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跟著矮人走到森林深處,一個漆黑的洞窟出現在我們面前,在洞內東繞西轉的走一陣子,前方的地上出現像是溜滑梯般的通道,跳下通道,我們往不知名的方向滑去,最後,我們來到一處空地,眼前出現一座發著淡色綠光的瀑布,那是一座隱藏於洞窟、往上逆流的瀑布。

 

好奇怪的瀑布啊!我驚愕的上下打量著,在地面上,有著一個由綠色小石子圍成的圈圈,圓圈的中心處就是瀑布的源頭,瀑布的水就是從那裡往上直衝出來。

 

「走吧!」馬克林率先跳入瀑布中,緊接著就見不到他的身影了,波卡也緊跟在他身後跳了進去。

 

「就這樣跳進去?」我感到萬分訝異,「這樣就能到地面?」

 

「是啊!」矮人笑著為我解說:「這是我們通往地面的通道,地底國各個地方都有一座這樣的瀑布,請進去吧。」

 

我原先還以為,矮人到地面的方法是從某個通道走上去,沒想到,竟然是從瀑布上去?我對這情況感到非常新奇、好玩。走到瀑布前,我快速的跳了進去。

 

跳入瀑布內,我以為我會弄的一身濕,後來我意外的發現,這瀑布並不是瀑布,看起來像是水流的東西並不是水,而是光!如果要更確切的形容,這瀑布比較像是我家用來通往王宮的『空間五角陣』,進入這瀑布後,我被一股力量往上送,一晃眼的時間,我便到達地面上。

 

瀑布的出口原來是地面上的一條河流,通道的出口是河中央,浮上河面後,我的腳下出現一個透明的光圈,光圈載著我往岸邊前進,看著腳下湍急的流水,我到抽了口冷氣,要是剛剛上來沒站穩掉進水裡,我可能馬上就被沖的不知去向了。

 

河流前方不遠處便是思哩˙思里沼澤,思哩˙思里蛙們聚在沼澤邊,有的覓食、有的玩耍、有的睡覺,整個景象看來際安詳又和樂。

 

「思哩、思里!思哩、思里!」沼澤邊一隻大的思哩˙思里蛙對著前方的小蛙叫著,那意思就像是:『阿呆啊!小心點!別踩到大便啊!』

 

「思哩、思里!思哩、思里!」小蛙也跟著回叫道:『媽!沒關係!我剛剛有踩到,可是我沒有滑倒喔!』

 

瞧!多麼溫馨的母子對話啊!這就是思哩˙思里蛙的世界,一個天真又可愛的世界,只是,蛙群們還不知道,就在附近的草叢裡,正有著一群人虎視眈眈的看著牠們……的大便。

 

「報告,波卡首領。」一名矮人探子快速跑回波卡面前。「右前方一百五十公尺處,有一陀三公斤重的大便!旁邊有兩隻小型思哩˙思里蛙還有一隻大型思哩˙思里蛙看守。」

 

啊?看守?蛙群幹麼看守自己的大便啊?這個矮人探子說話未免也太……

 

「馬克林首領!」另一名由馬克林派出的矮人也跟著衝回回報。「左前方八十公尺處有一陀兩公斤重的大便,旁邊有四隻小蛙、兩隻大蛙。」

 

看來兩個人都已經準備好了,那……三藏呢?我看著一旁的他,他則是無奈的嘆氣。

 

原先,三藏叫出了保鏢三部眾來幫他,結果當三藏說出這次比賽的前因後果時,保鏢三部眾給他的反應是……

 

「……」猴子冷冷的瞪三藏一眼,隨即化成煙霧回到捲軸裡。

 

「要大便何必那麼辛苦?」小黑豬拍拍牠的小肥肚。「你先餵飽我,我馬上拉一陀熱騰騰的給你。」

 

繼前面兩位之後,河童則在三藏身邊繞了幾圈,打量著他。「你變成矮人的樣子還蠻順眼的,反正我也不在乎有個矮人主子,這場比賽你就別比了,用這模樣活著也挺不錯的。」

 

於是,三藏在這場比賽中,只能靠自己想辦法獲勝了。

 

可憐啊!可憐!被自己手下這樣對待,三藏只能苦著臉、窩在角落拔草解悶。

 

原先我還在想,如果有保鏢三部眾幫忙,那三藏鐵定能贏的,現在,他只能去當我奶奶的實驗品了。

 

