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作桑嵐,靈豹族的長公主。」女孩臉上帶著甜美的笑容望著我,大又水靈的眼睛咕溜溜的轉著。

 

「妳、妳好。」我愣愣的點頭回禮,驚愕的腦袋還沒恢復運作。

 

「我聽說貝卡尊者的孫女是個很特別、很特別的人。」桑嵐的臉緩緩向我逼近,那直盯著我的雙眼像是要將我看穿一般。

 

「呃……」隨著桑嵐的靠近,我也跟著怯怯的往後退了點。

 

「光用看的看不出來。」桑嵐鬆開手,往後退了幾步。「打一場吧!」

 

啊?打一場?為什麼突然要跟我打?我才想搖頭拒絕,桑嵐卻飛快向我衝來,到達我面前時,她張手往我抓來,我連忙往後跳開。

 

就在這一瞬的交鋒,我發現我左肩的衣服出現了三條長裂口,往桑嵐手上瞧去,發現她手指上的指甲,竟然變的又長又尖銳,活像副爪子一樣。

 

「哎呀!被妳逃開了。」桑嵐略帶惋惜的對我笑著,連帶的,她還俏皮的對我拋了個媚眼。

 

要是我剛剛再慢個一秒,我的左肩膀就毀了。望著桑嵐那副天真的神情,我只能無奈的苦笑。

 

「太狡滑了!」一個如雷響的抗議聲從台上傳來。

 

魔族學生中衝出另一名學生,他沒有翅膀卻能飛在半空,一道道閃電在他身邊圍繞,他的頭上長著一對彎角,那模樣就像是牛角一般。「桑嵐,說好要公平競爭,妳怎麼可以搶先!」

 

「庫馬,你嚷什麼嚷?」桑嵐回過臉去,惡狠狠的賞他一記白眼,雙手順勢往腰上一擺。「告訴你,迪亞我要定了!」

 

「哼!妳說是妳的就是妳的啊!」庫馬不甘示弱的回道:「誰有本事她就是誰的!」

 

『看來妳很搶手。』狂望著他們,帶點戲謔的笑著對我說道。

 

『搶個屁!什麼你的我的她的?我又不是玩具!』這是我跟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可是他們似乎早就認識我、知道我?這真是讓我不知該怎麼去應對。

 

「輸的人,必須要當對方的手下一個月!任憑差遣!」桑嵐輕挑的舔了下嘴唇,示威性的亮出她那尖銳的長指甲。

 

「沒問題!」庫馬自信滿滿的一口允諾。

 

「你們別──」我才想制止兩人的爭吵,一道紅光在我面前閃過,火光帶著灼人的熱浪襲來,我連忙張出冰盾擋下。

 

「轟!」巨大的蒸氣在冰與火撞擊後出現,我的冰盾前方出現一團大火球。

 

火燄慢慢淡下,一個人影自火中現身,紅黑相間的袍子被風吹的飛揚,左耳上的藍寶石在光芒的照耀下,閃著耀眼的藍光,他就是一開始說要找我的那個男生。

 

「反應還不錯。」對方語調平淡的說道,嘴邊出現不知是輕蔑還是挑釁的笑容。

 

「斐洛,難道你也想跟我搶迪亞?」桑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現在那名男子身後,她那漂亮的臉上充滿怒氣,彷彿下一刻就會出手殺死對方一般。

 

「我只是想看看貝卡尊者的孫子有多少能耐。」叫做斐洛的男子不以為然的瞇起眼。

 

這個叫做斐洛的人好像很討厭我?為什麼?看著對方不友善的態度,我納悶著。

 

「要打架可別忘了我!」庫馬快速飛到桑嵐與斐洛中間,兩手一揮,巨大的雷電一左一右攻向他們,要是兩人沒有及時擋下,身上勢必會被轟出個大洞。

 

「上啊!當作是來到人界的紀念!」台上魔族的學生開始鼓噪起來。

 

「桑嵐!把斐洛撕成碎塊吧!用妳的爪子掏出他的心臟!」

 

「斐洛,一刀將他們兩個給解決了!」

 

「庫馬!用你的三叉戟將他們刺穿!」

 

聽著四周的鼓譟聲,庫馬手上出現一隻閃著電光的三叉戟,斐洛先是喃喃唸了幾句咒語,而後,他憑空從自己的右手掌心抽出了一把闊刀,寬闊的刀面上刻著像圖畫又像文字的奇異花紋。

 

再回頭看看桑嵐,她的手上沒有任何武器,不,應該說,她不需要武器,光聽剛剛魔族學生說的話就知道,她那銳利的爪子可是能將人撕裂的啊!

