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

 

 

第四章 這不是正常的飛昇程序啊!(2)

 

 

軒轅家的家宅佔地遼闊,從這個院落到另一個院落,最少也要走上十幾分鐘,後山看起來不遠,實際上卻需要走上大半天。

軒轅清領著金渝二人搭上代步的馬車,由他充當嚮導,為他們介紹周圍景緻,沿途氣氛輕鬆愉快,半個時辰後,馬車來到後山入口。

「晚輩只能送你們到這裡,兩位只要沿著這條通天梯上行,便可抵達峰頂。」站在青石階梯前,軒轅清拱手說道。

金渝朝他點了點頭,離這裡還有一段路時,她就已經感受到軒轅齊的氣息,知道他就在山頂。

「這給你。」她遞給軒轅清一個錦袋,裡頭裝著十幾瓶丹藥、幾樣防身法寶與幾個小法陣。

她也是突然記起,跟軒轅家接觸這麼久,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收到他們以不同名義送來的禮物,而她除了因為唐家的事,送過一件法寶給軒轅齊之外,並沒有給予任何回禮。

儘管那些禮物是對方自願送來的,但金渝也不是那種喜歡貪圖好處的人,有來有往才是正理。

既然現在記起這件事,她自然也要找點東西回贈。

「謝謝前輩。」

軒轅清感激的接過,指尖無意碰觸到金渝的手時,那滑膩的肌膚觸感讓他的心頭一震,彷彿有一道電流從肌膚相接之處傳來,燒燙了他的心。

「哼!」

一直盯著他的韓非看出他的異樣,冷著一張小臉,上前擋在兩人之間,並將錦袋塞到軒轅清手上。

要不是顧慮這裡是軒轅家的地盤,他真想把錦袋砸到他臉上。

竟敢對金渝有非分之想,無恥!

被韓非以譴責的眼神瞪著,軒轅清心虛的低下頭,壓抑著翻騰的心潮,匆匆退了一步,完全不敢與金渝對視,深怕被她看出自己的心思。

金渝注意到兩人的氣氛轉變,但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為她根本不曉得韓非為什麼生氣,也不明白軒轅清為什麼突然臉紅。

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經常能在街上看到情侶摟摟抱抱、親親我我,網路隨便搜尋一下,就能看到各種露骨的、情色的、性感的海報與影片,相較之下,軒轅清只是無意間碰了一下她的手指,根本算不上什麼,不值得大驚小怪。

「小非,走吧!」

她拉著韓非走上階梯,而軒轅清則是佇立在入口處,不捨地看著她的背影,眼裡透著心慕與不捨。

沒有在意身後的灼灼目光,金渝牽著韓非的手,神態悠閒地往峰頂前行,聆聽著蟲鳴鳥叫,欣賞著青蔥翠綠的山林景色。

當兩人登上山頂時,除了軒轅齊之外,還見到幾名陌生人。

當金渝與韓非出現時,數道靈識挾帶著威壓朝她掃來,這舉動讓她挑了挑眉,唇角微勾。

以靈識查探陌生人,這是修真者的習慣動作,但如果加上威壓,那就有挑釁、示威的意味了。

她意念一動,以更強大的氣勢壓了回去,逼得那些人發出一聲悶吭,紅潤的臉色瞬間轉白。

這些人應該慶幸,他們只是針對她,沒有對韓非下手,否則,現在絕不會只是輕傷。

「這樣的歡迎禮,真是有趣。」她望向軒轅齊淺淺笑著。

即使軒轅齊剛才沒有出手,她也沒有就此放過他,壓在他身上的氣場反而是最重的,直到逼出他額上的冷汗,金渝這才滿意地收手。

要不是有軒轅齊的示意,這些人怎麼可能會不顧主人的臉面,對付她這個應邀而來的客人?

「我這幾位朋友仰慕前輩的風采,乍見前輩如此年輕,他們自是難以相信,這才會出手試探,還請前輩恕罪。」軒轅齊忍著胸口的悶痛,起身賠罪。

金渝也沒說什麼,指尖一彈,幾滴綠色靈液分別飛向那些人,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時,藥液瞬間融入他們的眉心,一人一滴,沒有人多得、也沒有人缺少。

軒轅齊等人只覺得眉心處一涼,而後那股清涼舒暢自頭部蔓延至全身,驅散了胸口的悶痛,治癒了體內的傷勢。

「謝謝前輩。」軒轅齊暗暗心驚,神情也比以往恭敬。

渡過雷劫後,他以為自己已經成了仙人,這修真界再無他的對手,再加上周圍眾人對他的種種奉承,讓他的心態逐漸狂妄自大,自認高高在上、無所不能,失去原本的沉穩平和。

此時金渝的兩度出手,無疑給了他一個警醒,讓他從自我沈醉中驚醒。

金渝投放藥液的動作並不快,他看得很清楚,但卻完全無法避開,若是剛才金渝不是要救人,而是朝他們發動攻擊……別說反抗了,就連逃也逃不了!

