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下午,我跟果力多坐在魔族的學生餐館裡吃下午茶,由於現在是上課時間,餐館裡的學生並不多。

 

「嗯!這個巧克力蛋糕好好吃!」我用叉子叉起一塊蛋糕,笑著對果力多說道。

 

「嗯……」果力多端起桌上的果汁輕飲了口,眼神不住的四下張望,表情有些緊張與不自然。

 

『果力多,你放輕鬆一點。』見他這副模樣,我向他傳心通術提醒著。

 

本來該跟著其他人去參觀學校的我們,為了要進行計謀,特地脫離隊伍來到學生餐館,據派斯王子給的情報顯示,厄爾克經常會到這裡用下午茶。

 

為了進行這項計畫,我們還特別要果力多穿的比平常更美、更中性,目的就是要一舉擄獲厄爾克的心。

 

坐在我對面的果力多,上身是一套白色雪紡紗上衣,領邊與袖口的波浪狀以及緞帶設計,讓他整個人看上去頗為夢幻,為了讓他更加性感,麗莎還強硬要求他,特意解開上衣的兩顆釦子,讓他在行動時還可以稍稍露出白皙的胸口。

 

『嗯?本公子很輕鬆啊!』果力多不肯承認的強辯著,臉上連帶牽起一抹僵硬的笑。

 

「是嗎?」我將視線移向他另一隻沒有拿杯子的手,那隻手正緊緊握著點心的叉子。「那根叉子就快被你捏彎了。」

 

「咳咳!」果力多尷尬的鬆開手,像是要轉移話題般的搧搧手。「今天天氣還真熱。」他的額上已經出現一層汗。

 

「嗯……」我瞄了眼外頭的天空,天色昏暗,烏雲密佈,大風將樹葉吹的沙沙作響。「好像快下雨了。」

 

「……」果力多再也沒說話,他只是端起桌上的飲料一徑的喝著。

 

見他這模樣,我無奈的嘆了口氣,傳心通術對他道:『要是你害怕,那就算了,不用勉強,美容藥的祕方我還是會給──』

 

『既然答應要加入這計劃,本公子就一定會做到!』果力多的表情突然轉為堅定,一臉信心十足的模樣。

 

「咦?這位不正是貝卡尊者的孫女,迪亞小姐嗎?」很湊巧的,厄爾克突然出現在我們桌旁。

 

「請問……您是……」因為尚未跟厄爾克正式見過面,我佯裝困惑的望著他。

 

「我叫做厄爾克,這裡的學生之一。」厄爾克笑容可掬的向我打招呼。「之前聽到妳要來學校的消息,我就一直期待能認識妳,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巧遇!」

 

「你好。」我同樣回了個笑容給他,並偷偷的往果力多瞄了眼,果然,在他出現之後,果力多的臉色變的更僵硬了,先前那副自信滿滿的氣勢也削減不少。

 

「這位是……」厄爾克將視線轉向果力多。

 

「他是我的朋友,叫作香澄˙果力多。」我笑著為他介紹著。

 

「你好。」厄爾克用著更加開心的笑容朝果力多打招呼,但是果力多依舊沉著臉,始終沒有開口說上半句話。

 

糟糕,看來果力多真是沒辦法……我心底暗叫不妙,急忙找理由化解這份尷尬。「抱歉,他今天身體有點不舒服……」

 

「沒關係,我能理解。」出乎意料的,厄爾克貼心的附和道,事實緩和了整個氣氛。「其實,先前我跟迪亞小姐的這位朋友發生過一點不愉快,我一直很想跟他道歉,卻一直沒有機會,難得這次能在這邊遇見……」

 

「發生不愉快?」我立刻想起王宮的那件事情,但表面上仍然裝出不知情的模樣,我望著果力多追問道:「果力多,你們……」

 

「是我的錯。」不讓果力多開口,厄爾克搶先說道,他用著熱誠、真摯的眼神望向果力多:「那晚真是很抱歉,希望你能原諒我。」

 

「放心,果力多他不是個會記恨的人……」擔心果力多一直不肯理會他,我連忙替他回答。

 

「沒關係。」意外的,一直鐵著臉的果力多說話了!