「我先對大家說一下規則。」我清清喉嚨,表情嚴肅的對他們說:「不管大便是大或小,只要能快速拿到並且回到這裡的人就算獲勝!輸的人不得有異議,瞭解?」

 

「好!」馬克林跟波卡同時點頭答應。

 

「比賽開始!」我一聲令下,三個參賽者頓時消失無蹤。

 

現在該怎麼偷溜呢?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我開始盤算著,耳旁傳來的流水聲,讓我想到一個主意。

 

『你們過來一下。』我偷偷將其他人拉到一旁。『我想到一個逃走的計劃,不過需要你們幫忙。』

 

『喔?』聽我這麼說,狂跟河童、小黑豬都豎起耳朵傾聽。

 

『我們後面不是有一條大河嗎?等一下河童先到那邊等著,等到三藏他們比賽回來,不管誰贏誰輸,馬克林跟波卡一定又會為了結果吵起來,到時候我會趁亂抓著三藏逃跑,如果矮人追來,狂跟小黑豬就先幫我困住矮人,等到了河邊,我會先將三藏扔進河裡,河童看到三藏落水就立刻帶他離開,然後狂跟我再想辦法脫身。』

 

『有個問題。』小黑豬舉手發問:『那條河距離我們這裡大約有七十多公尺,要是你一下子被困住了,沒辦法跑到河邊怎麼辦?我想,你的臂力大概要在四十公尺內才能將三藏丟入河裡吧?』

 

唉唉!這麼簡單的問題也要問。『要是被困住我還是照扔啊!大不了,三藏摔到地上後,自己再爬起來跑個幾步,跳到河裡不就好了!』

 

「……」狂跟河童、小黑豬額上全都冒出冷汗,這種救人方法還是他們第一次聽到。

 

「嘎嘎!嘎嘎!」正當我們在商討計策時,空中突然傳來怪異的鳥叫聲,那聲音聽來像是烏鴉,可是又比烏鴉的叫聲高亢許多。

 

「是大赤鳥!大赤鳥來了!」矮人們開始騷動起來,不,不只矮人,就連蛙群在聽到聲音後也開始動了起來。

 

「大赤鳥是什麼?」我抓著身旁的矮人追問著。

 

在矮人解說下,我終於了解他們害怕的原因,大赤鳥跟思哩˙思里蛙都是這個沼澤的特有生物,大赤鳥同時也是這個沼澤所有生物的天敵,不管目標物多大,只要能塞入口中,大赤鳥全都不會放過。

 

天空出現幾道盤旋的黑影,從那影子估算,這大赤鳥少說也有十尺長,是一種非常巨大的生物。

 

「快逃!大家快點逃!」矮人們尖聲的叫著。

 

「迪亞!趁現在快走!」三藏從旁竄出,拉緊我的手,往森林的方向跑去,河童與小黑豬也化成煙霧回到卷軸裡。

 

我們的身後不斷傳來蛙群的騷動聲、矮人的慘叫聲,以及,大赤鳥尖銳又難聽的叫聲,不知跑了多久,等到我們停下腳步時,我們已經站在森林裡,身旁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

 

「終於逃出來了。」三藏攤在一旁的地上休息。

 

「矮人呢?」我問著。

 

「不知道,應該回地底國了吧!」

 

是這樣嗎?要是他們還在沼澤,要是他們被大赤鳥攻擊……」我真是無法想像那後果,是我要他們到沼澤的,要是矮人們因為這樣出事了,那我……

 

「別擔心!矮人生活在這邊這麼久了,他們自然有辦法對付大赤鳥。」三藏說到這頓了頓。「你該不會是想要回去吧?我們可是好不容易逃出矮人的手中,要是你回去找他們,反而又被帶回地底國──」

 

「無所謂!我不能因為這樣放下矮人不管!你先回去找夜伢他們,我晚點再回去跟你們會合。」我轉過身,準備循著剛剛來的路線回去。

 

「我不要!」三藏拍拍衣服站起身。「要是就這麼回去,我鐵定被夜伢他們揍一頓,與其被他們揍我還不如跟你去。」

 

很快的,我們回到沼澤,大赤鳥在沼澤各處肆虐,時而高飛時而俯衝,有幾隻思哩˙思里蛙已經成了牠們的食物。

 

「救命!」不遠處傳來矮人叫聲,三隻大赤鳥正攻擊著他們。

 

「火焰波!」對著大赤鳥我發出火焰攻擊,就在大赤鳥被我引開注意力的同時,我對三藏叫著:「三藏,你快帶矮人離開!這裡由我先拖住!」

 

