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前也說過,想跟貝卡尊者的徒弟比一場。」桑嵐率先走入魔法陣中,望著麗莎說道:「不知道是不是有這個機會來場切磋?」

 

邀戰的對方都已經率先進入比試場地,雖然言語上並沒有強迫,但是,桑嵐的行為卻是讓麗莎無法拒絕。

 

「我知道了。」麗莎緩步走向魔法陣,語氣僵硬的對桑嵐說道:「還請妳多多指教。」

 

當她們全在魔法陣裡站定後,桑嵐一揮手,那個魔法陣發出一個半圓型的亮光屏障將兩人困在裡頭,就像是個隔絕壁一般。

 

「先跟妳說一下,這個魔法陣需要整個比試結束之後才會開啟。」桑嵐開始說出魔法陣的功用。「這個魔法陣除了會幫人治療之外,它還會自動攻擊場中的選手,訓練選手的反應,所以,妳跟我對打的時候,自己也要小心魔法陣的攻擊。」

 

魔法陣還會攻擊選手?我真是越來越擔心麗莎了。她光是對付桑嵐就不曉得能不能順利脫身了,現在又加上一個會偷襲人的魔法陣,如果魔王鯨現在在這邊就好了,他至少可以幫麗莎擋下那些攻擊。

 

「這個魔法陣的攻擊,簡直比對手還恐怖!」庫馬突然現身在我身邊嚷道:「我每次進入這裡面都會被它打的很慘。」

 

「所以你剛剛才會逃跑?」斐洛跟著也出現在庫馬旁邊揶瑜的道。

 

「我、我才沒有逃跑!」庫馬漲紅了臉辯駁著。「我剛剛不是說了嗎?我肚子痛,所以跑去拉肚子了!」

 

「你如廁的速度還真快。」斐洛抓著庫馬的話語接下。「從剛剛你離開到現在也不過數分鐘時間,怎麼?你是在附近就地解決嗎?看樣子,你真的鬧肚子鬧的很嚴重。」

 

「噗!」看著斐洛用著冷峻的臉孔說出這番俏皮話,我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

 

「喂……」庫馬見我這般不給面子的模樣,臉色更紅了。

 

「抱歉、抱歉!」我連忙向他賠罪並收斂起笑容。

 

「轟隆!」一道雷響傳來,就在我們還在閒聊時,麗莎跟桑嵐兩人已經開打了。

 

麗莎對著桑嵐連連使出雷電,但是桑嵐卻用著比雷電更快的速度閃過,臉上悠閒的表情明白顯示出,她應付這些雷電可是游刃有餘。

 

「該張防護屏障囉!」桑嵐瞧了眼魔法陣,好心的對麗莎提醒道:「魔法陣要準備攻擊人了。」

 

話音剛落,魔法陣發出一圈的亮光,那點點光芒飛快的衝向兩人,桑嵐身旁的無形屏障將光芒一一擋下,反觀麗莎……因為來不及反應,她被十多枚光點狠狠擊中。

 

「麗莎!」我擔心的望著倒下的她,而希杰更是早已經衝到魔法陣旁邊,本想衝進去救人的他卻硬生生被屏障擋在外面。

 

「這……」希杰愣愣的摸著那面阻擋自己的屏障,又低頭望向倒在地上的麗莎,他開始用力的敲打著屏障,似乎是想要破壞它。

 

「沒用的!」庫馬大聲的朝希杰喊去。「除非桑嵐將魔法陣解除,要不然我們是進不去的!」

 

「抱歉啦!難得你想要英雄救美。」桑嵐順手整理著長髮,對希杰笑著。

 

「麗、麗莎姊姊,妳沒事吧?」希杰在靠近麗莎最近的距離跪下,額頭貼在防護壁上關心又擔心的望著她。

 

「嗯……」麗莎用手強撐著身體,勉強自己站起身,唸動咒語,她的左右手各出現了一條冰龍與火龍,兩條龍昂首高亢的鳴叫了一聲,隨即快速衝向桑嵐。

 

「真不錯,竟然能使出混合魔法。」桑嵐雖然嘴唇勾起一道弧線,但是她的眼底卻沒有任何笑意。

 