 

「等等,你們冷靜點,這裡還有其他人,要是真的開打,大家全都會受傷!」我著急的對他們喊著,但是他們卻理都不理我。

 

「跟魔族的人談這個沒有用。」三藏慢條斯理的對我說道:「魔族的人非常熱中戰鬥,只要一打起來,才不會管別人的死活。」

 

「沒錯。」果力多優雅的喝了口果汁,深表同意的附和。「這個歡迎會辦不成了,本公子要回去敷臉了。」

 

歐羅拿著書本站起身往門口走去。「我去還書。」

 

相較於他們三人的冷淡反應,其他學生卻是面面相覷,臉上佈滿擔心與不安,整個禮堂也開始騷動起來。

 

「怎麼辦?要不要逃啊?」學生甲不安的問。

 

「不好吧,這樣會被他們看扁,笑我們遇上事情就逃跑。」

 

「應該沒關係啦!老師他們應該會阻止……」說這話時,幾名學生不約而同望向老師們所坐的桌子那邊,卻只見老師們悠哉的聊天、吃東西,一點也沒有注意目前所發生的狀況。

 

看到老師們的反應之後,學生又轉回頭彼此尷尬的笑笑。「我想,應該會有其他學生出面制止他們吧!」

 

說完,他們的目光又往我們這邊集中來。

 

「能者多勞啊!」望著其他同學的反應,麗莎對我們輕笑了下。「加油吧!」

 

我跟夜伢、希杰互看了眼,彼此心裡也有了默契,當他們三人準備發動攻擊時,我們快速衝上前。

 

我拔刀擋下了斐洛的闊刀,夜伢放出魔法屏障,攔住庫馬手上那隻三叉戟所放出的雷電,希杰則是使出銀針制住桑嵐的長爪子。

 

「妳想跟我打?」斐洛朝著我咧嘴笑著,手上闊刀的力道不斷加重,逼的我直往後退。

 

「斐洛,你就跟貝卡的孫女打一場吧!」其他魔族學生見到我們出手,叫喊聲更加激烈了。

 

「跟他們來個三對三決鬥!較量較量!」

 

怎麼狀況好像越來越亂?我看著四周興奮鼓噪的魔族學生,本想收刀停戰,但是斐洛似乎是不想放過我,他刀上不斷加重的力道逼得我不能歇手,現在的狀況真是讓人左右為難啊!

 

『這傢伙的水準很不錯。』狂邊啃著雞腿邊笑著對我說道:『加油!要是妳能勝過他,妳就往高手境界更進一步了。』

 

『你少在那邊給我說這些風涼話!』我咬牙切齒的瞪著狂,要不是現在我沒辦法騰出手,我真想將狂給丟出去。

 

「看來你們相處的不錯。」校長突然出現在我跟斐洛之間,雙手一左一右的搭著我們兩個的肩膀,他的出現連帶讓整個會場安靜了下來。

 

校長一出現,斐洛隨即停手,他先是退了兩步,拉遠跟校長的距離,而後才畢恭畢敬的向他行禮。

 

「參見道耳大司長。」隨著斐洛的行禮動作,其他的魔族學生也同樣彎腰敬禮。

 

大司長?這不是魔界中地位等同於聖祭司的稱號嗎?我愣愣的望著校長,校長則是回給我一個燦爛的笑容。

 

「我現在是這裡的校長。」校長拍拍斐洛的肩膀對他說著,言下之意,似乎是要斐洛別再提大司長的這個身分。

 

望著眾人,校長用著洪亮的聲音說道:「觀迎各位前來帝華納科,往後的十天時間,希望大家能好好相處,今天這場歡迎會,我們的廚師為大家精心調製了各式美味的餐點,大家先坐下來享用吧!」

 

校長的話一說完,魔族學生全都乖乖依話行事,緩緩走到校方為他們安排的位置坐下。

 

「我要跟迪亞坐!」桑嵐大剌剌的將夜伢擠開,快速往我身旁坐下。

 

夜伢錯愕望著擠在我跟他之間的桑嵐,桑嵐則是回給他一個甜美的笑,順手拉著他坐在自己身旁。

 

「一起坐啊!怎麼站著呢?」桑嵐打趣的對他說道:「難道是不好意思跟我坐在一起嗎?」

 

「……」夜伢只是尷尬的笑了下,眼神無辜的望向我。

 

「夜伢他不習慣跟女生太過親近。」我好意的為夜伢解圍。

 

