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裡,季斯卡皺著眉頭看著桌上的紙條與作業本。

 

「這是什麼?」他問著我。

 

「巧音的作業。」我邊喝著季斯卡為我準備的飲料邊回答著。「你幫她將這些做完吧!」

 

「妳要我幫她做作業?」季斯卡無法置信的瞪大雙眼。

 

『他會幫她做才有鬼!』狂率先否定我。

 

豬頭狂!你就這麼看輕我的能耐?你真以為我沒辦法說服季斯卡?『要不,我們來打賭,要是季斯卡答應幫忙,那你就倒立走路回巧音房間。』我信心滿滿的對狂笑著。

 

『好!本大爺跟妳賭!』狂才不相信季斯卡會這麼聽話。『要是妳輸了,等一下妳要背本大爺回去!』

 

唉呀?狂這是在抗議我將他當坐騎咩?竟然要我背他?『你就等著看吧!』

 

「你不想幫嗎?」我叉起手看著季斯卡,季斯卡緊皺著眉頭沒有回我。

 

「不想幫就算了。」我開始動手打包那些作業。「要不是巧音這陣子太忙、太累,我也不會跟她說要她找你幫忙,唉唉!要是她硬撐著身體做完這些作業,不曉得會不會累出病來。」

 

「巧音怎麼了?」季斯卡出手擋下我的動作,擔心的追問。「她身體不舒服嗎?」

 

「其實也沒什麼啦!」我一副安慰的表情對季斯卡說道:「你也知道巧音是個很有責任心,對所有事情都會盡力做到好的人,她這幾天為了這些作業經常熬夜看書,我擔心她累出病來,所以我告訴她,這些作業我會找人幫忙,要她這兩天好好休息,不過,現在我可能要跟她說……」

 

「我作!這些作業交給我。」季斯卡急忙允諾著。「這兩天,妳就讓她好好休息。」

 

「那我就先幫巧音跟你說聲謝謝啦!」得到季斯卡的同意,我得意的瞄了狂一眼。『你等一下就倒立回去吧!』

 

『……』狂無言的瞪了我一眼,既然已經訂下賭注,他也只好遵守諾言。

 

「我要回去了,明天晚上我會叫巧音在餐廳等你,你就當面交給她吧!」

 

「餐廳?」季斯卡聽到會面地點,臉色又跟著難看起來。

 

「怎麼?你有什麼問題嗎?」我假裝困惑的追問,事實上,季斯卡的反應跟想法,我早在來之前就估算到了。

 

像季斯卡這麼好面子的人,要他將作業拿到餐廳交給巧音,被其他人看到了,那些人會怎麼說?怎麼想?這對他的形象可是有很大的傷害,所以,當他聽到這地點時,自然而然會猶豫、會抗拒摟!

 

也就因為我知道季斯卡的心態,所以我才故意約他出現在餐廳,而且是餐廳人數最多的晚餐時間。

 

一開始,我接近季斯卡就是為了要整他、幫巧音逼退他,要達到這目的,當然就要找他的弱點下手,為了報答巧音對我的救命之恩,我絕對會用各種手段讓季斯卡退怯,自願放棄巧音。

 

「你不是說想跟巧音共進晚餐?」我說出他跟我提出的要求。「既然要吃晚餐,那我幫你約在餐廳碰面有什麼不對嗎?」

 

「妳的意思是說……巧音明天會跟我……」季斯卡原先陰沉的臉瞬間轉為驚喜。

 

「沒錯,明天我會實現我跟你的約定。」看著季斯卡的表情隨著我的話不停的轉變,真是覺得有趣又好笑!

