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同學,今天我們要進行魔法對練。」魔法老師站在競技平台上,對著坐在台下的我們說道:「很難得能有這個機會跟魔族學生一起上課,相信經由這次的切磋,大家可以學習到很多經驗。」

 

「要對練?」同學們聽到老師這麼說之後,個個面帶訝異,私下交頭接耳討論道:「老師怎麼沒有事先跟我們說?」

 

「糟糕了,我這幾天一直忙著找藥草學報告的資料,根本沒有練習魔法!」

 

「怎麼辦?聽說魔族的人魔法都很強,等一下一定會被修理的很慘。」

 

魔族學生強不強我是不曉得,但是在我跟他們相處的這段時間裡,我發現魔族的人完全將魔法融入生活中,小至拿取東西,大至解決麻煩、打鬥,而我們學校的學生卻是只有上課時、考試前才會練習魔法,兩方的人在魔法的熟練度上就有明顯的差異,要是論及打鬥……這真是是蠻叫人擔憂的。

 

「今天的比試就當成是你們的測驗成績。」魔法老師接著說出他的打算。

 

「什麼?」學生們一聽這場對練將會變成成績,紛紛出聲抗議。「老師!這不公平!我們都沒有事先準備……」

 

「他們跟你們一樣,都是剛剛才聽到要進行對練。」魔法老師回頭望向魔族學生。「你們願意參加這場對試嗎?或者,你們也需要時間作準備?」

 

「不用,我現在就可以打了!」庫馬率先一口答應,他順便活動著手臂。「打架哪需要準備啊!」

 

「太好了!終於有機會可以跟人類切磋了!」石頭人阿東開心的笑著。「我一直很想跟人類打一場!」

 

「別拖時間了!現在就打吧!」其他魔族學生興奮的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他們都說沒問題。」魔法老師滿意點頭笑笑,跟著又反問我們學校的學生。「你們呢?」

 

「這……」學生們尷尬的互望一眼,為了不讓魔族學生聽到討論,還刻意圍成圈壓低音量討論。

 

「怎麼辦?我對這場比試沒什麼把握。」同學甲慌張的說道。

 

「我也是。」同學乙也緊張的附和著。「上次的魔法測試我還是低分過關的。」

 

「還是……我們說跟老師說改天再比?」同學丙問著眾人。「就說,今天還是想要上課,比試就改天再挑個時間?」

 

「這個辦法不錯!就這麼辦吧!」同學們像是鬆了口氣般的笑了。

 

喂……逃避是不能解決問題的。聽著他們的討論,我真是哭笑不得,雖然我也很討厭這種麻煩狀況,可是,換個角度想想,難得有這個機會跟魔族的人比試,試一下、玩一玩也不錯,反正受了傷競技台會幫忙治療,頂多就是被打傷的時候痛一下而已,就算最後輸了,我相信也能從這場對試中得到非常難得的經驗。

 

「可是……」另一名同學聽到眾人決定要推辭,面帶猶豫,吞吞吐吐的說出自己的想法。「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是臨時才接獲通知,既然對方都毫不猶豫的答應了,我們要是不答應,那豈不是很沒有面子?」

 

「對啊!這樣會被看扁。」一提起面子問題,眾人從原先想拒絕又轉成猶豫不決。

 

果然,身為貴族,面子還是擺第一啊!雖然說他們總是將這個解釋為「家族榮譽」不過,在我看來,這兩者似乎沒什麼差別。

 

「快點啊!」魔族學生因為等待的時間太久,開始顯得不耐煩。「要打就來!別那邊婆婆媽媽的!」

 

「我、我們……」同學們被他們這麼一吼,變的有點不知所措,說話也結結巴巴。

 

桑嵐雙手環抱胸前,帶點打量意味的對同學們笑笑。「你們……該不會是害怕了吧?」

 

「才、才沒有!」見到像桑嵐這樣的美女出現,每個男生都激起表現自己的欲望。「害怕是懦夫的行為!」

 

聽到他們這麼回答,我突然覺得好笑。他們剛剛不正是因為害怕所以打算拒絕嗎?

