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資訊都已經公告在宣傳網頁上

有問題也請到下面的宣傳網頁詢問喔~
 (點下圖進入)





要跟大家說一下

同人本以及相關週邊,只在CWT會場進行販售


「不開放預購以及通販」


這項結果是我們商量許久的決定

雖然很想讓大家能輕鬆購買,但,從先前的經驗看來

通販郵寄上真的有很多問題,所以我們也只能做出這種決定

造成大家的不便,真的很抱歉 

往後,關於刊物的訊息會陸續在這個宣傳網頁上更新

請大家多多支持喔~~ 






<試閱>


第一章 新生嬰兒
 
 
幻域──這個世界的名字。
由六塊大陸以及如同繁星般眾多的島嶼所構成,獸人、精靈、魔族、人類、矮人、吸血鬼……不同的族群全都存在這個世界中。
在南方海域中,有一個由十多個小型島嶼所構成的區域,名叫「奇爾瓦」,這裡居住著一個叫做「卡曼」的特殊種族。
卡曼族的人在一出生時,必須邀請三位女巫為新生兒獻上祝福,並且賜與新生兒一項特殊能力,女巫們所賜予的祝福跟能力,將會深深影響這名新生兒的一生。
 
在位於森林附近的村落中,一名中年男子慌慌張張的衝出屋外,朝著他三個女兒大喊。
「快!快去找女巫來!小孩子要出生了!」
「什麼?」聽到這話的三個女生,面帶驚訝的互望一眼。
「父親,上次醫生過來檢查的時候,不是說後天才會生產嗎?」大姐莉卡皺著眉頭問:「怎麼又突然會……」
「我也不曉得,剛剛妳媽媽突然說肚子疼,然後她的肚子就發光了!」父親不安朝屋內望了眼。
肚子發出亮光,是卡曼族孩子要出生的前兆,通常,發光後大約一小時左右,那名新生兒就會出生,新生兒出生後的三小時內,要是沒有女巫前來為孩子祝福跟賜與能力,那這孩子就會失去得到祝福的機會,變成沒有能力、受人輕視的廢人。
「怎麼辦?我們跟森林女巫約的時間是在後天。」二姐玫瑰煩惱的皺起眉頭。「我聽女巫她們說,這兩天她們有個女巫大會要開,她們三個都不在家……」
因為女巫們事情繁忙,像這樣的出生祝福都需要事先預約,要是貿然前去找女巫,可是會撲了空,再說,這項儀式需要三名女巫才行,她們能來得及找到三名有空的女巫嗎?
「這下可糟糕了!要是沒有女巫、要是沒有女巫……」父親煩躁的抓著頭髮,不斷兜著圈子。
「先去找找吧!」三人之中,最富有行動力的三妹,小七邊說邊往外走。「說不定會有女巫沒有去開會。」
「嗯,這樣也好。」莉卡同意的點頭,並開始分配起工作來:「小七妳的腳程較快,請妳繞遠一點,往邊緣地帶的女巫部落去找找,玫瑰,妳到村子左邊的森林去找,我去找村子右邊的瀑布區看看。」
「好。」
三姐妹迅速飛散行動,時間也在一分一秒間流逝……
半小時過後,二姐玫瑰回來了,她在森林那邊沒找到女巫,森林裡所有的女巫都去參加女巫大會了。
又過了半小時,大姊莉卡也拖著疲倦的步伐回來,同樣的,她也沒找到人。
「現在,只能將希望寄託在小七身上了。」
望著屋外,幾位家人拼命祈禱著。
「哇~~哇~~」
響亮的嬰兒哭聲充斥在屋內,耀眼的光芒包覆著嬰兒全身。
「好漂亮的孩子……」躺在床上的母親,看著懷中的嬰兒,面露欣喜的笑容。
那嬰兒有著如雪一般白皙的肌膚,雙頰像蘋果一般紅通通的,水嫩、小巧的嘴唇十分誘人。
「莉卡……還沒找到女巫嗎?」瞧著心愛的孩子,想起祝福的女巫尚未出現,母親的笑容裡出現擔憂。
「母親,您別擔心,她們等一下就趕到了。」莉卡好言安慰著母親。
「我回來了!我帶女巫回來了!」人還沒現身,小七開心的聲音就已經先行傳來。
聽見女巫來了,幾個人急忙跑到外頭迎接,只見小七手上拉著一條粗繩,三名女巫坐在一個簡陋的木板車上被她給拖了回來。
「咯!妳、妳這個人怎麼……這麼著急啊?咯!」紅衣女巫晃著發暈的腦袋,埋怨的嚷著,說話時還不斷打著酒嗝。
「跑這麼快……我都快要暈車了!噁,好想吐~~」綠衣女巫手上拿著一瓶酒,躺在木板車上,臉上泛著喝醉的紅潮。
「耶?不跑了嗎?」黃衣女巫扶正自己的巫婆帽,帶點意猶未盡的說道:「剛剛那樣還挺好玩的呢!」
「她們……」聞到三名女巫身上發出的濃烈酒氣,玫瑰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沒辦法,我找好久才找到她們。」小七壓低音量對家人說道:「她們三個正好在家裡喝酒聊天,是我硬將她們拉過來的。」