 

「如果巧音知道你願意幫她做作業,她一定很感動,你跟她的情況也會因此好轉,巧音也會越來越願意主動找你……」我邊說邊瞧著季斯卡的表情,季斯卡的臉上出現燦爛無比的笑容。

 

「不過,要是你沒有將作業完成……」

 

「放心!這點小事難不倒我!」季斯卡連忙對我保證著。

 

「如果能這樣那當然最好啦!不過,我可要先將事情說清楚,要是你沒完成作業,那明天的晚餐就要取消,我也不會跟巧音說是你幫她做作業,免得讓她對你印象轉差……」

 

「這是當然!」季斯卡也不希望自己再巧音面前丟臉。

 

「那就這麼說定了!明天晚上見!」我投給季斯卡一個燦爛笑容。

 

 

巧音房內-

 

「季斯卡真的答應幫忙?」巧音瞪大雙眼驚愕的問。

 

「是啊!本來他是不想答應的,可是我跟他說,好歹妳以前也幫他做了那麼多作業,這次就當成是他回報妳,他聽我這麼說最後才勉強答應的。」我笑嘻嘻的對巧音說道。

 

「他真的有辦法在明天完成嗎?」巧音感到有些不安。「這樣做會不會太過份了?我們寫了那麼多……」

 

我拿給季斯卡幫忙的作業一共有七項,不過,巧音要做的作業其實只有兩項,其餘的五項則是我在任務競賽中需要找到的東西。

 

別忘了,我這次離開學校主要是因為參加任務競賽,不過,現在我變成這麼小,那有辦法找那些東西呢!所以,我就順便請季斯卡幫我這些忙摟!雖然任務牌我沒有帶在身上,但是我早已將任務全都記在腦中,就算沒得到任務競賽第一名,我也絕對要任務完成!

 

「別擔心,那些對他來說是小事。」哼哼!要是季斯卡沒幫我完成那些事情,那他就別想跟巧音吃飯!

 

「棉花糖沒事吧?他看起來好像很累的樣子?」巧音擔心的看著趴在一旁的兔子。

 

因為跟我打賭賭輸了,回來的路上狂都是用倒立的方式走回來,一回到巧音房間,狂就臉色發青的累癱在書桌上。

 

活該!敢跟我打賭?本小姐可是不做沒把握的事!「他沒事,可能是想睡覺吧。」

 

『睡妳個頭!』狂趴在書桌上,僅僅抬高頭瞧著我,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妳幹麻騙她?季斯卡明明是因為喜歡她,所以才願意幫她。』

 

『因為巧音不喜歡季斯卡,所以我不能跟她說實話。』我語氣堅定的回答道:『如果巧音也是喜歡季斯卡,那我跟她實話實說,正好能撮合他們兩個,可是巧音根本不喜歡他,那麼,要是我實話跟巧音說了,她聽了只會有兩種反應,一、驚愕的躲季斯卡遠遠的,二、巧音會心軟,沒辦法再繼續整季斯卡。』

 

『那又怎樣?這樣不是很好?』

 

『一點都不好!』看來,狂還是沒搞懂現在的情況啊!怎麼會有這麼笨的兔子呢?『我問你,巧音她答應參予對抗季斯卡計畫,她的目的是什麼?』

 

『呃……』狂低著頭苦思了會。『要讓季斯卡不再接近她?』

 

『那就對啦!』狂的回答讓我稍稍鬆了口氣,看來他知道狀況的嘛。『你再想想,要是巧音知到季斯卡喜歡他,她狠不下心去惡整他,這麼一來,我得不到巧音的幫助,就沒辦法將季斯卡逼離巧音身邊,往後,巧音還是會繼續被季斯卡吃的死死的,你覺得我跟巧音說實話,對這整個計畫有幫助嗎?』

 

『沒有。』狂總算弄懂我的意思,他接著又低下頭皺起眉苦思著。『這很難吧……』

 

『難?難什麼?』

 

『妳要怎麼讓季斯卡覺得妳是在撮合他們,又怎樣才不會讓巧音發現?』狂現在可是滿臉的問號。『例如,明天晚上妳要讓季斯卡跟巧音共進晚餐,可是,巧音一定會不願意啊!那妳要怎麼──』

 

狂說到這裡突然停下,他的眼睛正對上我略帶陰森的笑容。

 

『這點你放心。』我的雙眼發出興奮的光芒。『我絕對能讓季斯卡完全相信我,讓他聽著我的話,一步步走進我設下的陷阱。』

 

『妳、妳是惡魔嗎?』看著我臉上陰森的笑容,狂的臉上滑下一滴冷汗。

 

『我?嘿嘿嘿……』我用著詭異的笑聲乾笑幾聲。『告訴你,我是個披著精靈外衣的惡魔。』興趣是-將人一步步拖入我的陷阱中!

