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馬克林穿過長長的走廊,我們到達一扇門前,一旁的手下為我們開了門,首先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張舒適的大床,房內的地板鋪著紅色長毛毯,天花板上掛著一盞大大的水晶燈。

 

「你們今晚就睡這邊吧!」馬克林拍拍手,外面的手下便端著兩個杯子進來。「這個是我們這邊的特產,本來想在晚餐時請你們喝的,沒想到波卡那傢伙跑來搗亂,來吧!喝喝看!」

 

我跟三藏一人一杯接過手,杯子是水晶杯,裡頭的液體泛著淡淡的水藍色光,看起來十分吸引人。

 

雖然是馬克林一番好意,可是我總覺得有點……怪,可是我又說不出是那邊有問題。

 

正當我還在猶豫該不該喝下時,一旁的三藏已經咕嚕咕嚕的喝完飲料了。

 

『你……不怕有毒啊?』我擔心的瞧著三藏。

 

『放心!矮人不喜歡作下毒這種偷偷摸摸的手段,要是看你不順眼,他會光明正大要求決鬥!』三藏信心滿滿的回著我。

 

是嗎?聽三藏這麼說我就放心了,不過,另一方面也擔心,矮人這種個性,要是跟狡猾的地面人爭鬥起來,他們鐵定很慘。

 

淡藍色的飲料有著一股奇異的香味,瀰漫在鼻間的是清新的香,入口之後轉成花蜜一般的甜,而後,這股甜又轉成薄荷般的沁涼。

 

「真好喝!」我意猶未盡的看著已經淨空的杯子,真希望能再喝一杯啊!

 

「已經很晚了,你們好好休息吧!」馬克林見到我們將飲料喝下之後,臉上跟著出現滿意的神情。

 

是我的錯覺嗎?在馬克林轉身的那一瞬間,我好像看到他露出一個很怪的笑容,似乎他正在盤算著什麼計畫似的。

 

 

「啊!」一個悽慘的叫聲劃破天際,同時也揭開這一天的序幕。

 

「三藏!你很吵耶!」一大清早就被叫聲吵醒,我閉著眼,胡亂的抓起一旁的枕頭,朝著聲音的來源扔去。

 

「別睡了!快醒醒!」三藏的吼聲在我耳邊響著。

 

跟在聲音之後,我感覺到有樣東西壓在我身上。

 

「三藏!你很吵耶!」我憤恨的睜開眼瞪著壓在我身上的物體,下一秒,我愣住了。

 

一個長的跟三藏很像的矮人坐在我身上,不!不只很像!他簡直是三藏的翻版啊!

 

「三藏!有個矮人跟你長的好像!」驚愕中,我連忙朝旁邊三藏所睡的位置抓去,手揮了幾下,全撲了空。

 

「咦?三藏呢?」我轉頭望旁邊看去,發現三藏早已不見蹤影。

 

「我在這。」坐在我身上的矮人無奈的說。

 

「你也叫做三藏啊?」這可稀奇了,沒想到三藏這名字竟然這麼受歡迎!

 

「我、就、是、三、藏!」面前的矮人氣的雙眼快要冒火了。

 

「你就是三藏?」我楞楞的瞧著對方,「你是三藏!」

 

我那還在沈睡的腦袋終於醒來,恢復運轉的腦袋,批哩啪啦轉出一堆問題:「為什麼你會變成矮人?是因為我們在這邊過夜嗎?書上沒說在地底國過夜就會變成矮人啊!不!一定不是這樣!那……」

 

想到這,我想到昨晚馬克林怪異的笑容,以及那杯神秘的飲料。

 

「一定是那杯飲料!那一定是將人變成矮人的魔藥!」找到答案的我,心情跟著興奮起來,隨後,我又聯想到……我也有喝耶!

 

「天啊!我也變成矮人了!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跳下床焦急的來回踱步,「要怎麼樣才能變回原狀?我要怎麼辦?」

 

「喂……」三藏見我這模樣,語氣有些不耐煩的叫著我。「迪亞──

 

「幹嘛啦!」我惡狠狠的瞪了三藏一眼。

 

當我用著下斜四十五度角瞪著三藏時,我意外的發現,三藏竟然矮了我一截?照理說,我跟他的身高應該差不多才對啊!

