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車在掛著雙圓月的夜空中飛行了一會,最後載著我們在宮殿前方的庭院降落,才一下馬車,就有兩名獨眼怪一蹦一蹦的朝我們跳來。

 

「兩位請往這邊走。」獨眼怪對我們揮揮手,示意要我們跟著的腳步前進。

 

隨著獨眼怪步入燈火通明的宮殿內,大理石的走道上,飄著許多裡頭裝了火焰的七彩泡泡球,整個走道被這些火光照的宛如白天般耀眼,途中,幾隻人形蝙蝠端著餐盤忙碌的從我們身旁經過。

 

「快點、快點!宴會要開始了!」走道的前端,一隻像是領隊的人形蝙蝠對牠們尖聲催促著。

 

「前面那邊就是宴會大廳了。」領路的獨眼怪指著人形蝙蝠消失的彼端對我們說道。

 

前面就是宴會場?怎麼這麼安靜啊?我有點困惑。

 

就我以往參加宴會的經驗來說,宴會場應該會有很吵雜的音樂聲、談笑聲,但是,從我們進來到現在,完全沒聽到任何聲音,四週一片靜悄悄的呢!

 

才這樣想,一陣悠揚的音樂聲適時的響起,緊跟著是一陣熱烈的掌聲出現。

 

「要跳開場舞了!宴會開始了!」毒眼怪興奮的對我們說道。

 

喔……原來剛剛是開場舞之前的寧靜啊!我這才恍然大悟。跳開場舞之前,的確會有一段等候主角出現的寧靜時刻。

 

當我們步入宴會場時,空曠的舞池中央,一對年輕男女舞出優美的開場舞,女生長的甜美可人,舞步輕盈優雅,白色雪紡紗裙襬隨著舞步旋轉飛舞。

 

沒想到,麗莎竟然是擔任開舞的人。我望著舞池中央的她,洋溢著跟往日一樣笑容,心底原先有的一絲擔憂也一掃而光,本來,我還蠻擔心經歷過之前打架的事件,麗莎會因此感到害怕,想不到她的調適能力這麼強,短暫的時間內就能恢復平常的模樣。

 

再將注意力轉移到與麗莎共舞的男生身上,這一瞧,可讓我的視線再也移不開了。

 

男生有著不遜於麗莎的美貌,甚至可以說,在這整個會場中根本找不到比這名男子更為俊美的人,男子最吸引人的地方,是那雙如同琉璃珠一般的藍色眼眸,澄透如水,彷彿能淨化人心一般。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這些形容詞套加在這個男生身上尚嫌失色,唯一能攀上邊的,大概只有「超逸絕塵」四個字了吧!

 

高雅的氣質超然物外,不沾有塵俗之氣,他真是……

 

「真是一個完美無缺的人!」我情不自禁的讚嘆道。

 

天啊!魔族怎麼會有一個這樣的「超凡美男子」?說他是個天使還差不多!

 

「嗯。」難得的,我身旁的果力多附和的應了聲。

 

耶?竟然連自戀的果力多也同意我說的話?我不是在作夢吧?我訝異的瞪大眼,回頭看著果力多,而果力多好像也發現自己的失常,像是想要轉移注意力般的乾咳兩聲。

 

「我們先去找其他人吧!」果力多快步往我校學生聚集的地方走去。

 

當我們走近同學身邊時,恰巧聽到同學們正在談論麗莎的舞伴。

 

「我從沒見過像他這麼美麗的人!」女同學甲興奮的絞著手帕說道:「這趟來魔界,真是不虛此行!」

 

「就是說啊!這一趟來的真是值得!」女同學乙誇張的猛點頭,她原本梳理整齊的頭髮都被她給搖亂了。

 

「不知道這裡有沒有賣他的畫像?我好想買回去收藏。」女同學甲滿眼愛心符號的嚷著。「不,只要是有關他的一切,我都願意買下!」

 

