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亞,對不起,我今天恐怕不能帶妳參觀學校了。」在我跟狂從窗戶跳進房間之後,巧音正好打開門進來,看著我,她滿是無奈的跟我道歉。

 

「怎麼了?妳有事情啊?」我佯裝不知情的追問。

 

「剛剛將作業本交給季斯卡之後,他要我幫他找藥草。」巧音扁著嘴看著紙條上的清單。「一共要找十多樣呢!要找齊這些東西可能需要一下午。」

 

「他怎麼又找事情給妳做啊?」我提高音量像是很不滿的叫著。

 

「他都是這樣,每次都喜歡指使我做事。」巧音拉來一張椅子坐下,順手將季斯卡給她的補品放到桌上。

 

「這是他給妳的?」我繞著補品打量著。「是很高級的補品耶!是他當作回報送給妳的嗎?」

 

「算是吧。」巧音手支著下巴,眼睛還是盯著紙條看。「他說他的家人經常寄補品給他,他不想吃,所以就把補品給我。」

 

「巧音,該不會……季斯卡喜歡妳吧?」我小心翼翼的問,想順便探探巧音對季斯卡的感覺。

 

「喜歡我?怎麼可能!」巧音像是受到極大驚嚇的瞪大雙眼。

 

「妳別激動,我亂猜的啦!」我連忙安撫著她,「我只是在想……說不定他要妳幫他做作業其實是藉口,他想利用這理由見妳,拿補品給妳也是想要幫妳補身體,還有啊,妳不是說他叫妳不要接近夜伢,說不定他是怕妳會喜歡上他,他是在吃醋呢?」

 

「不可能!」巧音用著少有的果決語氣否決我,跟著,她開始跟我訴苦,抱怨著季斯卡對她的種種態度。

 

「他每次看到我都是板著一張臉,態度也都是非常強硬、霸道,對我說話根本是用著命令的語氣,他根本是將我當成他的僕人在使喚,有時候,他還會搶走我的東西,還有,他還曾經當眾羞辱我!」

 

「羞辱妳?他對妳做了什麼?」我訝異的追問著,這實在是太奇怪了,季斯卡明明是喜歡巧音的,怎麼可能會做出羞辱她的事情?

 

「上學期,我參加話劇的演出,後來,我獲得公主角色的演出,那時候我真的好高興。」巧音眼眶開始聚集霧氣,晶瑩的淚珠像是隨時都會掉落。「為了演好那個角色,我幾乎每天都在背劇本、練習演技,後來,開始進行排練的那天,季斯卡突然出現,他一聽說我是演出公主的角色時,他竟然對大家說:『演公主?她像嗎?我看她演個村婦還差不多!』因為他的這句話,我失去了公主的角色,那陣子,有些人還會開玩笑的叫我村婦……」巧音說到這邊已經泣不成聲。

 

我能體會巧音的感受,見她哭紅了雙眼,我的心也跟著痛了起來。

 

要是我遇到跟巧音同樣的事情,我一定會竭盡所能的對抗對方,但是巧音不是我,像她這樣的女生,只能將委屈往心裡藏。

 

「巧音,我問妳一個假設性的問題。」聽完這些敘述,我心中已經有個決定。

 

「什麼問題?」

 

「如果,季斯卡跟妳說他喜歡妳,那麼妳會原諒他過去所做的行為,接受他的感情嗎?」

 

「不會!」巧音堅決的搖頭,她像是發誓般信誓旦旦的說著。「我寧願孤老一生,我也不會接受他!」

 

「好!那就這麼決定了!」我拉起桌面上的手帕,拖到巧音面前給她。

 

「決定什麼?」巧音接過手帕,一邊拭淚一邊問我。

 

「為了要報答妳的救命之恩,我決定幫妳想辦法,讓季斯卡永遠不會再來騷擾妳!」

 

「真的?妳真的有辦法讓季斯卡不再找我麻煩?」

 