「耶?真難得!」桑嵐像是大感意外的驚呼,她湊近夜伢仔細打量。「你長的很好看,應該有很多女生搶著要你吧!」

 

「呃……」夜伢在桑嵐靠近他時,快速往後退開,額上更是冒出一層薄汗。

 

「你為什麼逃開?」夜伢的反應讓桑嵐不高興的嘟起嘴。「你討厭我?」

 

「不……」夜伢苦惱著皺起眉頭,似乎是不知該怎麼解釋。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夜伢有這種不知所措的模樣,玩心大起的我,順勢開始捉弄夜伢。

 

「桑嵐,妳別這樣啦!」我假意將桑嵐往後拉了下。「他不是討厭妳,他是因為害羞!」

 

沒想到我會這麼說,夜伢驚愕的望著我,我則是私下對他扮了個鬼臉。

 

「害羞?」桑嵐臉上出現無法理解的表情。

 

「是啊!」同桌的麗莎也開始落井下石的附和道:「別看夜伢板著臉酷酷的模樣,他只要遇上漂亮的女生就沒輒……」

 

「好可愛喔!」桑嵐一副發現新大陸般的興奮嚷著。「我從沒遇過你這樣的男生,你真是好可愛!」

 

說完,桑嵐撲上前抱住夜伢,在我們所有人還沒反應過來時,她往他的唇上親了下去。

 

她親了他!看著桑嵐這般大膽的舉動,我們全部的人都愣住了,原本應該發聲抗議的女同學們,在受到這樣的驚嚇之後,全都成了石像。

 

『魔界的女生都是這麼大膽的嗎?』麗莎私下傳心通術問我。

 

『我、我不知道……』我的腦袋還處在驚愕空白的狀態,心頭上好像被人重重的敲了一下。

 

『嘖嘖!這小子的艷福不淺啊!第一次見面,就有美女投懷送抱。』狂瞇起了臉,臉上出現詭異的笑。

 

『你很羨慕嗎?』我沒好氣的瞪著他。

 

『當然。』狂竟也不否認,他大剌剌的點頭。『這種豔遇,是男人的都會羨慕吧!』

 

「迪亞,妳怎麼了?好像很不高興?」桑嵐回頭望著我。

 

「啊?沒……」我才想搖頭,桑嵐卻在一瞬間出現在我面前,速度快的驚人。

 

「別難過,我也是很喜歡妳的喔!」說完,桑嵐同樣往我的唇上落了一個重重的吻。

 

「……」我現在的心情已經不能用驚愕形容了,我腦中只重複出現一句話。

 

我被女生親了?我被女生親了!

 

『這個女的怎麼……』狂驚恐的退後幾步。『妳以後還是離她遠一點。』

 

「喂!桑嵐,妳不要一到人界就亂吃別人豆腐!」另一頭的庫馬高聲的說道:「他們兩個被妳嚇到了。」

 

其他魔族學生聽庫馬這麼說,全都放聲哈哈大笑,桑嵐倒也不以為意,反倒摟著我同樣笑著說道:「沒關係,以後多親幾次就會習慣了!」

 

啊?我想我應該很難會習慣吧!這句話讓我真不知該做什麼反應。

 

「欸,你也是獸族的吧?叫什麼名字?」望著希杰,桑嵐甜美的對他笑著。

 

「我叫希杰……」話才說一半,希杰便被麗莎拉入懷中。

 

「妳好,我叫麗莎。」麗莎向桑嵐點頭打招呼,臉上的笑容有些防備、有些警告意味。「歡迎妳到我們學校來。」

 

「麗莎?這名字怎麼聽起來有點耳熟?」桑嵐手支著下巴回想著。

 

「傳說中,貝卡尊者唯一收的徒弟。」斐洛突然出現在麗莎身後,冷冷的說出這句話。

 

「她就是貝卡的徒弟!」桑嵐迅速站起身,無法置信般的指著麗莎大叫。

 

「這件事情是真的嗎?」斐洛望著我問道。

 

「是啊。」我毫不猶豫的回答,望著他們那種誇張的反應,我不解的反問。「這件事情有必要這麼意外嗎?」

 

「當然!這可是魔界近年來的大事之一啊!」桑嵐激動的臉都紅了。「向來不收徒弟的貝卡尊者,竟然破例收了唯一的一位徒弟!」

 

唯一的徒弟?經桑嵐這麼一說,我才想起,雖然有很多慕名而來的巫師、魔女要跟奶奶拜師學藝,可是,奶奶好像也都沒有收他們為徒。

 

