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間後的希杰沒有再出來過,即使古天跟其他哥哥們要希杰出來吃飯,希杰也只用一句「我不餓」來回覆,這樣的情況一直延續到深夜,不吃不喝,像是希杰在懲罰自己般。

 

待在房內的希杰,什麼事也沒做,他只是靜靜的坐在窗邊,眺望對面迪亞的房間,心裡想的全都是迪亞的身體狀況,迪亞房間的燈光整晚上都是亮著,從窗戶的人影來看,希杰猜想,其他人應該也都聚集在迪亞的房間吧!

 

我……是不是做錯了?希杰深深的嘆了口氣。

 

既然已經決定要留在城裡,那麼希杰就不能夠表現出對迪亞他們的眷戀,要不,依照迪亞跟夜伢的個性,他們絕對會不惜一切帶他離開,所以,希杰故意裝作冷漠,為的就是要讓他們對他死心。

 

另一方面,希杰這麼做也是為了迪亞他們的安危著想,畢竟這裡是蒼主所待的城堡,這裡可說是蒼族最重要的中心地帶,要是迪亞他們在這邊跟蒼主或其他人起了衝突,那麼父親跟哥哥們為了保護城堡與蒼主,一定會跟他們展開打鬥,受傷是免不了的,更嚴重些,迪亞他們甚至可能會沒命。

 

為了保護迪亞他們,為了讓他們早日安全離開,希杰只好狠下心,在競技台上對迪亞出手。

 

因為想保護,所以傷害他們?這理由,讓希杰自己都覺得可笑。

 

想著想著,天色漸漸亮了,跟著,希杰注意到迪亞房間似乎發生一些騷動。

 

迪亞哥哥醒了?大家要走了?希杰愣愣的看著,他知道他們會離開,可是沒料到大家會走的這麼急、這麼匆忙。

 

「叩叩叩!」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衛士焦急的聲音自外頭傳來。「希杰!不好了!那個叫做迪亞的人要找蒼主單挑!現在他們都到競技台去了!」

 

希杰迅速開了門衝向競技台,衛士跟在他的身旁,邊跑,希杰邊問著事情原委。

 

「我也不知道,我到場的時候他們兩個就已經槓上了。」衛士無奈的聳聳肩。

 

「是蒼主故意去挑釁你朋友的,」古天突然現身在他們身邊,配合著兩人的速度一同跑著:「明明說是要去探望傷患,結果呢?蒼主竟然對你朋友說『希杰沒跟你們走也是對的,像你們這麼弱的人,怎麼能當希杰的朋友……』去!說這什麼鬼話!你朋友的風度真是很好,還會跟蒼主約到競技塔決鬥,要是我,我一定當場給蒼主一刀!」

 

「古天哥!你怎麼可以說出這種話!」衛士驚訝的叫著。「我們應該保護蒼主,你怎麼可以想要刺殺他!」

 

「身為臣子,除了要絕對忠誠之外,還要明辨是非善惡!輔佐主子往正確的道路前進!」古天瞪了衛士一眼,有時候,他真是受不了這個「極度崇拜蒼主」的弟弟,衛士總認為蒼主所做的一切就是對的,只是一眛的跟隨蒼主所做的決定,他簡直將蒼主當成神一般的看待了!

 

很快的,他們三人便趕到雙塔頂上,在雙塔中央的競技台上,站著兩個人。

 

 

「有勇氣,」看著我,蒼主臉上露出戲謔的笑容:「連我的護衛都打不贏,你竟然敢跟我挑戰?想再死一次嗎?

 

聽著這話,我也跟著笑了。「反正結果都是死,我想看看,被護衛殺死跟被王殺死 有什麼不同。

 

這句話並不是自貶或是賭氣,這是我的真心話,我知道我跟蒼主實力的懸殊,但是,我實在很想試試,這個衛士口中極度稱讚的蒼主,究竟擁有什麼樣的力量。

 

蒼主聽見我的回答,他開心的大笑幾聲。「有趣!你真是個很有趣的人!」

 

蒼主舉高了手,掌心向上,手中聚出一顆拳頭大小的冰錐,若不去想它的攻擊力,冰錐那閃閃發光的模樣還挺美的。

 

「我們先來看看你的敏捷度吧!」蒼主手一張,冰錐像箭矢般射向我。

 

冰錐來到我面前時,它突然裂成無數個小碎片,像是一場流星雨出現,我快速的閃避著,雖然無法全身而退,但是至少不讓碎片擊中我的要害。

 

「還不錯,這次數量加多一些吧!」蒼主身邊聚出了二十個冰錐。

 

哇哩!這些冰錐要是變成剛剛碎片雨……看著這陣式,我知道我肯定躲不了,既然躲不掉,我乾脆把心一橫,正面迎擊!

