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整潔乾淨的房間內,一名少女坐在窗邊,手上拿著針線與布塊縫製著,少女額前的瀏海被髮夾整齊的夾了起來,及肩的頭髮梳理的極為服貼、整齊,她的上半身穿著儉樸的白色上衣,下身是一件素色長裙,整體的搭配讓她看來就像個乖巧、文靜的女孩,而她,也真是如同外貌給人的感覺,個性溫和,甚至有些膽小、怯懦。

 

少女面前的桌子上,除了擺置了縫衣用具,另外還有一個小竹籃,竹籃子裡被細心的鋪上軟布與棉花,在軟布之上還躺著一個小小人……

 

唔,該說是竹籃子裡頭的是人嗎?雖然「她」有著人類的外貌,但她身後卻還有著一對薄如蟬翼的翅膀,熟睡的她有著長長的睫毛,如絲緞般的紫色長髮,小小的身軀約莫十七公分,猶如手掌大小,此刻的她似乎正要醒來了。

 

 

唔……奇怪?身體怎麼覺得輕飄飄的?好像躺在雲上的感覺,好舒服,真想這樣一直睡下去……

 

咦?不對啊!我記得我被河水沖走,那……想到這裡,我慌忙跳了起來,眼前的景象是我完全陌生的。

 

這裡是哪裡?巨人國嗎?我發現四周的擺飾,比我平常見到的大上十幾倍。

 

慘了!要是我真的跑到巨人國,不曉得他們會不會將我當成寵物收養?這樣的話,我想要逃出去就非常困難了!我站起身,開始打量這地方。

 

房間內的每樣東西都被主人精心的打點、裝飾,木製桌腳包上了碎花腳墊、桌面鋪著用拼布縫製的桌巾、椅子上擺著跟桌巾同色系的坐墊、床鋪上擺著許多布偶……由眼前種種的情況可以知道,這房間的主人是個細心、貼心的女孩。

 

「妳醒了啊?」一個細小、溫柔的聲音傳來,跟著聲音出現的,是一個放大好幾倍的臉。「肚子餓不餓?我有做了一份蛋糕要給妳吃。」

 

說著,她從旁邊拿來一份香草蛋糕跟一杯果汁,用來盛裝點心的用具,雖然比我大上一些,但是可以看出這是女孩可以拿到的最小容器。

 

應該就是她救我的吧!「請問……」

 

「小精靈,妳是從哪來的?怎麼會倒在河邊呢?」女孩搶先我問著。

 

小……精靈?什麼小精靈啊?這屋裡只有我跟她,所以我確定她這句話是對我說的,那……該不會……

 

「妳有沒有鏡子?」我焦急的問。

 

「有啊!」她將一面大鏡子擺到我面前。

 

瞧著鏡子裡的自己,真是讓我……興奮!

 

精靈耶!我變成美美的精靈了!漂亮的紫色頭髮、紫色眼睛,背後還有一對半透明的翅膀哩!真是帥呆了!喔喔!不,是美呆了!我開心的站在鏡子前面轉來轉去。

 

啥?你問我,為什麼我變成精靈後不會擔心?反而很高興?

 

嘿嘿!這有什麼好擔心的呢?反正還是會變回來的嘛!我想大家都知道,我會變成這樣,是因為矮人祕藥的關係,我只要找矮人拿解藥就可以變回來嘍!要是矮人不給我解藥,我還有奶奶可以幫我啊!所以,這種小事根本不用擔心啦!

 

而且我以前吃過那麼多祕藥,變過那麼多種樣子,我還是第一次變成精靈耶!而且是美美的精靈喔!哪個女生變漂亮會不高興的啊?

 

不過,為什麼我會變成精靈,沒有變成矮人呢?

 

這讓我想到,奶奶每次拿我作實驗時總是會出錯的情況,說要讓我變成隱形人結果卻變成半人馬、說要變成鳥結果卻變成飛天人面蛇,反正,奶奶說的跟她做出來的東西都不一樣啦!