 

「這種事情,本公子早就習慣了。」說話當中,果力多將視線緩緩對上厄爾克,臉上出現帶點嬌懶、帶點媚態,彷彿花一般令人愛憐的甜笑。「那晚我的心情不佳,所以對你的態度也不是很好,真是很抱歉……」

 

天啊!這笑容的殺傷力真是太強了!別說外人了,就連我這個已經習慣果力多外貌的人,竟然也會為了那個笑容心動!

 

這招一出,厄爾克鐵定會淪陷!我極有自信的想著。

 

悄悄的、偷偷的往厄爾克那邊瞄了眼,發現他正用著驚為天人的眼神盯著果力多,表情更是露骨的表現出他對果力多的「欣賞」。

 

嗯,第一次就先這樣點到為止吧!要欲擒故縱才能引這隻大魚落入陷阱!我假意的望了下時間。「哎呀!時間不早了,我們要快點回去集合!」

 

「走吧。」果力多聽我這麼說也即刻站起身。

 

「不好意思,我們要先走了。」我用著充滿歉意的表情對厄爾克笑笑。「希望下次能有機會多聊聊。」

 

「當、當然。」厄爾克勉強拉回思緒回應我,但他的視線仍停留在果力多身上。

 

「再見。」當果力多經過厄爾克身邊時,還特意對他嫣然一笑。

 

「我送你們一程吧!」像是被那笑容蠱惑,不加思索,厄爾克脫口對我們說道。

 

啊哩?要送我們?我朝果力多望了眼,背對厄爾克的他,卸下了剛剛的偽裝,臉上充滿驚恐、不願的表情。

 

看果力多拼命對我擠眉弄眼,示意要我拒絕的模樣,我差點笑了出來,強裝鎮定後,我禮貌性的回絕了厄爾克。「不用麻煩,我們自己回去就行了。」

 

大概是發覺自己的態度太過積極,厄爾克也跟著訕訕的笑笑,不再多說什麼。

 

步出學生餐館,遠離厄爾克之後,果力多才像是如釋重負般,長長的呼了口氣。

 

「表現的不錯!」夜伢跟其他人適時出現在我們身邊。

 

不,也許該說,他們結束了躲藏,出現在我們身邊。因為擔心我們兩人無法應付,夜伢強硬要求,一定要藏身在附近保護我們。

 

「看來厄爾克一定會被你迷住!」夜伢滿臉笑容的對果力多說道,瞧他說話輕鬆愉快的模樣,看的出他此時的心情非常好,跟昨天一直板著臉、悶悶不樂的樣子,簡直天壤之別。

 

雖然說,計畫順利進行是一件好事,可是,夜伢未免也太過高興了吧?我對夜伢的反應真是感到不解。

 

「剛剛那個笑容還真是……」歐羅用著複雜、詭異的神情瞧著果力多。「該說你是沉魚落雁、傾國傾城……還是千嬌百媚、風華絕代?」

 

「……」果力多惱怒的給了歐羅一記白眼。

 

「都有吧!」不曉得希杰是不是沒聽出歐羅話中的嘲諷,他單純的順著話接下。「果力多剛剛那個笑容真是好漂亮!」

 

「是啊。」麗莎聽見希杰這麼稱讚果力多,有點吃味的瞧了果力多一眼。「就是因為姿色非凡,所以對方才會看上他呀!」

 

麗莎……妳沒事吃什麼醋啊?我真是替果力多感到可憐,犧牲色相就算了,竟然還要被自己的同伴損。

 

「……」果力多氣的臉部呈現扭曲狀,雙手更是緊緊的握成拳頭。「本公子懶的跟你們多說,先回去了!」

 

說完,果利多扭頭就走,在他離去的方向,派斯正巧迎面向我們走來。

 

「你好。」派斯對擦身而過的果力多點頭打招呼。

 

「本公子現在很不好。」果力多怒沖沖的朝他回了這句,表情更是惡狠狠的朝我們這邊瞪了眼。

 

「呃?」派斯困惑的走向我們,望著果力多的背影,他納悶的問。「事情……不順利嗎?」

 

「很順利啊。」我尷尬的對他笑笑,並且向他解釋道:「果力多他是在氣別的事情啦!」

 

「嗯,他在生氣帶來的衣服不夠多,沒辦法好好打扮。」麗莎順著我的話接口胡謅道。

 