 

面對數量龐大的攻擊,我先用老哥教的「盾刀合一」方式,在手上聚起了魔法防護盾,而後發出「螣蛇」跟「八魁殺」除掉一些冰錐,在其他碎片向我襲來時,我擴大防護盾的範圍,擋下碎片群的攻擊。

 

這次的應戰我只受了點小傷,這種近乎完美的處理方式,讓我自己也小小的驕傲了下,說話的口氣自然也就跟著大了起來。「這種程度,我還可以應付。」

 

「是嗎?」蒼主讚許的點點頭,臉上出現一個詭異的笑,他在胸前雙手結印,口中跟著念念有詞。

 

他想做什麼?看著蒼主這動作我提高警戒,小心翼翼的防備著。

 

當蒼主手印散開時,我附近的地面突然竄出數十根細長、銳利的冰柱。

 

該死!我飛快的打掉一些,但是我的右腳腳掌還是被一根冰柱貫穿,跟著,我的左手臂也被兩根急速上升的冰柱刺中,冰柱深入肉裡順帶將手臂給固定住,就這樣,我動彈不得的站在冰柱群中。

 

「真是的,怎麼會是最糟的狀況呢?」蒼主用著幸災樂禍的表情道:「我本來還再想,要是你夠幸運,讓冰柱直接刺穿你的心臟,那你就會好過些,現在卻成了這種半死不活的局面,唉唉……」

 

好你的蒼主!這麼狠毒的話你都說的出來!我氣憤的瞪著他。

 

「別這樣看我,我這不是來『解救』你了嗎?」蒼主手中出現一把冰劍。「我會盡量下手快一點,讓你別太痛苦。」

 

「住手!」夜伢激動的準備衝上吊橋,蒼主手一揮,高塔連結吊橋的地方出現一道冰牆。

 

「急什麼?等我殺了他,結束這場比賽,你們就可以帶走他了。」

 

『這東西也想攔住本大爺?』狂的手上出現靈刀準備將冰牆剖開,才舉起刀,狂的靈體就被冰凍住了。

 

「你可別小看冰啊!」蒼主得意的對狂笑著。「我的冰,可是能將靈魂都凍住呢!」

 

「現在輪到你了。」蒼主將長劍高舉向我刺來,而後,我看到一個人影閃過,他用他的身體擋下了那劍。

 

「希杰!」看著眼前的場景,我的心跟著停住了幾秒。「為什麼……你要幫我擋劍?」

 

「因為……」希杰回過頭,臉上帶著跟以前一樣的笑容。「我不想再看到迪亞哥哥受傷了。」

 

希杰在我眼前緩緩倒下,眼前的畫面猶如慢動作一般,直到希杰倒地,發出一聲撞擊聲響後,我才回過神來。

 

我揮刀斬斷刺入手的冰柱,忍痛將被貫穿的右腳拔出,跪在希杰的身體旁,我發誓般的道:「我,一定帶你離開這裡!」

 

「你想帶他走?」蒼主諷刺的笑聲傳來。「可以,只要你打贏我,我就讓他跟你們離開!」

 

打贏?我能嗎?我無奈又好笑的看著蒼主,手跟腳都受了傷,這種狀況下,我光是閃避攻擊都有困難了。

 

不管了,就拼了吧!這次失敗就再挑戰一次,兩次不行就挑戰三次、四次、五次,我就不相信我找不出破綻,打不贏蒼主!

 

「你準備好了嗎?」蒼主又聚出了冰錐,似乎,他想要慢慢的跟我打?

 

集中注意力,我準備迎接這一波的攻擊。

 

『召喚我。』陌生又帶點熟悉的聲音出現,這是我之前跟老哥對練時出現的聲音。

 

「是誰?你究竟是誰?」我停下手四處張望。

 

『召喚我的名字,讓我助你一臂之力。』

 

召喚?名字?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什麼名字?你究竟是誰?」

 

『你知道的,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知道?見鬼了!如果我知道我還會問你嗎?

 

「迪亞!快防禦!」夜伢焦急的對我叫著,我眼前出現一大片碎冰群。

 

無從閃躲之下,我只好弓起身子盡量縮小被攻擊的範圍,任憑碎冰群打在我身上,好不容易,捱過這一波攻擊,我已經是傷痕累累、狼狽不堪。

 

「真能撐。」蒼主雙手高舉,聚集出一個人高的大冰錐。「這該是最後一擊了。」

 

可惡!難道我只能任由蒼主耍著玩?我瞪著那個大冰錐,雖然很想反擊,可是我卻想不出辦法。

 

正當蒼主指揮著那個大冰錐向我砸來時,我的腦中竄過一個畫面。

 