「沒想到,貝卡尊者的徒弟竟然是個人族?」庫馬飄浮在半空打量著麗莎。「她看起來……很普通。」

 

「就是說啊!人族的魔法又沒有魔族好,動作也沒有獸族敏捷。」桑嵐開始數落起來:「我真搞不懂為什麼貝卡尊者會選擇一個人族當徒弟。」

 

聽到這番帶著輕蔑的語氣,麗莎的臉色也跟著難看起來,她才想開口反駁,另一個騷動聲阻止了她。

 

「喂!」一名由石頭拼湊成的巨人用力的捶了下桌子,整張桌子瞬間裂成兩半,他的舉動嚇了我們一大跳。

 

石頭人對著麗莎吼道:「貝卡尊者傳說中的徒弟,來打一場吧!」

 

「對啊!打一場!」一名牛頭人身的拍著胸口說:「俺倒要看看為什麼貝卡尊者會選妳作徒弟!」

 

他們……該不會又要開打了吧?我看到魔族學生紛紛往這裡聚過來,心裡不由得擔心起麗莎的安危。

 

回頭看看麗莎,她也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嚇的臉色發白,但,生性好強的她,    憑著一股身為王室子弟的自尊,硬是抬起頭跟對方對峙。

 

「你們想要對麗莎姐姐做什麼?」希杰亮出銀針防衛著。

 

「大家冷靜點……」我跟著站起身想要阻止他們。

 

「麗莎!」一名男子快速從人群中鑽出。「果然是妳!」

 

「天雲?」麗莎的表情由驚嚇轉為愕然。「沒想到你真的來我們學校了。」

 

「麗莎姐姐,他是誰?」望著突然出現的陌生男子,希杰不解的問。

 

「他──」麗莎才要開口解釋,天雲先一步拉起她的手。「這麼久沒見,我們到外頭去好好聊聊!」

 

不等麗莎回答,天雲便拉著麗莎往外走,回頭還對其他學生拋下了句。「各位,不好意思,人先借我一下。」

 

「麗、麗莎……」被拋下的希杰,只是一臉發愣的望著門口。

 

「發什麼呆?」看到希杰這副傻住了的模樣,我沒好氣的推他一把。「還不快追出去!」

 

「喔……好……」希杰如同大夢初醒般的跟了上去。

 

『切!沒好戲看了,大爺我要走了!』狂在吃飽喝足後便跳出禮堂。

 

話題主角麗莎被拉走以後,其他魔族學生愣愣的互看一眼,似乎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真是的,天雲那小子搗什麼亂啊!」庫馬自空中降下,不滿的嚷道。

 

「咳咳!」校長出現在庫馬身後,他望著地上裂成兩半的桌子、摔破的杯盤、灑了一地的食物及飲料。「這裡是怎麼回事?」

 

「這都是阿東幹的!」桑嵐以及其他人將過錯全指向剛剛破壞桌子的石頭人。

 

「我、我……」石頭人一臉的不知所措,他本想反駁卻又找不出理由,最後只好低頭認錯。「對不起。」

 

「我記得當初有吩咐你們,到這邊來之後不可以惹事,對吧?」校長推推鼻樑上的眼鏡,臉上浮起一個僵硬的笑容。

 

「……」原本像是脫疆野馬一樣的魔族學生,此刻全像是馴服的小狗般,紛紛安靜的低下頭。

 

「這次就算了,下次不準再犯。」校長語氣堅定的說道。

 

「是!」全部的魔族學生齊聲應著。

 

「這場歡迎會就到此結束,大家回宿舍去了。」校長對著種人宣布道,回過頭,他望著魔族的學生。「你們的宿舍已經整理好了,負責領路的同學會帶你們過去宿舍。」校長隨手一招,幾名學生隨即出現。

 

「大司……呃,校長,我想要跟迪亞住同一間宿舍!」桑嵐拉著我的手臂要求著。

 

「我也要!」庫馬跟在桑嵐後頭要求。

 

「我也是!」

 

「我也想跟貝卡尊者的孫女住在一起!」

 

不知怎麼搞的,其他魔族學生竟也提出同樣的要求。

 

哇咧,幹嘛都要跑來跟我擠同一棟宿舍啊?該不會是想要隨時隨地跟我打一場吧?想到這裡,我連忙婉拒的說道:「抱歉,我住的地方沒有那麼多空房間,你們還是到學校安排的宿舍吧!」

 