我也是!我也想買!為了不招惹果力多的白眼,我在心中拼命吶喊著。

 

「我聽說有賣耶!」女同學丙激動的說出這個情報。「我剛剛聽其他魔族女生說,這裡有專門販賣派斯王子商品的商店!」

 

派斯王子?咦?這名字怎麼聽起來很耳熟?我原本激動的情緒這時稍稍降溫了些。

 

「真的嗎?」一大群女同學同時發出尖叫聲。「在哪裡?我要去買!」

 

「不只是商店!」另一個女生提出更驚人的事情。「我聽說,他們還設置了一間博物館,專門收藏派斯王子用過的東西、喜歡的東西,所有關於王子的情報那邊都有!」

 

博物館?會不會太誇張了啊?我真是無法置信,我一直以為,博物館是用來收藏奇珍異寶、稀奇古玩的地方呢!

 

「天啊!這裡的女生真是太幸福了!」眾女生們一臉幸福的快要暈過去般。

 

「我們明天請這裡的同學帶我們去參觀吧!」一名女生提議道。

 

「好!」眾女生興奮的高聲應和。

 

喂喂!各位親愛的女同學,請注意一下形象!我望著笑的合不攏嘴的女同學們,以及附近一臉驚恐的魔族男生……

 

唉……希望他們不會以為所有人族女生都是這模樣……我無奈的搖頭歎息。

 

「麗莎公主真是幸福……」突然間,一名女生冒出這句話,隨著這句話的出現,竟引發一聲聲哀怨無比的嘆息。

 

啊哩?她們的情緒轉變會不會太快了一點?剛剛不是開心的嘰嘰喳喳尖叫,才一轉眼,全部的人又在那邊唉聲歎氣的,像是被人打成嚴重內傷一樣?

 

「真是不公平吶!公主就享有特權嗎?為什麼她可以輕輕鬆鬆成為王子的相親對象!」帶著怒吼,其中一個女生咬牙切齒的嚷道。

 

相親……對象?由於事情轉變的太快,我的大腦先是花了兩秒鐘思考這個問題,然後我才猛然想起──麗莎的相親對象就是他!派斯王子!

 

難怪麗莎會變成開舞的人,王宮的人應該是想要藉這機會讓她先跟王子培養感情吧!得出這個令我震驚的消息之後,我反射性的開始尋找希杰,最後,我在身後的牆邊見到他。

 

希杰的臉上沒有一絲笑容,他的視線直盯著舞池中央的兩人,感覺上,他顯得有些鬱鬱寡歡。

 

突然間,原本一動也不動的希杰突然轉身離開宴會場,在他離去之後,音樂聲暫歇,舞池中央的兩人一曲舞畢,開心的手牽手,優雅的向眾人行禮。

 

圍觀的眾人全投以熱烈的掌聲,派斯王子牽著麗莎的手,走向熟識的貴族一一跟他們寒暄問好,那情景就像是──王子已經將麗莎當成是他的未婚妻了。

 

「希杰……應該是喜歡麗莎吧?」我回想著希杰這陣子種種失常的舉動,再想到希杰離去的孤單身影,喃喃的自問。

 

「當然。」果力多用著肯定的語氣回答我。

 

「你怎麼知道?」我納悶的望向他。「希杰他跟你說的?」

 

「當男生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他不會說出口。」果力多用著燦爛無比的笑容對我笑著。「他只會用行動去關心對方。」

 

「用行動?」我反覆思索著果力多的話。

 

「兜什麼圈啊?你們人類真是麻煩!」魔王鯨帶點斥之以鼻的笑著。「麗莎瞞著你們進行魔法特訓時,那小鬼可是每天偷偷跟來,躲在附近偷看。」

 

難怪那段時間,麗莎跟他都不在宿舍……我這才了解那陣子兩人鬧失蹤的原因。

 

「咦?原來你們在這裡啊!」麗莎的聲音恰巧傳來,回頭一看,她挽著派斯的手朝我們走來。

 

