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257_394915530591111_6020105_n

 

 

第四章 這不是正常的飛昇程序啊!(1)

 

 

軒轅齊的送別筵席設置在軒轅家族的本宅。

筵席一共舉行十天十夜,接待前來道賀的客人。

賓客們來自四面八方,各個星球都有,為了不錯過這場筵席,許多人都是提前抵達,暫住在軒轅家的莊園與別院裡頭。

金渝與韓非沒有提前出席,而是在這場送別宴的第八天抵達,而唐老爺子因為代表唐家出席,在家族勢力低於軒轅家的情況下,他與洪九公、花百里都是在筵席第一天到場,陪同隨行的,還有各自家族裡的幾名晚輩。

這場送行宴,軒轅齊是重點中的重點,但這位仙人就要飛昇了,對他們這些家族的未來發展沒有影響,他的存在只是代表軒轅家的聲勢又要上漲不少,至少數十年內沒人敢對上這個家族。

這些到訪的賓客除了來沾沾仙人的仙氣之外,另一個目的是加深自己家族與軒轅家的往來,讓自家藉著軒轅家的勢力興盛起來,同時,他們還想讓家族晚輩多在軒轅家面前晃悠,看看能不能讓家族裡的人看中,被他們收入門下或是來個結親之喜。

門戶低一點、勢力小一點的家族,自然不敢妄想攀附軒轅本家的人,他們把目標放在分家身上,想從中挑選可以結親的對象,而地位稍高一些、家族有些勢力的,以及野心太大、看不清楚自己身份的人,紛紛把目標放在本家弟子身上,拼命的想給自家兒子、女兒或是子姪輩創造機會,讓他們來個意外相遇、偶然邂逅、路過巧遇,期望能夠一舉成功,成為軒轅家的一份子。