「相信我!我絕對能辦到!」我拍著胸口對巧音保證。

 

「謝謝妳。」巧音原先促緊的眉頭鬆開了,臉上也出現笑容。「亞亞,妳打算怎麼做呢?」

 

「這是秘密。」我神秘的對她笑笑。「不過,這計畫會有需要妳幫忙的地方,到時候妳一定要配合我喔!」

 

「嗯!我會的!」巧音點頭允諾著。

 

「時間不早了,妳快去找藥草吧!」我提醒著巧音。

 

「好,晚一點我再買晚餐回來給妳。」巧音拿著紙條離開房間。

 

『妳打算怎麼做?』狂在巧音離開後問著我。『妳現在根本打不過他,妳要怎麼樣讓季斯卡不再找巧音麻煩?』

 

「武力是不能一切解決事情的」我笑著跳到狂的背部。「你先載我去季斯卡房間吧!」

 

『本大爺可不是馬!別老是將大爺我當馬騎!』狂不悅的對我發著牢騷。

 

「巧音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難道你不想幫她嗎?做人要知恩圖報你懂不懂?」我往狂的耳朵擰了下。「別再拖時間了,要不然我們晚餐時間可趕不回來。」

 

『這女人怎麼變的這麼XXOO,難道祕藥連她的個性也改了?唉唉……看來要趕快找矮人拿解藥才行,要不然……』狂小聲的咕嚷著,載著我,他再一次往季斯卡房間奔去。

 

 

到了季斯卡房間,我開始四處翻著東西。

 

『妳在做什麼?』狂窩在窗邊懶洋洋的看著我。

 

「找東西。」我頭也沒回的說著。

 

一段時間後,我找到我要的東西,一個放滿巧音物品的小箱子,還有一疊巧音為季斯卡寫的作業。

 

「哈!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我滿意的將東西又擺回原位。

 

『妳辛苦的將東西找出來,然後又將它放回去?』狂對我的舉動越來越納悶了。『妳到底想做什麼?』

 

「我在確認季斯卡是不是真的喜歡巧音,還有,我想知道巧音在季斯卡心中的份量。」尋找工作完成後,我拍動背上的小翅膀飛到窗邊,在狂的身旁坐下。

 

『確認這件事情做什麼?反正巧音又不喜歡他。』

 

「我當然有我的用意啊!」我沒好氣的瞪了狂一眼。「季斯卡要是越喜歡巧音,那我就可以整他整的越慘!」

 

『啊?』狂給了我一個大問號以及一個張大的嘴巴。

 

「如果將愛情比喻成比武的話,兩情相悅就算是平手,如果是一方單戀,那麼,先愛上對方的那個人其實就已經輸了,因為他會隨著喜歡的人的心情緊張、害怕。」我想了個狂比較容易懂的比喻對他解釋。「現在的情況對我們非常有利,因為巧音並不喜歡季斯卡,可是季斯卡卻是非常、非常、非常喜歡她!這表示說,巧音對季斯卡的反應言行,都會控制季斯卡的情緒。」

 

我一連用了三個非常,這可不是我故意誇大,這是事實!

 

『妳怎麼知道季斯──』

 

「因為我剛剛已經查過了!」早料到狂會繼續追問,我乾脆一股氣全跟他說清楚。「巧音不是說季斯卡會惡作劇拿走她的東西?我剛剛找到的箱子裡,全擺著他向巧音拿的東西,而且,有些東西看起來好像是幾年前的東西呢!從那些物品的情況,可以看出季斯卡將它保存的非常好,還有,季斯卡要巧音為他寫作業,其實並不是為了要交給學校老師,我想,他希望巧音能為他做些事情,他是希望巧音能夠注意他。」

 

『那妳現在打算──』狂話還沒說完,房門便傳來開門聲。

 

『他回來了!快走!』狂急著要帶我離開。

 