「知道了。」三藏跟保鑣三部眾領著矮人跑向河邊,也就是地底國跟外界的通道口。

 

大赤鳥飛向我,對著我吐出一口黏液,我連忙向右跳閃開。

 

好噁心啊!竟然用口水攻擊人!我瞧著打在一旁樹根上的黏液,卻意外的發現,樹根竟然逐漸轉成黑色。

 

「有毒!」我驚呼出聲。

 

『照樹根的情形看來,你只要被噴到兩口,你就玩完了。』狂評估樹根的情況後對我說道。

 

「謝謝你的警告。」我沒好氣的瞪狂一眼,與其跟我說這些,還不如跟我說要怎麼跟大赤鳥打吧!

 

「嘎嘎!嘎嘎!」發現我這個大獵物,越來越多的大赤鳥向我圍來,算一算,竟然有三十多隻呢!

 

好!開打!我拔出腰間的長刀,首先發了一記螣蛇打散鳥群,而後再使出弦之一字刀將大赤鳥一隻隻斬下。

 

「嘎嘎!嘎嘎!」許多大赤鳥被我斬成兩半,可是也有越來越多的大赤鳥對我展開吐口水攻擊。

 

『光用砍的沒有用!用合作的那招吧!』狂跳到我的肩上。

 

我連忙將狂召喚入體內,握緊刀,準備使出我跟狂的合作招式:『九霄雷龍破!』

 

不知道大家對這招式還有沒有印象,九霄雷龍破就是在剛進入學校時,我跟狂將榮譽塔毀了的那個超強招式。

 

在九霄雷龍破的威力之下,沼澤被我毀了大半,大赤鳥也全被我轟在地上,空中僅剩幾隻大赤鳥盤旋叫囂,幾分鐘後,大赤鳥飛離沼澤。

 

「快去找三藏他們吧!」收起刀,我快步往河邊走去,走沒幾步,心臟突然傳來一陣劇烈跳動,我痛的摀著胸口、停下腳步大口喘氣。

 

『怎麼了?』狂回到兔子裡,不解的看著我。

 

「覺得……身體有點奇怪……」心跳恢復正常後,我重新站起來,剛剛身體那股怪異的感覺消失了。

 

難道……是秘藥的關係!我想起之前吃奶奶調配的巫藥時,有時候也是隔了一陣子才會發生效用。

 

如果是這樣那就糟了!剛剛逃走的大赤鳥應該是回去找同伴!要是連我也變成矮人,那我們就慘了!

 

我快速跑向河邊,三藏跟其他矮人全在那裡,部分的矮人受了傷正在療傷。

 

「快走啊!為什麼還待在這?」我對他們叫著。「要療傷等回去地底國再治療!」

 

「回去的通道不在這裡。」馬克林向我走來,他的右手臂已經被繃帶團團包起。「回去的通道離這邊還有一段路。」

 

什麼?出入口的通道不一樣?這下可怎麼辦?突然間,我的心口又傳來像剛剛一樣的疼痛,我難受的跪在地上。

 

「迪亞!你怎麼了?」三藏擔心的看著我。

 

「秘藥的……藥效好像發生作用……」我忍著痛苦說著。「大赤鳥等一下就會回來,再不走,萬一我也變成矮人……」

 

「嘎嘎!嘎嘎!」遠處傳來接連不斷的叫聲,大赤鳥的數量多的將半邊天空給遮住了。

 

「該死!」我撐起身體,握緊刀。

 

「別打了!」馬克林上前阻攔我,「你現在的狀況根本沒辦法對付牠們!」

 

「解藥呢!」波卡對馬可林叫著:「快將解藥給他!」

 

「解藥我沒帶出來。」馬克林面有難色的回著。

 

「你這傢伙!你──」

 

「別吵了!這種情況下你們還吵什麼!」真是讓人火大,這兩個人簡直像個不懂事的小鬼!「你們兩個好歹也是一族首領,在這種情況下,你們應該是先設法帶族人避難吧!成天只會吵來吵去!這算什麼?你們可不是小孩子,你們的族人可都還在等你們就他們脫險啊!」

 

「……」馬克林跟波卡兩人看著一旁受傷的族人,羞愧的低下頭沉默著。

 

「三藏,我先拖住大赤鳥。」我轉頭對三藏道:「你跟保鑣三部眾帶矮人們先走。」

 