「她們這樣子,可以嗎?」
見到三名女巫醉醺醺的在屋內亂逛,莉卡不禁起了擔憂。
「總比嬰兒變成廢人好吧。」小七無奈的回道。
「說的也是。」父親無奈的點頭認同。
現在只要孩子能夠得到祝福,其他的他也不再多加妄想了。
「喔?這個就是要賦予祝福的孩子嗎?」紅衣女巫來到嬰兒身旁,一把將他抱起,用著迷濛的眼神盯著孩子瞧。
「小、小心吶!」見到紅衣女巫抱著嬰兒,身子卻搖搖晃晃的站不穩,幾個人著急的圍在她身邊。
「真是個漂亮的孩子……」
「咯!這孩子還真可愛!」綠衣跟黃衣女巫跟著圍了過去,順帶擠開其他人。
「新生兒的第一個祝福就由我先來吧!」紅衣女巫將懷中的嬰兒高舉。「我,在神的見證下,賜予這孩子祝福……」
說到這裡,紅衣女巫停下來,望向孩子的父親問:「這孩子叫什麼名字?」
「漣。」父親不假思索的回道。
這名字早在妻子懷孕時,夫婦兩個就討論好了。
「好。」女巫點點頭,繼續往下說道:「漣將會擁有極佳的人緣,每個人見到漣,都會深深著迷……」
聽到第一個祝福,所有家人都露出開心的笑容,心裡原先的不安也跟著鬆下。
喝醉酒的女巫,似乎也沒有他們想的那麼糟糕啊……
「每個人都會很喜歡、很喜歡漣,」紅衣女巫滔滔不絕的繼續說道:「就像是想要吃掉一般的喜歡……」
呃?將漣吃掉?這句話讓所有嬰兒的家人愣住了。
這種話如果是在平常時候,大家只會當成是笑話笑笑,但,現在可是在為新生兒施予祝福啊!這種祝福詞可是會成真的!
「不行啊!」小七連忙出聲抗議。「不能讓漣被吃掉!」
「咯!不行嗎?」紅衣女巫像是沒發現說錯話,困惑的反問。
「當然不行!」莉卡板起臉孔嚴肅的說道:「這孩子可不是為了要被人吃掉,才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
「可是說出的話是不能更改的吶~~」紅衣女巫用著殘存的理智思考了下。「那就改成……差點會被吃掉,可是又絕對不會被吃掉好了!」
這、這是什麼理論啊?眾人臉上冒出數道黑線。
「換我、換我!」
在紅衣女巫的祝福結束後,黃衣女巫興奮的將嬰兒搶到手上。
她這種粗魯的舉動,再度嚇到一旁的家人,他們連忙圍在黃衣女巫四周,準備拯救隨時會被摔下的孩子。
「我將賜與新生兒能力……」說到這裡,黃衣女巫停頓了下,她沉默的瞪著嬰兒看了許久。
「她……怎麼了?」眾位家人為她突然打住的言詞感到納悶。
「有了!」像是在腦中重新構思過,黃衣女巫清清喉嚨,再次說道:「我將賜予漣散發香氣的能力!像蛋糕般讓人喜歡的香氣!」
蛋糕的香氣?這句話讓家人們困惑了。
「請問這孩子為什麼需要香氣?」無法理解,莉卡直接開口發問:「而且為什麼要指定是蛋糕般的香氣?」
「是啊,為什麼?」其他幾位家人也同樣百思不解。
「因為這樣比較好吃。」黃衣女巫認真的回答道。
「啊?」
這答案讓他們腦中空白了一秒,以為是自己聽錯的掏掏耳朵。
「請問……妳剛剛說什麼?」
「我覺得這世上最好吃的東西就是蛋糕了!」黃衣女巫開始發表起自己對食物的想法。「像是水果蛋糕、奶油蛋糕、藍莓蛋糕、起司蛋糕,對了!最最好吃的就是黑森林蛋糕了!」
「我們不是在問妳喜歡吃什麼。」頭上已經暴出青筋的玫瑰,拼命的忍耐著,「我們是要問妳,為什麼要賦予這孩子香氣。」
「嘖嘖!你們怎麼都不專心聽祝賀詞啊?為孩子施予祝福這可是大事吶!身為家人的你們應該要專心聽才是……」
「……」
既然知道這是大事,那就不該隨便給與奇怪的祝福吧?家人們拼命忍著暴打對方的衝動,聽著她接下來的理由。
「剛剛紅衣不是說,『每個人看到這孩子,就會想要將他吃掉』嗎?所以我想啊,有點香味應該會比較好吃!」
「這就是理由?」幾位家人已經沮喪的快要掉淚了。
「這孩子不是為了要被吃掉才出生的!」莉卡再一次對她們吼著。
「唔?你們怎麼不早說?」黃衣女巫用著無辜的表情回道。
「我們剛才不都已經說了嗎?」握緊拳頭,小七突然很想拿繩子將她們綁一綁,直接丟回森林裡去。
「真糟糕,祝福都已經說出口了,想改也不能改了……」黃衣女巫一臉苦惱的側著頭。