「擔心衣服不夠?這好辦。」派斯王子信以為真的點頭。「晚點我請幾位縫紉師到你們宿舍為他量身訂製衣服,這些師傅的手藝很好,縫製衣服的速度也很快,一天就可以完成一套。」

 

「……」我不悅的對麗莎瞪了眼,她則是飛快的轉移話題。

 

「那個……派斯。」麗莎假意環視派斯身邊問道:「怎麼只有你過來?其他人呢?」

 

「其他人?」派斯困惑的反問。

 

「就是三藏、姬、狂跟魔王鯨啊!」麗莎一一列出他們幾個的名字。「他們不是去找你,怎麼沒有跟你在一起?」

 

「他們說想要到魔界各地看看,我已經幫他們拿到魔界通行証,現在應該出發去旅行了。」派斯向我們說明道:「請不用擔心他們安危,我有另外派手下隨侍在旁,一有狀況會立刻回報。」

 

「通行證?為什麼要通行證?」希杰不解的追問。「難道說,他們還要去其他地方?」

 

「這是為了要預防引起不必要的紛爭。」派斯王子狀似無奈的苦笑了下。「魔界經歷長時期的紛擾,奠定了目前『三國、四方』的新局面,也就是說,魔界目前一共劃分為三個國家,但是,三國之間,有些地界劃分的不是很清楚,還有部分區域的百姓不隸屬三國治理,他們聲稱只聽從四方魔王的命令,這時候,就需要通行証才能安然經過這些地方。」

 

「四方魔王?」麗莎困惑的追問。「是另一種國家制度嗎?」

 

「不,四方魔王指的是,立足於魔界大陸,極東、極西、極南、極北四方的守護魔王,但是,魔王不管事,他們只負責監看整個魔界的和平,換而言之,那些人就等於無國籍的流民一樣,另外,想要成為尊者的人,也必須要通過這四位的考驗才行。」語畢,派斯王子用著困惑的表情望著麗莎。「難道,晶壁魔王鯨沒跟妳說這件事情?」

 

「沒有。」麗莎簡短的搖頭回答,同時用著疑惑的表情反問道:「魔王鯨也知道這件事情?」

 

「這……」派斯用著尷尬又複雜的表情望著我們。「晶壁魔王鯨是鎮守北方的守護魔王……」

 

「什麼?魔王鯨是北方魔王?」我們所有人完全無法置信的大叫。

 

天啊!沒想到魔王鯨竟然是魔界赫赫有名的守護神!我還以為他只是召喚魔物之中,比較厲害的魔王而已呢!

 

「看來,魔王鯨真是什麼都沒對你們說。」見到我們全部人激烈又愕然的反應,派斯王子努力忍著笑,繼續往下介紹關於四方魔王的事情。「自古以來,魔界就一直由四方魔王所鎮守,東方魔王叫做『沃白』、西方魔王是『角卜』、南方是『骨傑拉法』,他們只在魔界出現毀滅危機時才會出現……」

 

魔界的事情還真是深奧,比我想像的要複雜多了。在聽完派斯的話之後,我突然有這種感覺。

 

記得奶奶跟其他魔族親戚問起魔界的情況時,魔界的親戚總是說「跟以前差不多」、「老樣子」,我一直以為,這代表魔界的生活很單純,單純到不用太過敘述或形容,現在聽來,似乎跟我所認定的有很大的出入。

 

「各位現在有空嗎?」派斯在解說完魔界的事情之後,向我們問道:「我想跟各位討論接下來……」

 

唔?怎麼有個奇怪的視線……在派斯說話時,我突然感受到一股異樣的注視。

 

「派斯王子。」夜伢突然出聲制止派斯的話,他的視線快速掃了下周遭,但表面上仍然是一派輕鬆的模樣。「謝謝你為我們解說魔界的事情,我想,接下來的介紹,我們回宿舍再來聊吧。」

 

「嗯,這樣也好。」派斯王子似乎也察覺到身邊的狀況不對勁,順著夜伢的話接下。

 

我轉身準備往宿舍的方向走去,突然,果力多傳來心通術朝我大吼。『迪亞!快來救我!』

 

「果力多?」我詫異的脫口嚷著。

 

「嗯?果力多怎麼了?」聽到我突然喊出他的名字,夜伢跟其他人同時望著我。

 