她輕輕鬆鬆的伸出雙手,一左一右抓住兩條龍的頭部,像是在欣賞無害物品般的笑道:「很漂亮,但是,這魔法的力道太弱了。」

 

說著,她抓住龍頭的手用力收緊,那龍頭便像一塊豆腐一樣被她捏碎了。

 

「沒有生命力的龍,不過是個裝飾品。」桑嵐毫不客氣的評論道:「貝卡尊者的徒弟就只有這樣的程度而已嗎?」

 

「電縛!」麗莎緊跟著又召喚出了雷電,交織成網狀的雷電從空中往下網住桑嵐。

 

「旋舞!」桑嵐漂亮的轉了一個大圈,她的爪子順著轉勢將那電網給刮破。

 

正當麗莎想進行下一個攻勢,桑嵐卻對她搖手笑笑。「要來囉……」

 

數道光芒從地面發出,魔法陣又要展開攻擊了!

 

有了上次的經驗,麗莎這次張防護網的速度增快許多,但是這次魔法陣發出的攻擊跟剛才不同,許多氣球般大小的彩色氣泡在魔法陣內跳躍著,桑嵐輕盈的隨著球體的跳動閃避,當那些球體碰觸到麗莎的防護屏障時,竟然一個個黏在屏障上!球體上還有一閃一閃的數字跳動。

 

「那些球是……?」我不解問著身旁的庫馬。

 

「氣球炸彈。」庫馬望著麗莎屏障上那黏的滿滿的汽球,不禁搖頭嘆息。「希望她的魔法屏障能比剛剛的火龍強。」

 

聽到這話,我跟希杰的臉色都變了。

 

「不能想辦法甩開嗎?」希杰一臉擔憂的追問:「如果將屏障解除,然後快速躲開……」

 

「不行。」站在身旁的夜伢篤定的回道:「雖然說這個方法可行性很高,但是,要是麗莎解除了屏障卻來不及躲開,或者那些氣球炸彈在屏障解除後反過來黏在她身上……屆時,她的處境恐怕會更危險。」

 

「請節哀。」庫馬安慰似的拍拍我的肩,在接收到我的白眼之後,他尷尬的收手笑笑。

 

「往好的方面想,就算她受傷了,魔法陣也會幫她療傷。」石頭人阿東尷尬的搔搔頭,用著略微笨拙的理由安慰我們:「你們別這麼擔心……」

 

「該死!」希杰難得出現怒氣,他拼命搥打著防護牆,對著桑嵐大吼。「快點結束!聽到沒有!」

 

「麗莎!」我跟著衝到魔法陣旁邊,拼命為她加油打氣。「妳一定要撐住!一定要撐過這些炸彈!妳可以的!一定可以!」

 

「嗯。」麗莎額上冒著冷汗,臉色慘白的點頭,她正用最大的努力加強魔法屏障強度。

 

「要倒數計時囉!」桑嵐好整以暇的望著氣球上逐漸變少的數字。「五、四、三、二、一。」

 

「碰、碰、碰、碰、碰……」一連串的爆炸出現,這些炸彈爆炸時,連帶放出彩色的煙霧。

 

「麗莎?麗莎!妳怎麼樣了?」希杰在爆炸聲過後拼命喚著她的名字。

 

拜託、拜託!麗莎千萬不能有事!我拼命祈禱著。雖然麗莎她曾經有幾次戰鬥經驗,可是,那些戰鬥都有我們在她身旁陪著她、保護她,像這樣的單打獨鬥還是第一次,我真擔心她挺不過。

 

煙霧散去後,麗莎全身傷痕壘壘的趴在地上,她的衣服殘破不堪,上頭沾染了汙漬、泥土及血漬……

 

看見她這副模樣,我的心緊緊的糾著。第一次,我第一次看見她有這麼狼狽的時候……

 

「麗莎她該不會……」見她一動也不動的模樣,我不自覺的顫抖著。

 

「她沒事。」夜伢摟著我的肩膀,輕聲的對我說道。「她還有氣息……」

 

「一定很疼吧?痛的沒力氣站起來了?真是可憐的公主啊……」桑嵐望著伏倒在地上的她,戲謔的嘲諷道:「我聽說人族的公主向來都是弱不禁風的模樣,今日一見,果然跟傳聞中的一樣呢!」