「走什麼?」我將狂一把拉住。「我就是在等他回來。」

 

房間主人季斯卡進門後,見到坐在窗邊的我,他先是一愣,而後緩步向我走來。

 

「你好啊!」我笑容滿面的對他打招呼。

 

「妳是?」季斯卡戒備的瞧著我。

 

「既然你這麼有誠意的發問了,那我就好好做個自我介紹吧!」我站起來,輕盈的在他面前轉個身。「我是專門撮合情侶,創造幸福愛情的『愛情精靈』,亞亞!在我旁邊的粉紅色兔子呢!是我的坐騎──棉花糖!」

 

「……」季斯卡沉默的看著我。

 

『棉妳個頭!』狂氣呼呼的想反駁,卻被我用「定身術」定住。

 

「喂!幹嘛用那種表情看我?」我沒理會季斯卡的反應,自顧自的接下去。「好啦,我知道你根本不在乎我的名字,我們還是來辦正經事吧!你喜歡那個叫做娜娜的女生,可是又不知該怎麼認識她對吧?跟你說喔!我已經幫你想好一個非常完美的計畫──」

 

「等等,」如我所料,季斯卡打斷我的話。「誰是娜娜?我根本不認識她,妳搞錯了吧!」

 

「弄錯人?不會啊!」我故意皺起眉頭站起身,開始在原地兜著圈子。「愛情月老明明跟我說,你喜歡一個叫做娜娜的女生,很小的時候你們曾經在同一個地方學習,那時候的你因為不知道該怎麼接近她,所以故意欺負她,長大之後你故意轉學到她的學校,想跟她認識、做朋友,可是女生見到你卻害怕的躲遠,你只好像小時候一樣,用強迫的手段威脅她幫你做事情……」

 

我將巧音跟我說的過往,加上自己的猜測掰出一個故事,邊說,我邊觀察季斯卡的反應,我想我應該猜的八九不離十,季斯卡的臉色變的非常心虛、尷尬。

 

「難道……我找錯人了?」我停下腳步看著季斯卡,隨口對他掰了個名字。「你是不是叫凱?」

 

季斯卡聽我說出一個陌生的名字,先是遲疑了下,臉上出現猶豫、不甘心、可惜的表情,似乎很期望自己是我要找的人。

 

「喂!別發呆啊!你到底叫什麼名字?」我逼著他回答。「這裡是不是一個叫做咕納魔的地方?」

 

「這裡是咕納魔,可是我不叫做凱。」

 

「糟糕!我跑錯房間了!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我假裝慌張的往狂的身邊走去。「棉花糖,我們快走吧!快去找那個人。」

 

「等一下!就算我不是凱也沒關係,妳一樣可以──」季斯卡試圖攔下我。

 

「不行、不行!」沒等他說完我就搖手拒絕。「我這次的任務是幫忙一個叫做凱的男生,可不是幫忙你……哇!」

 

我一個沒走好,腳絆到窗沿,整個人往外跌下去。

 

『迪亞!』狂想要衝上來救我,可是因為定身術的關係,他完全動彈不得。

 

「妳還好吧?」季斯卡使出漂浮術,讓我從外面的草地飄回桌子。

 

「我的腳好像……扭到了。」我面色蒼白的摸著右腳,腳踝傳來的疼痛叫我冷汗直冒。「怎麼辦?這樣我就不能去找那個叫凱的人了。」

 

「我可以幫妳治療,只要妳答應我一件事。」季斯卡趁機提出條件交換。

 

「如果是要我將任務人選換成你,那我絕對拒絕!」我搶先回著。

 

「妳可以繼續執行妳的任務。」季斯卡像是早已計畫好的對我說:「妳可以將時間分成兩半,一半幫我、一半幫那個人,如何?」

 

「唔……」我低著頭考慮了會。「好,我答應你,可是你不能跟別人說出我的身份,這是我們愛情精靈的規定,要是你洩露我的身份,你跟對方的感情也會跟著──」

 