 

 

隔天晚上,季斯卡如期完成所有作業,而我,也依約將巧音拐騙到餐廳。

 

「為什麼我必須要跟季斯卡一起吃飯?」巧音坐在我指定的位置上,緊張的直冒冷汗。

 

「這是訓練的第二步。」我笑盈盈的看著巧音。「直視季斯卡跟他說話、說話時距離他五十公尺以內,這些都是第一步的訓練,完成第一步之後,我們當然要緊接著進行第二步驟,這樣妳的膽量才會慢慢被訓練出來。」

 

「可是我、我還沒有準備好。」巧音苦著臉看我。「這實在是太快了,我們可不可以再過一段時間──」

 

「我知道這種事情不能太急,所以我已經算過這桌子的距離,妳跟他用餐的這個長桌足足有三十五公尺,我想,隔著這段距離用餐,妳應該能夠辦的到。」

 

巧音這才抬頭瞧著用餐的長桌,她跟季斯卡是分坐長桌的兩個窄邊,桌子中間擺著一盆花,剛剛好可以遮去些視線。

 

「好吧,我試試看。」巧音看著這佈置,努力說服著自己。

 

「很好!我相信妳一定可以的,加油!」我笑著鼓勵她,一抬頭,我瞧見季斯卡出現在門口,見他跨步向巧音走來,我連忙上前擋下他。

 

「退後、退後,你的位置在這裡。」我使勁的將季斯卡推到長桌的另一頭。現在他跟巧音分坐長桌的兩邊遙遙相對。

 

「為什──」季斯卡憤怒的質問,話才說到一半,我便將他的口摀住。

 

『你給我小聲點!你是要全部的人都往這邊看嗎?』我用著心通術警告著他。

 

季斯卡這才發現,剛剛他那麼一吼,全學生餐廳的人都往他這邊瞧著,他怒瞪了那些人一眼,往這邊集中的視線才全都消失,每個人都低著頭吃飯,不敢吭聲。

 

『不是說要讓我跟巧音一起吃飯?』季斯卡改用心通術跟我對話。『現在這樣算什麼?』

 

『喂!我這麼做可是為你們好耶!』我無辜又無奈的哀怨著。『這裡可是公眾場合,要是你跟巧音坐在一起用餐,那些人看到會怎麼想?你跟巧音雖然關係有改善,可是在外人的眼中,你們還是一樣啊!兩個沒什麼交情的人突然一起用餐,這不是讓人覺得很奇怪嗎?』

 

『他們說什麼與我無關!』季斯卡任性的叫著。

 

『你是男生當然沒有關係,巧音是女生耶!女生的臉皮都很薄,要是被別人傳些有的沒的,我敢保證!巧音一定會立刻疏遠你。』

 

季斯卡的眉頭現在可說是緊的可以夾死蚊子,沉默了會,他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答應。『這次就算了,下次我希望能跟她有獨處用餐的時間。』

 

『這個嘛,』我將一張紙條遞到季斯卡面前。『那你就先幫我完成這些事情吧!』

 

季斯卡接過紙條一看,臉色跟著越發難看。『這是什麼東西?』

 

『調藥需要用到的藥材。』

 

『為什麼要我幫妳找這些?』

 

『因為巧音想要學魔藥的製作方法,我剛好會一些,所以我就跟她說我要教她摟!不過,這些東西實在很難找,我又不放心讓巧音去找,只好拜託你啦!』我嘴上雖是這麼說,其實那些都是任務牌上需要用到的藥材。

 

聽見是巧音要的東西,季斯卡這才不再多說,他瞧著紙條上列出的清單。『三根活獅子的鬍鬚?這是什麼藥的藥材?』

 

『聽說它能製作出治療禿頭的藥。』我想,出這任務的人應該正為了頭髮煩惱吧!

