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亞,你還好吧?」麗莎看著趴在桌上的我,關心的問。

 

「不好。」我有氣無力的回著。

 

從昨天晚上到今天中午,我一共喝下三十多劑藥方,現在肚子裡頭滿滿都是藥水,說話的時候嘴裡也都是巫藥的味道。

 

「咦?狂呢?他早上不是還在你身邊?」麗莎四下找不到狂的蹤影:「其他人呢?他們怎麼也不見了?」

 

「我老爸把狂抓去玩了,三藏跟姬跟在我老爸身邊。」我開始一個個說他們的下落:「果力多跑到後山裝泉水回來洗澡,夜伢跟歐羅好像跟著我爺爺去森林散步。」

 

「迪亞,你肚子餓不餓?」老媽從廚房走出來問我。

 

「不餓。」我繼續趴在桌上,連頭也沒力氣抬起來。

 

「怎麼會不餓呢?」老媽皺起眉頭看我。「你早餐跟午餐都沒吃,現在都已經下午了。」

 

「我喝藥喝飽了。」這世上能喝藥喝到飽的人,我想大概不多吧。

 

「迪亞。」奶奶笑嘻嘻的拿著一杯冒煙的巫藥過來。「喝下吧,我對這副藥方很有信心。」

 

呵……記得第十三杯的巫藥,奶奶也是這樣跟我說的。無奈的,我接過第五十三杯巫藥,捏住鼻子,狠狠的一口灌下。

 

「如何?現在感覺怎麼樣?」奶奶心急的問。

 

「不怎麼樣。」我如實的回答,看著奶奶失望的表情我又補了句。「不過,這杯巫藥的味道比之前幾杯好喝多了。」

 

「怪了,我對這次的配方很有自信的呢!到底是哪裡出錯了?」奶奶一彈指,一本厚重的筆記本出現在半空中,那是我歷年來當奶奶實驗品的紀錄書。

 

奶奶從口袋拿起老花眼鏡戴上,重新檢閱配方的成分。「喔喔!原來是漏掉了兩滴亡者的眼淚!」

 

「報告尊者,部分的材料已經用完,現在沒辦法繼續調藥。」一名巫師打扮的人從地下室走了上來,他是前來協助這次調藥的人員之一。為了能快速調配出藥方,奶奶招集了十多名巫師、巫婆前來幫忙。

 

「這樣啊……」奶奶似乎為不能立刻調藥感到惋惜。

 

「請別擔心,」其他人陸續從地下室走上來。「我們已經派人前去收集藥材,再等幾個小時他們就應該回來了。」

 

「奶奶,妳已經一晚沒睡,趁這機會你們先休息一下吧。」我對著其他人感激的笑笑。「不好意思,為了調配我的藥,害你們這麼辛苦。」

 

「別這樣說,為你調配藥方讓我們感到很有挑戰性!」一名巫婆對我笑著。

 

「是啊!這研製其他藥物好玩多了!」一名巫師跟著興奮的接話。

 

怎麼覺得我好像變成他們的實驗白老鼠?「你們會不會口渴?我幫你們倒飲料。」才要站起身,我突然感到一陣暈眩。

 

「迪亞?你怎麼了?」麗莎緊張的問著我。

 

「不知道,突然有點頭暈……」

 

「會不會是巫藥發生作用了?」奶奶興奮的問,其他人也用著雀躍的神情看著我。

 

「你們覺得……少了一種配方的巫藥,可以讓我變成什麼樣?」我反問,其他人聽我這麼問,每個人臉上也出現困惑與好奇,而我,實在是無法想像那後果。

 

「不好意思,我突然覺得很累,先上去休息了。」因為巫藥而引發倦意讓我很想睡覺,跟他們道別後,我拖著沉重的步伐緩緩上了樓梯,走回房間休息。

 

 

晚上,用過晚餐後,眾人齊聚在餐桌前聊天、吃水果。

 

「這裡的山泉水果真是美容聖品!」果力多十分滿意的讚嘆著,他的眼睛更是沒有離開鏡子過。

 

今天一整天,果力多都泡在山泉水中保養皮膚,現在的他,皮膚變得非常光滑有彈性。

 

「回去的時候,我一定要多帶點山泉水回去!」他興奮的道。

 

「你乾脆從這邊接條管子到學校好了,這樣你不管什麼時候要用都有水。」麗莎揶揄的道。

 

「這主意不錯……」果力多開始低頭沉思該如何進行計畫。

 