 

「是……是嗎?」氣若游絲的聲音緩緩傳出,麗莎的身體動了動,先是使勁的將自己的上身撐起,然後她再緩緩從地上爬起,她的一個動作、一個步伐都像是辛苦強撐的模樣。

 

「那妳有沒有聽說……」好不容易站起身,麗莎臉上出現貫有的笑容,笑容裡帶著點高傲、帶著點不服輸以及她那身為王室的自信神態。「人族的公主有著很大的容忍力?」

 

「妳不要勉強自己!」希杰見她那吃力辛苦的模樣,連忙出聲制止她。「不要再強撐了,妳不是她的對手!」

 

「唔?還蠻有骨氣的嘛!」桑嵐略帶讚許的說道:「不過,妳這麼弱的魔法可是成為不了魔族王妃的喔!」

 

桑嵐說出的這句話讓麗莎微微變了臉,而希杰臉上更是出現愕然的神情。

 

「麗莎……妳要嫁給魔族?」希杰無法置信的追問。

 

我本來以為麗莎會否認,但是,我們卻只等到麗莎的沉默。

 

麗莎她到底怎麼了?難道她改變心意要嫁王子了?麗莎的反應讓我驚訝,我無法理解,為什麼短短的時間裡她就改變了態度。

 

「咦?你們都不知道嗎?」桑嵐略感訝異的反問。「我聽說她要跟『唯特多拿』國的派斯王子相……」

 

「水扇!」桑嵐的話還沒說完,麗莎便對她發出攻擊。

 

呈扇面狀的水勢橫掃向桑嵐,閃躲不及的她被直接打中胸口,那衝擊力道讓她咳出一灘鮮血。

 

「現在還在打鬥中,妳應該要專心一點。」麗莎用著異常冰冷的口氣對她說道。

 

「哼!」桑嵐一把抹去唇邊的血漬,手上的指甲跟著長長。「妳要我認真點是吧?」

 

桑嵐的身影一閃,人便出現在麗莎面前,她粗暴的一把抓住麗莎的脖子,像是拎小雞般將她提起。

 

「唔……」麗莎像是快要斷氣般拼命掙扎,兩隻手不斷垂打桑嵐掐在她脖子上的手。

 

「像妳這樣的公主一直都是被保護著。」桑嵐的眼神中流露出輕蔑。「妳應該沒體會過死亡的感覺吧?」

 

她想殺了麗莎?桑嵐的話讓我震驚,雖然戰鬥中死傷是難免的,可是我就是無法接受眼睜睜看著麗莎在我面前死去!

 

我快速拔出腰間的長刀,對著屏障狠狠劈去,那屏障跟我的長刀接觸時,屏障的壁面出現微微的震動。

 

「唉唉!怎麼連妳也這樣?」桑嵐似乎很不能理解我的作法。「剛剛就跟你們說過這個魔法陣無法破壞,妳這種行為不覺得很愚蠢嗎?」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我收刀,縱身一跳自空中俯衝而下,用力對著屏障一擊,屏障與彎刀的相互衝擊力起了一陣陣的波動。

 

可惡!真的不行嗎?我看著完好如初的屏障,生氣的踢了屏障一腳。

 

「迪亞,讓開。」夜伢沉聲對我喊道,在我退開之後,一股強大的刀氣衝向屏障。

 

這股氣流一撞上屏障,大大的撼動了壁面,屏障的光芒更是一閃一閃的發著亮光。

 

「呼!好強的刀氣!」桑嵐像是捏了把汗的驚呼著,跟著,她又立刻補了句。「可是,難道你不擔心這刀氣會反過來傷到我們嗎?」

 

夜伢這時停下了原本打算接續的動作。「要是不想受傷,就將這屏障打開。」

 

「嗯……」桑嵐唇邊浮起一抹詭異的笑。「好吧!既然你們這麼想進來,那我就快點結束這場對決吧!」

 

桑嵐將手中的麗莎隨手往地上一拋,麗莎就像個破布娃娃般摔到地上,一顆雷彈在桑嵐手中緩緩形成。

 

「我這就解決她。」桑嵐回頭朝我們笑著,她那副輕鬆自若的模樣,彷如將殺人當成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住手!」希杰用巨大的冰錐拼命轟向魔法屏障。「我不准妳傷害麗莎!」

 

「她現在可是我的手下敗將。」桑嵐嘲諷的說道:「要怎麼處置她是我的事,你沒資格過問。」

 

可惡!難道我就只能等著麗莎被殺掉?不!不行!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我記起曾經聽狂說過,如果能將精神力集中在刀鋒上,那麼,不管什麼東西都能砍的斷!

