭目,馬克林。

 

「錢我收回,但是交易我不取消。」馬克林收下錢後,臉上跟著露出賊笑:「你一定要待在藍藍鄉。」

 

呦?想要人財兩得?這傢伙真是貪心!對付這種人,我當然有我的手段。「我是非走不可,如果你想要用武力硬將我留下,那你不妨試試。」

 

我說這話可不是逞強或是對自己太過自信,如果光憑我一個人,那我當然沒有把握對付矮人,算一算,這裡的矮人可是有上千名呢!不過,現在在場的還有保鑣三部眾、狂,要是開打,猴子他們應該會幫我,畢竟我們現在在同一條船上,再說了,矮人們雖然力量強大,可是他們對魔法不靈光,我想,我可以從這個地方下手打敗矮人。

 

「哼!我說要你留下,你就要留下!」馬克林立刻招來一隊矮人,矮人們身上穿著盔甲,手上拿著長矛與斧頭。

 

「把他們給我抓住!」一聲令下,矮人們立刻將我們包圍住。

 

「唉……怎麼會變成這樣呢?」三藏無奈的拿出他的九節棍跟矮人對峙著。

 

看著三藏的舉動,我不解的問:「你要幫我?」

 

「當然。」三藏十分肯定的回著我:「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既然沒錢賺了,那就快點擺脫矮人離開這裡摟!」

 

好一個標準的生意人。我發現,跟三藏相處的越久,我越不了解他。

 

之前還是稱兄道弟的朋友,下一刻就為了錢出賣你,一轉個身,他又成了跟你共進退的同伴,三藏實在是太反反覆覆了。

 

『看來本大爺跟你的架要晚點打了。』狂跟著轉了個立場,他巡視週遭的矮人後對一旁的三藏說道:『你最好別死在這群矮人手上,本大爺要親手解決你。』

 

「生死之事誰能說的準。」三藏倒是一副灑脫的模樣:「不過,我想地府目前還不想收我。」

 

為什麼?為什麼狂會這麼輕易就轉成跟三藏同一陣線?對於狂的反應我感到驚愕,在我的認知裡,背叛就是背叛,三藏所做出的事情,早就已經背叛了「朋友」二字,像三藏這樣的人,應該跟他劃清界線不是嗎?可是……為什麼……

 

失神中,一隻箭射向我,在我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時,三藏搶先用九節棍將箭擊開。

 

「迪亞,你在發什麼呆?」三藏滿臉困惑的看著我:「你剛剛揍我的時候,動作明明很迅速啊?怎麼現在的反應這麼遲鈍?這實在不像你──」

 

「碰!」三藏話還沒說完,右臉頰就結結實實的挨了我一拳。

 

「出拳的速度還夠吧?」我挑著眉、唇上勾出一個笑容:「力道是不是太輕了?」

 

「打矮人的話是輕了些。」三藏揉著臉頰退了幾步,他的右臉頰明顯的腫了些:「不過打我……你下手就太重了。」

 

為什麼?為什麼這樣的三藏,背叛朋友的三藏,卻還是讓我感到信任呢?揍了三藏一拳之後,我的怒氣消了很多,對於三藏、對於所謂的背叛,我的心裡突然有種隱隱約約的──領悟,那感覺我說不清,但是我可以明顯察覺自己的心境起了轉變。

 

「別玩了,先解決眼前的麻煩吧。」我板起臉巡視著包圍住我們的矮人,而後又瞄了三藏:「跟你的帳我們晚點再算。」

 

「剛剛那一拳還不夠抵消嗎?」三藏苦著臉哀叫:「我的臉都快被你打歪了耶!」

 

對於三藏的話,我只是「哼」了一聲當作回答,三藏自知理虧也只能無奈的嘆口氣,握緊手上的九節棍,重新擺出防禦陣勢。

 

很快的,矮人跟我們開戰了,雖然矮人們的力氣連石塊都能擊開,但就像我之前預估的,他們對魔法沒輒,於是,我們分成兩種進攻方式,猴子、小黑豬、河童、狂,採用武力直接跟矮人對打,我跟三藏則是使用符咒、魔法對矮人展開攻擊。

 

勝負不一會就分出了,不善使用魔法的矮人終究還是打不過我們。

 