 

「老師,我們決定接受比試!」一名同學堅定的對老師說道。

 

比試一開始是由石頭人阿東跟一名男學生進行對練,男同學使出了火系魔法,以火焰形成一把刀子,阿東沒有變出什麼特殊武器,他徒手空拳的跟男同學對打,當火刀砍下時,阿東揮手一擋,那刀子竟也硬生生被他擋下。

 

「他的手都不會痛嗎?」麗莎訝異的嚷著,皺起的眉頭似乎已經感受到那份痛楚。

 

「大概是因為阿東是石頭人,所以不怕痛吧!」我邊觀察這場戰鬥邊說出我的想法。「如果這個男同學再不想別的方法應戰,這場對練恐怕對他不妙喔。」

 

場上那名男同學真如我所說,他被阿東逼的節節敗退,最後,他收起火刀改使用風系魔法,一道道強烈的龍捲風攻向阿東,阿東就這樣被困在風裡面,緊跟著,男同學召喚落雷,強大的雷極筆直的對著阿東劈下。

 

「成功了?」麗莎半帶興奮的問。

 

「麗莎……妳的魔法基礎常識都唸到哪裡去了?」我沒好氣的望著她。「石頭不怕雷,用雷劈他根本沒用。」

 

「這跟魔法基礎常識有什麼關係啊?」麗莎不以為然的反駁道:「老師又沒有教我們不可以用雷劈石頭!」

 

「……」我真不曉得該怎麼跟麗莎對話了。

 

「麗莎姊姊……」希杰尷尬的對麗莎笑笑。「老師教魔法屬性的時候有提過雷系魔法對土系魔法無效,如果依照屬性來分,那個石頭人算是土系,所以那個同學的魔法攻擊是沒用的。」

 

就在我們談話當中,那名男同學就被阿東的一記右勾拳給打暈在台上了。

 

「真奇怪。」麗莎看著倒在台上的男同學,一臉不解的問:「他們都是高年級的學長,你們剛剛說的魔法基礎常識他應該也知道,為什麼他還會用雷劈石頭人?」

 

「可能是太過緊張,一時忘記了。」我勉強找到這個可以說的過去的理由。

 

「我也是這麼認為。」希杰認同的附和我。「剛剛那個人他所使用的魔法都蠻高段的,雖然不確定能不能打贏石頭人,可是,至少應該也不會輸的這麼慘。」

 

「不,就算他是最佳狀況,他也贏不了石頭人。」夜伢用著否定的語氣說道:「不只他,我想其他人的狀況大概也一樣。」

 

「為什麼?」我們幾個不解的追問,夜伢只是示意要我們繼續往下看。

 

果真如夜伢預料的情況一樣,接下來的兩、三場對練,雖然同學們越來越進入狀況,使出的魔法威力也都很厲害,跟魔族學生比起來可以說毫不遜色,但是,他們卻個個都敗在魔族學生手下,這情況真是讓一旁觀看的我們感到困惑。

 

「我本來以為高年級的人都很厲害。」麗莎看著被人抬下台的男同學,納悶的說道:「可是現在看看,他們好像沒有很強……」

 

「不,就魔法而言,兩邊的程度差不多。」我不贊同麗莎所說的話,在看了幾場對打下來,我也知道其中的原因在哪裡了。「他們會輸是因為……」

 

「實戰經驗不足。」夜伢說出了我想說的話,這也是他會說同學們打不過魔族的原因。「魔族的人將魔法應用在生活上,平日相處時也經常互相對戰,所以他們使用魔法的熟練度比我們的學生好很多,我們的學生使出一個魔法可能要五秒鐘,但是他們施放魔法可能只要三秒,光是這兩秒的差異就能決定勝負了。」

 

「真無聊,還以為這堂課會比之前的好玩呢!」桑嵐側躺在草地上,雙眼彎彎的瞇起,姿態撫媚的打了個呵欠。「難道沒有更有趣的學生了嗎?」

 

「我聽說人界有很多人的魔法非常厲害,甚至比魔族還要頂尖。」斐洛的眼神掃視著眾人,最後,他的目光在我們這群人身上停了下來。「我們本來是抱著期待而來,在觀看了貴校學生剛剛的表現……不是說貴校學生的魔法不好,只是,你們的程度跟我想像中的有點差距……」

 

「差勁就說差勁!幹嘛突然跟他們那麼客氣啊?」庫馬不以為然的插嘴道:「喂!我好心的勸你們一句,你們還是不要到我們學校去吧!像你們這種程度,要是到我們學校一定會被當成玩具欺負!不要給自己找罪受!」

 

「……」我們學校的每個學生聽到庫馬的話,每個人臉上都出現怒意,但是,自己的確是技不如人啊!想反駁也沒法辯白。

 

「老師。」希杰突然站起身發言。「雖然我只是過來這邊觀摩,不過,難得有這個機會,我可以跟他們對練一下嗎?」

 

希杰想要上場?這真是叫我訝異了,依照我對他的了解,除非必要,否則他向來不參與無謂的打鬥,怎麼今天……

 

「當然可以。」魔法老師大概是想要挽回局面吧!他想也不想的一口答應。

 