 

狂跟我說這話時還有示範給我看,那時,他走到海中對著海面一揮,海水立刻他分成兩半,海水的裂縫長至數十尺,深至見底!

 

因為這個招式是將力量集中在刀鋒,所以破壞面也僅止於刀鋒接觸的點,這樣一來,也不用擔心會傷害到待在裡面的她們!

 

雖然沒有試過,可是,現在也只能試試看這一招了!我退了幾步,深吸了口氣並將我全部的精神力灌輸到刀鋒上。

 

對準了屏障,我再次揮刀砍下,刀跟屏障撞擊的波動增強了,看魔法屏障震動的模樣,似乎,我的攻擊有了成效,屏障上出現一道細小的裂縫!

 

「這種東西……別想阻擋我!」我沉喝一聲,刀上的力度再度加強,下一秒,屏障就這樣硬生生被我給破壞了。

 

「妳……」看著屏障在自己面前破裂,桑嵐連帶楞住了。

 

「這屏障真的很硬。」我揮了揮發痠、顫抖的手,額頭上已經因為剛剛的奮鬥而冒出一層汗。

 

「這……真的假的?」庫馬像是大感訝異的望著我。「妳真的將它給破壞了!」

 

「太不可思議了……」斐洛那向來平靜的臉上出現訝異。

 

「何止不可思議!」其他魔族學生興奮的附和道:「這簡直是帥呆了!」

 

「不愧是貝卡尊者的孫女!」石頭人阿東激動的衝到我面前說道:「妳真是太厲害了!」

 

「迪亞,妳真是太帥了!」桑嵐的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她開心的撲上前抱住我,神情就像是個小女孩般的興奮。「很少有人能將我的魔法陣砍壞呢!」

 

桑嵐的情緒轉變未免也太快了吧?我錯愕的望著她,腦袋一時還反應不過來。

 

「說好這只是場練習,為什麼妳非要這樣逼麗莎?」夜伢冷著臉質問著桑嵐。

 

「我只是在測試她,看她有沒有資格當貝卡尊者的徒弟。」桑嵐瞄了眼躺在地上的麗莎,希杰此時正在她旁邊施放治療術為她治療。

 

「談什麼測試……」躺在地上的麗莎虛弱的開口說道,在身上的傷勢差不多復原之後,她在希杰的攙扶下緩緩起身。

 

「你們早就已經認定我不夠資格了,不是嗎?」麗莎用著些微自嘲的語氣說道:「我的魔法基礎不紮實、資質普通、應變緩慢……怎麼看,都不像是貝卡尊者的學生。」

 

「呦!妳還蠻有自知之明的嘛!」桑嵐尖酸的順著她的話接下。「說實話,妳還是乖乖當妳的公主就好了,出門時帶上一堆侍衛保護妳,啊!不對,妳要嫁的人是魔界王子,有他在,別人也不敢動妳一根寒毛,而且……妳『名義上』還是尊者的徒弟呢!有這兩個大靠山在,妳根本不用擔心安全問題,唉唉!真不知道妳是用了什麼方法說服貝卡尊者,讓她收妳當徒弟……」

 

「妳在胡說些什麼!」希杰憤怒的罵著。「麗莎她……」

 

「夠了。」麗莎制止希杰再為她辯解下去。聽見桑嵐這一連串責罵,本該生氣的麗莎,臉上卻是出現一絲若有似無的笑,她推開希杰的手,默默轉身離去。

 

跟麗莎認識那麼久,我知道她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經過了剛剛的挫敗又加上桑嵐的冷嘲熱諷,想必她一定很難受。

 

「麗……」希杰才想跟上前去,麗莎卻早一步拒絕他。

 

「我自己走。」雖是如此,但是麗莎的體力尚未復原,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的,實在很叫人無法放心。

 

