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可愛的飛天小鯨魚!」一早,麗莎就對著正在餐桌上用餐的鯨魚大叫著,而後,她更是一把將他摟在懷中:「怎麼會有這麼特別的鯨魚?你們去哪抓的?」

 

「……」眾人無語的看著她。這女人,酒醒之後,就將自己幹的好事全忘光了?

 

「別煩本王用餐!」魔王鯨奮力的掙脫麗莎懷中。

 

「飛天小鯨魚會說話!天哪!好酷喔!」麗莎的語氣更為興奮了。

 

「哼!」魔王鯨沒有理會麗莎,自顧自的吃著他的早餐。

 

「小鯨魚在吃什麼東西啊?」看到鯨魚專心的吃著食物,麗莎好奇的湊上前,當她看到早餐內容時,她的臉色有些遲疑:「青椒、紅蘿蔔還有……小黃瓜?」

 

怎樣?沒見過吃素的魔王鯨嗎?難道妳以為魔王都是吃人的?」魔王鯨斜瞪了麗莎一眼,他原先用餐的好心情在此時全部消失。

 

「魔王吃不吃人我是不知道啦,不過,鯨魚不都是吃小魚、小蝦米的嗎?」麗莎反問著魔王鯨。

 

「你有時間在這邊跟本王抬槓,還不如快去練習你的召喚術!」魔王鯨不耐煩的對麗莎揮動他的小魚鰭,示意要她快點去練習魔法。

 

「你怎麼知道我有學召喚術?」麗莎傻愣愣的反問,跟著她往奶奶的方向瞧了一眼,像是恍然大悟的道:「是奶奶跟你說的對不對?唉!因為我的攻防魔法都不是很好,召喚術是目前唯一能讓我快速跟人對打的方法,奶奶說,如果我能召喚到一個攻擊或者防守力很強的護衛,那我在戰場上的實力就跟其他高手沒什麼兩樣,可是召喚術好難喔!我現在只能召喚出一些小妖小怪,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能召喚出真正厲害的護衛……」

 

「蠢人類!妳說這些話是在藐視本王嗎?」魔王鯨氣的對麗莎大吼,他背上的氣孔更是噴出一陣蒸氣。

 

也難怪魔王鯨會生氣了,麗莎說被自己召喚出來的都是些小妖小怪,那麼,同樣是被麗莎召喚降臨的魔王鯨,不就同樣被列為「小嘍囉」之列了嗎?

 

「麗莎,過來一下。」我擔心麗莎會將魔王鯨氣的暈倒,連忙將她拉到一旁,經昨晚她酒醉所做的事情全說清楚。

 

「這麼說!鯨魚是我召喚出來的?」麗莎聽完解說後,極度興奮的衝到魔王鯨面前。「好棒喔!我竟然召喚能出魔王耶!我真是太了不起了!不過……為什麼魔王會這麼小一隻啊?」

 

麗莎,妳……有時候真是笨的離譜、白目到極點耶!麗莎說的話,就連我這個旁觀者都會很想呼她一巴掌。

 

「夠了!本王受夠妳這個蠢人類了!」魔王鯨氣呼呼的從桌上飛起。「本王非給妳點教訓不可!」

 

「呦?說話這麼囂張?」麗莎見魔王鯨這態度,臉色也跟著板起來。「我聽說你現在什麼魔法都沒辦法用了,不是嗎?你現在只不過是一隻會飛的鯨魚而已,要是你的惹本公主不高興,小心本公主將你做成魚料理!」

 

這、這算是另一種「虎落平陽被犬欺」嗎?魔界鼎鼎大名的魔王,竟然被一個魔法新手欺負,這真是太慘了。我在心中小小的為魔王鯨默哀了一下。

 

「妳以為本王只懂魔法嗎?」說著,魔王鯨突然飛升到高處、深深吸了口氣,然後……

 

「噗──」一道大水柱自魔王鯨背部的氣孔噴出,直接命中麗莎。

 

「啊!我的衣服!」被水柱一沖,麗莎全身都濕透了,「這可是我最喜歡的一套衣服!我特別請一個很有名、很有名的裁縫師幫我做的!請他做一件衣服要等上一個月,你知不知道!」

 

喔喔!糟糕!雖然說魔王鯨不好惹,可是,麗莎這女人一生起氣來……也是很恐怖的!