是因為自己學校的同學被羞辱嗎?我推敲出這個結論,希杰向來極具正義感,他總是無法忍受有人被欺負,即便對方是個陌生人,他也無法置之不理。

 

「不愧是跟我同為獸族的人,雖然還是個孩子,不過你比那群人類勇敢多了。」桑嵐對希杰讚賞的笑著,她轉身對站在旁邊的石頭人揮揮手。「阿東,你上場跟他打。」

 

「是。」石頭人聽著桑嵐的指示走上台。

 

「他們兩個身材差那麼多,那個叫希杰的孩子真的可以應付嗎?」五年級的同學私下談論著。

 

「雖然曾經聽說他蠻厲害的,不過,畢竟是個孩子,兩個人的身材又差那麼多……」另一人不甚看好的搖頭。

 

的確,就身高而言,希杰的高度還不到阿東的胸口,就體形而言,他大概只有阿東的一半,恐怕阿東隨便揮個拳頭就能打飛希杰,這樣怎麼叫人不擔心呢!

 

「加油!」坐在我身旁的麗莎,對著台上的希杰鼓勵的笑著,聽到她的打氣聲,希杰笑著對她點頭。

 

耶?麗莎竟然沒有阻止?以往的她總是會阻止希杰冒險,今天怎麼會……不自覺的,我回頭看著麗莎。「妳不擔心?」

 

「擔心是難免的,可是我相信他絕對會打贏。」麗莎淡淡的對我笑笑,隨後又輕輕的補了句。「再說,我遲早要放手……」

 

「放手?」乍聽之下,我還會意不過來麗莎這話的意思,但是,在我看見她臉上一閃而過的無奈,我想我大概理解了。

 

麗莎是因為知道自己跟希杰遲早有一天要分開,所以她現在早一步逼著自己釋懷,讓自己隨著時間逐漸放下嗎?

 

可是,為什麼是現在?我一直以為麗莎會等到畢業以後再跟希杰疏遠,畢竟,就時間點來說,那個時候是最洽當的。

 

是因為相親的事情嗎?想著最近發生的事情,我想出這個問題點。

 

也許麗莎是因為發現家人開始為她安排相親,進而深一層的想到自己跟希杰的未來?

 

「對試開始!」場上的兩人隨著老師的話開始動作。

 

希杰率先對石頭人阿東發出無數光針,那些針雖然全刺在阿東身上,但是,這對阿東來說根本不痛不癢,阿東往身上揮了兩下手,將那些針給拂去。

 

「換我了!」阿東快速衝向希杰,迎面對他揮出一記正拳,希杰靈巧的側身閃過,讓阿東撲了個空。

 

「冰擊!」希杰朝阿東發出一枚冰錐,冰錐打在阿東右手臂上立刻形成一層薄冰,阿東的手臂就這樣被冰凍住了。

 

「好耶!封住他的手了!」我方的同學開心的叫著。

 

這種冰,應該對石頭人沒什麼影響。相較於同學們的高興,我只是安靜的等著接下來的打鬥。

 

阿東望了眼被凍住的手,臉上也沒有多餘的表情,他隨手一振,手臂上的冰塊隨即被那力道給震的碎裂飛散。

 

阿東再度衝向希杰,這次他舉起雙手,一左一右揮向希杰,似乎想將希杰當成夾心餅一樣擊扁,希杰飛快的往後翻了幾個空翻,迅速拉遠跟阿東的距離,並且在躲過後又立刻將阿東的雙拳跟雙腳冰凍起來。

 

阿東將雙拳對擊,拳上的冰塊在瞬間就碎裂了,但是,當他想移動腳時,腳上的冰卻穩固依舊,讓他脫不了身,阿東奮力的用拳頭往腳邊的冰層擊去,但是,那冰卻連一絲裂痕都沒有。

 

仔細一瞧,包覆住阿東膝蓋以下的冰層似乎跟之前的不同,那上頭泛著淡淡的藍光,雖然看上去像冰,可是卻沒有冒出冰氣。

 

「阿東,認真點。」桑嵐突然出聲對他喊道:「對方可是不能小看的,要是你太過大意輸掉這比試,回去看我怎麼處罰你!」

 

「是。」阿東聽桑嵐這麼說,連忙點頭允諾,似乎,桑嵐的處罰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隨後,阿東開始運氣,不一會,他的拳頭出現紅色的氣流波動,彎下身,他對準腳旁的地面用力的搥下。

 

「……」場內外一片安靜,但是在這份安靜中又帶著點詭異。

 

正常的情況下,當阿東使出那看似盡了全力的一擊之後,場上的情況應該會有改變,至少我們也會聽到拳頭打在地上的聲響,可是,我們不但連聲音都聽不到,甚至也沒見到冰塊破裂的情況。