 

『食人花的牙齒?』

 

『將牙齒磨成粉再加上月光花的花蜜,可以用來美白皮膚。』

 

季斯卡點點頭繼續往下看,接著,他不可思議的瞪大眼。『傳說中人魚公主的玻璃鞋?』

 

『呃、呵呵,這個找不到就算了。』看到這任務時,我跟季斯卡有著同樣的反應。這任務不知道是哪個笨傢伙出的?他難道不知道玻璃鞋是灰姑娘的嗎?去找人魚公主要魚鱗還差不多!

 

『對了!你有沒有錢?』我問著季斯卡。『給我五十枚金幣吧!』

 

『五十枚金幣?』季斯卡驚愕的瞪大眼。『妳搶劫啊?』

 

嘿嘿!我這是趁火打劫,可不是搶劫!『明天巧音跟我要進城去買其他藥材,巧音還說想買做蛋糕的材料回來,我擔心她錢不夠,所以問你看看有沒有錢啊!』

 

『做蛋糕需要用到五十枚金幣嗎?』季斯卡面露懷疑、猶豫的神色。

 

一枚金幣就可以買到十多個蛋糕,買藥材也不需要花很多錢,再說了,雖然他們都是貴族子弟,可是五十枚金幣對學生來說,可是一筆為數不少的金額啊!

 

『不給就算了,反正蛋糕又不是要做給我吃的。』我說完準備掉頭閃人。

 

『等等!』季斯卡聽出話中有話,他急忙叫住我。『巧音的蛋糕是要做給……?』

 

『給你的啊!』我理直氣壯的回。『巧音為了要報答你幫她做作業,所以她想親自做個蛋糕給你吃,不過,我看還是算了吧!巧音身上的錢又不多,光是買藥材就已經快不夠了,哪還有閒錢買蛋糕啊!』

 

『我現在身上沒帶那麼多錢!』季斯卡連忙叫著。『妳等一下到我房裡,我再拿錢給妳。』

 

『真麻煩,也不就一個蛋糕,想吃的話,你叫餐廳廚師幫你做不就好了。』我故意不耐煩的嘟起嘴。『為什麼我要為了你的蛋糕,特地跑去你房間拿錢呢?』

 

『妳!』季斯卡這時真是快氣到吐血了,要給人家錢,還要看對方臉色?這可真是他有生以來頭一遭!

 

『幹嘛?你眼睛瞪這麼大做什麼?』沒等季斯卡發火,我搶先一步制住他。『我有說錯嗎?蛋糕是巧音要做給你吃的,那可沒我的份哪!而且我明天還要陪巧音跑到城裡去買材料,這件事怎麼算都是我吃虧!你這個坐享其成、等著吃蛋糕的人竟然敢兇我?』

 

季斯卡聽完這些話,臉上轉怒為笑,一想到巧音要親自做蛋糕給他吃,他現在什麼氣都沒了。『拜託、拜託,妳就算幫我個忙,晚上跑一趟吧。』

 

『我有什麼好處?』我斜睨著他。

 

『呃……』季斯卡沒料到我會這麼問,他先愣了一下而後防備的看著我。『妳想要什麼?』

 

呵!聰明人!直接問條件然後再看條件行事,怎麼算都不吃虧。『幫我完成這些事情。』

 

我又將一張紙遞給他,紙上列的當然就是我剩下的任務摟!

 

『這一堆又是什麼?』季斯卡看著紙上列的事情,臉色又跟著沉下來。

 

『這是我們精靈老師要我們完成的任務啦!』我隨口掰了個理由。『我這趟出來,除了要完成愛情任務之外,我還要作完上面的事情才能回去交差。』

 

『既然是這樣,那妳就自──』季斯卡開始想要推辭。

 

『因為我沒空!』我乾脆簡潔的回答道:『本來我是有時間的啦!要不是因為你要我幫你的忙,我現在早就離開這裡去執行這些任務了。』

 

『……』季斯卡沒有回答,他似乎還在考慮、猶豫。

 