 

這是怎麼回事?我打量著自己以及周遭的景物。

 

「我……沒變成矮人耶!」我四周的東西還是跟昨天同樣的高度,我的視野也是跟往常一樣。

 

「為什麼同樣喝了飲料,你變成矮人,我卻沒有?」我楞楞的問著三藏。

 

「我怎麼知道!說不定你那杯飲料是瑕疵品!」三藏沒好氣的回著,隨後,他的語氣轉為肯定,「對!一定是這樣!那個藥想必很貴!馬克林可能買了一杯後覺得太貴,所以另一杯就用二等貨!」

 

「……」這理由會不會太牽強了?

 

正當我們為了這件事情覺得疑惑時,門外傳來敲門聲,而後,馬克林笑容滿面走了進來。

 

「早安……啊!」馬克林的語氣由原先的興奮轉為訝異,「為什麼你沒有變成矮人?」他質問著我。

 

「還說!你一定是用了二等貨!」三藏怒氣沖沖的對他吼著:「告訴你!要買二等貨也要看賣方!那些商譽不好的奸商少跟他來往!下一次,要是你需要藥材,你跟我說一聲!我保證我給的絕對是正貨!價格也絕對公道!」

 

三藏……這種情況下,你這個「受害者」應該是要向他討公道吧?你怎麼反而做起生意來了?我真不曉得該說三藏個性樂觀,還是他根本沒神經。

 

「胡說八道!什麼正貨、二等貨!」馬克林大聲的斥責著:「我昨晚給你們喝下的,可是由我們藍藍鄉的秘『藍色小藥丸』所熬製的藥水,喝下它,外界的人就會變成矮人,製作藍色小藥丸的藥材只有我們藍藍鄉才有!別處根本找不到也買不到!那是我們藍藍鄉獨有的珍貴藥材!」

 

呵!果然!馬克林給我們喝下那飲料是有陰謀的。

 

「你想要讓我們變成矮人,然後讓我們永遠留在這?」我語氣肯定的質問著,馬克林的心思實在是太明顯了。

 

「沒錯!我要你們永遠留在這裡!」馬克林倒也不否認,反正他也沒打算隱瞞這件事。

 

馬克林回答的這麼坦白,我反而消了氣,比起一些滿肚子壞主意、說話拐彎抹角的人來說,我倒比較喜歡像他這樣,坦蕩蕩說出自己意圖的人。

 

「你以為你這樣做我們就會留下?」他當真以為這樣就能困住我們?

 

「恢復原狀的解藥只有我有,如果你想要讓你朋友恢復原狀……」馬克林臉上出現得意的神情。

 

「就算你不給我們解藥又如何?」對於馬克林這麼「天真」的想法,我感到有點無奈。「回到地面後,我們再來想辦法調製就好了。」

 

誰說變成矮人就一定要留在地底國?誰說解藥我們自己調配不出來?再說了,就算我調不出來解藥,我奶奶也絕對會有辦法!好歹奶奶研究一些怪藥研究幾十年了哩!

 

「不可能!」馬克林氣呼呼的跺腳,彷彿我剛剛說的話傷了他的自尊心。「變成矮人的秘藥只有我們藍藍鄉才有,解藥也只有我們才知道!外人絕對調配不出來!絕對不可能!」

 

『你別再刺激他了!』三藏急忙在旁勸阻我。『要是你讓他氣瘋了,對我們沒好處啊!』

 

說的也是,我們能不能出這地底國還要靠他呢!可是就算聽他的話,他也沒打算帶我們出去啊!那……乾脆我們綁架他,威脅他帶我們走?還是……正當我腦中開始胡亂想著辦法時,馬克林突然大聲的質問我。

 

「說!」馬克林瞪著我打量著:「為什麼你沒有變成矮人?」

 

見鬼了!我才想問你咧!我怎麼知道為什麼我沒有變矮人啊!這就好比下毒殺人的人,質問對方為什麼沒有被毒死一樣。

 

就在此時,我腦中閃過一個可能性。「也許是因為我的身體有抗體吧。」

 

「抗體?」三藏跟馬克林困惑的盯著我瞧。

 

「我從小就被我奶奶抓去做巫藥實驗,從小到大,我喝下的巫藥少說也有上千種,也許是因為這樣,我的身體自然而然產生一股對抗藥物的抗體。」這也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解釋。

 

「好神奇!」馬克林聽到我這麼解釋,原先的怒氣消了,取而代之的是崇拜的眼神,「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從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就察覺到了!你就像被埋在石壁中的鑽石!就算被沙土遮蔽了,你還是能發出燦爛奪目的光輝!如果金錢來橫量,我想,你的價值鐵定超過三十座城堡!」

 

雖然,被人用錢來當作橫量工具覺得有些奇怪,可是我想這對馬克林來說,應該是最高的讚美吧!