「……」麗莎懶的再理會果力多,她將視線調向一旁的三藏。

 

三藏坐在東閔身邊的座位,用著極為崇拜的眼神看著他,而東閔的眼神則是沒離開過兔子。

 

『狂,為什麼迪亞他爸爸要這樣盯著你看啊?』麗莎偷偷問著狂。

 

『不知道。』狂也是感到莫名其妙。今天東閔老是用一種奇異的眼神盯著狂,看的他覺得渾身不自在。

 

最後,麗莎將視線停在夜伢跟歐羅的身上,剛剛跟爺爺散步回來的他們滿臉疲倦,一副體力透支的模樣。

 

「你們怎麼了?」麗莎困惑的問。「只不過是跟爺爺到森林裡散步,怎麼會一副很累的樣子?」

 

「妳自己陪他走一趟就知道了。」歐羅像是快要累暈一樣的回著。

 

本來他們也是覺得,陪老人家散步應該很輕鬆,沒想到,爺爺所謂的「散步」竟然是攀兩座山,而且是一天來回!

 

看著走在前方健步如飛的爺爺,兩人這才想起,他可不是一般的老人家啊!他是大地的巡守行使,聽說,爺爺年輕的時候,一天就可以走遍五座高山、四座大湖,要不是還要趕回來吃飯,爺爺還說要帶他們兩個走到極北之地,去欣賞風景呢!

 

「我恢復了!我變回來了!」樓上傳來迪亞興奮、雀躍的聲音,接著是一連串跑下樓梯的聲音。

 

一名長髮少女出現在眾人面前,她的臉上帶著甜美、燦爛的笑容,身上穿著淺紫色的碎花連身裙,長髮隨性的用頭巾紮起一半,綁成個公主頭。

 

 

「迪亞!太好了!你終於恢復了!」麗莎興奮抱住我。

 

「對啊!剛剛睡醒的時候,我就發現我變回來了耶!」我現在的心情真是高興的想要大叫。

 

「你那有變回來啊?」三藏跟其他人不解的看著我。「你只不過從小天使變成女生罷了。」

 

「呃……」聽他們這麼說,我跟麗莎對看一眼。

 

「雖然是變成女生,不過也算不錯了,事情總算有新進展。」歐羅看著我的表情,用著安慰的口氣對我說道。

 

「其實……我本來就是女生。」我說出了實情。

 

「你是女的?」除了夜伢以外,其他人都用著訝異的表情看著我。

 

「該怎麼說呢……」麗莎絞著手指,將所有事情全盤拖出。

 

「所以說,迪亞是因為妳跟妳母后的賭注才打扮成男生?」夜伢盯著麗莎質問,他的眼神似乎快要冒火了,也難怪他會生氣啊,這跟之前麗莎跟他說的版本完全不同。

 

「我……」麗莎嚇的躲到我身後。

 

「抱歉,我們之前不是有意要欺騙你的。」我連忙向夜伢賠罪。

 

「你早就知道迪亞不是男的?」歐羅緊跟著追問,不過他問的對象不是我們,而是夜伢。

 

夜伢聽歐羅這麼問,面有愧色的點點頭,「抱歉,因為我答應要幫忙保守秘密。」

 

說謊就是這樣,總是不斷的用新的謊話來圓之前的謊,等到真相大白後,需要解釋的事情也跟著多了。

 

我想,夜伢應該是因為要幫我們,所以對歐羅撒了某個謊言吧!想到這裡,突然覺得對夜伢很愧疚,他竟然為了我們而欺騙歐羅。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緩步走到夜伢面前,低頭懺悔的道。

 

「別說對不起。」夜伢用著無奈而又包容的語調說道:「這是我自願的。」

 

夜伢的話讓我楞了下,抬起頭,對上的是一雙溫柔如水的眼神,這還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夜伢除了冷酷、穩重之外,他還有溫柔的另一面。看著他,我的心跳開始亂了起來。

 

為什麼……我的心會跳的這麼快?難道這是巫藥的副作用?我將手放在胸口,試圖平穩心跳。

 

「怎麼了?」夜伢見我這模樣擔心的追問:「你的臉有點紅,發燒了嗎?」說著,夜伢更是伸出了手,想要測量我額頭的溫度。

 

「我、我沒事。」身體的異常反應讓我慌張的退了幾步。我想逃,逃離這種奇怪的感覺。

 

這是我第一次有這種無法理解的情緒,這種陌生的感覺讓我感到很不安。我究竟怎麼了?