一想到自己曾經在金渝面前張狂不敬,還對她甩臉色,軒轅齊不禁淌下冷汗,一股寒意自脊椎竄升。

還好金渝的性情和善,沒有與他多作計較,要換成其他人,他恐怕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多謝前輩寬恕,多謝前輩提點。」他再度向金渝道謝,並對她拱手拜揖,態度極其恭敬。

看著對方的神情變幻,又看到他再度恢復謙和,先前的張揚盡斂,金渝知道他的心境肯定有了轉變。

軒轅齊的性格變或不變,她其實並不在乎,會出手救人,只是因為順手、只是因為她想救,如此而已。

「時辰到了。」她抬頭望向天際,其他人見她這番動作,也紛紛跟著抬頭。

今天的天氣很好,白雲朵朵,雲朵的邊緣處還鑲著金光,天空湛藍如洗,清澈透亮,陣陣涼風拂過,讓人心神舒暢。

在金渝的話音落下後,上方的藍天開了一道裂口,絢爛的虹光穿透裂口降下,不偏不倚地罩住軒轅齊,軒轅齊只覺得身體一輕,人就這麼飄浮離地,朝天幕直升而去。

在虹光出現後,光束周圍的靈氣瞬間增強,濃郁的宛如可以凝成水滴,軒轅齊的那幾位朋友抓緊這個機會,就地打坐修行。

「你怎麼不修煉?」金渝問著身旁的韓非。

她原本以為,依照韓非的勤奮苦修,他應該會做出同樣的舉動,然而,在虹光出現時,他唯一的反應卻是靠近她,並且緊緊抓住她的手。

「……」韓非搖了搖頭,沒有回答。

不曉得為什麼,看到那道光束降下時,他的心口突然一悸,莫名的慌亂起來,像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樣。

「妳不會離開吧?不會丟下我離開,對吧?」他不安的詢問,抓著金渝的手勁增強。

感受到他的情緒起伏,金渝只覺得納悶不解。

她似乎從沒說過要離開吧?為什麼韓非總是一副她隨時都會跑掉的模樣?

儘管疑惑,金渝還是重複了她給過的承諾。

「我答應過你,我會等你。」

「我知道,我信妳,可是、可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裡覺得很慌。」他摸著心口喃喃低語,神情恍惚。

他也不曉得為什麼,就是覺得無法安心,但這句話他絕對不會跟金渝說,他不想讓金渝誤以為,他不信任她,不相信她給的承諾。

他信的,他知道金渝不輕易承諾,一旦說出口了,她肯定會做到,他是真的信她的!

看出韓非的忐忑,金渝笑著揉揉他的頭髮安撫,而後轉頭望向已經飛昇至高空,快要靠近裂縫的軒轅齊。

就在軒轅齊即將穿過裂口時,裂縫突然降下另一道虹光,筆直地朝金渝衝來,將她籠罩在裡頭。

而韓非則是被光束逼退數步,隔離在外。

「金渝!」他驚恐的大喊,想也不想的撲向她,卻被一面七彩障壁攔下。

無端被禁錮在虹光裡的金渝,同樣大感愕然,當她對上韓非焦急的眼眸時,她終於明白,為什麼他會一直覺得心亂不安了。

冥冥之中,金渝隱約知道,她要想破除這道光束不成問題,但就算她破開一道光束,上界仍舊會降下其他光束接引她,她能毀了一道、十道、百道,那麼,若是有千道、萬道、數百萬道呢?

就算她大發神威,將這些光束全摧毀了,這個位面也不會允許她這個異類存在,仍舊會將她逼走。

雖然不清楚為什麼之前位面法則沒有發現她,但在接引光束罩住她的時候,金渝就明白,法則已經察覺到她的存在,要將她驅逐出去了。

為此,她只能歉然而無奈的看著韓非。

「不!不要!」看出她眼裡的意思,韓非紅著眼眶大吼:「妳說過會等我,會讓我陪著妳,妳承諾過的!妳不能這樣,不能這樣、不能就這麼離開!」

「我也不想。」金渝低嘆一聲。

這話不是安慰、不是敷衍,她是真的不想。

至少在韓非修煉有成時,她不想離開他,然而,屋主要趕客人離開,客人能強留嗎?