是啊,她們兩個已經將祝福說出口了,這孩子的未來也因為這樣被定下了……眾人此刻的心情,如同身陷絕望的深淵。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帶回這三位女巫的小七,難過的低頭懺悔。
「不,這都是這孩子的命。」母親苦笑的安慰道。
「別這種表情啊!」黃衣女巫安慰眾人的笑笑,「你們不覺得,蛋糕的香味很迷人嗎?」
「是很迷人……」玫瑰嘴角微帶抽蓄的回道:「可是用在人的身上就很詭異啊!」最後一句,她是用著極度憤怒的口吻吼出來。
「怎麼辦?這下該怎麼辦?」父親用著欲哭無淚的表情喊道:「與其讓漣變成其他人的食物,我寧願這孩子成為一個廢人!」
「對不起,這都是我的錯!」小七更加沮喪的跪倒在地。
「嗚啊啊啊~~老娘我想要揍人!」原本形象溫柔婉約的二姐玫瑰,開始爆走了。
「夠了!不用這麼喪氣。」莉卡臉色沉穩的道:「事情還沒到無法轉圜的地步,我們還有最後一位女巫。」
「啊,對喔!還有最後一位女巫!」這句話讓家人們重新燃起希望。
「咯咯咯~~終於輪到我了嗎?」最後一位綠衣女巫將孩子接過手。
「等一下!」莉卡在她說話之前制止道。
因為這是最後一名女巫,也是唯一能夠扭轉整個情勢的人,所以無論如何,一定要她想出一個能夠破解的祝福。
如果可以,莉卡真希望由自己擬出一份稿,讓這名女巫照著唸出,只是這種方式行不通啊!
在這種施予祝福的儀式中,有一項最重要的條規──女巫所施予的祝福詞,必須是女巫見到孩子時,心中直覺想到的詞句。
唯有這樣子的祝賀詞,才會真正帶有法力,也才能真正為新生兒帶來才能與幸福,旁人寫好的祝賀詞就算寫的再完美,那也是沒用且無效的東西。
「請妳,無論如何,要讓漣免於被吃掉的命運。」
無計可施的莉卡,只能用誠敬、嚴肅且恭謹的態度向她請求。
「沒問題!」綠衣女巫信心滿滿的保證。「反正就是不要讓漣被吃掉嘛!對不對?」
「對、沒錯!」幾個家人點頭如搗蒜的道。
「求求您了!」
「我將賜予這孩子第三個祝福,」綠衣女巫開始說出她的祝賀詞:「雖然成長的路上,漣會遭遇到重重波折,但是最後他都能化險為夷……」
聽到這裡,每個家人像是如釋重負般的笑開了,但,綠衣女巫的祝賀詞可還沒停止……
「最後,會有一位不被香氣與外表所影響的人出現,如同傳說中的英雄般,那男生將會解救漣脫離重重險境,打倒惡龍,兩人自此白首偕老、永浴愛河,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說的好!」另外兩名女巫開心的拍著手。「這真是浪漫的故事啊!」
「這真是我聽過最棒的祝福!」
相較於其他兩個女巫的開心,其他幾個家人全像是化成石像。
「為什麼要出現一位英雄打倒惡龍、拯救漣?」
「不覺得這種與真命天子相遇的情節很浪漫嗎?」綠衣女巫開心的回道。
「是啊、是啊,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這種故事我一直很嚮往呢!」
「這般美麗的女孩,本該就有一位匹配的上她的王子……」
聽到女巫最後所說的話,家人們再也忍不住了。
「什麼女孩?這孩子是個男的啊!」
「耶?男生?」綠衣女巫像是大為意外的反問:「可是,他叫做『漣』耶!這不是女生的名字嗎?」
「誰跟妳說叫做漣就是女生!」眾人真是被她們氣的快暈過去了。
「哎呀,我也以為這孩子是女生呢!他長的好秀氣。」另外兩名女巫同聲附和著。
「……」
「你們瞧瞧嘛!這孩子的眼睛多麼水靈,皮膚如同白雪一樣細緻,小臉蛋白裡透紅,還有啊,這櫻桃小嘴……」
「有哪個嬰兒剛出生的時候,皮膚不是白細、粉嫩?」
「唔,也是有黑呼呼的小孩啊,我上次還看到一個青色的呢!」
「哎呀!妳看到的那戶人家,母親是獸族,小孩子當然跟常人不同。」
「現在該怎麼辦?」
沒有理會他們的閒聊,家人們一想到這孩子的悲慘未來,他們就……
「不只是命運多災多難,漣以後還會喜歡上男生?」
「天、天啊,我的頭好暈……」
「哎呀呀,何必這種模樣呢?」無視於他們的沮喪,三位女巫依舊笑的開心。
「兩個美少年的愛戀,這感覺也不賴啊。」
「是啊、是啊!那畫面一定很美!」
「真是令人期待啊!」
「妳們……給我滾出去!」
在眾人的盛怒之下,這三名女巫被轟出了這戶人家。
 