 

「迪亞?」夜伢困惑的看著我,他高舉的手尷尬的停在半空,我的閃躲讓夜伢眼中閃過一絲受傷的神色,而後,他緩緩放下手。

 

「對、對不起,我真的沒事。」見到夜伢這模樣,我連忙跟他道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現在這情況。

 

「沒事就好。」夜伢的臉上雖然依舊笑著,但是,為什麼我卻感覺到一絲……苦澀。

 

我剛剛的反應一定傷到夜伢了,他只不過是想要關心我,為什麼我卻……

 

正當我們兩個陷入沉默時,前來幫忙調藥的巫師跟巫婆解救了氣氛。

 

「既然迪亞的身體已經恢復,那我們幾個就先回去了。」巫師跟巫婆們上前跟我道別。

 

「我送你們!」藉這機會,我跟著他們走到門口,順便將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這次真的謝謝你們幫忙。」

 

「不用客氣,下次如果還需要幫忙,儘管跟我們說!」一名巫師用著極快樂的笑容看著我。

 

「唉……真是可惜,」另一名巫婆面露惋惜的表情。「我剛剛還想到很多新奇的配方要調給你喝呢!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恢復了,要是下次還有機會,一定要記得找我喔!」

 

「好、好啊!」我尷尬的笑著,老實說,這種猛灌巫藥的情況,我不希望還有下一次。

 

送走前來幫忙的巫師、巫婆後,我們重新坐回餐桌前,開始商討訓練計劃。

 

「迪亞跟夜伢由我來訓練。」老媽指著我們兩個道。

 

老媽要訓練我跟夜伢?她想要一次折磨兩個人嗎?我愣愣的瞧了夜伢一眼,夜伢原先苦悶的表情轉為燦爛的笑容,似乎很高興有這樣的安排。

 

看來夜伢真是很崇拜老媽,聽到可以被老媽折磨……喔,是「訓練」,他竟然笑的那麼高興。我無奈的嘟著嘴,整個人無力的趴在桌上。

 

我真希望訓練我的是爺爺或是奶奶,反正,我就是不想被老媽虐待啦!

 

「果力多跟歐羅就交給我吧!」爺爺跟著點名他們倆人。

 

「麗莎就由我來調教。」奶奶研究似的打量著麗莎。「之前聽迪亞說麗莎使出很特別的混合魔法,我想,麗莎說不定能在魔法界中創造新的奇蹟。」

 

「真的嗎?」麗莎雙眼發亮的看著奶奶。「我真的能成為魔法界的名人?」

 

「當然可以!」奶奶極有自信的道:「我看人的眼光絕對不會錯!」

 

事實證明,奶奶的預言果真沒錯,往後的麗莎做出了很多「創舉」,這些事情讓她成為魔法史上的傳奇人物,每個人一提到麗莎,都是用「連魔獸都臣服在她腳下的公主」來開頭。

 

當我們正在進行分配工作時,老爸跟三藏則是在一旁看著兔子竊竊私語著。

 

「爸,三藏你們在聊什麼?」我好奇的問道。

 

「我們在討論,為什麼靈魂被封印之後,兔子會變成粉紅色?」三藏指著兔子一副苦思的模樣。

 

「是啊!這實在是太奇怪了。」老爸抓起兔子上下打量著。「照理說,應該不會變成這樣才是。」

 

『這還不都是迪亞害的!』狂生氣的大吼著。

 

「喔?原來你是被迪亞封印進去的?」老爸欣喜的轉頭看我。「真不愧是我的孩子!這個封印術我只教過你一次,你竟然能記住並且使出來。」

 

「老爸,你聽的到狂的聲音……」我楞楞的瞧著他,隨即,我發現自己問了個笨問題,老爸他可是御天師耶!他怎麼可能聽不到。

 

「爸!你有沒有辦法讓狂脫離兔子?」我急切的追問道。

 

「你要讓靈體出來?為什麼?」老爸將兔子翻來轉去玩著。「我覺得他待在兔子裡頭感覺很不錯啊!」

 

『待在兔子裡頭哪裡好啊!』一聽到可以脫離兔子,狂激動而又生氣的大吼。『快點放本大爺出去!聽到沒?要不然本大爺就殺了你!』

 

「你想殺我?」老爸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老婆啊!等一下宵夜我們來吃醬爆三杯兔如何?」

 

「東閔,你跟兔子在說些什麼?」老媽拉拉老爸的衣服問著。「怎麼我們都聽不到?」

 