 

「當然!好的寶石就要有好的鑑賞人!」馬克林話鋒一轉,臉上出現極驕傲的神情,「埋沒在岩石中的鑽石也需要有人挖掘,只有像我這樣懂得鑑賞寶石的人,才能發現你的特別!才能將你在岩石堆中挖出來!要是換成波卡那傢伙,他鐵定看不出你的價值!」

 

馬克林說完話便得意的哈哈大笑,我則是楞在一旁,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首領,約定的時間快要到了,您準備要出發了嗎?」一名矮人雙手捧著一個大沙漏進來,他走到馬克林面前後,將手上的大沙漏高舉,呈給馬克林看。

 

「唔……時間真是差不多了。」馬克林瞧著沙漏說道,沙漏的上層剩下不到四分之一的沙子。

 

「走吧!」馬克林大喊一聲,矮人侍從立刻排成兩列讓出一條道路給馬克林,馬克林一手拉著三藏、一手抓著我。「你們也一起去看看吧!」

 

「要看什麼?現在要去哪裡?」我頭上出現一個又一個問號。

 

「去看我跟波卡那傢伙比賽啊!」馬克林情緒高昂的回著。

 

「比賽?」帶著困惑,我硬是被馬克林拖了出去。

 

 

 

跟著馬克林跟他的手下們,我們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一座樹林,這裡便是我們之前遇見他跟波卡的地方。

 

「馬克林!」波卡早先我們到達,見到我們,他大聲的喊道:「今天的對決,要是我贏了,我要那兩個地面人!」

 

啥?波卡想要我跟三藏?

 

「哈!笑話!」馬克林揶揄的回著,「我們比了這麼多年,我有哪一次輸過!」

 

「哈!哈!」波卡不甘示弱的回笑幾聲,「比了這麼多場,你也從沒贏過!」

 

原來是半斤八兩啊!沒贏過、也沒輸過,該說他們兩個實力相當,還是兩個人都固執的可以?我從沒想過,竟然有人可以鬥嘴鬥了這麼多年。

 

「今天我們來比扳手腕吧!」馬克林率先說出對決項目。

 

「等一下!」波卡出聲制止,他一臉不服氣的瞪著馬克林。「為什麼是你決定?」

 

「難不成要你決定?」馬克林揚著下巴反問。

 

「又要開始了。」一旁的矮人侍衛傳出一聲細微的嘆息。

 

「啊?什麼又要開始了?」我不解的轉頭反問,矮人們沒有回答我,只是給我一個「你看了就知道」的表情。

 

「誰知道你有沒有打什麼鬼主意?」波卡面露懷疑的神情。「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一定是想到了什麼計畫,所以才故意說要跟我比扳手腕,一定是這樣!」

 

「哼!這話是我想說的!」馬克林叉著手,表情也是一副防備模樣。「比賽是你提出的,誰知道你是不是早就做了什麼安排,說不定,你想趁我沒注意的時候,耍什麼陰險計謀!」

 

「這種伎倆只有你做得出來!」

 

「你少裝清高!你肚子裡有多少壞蟲我都一清二楚!」

 

「你才是!你可真是我見過最自大、狂妄、最糟糕的傢伙!

 

之後,兩人為了爭論對決內容足足吵了半小時。

 

「他們什麼時候才要開始比啊?」我邊打著大大的哈欠邊問旁邊的矮人。

 

「大概還要兩個小時吧。」矮人估算著時間回著。

 

「還要兩個小時!」我真是無法相信我所聽到話。

 

「是啊!」矮人很認真的點頭應著,而後他開始為我說明,馬克林與波卡的『決鬥流程』。

 

「通常,其中一個人會先提出決鬥,然後當兩個人都到了樹林時,他們就會開始吵,大約吵個兩、三個小時之後,他們也都累了,然後就會氣沖沖的各自回家。

 

這下我可瞭解,他們剛剛所說的,決鬥過很多次,可是都不分勝負的原因了。

 

現在該怎麼辦?我跟三藏總不能一直待在這邊看他們吵吧?而且我還要想辦法跟馬克林拿到解藥,讓三藏快點恢復原狀。我無奈的轉頭看向一旁的三藏,這時的三藏臉上沒有擔心的神情,反倒是一臉新鮮到處亂逛,有時後他還會突然跳上跳下,像是在測試自己身體的轉變情況。

 

「你好像很高興?」是我的錯覺嗎?我怎麼覺得三藏臉上有笑容?照理說他應該很擔心自己的身體,急著想要拿到解藥才對吧?