其中,被騷擾最盛的就是軒轅家年輕一輩的第一人──軒轅清。

不管是相貌、家族地位、實力或未來潛力,他都是軒轅家的佼佼者,被家族寄予厚望。

這麼優秀的青年,自然成了外人眼中的大肥羊,姑娘們眼中的最佳夫婿,即使軒轅家派了不少護衛替他擋人,總還是有攔不了、擋不下的。

例如:花百里和他的孫女花麗兒。

「呵呵,清賢侄,真巧啊,又遇見了。」花百里穿著華麗而嶄新的衣袍,笑容滿面的走來,身旁陪著的年輕姑娘,便是他的孫女花麗兒。

「清哥哥好。」花麗兒面色嬌羞的行禮,動作標準、儀態優美。

她的髮上簪著最新款的珠翠,衣飾華麗精緻,銀紅錦緞襯得她膚色更加紅潤,通身氣派,一看就知道是家裡護著、寶貝著的掌上明珠。

「花伯父、花姑娘,兩位好。」軒轅清笑著與兩人打招呼,心底則是暗暗苦嘆。

又被找到了……

這幾天下來,他與兩人「巧遇」的次數共有五十多次,要說這其中沒有夾帶刻意,實在很難令人信服。

然而,即使明知道對方的意圖,在對方尚未挑明之前,他也只能故作不知,不能做出失禮舉止。

「清賢侄,你跟麗兒年紀相仿,直接稱呼名字就好,叫姑娘太生疏了,我們麗兒不也是喊你清哥哥嗎?」花百里笑道。

花百里介紹兩人認識時,花麗兒只喊過他一次清公子,之後就改口喊清哥哥,彷彿他們已經認識許久、相交多年。

「是。」軒轅清從善如流的改口,沒有與對方糾結在這等小事上。

稱呼只是稱呼,並不是喊得親近就真的能拉近關係,身在商賈之家,從小就跟著長輩到處應酬的他,對這等事看得相當清楚。

「老花,你又在折騰什麼了?」洪九公的聲音自遠處傳來,同樣地,他身旁也陪著一個人,那是一名氣宇軒昂、樣貌與他有七成相似的青袍男子。

「哎呀呀!死酒鬼,誰跟你說我在折騰?我跟清賢侄聊天也叫折騰?」一見到來人,花百里一改先前的和藹穩重,指著對方鼻子咆嘯起來。

「洪伯父、洪前輩。」軒轅清向兩人拱手行禮,笑容比平日熱切一些。

洪姓青年朝他點頭回應,沒有開口招呼。

青年的這般態度很正常,畢竟雙方的境界相差頗多,即使軒轅家比洪家強盛,但這不代表一位元嬰期高手要向一個低階修行者百般討好。

洪姓青年的這般態度,軒轅清並沒有感到不滿,反而對他高看幾分。

就在花百里與洪九公相互抬槓時,外頭突然傳出響亮的騷動聲,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怎麼回事?」

「有什麼人來了嗎?」

洪九公與花百里同時開口,而後對視一眼,腦中同時想起一個人。

沒等他們詢問,軒轅任的聲音就傳來了。

「金前輩,這邊請。」

「軒轅齊呢?他請我來看他飛昇,人怎麼不在?」金渝的詢問聲緊接著響起。

剛才她已經用靈識掃過軒轅家內外,發現軒轅齊並不在這裡。

聽到金渝的聲音,軒轅清等人眼睛一亮,面露喜色,紛紛朝她的方向走去。

「請前輩見諒。」軒轅任恭敬地回道:「大人他不喜吵鬧,此時正待在後山,與幾位朋友聚會。」

「後山?那……」金渝才想讓軒轅任帶她跟韓非過去,卻被人打斷了話。

「金前輩,好久不見。」軒轅清笑著上前,儘管他已經努力壓抑情緒,但還是流露出幾分激動之色。

「好久不見。」金渝朝他與花百里等人點頭。

「丫頭,來來來,這是我小兒子洪崇峰,上次那把帝雉劍就是給他的,怎樣?我這小兒子不錯吧!」洪九公將小兒子推到金渝面前,笑呵呵的介紹道。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洪崇峰面露尷尬,而韓非則是在對方接近時,警戒地擋在金渝身前,至於當事者金渝……

「他是你兒子?」她摸著下巴,上上下下地打量對方,那有如實質的目光讓洪崇峰額冒冷汗、全身僵硬,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

不是他膽小、也不是他害羞,而是金渝在打量他時,故意針對他釋放靈壓,想測試他的承受力有多少。

雖然洪崇峰已經是元嬰期高手,但在金渝這位仙人面前,他依舊脆弱的如同幼兒,那山一般沉重的氣勢一壓下,他能穩穩站著就很不錯了!

兩人對峙了十多分鐘,直到對方臉色蒼白,金渝這才收回氣勢。

就在洪崇峰以為考核已經結束,暗暗鬆了口氣時,金渝出其不意的拍了他一掌,讓他頓時氣血翻騰,咳出幾口鮮血。

洪九公雖然相當擔憂,但他知道金渝不會害他的小兒子,這才勉強壓下情緒,沒有上前討公道。

「煉製機關偶具時,至少要瞭解你用的是什麼材料,有些看起來無毒,卻不見得就是無害。」金渝取出一個小木瓶,瓶高四吋,寬為兩吋,「我已經為你逼出體內的蟲子了,接下來要靜心調養一段時間,這瓶丹藥三日一顆,吃完了,你的身體也就康復了。」

經她這麼一說,眾人這才發現,洪崇峰咳出的血液裡頭,竟有數十隻細小的蟲子在蠕動,這情景讓所有人驚駭不已。

洪九公連忙接過小木瓶,拔開瓶塞,拿出一顆丹藥塞入小兒子嘴裡。

「那是什麼蟲?」韓非問出眾人心中的疑惑。

「血隱蟲,棲息在矮藤樹裡頭,大約數萬棵矮藤樹才能找到一隻。」金渝解說道:「這種樹生長在炎熱、乾燥的地區,本身沒什麼特殊功效,它的花很漂亮,像是紫紅相間的重瓣牡丹,有些人會將在庭院種上幾顆。一般情況下,血隱蟲不會離開矮藤樹,除非有人劈開矮藤樹,而且手上還有傷口,這些血隱蟲才會被鮮血吸引,順著傷口侵入身體,進入人體後,蟲子會棲息在心藏,吸食宿主的血液繼續繁衍滋生,從這些蟲子的數量看來,牠應該在你體內寄生十年以上了。」