老爸聽老媽這麼問,他從懷中拿出一張白紙喃喃唸幾句咒文,白紙冒出火焰,老爸將紙往空中一拋,白紙在我們身邊繞了幾圈最後化為煙霧消失。

 

「現在可以了。」老爸拍拍老媽的手。「剛剛那道符咒可以讓人跟靈體溝通。」

 

『快點放開本大爺!』狂繼續對老爸吼著。

 

「真的耶!我聽到他的聲音了!」老媽拉著老爸的手興奮的大叫。

 

「老婆啊!妳覺得烤兔子肉好吃還是醬爆三杯兔好吃?」老爸邊說邊捏捏兔子的身體:「不錯!這肉很結實!」

 

「爸!別鬧了!」我著急的衝上前想救回兔子,老爸往我額前貼了道符咒,我便動彈不得。

 

「只不過開個玩笑,你那麼激動做什麼?」老爸將兔子拿在手中拋上拋下玩著。

 

『你為什麼封印住迪亞!放開本大爺!大爺我要跟你單挑!』

 

「單挑?真有趣!」老媽一臉躍躍欲試的模樣。「老公,你將他放開,我想跟他玩一場!」

 

「這樣啊,那我將他的靈體抓出來跟妳打好了。」老爸將兔子放回桌上,他一隻手抓著兔子的身體,一隻手蓋住兔子頭部,接著,他快速往上一拉,一道白色的光芒從兔子頭部出現。

 

光芒退去後,一名穿著黑色長袍的男子出現在我們面前,鷹般的眼神此刻充滿怒氣,微亂的黑髮迎風飛揚,那狂傲不羈的態度讓在場的女生心動不已。

 

『我……大爺我自由了!』狂欣喜的看著自己。

 

「好帥喔!」奶奶、老媽、麗莎的頭上都冒出愛心符號。

 

姬看看狂又著看看三藏,遲疑了會,她最後還是撲到三藏懷中。「怎麼看都還是我家三藏最帥!」

 

這就是情人眼中出西施嗎?怎麼看我都覺得狂比三藏帥啊!

 

「沒想到附在兔子身上的幽靈竟然是個大帥哥!」奶奶整個身子都湊上前,幾乎快要貼上狂了。

 

「狂,你幾歲?興趣是什麼?喜歡吃的食物是……」老媽接連的追問著。

 

「喂……」爺爺、老爸臉色難看的瞪著他們的另一半。

 

「呃……哈哈!」奶奶尷尬的笑了兩聲,看著爺爺一臉苦悶的模樣,奶奶連忙安慰他。「狂雖然很帥,不過,最帥的人當然還是我家爺爺嘍!」

 

「欸!老公吃醋了嗎?」老媽笑著揶揄老爸。

 

「沒有。」老爸語調僵硬的回答。

 

「還說沒有,你的臉色很糟糕呢!」老媽勾著老爸的手臂,順勢將頭靠在他肩上。「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吃醋的模樣,好可愛喔!」

 

「……」受到老媽的稱讚,老爸的臉微微的紅了。

 

這就是狂的靈體、狂的原形……我看著狂,心裡有種陌生的感覺,畢竟,我所熟悉的是待在兔子裡頭的狂,那隻喜歡跟我吵架、抬槓的粉紅色兔子。

 

『女人,你發什麼呆啊?』狂看著我笑問道:『是因為本大爺太帥,你看本大爺看到傻了嗎?』

 

不知怎麼的,當我聽到狂喊我的那一聲「女人」時,以往的熟悉感又回來了。

 

「狂,這笑話很難笑。」我沒好氣的白他一眼,跟著,我氣呼呼的對老爸大喊。「老爸!快點把我頭上的符給撕掉啦!」

 

不過,老爸現在顧著跟老媽打情罵俏,根本沒理我。

 

『你等等,我幫你將符咒弄掉。』狂想伸手撕去我額上的符咒,但是他的手一接近符咒,符咒立刻發出電極將他震開。

 

「狂,你是靈體,不能碰觸符咒。」我擔心的看著他,他這隻鬼怎麼這麼沒自覺呢?「你沒事吧?」

 

『哼!沒有什麼東西是本大爺動不了了的!』狂賭氣的道,他的手中出現一把發光的長刀。

 

「狂……你想做什麼?」我擔心的問。心裡同時希望,狂接下來要做的,不是我所猜測的那件事。

 

『將你頭上的符給砍掉!』狂語氣堅定的回答。

 