「不。」三道煙霧冒出,猴子首先開口:「我留下幫你。」

 

「我比較擅長逃跑,所以我還是幫忙他們逃跑就好。」小黑豬快速退到矮人身邊,牠可不想被當成食物吃掉。

 

「看來是逃不成了。」河童仰頭看著天空,大赤鳥已經在我們的頭頂上盤旋。

 

「河童!張結界!」三藏對河童叫著,河童隨快速的張出一道結界保護矮人們。

 

「你們待在裡面,別出來。」三藏往空中丟出一道捲軸,捲軸發出一道藍色強光,化成一尾青龍。

 

「這是『翔龍之術』?」我困惑的問著。感覺上很像老爸曾跟我說過的翔龍之術,可是又覺得好像有些不一樣。

 

「不,這是『青空』,我現在的狀況沒辦法發出翔龍。」三藏無奈的搔搔頭。

 

青龍在空中四處轉著,十多隻大赤鳥追逐著青龍,部份大赤鳥則是像我們襲來,我們拼命的抵擋著。

 

「放開我!」三藏被一隻大赤鳥抓起,我連忙將長刀丟向大赤鳥,將三藏救下。

 

『迪亞!右邊!』狂的叫聲傳來,兩隻大赤鳥向我衝來。

 

糟了!我的刀!正當我彎腰想撿刀時,另一隻大赤鳥抓著我飛離。

 

「迪亞!」三藏站在地面焦急的叫著。

 

「放手!放開我!」我拼命的垂打抓住我雙肩的鳥爪,堅硬的鳥爪絲毫不在意我的攻擊。大赤鳥不斷向上高飛,我被帶至半空,腳下是湍急的河流。

 

「看棍!」猴子將手上的長棍丟來,擊中抓我的大赤鳥,鳥爪一鬆開,我跟著掉入河中。

 

雖然我拼命想要往岸邊游去,但是急浚的河流不斷將我衝離,掙扎中,我更是喝了好幾口河水,激烈的水流嗆的我快要不能呼吸。

 

『迪亞!』在我失去意識前,我好像看到兔子跳入河中。

 

大笨蛋……你跳下來做什麼?我在心中罵著狂,眼前逐漸陷入黑暗。

 

 

 

「迪亞!」三藏本想衝去救人,可是大赤鳥卻不斷的阻撓他,讓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迪亞被河水帶走。

 

「可惡!可惡!」三藏焦急又難過的怒吼著,他抓出幾道符咒,發洩似的對大赤鳥展開攻擊。

 

雖然三藏跟猴子拼命抵抗,但是鳥群龐大的數量還是令他們無法招架,半小時後,三藏跟猴子已經傷痕累累疲憊不堪了。

 

不行了嗎?三藏看著眾多的鳥群,臉上帶著不甘心,他不能就這麼死了,他還要去找回迪亞!還要跟夜伢他們會合!他還有很多任務的錢沒有收啊!

 

「黑火!」一條冒著黑火的巨龍,將攻向三藏的幾隻大赤鳥給捲飛。

 

「冰珀光針!」無數的光針將大赤鳥穿成蜂窩。

 

「風中血櫻!」白色的櫻花花瓣遮去了大赤鳥的視線,緊接在花瓣之後的,是無數的光彈。

 

在這樣一波又一波的連攻下,大赤鳥被打的四處逃竄,瞬間不見蹤影。

 

「夜伢!」看到夜伢他們出現,三藏高興的向他飛撲過去。「見到你們真是太好了!」

 

「夜伢大哥,你認識矮人族的人啊?」希杰看著抱住夜伢大腿的矮人,好奇的問著。

 

「不認識。」夜伢皺著眉看著抱著他大腿的矮人。

 

原先,夜伢他們在森林中找尋迪亞跟三藏,後來希杰聽到這邊傳出騷動聲,他們便過來這邊看看,沒想到見到一群大鳥正在攻擊矮人,眾人便出手為矮人們解圍。

 

「是我啊!我是三藏啊!」三藏淚眼汪汪、滿是委屈的抬起頭。

 

「三藏!」眾人不可置信的看著他。「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呃……這件事情說來話長啊……」三藏吞吞吐吐的回著,他的腦中更是拼命想著,該如何將他賣掉迪亞的事情給省略。

 

「三藏老大,要是你不知道該怎麼說……」河童笑容滿面的出現在三藏身邊。「我來幫你說吧!」

 