 

「是啊!」三藏給了我一個十分肯定的答案:「你想想看,矮人秘藥在市面上可買不到啊!而這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能喝到這秘藥?只要想到這一點,我就覺得我是全天下最幸運的人!」

 

去!這傢伙竟然一點都不著急?看來我是白替他擔心了。

 

「起來你很喜歡現在這模樣嘛!」我的臉上出現惡劣又壞心笑容。「那你就不用變回原狀,繼續這樣子吧!反正你現在這樣子也挺好看的。」

 

『說的好!本大爺也覺得這副模樣很適合他!』狂也趁機揶揄三藏。

 

「多謝讚美。」三藏微微彎腰鞠躬了下,「不過,我還是覺得我原先的樣子比較好。」

 

「你想恢復也要看馬克林要不要給你解藥。」我將問題拉回原點。「要是他一直不肯給你呢?快想個辦法解決吧!」

 

「嗯……這真是很頭痛的一件事。」三藏手支著下巴思考著。「我們不能硬搶解藥,可是也不能一直在這邊呆等,我們還要回去跟夜伢他們會和啊。」

 

「廢話,你現在說的事情,我剛剛全都想過了。」我沒好氣的白他一眼。說點新鮮的話來聽聽好咩?

 

「那你有想到解決的方法了嗎?」三藏反問著我。

 

我狠狠的往三藏頭敲了一記。「別拿我問你的問題回問我!」

 

「嗚……我就是想不到嘛……」三藏雙手抱頭退了好幾步,從他臉部扭曲的表情看來,剛剛敲的那一下真是很痛。「你的點子比我多,你就幫我想想辦法,拜託你啦……」

 

「我、不、要!」這個死三藏,每次都丟問題給我,這次我才不幫他咧!

 

「迪亞……」三藏叫著我的名字央求著,同一時間,不遠處也傳來呼喚我的聲音。

 

「迪亞!」馬克林的聲音傳來。

 

「迪亞!」波卡也同聲叫著。

 

現在是發生什麼事?幹嘛大家都叫我的名字?我什麼時候變的那麼受歡迎了?我皺著眉,轉頭看著馬克林跟波卡。

 

「什麼事?」

 

「我要你當我們的出題人!」馬克林快步向我走來,拉起我的左手說道。

 

「請你當我們這場對決的裁判!」波卡尾隨馬克林後頭,跟著抓住了我的右手。

 

「出題人?裁判?」我對情勢的突然轉變感到納悶。「為什麼是我?」

 

「因為我相信你來當裁判一定很公正!」波卡搶先馬克林對我說道。

 

「我想,你們地面人出的題目,應該會比那傢伙來的有『深度』。」馬克林斜睨了波卡一眼,語氣中滿是諷刺。

 

有深度嗎?我剛剛才想讓他們來個大胃王比賽呢!聽到馬克林說的話,我尷尬的笑了幾聲。

 

「出題吧!」馬克林一臉認真的看著我。「不管什麼題目,我絕對會贏這伙!」

 

「請快說題目!」波卡也不甘示弱的回瞪馬克林,「我絕對不會輸!」

 

這……突然要我出題,題目又要有深度,這可真難啊!我無奈的抓抓頭,四處張望了下。

 

當我瞧見一旁的三藏時,我腦中竄出一個點子。

 

「要我當裁判,可以。」我慢條斯理的道:「不過我有個條件……」

 

「條件?」馬克林瞇起眼,似乎很不高興我跟他討價還價。

 

「你說!只要我辦的到,我一定答應!」波卡毫不猶豫的說著。

 

「讓三藏也參加比賽。」我說出我的要求。「要是三藏贏了,那馬克林就要將解藥給他,讓三藏恢復原狀!」

 

「我還以為你要開出什麼條件,原來是想要解藥啊!」馬克林大笑了幾聲。「好!我答應!但是!」

 

本來還慶幸馬克林答應的乾脆,沒想到他又出現了但書。

 

「但是什麼?」我追問著。

 

「要是他輸了,你們兩個就必須永遠留下!」

 

「等一下!」波卡連忙打斷對話,也跟著表明自己的權利。「要是我贏了,他們兩個必須到我的部落!」

 

「好!」馬克林抬高下巴,看起來極有自信。「這場對決,誰贏了他們就跟誰走!」

 

喂!我跟三藏都站在這邊,你們怎麼不問一下當事者的意見啊?

