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右手拿著刀時,左手使用魔法製造出一個防護盾牌……」老哥邊說,沒拿刀的手跟著形成一個灰藍色的圓形漩渦,「這樣,在攻擊敵人之後,還可以防備他的反擊。」

 

哇!帥!老哥現在這模樣真是帥呆了!看著老哥沉著臉,氣勢非凡,表情認真而又嚴肅。作妹妹的我……好想撲倒老哥啊!

 

因為老哥回家的關係,老媽就把我丟給老哥訓練,表面上,說是要讓我跟老哥增加兄妹感情,實際上,我看老媽根本就想要單獨玩弄夜伢!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自從老媽上次在三葉村跟夜伢交手之後,她就一直想要跟夜伢過招,夜伢到家裡的這兩天,老媽總是有意無意的試探他,像是在切菜時,刀子不小心飛了出去,然後「很剛好」的,刀子飛的路線就是夜伢所在的方向,如果說,一次算是失誤,兩次算是有意,三次列為故意,那……刀子飛了五十幾次就應該看成是──極度惡意了吧!要不是夜伢反應很快,每次都能及時接住刀子,我看,夜伢身上早就被刀子捅出好幾個洞了。

 

唉!算了,夜伢應該可以挺的過老媽的折磨吧!比起夜伢我比較擔心的反而是狂,狂的情況可能會比夜伢慘上幾倍,一大早,狂就被我老爸抓去玩,喔!不,是「研究」,老爸說他要研究出一個,可以讓狂以自己的意願,自由進出靈體的方法,說是這麼說,誰知道我老爸又想玩什麼花樣?

 

怎麼辦?我等一下要不要抽空回去「探望」狂跟夜伢?我真是擔心他們兩個會被老爸、老媽玩死啊!

 

「迪亞?」老哥見我沒有回應,他停下手看著我問道:「有問題嗎?」

 

「啊?」我回過神來,連忙心虛的點點頭。「沒、沒有,沒問題。」

 

「那你來試試。」

 

「好。」

 

我依著老哥的說法,一手拿刀、一手用魔法形成面盾牌。「這樣……可以嗎?」

 

「嗯,不錯。」老哥滿意的對我點點頭,臉上拉出一個若有似無的笑,跟著,他抽出腰間的長刀。「現在來對練。」

 

「好。」握緊刀,我飛快的向老哥攻去。

 

「速度再快些。」老哥面對我的攻擊並沒有出刀,他只是身手輕盈的跳開、躲開。

 

說也奇怪,老哥像是能預測出我下一個動作,明明我的刀就要次中他了,下一秒,我的攻擊就落空。

 

「進攻的方式太單調,很容易讓人一眼看穿。」老哥像是看出我的困惑般對我道:「你要用假動作誘敵。」

 

「假動作?」我愣愣的重覆著話,完全不懂該怎麼做。

 

「就像這樣。」老哥一個箭步向我直衝而來,我慌張的舉起刀想要擋下,一眨眼,老哥在我面前消失,緊接著,我感覺到被一個冰涼的東西架在脖子上。

 

「看似要正面攻擊,其實是要趁對方集中精神準備抵擋時,繞到身後偷襲。」老哥的聲音從後面傳來,他架在我脖子上的長刀,要是不小心偏了些,我的腦袋就飛了。

 

「再試一次。」老哥收起刀,站回他原先的位置。

 

「好。」我用手背擦去額上的冷汗,好奇怪,明明對方是我老哥,可是我卻覺得有一股莫名的壓力,好像……只要我一不專心,就真的會死在老哥手上似的。

 

為什麼會這樣?我跟老媽、狂甚至是夜伢對練,也都不曾有過這樣的感覺。

 

難道說,我在害怕?不!不可以!我不可以這麼懦弱!要是我因為害怕退縮,我怎麼去救希杰?