 

「大家……」我對圍觀的眾人使了眼色。「快點撤到屋外去!」

 

雖然其他人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看著我緊張、擔心的表情,他們也都乖乖的依著我的話走到屋外。

 

「為什麼叫我們到外面來?」三藏不解的問著我,他的早餐才吃到一半,聽到我的催促,便將早餐給端到外面吃。

 

「轟!碰、碰、碰!」不用我回答,屋內傳來的聲音便代替我說明一切,砸桌子聲、摔花瓶聲、潑水聲……真是「聲聲不息」啊!

 

「裡面發生什麼事了?」姬禁不住好奇,躡手躡腳的跑到門邊偷看。「哇!裡面戰況很激烈喔!麗莎一直拿東西砸鯨魚,鯨魚也一直用水柱噴她!喔喔!麗莎好像準備要發動雷電攻擊!」

 

啊?這種情況下用雷電?魔王鯨不是對用水攻嗎?要是麗莎使出電極……那她自己也會被電到吧?

 

「麗莎!等──」我才想出聲制止麗莎,一聲巨大的雷響,將我的聲音蓋過,伴隨著雷聲出現的,是麗莎跟魔王鯨的慘叫。

 

「啊!」一人一鯨迅速從屋內衝出來,他們臉色蒼白,全身不停的發抖。

 

「好、好冷冷冷冷冷冷……」

 

冷?我狐疑的看著他們,他們身上竟然還結了些冰塊呢!

 

「蠢人類!妳剛剛不是要用雷電咒?為什麼會變成冰凍咒語!」魔王鯨又氣又困惑的對麗莎吼著。

 

「我怎麼知道啊!發出來就變這樣啦!」麗莎不甘示弱的叫了回去。

 

好一個「發出來就變這樣。」我看著魔王鯨語塞的表情,心裡也是深感同情,要是換成是我,我也不知該做什麼反應。

 

「魔王鯨啊!我看,你乾脆來擔任麗莎的訓練者吧!」奶奶突然開口提議著。

 

「訓練她?」魔王鯨瞪著圓滾滾的眼睛反問。

 

「要他訓練我?」麗莎則是咬牙切齒的指著鯨魚。

 

「我不要!」一人一鯨異口同聲的吼道。

 

「為什麼本王要訓練這個蠢人類!她將本王搞成這副德性,本王沒殺了她就算是很仁慈了,妳竟然要本王──」

 

「你以為我想被你訓練嗎?」麗莎瞪著眼、叉著腰打斷魔王鯨的話:「你今天會變成這樣你自己也有錯!你可是個魔王耶!召喚你的召喚陣不純熟你竟然也不知道?還傻傻的衝過來!然後才在那邊抱怨東、抱怨西,還罵我是蠢人類?我看你也沒比我好到哪去……」

 

「妳說什麼!本王──」

 

「全給我閉嘴!」奶奶彈了下手指,一張漁網從半空中出現,將麗莎跟魔王鯨網在一起,正當麗莎跟魔王鯨想抗議時,他們的嘴上各自出現一個鎖,牢牢的將他們的嘴巴鎖住。

 

「魔王鯨,你想不想早點回魔界?」奶奶板著臉逼問鯨魚,魔王鯨無法開口回答,只好拼命點頭表示「想」。

 

「昨天我已經跟你說了,想要早點回去魔界,唯一的方法,就是麗莎對你再重新進行一次召喚,這件事情只有麗莎能做得到,不過麗沙目前只是個初學者,想要她快點學會的話,就必須有人專門培訓她,我覺得最佳人選就是你!」奶奶說到這邊,跟著停頓了下,觀察著魔王鯨的反應,魔王鯨雖然臉色還是很不好,但是,可以看出他的怒氣正在慢慢消退。

 

「麗莎,學好魔法的唯一法則就是不斷的練習,」奶奶接著又轉身對麗沙說道:「我能教妳的時間並不多,妳需要一個能一直陪在妳身邊的導師,雖然魔王鯨現在力量不完全,但是,魔王鯨的防禦魔法可說是全魔界中最頂尖的,就算是我在魔法巔峰期的時候,我也沒十成的把握能突破他的防禦陣,再說了,魔王鯨是妳召喚出來的,他現在也是因為妳才回不了魔界,妳有責任將他送回去。」

 

奶奶這番話說的嚴肅,麗莎臉上也出現難得一見的認真神情。

 

「你們兩個現在決定合作了嗎?」奶奶瞧著麗莎跟鯨魚,一人一鯨互看了對方一眼,雖然表情有些不甘願,但是當他們一對上奶奶陰沉、冰冷的眼神時,他們兩個立刻點頭表示願意。

 

這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奶奶生氣時,竟然是這麼恐怖啊!