「等等,我問一下。」我示意要他們安靜,快速回傳心通術追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

 

『本公子被厄爾克纏住了!快點過來救我!』

 

「噗!哈哈哈……」一聽到這句話,我原先的擔心瞬間消失,嘴上也爆笑出聲。

 

「呃?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見到我由原先眉頭緊皺,瞬間轉為不顧形象的大笑,眾人臉上出現大大的問號。

 

「果力多說……呃,他說他迷路了,要我去帶他回來。」雖然想說出果力多的事情,不過,目前我們正受到不明人士監視,有些事情還是別說的太清楚好。

 

在我回答的同時,耳邊不斷傳來果力多的催促聲。

 

『迪亞!妳還不快點過來!』

 

『好啦!我現在就過去。』回應果力多之後,我朝其他人揮手道別。「我先去找他,你們先回宿舍去。」

 

「我跟妳一起去。」夜伢不由分說拉回我,臉上明擺著不想讓我單獨行動。

 

「你擔心我會迷路嗎?」我打哈哈的對他說道:「放心啦!我有這學校的地圖,不會迷路的!」

 

「妳知道我指的不是這個。」夜伢略帶責備的望著我,臉上有著我所無法理解的苦悶表情。

 

對於夜伢的話,我只是會意的對他笑笑,我當然知道夜伢是擔心我的安危,但是,不是有句話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是我不製造機會讓對方出手,我們的計畫又怎會成功?

 

「可是……」夜伢猶豫著。

 

「好啦!我要走了。」我笑著拍拍他的肩膀。「再不快點過去,果力多一定會等的很不耐煩。」說完話,我拋下他們快步離開。

 

 

「迪亞……真是個很特別、讓人覺得很不可思議的女孩。」望著迪亞離去的背影,派斯緩緩說出自己的感覺。

 

「嗯。」夜伢同意的點頭附和,同時,他察覺到剛剛那道監視他們的視線,已經隨著迪亞離去消失了。

 

對方的目標果然是迪亞!想到這裡,夜伢心頭不由得慌亂了下,雖然了解對方目前還沒有出手的打算,可是,一想到迪亞成為攻擊目標,他的心頭就像被大石壓著,心情沉重的讓他喘不過氣。

 

「不用太過擔心她。」看出夜伢的憂慮,派斯試圖安慰他。「迪亞是個很獨立的女孩子。」

 

沒想到,我竟然將情緒全表現在臉上了……夜伢長吁了口氣,苦笑了下。他向來擅長隱藏情緒,可是,每次一遇到迪亞的事情時,他就破功了。

 

「她太過獨立,反而讓人放不下心。」夜伢憂悶的回道。

 

「我倒不這麼認為。」派斯的這句反駁,讓夜伢感到意外的看向他。

 

「知道身處險境,仍然豪不畏懼的,願意以自己為餌,除了具備過人的勇氣,判斷事情的敏銳度也相當了得。」派斯說出自己對迪亞觀察後的感覺。「她是一個具備膽識與智慧的女孩,這樣的特質,你不覺得很迷人嗎?」

 

在派斯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眼中隱隱透出罕見的溫柔,這樣的情緒全看在夜伢眼裡,連帶引發他些微的不安。

 

難道,派斯他……同樣身為男生,夜伢很清楚對方心中的感覺,為此,夜伢苦悶的緊鎖雙眉。

 

他在意的並不是迪亞會愛上派斯,而是,派斯似乎比自己更有能力保護迪亞,這項發現讓他覺得很難受。

 

不管能不能得到迪亞的感情,夜伢現在只想陪在她的身邊守護她,他也一直堅信自己能成為迪亞依賴的支柱,能夠保護她不被傷害,只是,要是有一天,他連這點自信、這份資格都失去了……

 

不安,在夜伢心中逐漸擴大……

 

相較於夜伢對自己的自貶,派斯對他的評價卻相當高。

 

真讓人意外,他的警覺性竟然在我之上……

 

時常要提防有人暗殺的派斯,對於周圍的環境總是很注意、謹慎,但是,剛剛夜伢卻早先自己一步發現對方的存在,進而制止自己說話,這一點,讓派斯對眼前的這名人類刮目相看。

 