「不!」

韓非拿出長劍,拼命揮砍攔阻他的光壁,劍斷了就換另一把,當武器全部都損毀時,他乾脆拋了武器,引動全身的靈力,徒手攻擊。

看著韓非如同飛蛾撲火的決絕模樣,金渝也覺得十分不好受。

「停手吧!你破不開的。」她婉言勸著。

「不!我不!」

即使雙手已經傷痕累累,韓非的動作仍舊沒有停下,若是靈氣耗竭了,他就服用丹藥補充,繼續攻擊。

看著他不停的吞下丹藥,金渝十分擔心,也萬分後悔。

她記得唐老爺子曾經提過,就算是上品丹藥,短時間內大量服用也會產生丹毒,對身體絕對是有害無益。

她現在真是很懊惱,懊惱自己為什麼要給他那麼多丹藥?要是給少一點,吃完就沒了,現在也不用擔心他會服藥過量。

輕嘆一聲,金渝單手按上虹光屏障,在掌心凝聚力量,把障壁破開一個缺口。

目光始終鎖定在金渝身上的韓非,眼睛瞬間一亮,小手立刻順著缺口穿過,緊緊抓住金渝的手腕。

「小非!」金渝瞪大雙眼,緊張的看著他的手。

當韓非的手臂探入光束,握住她的手腕時,他的衣袖發出「劈哩啪啦」地聲響,彷彿有人在撕扯衣料,布料一片片的裂開,裸露在外的皮膚出現血色網紋,短短幾秒內,韓非的手臂就皮開肉綻,血肉化為碎末肉渣不斷掉落,不一會,那手臂已經能看見森森白骨。

灰飛煙滅!──金渝腦中瞬間浮現這個詞。

不行!絕對不能讓小非死掉!

她立刻調動靈力,將韓非全身包裹起來,並且施放治療術替他療傷。

在身體被金渝的靈力裹住時,韓非發現阻礙他的障壁消失了,趁這機會,他撲向金渝,雙手緊緊圈住她的腰,讓光束帶著他們兩人飛昇。

金渝並沒有制止他的舉動,等韓非的傷勢全都治好,手也恢復原狀後,她將包裹韓非的靈氣加厚幾層,將他牢牢保護住。

此時,兩人已經飛昇至半空,再過一會就要穿過裂縫了。

「本來是來看別人飛昇的,結果自己也跟著飛了。」看著越來越接近的裂縫,金渝有些哭笑不得。

裂縫的另一端漆黑一片,隱約中可以看見點點星光,以及狀似星河的各色彩光,就像看到宇宙星際的圖片一般。

對仙界的好奇,讓金渝的心底翻滾著興奮。

「你確定要跟我一起走?」金渝替韓非抹去臉上的血滴,凝視他的眼睛問道。

若是他神色間有一絲絲猶豫,她絕對會把他送回去。

「是,我要跟妳一起走。」韓非篤定的點頭,沒有絲毫遲疑。

「不後悔?」

「絕對不悔!」

「那你爺爺該怎麼辦?」金渝又問。

「爺爺會成仙,以後還是會遇到的。」韓非收緊了抱著金渝的手,死死不放。

確定韓非沒有一絲勉強或猶豫,金渝反手抱住他。

既然她承諾過他,絕對不會拋下他,現在自然也不會推開他。

這般親暱的舉動讓韓非的身體一僵,而後又立刻放鬆下來,儘管他的神情很平靜,但那雙豔紅如血的耳朵卻出賣了他。

「要是唐老爺子發現你跟我跑了,肯定會很生氣,說不定會罵我是誘拐幼童的妖女。」一想到老爺子氣鼓鼓的模樣,她就忍不住想笑。

「妳不是妖女,我也不是幼童,爺爺更不會罵妳!」韓非氣鼓鼓的回道,對金渝的說詞相當不滿。

他從懷裡摸出一枚信符,想要傳送訊息給爺爺,知會他一聲,但信符一拿出來就立刻化為粉塵散去,完全派不上用場。

「用這個吧!」金渝遞給韓非一枚紅色訊符,這個是她玩的修真遊戲裡頭,仙界專用的傳訊玉符。

在韓非輸入離別留言後,金渝灌入靈力激發,訊符化為光束消失。

 

 

 

文章標籤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