 

咬緊牙、把心一橫,我邁開步伐往老哥衝去,把刀打橫一揮,對準老哥的腹部砍去,在老哥出刀擋下時,我順著他的刀往他的脖子砍去。

 

「鏘!」老哥另隻手的手掌心聚了個魔法盾,擋在刀跟脖子之間。

 

「可惡!」我將另隻手的魔法盾消去,另外聚了個雷電,對準老哥的心窩轟去。

 

雷光乍現,這一擊並沒有打中老哥,雷電被反彈回來,我被這反擊的力道摔了數呎遠。

 

「再一次。」老哥完全不給我喘息的機會。

 

我從地上爬起,緩緩撿起刀。時間不多了,我必須要快點學會才行。

 

不知道跟老哥打了幾次,等我注意到時間,已經是黃昏時刻,從早上打到現在,我連老哥的頭髮都沒碰到過,自己倒是狼狽的被自己使出的招式傷了好幾道。

 

「亂了,你現在完全失去攻擊的步調,你究竟在慌什麼?」老哥面無表情的看著我。「你出招的方式太急躁。」

 

我在慌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現在只覺得心口好悶、頭腦好亂,好像有一股氣哽著,好難過。

 

「今天先練到這裡。」大概是我的樣子太過悽慘,老哥的語調溫和了些。「先回去休息吧。」

 

「哥,你先回去,」我坐在地上,低著頭對他道:「我……想在這邊待一會。」

 

「嗯。」老哥聽我這樣說便轉身離開。

 

老哥走了之後,我便直接躺在草地上,我的腦中完全是一片空白,只是發楞的看著天空金色的浮雲、橙紅相間的彩霞、回巢的鳥群……

 

時間緩緩流逝,天色由黃橙轉紅而後變藍,先是淺藍而後逐漸加深,黑幕尾隨出現,繁星跟著探頭,又過了一會,小小的、冰冰的雪花降下,雪花降到我身上,一部份隨著我身上的熱氣融成水滴,一部分則是覆蓋住我。而我,依舊躺在地上,完全不想離開。

 

「迪亞?迪亞你在哪?」一個焦急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一句句呼喚我的聲音,讓我回過神來。

 

「夜伢,我在這裡。」我從地上坐起,對著聲音的來源喊著。

 

「迪亞,你……還好吧?」夜伢快速的出現在我面前,他蹲在我身旁,焦慮的雙眼直盯著我打量。「傷口痛不痛?」

 

「還好。」我勉強對他扯出個笑容。

 

「怎麼了?你的臉色很蒼白,是不是很冷?」夜伢迅速脫下他的外套覆蓋在我身上,接著,他使出火球術,在我身邊放了一把火。

 

「謝謝。」我對他點點頭,溫暖的火焰讓我的體溫逐漸上升。

 

夜伢只是對我笑了笑,他一把撕下袖子為我擦去臉上的泥土。「抱歉,我身上沒有帶手帕,你先將就一下,回去再好好洗乾淨,好嗎?」

 

將臉擦乾淨後,夜伢的袖子已經呈現灰黑色,污穢不堪,他將髒污的袖子丟進火燄中,順手又撕下另一邊的袖子,繼續為我擦拭著雙手。

 

我呆呆的看著夜伢的動作,心底泛起陣陣的感動,夜伢對我的體貼與關心,讓我覺得,我像是被捧在手心上呵護的人,雖然,我知道這只是他對朋友關心的態度,但是我還是覺得非常高興。

 

另一方面,我也擔心著自己,夜伢、歐羅、三藏、果力多,他們幾個都是非常優秀的人,雖然有些個性很詭異,做事方式很奇怪,但是,不置可否的,他們各自有各自的專長,不管是在什麼時候,他們都是能獨當一面的人,跟他們當朋友,我覺得很驕傲、也很高興,可是……我呢?我對他們來說,是不是累贅?我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麻煩他們,之前的任務競賽也是因為有他們幫忙,我才能順利解決,我對他們來說,是不是麻煩?是不是包袱?

 

「夜伢,我……」我才剛開口,喉嚨就像是被堵住般,讓我再也無法說出話來,眼中逐漸出現霧氣,一滴淚水滴落在夜伢手上。

 

「迪亞?」夜伢慌亂的看著我,他想伸手為我擦去眼淚,手舉到半空又頓了下,跟著,他只是輕輕的摸著我的頭,像是安撫似的道:「想哭,就哭吧。」

 

我強忍的眼淚因為夜伢的話而潰堤,像是發洩般,我抱著夜伢大哭了一場,夜伢只是默默的摟著我,不發一語。

 

(看著迪亞的眼淚,夜伢感到萬般不捨、不忍,他拼命壓抑著自己的心痛,腦中更是冒出許多困惑:該死的!是誰讓我老婆哭成這樣?要是讓我查出來,我一定不放過他!乖老婆,別難過,老公我給你當靠山!)