時光飛逝,眨眼間,這位小嬰孩已經成為一名「亭亭玉立」的十五歲少年。
就像當初女巫所說的一樣,這孩子的外貌出眾、魅力更是非凡,走在路上一定會引來一堆人行注目禮,不過是淺淺一笑就能迷的眾人神魂顛倒,而他身上散發的香氣……更是引來的許多色狼覬覦,那一雙雙瞪大、暴凸的眼睛,就像是恨不得將他吃下肚一般。
曾經,為了不讓女巫的「祝福」實現,漣的三位姐姐對他展開積極的訓練。
不過,不曉得是不是要吻合「被英雄拯救」的特質,不管是武術還是魔法,前一分鐘才剛說完,下一秒他就全都忘光,就算給了他武器防身,那樣武器也總是會在緊要關頭壞掉,長刀一抽出就立刻斷成兩半、魔杖一揮就立刻碎裂、手槍會卡彈、炸彈的藥粉會失效……屢試不爽。
三位姐姐這才發現,原來那三名喝醉的女巫,竟然有如此大的魔力,就算她們求助其他女巫,也得不到任何幫助。
「就算沒辦法防身,至少也要讓他學會開溜啊~~」
在近乎絕望與放棄的心情下,三位姐姐如此朝天空吶喊道。
不知道是不是她們的哀求奏效了,或者是經常被一群人追逐,導致漣練出了一身本領,總之,漣在開溜這方面還挺擅長的,他逃跑的速度就連以飛毛腿著稱的小七,也是大感折服。
只要沒有出現什麼意外,漣應該是可以這樣平安的生活下去,但,計畫總趕不上變化,世事無常,人生總是充滿了變數啊……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