「是的,十幾年前,我偶然經過一處小沙漠,看到前輩說得那種樹,當時的我正在找尋新材料,就隨手砍下幾棵,可是我沒有發現蟲子進入體內……」洪崇峰摀著胸口,表情有些後怕。

身為元嬰期高手,他只要內視一下,就能將身體狀態查看的一清二楚,這段期間以來,他從沒發現體內有蟲子。

「血隱蟲的名字可不是亂取的。」金渝意有所指的笑道。

既然名字裡頭有個「隱」字,自然表示牠有特殊的藏匿本事,洪崇峰的境界太低,這才沒有察覺到牠的存在。

「臭小子!渾小子!」洪九公又是氣憤又是後怕,要是今日沒有遇見金渝,要是金渝沒有出手相救,那他這個小兒子不就……

「不是跟你說不要亂收集材料,不要什麼東西都拿來煉製嗎?你怎麼就說不聽?你、你這是想氣死我嗎?混帳!」

「爹,我這不是不知道嗎?」知道是自己的錯,洪崇峰完全不敢閃避,乖乖地讓父親打,讓他消消怒火。

「天啊!世上竟然有這種蟲,好恐怖!」花麗兒摀著嘴移動幾步,正好站到軒轅清身旁。「清哥哥,那蟲子好恐怖,麗兒怕……」她拍著胸口,惶惶不安的靠向軒轅清,那嬌弱的模樣很能勾起男性的保護欲。

「沒事,有金前輩在,這些蟲子不會造成威脅。」軒轅清不動聲色的避開,不讓對方碰觸到自己。

金渝拿出一個橢圓型、掌心大小的白瓷罐,指尖一勾,那些血隱蟲就被收入瓶子裡頭。

剛才她雖然解說的很詳細,卻漏了一點沒提──這血隱蟲若能煉製成血隱蠱王,將會是攻防皆宜的上等仙寶。

只是這血隱蠱王的煉製不易,除了要投入大量仙草、靈液之外,數十萬隻才能煉出一隻,這十幾隻連零頭都不算,要先培育一段時間才行。

她把瓷罐收入靈泉空間,傳音吩咐夏蓉餵養培育,而後取出一個儲物袋。

「既然我稱呼你父親一聲洪大哥,自然也算是你的長輩,初次見面,總要給一點見面禮。」她對洪崇峰說道。

儲物袋裡頭放著她隨手收集的低階材料,即使這些材料派不上用場,見到時,她還是會忍不住出手採集,這是她在遊戲中養成的習慣。

現在既然有人需要,她當然就大方送出,免得這些東西在她手裡浪費了。

「謝謝、謝謝前輩!」

洪崇峰驚喜萬分的接過,拿到手上時,他暗中朝裡頭看了一眼,赫然發現裡頭除了常見材料之外,還有市場上相當罕見的稀品!

這位仙子果然跟父親說得一樣,和善又慷慨,完全沒有仙人的架子!

洪崇峰感激的望著金渝,她在他心底的地位,瞬間從陌生而高高在上的仙子,成了一個樂於助人、善良大方的大好人。

金渝並不清楚對方的想法,只覺得洪崇峰的目光過於熱烈,讓她有些頭皮發麻。

「真好,洪小哥有禮物,麗兒都沒有……」

發現眾人的目光都在金渝身上,就連軒轅清也只看著金渝,不理會她,花麗兒不甘的嘀咕,儘管她壓低了聲音,音量還是讓眾人聽得清清楚楚。

「麗兒,不得無理。」花百里尷尬的低聲斥責。

「本來就是嘛!她不是也喊爺爺大哥嗎?怎麼只給洪大哥見面禮?」花麗兒不滿的回嘴。

「夠了,不要再說了。」花百里暗地扯了下她的衣袖,示意她閉嘴。

雖然他也認同花麗兒的話,覺得金渝有些偏心,明明他跟洪九公同時與她結交,而她卻只給洪崇峰禮物,沒給自家孫女,甚至連看也不看她一眼,實在很不給自己面子,但對方不管怎麼說都是上仙,不能得罪!