 

好不容易,等到我眼淚哭乾了,夜伢胸前的衣服也濕了一大片。

 

「謝謝,我沒事了。」情緒平穩後,我尷尬的離開夜伢懷中,這還是我第一次抱著人哭。

 

「願意說說嗎?」夜伢看著我,他的臉上明顯流露出擔心。「是什麼原因讓你心情不好?」

 

「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覺得很悶、很沮喪……」我將下巴枕在膝蓋上無奈的說著。「我現在腦袋亂轟轟的,整個人覺得很煩燥,時間已經很緊迫了,可是現在的我卻連基本的攻防都練不好,我這樣要怎麼去救希杰?說不定,到時候我會變成你們的包袱,拖累你們……」

 

「你給自己太多壓力了,適當的壓力是好事,可是過多的話反而有反效果。」夜伢摸著我的頭髮對我笑笑。「就是因為心急、心煩,所以你今天才失去了你平常的水準……」

 

「你……有看到我跟我哥的對練?」夜伢最後的話讓我愣了下,他不是在接受老媽的訓練嗎?怎麼會知道我跟老哥對練的事?

 

「呃……我中午休息的時候,順道來這附近散步,剛好看到你們對練的情況,」夜伢的表情略帶尷尬,他的耳朵也微微的紅了,「你……中午好像沒有回去吃飯?肚子現在餓不餓?」

 

呵!夜伢不說我都忘了,我今天只顧著跟老哥對練,中飯都沒吃呢!「嗯!我們回去吧!我快餓扁了。」

 

「好。」夜伢牽著我的手,拉我站起身。

 

往回走的途中,也許是因為心情輕鬆許多,我開始跟夜伢介紹著這山裡的一景一物,回憶著過去我跟家人在山裡的生活,夜伢則是靜靜的聽著。

 

「這附近的草叢有一道深溝,你要小心點喔!」才提醒著夜伢,我自己卻不小心絆到地面凸起的樹根,整個人往後跌去。

 

「小心!」夜伢及時出手拉住了我,這一碰觸,我意外的發現,夜伢的手竟然是冰冷的,再一細看,夜伢的唇色也略顯蒼白。

 

「你──」我訝異的看著他。

 

「我沒事。」夜伢不等我問話,搶先我回答著。

 

怎麼可能沒事?我這才注意到夜伢的情況。

 

剛剛夜伢將自身的外套讓我披在身上,袖子又被他撕下為我擦去泥污,胸前的衣服更被我的淚水弄濕了一片,山上的氣溫本來就偏低,更何況現在是冬季、又是晚上,照理說,夜伢早該已經冷的打哆嗦,可是他竟然還傻傻的陪我散步,跟我聊天。

 

「你是笨蛋啊!要是感冒了怎麼辦?」我生氣的對他大叫。立刻,我將披在身上的外套脫下,用它將夜伢的身體包裹住。

 

「外套你穿吧,你身上的衣服薄,不保暖。」夜伢說著又想將外套脫下。

 

「不准脫!」我伸出雙手扯住外套,硬是不讓他脫下。「我從小在山上住,這種氣候我早就習慣了!要是你敢將外套脫下來,我、我……我就不跟你好了!」

 

「呃?」夜伢聽著我的最後一句話,他困惑而又好笑的看著我。

 

而我,意識到剛剛所說的話,自己也覺得好笑。我怎麼會說出這種,小孩子吵架時才會說的話?