「不──」三藏才剛要制止,他的嘴巴隨即被小黑豬捂住,身體更是被猴子給架住。

 

於是,河童便仔仔細細的,從三藏跟迪亞掉入地底國,一直到迪亞落入河中被水沖走的事情全說出來。

 

「所以說……」夜伢聽完後,額上的青筋冒出了好幾條。「三藏為了一些寶石將迪亞賣掉?因為三藏,迪亞還喝下矮人的秘藥?而且,迪亞還為了救三藏被河水沖走?」

 

「我、我──」看著夜伢全身直冒的怒火,三藏害怕的退了幾步。

 

「啪!」鐵沙掌的聲音出現,三藏雙手抱頭倒在地上。

 

「死三藏!」麗莎手叉著腰、生氣的對他破口大罵:「你怎麼可以陷害迪亞!要是迪亞有個什麼萬一,我一定第一個扁死你!」

 

「妳怎麼可以打我家親愛的!」姬衝上前抱住三藏,心疼的撥開三藏額前的頭髮查看傷勢。「親愛的,痛不痛啊?哎呀!都腫起來了!你等等,姬拿藥給你敷喔!」

 

姬慌忙的從腰間拿出一個小盒子,將盒裡的藥膏拼命往三藏額頭上抹去。

 

「藥等一下再擦。」夜伢冷著臉緩步逼近三藏:「我都還沒出手,妳現在幫他擦藥有什麼用?」

 

「乾脆直接幫他買副棺木吧。」歐羅面帶微笑的建議著。

 

「何必那麼麻煩?直接在地上挖洞埋了,這樣比較省事。」果力多在一旁搧風點火的說。

 

「夜伢你、你想做什麼?」三藏見這情況拼命往後退。

 

「不准對我家親愛的出手!」姬亮出利爪,一副勢死保護三藏的模樣。

 

「歐羅,幫個忙。」夜伢停下腳步對歐羅道:「把這女人拖走。」

 

「沒問題!」歐羅話才說完,姬就已經被五花大綁的抓住了。

 

「放開我!不要欺負我家親愛的啊!」姬不斷著掙扎著。

 

「夜、夜伢,有話好說啊!」三藏面色如土的求饒著,他現在真希望跟著迪亞一同跳入河中被沖走算了。

 

「震天氣!」夜伢手中一道強光發出,緊接著,三藏的慘叫聲在沼澤裡迴響著。

 

「啊啊啊啊啊!」

 

數十分後,三藏趴在地上悲泣著,姬則是在他身旁為他擦藥。

 

「嗚……為什麼只打我一個,雖然我有錯,可是也都是矮人起的頭啊!要不是他們,我跟迪亞也不會喝下秘藥、跟大赤鳥打……」

 

「矮人在哪?」夜伢四下張望,剛剛還窩在草叢邊的矮人現在已全不見蹤影。

 

「你開扁三藏的時候。」麗莎指著草叢的另一頭。「矮人從那邊跑走了。」

 

去!算他們逃的快!要是走慢一點,我連他們一起扁!夜伢現在可是還沒消氣呢!

 

「夜伢大哥,我找到迪亞哥哥的長刀。」希杰手上抱著紫珀星刀向夜伢跑來。

 

接過長刀,夜伢的心中又是一陣揪痛。老婆現在到底在哪?不知道他有沒有受傷?

 

「我剛剛跑到下游查看了一下。」希杰又跟著憂心的說:「這條河有很多支流,每條支流都通往不同的地方,要找迪亞哥哥……可能……」

 

「嗯……」聽希杰這麼說,夜伢的臉色也跟著沉重起來,他原先想順著河往下游找迪亞,現在看來,這方法行不通了。

 

「第十二小隊出列!」麗莎突然對著空氣命令著,在她說完話後,眾人面前出現十五名穿著軍服的黑衣小隊。

 

「馬上尋找迪亞的下落,找到後立刻向我回報!」麗莎現在說話的態度,跟她平日的模樣完全不一樣,那是一種出身自王室的氣勢,她這嚴肅的模樣,其他人還是第一次見到。

 

「是!」黑衣小隊說完話後,眨眼間就失去蹤影。

 

「麗莎姊姊,那些人能找的到迪亞哥哥嗎?」希杰有些擔心的問。河的支流

所牽扯的範圍那麼大,光派十五個人去找,足夠嗎?