 

「真糟糕,現在屋裡一團亂,我等一下要怎麼準備午餐……」老媽滿臉無奈的看著屋內,隨後又對我招招手。「迪亞,你先進去將屋裡掃乾淨,晚點再去練功。」

 

「不用了,」我指著屋內快速穿梭的身影,「已經有人在掃了。」

 

那人,當然是果力多,在麗莎跟鯨魚衝出來外面時,他也跟著衝進屋子,瞬間,他便換上清掃時專屬的工作服,戴上口罩、手套,然後開始努力大掃除。

 

「讓他一個人整理不太好吧?」爺爺看著果力多一個忙來忙去,似乎想進去幫忙。

 

「不,別進去,」我臉色嚴肅的阻止爺爺,「果力多他是一個很要求完美的人,他非常、非常重視打掃這件事,他曾經對我說過『清掃是一門細緻的美學、一種氣質的昇華,外行人根本無法將環境清理具有極致美感!』,所以說,清掃對他而言就等於是一種藝術的創作,要是爺爺進去了,果力多反而會認為,你破壞了他的藝術作品。」

 

「可是……他一個人行嗎?」老爸望著有如大戰過後的屋內,面帶猶豫的問。

 

「是啊,一個人掃的確是滿慢的,我都快凍僵了呢!」我縮著身體不斷的發抖著,剛剛跑的太匆忙,外套都忘了穿。

 

忽然間,一件溫暖的大衣披在我身上,我訝異的望著為我披上外套的人──夜伢。

 

「穿著。」夜伢簡短的對我道,而後,他轉身對著屋內喊著:「果力多,你再不快點,你就趕不上你中午的泡澡時間了!」

 

這話一說完,在屋內穿梭的影子稍稍停頓了下。

 

「鏡˙化身之術!」吶喊聲傳來,人影由一變多,打掃的速度也跟著快了數倍。

 

「嘩!好厲害!」老媽讚許的笑著。

 

「果力多的清掃功力沒人能比的上呢!」在宿舍的時候,看果力多打掃屋子可說是我重要的休閒活動呢!每次看到他那有如專業級的清潔水準,我心裡總是不由自主的佩服他、崇拜他,果力多那認真、勤勞的模樣,總是讓我小小反省自己的懶惰。

 

「難怪,大家總說認真的男生最帥!」雖然這句形容詞好像怪怪的,可是應該可以「勉強」用在這情況吧?要不,我怎麼可能崇拜果力多呢?

 

「你這麼認為?」夜伢冷漠的聲音傳來,他的眼神有些困惑與猶豫。

 

「難道不是嗎?」果力多的個性雖然怪了些,可他總也算「美」男子吧?雖然,果力多對於「美」的定義有些奇怪。

 

「……」夜伢不再說話,他只是看著果力多的身影沉思著。

 

(夜伢:老婆為什麼會欣賞果力多?難道,是因為果力多喜歡打掃屋子?老婆喜歡「居家型男人」?糟糕……我對打掃不擅長,改天我去跟果力多請教幾招好了。)

 

「迪亞,該去練習了。」老哥轉身往昨天練功的方向走去。

 

「好!」我連忙抓起紫珀跟了上去。

 

到了昨天練習的森林,我立刻照著老哥昨天教的,一手長刀、一手形成防護盾,老哥則是沉默的看著我,並沒有再進一步的動作。

 

「我……有哪邊做錯嗎?」我擔心的問著,我向來對自己的學習跟記憶能力很有自信,所以,我應該不會弄錯老哥教的東西才對,可是老哥的態度真是很奇怪,這不免讓我有些擔心。

 

「消除防護盾,照你昨晚的方式打。」老哥突然說出這句話。

 

「昨晚的方式?」

 

「你跟狂對打的那方式。」老哥抽出了刀,表示他已經準備開打。「讓我見識一下昨晚的那招。」

 

原來老哥是說,我昨天瓦解氣流的那招啊!我這才理解老哥的意思。

 

可是……雖然我也想使出那招式,可是我現在還抓不到那感覺啊!我為難的看著老哥,心裡想著該怎麼跟老哥說明。

 

「妳想要我先發動攻擊嗎?」老哥見我沒反應,以為我正等著他出招。

 

「不、不是──」我急忙的想要澄清,可是老哥沒等我說明,逕自向我衝來。

 