 

「好了啦!我們別在這邊耽擱時間,」我對夜伢揮揮手笑笑。「來比賽!看誰最先跑回去!」

 

說著,我快速的邁開步伐跑了,身後的夜伢也在下一秒跟上,正當我們跑著玩著來到家門口時,卻意外的發現狂跟老哥在打架!喔喔!更正確點來說,是「狂的靈體」在跟老哥打架。

 

「怎麼了?為什麼他們會打起來?」我問著坐在門口觀賞戰鬥的眾人。

 

「狂看到瑞,就說想跟他打一場,然後兩個就打起來了。」麗莎邊嗑著瓜子邊回我。

 

這……真是個簡單、易懂的理由啊。

 

「來、來、來!」老媽端著水果,老爸端著茶水走了出來。「大家來吃點水果、喝杯茶吧!」

 

「親愛的,來,姬餵你吃水果。」姬率先拿起一瓣切好的蘋果遞到三藏面前。

 

「呃……我自己來就好。」三藏的臉色有些尷尬,他伸出手想要將蘋果接過來,姬卻將手縮了回去。

 

「不行!姬想要餵你!你乖乖的坐好就好。」姬又再次將蘋果遞到三藏面前。

 

「真的不用了……」三藏依舊閃躲、迴避著。

 

「親愛的!姬要生氣了喔!」姬拿出一捆粗麻繩,動作迅速的將三藏牢牢的綁起來,大功告成後,姬又恢復先前甜美的笑容。

 

「來,親愛的,嘴巴張開……」

 

無奈的,三藏只好乖乖順從她。

 

這就是所謂的敬酒不吃、吃罰酒嗎?看著三藏跟姬,我完全不懂他們的相處模式。

 

奶奶環顧一下桌面,跟著對老媽說道:「青羽啊,桌上的食物好像有點少,妳再去多煮些出來,大家也才吃的盡興啊!」

 

「沒問題!」老媽笑著一口答應。

 

「喂……老哥跟狂打的這麼認真,你們怎麼好像在看戲一樣?」我無奈的看著眾人嘮叨著。「這未免太不尊重──」話還沒說完,麗莎便對我叫著。

 

「迪亞,來這邊坐,」麗莎對我招招手,「我特別留一個視野最好的位置給妳喔!」

 

「好!」我開心的應了聲,跟著快速跑到麗莎身旁坐下,順口對準備回屋內拿東西的老媽喊道:「媽,我肚子好餓,妳煮個麵給我。」

 

老媽揚著眉頭瞄了我一眼。「剛剛是誰說要尊重打鬥中的人啊?」

 

「呃……哈哈!」我尷尬的笑了笑:「人總要入境隨俗,同流合污的嘛!」

 

老媽很快就從廚房端了一碗麵、外帶幾樣下酒的小菜,跟著,老媽又轉身走回屋內提著兩罈酒現身。

 

「天氣這麼冷,喝點小酒暖暖身子。」老媽揚揚手中的酒罈,語氣興奮的道:「這可是上好的白乾喔!」

 

「白乾!」麗莎一聽這酒名,雙眼頓時閃閃發亮。

 

「不准喝!」我們幾個激動的大叫,三藏的嘴巴雖然被姬塞滿蘋果無法說話,可是他還是用眼神拼命阻止著。

 

不能怪我們反應激烈,實在是因為麗莎喝醉的樣子實在是太恐怖了,再說,現在希杰不在這裡,如果麗莎真的發起酒瘋,我們可沒人能制的住她啊!

 

瞧!原本坐在麗莎身邊的果力多,一見到酒端出來,他立刻站起身:「呃……本公子突然想到,我好像忘記敷臉了,先走了!」說完這句話,果力多迅速逃離麗莎身邊。

 

果力多這個謊話真是編的很爛,保養就等於是他的第二生命,他怎麼可能會忘記敷臉呢?

 

「你們、你們幹麻這麼大聲凶我啊?」麗莎滿是委屈的扁著嘴,眼中更是淚光閃閃。

 

「呃……」我們幾個無奈的對看一眼。

 

「迪亞,你真是太傷我的心了,」麗莎將矛頭轉向我,「夜伢跟歐羅他們對我吼,我還無所謂,可是我跟你都認識那麼久了,你竟然也這樣對我!」

 

幹麼說的好像我聯合別人欺負妳一樣?妳之前喝醉不也是只聽希杰的話,不肯理我!我在心底不高興的嘟嚷著。

 

「我再也不要理你了!」麗莎說著便別過臉,坐到距離我最遠的地方去。

 

『怎麼辦?』我用心通術問著歐羅跟夜伢,『麗莎好像很生氣耶!』

 

『又如何?每個人都有發洩他情緒的權利。』歐羅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回答我。他轉身坐回原位,拿起剛剛看到一半的書本繼續讀著。

 

看到歐羅完全不想搭理的態度,我只好將視線轉向夜伢:『欸!幫我想個辦法安撫麗莎……』

 

『呃?』夜伢皺著眉頭,彷彿我丟了個難題給他。『麗莎她……不是你的好朋友嗎?你應該比我清楚該怎麼──』

 

『算了!不想幫就算了!』我生氣的瞪著夜伢。這個大豬頭!我就是想不出辦法才找你的咩!