「走吧。」夜伢轉身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不想讓自己深陷困擾,夜伢決定將注意力集中在應付厄爾克的計畫上,也唯有早一步將對方的勢力跟組織瓦解,才能讓迪亞脫離險境。

 

在這種危及到迪亞生命的時刻,他只想要保護她,其他的事情,他已經無法多想。

 

 

校園的西南方邊境,一棟由黑色石頭所構築成的房屋聳立著,茵茵的綠草自岩石平鋪的縫中鑽出,像一塊地毯般鋪在房屋周邊,在這片綠意的側方,一條大河橫流而過,河面上結著冰,那些浮冰隨著水流緩緩動著。

 

這是一個春與冬交織的奇異景象,然而,站在河畔的人卻無心欣賞這份美景……

 

該死的!迪亞動作怎麼這麼慢!果力多的臉色就跟眼前的冰川一樣寒冷。

 

「進屋子裡去吧!河邊溫度低、水氣重,你穿的太少容易感冒。」厄爾克站在果力多身邊,關心的對他說道。

 

去!本公子會來到這邊,還不是被你逼的!果力多在心底怒罵著。

 

剛剛離開迪亞他們的果力多,原本想回宿舍休息,沒想到在半路上,他瞧見厄爾克的身影,為了躲他,果力多快速轉了個彎,拐進附近的岔路,本以為可以就此脫身,沒想到他竟然又在下個路口遇到他。

 

厄爾克見到果力多便立刻粘到他身邊,自願帶他逛校園,兜著兜著,厄爾克竟然帶果力多來到他的住所,邀請他欣賞河畔美景,發覺情況不妙的果力多,只好快點傳心通術給迪亞,要她趕來救自己。

 

「本公子覺得這種溫度很舒服。」雖然心裡滿滿的怒火,但是,果力多還是努力壓下脾氣,好言回應他。「要是你覺得冷,你可以先進屋去,我認得路,等一下可以自己回去。」

 

「我沒關係,如果你想多待一會,我願意陪你。」雖然身上同樣穿的單薄,厄爾克仍是沒打算離去,表現出耐心十足的模樣。

 

拜託,你快點走吧!果力多在心中吶喊著。雖然嘴上逞強,可是實際上他已經凍的快要受不了,畢竟,他身上的衣服可是無法禦寒的薄衣啊!

 

冷的難受的果力多,不由得打了個哆嗦,身旁的厄爾克見到他這副逞強的模樣,嘴角閃過一抹笑意。

 

真是個倔強的傢伙。厄爾克在心中取笑著,擺在身後的手動了幾下,他暗中在兩人身邊使了個咒語,將附近的溫度升高。

 

「……」雖然厄爾克刻意隱藏動作,但是,果力多還是察覺了。雖然訝異著厄爾克的細心,但這也讓果力多對他的警覺更加提高。

 

既然他能做出這般貼心的舉動,相對的,厄爾克在行事上也就更趨謹慎,要攻破他的心防,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原以為,厄爾克會採取一些惡劣的態度逼迫他,要是他真這麼做了,那自己也可以名正言順的修理他一頓,發洩一下怒氣,可是,事情卻出乎他的意料,厄爾克的舉止讓他摸不透。

 

剛剛閒逛的路上,厄爾克對他呵護倍至,那份體貼、那份慎重,讓果力多差點以為自己是手弱無力的纖弱女子,對於厄爾克這樣的態度,他雖然很不以為然,心底更是湧出一股厭煩,但是對方是出自一片好心,自己只能將氣忍著、悶著。

 

刻意的,果力多對厄爾克始終保持冷淡近乎漠視的態度,本想藉此激怒他,沒想到,厄爾克竟然不以為忤,這讓果力多完全束手無策,腦中原本擬好的計策也亂了方寸。

 

真是令人頭痛……果力多開始對自己答應參與這項計畫感到後悔了。如果可以,他寧願上場打仗或者處理一堆公事,也不要跟厄爾克這樣的怪人有所牽扯。

 

「果力多,原來你在這裡啊!」好不容易,救星的聲音出現了,果力多緊繃的情緒也才得以稍稍紓解。

 

「我回宿舍之後都找不到你。」我望著站在河畔的兩人,嘻皮笑臉的說道:「還以為你迷路了!」

 