「住手!」藍矮人的頭頭馬克林終於出聲制止,雖然打了敗仗,但他嘴上還是死命不認輸:「你以為打贏我們你們就出的去嗎?要知道,地底國連接外面的通道要是沒有──」

 

「沒有矮人帶路就出不去。」我將話接下,臉上跟著出現一個極為燦爛的笑容:「不過,我想你應該會派人帶我們離開,對吧?」要是他拒絕,那我們肯定會繼續鬧下去。

 

馬克林鐵著一張臉,他就算心底再不願意,眼前的情況還是叫他不得不妥協。

 

「要走可以,但是……」馬克林停住話,等著我們的反應。

 

「但是什麼?」我提高音量追問著。這傢伙竟然還跟我們討價還價?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啊?

 

「你們大老遠來到這裡,不打算參觀一下地底國嗎?」馬克林的態度突然轉變,他臉上堆起了笑,一副想要盛情款待我們的模樣。

 

「……」對於馬克林硬生生轉變的態度我起了戒心與懷疑。

 

「你們地面人不是有句話說『來者是客』嗎?讓我招待你們在這邊住上幾天吧。」馬克林提出他的邀約。

 

「好啊!好啊!」三藏興奮的答應,一回頭,他瞧見我跟狂還有保鏢三部眾冷漠的眼神。

 

「呃,我們是很想留下啦,但是因為我們還有事情,所以……不過!」三藏接下來這句話是對我們說的:「我想我們可以在這邊住一晚再走,對吧?」

 

「……」沉默。我們幾個沒人搭理三藏。

 

「那個……」三藏的額上冒出些許汗水:「在這邊吃一頓飯再走應該可以?」

 

「吃飯!好啊!」小黑豬聽到有吃的立刻附和,同樣的,當小黑豬對上我們的眼神時,他臉部的笑容僵了下。

 

「我想大家肚子應該都餓了,我們就吃個飯再走啦!」三藏順水推舟的對我說。

 

沒等我回答,馬克林立刻笑著應和:「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你們就留下來吃晚餐順便在這邊過一晚,明天我再叫人帶你們出去!」

 

馬克林拍了幾下手,招來其他矮人帶我們到用宴會廳。

 

 

當我們到達宴會廳時,說真的,我很訝異,宴會廳的屋頂竟然有著七層樓高,還以為矮人的建築物會搭配他們的身形,蓋成低矮的屋子,但是,眼前的一切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為什麼這屋頂要蓋這麼高呢?」坐定位後,我望著天花板喃喃自語著。

 

這根本完全違反矮人「人體工學」的設計啊!他們如果要打掃這裡應該很會不方便吧!這高度鐵定要架著高梯、垂吊著繩子,攀上攀下的清掃!

 

領我們來的矮人表情奇怪的看了我們一眼:「這當然是為了要贏過『黑木族』啊!」

 

「黑木?」我們幾個不解的對望一眼,「請問你說的黑木族是?」

 

「他們是一群驕傲、自大、自以為是的傢伙!」一個聲音氣沖沖的從門口傳來:「尤其是他們的首領-波卡!」

 

往聲音的方向望去,馬克林出現在門口處,此時的他換上了獸皮製作的衣服,頸上帶著亮晃晃的珠寶,頭上帶著鑲滿鑽石的皇冠,皇冠中央還鑲著一顆拳頭大的夜明珠。

 

真是好……閃亮的裝扮啊!寶石的光芒讓我眼睛快睜張不開。

 

『那皇冠算一算,大概要十多萬金幣吧!』三藏的臉上出現驚艷的神情。

 

『你可別亂來啊!』我惡狠狠的瞪三藏一眼。

 

普通人可不敢在矮人的地盤奪取他們最愛的珠寶,但是,三藏可不能用一般人的標準來評估。

 

『幹麼用這種眼神看我?』三藏略感無辜的嚷著:『我只是覺得那頂皇冠很好看,稱讚一下而已。』

 

狂哼了一聲,望著三藏語調譏諷的道:『錢鬼。』

 

三藏聽著這話倒也沒發怒,他望著狂似笑非笑的說:『當鬼的可不是我。』

 

『你!』狂聽著這話,氣的打算撲向三藏。

 

『別吵!』我沉喝一聲制止他們兩個,『再吵我就開扁!』

 