看著這對爺孫的互動,金渝不以為意的笑笑,她原本是有打算送花麗兒幾樣飾品,但禮物還沒拿出手,她就先嚷嚷開了,一副好像自己厚此薄彼的模樣。

呵,真是好笑,誰規定她一定要送禮給她?

會把材料送給洪崇峰是因為他有這項需求,而且金渝因為他而得到難得的血隱蟲,自然要給對方一些回禮,表示感謝。

「時間不早了,帶我去找軒轅齊吧!」無視花麗兒眼中的嫉妒與欲望,金渝催促著軒轅任。

「我帶前輩過去!」沒等軒轅總管回應,軒轅清搶先開口說道:「請任總管招待伯父他們,帶他們遊覽花園。」

「清哥哥,我也想去拜訪……」花麗兒還想跟著,卻被軒轅清一口回絕了。

「後山乃軒轅家禁地,除了太祖特許的客人之外,其他人不得進入,還請見諒。」他耐著性子解釋道。

「我爺爺也是受到邀請的賓客!為什麼她能去,我爺爺就不能去?」花麗兒不依不饒的質問,不肯就此作罷。

軒轅清暗暗吸了口氣,忍下差點脫口而出的斥責,他的教養讓他不能讓女子難堪,可是這個花麗兒實在是……太不識相了!

「花姑娘有所不知。」主子不能說的話,自然有其他人來說,軒轅任上前一步,接口說道:「花前輩是軒轅家的賓客,金前輩是太祖大人親自邀請的客人,兩者自是不同。」

見花麗兒一副矇懂無知的模樣,軒轅任乾脆把話給挑明了。

軒轅任說得這麼直白,花百里的神情瞬間一僵、面色訕訕,而花麗兒則是一臉的忿忿不平。

「你、你們怎麼可以這樣?我爺爺跟你們認識那麼久,還把很多……」

「麗兒,安靜!」花百里沉喝一聲,制止了她的發言。

要是再讓孫女往下說,他的老臉就要丟盡了!

「爺爺,我是替你不平……」

「再不閉嘴,妳就給我回去!」

「……」花麗兒委屈的抿著嘴,恨恨的一跺腳,退到爺爺身後,同時,她還隱晦地瞪了金渝一眼。

花麗兒字以為隱晦的舉動,其實現場眾人都看到了。

對上她怨恨不平的神色,金渝真是大感不解。

花麗兒不過是築基後期的小丫頭,現場隨便一個人都比她強大,她怎麼有那個膽子,在她這位上仙面前不敬?

相比唐家人對金渝的恭敬,還有她外出遊歷時,那些路人對她的尊崇,花麗兒的表現無疑是異類。

金渝並不知道,這個花麗兒早就被家人寵壞了,平常就是仗著爺爺與家族勢力任意妄為,完全不將其他人看在眼裡,就算在外頭闖了禍,惹到不該惹、不能惹得高手,家裡也會出面替她擺平,自然就更加有恃無恐了。

「前段時間重新修葺了萬花園。」軒轅任開口緩和氣氛,笑得溫和有禮,「現在正是繁花盛開的賞景時節,各位應該還沒去過吧?不妨由在下領各位前往遊覽一番。」

說完,他向前走了幾步,做出領路的姿態。

這也算是給了花百里一個台階下,打破這份尷尬地窘境。

當然,要是花麗兒再不識相,偏要死纏著清少爺不放,他也不介意暫記下這一筆,待日後給對方一點苦頭嚐嚐!

在總管出面緩頰後,軒轅清也適時地跟眾人開口道別,領著金渝與韓非朝後山走去。

經此一事,花百里徹底明白,花麗兒跟軒轅清的親事已經無望,而且這一切還是孫女自己搞砸的,這讓他滿腹鬱悶卻也無從宣洩。

 

 

 

 

文章標籤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