 

「怎麼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同學甲納悶的問著身邊的人。

 

「不知道。」被問的人同樣也是一頭霧水。「會不會是希杰的冰層太厲害,那個石頭人打不碎?」

 

不,不是這樣……在那拳頭擊下之後,我隱約中察覺到一股奇異的震動,那振幅極為細小,像是從地底往上竄升。

 

「希杰的表情不太對……」麗莎緊張的拉著我,對我說道。

 

台上的希杰已經退避到競技台的邊緣,他的臉色異常凝重,似乎有件事情正要發生……

 

要出現了!不知怎麼的,我腦中竄出這個念頭,我激動的站起身,對著台上仍對四周警戒的希杰大喊。「在你後面!」

 

「碰碰碰碰……」在我喊出聲後,整個地面突然產生劇烈晃動,我們被震的差點站不住腳,等到地震過後,回頭望向競技台卻意外發現……競技台竟然因為剛剛的震動裂成數十塊,幾乎是面目全非的慘狀。

 

希杰因為我的提醒,跳離了原本所站的位置,在他現身在競技台另一側的同時,一樣物體在漫天沙塵中出現在希杰原先所站的地方……

 

「那、那是什麼東西?」眾人見到那龐然大物出現後,全都震驚不已。

 

「那是……螃蟹吧?」在沙霧稍稍散去後,有人看清楚了那物體的樣貌,用著不確定的語氣說道。

 

出現的東西,的確是一隻螃蟹,一隻非常巨大的石頭螃蟹,驚人的是,阿東跟螃蟹竟然合成一體了!阿東的上半身出現在螃蟹的背上,下半身則是已經沒入螃蟹的身體裡,看上去就如同駕馭著一部巨型戰車一般。

 

兩方的情勢相比之下,阿東有了巨石蟹的助陣,整個氣勢更大了,而希杰則是顯的勢單力薄,彷彿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一般。

 

螃蟹的蟹腳對準希杰快速刺去,那動作只在眨眼間,在我還沒來得及發出尖叫聲時,蟹腳撞擊石塊的巨響聲就已經傳出,白色的粉塵漫天飛舞,遮去希杰的身影,我們緊張的望著台上,心裡更是擔心著希杰的安危。

 

「沒想到那螃蟹的速度竟然那麼快!」我本來以為,像那樣的巨大身軀,移動應該會很緩慢才對,在它剛剛的攻擊速度下,我都不確定我能逃的過。

 

希杰不曉得有沒有事?他應該有躲過吧?我真不希望見到希杰躺在台上的慘狀,心中更是猶豫著,要不要在見到不好的狀況時,先將麗莎的眼睛摀住?

 

當激起的塵埃落定後,我們見到希杰站在一個斜立於地面的碎石上,雖然臉上出現幾道小傷口,上身的衣服也被撕裂開來,左上臂更有鮮血滲出,但是,大致上來說,希杰算是平安無事。

 

「呼……好險,差一點我就陣亡了。」希杰語帶輕鬆的笑笑,但他防備的狀態可是一點也沒放鬆。

 

希杰的身邊開始凝聚冰錐,十數顆冰錐快速的攻向螃蟹,冰錐在螃蟹的各處泛出一圈薄冰,但是,這樣的攻擊似乎對它起不了什麼作用。

 

螃蟹快衝向希杰,它那尖銳巨大的蟹腳不斷的對希杰展開攻擊,原本已經被毀壞的競技台現在更是被摧毀的無一完整,希杰在閃躲中仍然不忘攻擊,他不斷用冰錐攻擊螃蟹。

 

「他在做什麼啊?」同學們十分無法理解希杰的舉動。「那個冰錐不是對螃蟹沒效嗎?為什麼他還要一直打?」

 

「希杰他到底怎麼了?」麗莎看著越來越趨於下風的希杰,不由得也開始擔心起來。

 

「他在測試、在觀察。」夜伢唇邊起了一個微笑,彷彿他已經知道希杰心中的打算。

 

測試?我回頭望向打鬥中的兩人,希杰將冰錐砸在螃蟹各個部位,而螃蟹的動作……似乎有減緩的趨勢?

