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d12b570jw6dfev4oa11uj.jpg

 

 

第三章 年節禮物(2)

 

「東西有點多,你們最好退後一些。」倒出材料之前,金渝提醒著。

聞言,眾人互望一眼,聽話的退了幾步。

金渝抬手一揮,嘩啦啦的幾十堆礦石小山出現,為了讓他們儲放方便,金渝按照礦石類型分類,就算是數量最少的小礦堆,也有到小腿的高度,重量估計有一噸重。

「嘶──」

看著那些耀眼璀璨的各色礦石,眾人倒抽了一口冷氣,而後紛紛上前觀看。

「乖乖,這是把礦脈都挖來了嗎?」唐仁虎嘖嘖讚嘆,目光完全無法從礦石移開。

「千年隕鐵、紫青礦、烈焰紅息、烏金礦、深海藍石、斐色花岩、細雪精鐵……」唐老爺子一一說出名稱,神情激動無比。

「上品!全都是難得的上品礦!隨便一樣都能賣到幾十萬靈石。」掌著唐家家務的唐仁凱,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礦石的市價。

「不准賣!」唐老爺子面容嚴肅的吼道:「誰要是敢將這些材料賣掉,我就把他逐出唐家!這些礦石不准賣掉,聽到了沒有?」

對唐老爺子這樣的資深鍛造師來說,他們最大的心願就是親手打造出高階靈器,甚至是仙器。

然而,要打造出高階靈器談何簡單?

除了擁有材料之外,鍛造師本身的境界與鍛造技術也要足夠高超。

技術要怎麼練高?當然是要一次又一次的練習,而想要練習,就必須要有材料才行,但是高階材料的取得卻又相當困難,有錢還不一定買得到,沒辦法拿到煉製材料,就沒辦法練習,鍛造技術也就不能提高……

這無疑是一個惡性循環迴圈,也是大多數鍛造師面臨的問題。

現在,有了這些高級材料,唐老爺子無疑有了練手的機會,一直停滯的技術有了提升的契機,又怎麼可能讓人把這些礦石賣出去?

「……爹,我只是說說而已。」唐仁凱面色尷尬的回道。

他剛才之所以喊了那一聲,純粹是因為前段時間各店舖進行年終回報,他成天看著田莊與店舖的帳冊,盤算家族這一年度的收益與支出,整日與數字為伍,腦中全被成本與價格佔滿,導致現在一看到東西就聯想到價錢……

這只是下意識的行為,並不是他真的想拿這些礦石賺錢啊!唐仁凱覺得自己很無辜。

唐老爺子哼哼兩聲,雖然嘴上沒說什麼,可那警告的眼神明白顯示著:老爺子我要拿這些礦石練手,你們少打礦石的主意!

「爹,替我打造一把刀吧!」唐仁虎趁機提出央求,「我手上這一把,不知道為什麼,用起來不太順手。」

「那是因為你的實力增強了。」唐老爺子呵呵的笑道。

唐仁虎先前是元嬰期,經過這段時日的修煉,已經突破至出竅期,是唐家修行者中進階最快的一位,是他們這一代的佼佼者,修為只低於唐老爺子與唐家幾位長老。

「咳!你們要是說完了,就請退開一下。」金渝提醒著。

她的儲物空間裡頭,還有其他東西沒拿出來呢!

「還有東西?」唐仁虎訝異的咋呼著。

「一些瓶瓶罐罐的半成品。」金渝再度一揮手,面前又多出兩堆小山,就如同她先前所說,這兩堆物品全都是一些瓶瓶罐罐。

「這是……」唐老爺子好奇的拿起一瓶,而後面色一驚,差點把瓶子給摔了。

「蛟、蛟龍血?」他失聲嚷著。

蛟龍啊!這可是十二級的高階靈獸啊!就算傾唐家所有高手之力,不,就算他們還找來古邈派相助,也不見得能夠捕捉!