 

『唉……』夜伢輕輕的嘆了口氣,接著他跨步往麗莎的方向走去,經過我身邊時,他埋怨似的拋下一句:『交給我吧。』

 

嘿嘿!就知道夜伢最後一定會幫我,他就是這樣的大好人哪!雖然平常夜伢總是很冷漠、很酷,可是他對於朋友的請求,都一定會想辦法幫忙做到!我知道我這樣逼迫他幫忙有點惡劣,可是,非常時期就要用非常手段咩!

 

看著夜伢過去幫我安撫麗莎,我便安心的坐在一旁,快樂的吃著晚餐,等我吃飽後我又打量了一下夜伢跟麗莎的狀況。

 

啊哩?怎麼麗莎在喝酒?夜伢到底跟麗莎談了些什麼?

 

『不是說不讓麗莎喝酒的嗎?』我又困惑又生氣的瞪向夜伢,夜伢則是回給我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

 

『麗莎說,給她喝一點點酒,她就不生你的氣。』夜伢對我傳著話。

 

什麼跟什麼啊?當初麗莎會生氣不就是因為我不讓她喝酒!怎麼現在又反過來了!

 

『既然你答應讓麗莎喝酒,那你就要負責看好她!』我立刻將麗莎這個燙手山芋丟給夜伢。

 

『……』夜伢扁著嘴、苦著臉看我。

 

嗯……該怎麼形容夜伢現在的表情呢?比較貼近的形容詞是──被欺負又被大雨淋濕的可憐小狗!別怪我形容的太狠毒,夜伢現在真是有給我這樣的感覺!

 

「不愧是冥界第一要犯,有兩下子。」老哥的聲音從旁傳來,此刻,他跟狂暫時停住打鬥,彼此互相對峙著。

 

冥界第一要犯?是說狂嗎?沒想到,狂在生前是有名的高手,死了以後還是有名的鬼耶!真是帥呆了!不過……老哥怎麼知道狂的事?我納悶的看著老哥。

 

「你也不賴!」狂臉上出現滿意的笑容,「跟本大爺交手過的對手裡面,你算的上是前五名。」

 

呦?這樣看來,老哥跟狂好像相互欣賞啊!老哥是狂心目中前五名的高手,那我呢?我在狂的高手排行榜中,不曉得能排到第幾名?

 

唔……我好像都沒有正式跟狂打過,不如趁這機會……我的腦中閃過一個主意,嘴角跟著浮起笑容。

 

「狂!看招!」我拔出長刀,趁狂不備之際,攔腰砍向他。

 

「鏘!」狂豎刀於腰前,穩穩的接下這一擊。

 

「想偷襲本大爺?」狂看著我挑眉大笑,「你還早的很!再多練個五十年吧!」

 

狂的這番譏諷,要是以前的我一定會氣的大叫,不過,在經過今天跟老哥對練之後,我總算認清楚我自己,狂說的沒錯!在他們這些高手的眼中,我的身手的確不怎麼樣,但是,這樣反而是好事,有了狂跟老哥他們這些高手在我前方當目標,我才知道我有多少進步空間,因為有他們當模範,我也才能了解我有哪些不足的地方。

 

「要給評語,等打過之後再說。」我退後了幾步,重新擺好對戰姿勢,回給狂一個微笑。

 

發現我並沒有生氣,狂反倒是一臉訝異的看著我。「你……」

 

「要開始囉!。」說著,我再次揮刀衝向狂。

 

劈、揮、砍、刺……我用著我最快的速度向狂攻去,這一次,我可是比平常認真上一百倍!因為這次,我是以評估自己實力的方式跟狂對打,我想趁這機會了解自己不足的部分。

 

連續進攻了十多分鐘,越打,我越覺得困惑,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現在的這種攻擊方式並不適合我。

 

老媽跟狂都跟我說過「攻擊是最佳的防守」,也許吧,強力攻擊的方式的確適合他們,可是我呢?