『唉!算了、算了,我還是自己來好了!』我將紙條拿回來。

 

『呃?』季斯卡見我突然又收回紙條,他略帶遲疑的看著我。

 

『反正我都已經幫你幫到這裡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努力吧!』我轉身準備飛走。『我現在就去跟巧音說,我必須要離開──』

 

『讓我做吧!這些任務我幫妳完成!』季斯卡抓住我的衣襬將我拉回去。『請妳繼續留在這裡幫我,少了妳,我跟巧音一定又會變回以前的樣子,請妳不要走!』

 

『你這個人真麻煩耶!』我叉著腰、皺起眉頭看他。『你確定你能完成這些任務?』

 

『能!我絕對可以!』季斯卡用著極為肯定的語氣說道。

 

『我先跟你把話說清楚喔!這些任務對我來說可是很重要,要是你搞砸了……』

 

『放心!我季斯卡沒有做不到的事情!』他再一次向我保證著。

 

『好吧,那我就將任務交給你,你可別讓我失望喔!接下來的時間就讓你跟巧音用餐啦!先走了!』我心情愉悅的拍拍翅膀飛走。

 

「這個可惡的小惡魔!」臨走時,我彷彿聽到季斯卡小小聲的罵著。

 

咦?這句話怎麼有點耳熟呢?記得狂之前好像也對我說過差不多的話。

 

 

正當迪亞在咕納魔惡整季斯卡玩樂時,另一邊的夜伢他們為了找尋迪亞,此時來到「喀喀爾通道」,喀喀爾通道是各地往來東方大陸的路線之一,這裡的氣候詭異多變,前一刻晴空萬里、後一會就下冰雹,夜伢他們現在剛巧遇上大雷雨,眾人便躲入一處山洞避雨、順便聊天。

 

 

「轟隆!轟隆!」山洞外雷電交加、烏雲密佈,雨水像是用倒的一樣,自空中大把大把的潑下。

 

漆黑的洞內升起了營火,風將火焰吹的閃閃晃動,一行人圍著營火取暖,大伙全都安靜無聲,只有麗莎的聲音緩緩在洞內傳送。

 

「……迪亞的奶奶其實不、是、人。」麗莎手上發著一團綠色小火球,綠光讓整個氣氛變的極為詭異,她用著極為飄邈的聲音敘述道:「奶奶是魔界一名商人的女兒,她自小便跟著父親往來人魔兩界經商,奶奶長大後進入帝華納科唸書、學習魔法,十九歲的時候,奶奶就通過魔法最高級的測驗,然後,她還通過魔界最高難度的考驗,得到『尊者』的稱號──」

 

「尊者!」馬克林聽到這驚訝的打斷麗莎的話。「我聽說尊者是唯一能跟魔界王族平起平坐的最高身分!聽說魔界有史以來,能得到那個稱號的人不到二十個!」

 

「沒錯!」麗莎臉上出現得意的神情,她又接著道:「得到尊女的稱號之後,奶奶就回到學校教書,擔任西學院的總指導教授,然後就跟迪亞的爺爺戀愛──」

 

「爺爺也是學校的老師?」三藏不解的插嘴問著。

 

「不,迪亞的爺爺是校長,」麗莎說到這,見到眾人全張大嘴想發問,她惡狠狠的瞪他們一眼,要他們別打斷話。

 

「更正確來說,爺爺其實是帝華納科的創校校長──」

 

「不可能!」眾人再次打斷她的話,驚訝的叫著。「帝華納科少說也創校二百多年,爺爺怎麼可能──」

 

「閉嘴!」麗莎板著臉瞪著眾人,想說的話一再被打斷,這實在讓她覺得很煩。

 

「……」眾人看著她生氣的模樣,連忙閉上嘴,安安靜靜的聽她說話。

 

「麗莎姊姊別生氣,大家只是覺得很好奇嘛!」希杰連忙依偎在麗沙懷中安撫著她:「為什麼爺爺可以活這麼久啊?」

 