『……』兩人互瞪一眼後,便雙雙別過臉去不看對方。

 

「波卡那傢伙每次都喜歡跟我唱反調!」馬克林大搖大擺的走往他的位置坐下,他的聲音將我們的注意力拉回:「我說蔥花蛋好吃,他偏偏說荷包蛋好吃!我說白亮亮的寶石漂亮,他偏偏喜歡花花綠綠的玉石!他真是一個沒有鑑賞寶石眼光的傢伙!」

 

看樣子,這位波卡應該就是之前跟馬克林吵架的黑矮人了。我聽著馬克林所說的話猜測的想。

 

馬克林連連罵了幾十分鐘,從馬克林的敘述中,我也大概了解他與波卡之間的過節了。

 

馬克林與波卡從很小就認識了,爭執也從小持續到大,喝水用的水杯形狀、欣賞寶石的眼光、食物的烹煮方法……每一件事情都可以成為兩個人爭吵的原因,兩人也經常互相競爭較量,於是,城堡一個蓋的比一個高,衣櫃裡的服裝更是比數量、比名貴,兩個人只要一見面就會開始吵架,他們的爭吵沒有原因,很純粹的,就是看彼此不順眼。

 

『幼稚。』狂冷冷的吐出這句話。

 

『嗯。』我對狂點頭同意著。

 

『看對方不爽幹麼不狠狠殺一場!』狂又緊接著道:『這樣可是省事乾脆多了。』

 

『……』我無言。

 

『屠夫!』三藏抓住機會諷刺著狂。

 

狂對於屠夫這一名詞倒不以為意,他態度悠閒的咧嘴笑笑:『當屠夫總好過你這個錢奴。』

 

「我們開始吃飯吧!」馬克林拍了幾下手,將我們的注意力拉回,端著菜餚的小矮人魚貫走進宴會廳,一道道菜餚擺到桌上。

 

「這是?」看著眼前的菜色,我的臉色開始發白。

 

桌上的菜全是一些黑黑、焦焦、黃黃的顏色,有些菜看起來簡直像是一團泥巴。

 

這簡直比我奶奶做的巫藥還要恐怖!要我選擇的話,我寧願喝十杯奶奶煮的巫藥湯,也不要吃一口盤子裡的菜。

 

「請問這道菜是什麼?」三藏指著他附近的一盤菜,盤子裡裝著一根根像是手指形狀的菜。

 

「那是炸蚯蚓。」馬克林為三藏解說著:「吃起來酥酥脆脆的,非常好吃喔!」

 

三藏理解似的「喔」了一聲,而後他將目光轉向下一盤菜,「這道呢?看起來像是丸子?」

 

三藏所說的那盤菜,就是我之前提到很像一團泥巴的菜。

 

「是啊!這個就是你們地面人所說的肉丸!」馬克林得意的笑著:「之前到地面的時候,我剛好吃到肉丸這道菜,回來後我一直想做出同樣的味道,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味道總有些差距。」

 

狂聽到馬克林這麼說,好奇的抓起一顆肉丸吃著。

 

看著那盤肉丸,我腦中浮現一個問題,「你們這裡有養豬嗎?」

 

「沒有。」

 

沒有養豬?「你們是到地面買肉回來作肉丸嗎?」

 

「不,不是。」馬克林搖頭否定:「我們很少到地面去,所以我就叫廚師用蜘蛛肉作肉丸的材料,為了做這肉丸,我們還特別去抓蜘蛛中最大隻的『象蜘蛛』呢!」

 

「噗!」馬克林話才說完,狂一口氣將口中的肉丸吐出來。

 

『狂,你還好吧?』我擔心的看著狂並安慰的道:『你放心啦!象蜘蛛沒有毒。』

 

象蜘蛛是蜘蛛種類中體型最巨大的一種,象蜘蛛的身體如同小豬一般,若是將象蜘蛛的腳拉展開來,整隻蜘蛛足足有十公尺長。

 

『本大爺才不管這是什麼肉!』狂抓起旁邊的水猛灌,『這肉丸又苦又酸!他到底是怎麼做的?竟然能將菜做的這麼難吃!』

 

原來……狂將肉吐出來不是因為它是蜘蛛肉作的啊!看來我太小看狂了,說不定就算面前出現毒蠍子作成的菜,狂也是照吃不誤!