天啊!哥!你好歹聽人家將話說完啊!我吃力的擋下攻擊,老哥今天的力道比昨天加重許多,接下那一擊之後,整個手都被震的發麻,幾乎快要握不住刀子。

 

「速度還要再快點。」老哥退後了幾步,看他那架式,我直覺認為──老哥即將發動一個很強的攻擊。

 

「極空。」老哥話音一落,週遭的風迅速靜止,一股強大的壓力從四周壟罩而來。

 

雖然我看不見,可是我卻可以感覺到,老哥身邊的氣流改變了,原本四處遊走的氣流開始往一個定點移動,流動的方向是老哥手上的長刀,在長刀周圍聚集後,氣流繞著刀子形成迴圈,而後迴圈不斷壓縮,由虛轉實,當整個動作完成時,我看見一個圓形物體出現。

 

怎麼辦?我該不會死在老哥手上吧?雖然我不懂那是什麼,可是我知道它的破壞力一定很大。

 

『專注精神,你可以辦到!』一個陌生的聲音在腦中出現。

 

「誰?」我愣愣的左右張望,那聲音卻消失了。

 

不知怎麼的,那個聲音讓我的心穩定下來,彷彿,那是一個可以讓我信任的聲音。

 

我全神貫注的盯著球體看,跟昨晚一樣,我看出了氣流的路線,球分為內外兩層,外層的氣流向左旋轉,內層則是向右旋轉,外層的氣流較實,像一道殼,內層則較虛。

 

「要去了。」老哥將刀一揮,圓球衝向我。

 

對著來勢洶洶的球體,我先舉刀擋住,氣流跟刀鋒的摩擦產生陣陣火花。

 

該死!球的威力超乎我的想像,即使用盡全力,我還是被它的力道逼的一直往後滑行。

 

不能鬆手!要是一鬆手我就完蛋了!我在心中拼命提醒著自己,這球的威力,說不定會將這附近的樹木全給移平呢!

 

一定有空缺,就算它凝聚的再緊密,這氣流也一定會有空缺!我強忍著發酸、發疼的手臂,睜大了眼,仔細的找尋球體的缺口,不久,我看到一道小小的缺縫從我眼前閃過。

 

在那裡!有了這發現,我的精神跟著振奮起來,當縫隙再次從我面前出現時,我抓緊機會將刀尖刺進,逆著氣流往內深入,當我到達核心的內層氣流時,我快速施放雷電咒,讓雷電順著長刀進入球體,雷電與氣流相互撞擊後,球體跟著炸開,我被這股強大的氣道給震的飛到高空。

 

風聲在我耳旁呼嘯而過,飛上天空的感覺竟是輕飄飄的,我並不感到恐懼或害怕,反而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暢快感,這感覺讓我感到熟悉,好像,我以前曾經有過這種飛翔的感覺。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我隱隱覺得,我好像遺忘了某些事情……

 

「下次,發現會對自己造成傷害時,要記得作好防禦。」老哥的聲音在我耳邊出現,此刻的我正被他抱在懷中,也多虧了老哥,我才沒有狠狠的摔在地上。

 

「我知道了……」我對老哥笑了笑,心情鬆懈後,一股疲憊感攏罩了我,來不及多說,我便暈了過去。

 

 

「……」看著迪亞那毫無防備的睡臉,瑞嘴邊勾起一抹笑。

 

「妹妹」這一名詞,對瑞而言就像是書、杯子、花……這類詞句一樣,他知道這名詞所代表的意思,可是卻沒有多餘的感覺。

 

那時候,他聽到自己有了妹妹時,心裡唯一的感想是──家裡又多了個人。

 

會開始注意迪亞的存在,是在瑞離家後的第一次返家,不,不該說是返家,那情況該說是「路過」。

 

瑞離家的時候,家人還是住在城裡、迪亞也還沒有出生,後來,某天,瑞正準備越過一座山到另個地方時,他意外發現一個五行陣法,陣法包圍著一間屋子。

 

「設陣的手法跟父親一樣。」這是瑞當時的想法。基於好奇,瑞走到房屋的窗邊往內打量著。

 

「請問你找誰?」一個細細小小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轉過身一看,一個小女孩站在他身後,用著充滿好奇的雙眼打量他。

 

「我只是路過。」瑞對女孩微微一點頭便準備離開。

 

「這個蘋果給你!」小女生將一顆大大顆的……「藍色蘋果」遞給瑞。

 

「呃?」瑞不解的看著小女生,他不懂,為什麼小女生會想要將蘋果送給他,另一個困惑的是──這蘋果為什麼是藍的?