麗莎摟緊懷中的希杰,臉上的怒氣順時消失無蹤,她對他甜甜的笑道。「如果是一般人,當然不可能活那麼久啊!迪亞他爺爺可是個精靈喔!他是精靈族中的『巡守行使』,聽過沒?」

 

「巡守行使?」希杰側著頭,小腦袋瓜拼命的想著這個名詞。

 

「我知道!」波卡急忙點頭接話。「巡守行使就是精靈族中,由神所遴選出來,專門負責保護大地的精靈!」

 

「喔!原來是這樣啊!」希杰理解的笑了。「迪亞哥哥的爺爺也很厲害耶!」

 

「沒錯、沒錯!」麗莎滿意的點頭,她將臉頰貼在希杰粉嫩的臉上磨蹭著。「爺爺跟奶奶結婚之後,就辭去學校的職務,然後生下迪亞的父親,東閔──」

 

「妳是說御天師-東閔?」三藏對這名字可不陌生,御天師可是所有修行者最高的目標,而東閔更是御天師中的佼佼者啊!

 

「是啊!我的父王曾經聘請東閔伯父來王宮任職,不過東閔伯父待了一陣子就離開了。」麗莎無奈的聳聳肩。「東閔伯父離開王宮後,也跟著跑到學校當教授教書,他負責的學院當然是專精鬼神術法的東學院摟!然後東閔伯父遇上了伯母-青羽……」

 

麗莎說到這裡跟著停頓下來,按照之前的經驗,這次應該還會有人再度打斷她的話,可是麗莎等了一會,眾人卻全沒反應。

 

「你們怎麼不說話?」麗莎困惑的問著。照理說,當她說出青羽的名字時,他們應該要很訝異才對啊!

 

「要說什麼?」夜伢看了其他人對看一眼,眾人全是滿臉不解。

 

「青羽耶!你們聽到這名字為什麼都沒有反應?」麗莎激動的嚷著。

 

夜伢好笑的瞧著麗莎。「全幻域第一高手有誰不知道?為什麼要──」夜伢話還沒說完,三藏就激動的打斷。

 

「青羽伯母就是人稱『強盜中的強盜,土匪中的土匪』,高手中的最強王者?」三藏剛剛聽到青羽的名字還覺得有些耳熟,後來聽夜伢說出「幻域第一高手」的稱號時,他才猛然想起青羽的身分。

 

「強盜?土匪?」這下換夜伢困惑了,他所知道的青羽,是一個名聞全大陸的高手,怎麼到三藏口中,青羽伯母就成了強盜頭頭了?

 

「就是她!」馬克林也跟著高聲的附和。「聽說強盜見到青羽還會必恭必敬叫她一聲大姊,然後自動自發的將自己身上的財寶全部交給她,青羽王者真是令人佩服的五體投地啊!」

 

「青羽伯母好厲害!」希杰小小的臉蛋充滿著崇拜。「迪亞哥哥的家人都好厲害喔!」

 

「麗莎,迪亞他家在哪?」三藏眼中閃著金光,神情激動的問。「我想要去拜青羽伯母當師父!請她傳授我『搶錢大法』!」

 

「搶你個頭!」麗沙沒好氣的瞪著三藏,「那些強盜是因為崇拜青羽伯母,所以才自願將錢財送給她,你算哪根蔥啊?」

 

「等一下,如果青羽伯母是強盜,那為什麼迪亞他們家還會名列貴族之流?」夜伢實在不懂,像青羽伯母這樣的人,王宮應該會發出追緝令通緝她吧?怎麼還會跟她交情這麼好?

 

「有啊!可是他們都打不過她啊!」麗莎回的輕鬆乾脆。「我聽我父王說,各國對青羽伯母都有下達通緝令追捕,聽說最高紀錄是有三十七個國家同時通緝她,他們還聯手組成一支『聯合軍』緝捕她可是,那場追捕戰聯合軍失敗了。」

 

「不會吧!」眾人一致驚呼出聲。一個軍隊少說也有數萬人,更何況這是各國組成的聯合軍,那人數少說也有十多萬人,竟然連聯合軍也拿青羽沒輒?這會不會太誇張了?