果然……我的臉色逐漸發白。「你別亂來啊!要是砍到我怎麼辦!」

 

『放心。』說著,狂迅速對我揮刀,我則是緊張的尖叫一聲,然後,我的眼前飄下了半張符紙,還有……一些頭髮。

 

「我的頭髮!」我生氣的對狂大叫。「你這大豬頭!還說不會傷到我!要是你剛剛刀子再偏一點,我的頭就被你切掉一半了!」

 

『唉呦!太久沒鍛鍊,身手總是比較生疏啦!』狂高興的揮著刀、不斷活動身體。『不過是幾根頭髮,幹麻這麼大驚小怪的?』

 

「哇咧!你說這是什麼話啊!我額上的符咒隨便找個人撕掉就可以,誰叫你多管閒事動刀!」

 

『嘖嘖!果然還是自己的身體好使!』狂完全不理會我的抗議,自顧自的高興著。『大爺我終於脫離兔子了!本大爺終於自由了!哇哈哈!』

 

自由……?聽狂這麼說我楞了一下,我本來以為我們會這樣一直相處下去,就像我跟麗莎一樣,一直在一起,沒想到,狂的心中竟然是渴望自由、渴望離開。我的心中泛起一陣苦澀。

 

但是,反過來想想,要是換成是我,我也不會願意被關在兔子裡,我也會渴望脫離封印,身為狂的朋友,我應該為他高興。

 

「恭喜你,封印終於解除了,」雖然有點難過,但是我還是由衷的祝福狂,為他高興。「你終於可以不用被我綁住,現在你想去哪裡都可以了,我想……你應該有很多地方想去逛逛的吧?旅行的時候,要記得寄些禮物回來喔!」

 

狂聽我這麼說,他緩緩停下動作,臉上出現困惑與猶豫的神情。

 

「狂現在的狀況只是暫時的,他還是必須依附著兔子生存。」老爸突然開口說道。

 

『什麼?大爺我還要回到那隻死兔子裡?』狂瞪大雙眼看的老爸,表情也轉為驚愕。

 

「正確來說,你可以自由進出兔子的身體,但是不能離開兔子太遠。」

 

「為什麼?不是解開封印術之後,狂就自由了嗎?」我一直以為,只要解開封印術,狂就能恢復他原本的樣子,可是為什麼現在的情況卻是……

 

「正確原因我不清楚,我今天對著兔子研究了一整天,就是找不出原因。」老爸擺擺手,一副莫可奈何的樣子。

 

「怎麼會這樣……」沒想到,因為我的關係,狂可能要永遠待在兔子裡,我竟然對狂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情。我難過又自責的看著狂。

 

「喂!你不是想要打一場?」老媽拿出了紫珀星刀。「迪亞,刀先借我一下,要跟這傢伙打可不能用菜刀!」

 

「媽!現在狂哪有心情跟妳打啊?」我無奈的瞧著老媽,狂剛剛聽到自己脫離不了兔子,想必對他打擊一定很大,他現在怎麼還有心情……

 

『要打就來!本大爺等這天可是等了很久了!』狂的手中發出光芒,一把長刀在他手上出現。

 

「狂……你沒事吧?」我楞楞的瞧著他,狂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沮喪、傷心。

 

『你這是在擔心本大爺?』狂對我咧嘴笑了笑。『這次用的不是你那個笨重的身體,大爺我絕對不會輸的!』

 

「重你個頭啦!我有很胖嗎?」我生氣的別過頭不想再理會他。

 

白為他擔心了!像狂這種好戰份子,他的心中、眼中只有打架,就算將他關在烏龜身體裡一輩子,我想他也是不會在乎的!

 

『喂……』狂伸手往我的額頭輕拍了下,當我摀著額頭生氣的瞪著他時,狂看著我,突然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別在意。』

 

呃?在意?我被狂這句話搞糊塗了。

 

「伯母,抱歉,請您讓我先跟狂對試。」夜伢突然搶先站在狂面前。「自從之前聽麗莎說過狂的事情之後,我一直想跟這位『高手』過一次招。」

 

怎麼……夜伢說話的時候,感覺上是咬牙切齒的呢?我轉頭看著麗莎,她回給我一個「我也不知道」的表情。

 

『來吧、來吧!不管是誰,大爺我都奉陪!』狂臉上帶著興奮的笑容,眼前這兩人可都是狂點名過想要對打的人,現在可以一償心願,叫他怎能不激動、不興奮呢?