 

奇怪的是,奶奶做給別人的巫藥都非常靈驗、有效,還有很多人不遠千里,捧著珠寶金幣請奶奶作巫藥呢!一些巫師、巫婆也常常到家裡找奶奶討論巫藥,那些人見到奶奶都還很畢恭畢敬的稱呼她「尊者」呢!雖然說,我不太曉得尊者的意思啦!不過,我想是一種敬稱吧!

 

「請問這裡是哪裡?」我追問著現在自己的所在位置。

 

「這裡是咕納魔。」

 

咕、咕納魔!聽著這熟悉的名字,我愣住了。

 

見到我發愣的模樣,女孩誤以為我不知道咕納魔是什麼地方,於是她又更加詳細的為我解說:「咕納魔是位於東方大陸的一所學校,我是這裡一年級的學生,雖然我們學校專攻武術,但是我不喜歡打打殺殺的,所以我只學習魔法與藥草方面……」

 

唉……我怎麼會不知道咕納魔是什麼地方,我之前還差點死在這邊耶!我垮著臉坐在桌上。

 

對了!狂不是也跟著我跳入河中嗎?他呢?我後知後覺的想起這件事。

 

狂不曉得現在怎麼樣了,要是他撞上石頭、或是溺水……越想我越擔心,我慌張問著女孩。「請問妳發現我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一隻粉紅色的兔子?」

 

「有哇!兔子在那裡。」女孩指著另一邊的茶几。

 

『狂……』看來我是白擔心了,兔子正開心的大口吃著蛋糕呢!

 

『呦!妳醒啦!』狂的嘴巴、手上全沾滿奶油,開心的對我揮揮手。『她做的蛋糕真是非常正點!比一些蛋糕師傅做的還棒!』

 

「妳先等等喔,再過一會,我就可以將妳的衣服作好了,妳先吃點心吧!」女孩低著頭專心的縫製著,臉上更是帶著淺淺的笑容。

 

我的衣服?我這才回過神來,之前照鏡子我的視線全集中在頭髮跟翅膀上,現在聽巧音這麼一提,我發現我身上竟然只包了一塊白布,從布的材質與邊緣點綴的小花看來,這應該是條手帕吧!在我側邊下擺邊緣處,繡著水藍色的名字-「巧音」。

 

「妳叫做巧音?」我向女孩確認的問。

 

女孩先是一愣,後來她注意到那顯露出來的名字,理解的笑了。「是啊!我叫做巧音,妳呢?妳叫什麼名字?」

 

「我──」我才正要開口,窗外的吵雜聲打斷我的話。

 

「我拿到特報了!」

 

「真的嗎?借我看!」

 

「有人來了!妳快躲進竹籃子!」巧音面色慌張的催促我,我也跟著快速跳入竹籃子裡。

 

「巧音!妳看!」聲音從窗口傳來,兩個女生出現在窗戶邊,她們手上拿著幾張紙,興高采烈的對巧音笑著。

 

「名人特報!」巧音臉上出現驚喜的神情。「今天不是發行日,怎麼會──」

 

「因為有大消息啊!」女生又興奮又激動的插嘴道:「帝華納科的校長舉辦了一場任務競賽,每個人可以自由選擇任務,可以獨自完成任務也可以組隊參賽,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跟五人幫組成一個隊伍,短短三天就完成五、六十個任務呢!不過,聽說他們在思哩˙思里沼澤被思哩˙思里蛙襲擊……」

 

啊哩?怎麼咕納魔會報導我們學校的事情啊?從別校學生的口中聽到我的名字,這感覺還真是怪異。

 

後來,巧音才對我解釋,這份名人特報,是專門報導各所學校風雲人物的報紙,讓一些崇拜別校學生的人,可以知道對方的近況。

 

「他們有沒有事?有沒有人受傷?」巧音驚慌又緊張的問著。

 

「放心,妳家夜伢沒事,不過實際的情況是怎樣,特報上也沒有說,只說往後會再繼續追蹤。」

 

啊?夜伢什麼時候變成巧音家的了?該不會巧音她……

 

「我、我……」巧音被朋友這麼一說,霎時羞紅了臉。

 

看著巧音的模樣,我當然立刻清楚整個狀況嘍!沒想到,夜伢竟然連這裡也有他的仰慕者,真是厲害啊!厲害!