 

「那一鍋濃湯是?」三藏又開始問著。

 

「三寶濃湯!」馬克林說完話之後還得意的笑了幾聲:「這道濃湯可是我喝過最棒的一道湯!」

 

「所謂的三寶是?」我膽顫心驚的問,同時,我也希望馬克林的答案不要讓我太害怕。

 

「蠍子、地鼠、蝸牛。」馬克林說完又得意的笑了兩聲:「蠍子有嚼勁、地鼠肉甜美、蝸牛滑又嫩,這三樣可都是人間美味啊!」

 

「……」也許我什麼都不要問,就像住在米林婆婆家那樣,默默的將菜吃完會比較好。

 

米林婆婆是奶奶的姊姊,每年米林婆婆都會邀請我到她家住上一陣子,米林婆婆最喜歡烹飪,不過,『身為一個巫婆就要貫徹巫婆的精神』這是奶奶跟米林婆婆所強調的,所以米林婆婆用來作菜的材料可都是……令人頭皮發毛的東西,雖然如此,米林婆婆做出的每道菜可都是美味至極啊!

 

「快吃啊!你們怎麼都不吃?」馬克林興致勃勃的催促著我們。

 

「阿彌陀佛。」三藏對馬克林作了個揖:「在下是修行僧,只能吃素,我吃些水果就好。」

 

死三藏!你說你吃素?那昨晚跟我搶雞腿的人是誰啊!這分明是藉口嘛!

 

「這樣啊……」三藏婉拒之後,馬克林轉而看著我:「既然他不能吃這些好菜,那你就多吃一點。」

 

要我多吃一點?這……我求助的望向狂,發現他已經偽裝成一般兔子,開始啃放在一旁的蘋果。

 

「吃啊!」馬克林連聲催促著我:「這濃湯很好喝!你試試看!」

 

說著,馬克林命人盛了碗非常大碗的濃湯給我,看著那湯裡「豐富的餡料」,我實在是沒有勇氣拿起湯匙。

 

『快喝啊!』三藏對我傳著話:『馬克林他這麼熱情的招待我們,要是你不喝……我們恐怕會很慘。』

 

我瞄了眼馬克林,發現他正用著極為期盼、興奮的表情看著我,現在這情況,要是我不將這碗濃湯喝掉,那下場可能會……

 

「我最愛的就是這道湯了!」馬克林邊說邊一口乾了自己面前的濃湯:「你快喝啊!要是湯冷了那就不好喝了!」

 

就算它是熱湯,也不見得會好喝吧。我無奈的翻翻白眼。

 

算了!跟他拼了!大不了拉肚子而已!我深深的吸一口氣,然後停住呼吸,拿起湯匙舀了一匙濃湯,如果沒有停住呼吸,我想我近距離聞到濃湯的氣味一定會暈倒。

 

用著顫抖的手,將濃湯一步步送近唇邊,忍著恐懼,我微微的張開口。

 

「碰!」就在我鼓起勇氣打算將濃湯喝下時,桌邊突然傳來的響聲將我嚇了一跳,轉頭一看,原來是三藏看我喝湯看的太過專心,以至於不小心弄倒一旁的杯子。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三藏連忙抓起一旁的抹布擦桌子。「你繼續。」

 

『繼續個屁!我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都被你嚇沒了啦!』我氣呼呼的瞪著三藏,他則是給我一個無辜的笑容。

 

再吸氣,我重新將湯匙拿到嘴邊。

 

「鏘!鏘鏘鏘!」又是一陣響聲響起。

 

現在又是怎麼回事?我冷冷的望向一旁的狂,他尷尬的望著地上的碎盤子。

 

『呃……盤子剛剛突然自己滾下去了。』狂硬掰了個爛理由給我。

 

『你們再打斷我,我就將整碗湯塞到你們的嘴裡。』我警告著他們。

 

『放、放心,我不會再吵你。』三藏連忙作了個保證的手勢。

 

『你儘管喝你的湯。』狂也信誓旦旦的對我說道:『大爺我保證不會再有盤子掉下去。』

 

『最好是這樣。』我重新再吸氣、閉氣,準備重新挑戰濃湯。

 

「碰!鏘鏘!咚咚咚!」

 

『你們……』我放下湯匙,瞪向一旁的一人一兔。

 

『不是我!』三藏連忙澄清。

 

『本大爺可什麼都沒做!』狂跟著嚷著。

 

不是他們?那會是誰啊?