「嗯,經過一個水潭的時候,剛好遇到一頭蛻變沒幾年的蛟龍,牠想吃我,我就順手殺了。」金渝指了指旁邊的大罈子,罈子足足有一人高,「那兩個黑罈子裡面有牠的鱗皮跟筋,肉被我拿去餵寵物了。」

隨著金渝的說詞,唐老爺子的視線朝那些容器掃去,儲放著蛟龍血的瓶子共計十二瓶,另外,血瓶旁邊還有一瓶標示著「蛟龍角粉」的青玉瓶。

除了蛟龍之外,還有各種市面上很罕見、很難買到的靈獸與奇珍異草,這些物品都已經被金渝提純過,蘊含的雜質與毒素全都去除了,只剩下淬煉好的純液。

「蛟龍角我磨了一根,另一根留了下來。」金渝將一個長方盒遞給唐老爺子。

蛟龍角是相當優秀的武器材料,但並不是每名鍛造師都有辦法處理。

唐老爺子目前雖然是高階鍛造師,但這是修真界的等級劃分,要是到了仙界,他只是最低階的鍛造者,他的能力不夠處理這項材料,所以金渝才會多此一舉,將蛟龍角磨成粉末狀,讓他在鍛造時添加到武器裡頭,雖然這樣的作為會減少蛟龍角本身的威力,但在修真界中,添加蛟龍角粉的武器已經足夠讓人眼紅了。

「好、好。」唐老爺子興奮的抓緊長方盒,雙眼通紅。

他那激動的模樣,就像是現在就想鑽進鍛造房,開始打造武器一般。

金渝哭笑不得的看著老爺子,才想勸他冷靜一點,唐老爺子卻大手一揮,將部份材料收入儲物袋,吩咐眾人不准打擾他,樂顛顛的跑去煉器了。

等到唐老爺子結束閉關時,年節已經過了。

「恭喜!」看出唐老爺子的煉器水準進階了,金渝笑嘻嘻的拱手道賀。

「哈哈,同喜同喜。來來來,妳瞧瞧。」唐老爺子拿出他剛做好的作品,興沖沖地向金渝展示著。

那是一把子母劍,霜白的劍身有天然形成的鋼紋,刃口寒光粼粼,劍柄與劍鞘是以烏桃木製成,裡頭融了點蛟龍角粉,強化它的防禦力。

「好、好劍。」將雙劍拿在手上端詳,金渝點頭讚嘆。

她察覺到這劍裡頭還隱隱含了一分天道之力,應該是唐老爺子在鍛造中獲得的感悟。

「恭喜。」金渝將劍遞回,再次道喜。

前一句道賀是恭喜唐老爺子技藝提高,這一聲道賀則是恭喜唐老爺子得到珍貴的頓悟,並將它融入兵器中。

以天地之力化作筆墨,融入萬物百態之中,可不是人人都能辦到的。

就算是上界的仙人,要辦到這麼精妙之事,也要等待機緣。

「不曉得誰才是有緣人。」輕撫著劍鞘,唐老爺子的笑容化作感慨,心底突然滋生要將寶貝女兒嫁人的不捨。

金渝輕笑兩聲,她懂唐老爺子的感受,越是重視,自然會越捨不得。

「上次老爺子走得太快,我還有幾份年節禮物沒給……」

「還有禮物?」唐老爺子面露詫異。

年節時,金渝給出了丹藥、靈石、靈果與煉器材料,不管是哪一樣,都已經是相當豐厚的年禮,她竟然還說手上還有?

「丫頭,我知道妳很大方,可是凡事要有度,過多不是好事,妳已經為唐家帶來太多福運了,已經夠了……」唐老爺子婉言勸著。

金渝對唐家人的好,他全看在眼裡、記在心裡,自然不想佔她便宜,她已經給唐家夠多東西了。

同時,他更為金渝的慷慨擔憂,深怕她日後不知人心險惡,引狼入室。

「丫頭,妳在外面千萬要注意安危,並不是妳對別人好、別人就會對妳好,妳對人掏心掏肺,不一定就會帶來友誼,很可能會引發對方的貪婪,人的欲望是無窮的,利益動人心啊……」

唐老爺子的殷殷勸說,讓金渝的笑容裡添了暖意,「我知道,我會記住的。我只是想為勤道堂的內閣添上幾塊石碑而已。」

勤道堂是唐家的書庫,裡頭放置各式各樣的修練功法,一般弟子只能進入外院,只有家族精英才能獲准進入內閣。

雖然金渝說得輕鬆,但聽到「勤道堂內閣」幾個字,唐老爺子就猜測金渝要給的石碑或許是功法一類,這可不是等閒小事啊!