「沒問題。」季斯卡急躁的允諾著。「我以我的名譽發誓,絕對不會洩露半句。」

 

就這樣,我跟季斯卡作好了協定,我幫忙讓巧音愛上他,而他也保證百分之ㄧ百的配合我,我說什麼他就做什麼。

 

 

「呼!好累!」坐在狂的背上,我們緩緩走回巧音的房間。

 

天空繁星點點,季節已經步入冬天,雖然還未開始下雪,但是冬夜的氣溫可是冷的刺人啊!

 

「冬天的星星好漂亮!不過,實在是好冷喔!」我將自己努力的埋進狂暖暖的兔毛中。

 

『……』

 

「喂,你還在生氣啊?」我用指尖戳了他幾下。

 

在我們離開季斯卡房間後,狂一路上就板著臉,不跟我說話。

 

『妳是故意摔下去的吧?』狂用著悶悶的語氣質問我。

 

「是啊。」我笑嘻嘻的回答著。從季斯卡步入房門開始,我就已經開始執行整個計畫了,包括摔傷自己然後跟季斯卡進行交易,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中。

 

『為什麼妳要這麼做!』狂突然大聲的怒罵道:『就算想整他,妳也沒必要弄傷自己啊!』

 

「你……剛剛不跟我說話,是為了這件事情生氣?」狂的話讓我愣了下,隨後我聯想起他剛剛的舉動,試探的問。

 

『沒見過像妳這麼蠢的女人!』狂沒直接承認,但也沒否認。

 

「你在氣什麼啊?」我真是感到困惑,摔傷的人是我又不是他。原先,我還以為狂是因為我說他是坐騎的事不高興呢!

 

『哼!』這次,狂直接用鼻音回答。

 

「我不這麼做,季斯卡怎麼會完全相信我?」我用的可是苦肉計加誘敵計啊!「你想想,要是我直接衝去跟季斯卡說,我是愛情精靈,我要幫你實現願望,讓你喜歡的巧音喜歡你,你覺得季斯卡他會相信嗎?」

 

『為什麼不信?妳現在就是精靈的模樣啊!』狂反駁著我。

 

「就算他相信我是精靈又怎樣?」看來,我要好好分析一下狀況讓狂了解。「我剛剛在翻他東西的時候,順便看了一下他自己寫的作業,他整理的十分完美、正確,這樣的人通常心思都非常縝密,還有,他對巧音的事情瞭若指掌,生活作息、課表、習性……全部都一清二楚,這表示他是一個計畫周詳的人,要是我直接提出要幫他的事情,他一定會想,為什麼我會想幫他?為什麼我知道他有喜歡的人?要是我不使點伎倆,逼他主動要求我幫忙,我的計畫就不會成功,你懂嗎?」呼!一口氣說這麼多,還真是有點喘。

 

『妳覺得妳這樣做他就不會去查?』狂還是很不能理解我的想法。『妳剛剛騙他說,妳是要幫那個什麼凱的人,難道他就不會去問這個人嗎?』

 

「這點我早就想到了。」嘿嘿!要比奸詐、比計謀、比周詳,我還不見得會輸季斯卡呢!「我們剛剛去季斯卡的房間時,不是有經過一面公告欄?我還叫你停下來,跟你說我要看個東西,公告欄上有一張學生名單,凱跟娜娜的名字就是從名單上來的,還有,我剛剛不是特別跟季斯卡說,要他不准告訴別人這件事情,還跟他訂下不準洩漏的約定?到時候,就算季斯卡去詢問那個叫做凱的人,凱一定會跟他說沒有這回事,可是季斯卡聽到後一定會認為,凱是因為跟我定下約束所以才跟他否認。」

 

瞧!多麼完美無缺的計畫啊!我真是聰明絕頂啊!