 

「到底……什麼樣的方式才適合我?」這個問題佔據了我的心思,我停下手喃喃的道。

 

「迪亞!小心!」夜伢警告的聲音焦急的傳來。

 

回過神,我發現狂出手向我砍來,狂沒料到我會突然停下手,現在他想收手也來不及了,狂所發出的刀氣筆直的向我衝來,要是我吃下這一擊,那我肯定會受到重傷。

 

「快躲開!」狂見我仍然站著不動,他快速的向我衝來。

 

面對來勢洶洶的刀氣,意外的,我並不感到慌張,我反倒很冷靜、很鎮定,甚至,我看出了刀氣的流動路線。

 

眼前的刀氣由兩道氣流匯聚而成,在緊密的氣流路線中,我看到了縫隙,不自覺的,我舉起刀,順著兩道氣流的接合處切去,靈巧的將刀面一轉,讓兩道氣流各自偏離方向,原本力道強大的刀氣互相衝擊,而後瞬間瓦解。

 

為什麼我會做出這種反應?我身體的反射動作讓我感到陌生,在這份陌生中我卻又有種熟悉的感覺,好像我曾經做過同樣的事情,雖然我一直想回想起來,但是,我得到的卻是模糊的回應。

 

「狂!快!你再發一次剛剛那個!我要再試一次!」我要趁著感覺還沒消失前,讓自己的身體記住!

 

「沒問題!」狂笑著舉高了刀,準備再發動一次剛剛的攻擊。「你可要接──」當狂的話說到一半時,他突然像是痛苦萬分的彎著身體,而後,狂消失了,狂的靈體自我眼前消失了!

 

「狂?狂!」我驚慌的四下尋找,老爸的聲音跟著從旁傳來。

 

「剛好三小時。」老爸邊看著手中的懷錶,邊在他的研究簿子上記錄著。

 

「三小時?什麼三小時?」我轉頭問著老爸。

 

「狂的靈體脫離兔子的時間,」老爸抓起地上的粉紅兔,將他翻來翻去檢查著。「我以為他頂多只能只能撐兩小時,沒想到他竟然能熬到三個小時,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撐?」怎麼這個字聽起來不是很好?

 

「狂想要脫離兔子,以靈體出現的方式只有一種,那就是意志力,」老爸開始跟我解釋狂的狀況:「靈體離開寄宿的軀體並不是一件難事,難的是『停留』,靈體離開寄宿的地方越久,靈體就會感到越痛苦,換句話說,靈體的意志力是主導靈體在外界停留的關鍵。」

 

「狂,你沒事吧?」我聽老爸這麼說,擔心的看著粉紅兔。

 

『哼!本大爺能有什麼事?』狂逞強的說道,他的語氣聽起來非常疲憊。『剛剛只不過是不小心分神,大爺我馬上可以繼續打!』

 

當狂準備再次脫離兔子時,老爸搶先在兔子身上貼了一道符:「今天就先到這裡,明天你們再繼續。」

 

『死老頭!你對本大爺做了什麼?為什麼本大爺出不去了?』兔子氣呼呼的揮拳大叫著。

 

「我只是暫時讓你的靈體無法行動而已,」老爸順手拿了條繩子,將掙扎的兔子給捆了起來。「你剛剛才回到兔子裡面,要是你馬上又再度衝出來,你的靈體會承受不住,我可不希望我的實驗品魂飛魄散。」

 

魂飛魄散!聽著這名詞,我擔心的看著狂,我真是無法想像他會有消失的那一天。

 

「我也要玩!」麗莎搖搖晃晃的從位置上站起身,看她那模樣,她肯定是醉了。

 

「麗莎怎麼才喝幾杯就醉了?」我困惑的看著夜伢,記得麗莎之前可是喝了好幾壺酒才醉的呢!