 

「有刺客!有偷襲者!」宴會廳外傳出了騷動聲,緊接在腳步聲之後,一陣陣急促的奔跑聲傳來。

 

「一定是波卡那傢伙。」馬克林像是早有預料的說:「波卡一定是想要偷偷潛入這裡,將你們綁回他的部落。」

 

「我去看看!」抓緊機會,我連忙起身準備離開餐桌。

 

「不用了,讓那些手下去對付他們就好。」馬克林急忙的阻止:「我的藥還沒給你們喝──」

 

「什麼?」匆忙之中我沒聽清楚他的話,「你剛剛說什麼?要給我們喝什麼?」

 

「呃,我是說……你的湯還沒喝,不過沒關係,我們先去看看入侵者吧!」馬克林跟著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在馬克林的帶領下,我們幾個來到走廊的轉角,在走廊前的空地,我們見到波卡跟他幾個手下被一群士兵包圍。

 

「好久不見啊!」馬克林得意的對波卡笑著:「怎麼有大門不走,偏偏要從圍牆爬進來呢?」

 

「爬牆有益身體健康。」波卡臉不紅氣不喘的回答,接著他像是為自己找理由般又說道:「我剛剛在附近散步,順道繞過來這邊跟他們打聲招呼,你……應該沒有欺負他們吧!」

 

「我看你是想要溜進來綁架他們才對!」馬克林毫不掩飾的說道:「說什麼散步啊!平常我怎麼沒見你在這邊散步過!」

 

「你!」波卡氣的眉毛都揚了起來,他恨恨的瞪著馬克林,而後,波卡上下打量馬克林一會後,嘴邊出現嘲笑似的笑容:「你又將你這件衣服穿出來展現啦?不是我要說,你這衣服還真是俗氣啊!以為衣服上的珠寶多就叫做高貴嗎?你將珠寶串成這樣簡直是有損寶石的美,上等的寶石穿在你身上全成了廉價珠子……」

 

「你說什麼?你這傢伙!不懂欣賞就別開口!」馬可林這下可氣的七竅生煙了,「我這身裝扮可是請地底國最有名的裁縫師作的!這可是獨一無二、最最最高級的裝扮!就連地面上的國王也沒有我這身高貴的行頭!你少在哪邊──」

 

「當然是獨一無二!」波卡不急不緩的截斷馬克林的話,「這樣的打扮也只有你敢穿吧!」

 

馬克林咬牙切齒的看著波卡,瞧他那模樣,像是隨時會命人將波卡殺了一般,我看著兩人如同水火般的模樣,真是擔心哪!

 

要是兩個人再這樣吵下去,說不定會引發兩族之間的戰爭啊!想到這點,我連忙出面試圖緩和氣氛。「這麼晚了,我想──」

 

「是啊!時間已經很晚了!」馬克林快速將話接下,「我還要招呼我的客人,沒時間跟你吵,你別在這妨礙我們。」

 

馬克林說這話時,臉上盡是得意神色,波卡則是鐵青著臉,兩人的表情恰恰成了對比。

 

「走吧!走吧!」馬克林一手拉著我、一手抓著三藏:「我們進屋裡去!別理那個傢伙!」

 

「呃……」我不安的回頭看著波卡,波卡帶著怒氣的聲音也在此刻傳來。

 

「馬克林!我要跟你單挑!」波卡對著馬克林大吼,「明天!老時間!老地點!不來的是懦夫!是地鼠蚯蚓!」

 

波卡說完後便領著他的手下,氣呼呼的從大門離開。

 

老時間、老地點?連時間地點都不用明說,看來他們經常做這種事情啊!我無奈的看著馬克林,他則是一臉不在乎的模樣。

 

『為什麼那傢伙說沒赴約的是地鼠、蚯蚓?』狂不解的問。

 

我思索了會,『書上說,在地底國,地鼠代表愚蠢,蚯蚓代表沒膽量、懦夫。』

 

「好了,時間很晚了。」馬克林率先往屋裡走去,「我帶你們到房間休息!」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