 

『……』狂對我一連串的話沒有做出回應。我想他大概是被我搞糊塗了吧!

 

「季斯卡那邊已經佈置好了,接下來輪到巧音了!」我現在已經迫不及待要進行第二步計畫!

 

『要整季斯卡,大爺我贊成,但是……』狂在到達巧音房門時,他突然開口。『別再用今天這樣的方法。』

 

狂,他是在關心我?聽著這話,我突然感到很窩心。

 

『妳打算怎麼完成季斯卡開出的條件?』狂又緊跟著問:『巧音怕他怕成那樣,絕對不可能跟他共進晚餐!』

 

季斯卡跟我相互做了約定,我要他別再逼巧音做事情,而他則是開出想要跟巧音共進晚餐的要求,既然我會答應,那我當然是有想到方法嘍!

 

「這件事情急不得,一步步慢慢來。」我胸有成竹的對狂笑笑。

 

 

隔天早上,巧音帶著我跟狂在校園散步閒逛,不過,雖說是閒逛,巧音的表情可一點也不輕鬆啊。

 

「巧音,放輕鬆,別這麼緊張哪!」我看她急的額上直冒汗,連忙安撫著她。

 

「可、可是,我真的要這麼做嗎?我、我會怕……」巧音一邊跟我說話,眼神還不停四下張望,像是擔心身旁隨時會有猛獸出現一般。

 

「巧音,相信我,只有這麼做,妳才能夠永遠脫離季斯卡那個大魔頭!」我用著極為認真、肯定的表情看著巧音。

 

『你這個計畫根本行不通!』狂第一個反駁我:『她怎麼可能有勇氣作妳要她做的事情?妳還是想別的計畫吧!』

 

昨晚,我跟巧音提出「對抗季斯卡計畫」,這個計畫的目的就是改變巧音怯懦、溫和的個性,讓她成為一個自立自強的女生,這樣一來,季斯卡也就無法再欺壓她了。

 

首先,我要巧音做的第一步就是,說話時直視季斯卡的眼睛,遇到季斯卡時不要逃開,跟季斯卡的距離儘量保持在五十步以內。

 

『沒試過你怎麼知道不行!好歹你是我坐騎!再怎麼說都該跟我站同一陣線吧!』我生氣的握緊拳頭往狂的頭上敲下去。

 

「亞亞,我們已經走了很久了,可不可以……回去休息?」巧音帶著期盼的語氣問我,她此刻是恨不得立刻奔回房間,將自己關起來。

 

久?從離開房間到現在也不過十多分鐘而已,怎麼會久呢?巧音的心思我怎麼會不知道,只是,計畫都已經開了頭,現在巧音想收手也沒辦法了。「要是覺得累,我們就在旁邊的椅子上休息下,無論如何,今天妳都必須跟季斯卡說上三句話。」

 

「我知道了……」巧音無奈的在旁邊的長椅上坐下。

 

巧的是,在巧音坐下不久,季斯卡跟他朋友從路的另一頭走來,巧音見了連忙低下頭,似乎是希望季斯卡別認出她來。

 

『狂!快點偽裝成兔子!』我急忙的對狂叫道,我跟著藏身到巧音身後的椅背上。

 

『本大爺本來就是兔子。』狂無奈的瞪我一眼,接著,他安分的跳到巧音腿上讓她抱住。

 

「巧音,凡事都有第一次,加油!妳一定能做到!」我附在她耳邊為她加油打氣。

 

「……」巧音沒有回我,她只是緊張的抱緊兔子。

 

『咳咳!叫她別抱那麼緊!本大爺快要不能呼吸了!』狂開始掙扎著。

 

話說,季斯卡看到巧音坐在長椅上,他本想要開口跟她說話,但是,當他看到巧音懷中的粉紅兔時,他又合上嘴、收回視線。

 

這是我跟季斯卡約定的暗號,當狂出現在巧音身邊時,就表示我已經跟巧音變成朋友,當他看到這種情況時,也就表示計劃已經開始,季斯卡要遵守約定不再騷擾巧音。

 

於是,季斯卡只好裝成視若無睹的,跟朋友從巧音面前走過,巧音沒有抬頭叫他,季斯卡也就沒停下腳步,兩個人就這樣錯身而過。

 

看著季斯卡越走越遠巧音還是沒動靜,我也只能無奈的安慰自己。算了,反正以後機會還很多,我就慢慢開導巧音吧!