 

「這有什麼好驚訝的?」麗莎倒是覺得這是意料中之事。「你們想想,青羽的身邊有御天師東閔幫她,巡守行使爺爺跟尊者奶奶也都出面相挺,軍隊的人數再怎麼多,他們也都是一些拿槍炮的平凡人,光是應付御天師的式神就已經很吃力了,更何況還加上爺爺的風、水、火、土四大精靈,還有魔族的召換魔物呢?」

 

說的也是……眾人這時也深感認同,御天師的式神威力可是名震天下的,再說,巡守行使身邊的四大精靈可是擁有神力加持,力量可比一般精靈大上數倍,魔族的魔物……那更不在話下。

 

可想而知,那場戰役,聯合軍應該是打的辛苦、被整的悽慘吧!

 

「因為那場戰聯合軍慘敗,各國擔心青羽他們報復,所以就轉過來奉承他們,送上許多禮物,將他們家封為貴族。」說到這,麗莎嘲諷的笑笑。「那些人真是太瞧不起人了,青羽伯母他們才沒有那麼小心眼呢!要不是那些國家一直招惹他們,他們也不會用這麼強硬的手段反擊!」

 

「難怪,」歐羅聽完敘述,他像是若有所思的道:「難怪我父親以前會跟我說那句話……」

 

「什麼話?」希杰眨著圓滾滾的眼睛追問。

 

「除非在必要的情況下,否則不要去招惹阿德烈米斯拉契家的人。」歐羅如實的轉述父親的話。

 

「哈哈!」麗莎笑著拍了幾下手。「這句話說的好!敢跟迪亞他們家作對的人根本就是找死啊!」

 

「等等,」夜伢聽著迪亞家人的敘述,訝異的提高音量說道:「這麼說來,迪亞有著精靈、魔族還有人類的血統?」這可是極為罕見的身分啊!

 

「原來如此,難怪之前我吸到迪亞的血的時候,會覺得她的血很與眾不同。」歐羅後知後覺的點頭附和,臉上還帶著回憶的笑容,融合三族血統的血可真是上等的補品啊!

 

歐羅這死小子!一想起那時候歐羅親吻迪亞的手,夜伢心中的火又冒了起來。

 

「不!」麗莎帶著得意的笑容說著。「除了這三族之外,迪亞還有一點點獸族的血統喔!」

 

「獸族?」眾人的問號越冒越多。

 

「我聽說,青羽伯母的曾祖父是獸族中的白狼族!」麗莎道出了青羽不為人知的秘密。「曾祖父在族中的職位好像是戰鬥武將吧!」

 

「白狼族!」希杰倒抽了一口氣。「白狼族很厲害耶!它可是獸族三大強族之一!他們跟其他種族不一樣,最擅長一對一攻擊,不過,要是面臨大麻煩,狼族的人也會團結起來,一起對抗外人!」

 

「呦?」姬瞇著眼瞧著希杰,語氣中帶著點挑釁。「獸族的事情外人很少知道,你這孩子倒是懂得不少嘛!」

 

「呃……嗯……」希杰面有難色的低頭不語。

 

「那是當然的啊!」麗莎挺身為希杰說話,她將懷中的希杰摟的更緊了些。「我們希杰可是很聰明的!」

 

「希杰?」山洞口突然出現一個陌生的聲音。「希杰在這裡嗎?」

 

「三哥!」聽到熟悉的聲音,希杰站起來對著人影叫著。

 

「你託我幫你找的人有點眉目了。」人影往眾人走來,在他距離眾人十步之際時,透過營火的光芒,眾人才瞧清來人的面目。

 

希杰的三哥披著件長斗篷,斗篷下襬處不斷的滴著水,溼透的頭髮服貼在臉上、頸上,不知是否是錯覺,希杰三哥的眼睛跟頭髮竟然有著銀藍色的光芒。

 

「迪亞哥哥有消息了?」希杰連忙跑到三哥身邊。

 