「跟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派斯王子。」麗莎說這話時還甜甜的對派斯笑著。

 

「你們好。」派斯親切的向我們打招呼。

 

麗莎是怎麼了?之前不是信誓旦旦說要拒絕這門親事?可是,現在的態度卻怎麼判若兩人?我看著兩人親暱的模樣,心裡的困惑往上升高了。

 

「不好意思,麗莎先借我一下。」我快步將麗莎拉到宴會廳外。

 

「迪亞,妳幹嘛突然走這麼快?」麗莎帶點小跑步的被我拖著走,嘴裡有些不高興的嚷著。

 

『妳不是說要拒絕這門親事?』一直走到比較沒有人的地方,我才問出心中的疑問,擔心隔牆有耳,我還特地使了心通術發問。

 

『我已經拒絕了。』

 

『拒絕了?可是妳跟他剛剛……』

 

『那是在演戲。』麗莎率先截斷了我的話,並且將今天下午,派斯解救了我跟她的事情,以及派斯為了她的安危,特別設計出「麗莎即將是王子妃」的假象來保護她。

 

『這麼說來,那個派斯真是一個很好的人……』我聽完整個情況之後,也跟著對這個派斯王子有了好感。

 

『是啊!』麗莎面帶惋惜的笑笑。『如果不是因為我已經有了希杰,我一定會愛上他!』

 

聽到麗莎提起希杰,我也連帶想起魔王鯨跟我說的事情,帶點惡質的,我故作嚴肅的望著麗莎。

 

『麗莎,我有件事情要跟妳說,希杰他……』我一提到希杰的名子,麗莎也跟著嚴肅、專注起來。

 

『怎麼了?希杰他怎麼了?』見我面上沒有笑容,麗莎焦急的追問。『我剛剛一直沒見到他,他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希杰他……有一個很喜歡的人。』我說出這話時,臉上還帶點難過的神情。

 

『妳……她知道是誰嗎?』麗莎難過而又失落的問道。

 

『那個人就是……』我望著麗莎那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害怕的退了幾步,深怕答案一說出來之後,她會生氣的追殺我。

 

等到我躲在附近大石柱後頭之後,我才簡潔又快速的說出答案。『是妳,希杰喜歡妳。』

 

出乎我意料的,麗莎並沒有追上來打人,呆愣愣的瞪大雙眼。

 

呃?她……呆住了?我怎麼都沒料到麗莎會是這樣的反應。

 

緊接著,麗莎的視線像是捕抓到什麼般,自我身上緩緩移向另一邊去。

 

她在看什麼?我好奇的順著她的視線望去,赫然發現……希杰竟然站在那邊!

 

哇咧!這會不會太戲劇化了?為什麼希杰會出現在這裡?我快速回頭望著麗莎,只見她臉上盡是訝異與震驚,晶瑩的淚水突然從她臉上滴落。

 

哭、哭了?她這反應會不會太……大了?我猶豫著該不該上前向她認錯。早知道會將她惹哭,我就不會這麼整她了。

 

「麗莎,妳怎麼了?」見到麗莎落淚,希杰快速衝到她身邊,一臉擔心的追問。

 

「……」麗莎沒有回答,只是一逕的掉著眼淚。

 

「妳、妳別不說話,妳這樣讓我很擔心……」希杰擔心的連話也說的結結巴巴,額上更是急出一層汗。

 

不知道該怎麼辦安撫麗莎的他,只好先讓麗莎在一旁的長椅坐下,接著從懷中拿出手帕,小心翼翼的擦去麗莎臉上的淚水。

 

「是不是那些魔族的人欺負妳?」等到麗莎情緒稍稍平復些,眼淚也止住了,希杰才小心翼翼的再度詢問。「他是誰?告訴我,我絕對不會饒過他!」

 