 

「季、季斯卡同學!」巧音突然大聲的叫住季斯卡。這還是我從認識巧音到現在,第一次聽她這麼大聲說話的。

 

季斯卡停下腳步回頭看她,表情似乎有些意外與驚喜,他的唇邊閃過一絲笑容,隨後又立即收歛起來。

 

「你們先走吧。」季斯卡特意支開身旁的友人,等到友人走遠後,季斯卡才緩步走向巧音。

 

「找我有什麼事?」季斯卡的語調極為冷淡,要是一旁的人聽到了,還以為他現在很不高興呢!

 

「呃……我……我……」巧音原先鼓起的勇氣全沒了,現在的她頭低的更低、聲音也越來越小聲。

 

『季斯卡!你說話口氣好一點!』我使出「心通術」警告他。『還有,你的表情不要那麼凶!溫柔點!』

 

『可是我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啊!』季斯卡反駁著我,緊接著,他就被我用橡樹子打中額頭。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你到底想不想改善你跟巧音的關係?』我沒好氣的瞪著他,『你要是想讓巧音喜歡上你,最好從現在開始改變!』

 

『……』季斯卡沒再說話,他臉上的表情變的更難看了,想必現在是他發怒的前兆。

 

「對不起!」巧音突然抬起頭,直盯著季斯卡:「我只是想跟你說,謝謝你送我的補品!你應該在忙吧!我不打擾你了!」

 

說完話,巧音就立刻掉頭跑走,看著巧音消失的背影,我叉起手臭著臉瞪他。

 

「如果你覺得這樣有損你的自尊,那就算了,我們之間訂下的約定取消吧!我好不容易讓巧音改變了一些,你竟然還顧慮自己的面子──」

 

「巧音她……有改變?」季斯卡愣愣的看著我。

 

「怎麼沒有?」我反問道:「以前巧音會主動跟你說話嗎?她說話時會看著你的眼睛嗎?還有,她剛剛跟你的距離只有半公尺,比以前縮短很多你沒發現嗎?」

 

季斯卡想了想,隨後,他臉上出現高興又有些不滿的表情。

 

「這樣還是不夠!我之前跟妳說我想跟她共進晚餐!可是她──」

 

「你這麼急做什麼?要改變一個人有那麼簡單嗎?」我飛到季斯卡面前,往他臉頰揍了一拳,「我剛剛要你對她好一點,你不也是在那邊抱怨!」

 

季斯卡皺著眉頭摸著自己的臉頰,雖然身體縮小後,我的拳頭沒什麼威力,但也還是能讓人覺得疼痛。

 

「要是你覺得你跟巧音的進展太慢,你沒耐心等、也不打算配合,那就算了!我們乾脆取消約定!當作從來沒有這件事情!」我說完便準備掉頭飛走。

 

「不!不取消!」季斯卡急忙叫住我,他不斷的搖頭道:「不管花多久時間我都願意等!只要巧音能喜歡上我!我願意等!我也願意配合妳!」

 

「這可是你說的,以後要是在讓我聽到你的抱怨,那我們的合約就直接作廢!」我惡狠狠的對季斯卡說道。

 

當然,我會用這種口氣對季斯卡說,當然就有十成十的把握,為了巧音,他鐵定不敢反駁我!哇哈哈!季斯卡,我可是吃定你了!你就乖乖認命吧!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