我們擔心的望著她的背影,心裡掙扎的要不要這樣任由她獨自離開,就在麗莎腳下絆了一下差點跌倒時,天雲快步上前扶住她。

 

「我陪妳回去。」也許天雲是自家哥哥的關係吧!他說的話,麗莎並沒有拒絕。

 

「我也跟妳一起回去。」希杰跟著跑到麗莎身邊,當他要伸手去挽住麗莎時,麗莎卻收手退開。

 

「有天雲陪我就好了。」

 

頓時間,錯愕與難過的情緒交錯在希杰臉上,他張著口似乎有話想說,但最後他還是緩緩鬆下手,並且退開了步,目送著兩人離去。

 

看著希杰強忍難過的模樣,我連忙上前安慰他。「希杰,麗莎她現在可能是想要一個人靜一靜,你不要……」

 

「為什麼她願意讓那個人送她回去?卻不讓我──」希杰用著難得的怒氣低吼著,說到一半,他戛然而止。

 

「我還有事,先走了。」希杰低著頭快速跑走。

 

剛剛希杰那反應……是吃醋嗎?望著他的背影,我後知後覺的猜到這一點。

 

「難道她就只有這種反應嗎?」桑嵐在麗莎走後,用著更加憤怒的語調說道:「身為一個公主,難道她只有這點自尊心?」

 

「麗莎她已經很努力了。」我不高興的替麗莎辯解著。?既然知道麗莎是個新手,為什麼要這要咄咄逼人?」我不滿的瞪著桑嵐。

 

「新手又如何?哪個魔法師不是從新手慢慢練成的!」庫馬不以為然的回道:「本來以為貝卡尊者的徒弟應該是個很特別的人,可是,這傢伙還真是讓人失望。」

 

「就是說,貝卡尊者到底是看上她哪一點?」

 

「真是讓人失望,沒想到貝卡尊者竟然收了一個這樣的徒弟。」魔族學生開始交頭接耳的討論著。

 

聽到他們對麗莎的不滿埋怨,我急迫的想要為麗莎辯解。「麗莎她接觸魔法並沒有很長的時間,打不過桑嵐本來就……」

 

「別誤會,我們本來就沒預期她會打贏桑嵐。」斐洛截斷我的話,澄清的說道:「所以我們也不是因為這一點對她感到失望。」

 

「沒錯!」桑嵐皺起眉頭,開始說出她的想法:「我之所以輕視她,只是看不慣她對魔法的態度,她以為會使用混合魔法就很厲害嗎?沒有紮實的基礎,再好的魔法也沒有用!難道她以為只要學會了魔法,就不用再繼續練習嗎?信不信,我跟她用同一種火球術,我還是能贏她!」

 

「……」無言。

 

桑嵐說的話直接命中麗莎的問題,我每次都聽到魔王鯨在抱怨,麗莎只想要學習新的魔法,可是當她學成了,以為自己會了,就不再繼續練習,這一點也是造成他們常常吵架的原因。

 

「早知道我剛剛就應該殺了她,好好的教訓她一下!」桑嵐氣呼呼的吼完後,扭頭就走。

 

「迪亞,我不想說重話。」斐洛用著嚴肅的神情望著我。「但是,麗莎她背負著『貝卡尊者的學徒』的名號,今天只是一場測試,往後會有越來越多魔族的人前來找她,要是她表現不佳,連帶也會影響尊者的聲譽。」

 

聽完魔族的他們這一番話,我的心中充滿複雜的情緒,原本為麗莎抱不平的情緒也緩下了。

 

也許,我該去勸勸麗莎,要她認真學習魔法……

 

「我先帶他們到教室上課,妳去找麗莎談談吧。」夜伢拍拍我的肩膀對我說道。

 

「嗯。」

 

打定主意,我隨即快步走回宿舍,但是,我卻撲了個空,宿舍內只有歐羅跟果力多在,聽他們說,麗莎回來之後又匆匆出去了,希杰則是還沒回宿舍。

 

既然找不到人,我也只好先回去找魔族學生他們繼續行程,可是,當我用過晚餐再回到宿舍時,他們兩個還是沒有回宿舍,這可讓我感到困惑了。

 

都這麼晚了,他們兩個跑哪去了?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