笨希杰,欺負麗莎的人是你迪亞姐姐我!雖然我很想要衝去出這麼說,但是,現在他們兩人好不容易有獨處的機會,不想破壞氣氛的我,只好繼續躲在柱子後面偷看。

 

「希杰。」麗莎深深的望著他,說出的話還帶著些哽咽。「你之前說過,你會保護我對吧?」

 

「嗯!」希杰認真的點頭回道。

 

「一輩子嗎?」麗莎更進一步的追問,眼神中閃爍著期盼。「你願意一輩子陪在我身邊嗎?」

 

「……」聽到這問題,希杰沉默了。

 

會!快說會啊!笨蛋,你遲疑什麼!我現在真是急的想要衝出去代替希杰回答。

 

「麗莎……姐姐就要嫁給派斯王子了吧?」希杰帶點悲傷的笑了。「我聽他們說,王子很厲害,有他陪在妳身邊,我想……」

 

聽到希杰突然換回原先對麗莎的稱呼,我也跟著起了擔憂。希杰現在的這種反應,是不是表示……

 

「這關派斯什麼事?」發現希杰迴避問題,麗莎帶著委屈又氣憤的低吼。「我現在問的人是你,我只想要聽你的答案!」

 

「……」希杰再度沉默了。

 

苦澀的氛圍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就連一旁觀看的我,彷彿也感受到麗莎壓在心中的悶。

 

隔了好一會,希杰臉上的表情從不忍轉為猶豫,最後,他像是下定決心般,用著堅定的眼神望著麗莎。「我……祝妳幸福。」

 

「祝我……幸福?」麗莎無法置信的重覆著這話,臉上的表情像是被人賞了一個耳光般,眼中的淚水再度落下。

 

「這就是你要跟我說的話?你知不知道我……」

 

「我先進去了。」希杰不讓麗莎將話說完,快速轉過身,他才走了兩步路,一隻黑色巨鳥飛快的衝向麗莎,長長的尖嘴更是瞄準了麗莎胸口。

 

「危險!」沒有多加細想,希杰快速向後旋身擋在麗莎面前。

 

「不可以!」麗莎想要推開希杰,不讓他為自己擋下這傷害,但是希杰卻執意不離開。

 

就在那幾秒間,巨鳥已經衝向希杰胸口,原以為希杰的身子會就此被鳥嘴貫穿,但是,那鳥在碰觸到希杰時,竟化成千百片白色花瓣在兩人身邊飛舞。

 

「這是……」希杰愕然的接住一片花瓣,仔細端詳過後喃喃的說道:「幻影?」

 

「既然喜歡她,為什麼不敢說出來?」溫和的聲音在我耳邊出現,現身的人竟是派斯!

 

「你……」希杰微怒的瞪著派斯。

 

「你真是一個矛盾的人。」派斯用著溫和又帶點責備的語調說道:「你願意用生命保護麗莎,可是卻不願意給她幸福,這該說你是為了她著想,還是說,這只是你的懦夫行為?」

 

「……」希杰沒有作聲,他只是隨手拍去身上的花瓣,準備離開。

 

「我沒打算跟麗莎結婚。」在希杰離開之前,派斯脫口說出這句話。

 

「你……」希杰一聽到這話立刻停住腳步,無法置信的望著派斯。

 

「這裡說話不方便,我將我要說的話直接傳入你的腦中。」派斯用手指碰觸在希杰的額頭上,兩人就這麼靜了一會。

 

「原來是這樣……」像是已經了解整件事情般,希杰臉上重新出現笑容,他快步走回麗莎面前,牽起哭泣中的麗莎並笑著為她拭去淚水。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我、我一直以為,嫁給王子才能讓妳的幸福。」希杰誠摯而又歉然的對麗莎說道。

 

「笨蛋。」麗莎雙眉微蹙,嘴裡輕斥了聲。

 

「是啊,我真是個笨蛋。」雖然被麗莎責罵,但是希杰卻是滿眼的笑容。「妳願意讓我這個笨蛋一輩子陪在妳身邊嗎?」

 