 

「這樣吧!我們來定個規則!」見他們兩人完全不理會我跟三藏的想法,我也只好自己捍衛自己的權利摟!

 

「什麼規則?」馬克林跟波卡同時轉頭問我。

 

「這場決鬥,誰贏的就聽誰的,輸的那一方不得有異議,如何?」

 

「好!這主意不錯!」馬克林跟波卡兩人難得意見一致的同意著。

 

「總算能分出勝負了!」馬克林看來情緒十分高亢。「這次我跟你一定要做個了結!」

 

「希望比完之後,不會有『某個傢伙』不肯服輸啊!」波卡意有所指的說。

 

「你是在說你嗎?」馬克林譏諷的笑著。

 

又在吵了。看著他們兩個,我無奈的搖搖頭,回頭,我對上了狂與三藏的眼神,兩人的眼中滿是疑問。

 

『迪亞!你怎麼會出這主意啊?』相較馬克林他們,三藏倒是一臉苦悶的看著我。

 

『你就這麼相信這小子?』狂也是一臉不認同的問。『你認為他會贏?』

 

『老實說,我也沒什麼把握。』我誠實的回答道。雖然之前見識過三藏的能力,但是他現在被秘藥變成小矮人,那藥對他的身體會引起怎樣的副作用,這些我全不曉得,說不定,他的能力也會跟著減少或者消失呢?

 

『那你剛剛還答應他們的條件!』狂無法置信的對我吼著:『該不會那秘藥沒縮小你的身體,反而縮小你的腦子?你清醒點!』

 

『說這甚麼話啊!什麼叫做我的腦子被縮小了?』我不悅的瞪著狂。『就算我的腦袋被縮小,我也是比你聰明的啦!』

 

『你這傢伙!本大爺可是──』

 

『你們別吵了,這種狀況下,我們不應該這樣吵來吵去吧?』三藏難得表情嚴肅,一臉正經的看著我們。

 

呦?三藏竟然會有這種正經的模樣,真是難得啊!

 

『雖然地底國有很多珠寶還有一堆罕見古物,為了那些寶物,我也很想留下,可是我還有很多任務沒有完成,還有一些錢還沒去收,要是沒辦法出去,我那些錢該怎麼辦啊!』三藏開始焦急的兜著圈子,而後他像是想到什麼般,雙眼閃亮的看著我:『迪亞,你之所以會出這主意,應該是有你的計畫吧?你應該有想到後路對吧?』

 

聽三藏這麼問,狂也跟著表明立場。『這傢伙如果輸了,本大爺可不會跟他一起留在這裡!』

 

『呵呵……放心,我當然有幫自己留退路啦。』想到這點,我臉上也跟著顯現出壞壞的笑容。

 

『你的意思是!』三藏聽我這麼回,臉上的笑容跟著燦爛起來,『就算我輸了,我們也不會真的要待在這邊,是不是?』

 

『當然!要留下的人,是「你」不是「我們」。』我糾正的回答著。『我可不會留下喔!』

 

『你、你……』三藏察覺到不對勁,他張口結舌的看著我。『為什麼是我留下?你呢?我輸了的話,你也走不成啊!』

 

『為什麼我不能走?』我佯裝困惑、不解的問著三藏。『我可沒答應要留在這裡啊!』

 

『可是你剛剛明明對馬克林他們說──』三藏試圖找出證據指控我。

 

『我剛剛是說「這場決鬥,誰贏的就聽誰的,輸的那一方不得有異議」,對吧!』我反問著三藏。

 

『對、對啊!』三藏的語氣停頓了下,有些不確定與懷疑。

 

『那就對啦!』我用著無辜而又天真的眼神說道,『我是擔任出題者跟裁判,又沒加入比賽,你們的輸贏關我什麼事?』

 

『你!你!』三藏這下知道我的意圖了,他先是驚愕的到退兩步,而後又撲向前,抱住我的右腳,眼神哀怨悲戚的叫:『不!你不可以丟下我!我們可是好朋友、好伙伴啊!』

 