「碰!」撞擊聲過後,一陣冰霧瀰漫在場上。

 

「迪亞?迪亞你沒事吧?回答我!」夜伢著急的叫喚著。

 

「我好的很!」我心情愉悅的對夜伢叫了回去,我面前出現一道土牆,牢牢的擋住了大冰錐。

 

「好個頭!一直要你召喚我,你卻忘了我的名字!」我的幫手板著臉看我。他,爺爺以前的護衛,四大精靈中的土系精靈──明德爾。

 

「呃……反正我最後有想起來了咩!」我對明德爾扮了個鬼臉笑著。

 

 

「其他人呢?還不快點召喚他們出現?」面對我的狡辯,明德爾用著無可奈何的表情說道:「難道你以為光靠我一個人就能對付蒼主?還是說……你還沒想起他們的名字?」

 

「才沒呢!」我連忙唸出召喚咒語,將其他三個精靈召喚出來。

 

首先出現的是一道水柱,憑空而降,當水柱穩穩的競技台中心點落下,剛好將大冰錐打個粉碎。

 

「呼!這冰錐在場中央真是礙眼!」水柱慢慢聚成一名女子,黑色的洋裝讓女子原本單薄的身子顯得更加纖細,銀紫色的頭髮長及小腿,女子隨手撥開遮去視線的瀏海,露出有著不同顏色的雙眼,一紅一黑,這奇異的瞳色讓在場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兩眼。

 

「羽皇!好久不見!」我開心的向她跑去,才剛到羽皇身邊,一把水鐮刀便架上了我的脖子。

 

「你竟敢忘記我?」羽皇瞇著眼,表情冷的像冰。

 

「呃……呵呵……」我尷尬的笑了兩聲,老實說,對於過去的事情,我腦中記起的只是些片斷畫面。

 

印象中,我小時候最喜歡召喚四大精靈出來陪我玩,可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忘記他們,精靈要是沒有召喚是出無法現身的,於是,他們消失在我的生活中,我也跟著遺忘了他們。

 

「羽皇,久別後的第一次見面,妳難道想宰了迪亞嗎?」一陣風掠過,我身旁又多了個人。

 

「蔚藍星空!」看著出現的男生,我興奮的叫著。

 

蔚藍星空有著一雙如同晴空般清爽的藍眼睛,咖啡色的頭髮長至腰際,身上是一件樣式簡單的黑袍,雖然黑色讓人感覺沉重,但是蔚藍星空卻能將黑衣穿出另一種感覺,像是穿上一層無重量的輕衣般,讓人看了覺得十分清爽、舒服。

 

「像這種沒良心的人,宰了也無所謂。」羽皇冷冷的回道。

 

「是嗎?可是要是你殺了他,我們以後就看不到迪亞了。」蔚藍星空轉頭看著我像是有點捨不得。

 

廢話,我死了之後,你們想看我只能去冥界了啦!我真是感到萬般無奈,太久沒見到他們,忘記他們是一群怪精靈。

 

「其實殺了好像也沒關係,反正我不太喜歡人類,可是又覺得有點捨不得……」蔚藍星空低著頭像是在思考般,而後他又回過頭對羽皇道:「羽皇,妳殺了迪亞之後,叫犽翼將他燒成灰,我們一人先拿一些,剩下的留給他家人做紀念。」

 

「……」全部人臉上冒出數條黑線。

 

好樣的,我都忘記蔚藍星空是四個精靈中,最不喜歡接近人類,個性最黑暗的一個!好歹他也是個風系精靈!個性應該開朗、活潑些吧!

 

「羽皇哪!迪亞又不是故意忘記我們的,」場上多了個女生的聲音,一團巨大的火燄跟著聲音出現,「他小時後發高燒的事情,妳忘了嗎?我記得妳那時還守在迪亞身邊充當他的冰枕呢!」

 

及肩的黑髮中還掺了幾束深藍色髮絲,身上穿著件白色無袖的衣服,外頭再搭上深藍色削肩連身短裙,裙長約略到膝上十公分處,腰間還掛著四條鐵鍊。

 

「犽翼!」看到她,我提高了音量叫著。「妳不冷啊?竟然穿這麼少!」

 

「當然冷啊!」犽翼縮著身體對我吼了回來,她在身邊放出數個火球繞著自己取暖。「你沒事在這種地方召喚我出現作啥?」

 

「呃……這麼說來,好像是我的錯?」

 

「本來就是!」犽翼斬釘截鐵的道。

 

「不!這怎麼會是我的錯呢!」我拼命的搖頭否認。「是你們自己說,只要我有危險隨時都可以召喚你們!難道我還要選個好天氣、好日子才能遇上危險?」

 

聽我這麼反駁,風、水、火先愣了下,而後他們全笑了出來。

 