 

「她……不是『喝幾杯』。」夜伢無奈的指著桌下的酒罈,「她喝掉半罈的酒了。」

 

看著那個像水缸一樣大的酒罈,我冒出了冷汗,我開始擔心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迪亞,我跟你說喔!」麗莎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今天奶奶有教我召喚術,我有召喚成功喔!」

 

「真的嗎?」我狐疑的望向奶奶,召喚術可是高級魔法耶,麗莎她竟然能成功?

 

「嗯,她有召喚出藍蚯蚓、巨大紅地鼠、藍蜘蛛、地精……」奶奶念著麗莎的召喚成果,「雖然都是魔族的低等怪物,但是就初學者而言,能召喚出這些東西算是很不錯了。」

 

「大家注意!」麗莎突然對著眾人大聲的吼道:「麗莎現在要為大家表演召喚術喔!這次,麗莎絕對要召喚出高級的怪物出來!」

 

這時,我才注意到,麗莎竟然已經在地上畫好一個召喚魔法陣,雖然線條有點歪七扭八,魔法陣也畫的有點小,但是還是看的出來,那是一個「魔族召喚陣」。

 

麗莎開始喃喃的唸著咒語,念的過程中整段咒語麗莎遺漏了幾句,麗莎要召喚出高等魔物我並不擔心,反正,要是那隻魔物敢在這邊撒野的話,它一定被我奶奶轟到地獄去,我只是擔心,像這樣不完全的召喚陣、不完全的咒語,麗莎會召喚出什麼樣的東西?

 

在麗莎唸完咒語之後,地上的魔法陣開始發光,一道六芒星圖案的七彩光直衝天際,黑夜突兀的出現閃電,跟著,天空開了個口,一個藍色發光體伴隨著雷電出現,迅速降臨至我們面前。

 

「汝,召喚本王所為何事?」陣陣的雷電閃光中,一個深沉、洪亮的聲音出現。

 

哇咧!麗莎竟然召喚出魔王?聽著對方自稱「本王」,我驚愕的看著麗莎。

 

魔界的階級制度分的相當明確,一般的小妖、小怪是不敢妄稱自己為王的,也就是說,眼前出現的這個絕對是真的「魔王」,這樣一來可就糟糕了,要是這個魔王知道,麗莎並沒有事情找他,只是單純的想要練習召喚術,那他一定會覺得自己被耍了,說不定,還會殺了麗莎洩恨呢!

 

想到這裡,我想要走到麗莎身邊保護她,可是麗莎卻早我一步衝向魔王。

 

「好可愛的小鯨魚!」麗莎親暱的抱住對方叫著。

 

「小……鯨魚?」我訝異的看著麗莎抱在懷中的物體。

 

沒錯,那的確是一隻「小」鯨魚,全長大約只有五十三公分,除了腹部是白色的之外,身體的其餘部分全是寶藍色,鯨魚的額頭上長著銀灰色的獨角,雙眼則是發出火焰般的紅光。

 

「為什麼?為什麼本王會變成這樣!」鯨魚這時也發現自己的異常,他在麗莎懷中怒吼、掙扎著。

 

麗莎完全不理會鯨魚,她開心的抱著鯨魚笑著:「好可愛的小鯨魚,我決定了!我要你當我的寵物!」

 

「大膽的人類!妳竟然要本魔王當妳的寵物?本王非殺了妳不可!」鯨魚說著便掙脫麗莎懷中,他飛到半空跟麗莎對峙著。

 

「麗莎!危險!」我快速跑到麗莎前方,打算幫她擋下魔王的攻擊。

 

「這裡交給我,你退下。」夜伢出現在我旁邊,一把將我拉到他身後。

 

「哼!就憑你們兩個小小的人類,也想阻止本王?」鯨魚額上的獨角開始發光。「本王要把你們全殺了!」

 

看到鯨魚準備發動攻擊,我跟夜伢連忙先張出防護屏障準備抵擋,一道強光出現,我們緊張的等著魔王鯨的攻擊,但是,強光過後,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只聽到鯨魚一聲慘叫。

 

「為什麼!」鯨魚像是極為無法置信的大吼著:「為什麼我的魔法使不出來?」

 

啊?魔法使不出來?這……該不會是跟麗莎的召喚術有關吧?