 

「這是我爸爸種的,你在路上餓了可以吃,」小女生將蘋果塞到瑞的手中,跟著又半帶驕傲的補了句:「雖然蘋果的顏色很奇怪,可是它很好吃喔!」

 

「迪亞!」屋後傳來的一名男子的叫聲,「爸爸又研發出新的水果喔!妳來吃吃看!」

 

「好!我馬上過去!」小女生往聲音的來源叫了回去,隨後她向瑞揮揮手:「大哥哥再見,祝你旅途平安喔!」

 

原來,她就是迪亞。瑞聽著剛剛的對話,約略推敲出整個狀況,而後,瑞狐疑的看著屋子。什麼時候我家搬到這裡?

 

雖然瑞感到疑惑,但因為他還有任務在身,無法多留,隨即,瑞轉身繼續往自己的目的地前進。

 

在瑞與迪亞第一次見面後,不自覺的,待在冥界的他,總會在心宿回傳人界訊息的時候,瀏覽關於迪亞的資料。

 

看著記錄,瑞隱隱有種──自己一直陪伴在迪亞身邊,跟她一起成長的錯覺。

 

正當瑞在回憶過往的時候,身旁傳出極為輕細的腳步聲,要是沒注意,還以為那只是風吹過草地的聲音,瑞並沒有抬頭觀看,像是早就預料到般,他叫出了對方的稱號。

 

「冥王,找我有事?」

 

「抱歉,我有打擾到你嗎?」答話的語調輕快、溫和,讓人聽來就有種舒服的感覺。

 

來人是名男子,藏青色的衣襬微風飄揚,額上帶著一個寬邊、刻有奇異符號的藍色頭飾,他的樣貌清秀卻不過分陰柔,臉上帶著一抹閒逸、淡雅的笑容,宛如春日般,讓人看了就覺得溫暖。他,冥王──掌管冥界最高權力者。

 

冥王看了眼正在瑞懷中熟睡的女孩,問道:「她就是迪亞。」雖然像是問句,但是語氣卻是篤定的。

 

「嗯。」

 

「很不錯。」冥王笑著稱讚道。

 

瑞知道冥王所指的是先前迪亞對上極空的打鬥,他自己對迪亞能有這樣的作為也是感到驚訝,但是……「還不夠。」

 

是的,迪亞現在的程度還不夠,雖然她破解了瑞的絕招--極空,但是,她並沒有做出完美的防備,她這種應戰方式就等於跟對方同歸於盡、玉石俱焚一樣。

 

「我知道你想繼續留下,不過,冥界那邊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冥王帶著歉意對瑞說出自己出現的目的。

 

「我回去。」瑞簡潔的回了話,雖然他的確還想跟迪亞多相處幾天,但是,他份內的事情還是該完成。「再多給我半天,我的任務還沒完成。」

 

「不用了,」冥王說出口後,瑞跟著用困惑的眼神看他,對上這般眼神,冥王只是溫和的笑笑,「就先讓他陪在迪亞身邊吧!我想,她目前還需要他。」

 

冥王所指的「他」便是狂,瑞這次的任務就是緝捕被列為冥界頭號要犯的狂。

 

瑞之所以出現在家人面前,也是因為他知道狂一直跟著迪亞行動,所以,在得知迪亞回家時,瑞也跟著返回家中,只是,瑞沒想到,自己竟然沒有在第一時間對狂出手拘捕,這跟他平日的作風完全不同。

 

瑞當然知道自己失常的原因為何──為了迪亞。他知道要是他將狂拘捕了,第一個傷害到的人必定是迪亞,所以,瑞猶豫了。

 

「該走了。」冥王伸出一隻手,往半空輕揮了下,霎時,一扇灰黑色的石門出現。

 

「你妹妹就交給他朋友帶回去吧。」冥王打開了門,像是預知般對瑞說道。

 

「迪亞他怎麼了?」冥王的話音才落,夜伢的聲音就跟著傳來。

 

原先夜伢只是擔心迪亞的狀況,所以趁訓練休息空檔過來看看,當他看到昏睡的迪亞時,他跟著擔心起來。

 

「他用盡力氣,累暈了,」瑞將迪亞抱給夜伢,「你帶他回去,我該走了。」

 