「嗯。」麗莎難得的羞紅了臉,輕輕的點了點頭。

 

 

真是好……浪漫的一幕啊!看著他們兩個有情人終成眷屬,我也為他們兩個感到高興。

 

我要快點回去跟其他人說這件好消息!我悄悄的轉過身,正準備回去通風報信時,卻聽見附近傳來「嘿嘿嘿」的乾笑聲。

 

唔?有事情要發生了?照我的直覺來看,會發出這樣帶點邪惡、詭異的笑聲,通常都是壞人。

 

壞人在哪裡呢?我往四周找尋了一會,最後,在前方的花園中,我看見一群人影包圍住一個人。

 

耶?那個被包圍住的人不正是……「果力多?」

 

見到這情況,我飛快的衝向他們……附近的草叢偷聽。

 

「漂亮的美人,怎麼一個人坐在這邊呢?」壞人一號先行開口。

 

去!怎麼壞人調戲美女的開場白都是一樣的?真沒創意!

 

「本公子就是為了躲你們這些傢伙才到這裡來。」果力多不耐煩的瞪了他們一眼,身形閃了下,人就跳脫了他們的包圍,出現在那群人的身後了。

 

「呦?想不到妳的功夫底子還不錯!」壞人二號興致高昂的直打量他。「有意思!我喜歡!」

 

面對對方的稱讚,果力多只冷冷回了句。「白痴。」

 

說的好!雖然只是簡單的「白痴」兩個字,可是,卻能激起群眾發怒圍扁的效果,這可是絕佳挑釁的用詞啊!我激賞的真想為果力多拍手叫好。

 

「妳說什麼?」壞人們大怒。「妳這個臭娘們!竟敢對我們說出這麼無理的話!不過就是區區一個人類竟敢這麼囂張!妳知道我們是誰嗎?」

 

「那你們又知道我是誰嗎?」果力多慢條斯理的順了順頭髮。

 

聽見果力多這麼問,壞人們互看了眼,帶點戒慎堤防的問:「妳……是誰?」

 

「我,香澄˙果力多,是江翠城的少城主!」果力多突然爆出怒吼。「知不知道少城主的意思?我、是、個、男、的!」

 

呵……看來,果力多應該遇上不少以為他是女生,前來搭訕的無聊男生吧?要不然,他也不會氣成這樣。我看著暴跳如雷的果力多,深深為他感到不幸。

 

不過,這也算是果力多自作自受吧!他本來就長的很好看,穿上長裙之後,他那優雅的身段更是比其他女生撫媚不少,難怪會引來一堆狂蜂浪蝶啊!

 

「你是男的?」壞人們無法置信的呆了兩秒,接著齊聲吶喊。「不可能!」

 

「該死的傢伙……」果力多氣的雙拳緊握,額上更是浮現青筋。

 

果力多將雙手向上高舉,隨著他的手勢,霎時狂風四起,強風吹的樹葉紛飛、人人站不住腳,過了數秒,四周又突然恢復平靜,一丁點風都感受不到,但是,數個巨型龍捲風卻已經聚在果力多身旁,蓄勢待發。

 

「你們就到地獄去懺悔吧。」果力多恨恨的瞪著他們,手一揮,龍捲風將那群人給攪和在一塊,帶著他們衝上天際又任憑他們從高處摔下。

 

望著癱在地上哀嚎,幾乎快要不成人形的壞人們,果力多只是不屑的哼了聲。

 

沒想到,果力多發火的時候竟然這麼恐怖……我真是看的心驚膽顫,深深替那些壞人感到可憐。

 

「果力多,你在這邊做什麼?」夜伢從另一頭走向他,狐疑的望了眼地上的那堆人,納悶的瞧著他。「那些是……」

 

「人渣。」果力多簡短的回答道。

 