「你還是沒變啊!」犽翼用手指輕敲了下我的額頭。「小時後的你也是這麼牙尖嘴利的。」

 

「你們也是啊!」我開心的拉著犽翼的手。「再次看到你們,我覺得好高興!」

 

「下次不准在忘記我們,聽到沒?」羽皇邊說邊亮出一隻巨型的針筒。「要不然,我就用我新學會的絕招,抽乾你的血!」

 

呃……怎麼覺得這招式比較適合歐羅啊?羽皇妳可是水系精靈耶!我往歐羅那看了眼,發現他正用著認真、驚艷的表情看著針筒。

 

「真難得啊!沒想到我竟然能見到巡守行使的四大精靈!」蒼主是個見多識廣的人,一見到四位精靈出現,他立刻認出他們的身分。「我聽說四大精靈已經消失了很久,怎麼各位今天會特地為了這孩子現身於此?」

 

「我們一直都在,」明德爾有點無奈的笑著。「只是沒有『誓約者』的召喚,我們無從現身罷了。」

 

「誓約者?」蒼主驚愕的看著我,隨後,他露出好奇的笑容:「你們四大精靈竟然願意委身於這個孩子?難道說,這孩子有什麼特異之處?」

 

呦?聽這對話,明德爾他們好像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召喚的?可是我小時候常常叫他們出來玩耶!四大精靈可說是我小時候的玩伴兼褓姆呢!

 

還有,誓約者是什麼?我怎麼沒聽精靈們跟我說過?「明德爾,你們說的誓約者是什麼?」

 

「呃?」四個精靈跟蒼主愣愣的看著我,跟著,蒼主開始捧腹大笑,精靈們只是無奈的互看一眼,好像他們早已經習慣我這樣子。

 

「誓約者是經過精靈認主儀式所產生的,」明德爾緩緩的對我道:「也就是說,誓約者就等於是我們四大精靈的主人。」

 

「嘎!我是你們的主人?可是我不記得我有跟你們做了什麼儀式啊!」我真是感到萬分訝異。

 

「你當然沒印象啦!」犽翼摸著我的頭笑笑。「那個儀式是在你剛出生的時候訂下的,你怎麼可能會知道?」

 

「這麼說……在我忘記你們的時候,你們還是守在我身邊?」想到這裡,我真是感到萬分內疚。

 

「不,我們可跟一般的契約精靈不一樣。」蔚藍星空語調平淡的道:「平日我們可以自由活動,只有在誓約者召喚或是誓約者有危險時,我們才會回到誓約者身邊。」

 

「不過,迪亞這個誓約者倒是個例外,」羽皇冷冷的接下話。「因為他忘了我們,所以我們變成需要輪流陪在他身邊。」

 

「到了後來,我實在是忍不下去了,所以從前幾天我就一直拼命的對他喊,希望他能想起我們,」明德爾順帶送了我一記白眼。「幸好,在他要死之前,他還有一點思考能力。」

 

這……幹麻這麼說人家啊!我無辜的嘟著嘴,這時,我也才明白,原來我之前聽到的聲音是他們啊!

 

「真是個有趣的人!」蒼主心情愉悅的走到我身邊,手在我面前揮了幾下,我身上的傷口就痊癒了。「走吧!我們到大廳去,邊吃東西邊聊!」

 

「啊?我們……不打了?」我愣愣的反問,記得剛剛蒼主還想置我於死呢!

 

「打什麼?不是已經有結果了嗎?」蒼主望向競技台的另一邊,希杰正低著頭,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站著。

 

「沒想到你竟然用身體擋下我的攻擊,為了你的朋友,你連命都可以不要?」蒼主說話的語調極為平靜,讓人不明白他現在是什麼想法。

 

「蒼主,對不起,我──」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蒼主走向希杰拍拍他的肩頭。「我很高興,你終於肯誠實的面對自己,明天你就跟著他們離開吧!」

 

「真的?」希杰跟我們全都訝異的看著蒼主,而後希杰又為難的皺著眉頭。「那……城堡的工作……」

 

「說的也是喔!如果你走了,那誰來幫我呢?」蒼主面露為難的表情,跟著他往古天看了眼:「如果古天不要老是往外跑就好了,那我就多個幫手……」

 

「……」聽著蒼主這麼說,全部的視線全集中在古天身上。

 

古天被我們看的渾身不自在,只好板著臉沒好氣的答道:「希杰,你跟你朋友走吧!我會『盡量』待在城堡!」

 

「太好了!小天!」蒼主高興的拍了下手。「那我桌上那堆公文就拜託你了!」

 

「……」古天悶悶的瞪了蒼主一眼,跟著他迅速轉身離去。

 

就這樣,我們最最可愛的美少年希杰又回到我們身邊囉!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