 

發現這一點,我又再仔細瞧了下那些冰層,雖然都是零散的凍結在螃蟹身上,不過,在螃蟹的關節部位似乎都有比較大的冰層聚集。

 

「原來如此……」我終於明白了。「希杰他是聲東擊西,他主要的目的是凍結住螃蟹的行動!」

 

「沒錯。」夜伢這才說出希杰這場行動的計畫。「藉由冰的滲透力,可以輕易侵入石蟹關節的石縫中,當冰填滿那縫隙之後,石蟹也就無法再繼續行動了。」

 

「碰!」正當我們還在談論時,台上突然發出一聲巨響,巨石蟹因為身體各個關節都被冰封住了,再也無法行動自如,一時之間站不穩,整隻蟹就這樣倒下了。

 

「可惡的傢伙!」石頭人阿東本想脫離螃蟹,但是在剛剛的戰鬥中,他的身體早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希杰用冰錐固定在螃蟹背上了。

 

「勝負已分。」桑嵐站起身,開心的對希杰拍手稱讚。「沒想到你在劣勢中竟然能找到對戰的辦法,真不錯!」

 

「我也不確定這樣行的通。」希杰謙虛的搔頭笑笑。「這只是我運氣好而已。」

 

在決鬥結束之後,希杰為石頭人解除身上的冰層,並伸手將他拉起身。

 

「你這小子還真是厲害!」輸了的阿東倒也沒什麼難看的臉色,反倒是一臉高興的對他笑著。「我輸了!」

 

「不。」希杰對阿東搖頭笑笑。「要是剛剛迪亞姐姐沒有叫我,我在那時候就死了。」

 

「所以說,兩個人算是平手!」魔法老師順著兩個人的話,下出這個結論。

 

「唉!看到你們剛剛的對打,害我也跟著手癢起來。」庫馬臉上出現躍躍欲試的表情,他對我勾勾手。「迪亞,我們來打一場吧!跟妳打,應該會比跟他們打好玩的多。」

 

「好啊!」毫不猶豫,我一口就答應這場邀約。

 

我曾經聽奶奶的那些魔族朋友說,他們魔族新一代的人有著跟他們不太一樣的處事風格,甚至,對於魔法的鑽研方面也跟他們以往不太相同,雖然以前的我只是聽聽就算了,不過,現在難得有這機會可以見識,那就來比一場,看看其中的差別吧!

 

「等等。」魔法老師突然制止我們。「你們不能打了。」

 

「為什麼?」我跟庫馬同時叫出口。

 

魔法老師指著已經被毀壞的競技台,以及台子周圍一閃一閃的魔法陣亮光。「魔法陣經過剛剛的打鬥,現在已經逐漸失效,你們要是受傷……」

 

「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庫馬不以為意的笑笑。「受傷就受傷啊!頂多在床上躺幾個月,又死不了人!」

 

「要是你沒注意,說不定真的會死。」斐洛冷言的諷刺著。

 

「你的意思是,我會輸?」庫馬挑高眉頭,不滿的瞪向斐洛。

 

「現在先不管輸贏,要是等一下真的發生意料外的狀況,那也不好。」桑嵐走向另一旁的空地,伸長了指甲,開始在地上邊走邊畫,一個跟競技台差不多大的圓圈就這樣出現了,桑嵐還在圈圈內畫了不少奇怪圖案。

 

「雖然有點簡陋,不過對你們而言應該綽綽有餘了。」完成圈圈之後,桑嵐笑著對我們說道。

 

「這是……移轉九星陣?」魔法老師望著那圖案,微愕的說道:「妳一個學生怎麼會懂這個?」

 

桑嵐聽到老師這麼問,嫵媚的對他笑笑。「那當然是因為……我很厲害。」

 

呵!魔族的人果然都對自己很有自信。我聽桑嵐這麼說,也跟著笑了。

 

「這個陣法也有治療的功能,你們就在這裡面打吧。」桑嵐對我跟庫馬說道。

 

「要進去這裡喔……」庫馬一反剛剛的態度,有點猶豫的遲疑著。

 

「怎麼?剛剛你不是堅持說要打?」桑嵐眼神逐漸變的銳利。「我可是好心替你們畫出這個陣法,要是你敢不進去……」

 

「呃……可是我現在肚子突然有點痛……」庫馬說完話立刻皺起眉,捧著肚子彎下身。「我想我可能是吃壞肚子,我先去一下廁所!」他說完便飛也似的跑了。

 

既然跟我對打的庫馬跑了,這場比試當然比不成了,而且,從他剛剛的反應看來,那個魔法陣似乎隱藏某種問題,我當然不會笨笨的進去囉!

 

「真是的,要是沒人使用,那我不就白畫了?」桑嵐不高興的叉起腰,在魔法陣邊上來回踱步。

 

「貝卡尊者的徒弟。」突然,桑嵐停下腳步,回頭望著麗莎。「我們來打一場吧!」

 

「我?」麗莎愕然的指著自己。

 

糟糕……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