為此,他連忙召集唐家眾長老以及刑法堂等主事者,讓他們先前往勤道堂,將待在內閣的弟子驅散。

雖然說是內閣,但它的佔地面積卻有一百畝,建築物共有三層,牆壁與地面全都佈置著禁制與陣法,除了防止閒雜人等進入之外,另一方面是鞏固建築物本身,避開歲月風雨的侵蝕,或是人為的破壞。

唐老爺子這麼慎重其事,金渝其實覺得有些尷尬,她只是想送幾塊石碑而已,用不著弄得像是要迎接國寶吧?

在眾目睽睽之下,金渝意念一動,眾人面前就出現三塊石碑,石碑有三公尺高、兩公尺寬,三塊石碑的材質階不同,一塊是雪白滑膩的玉石、一塊是古樸厚重的青松木,一塊是漆黑的不明金屬。

青松木塊上是一幅用刀雕刻而成的山水畫,黑色金屬粗粗看去就只有一片漆黑,看不出端倪,而雪白色玉石上頭,則是以烏墨寫著「道心何在」四個大字。

字體筆力強健,又似與玉石渾然天成,不是人所書寫,其氣勢如同崇山峻嶺、浩瀚汪洋,又彷彿令人置身於無垠虛空,在亙古歲月的浪濤中,化為一粒沙塵,渺小而卑微。

一時之間,不少人望著石碑、面露迷惘,耳邊彷彿有個聲音在質問:你的道心何在?你的道是什麼?你的道在哪裡?

金渝沒有打擾那些沉思的人,而是擺了擺手,將仍然清醒的幾人挪到旁邊,整個移動過程中,不管是被移動的人或是沉浸在石碑文字的人,都沒有察覺。

「這幅畫,我融入了天地意境。」金渝指著木雕畫說道。

「意、意境?」唐老爺子等人倒抽一口冷氣,個個震驚不已。

雖然不是所有的頓悟都是從天地而來,但金渝這一舉動也就表示,他們都有可能從這幅山水畫中得到對天道法則的啟發!

對他們這些修行者而言,這是一項天大的機運,只要能窺得天道,他們修行的路就能走得更順遂!

「這塊黑金石碑是功法、戰意、劍意的傳承,希望你們之中有人能領會。」

「功法?」

「竟、竟然是功法傳承!」

眾人的呼吸瞬間變得急促,看著石碑的目光變得相當火熱,就連一心撲在鍛造上的唐老爺子,這時也是激動萬分、心動不已。

「全都聽好了,此事絕對不准外洩!違者,殺無赦!」唐老爺子神情嚴肅的下令,語氣透著肅殺之意。

「是!」眾人齊聲應允。

此後,唐老爺子立刻讓人把山水刻畫跟黑金石碑搬到內閣頂樓,並定下規矩,只有少數獲得資格的人才能進入頂樓密室,而且還嚴格限制了時間,除非發生頓悟,不然只能在密室裡頭待上一天。

而韓非因為金渝的關係,破例得到一次觀看黑金石碑的機會,說巧不巧,竟讓他從中領略到一絲劍意,悟得一套劍招,命名為《擎天》。

當金渝看過他演練的劍術後,對他領略的劍意有一種莫名地熟悉感,好像曾經在哪邊感受過一樣。

「……這套劍招有哪邊不對嗎?」發現金渝的神情有些恍惚,韓非不確信的問。

「我只是覺得這劍意很熟悉。」金渝搖頭笑笑。

「這是妳融入石碑的感悟,自然對它熟悉。」

「也是。」金渝附和的笑笑。

唯有她自己知道,那股劍意雖然是她放入的,卻不屬於她。

那份劍意的感悟,是在看過別人的演練後才得到的,而且她隱約覺得,最初的劍意應該是大開大合、橫掃千軍、一往直前的磅礡豪邁,而不是這份被改動後的颯爽輕逸。

儘管她想不起更加詳細的情況,連對方是誰也不記得,但直覺告訴她,那個人應該是她很熟悉的人!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