 

問題是,夜伢早就有喜歡的人了,要是巧音知道,夜伢喜歡的是個男生……那她的打擊一定很大,不!不行!我一定要改變這件事情!好歹巧音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看著她陷入這場悲戀!可是,我該怎麼做呢?

 

「她們走了,妳可以出來了。」巧音對我笑著。「對了,妳還沒跟我說妳的名字呢!」

 

「我……」唉唉!我現在還能報出本名嗎?我可不希望之前被我海扁的人跑來找我報仇啊!雖然說,我現在變成這副模樣沒人認的出來,可是,誰知道他們會不會遷怒,將我當成本尊的替代品惡整我呢?

 

「我叫做……亞亞。」雖然我不想欺騙巧音,可是為了我的小命著想,我還是用假名吧。

 

「亞亞,妳是從哪裡來的?」巧音問出問題後,自己又突然笑了出來。「真是的!我怎麼會問妳這種問題呢?妳一定是從精靈王國來的嘛!不過,妳是哪一種精靈呢?我好像沒見過妳這模樣的精靈介紹呢!」

 

「精靈的種類可是很多的!」我趕忙掰著理由。「你們人類只知道一部份而已,妳也知道,我們精靈可是很神秘的,平常躲你們人類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讓你們編列資料收集成書呢!」

 

「說的也是!」巧音對我的話深信不疑。

 

「剛剛聽妳跟妳朋友談話的內容,妳好像喜歡那個叫做夜伢的人?」我再一次向巧音確認著。

 

「嗯……」巧音聽我這麼問害羞的臉都紅了,她輕輕的點了點頭。

 

「夜伢他並不是你們學校的人,妳……」我猶豫著該不該將夜伢有喜歡的人的事情說出來,最後,我選了個比較婉轉的說法。「妳跟他相隔那麼遠,可能不太會有結果耶,說不定他在學校跟同學朝夕相處,然後就喜歡上某人……」

 

「嗯,這個我有想過。」巧音溫柔的笑著,眼神中帶著點落寞。「其實也沒關係,我喜歡他,可是他不一定要喜歡我啊。」

 

真是個體貼的女生,夜伢也真是的,為什麼他會喜歡上歐羅呢!要是夜伢沒有喜歡的人,我一定會撮合他們兩個!

 

「為什麼妳會喜歡夜伢?」我感到好奇的追問。再怎麼說,這兩個學校分隔那麼遠,巧音怎麼會知道夜伢的事情呢?看巧音的模樣,她不像那種會因為崇拜而盲目喜歡男生的人。

 

「我跟夜伢同學曾經一起學習過兩年魔法,有一次,我被一個男生欺負,夜伢同學還出面幫我解圍,我想,我就是那時候喜歡上他的吧!」

 

原來是典型的英雄救美劇情啊!我理解的點點頭。不過,這麼說來,巧音跟夜伢是認識的?「妳跟他是朋友?」

 

「雖然……我還記得他。」巧音的臉色暗了下來,緩緩的搖頭,「可是夜伢同學已經忘記我了,上一次,他們學校要來我們學校戶外教學,我是幫忙帶領他們參觀學校的人員之一,當我跟夜伢同學見面時,我緊張的手心直冒汗,可是夜伢同學他完全不記得我,他看著我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個陌生人……」

 

「怎麼會這樣?你們不是相處過兩年?」如果只是短暫的相處幾天,忘記對方是正常的,不過他們都一起上課兩年了,怎麼夜伢還認不出巧音呢?夜伢的記性有這麼糟糕嗎?