 

「放心吧!」歐羅對希杰笑著。「皇室的偵查部隊可是非常有名的,麗莎公主手下的第十二小隊更是偵查隊中的佼佼者。」

 

「是啊!」麗莎雙手圈住希杰的脖子,將頭枕在他肩上。「別擔心,很快就能找到迪亞的,放心。」最後這句放心,麗莎是說給自己聽的。

 

以往麗莎遇到困難,迪亞總會出面幫她,而麗莎也始終依賴著她,現在換成迪亞有麻煩了,麗莎卻無能為力,甚至連陪在迪亞身邊都沒辦法,這讓麗莎心中十分焦急。

 

「麗莎姊姊別難過。」細心的希杰,察覺到麗莎眼中的淚光,希杰伸手為她抹去並拍著她的肩膀安慰。「我也會拜託我家人幫忙找迪亞哥哥,我哥哥他們很厲害喔!一定很快就能找到迪亞哥哥!」

 

「我們也來幫忙!」突然,一個陌生的聲音出現。

 

「希杰,剛剛好像有人在說話,你有聽到嗎?」麗莎抬頭四處找著。

 

「我們在下面!下面!」眾人依著聲音低頭一看,數百名矮人分成兩邊站在他們身邊,一邊是黑矮人、一邊是藍矮人。

 

「你們這群沒良心的傢伙!」三藏看到矮人們劈頭就開罵:「剛剛我可是努力的跟大赤鳥戰鬥,保護你們!結果你們看到我被海扁也不來救我!竟然自己偷偷溜走!」

 

「將東西端上來。」馬克林低著頭說道,一旁的手下跟著捧上一個瓶子。「請你喝下吧!」

 

「這是?」三藏不解的看著瓶子。

 

「解藥。」馬克林的話音才剛落,三藏立刻將瓶子裡的液體給喝完了。

 

不一會,三藏急速恢復成原來的身型,瞧著自己的模樣,三藏興奮的高呼:「太棒了!我終於恢復原狀了!」

 

「謝謝你們剛剛捨身相救。」波卡走上前對三藏深深一鞠躬,「雖然迪亞先生很不幸的,被河水沖走,但是,我們絕對會全力搜尋迪亞先生的下落,將他找回來。」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馬克林突然撲上前抱住三藏的腳,他的臉上更是佈滿淚水。「我之前那樣對你們,強迫你們留下、騙你們喝祕藥,沒想到,你們竟然還來救我,其實剛剛你們可以丟下我們不管的……你們對我這麼好,我真的好感動……嗚嗚嗚……」

 

「欸欸!你別這麼激動啦!」看到馬克林不斷往自己褲腳上抹鼻涕、眼淚,三藏的表情變的十分詭異,要說他是氣嘛,那表情又帶了點恐懼,要說是害怕,可是他看來又好像有點想……踹人。

 

「不准抱我家親愛的大腿!」姬飛快的將馬克林從三藏腿上「拔開」,她雙手大張,擋在三藏與馬克林之間,雙眼瞪的老大說道:「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不准抱我家親愛的!」

 

「你們別鬧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想辦法先找到迪亞。」夜伢臉色嚴肅的看著他們,他說話的聲音不大,但是他所發散出的怒氣,讓在場的人全都不敢再胡鬧。

 

夜伢現在可是滿心焦急,他現在腦裡只想著迪亞、擔心著迪亞,他擔心迪亞喝下祕藥之後的狀況,他更擔心迪亞要是被河水沖到荒涼地方,光靠迪亞一個人該如何應付?

 

「關於尋找迪亞先生的事情,請您放心,我們已經發出消息給地底國其他種族。」波卡像是極有把握的說:「他們會幫忙尋找迪亞先生,我相信,很快就能得到迪亞先生的下落。」

 

「報告首領!」波卡的話才剛說完,一名手下就跑來他面前。「剛剛接獲鼠人族的通知,他們說,在下游東南方的三百公里處,曾經看過我們跟他形容的人。」

 

「那我們快動身吧!」聽到這通報,夜伢原先低落的心情又重新振作起來,他現在只想快點出發尋找迪亞。

 

「我們也跟你們一起去!」馬克林一臉認真的道:「我想要親手將解藥交給迪亞,我想要親自跟他道歉。」

 

「好哇、好哇!」希杰高興的拉著馬克林的手,「我想迪亞哥哥一定會很高興見到你們的!我們走吧!」

 

就這樣,黑色小矮人與藍色小矮人跟著夜伢他們,浩浩蕩蕩的出發尋找迪亞了!

 

只是……迪亞現在到底在哪裡呢?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