 

「這很正常,」奶奶笑著走向鯨魚,為他解釋道:「因為麗莎的召喚術不完全,你透過不完全的召喚術降臨,魔力當然也就不完全。」

 

「妳……」鯨魚愣愣的看著奶奶:「妳是貝卡尊者?」

 

「好久不見哪!『晶壁魔王鯨』。」奶奶笑著跟鯨魚打招呼。

 

「金幣?」我沒聽錯吧?

 

「金幣!」三藏一聽到「金幣」二字,雙眼頓時發亮,顧不得身上還捆著繩子,他飛快的衝到鯨魚面前。「這稱呼的意思是說,你會吐金幣嗎?」

 

「這蠢蛋是誰?竟然連本王的名號都弄錯!」鯨魚臉色極差的瞪著三藏。

 

「哈哈哈!魔王鯨啊!我記得我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也是這麼問你的。」奶奶像是想起好笑的回憶般大笑著,而後,奶奶開始跟我們解釋這外號的由來:「所謂的『晶璧』是指由水泡形成的防護晶壁,這可是魔王鯨的防守絕招!大家都說,魔王鯨的防護水泡是『打不破、打不爛的超強護壁』呢!」

 

「召喚本王的人是貝卡尊者的徒弟嗎?」鯨魚瞄了眼麗莎追問道。

 

「是啊。」奶奶對鯨魚笑了笑:「她才剛學召喚術,使用的不是很純熟,請你多多包含。」

 

「既然是尊者的徒弟,那本王就不再追究,本王要走了!」鯨魚轉身準備飛走。

 

「你走的了嗎?」奶奶話中有話的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鯨魚眼中出現警戒。

 

「如果是『正常』的情況之下,你當然可以自由來去,」奶奶瞇起了眼,笑的有些詭異。「可是,你現在這模樣,你認為你回的去魔界嗎?你開的了魔界入口嗎?」

 

鯨魚立刻會意奶奶的意思,他額上的獨角又再度發亮,一陣子之後,光芒又跟著消失了,鯨魚的表情也轉為沮喪。

 

「開不了?」奶奶察覺出鯨魚的狀況,對他笑了笑。

 

「難道說,本王要用這模樣一直待在人界?」鯨魚面色悽慘的看著奶奶:「貝卡尊者,請妳一定要幫我想辦法!」

 

「辦法不是沒有,召喚你出來的人是麗莎,」奶奶指著一旁的麗莎說道:「只要她能夠再施行一次同樣的召喚術,對你進行正式的召喚,那你就能恢復原有的魔力,到時候你就能開啟魔界入口回去。」

 

「既然只要再召喚一次就可以讓本王恢復,那就叫她快點進行啊!」鯨魚情緒激動的大叫。

 

「如果事情有你說的這麼簡單就好了。」我同情的看著鯨魚,他大概永遠都別想回去了。

 

「嘎?」鯨魚完全不能理解我的話。

 

奶奶接下我的話,跟鯨魚解釋著。「麗莎還只是個初學者,依她目前的狀況,要準確無誤失形同樣的召喚術,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

 

「一段時間?」鯨魚激動又著急的大吼:「那是要多久?」

 

「這個嘛……」奶奶遲疑了下,她自己似乎也沒什麼把握:「這當然要看麗莎的魔法資質囉!欸!魔王鯨啊!反正你也很久沒到人界,趁這機會,你剛好可以在這裡多住一陣子,人界現在變的很不一樣喔!」

 

「喔?是嗎?」鯨魚被奶奶引開了原先的注意力,我想,他可能天真的以為,自己只是小小的住個幾天,此時的鯨魚不知道,他往後的生活,將掌控在魔法不是很靈光的麗莎手上。

 

奶奶將話說的很婉轉,召喚術是高級魔法,而召喚魔王又是高級中的高級,麗莎是因為喝醉才誤打誤撞召喚出鯨魚,要叫她在清醒的狀況下,使用這麼高級的召喚術……我狐疑的看著已經倒在一旁呼呼大睡的麗莎。

 

不,不能說不可能,也許麗莎真的可以辦到吧?經常弄錯魔法的她,在奶奶的教導下,竟然只花了一天就會召喚術,雖然召喚的只是最基本的魔物,可是這也是很驚人了,這情況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說不定,麗莎真的可以成為一個不錯的巫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