 

「那時候一同學習的人那麼多,他怎麼會記得我呢?而且,那兩年裡,我跟夜伢同學只談過幾次話。」巧音無奈的嘆口氣,「因為出面幫忙我的關係,夜伢同學跟季斯卡起了爭執,每當我想跟夜伢同學說話時,季斯卡就會搶先一步找夜伢同學麻煩,季斯卡還跟我說,他是故意要找夜伢麻煩的,只要我接近夜伢一次,他就整他一次,他要看看夜伢以後還敢不敢幫我。」

 

季斯卡?我曾經聽希杰提起過這個人的事情,聽說他跟夜伢是死對頭啊!

 

談話中,巧音也結束了手上的縫製工作,她將衣服遞給我。「妳的衣服我做好了,妳試試合不合身。」

 

換好衣服後,我站在鏡子前打量著,上半身穿著一件小可愛,下半身則是條繡花短裙。

 

好可愛!我站在鏡子前,自戀的看著自己。不是我自誇,我現在這模樣,跟真的精靈沒什麼兩樣!說不定精靈看到我,還會覺得我是他們的同伴呢!

 

巧音的縫紉功夫簡直可以媲美專業的縫紉師,衣服做的非常合身、手工也非常細緻。

 

「謝謝妳!這衣服很好看!」我開心的對她笑著。

 

「噹!噹!噹!」校園突然出現鐘響,巧音聽到後慌忙的站起身。「糟糕!我忘了要將作業交給季斯卡!」

 

「等等!那個季斯卡也在這學校?」我追問著。

 

「嗯。」巧音眉頭皺的更緊了,臉上盡是委屈的表情。「原先季斯卡並不是這所學校的學生,他是後來才轉學來的,後來我跟他在校園遇見,他認出了我,之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找我,要我幫他做事情。」

 

靠!季斯卡這傢伙未免也欺人太甚了吧!竟然到現在都還不肯放過巧音!我看著簽著季斯卡名字的作業本,真想狠狠將它撕碎!

 

「我要趕快出門了,再不快點,就來不及將作業本交給他了。」巧音抓起作業本準備出門。

 

「我跟妳一起去好不好?」我快速抓住巧音的衣服。「我想看看那個叫做季斯卡的人長什麼模樣。」

 

「可是……」巧音猶豫著。「要是讓季斯卡發現了妳……」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我拼命說服著巧音。「將作業本交給他之後,妳順便帶我逛逛校園好嗎?我沒來過人類世界的學校,我想到處參觀一下。」我裝成非常好奇、興奮的模樣央求著。

 

「不,妳還是別跟吧。」巧音充滿歉意的看著我。「要是讓季斯卡發現妳將妳抓走,那可就慘了,等我回來我再帶妳參觀校園好嗎?」

 

「好吧,那我就在這邊等妳回來。」我乖乖的點頭,不打算讓巧音為難。

 

「抱歉,我會盡快趕回來的。」巧音說完後便匆忙的出門。

 

我等到她關上門,連忙跳到狂身上。「我們走吧!」

 

『走?去哪?』狂不解的看著我:『妳幹嘛坐在我背上?』

 

「跟蹤巧音到季斯卡那裡啊!」我抓著狂的兔耳朵。「我現在變成這麼小,一定追不上巧音,所以需要你載我追過去!」

 

『妳把本大爺當馬騎?』狂提高音量較著。

 

「你怎麼那麼愛計較啊!我只是要你幫個忙送我一程而已啊!」我順手往狂的額頭敲了一下,連聲催促著:「快點,要不然就追不上了!」

 

狂不甘願的瞪我一眼,隨後快速跳出窗外,跟在巧音身後。

 

 

 

「怎麼這麼慢?」男生宿舍外,一個男生沉著臉看著巧音。「已經都快上課了,妳現在才拿作業本給我,不是要妳早點到的嗎?」

 

男生有著金色的短髮與深咖啡色雙眼,皺緊的眉頭明顯表示出他的不滿,說真的,若是他在和顏悅色些,不要板著臉,他身邊肯定會包圍許多仰慕他的女生。

 