「本公子只是隨便逛逛。」果力多見到我出現,臉上的表情明顯放鬆許多,而厄爾克見到我出現,眼中閃過一絲慌亂。

 

「這裡真是個美麗的地方。」我緩步走到果力多身邊,欣賞河中緩緩流動冰層,假裝沒發現他的異狀。

 

「這條河一年四季都是結冰狀態。」厄爾克快速調整好情緒,為我介紹著環境。「不過,因為河的底部有許多小型的海底火山,所以這條河也從未被冰層封凍過。」

 

「河底有火山?」聽他這麼說,我倒是好奇了。

 

一般而言,河裡如果有火山,那麼這條河的河水不可能會結冰,甚至,水應該是溫暖或者滾燙的才是,可是,這條河卻呈現絕對冰冷與極度灼熱共存的現象。

 

「是啊!」厄爾克望著河的遠處笑道:「這種種冰火共存的景觀特色,整個魔界中,只有這裡才有。」

 

「真特別。」我順著厄爾克的視線往遠處眺望,無意中,在漫著水氣的河面上。,我隱約看到一個龐大的黑影,但是,才一眨眼,那影子又不見了。

 

「你們剛剛有沒有看到一個東西?」我踮起腳尖,試圖看個更仔細。

 

「呃……」厄爾克先是遲疑了下,而後才笑著搖頭。「沒有,妳剛剛看到什麼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感覺上相是個巨大的東西,像個小島一樣。」難道是我眼花看錯了?我狐疑的猜想著。

 

「可能是河面的光影折射的錯覺吧!」果力多帶點不耐的說道,同時,他像是想要快點脫身般,急迫的催促我。「本公子累了,走吧!」

 

「已經快要接近晚餐時間。」見我們兩個要離開,厄爾克急忙攔住我們。「兩位願不願意留下來用餐,晚點我再送兩位回去?」

 

「不用麻煩了,我們等一下還有事情……」我笑著婉拒道。

 

「我是很真誠的想要邀請兩位用餐。」厄爾克稍稍收起笑臉,換上一副認真的表情。「我對人界有很多好奇的地方,希望能藉用餐時候請教兩位,不過……」

 

厄爾克說到這裡,停頓了下,眼神跟著轉為銳利。「也許這是我的錯覺,可是,我總覺得你們好像在逃避我?」

 

「你誤會了。」我仍然保持著溫和的態度對他笑著。「我也很想留下來用餐,可是因為派斯王子說要派縫紉師來為果力多量身製作衣服,我擔心讓他們久等,所以才會急著要回去。」

 

「幫本公子製作衣服?」果力多愕然的看著我。

 

「你不是說想要在魔界買些新衣服嗎?」我望著果力多笑笑。「剛剛我遇到王子,跟他提起這件事情,王子就說要派裁縫師幫你縫製幾件衣服囉!」

 

「那我們快點回去吧!」不知是因為有新衣服穿,還是因為想要快點離開,總之,現在果力多的臉上充滿愉快無比、燦爛奪目的笑容。

 

「看來,王子真是很貼心啊!」見到果力多一臉期待的模樣,厄爾克只是勉強牽出一個笑容,語氣中還攙著點酸意。

 

「要不,你跟我們一起回宿舍?」為了免除厄爾克對我們態度上的疑慮,我對他提出邀請。「這樣一來,你想問的事情要是我們不懂,還有別人可以代為回答。」

 

「我……」

 

「厄爾克,你在哪裡?斐……」桑嵐的聲音從附近傳來,當她見到我跟果力多的時候,還沒說完的話突兀的打住了。「你們怎麼會在這邊?」

 

「我們來這裡欣賞風景,現在正要回去。」雖然對桑嵐的態度感到困惑,但我還是像平常一樣對她笑著。

 

桑嵐聽我這麼說,只是「喔」了一聲,接著她又轉頭對厄爾克說道:「斐洛校長找你,跟我去校長室一下。」

 

「抱歉,改天有空,我再到你們宿舍拜訪,先走一步了。」厄爾克說完便快步跟著桑嵐離開。

 

感覺事情有點奇怪……我總覺得桑嵐跟厄爾克之間的互動有些怪,可是,桑嵐跟斐洛校長一樣,都是支持派斯王子的人,不可能會跟厄爾克有所牽扯……是我多心了吧!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