「不確定那是不是他。」希杰的三哥-古天從懷中拿出一套衣服。「我在東方大陸的河邊見到這套衣服。」

 

「是迪亞哥哥的衣服!」希杰一眼就認出那是迪亞平時所穿的衣物。

 

「迪亞他在哪?」夜伢急忙的追問。「你知道迪亞他現在在哪嗎?」

 

古天沒有答腔,他只是盯著夜伢瞧著,希杰見狀連忙跟古天介紹著。

 

「三哥,他就是我常常在信上跟你提起的……」

 

「夜伢,是吧!」古天簡潔的接下希杰的話。

 

先前希杰曾跟古天提過夜伢參加校外競賽的事情,那時,古天剛好路經競賽場地,他便順道進去看了一下,說實話,也難怪希杰會那麼崇拜他,他的能力的確是沒話說,雖不及高手之列,但是在這批新生代中,夜伢也稱的上是頂尖之列了。

 

「我不清楚迪亞目前的詳細位置,」古天誠實的說道:「不過,我有在一個地方看到他的寵物-粉紅色兔子。」

 

「狂他一定跟迪亞在一起!」麗沙的眼中充滿篤定。「你在哪裡見到狂?」

 

「一間學校,好像叫做……咕納魔。」古天說出地點後,換來的是麗沙擔憂的神色以及夜伢不悅的神情。

 

「好了,我還有事,先走了。」古天轉身準備離去,才踏出一步,他又停下腳。「希杰,爸媽要我轉告你,時間快到了,你最好開始準備。」

 

希杰聞言臉色跟著沉下。「我知道。」

 

古天回頭瞧了希杰一眼,似乎有些話想安慰他,但是他又強逼自己繃起臉,掉頭大步離去。

 

「迪亞會在咕納魔嗎?要是他真的在那邊……」夜伢一想到之前在咕納魔發生的不愉快,他的眉頭就跟著皺緊了。

 

「有狂在他身邊保護他,迪亞絕對沒事的!」麗莎篤定的回答,她的心思現在還繫著剛剛古天說的話。

 

時間差不多了?希杰的家人要他準備什麼?

 

「棉花糖只不過是隻兔子,他怎麼有能力保護迪亞?」夜伢對於麗莎一副漠不關心的模樣感到生氣。

 

「什麼兔子!他是隻幽靈武士!」麗莎漫不經心的脫口而出,隨即,她為自己的失言感到後悔。

 

「妳說什麼?妳說陪在迪亞身邊的兔子是個幽靈!」夜伢激動的抓緊麗莎的手臂。「那他、他跟迪亞睡在同張床上?他──」話說到這,夜伢立即止了口。

 

他心中有很多想問的事情,可是現在這種狀況,似乎不該說這些啊!

 

「睡同張床又怎樣?他是迪亞的寵物兼僕人啊!」麗莎倒是不以為意,「主人跟寵物睡覺有什麼關係?」

 

「可、可是──」夜伢氣的快要冒煙了,他沒想到那隻看起來無害的死兔子,竟然跟老婆那麼親近!

 

「僕人?」希杰愣愣的追問。「為什麼棉花糖是幽靈?為什麼他是迪亞哥哥的僕人?」

 

「那是因為……」麗莎一五一時將所有事情全盤托出,反正既然話都說了,那就一次說清楚吧。

 

天啊!沒想到那隻死兔子竟然還跟老婆共用身體!夜伢這時真想直接一頭撞向山壁,將自己撞暈。

 

「我們現在馬上出發去找迪亞!」夜伢急迫的想要往外衝。

 

「夜伢大哥,外面還在下大雨耶。」希杰為難的看著他。

 

「我不管!我現在就要──」夜伢話還沒說完,後頸遭到重擊,他整個人倒了下去。

 

「吵死了!」兇手果力多臉上敷著灰色的面膜,板著臉開罵:「沒看到本公子在敷臉嗎?竟然要我出去淋雨,真是XXOO、OOXX……」

 

愛美的力量真可怕,竟然連同伴都下毒手。眾人無言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夜伢,以及一直碎碎念的果力多。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