「對、對不起,我臨時有點事情。」巧音低著頭怯懦的回話,身子也跟著後退了幾步,現在她跟季斯卡相隔一公尺遠。

 

「離我那麼遠作什麼?」季斯卡見她拉開與自己的距離,臉色更糟了。「妳怕我會打妳嗎?」

 

「沒、沒有。」巧音心虛的搖頭否認。

 

季斯卡隨手翻閱著作業本,「不錯,寫的很完整,謝啦!」

 

「不、不客氣,那我先回去了。」巧音隨即打算轉身離開。

 

「等一下。」季斯卡叫住她,跟著他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紙條。「我明天早上的藥草學需要用到一些藥草,妳幫我找一下,這是藥草名單,晚上晚餐的時候拿到餐廳給我。」

 

「可是我……」巧音為難的看著那紙條,她已經答應亞亞要帶她參觀校園,要是她幫忙季斯卡找藥草,那她就要對亞亞食言了。

 

「怎麼?妳沒空?」季斯卡眼神銳利的盯著她看。「我記得妳今天下午沒課吧?而且各科的老師也沒出什麼作業,所以妳最近時間應該很多才對,還是說……妳不想幫這個忙?」

 

「我……」季斯卡接近逼迫的語氣,讓巧音的頭低的更低了,猶豫一會,巧音還是將紙條接過手。「我幫你找。」

 

「還有,」季斯卡將一個盒子遞給巧音。「我家人又寄補品給我,這東西我已經吃膩了,妳這麼瘦,比我更需要吃這東西,妳就幫我解決它吧。」

 

「喔……」巧音無奈的接過手,這已經是不知道是第幾次了,每隔一陣子,季斯卡就會塞補品給她,硬要她吃掉,剛開始,她總是婉拒著,但是季斯卡總是不顧她的意願硬逼她收下,現在,巧音已經習以為常了,反正她的拒絕季斯卡根本不理會,那她又何必多費唇舌跟他說呢?弄不好,萬一惹他生氣,那自己不是自找苦吃嗎?

 

「好了,妳可以回去了。」季斯卡對她揮揮手,巧音跟著迅速轉身離開。

 

在巧音走後,季斯卡的好友蘭格跟多特從走廊另一端走來。

 

「季斯卡,你怎麼還在這裡?今天是武術課耶!你不是都會提早過去教室嗎?」多特看著他問著。多特是個身材魁武的男生,理著平頭、有著剛毅的臉部輪廓,看上去是個外向、做事直來直往的人。

 

「我放一下東西就走。」季斯卡拿著作業本走回房間。

 

「咦?你作業不是交了嗎?怎麼你手上還有一本?」多特看發現季斯卡手上的作業本好奇的追問。「還有別的作業要作嗎?」

 

「多特,看清楚,那個不是要交給老師的作業本。」一旁的蘭格揶瑜似的對季斯卡笑笑。「那可是『收藏用的作業本』。」

 

「喔!」多特立刻會意過來,他擠眉弄眼的對季斯卡笑著。「難怪你今天沒有提早去上課,原來你剛剛是在等她啊!」

 

「少廢話。」季斯卡怒瞪兩個好友一眼,隨後轉身走進自己房間將作業本放好。

 

「要遲到了,快走吧!」季斯卡刻意不理會兩個好友促狹的表情,快步往教室方向走去。

 

等到他們走遠後,我跟狂偷偷從一旁草叢探出頭來。

 

沒想到,季斯卡竟然喜歡巧音!這真是一個大發現啊!這下可怎麼辦呢?本來我是想來這邊看看季斯卡是什麼樣的人物,順便想辦法幫巧音整他,可是現在……我還能整嗎?

 

『人都走光了,接下來要做什麼?』狂見我一直沒說話,他反問著我。

 

『先回巧音房間吧。』我可不希望巧音回去後找不到人,依她的個性,發現我不在房間,她一定會焦急的四處找我。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