「喂!喂!快放開!」我拼命甩著被他抱住的右腳,試圖將三藏甩開,「你這樣很難看耶!快點起來!」

 

「不!我不放!」三藏死命的抓緊我的腳,「說什麼我都不放──」

 

「碰!」一聲巨響,三藏飛離我三尺遠。

 

我轉頭看著一旁踢開三藏的「兇手」,眼神激賞的對狂說:『踢的好!』

 

『哼!』狂收回可愛的兔腳,順手將兔腳上沾到的灰塵拍掉。

 

「兩位!」我轉過身對不遠處的馬克林跟波卡叫著:「我已經想好題目了。」

 

聽到我這麼說,他們倆人立刻跑過來我面前,我清了清喉嚨說出題目。「比賽的題目就是到『思哩˙思里沼澤』拿思哩˙思里蛙的大便。」

 

「要拿思哩˙思里蛙的……」波卡楞楞的重複著題目。

 

「大便?」馬克林跟著接話。

 

「是啊!」我肯定的點點頭,看著兩人抗拒的表情,我開始加油添醋的說著,「你們可別小看這題目,這可是我專為你們兩位設計的,兩位都是首領,比賽的題目當然不能很普通摟!」

 

「為我們設計的題目?」兩人臉上的問號更多了,但臉上原先抗拒的表情稍稍減弱了些。

 

「我想你們應該知道,思哩˙思里蛙是一種很團結、很合群的生物,而思哩˙思里蛙的大便,則是牠們用來劃分地盤、表示勢力的工具,搶奪牠們的大便就等於向牠們的團結挑戰!這是一項非──常艱難的任務!能夠取得大便的人,就表示他具有過人的智慧、勇氣、力量!」我提高音量,情緒激動的說:「也只有身為首領的你們,才適合進行這項比賽!這可是最能表現出『王者風範』的題目啊!」

 

「好!這題目真是太好了!」馬克林已經陷入被我說服的狀態,他點頭如擣蒜的道:「真不愧是地面人出的題目!有深度!有挑戰性!」

 

「沒錯!」波卡也是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這一次!我跟你就用這個題目分出勝負!」

 

看著馬克林他們倆人的模樣,我暗自高興計劃成功了一半。

 

『為什麼你會出這麼……蠢的題目?』狂完全搞不懂我的想法,他語重心長、表情嚴肅的看著我。『迪亞,你……還好吧?你有沒有覺得那裡不舒服?』

 

說這什麼話啊?狂真以為我的腦子壞掉了嗎?

 

『迪亞是想要幫我完成任務!』三藏倒是一臉高興的看著我。『之前要拿大便沒拿到,這下總算有機會了!我總算能完成任務回去拿錢了!』

 

如果大家還有印象,應該還記得,之前我們要出來時,三藏說有人委託他到思哩˙思里沼澤拿思哩˙思里蛙的大便,那個任務委託者說:「思哩˙思里蛙的大便有美白、緊膚還有滋養皮膚的功效,是傳說中最古老的美容秘方。」

 

『只有這樣我們能回到地面去。』我沒好氣的瞧著他們,沒想到我們這麼沒默契啊?

 

『思哩˙思里蛙只生活在思哩˙思里沼澤,也就是說,要拿大便只有到地面上才拿的到,明白?』

 

『等到回到地面,矮人就沒辦法逼我們留下,』狂跟著接話:『到時候我們就可以脫離他們了!』

 

『沒錯!』畢竟是跟了我一陣子,狂的腦袋總算聰明一點了。

 

『太棒了!真不愧是迪亞!我就知道你有辦法!接下來,我只要獲勝就可以拿到解藥……』三藏興奮的說著,隨後他像是想到什麼般遲疑了下。『那……要是我沒拿到解藥呢?』

 

『那還不簡單,我帶你回家,叫我奶奶調給你。』

 

『你的奶奶會調藥?』三藏吃驚的追問。

 

『是啊!我奶奶可是名巫婆呢!她研究藥研究幾十年了,我想,你大概當實驗品當個一個月,喝個一百多碗藥汁就行了吧!嗯……要是我奶奶的實驗一直不成功,最慘的狀況,大不了你就多喝個幾百碗吧……』我猜測的想著,沒注意到一旁已經蒼白了臉的三藏。

 

「走吧!我們到地面上去!」馬克林在一旁吆喝著。

 

「好!」嘿嘿!要回家摟!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