「好。」夜伢用著極輕柔的動作抱著迪亞,生怕一不小心,他就會吵醒迪亞,跟著,夜伢的眼神不自覺的轉向陌生人,雖然這人看來一副文質彬彬的模樣,但夜伢總是隱隱感覺到,對方隱含著一股強大的力量。

 

「對一個剛見面的人而言,你似乎很防備我?」冥王察覺出夜伢的心思,他調侃的道。

 

「抱歉,是我失禮,」發現自己的想法被發現,夜伢也不多做掩飾,他率直的開口賠罪。「不過,與其說是防備,不如說是好奇,為什麼……冥王會出現在人界?」

 

冥王聽見夜伢這麼說,笑了笑,不承認也不否認的反問:「你怎麼會認為我是冥王?」

 

「猜的。」夜伢也跟著回個笑容,冥王的反應更加篤定夜伢的臆測。

 

「猜?」冥王這下可感興趣了。「可以跟我說說,你是怎麼猜的嗎?」

 

夜伢將視線調向突兀立在草地上的鐵灰色大門:「因為那扇門。」

 

夜伢不知道那門要通往哪個世界,也許魔界、也許是精靈界、又或許是冥界,夜伢惟一能確定的就是──能開啟這種大門的,只有能力達至顛峰之人,這種人是少數中的少數,而在這種少數人之中,能夠不受各界通行法規來去自如的……恐怕只有王者或是某些身負重任的能者。

 

『幻域』有著許多種族,這些種族分居四個不同時空的世界──人界、魔界、精靈界、冥界,他們有著各自出入口,不過,為了避免出入人口混雜、影響各界制度,四界在協議後定下「通行管制法規」,出入各界都必須遵守特定的時間與限制,在此項規定中,惟一不受法規約束的便是夜伢剛剛提及的──王者以及有任務在身的人。

 

「就單憑這扇門,你就斷定我是冥王?」冥王能理解夜伢的推斷由來,但是他不相信理由就只有這麼簡單。

 

「最主要的關鍵在於,瑞昨晚對狂的稱呼,」瑞說出另一個讓他作這假設的關鍵。「冥界第一要犯。」

 

當瑞昨晚說出這句話時,夜伢也是納悶了許久,冥界因為掌控著生死輪迴之事,一直是爭權者覬覦的對象,為了避免有人惡意入侵、奪權擾事,冥界向來與外人甚少接觸,近乎與外界隔絕,可是瑞卻知道狂是冥界通緝榜上的第一要犯,這表示瑞跟冥界的人有所接觸,而且那人的身份絕非泛泛之輩,因為,冥界的制度向來是以保密為第一要務,在這種制度之下,許多事情只有「上位者」才有了解的權利。

 

藉由上面兩項聯想,夜伢推測眼前的人便是冥王。

 

「你很不錯,」夜伢敏銳的觀察力與準確的推斷力讓冥王驚艷。「初見面就能察覺對方的實力,由細微事情就可推敲出對手身份,要不是我急著趕回去,我還真希望能跟你多聊聊。」

 

「過獎了,我還需要多加學習。」夜伢謙遜的回著。

 

「夜伢,迪亞以後就拜託你了。」瑞意有所指的道。

 

再過不久,迪亞他們就要動身前往蒼熊族了,在那邊,他們會遇上什麼困難,誰也說不清,迪亞目前最依賴的就是狂跟夜伢,雖然冥王暫時停止緝拿狂的任務,但是,這件事情總有一天還是要解決,狂跟迪亞遲早要分離,屆時,能陪在迪亞身邊,當他支柱的,就只剩下夜伢了。

 

瑞這兩天觀察了兩人,若要比喻,狂就像奔流不息的飛瀑;夜伢則是築構城堡的基石,一個奮力向前、追求刀鋒對峙的刺激;一個則是舉步為營、步步沉穩、細心謀略,兩人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一片天。

 

只是,該是宛如白天與黑夜的兩人,竟然在迪亞身邊聚會了,這是好事嗎?冰與火的相遇,能夠和睦共處嗎?

 

「請放心,」夜伢雖不知瑞的想法,但他從瑞的眼神中感受到,瑞對於迪亞的關心:「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在迪亞身邊。」

 

「有空到冥界來玩,我會泡一壺冥界的上等好茶請你。」冥王對夜伢揮手道別後便走入了大門,瑞則是跟隨在冥王身後進入,鐵灰色的大門在關上後,逐漸轉為透明,消失無蹤。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