 

「既然要打,那就算我一份吧!」看他們幾個一臉高興,我也跟著感染那股情緒。

 

「你也要打?」

 

『你也要?』狂跟夜伢同時反問道。

 

「幹嘛這種表情?」我不高興的板起臉。「覺得我不夠格跟你們打嗎?」

 

「不是……」

 

『不……』狂跟夜伢才想要否認,老媽搶先一步說話。

 

「沒錯!」老媽很肯定的回答我。「跟妳打實在是沒什麼好玩。」

 

氣死人了!這麼瞧不起我?我生氣的抽出夜伢腰間的長刀,一舉向老媽攻去。「不先試過,怎麼會知道不好玩?」

 

「等等!」老媽搶先喊停。

 

「幹嘛?」我停下動作,嘟著嘴瞪她。哼!現在才想要安撫我?太晚了啦!

 

「紫珀你拿去。」老媽將手中長刀丟回給我。「跟你打只需要用菜刀就可以了。」

 

哇哩咧!算妳狠!我將長刀還給夜伢,氣沖沖的握緊紫珀衝向老媽。

 

「出來外面吧!我可不想傢俱被你砍壞。」老媽動作迅速的往外跑去,我則是緊跟在後。

 

「受死吧!」我揮著長刀用力向老媽砍去。

 

「鏘!」一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出現,不過,接下長刀的人不是老媽,而是一個頭戴寬帽、身穿披風的人。

 

來人將手中的長刀一震,強大的力道讓我退了好幾步,正當我還搞不清楚狀況時,對方又跟著一刀砍來,我連忙側身閃過。

 

我不知道對方是誰,不過我知道,要是不反擊,我一定會被他砍死!

 

「螣蛇!」我迅速向對方出招,後者則是迅速張出防護盾擋下。

 

一個不小心,我被反彈的刀氣震的跌倒,眼看著對方又即將向我攻來,我跟著也使出魔法屏障保護自己。

 

「瑞,出手別太狠,」老媽慢條斯里的道。「千萬別將你老妹給砍死了。」

 

聽到這話,我跟對方同時停下動作,露出驚訝的表情。

 

「哥?」我楞楞的瞧著對方,心情激動無比。「你是我哥?」

 

「妳就是迪亞?」瑞收起刀,將我從地上拉起。

 

天啊!沒想到,我跟老哥是在這種情況下相遇。

 

站在老哥身邊,我開始仔細打量他。

 

老哥有著綠色平頭、碧綠色的雙眼,不過,雖然老哥跟歐羅同樣是綠眼睛,但是哥的眼睛又透著點紫光。我想,老哥應該是跟我一樣,吃錯了某種藥吧!

 

老哥身上穿著件長袍,與一般袍子不同的是,長袍的上身是背心樣式,它的長度延伸至小腿,整件袍子一共由兩層布製成,裡頭搭著件長袖上衣,衣服的質料有些飄逸感,不像尋常布料,腰部用緞面長布條繞了幾圈當腰帶。

 

「你真的是我哥?」我無法置信的再次確認的問,跟著,我激動的走上前想要抱住他。

 

「下次跟人對打的時候,別只顧著衝,防禦也要並行。」老哥看著我,語氣平淡的對我道。

 

「呃?」老哥的話讓我愣住了。「什麼?」

 

「剛剛的對打,我發現你只擅長攻擊,防守方面運用的不夠流暢,」老哥開始跟我解說,我打鬥時的優缺點:「一個好的戰士應該攻守並重,除了學習近身的攻擊外,遠程的攻擊最好也要具備,這樣才能降低危險……」

 

「……」我無言。

 

為什麼?為什麼兄妹見面的感人時刻,老哥會對我進行戰術教學?我在心裡悲泣著。

 

「瑞,我知道你看到你妹很高興,可是你也別一回來就對他唸個不停。」老爸打斷老哥的話,接著轉身對大家道:「現在時間已經很晚了,大家先去休息,明天一早,我們就開始進行特訓。」

 

啊?老哥跟我唸個不停,是因為他很高興?這、這還真是特別的反應啊。我苦笑著。

 

「好。」老哥對老爸點點頭,然後轉身看著我:「你先去休息,其他沒說完的部分明天再繼續。」

 

「……」我再一次無言以對。

 

我本來想要撲倒老哥,跟老哥來個熱情的兄妹相認!現在看老哥這樣子……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

 

天啊!為什麼我家都是一些怪人!能不能來個正常點的!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