「嗯。」夜伢頗為同意的點了點頭,又緊跟著問。「我剛剛聽說迪亞下午昏倒了,她沒事吧?」

 

「雖然臉色有點糟,不過大致上沒事……」果力多的話還沒說完,另一群人又出現了。

 

「你們幾個在這邊做什麼?」為首的一名黑髮男生質問著地上的人堆。「我不是要你們亂跑嗎?是誰將你們打成這樣?」

 

「厄、厄爾克少爺……」地上的人用著顫抖的手指向果力多。「是……他……」

 

厄爾克?原來他就是那個主戰派領袖的兒子!我聽到對方的名字,立刻想起出發前斐洛曾經提醒我,要我留意的人物。

 

聽說厄爾克跟他的父親表面上跟王室很要好,事實上,他們私下策劃了很多謀反活動,我聽斐洛說,他們打算先除掉現今魔界統治者,也就是派斯王子跟他父親,等到他們登上王位、掌有王權之後,他們要一舉對人界發動攻擊,統治人類。

 

不過,雖然斐洛知道厄爾克跟他父親的意圖,可惜的是,因為他們兩人行事縝密,目前還抓不到他們的把柄,自然也無法向王室稟報,將他們定罪。

 

我打量著這名叫做厄爾克的男生,他的雙眼是少見的藍灰色,黑色的頭髮裡摻有幾束藍髮,在他的額頭正中央還長著一隻銀色眼睛。

 

感覺上……這個人有點邪氣?厄爾克身上有一種奇異的氣質,我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可是,見到厄爾克就會讓人覺得,他就是個魔族!是個會引人墮落的惡魔!

 

「是誰那麼大膽,敢動我的人?」厄爾克瞇起眼,惡狠狠的質問果力多他們。

 

「是我。」果力多往前走上一步,面對面跟跟厄爾克對峙著。

 

「妳……」厄爾克見到果力多,先是倒抽了一口氣,然後才沉聲問他。「叫什麼名字?」

 

「香澄˙果力多。」果力多快速報上名號,同時也跟著戒備起來。

 

「香澄嗎?」厄爾克牽動嘴角,臉上出現一抹笑容。「很美的名字,適合像妳這般的美人。」

 

糟糕……我心驚的轉向果力多看著。

 

本以為果力多會再度氣的跳腳,可是他卻笑了,那笑容十分美豔而且又極具危險。

 

「難道說,魔族的人都是一些蠢蛋?」伴隨著笑容,果力多說出這樣的損話。「還是說,你們眼睛都瞎了?連對方是男是女都分辨不出來?」

 

「你是男生?」厄爾克聽到果力多這樣說,反應飛快的回問。「還真看不出來。」

 

不曉得是不是氣炸了,果力多竟然一拳揍向對方,厄爾克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拳,狼狽的退了幾步,嘴角跟著滲出血來。

 

緊接著,果力多一把扯開上衣,露出白皙平坦的胸口。「睜大你的眼睛給我看清楚,本公子確確實實是個男的!」

 

「果力多,夠了。」夜伢連忙上前拉住他,低頭對厄爾克說了句抱歉之後,便強行將果力多帶離。

 

「厄爾克少爺,你沒事吧?」厄爾克的隨從在夜伢他們離開之後,才從驚恐中回過神來。

 

「真是個該殺的人類!我這就去解決他!」隨從氣憤的怒吼道。

 

「不准動他。」厄爾克嚴肅的下達禁止命令。

 

「少爺?」隨從們個個面帶不解的望著他。

 

「你們先去查清楚那兩人的底細,還有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厄爾克命令著隨從們。

 

「是。」

 

「香澄是吧?」厄爾克臉上出現一個極深、極怪異的笑容。「我絕對會讓你成為我的男寵。」

 

男、男寵?那傢伙竟然要果力多成為他的男寵?聽到事件往這種奇異的地方發展,我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不過……男寵是什麼?震驚之餘,我腦中跟著起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男寵是寵物的一種嗎?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