「要不然,妳到我們宿舍住好了!」桑嵐反應飛快的回道:「校長,我們那個宿舍應該還有空房間吧?」

 

「有。」校長回答的乾脆。「剛好還有一個空房間。」

 

還有一個空房?這未免也太「剛好」了!該不會是校長故意設計我的吧?看著校長一臉的燦爛,我跟著產生不安……

 

「太棒了!」一聽到還有空房間,桑嵐抱著我開心的又叫又跳。「我要住在妳隔壁的房間!」

 

「那我要住在另一邊的房間!」庫馬跟著嚷道,他開心的勾著我的肩膀。「妳喜歡吃餅乾嗎?我帶了很多魔界的點心過來,晚上我過去找妳喝茶……」

 

魔界的餅乾?感覺好像不錯……我現在有點心動了。

 

「往後的幾天,應該會很好玩。」說這話時,斐洛那冷峻的臉上出現一個詭異的笑容。

 

「……」隨著他的話,我感覺到一股寒意。這傢伙該不會半夜跑來偷襲我吧?

 

「他們剛到這學校,對學校有很多事情不懂。」校長跟著幫腔說道:「妳跟他們住在一起剛好可以幫他們進入狀況。」

 

說的也是,畢竟他們初來乍到,對這邊總是不熟悉,奶奶也留了紙條要我跟他們好好相處,不管怎麼說,我都該盡一下地主之誼……「那──」

 

「不可以,迪亞不能跟他們一起住!」夜伢衝到我面前出聲制止。

 

「為什麼不可以?」庫馬將我一把拉後,警戒的瞪著夜伢。「你憑什麼反對?」

 

「我……」夜伢被這問句賭的語塞,轉頭望向我,眼神中透著擔心與不願。

 

「說啊!你反對什麼?」庫馬似乎不肯停止質問,他往前走了幾步跟夜伢面對面對峙著。

 

「停!別吵了!」看著氣氛又緊繃起來,我連忙衝到中間制止庫馬。「你們先跟領路的同學過去,我回宿舍收拾幾件衣服,晚一點再過去找你們。」

 

「迪亞!妳怎麼……」夜伢愕然的望著我,似乎是無法相信我會做出這種決定。

 

「你什麼你,迪亞都已經說的這麼明白,你還聽不懂嗎?」庫馬半帶得意的嚷著。

 

「……」夜伢被他氣的別過臉去,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有這麼難看的表情。

 

「庫馬,你吵死了!」桑嵐狠狠的給了庫馬一記手刀,庫馬隨即暈倒在地。

 

呃……有必要對自己的同伴這麼狠嗎?桑嵐的舉動,讓我跟夜伢愣住了。

 

「阿東,庫馬交給你。」桑嵐示意要石頭人將庫馬抱起,望著我,她笑著對我揮揮手。「我們先過去宿舍,我會留一間最好的房間給妳!」

 

「嗯,謝謝。」知道桑嵐是在幫我解圍,我感激的對她笑著。

 

「走吧!我順便帶你們參觀校園。」校長帶頭走在前方,領著眾人離開。

 

送走了桑嵐跟其他人,回頭望著夜伢,臉上的表情明白表示,他無法認同我的決定。

 

「你……還好吧?」我小心翼翼的問。

 

安靜了下,夜伢先穩住自己情緒後,才緩緩開口道:「妳不應該答應。」

 

「因為我不希望你跟他們為了這件事情爭吵。」我無奈的望著夜伢,希望他能理解我的想法。「要是你再跟他們吵下去,恐怕他們又說要跟你打一場了,我可不希望魔族的人一到我們學校就是打、打、打。」

 

「可是,妳也要考量到妳自身的安危啊!」夜伢異常固執的說道:「魔族的人非常情緒化,要是妳不小心惹惱他們,他們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不用擔心。」我給了夜伢一個安慰式的笑容,並且試圖說服他。「就我以前跟那些魔界親戚相處的經驗來說,他們大多面惡心善,雖然表面上情緒起伏很大,事實上,他們是一群很率直、不做作的人。」

 

「……」夜伢聽完我的話之後,又是一陣沉默,深邃的黑眸直盯著我瞧,臉上的表情是嚴肅、是擔憂、是惱怒,在他這深沉的注視下,我開始感到渾身不自在。

 

就在我想要開口打破這片靜默時,夜伢才低沉的說了句。

 

「隨便妳。」

 

當我還因為他這句話感到愕然時,他已經轉身步出禮堂,留下我一人。

 

夜伢他……生氣了嗎?望著他越來越遠的背影,我不安的想著。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