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睡的迷迷糊糊的我,揉著雙眼,撐起身體。

 

奇怪,我好像有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而且,總覺得剛剛好像有人在這附近?是來圖書館看書的學生嗎?

 

沉思中,那股被人盯著的感覺又傳來了,而且,這次的距離似乎很近!我快速往感覺到異樣的旁邊看去,一雙牛眼般的大眼睛,近距離的跟我四目相對。

 

「哇!」無預警的遇到這種狀況,我被嚇了一大跳,防備性的跳離座位。

 

「妳的反應很不錯喔!」對方被我的舉動逗的哈哈大笑,嘻皮笑臉的稱讚著。「竟然能在一瞬間跳那麼高。」

 

「庫馬!你、你怎麼會在這邊?」我摀著心跳紛亂的胸口,驚魂未定的看著他。

 

「我平常都會到這裡看書。」庫馬對我揮了揮手中的書本,書本的書名是「人類的心理探索」。

 

「你不是已經是人類文學的老師了嗎?」看著那枯燥的書名,我不解的問。「為什麼還要看這樣的書?」

 

「因為好玩啊!」庫馬朝我咧嘴笑著。「你們人類真是一個很奇妙的種族,明明是人界中最弱小的生物,可是又自以為是萬物的主人,感覺真是很呆!哈哈哈……」批評完之後,庫馬還豪不客氣的大笑起來。

 

「喂……」我斜睨了他一眼,不太高興的對他說道:「好歹跟你說話的我也是個人類,你批評時不能『善良』一點嗎?」

 

「嘿嘿!我說的是事實啊!」庫馬依舊不改他那嘻嘻哈哈的態度,臉上還出現無辜表情。「不過,你們人類也有優點啦!像是打仗時使用的戰術兵法,你們就運用的很不錯!嗯……這也有可能是因為你們太弱了,所以才會想一些奇奇怪怪的欺敵戰術吧!」

 

「……」雖然聽起來有點刺耳,不過,庫馬說的全都是事實,無言以對。

 

「妳要不要先下來?」庫馬動了動脖子,順手還捶捶肩膀。「這樣抬著頭跟妳對話有點累。」

 

呃……我這才意識到,我竟然在不知不覺中,整個人跳到高處的窗戶邊上站著。

 

這樣尷尬的局面,真是讓我想挖個地洞鑽進去。快速跳下窗台,順手理了理身上的衣服。

 

「妳在找什麼?」庫馬瞄了眼我攤在桌上尚未闔起的書本。「蛇面曼陀羅?妳在找它的解藥嗎?」

 

「嗯,我有朋友中了它的毒。」沒有隱瞞,我點頭回應道,雖然我知道不可能,但是還是帶著一份希望的問:「你知道解毒的方法嗎?」

 

「解毒方法?」庫馬隨手翻了幾頁書,語調平淡的回答。「沒有,我不知道,妳呢?妳有找到嗎?」

 

「沒有。」我喪氣的搖搖頭。

 

「雖然這麼說很無情,不過,妳找不到是正常的。」庫馬半帶安慰的對我說著。「要是這麼輕易就能找到解毒秘方,蛇面曼陀羅就不會被稱為是魔界第一奇毒。」

 

「嗯……」我嘴角勉強牽起一個笑容當做回應。

 

「很遺憾我幫不上忙。」庫馬背過身,將手中的書放回書架上。「對了,剛剛派斯王子在找妳。」

 

「找我?他找我做什麼?」

 

「他沒說。」庫馬從架子上又拿了一本書,回過頭對我擠眉弄眼的笑著。「王子跟妳好像處的不錯喔……」

 

「我跟王子只是朋友。」我沒好氣的白了庫馬一眼。

 

「唉呦!何必害羞?雖然王子的未婚妻是麗莎,可是,如果妳那位公主朋友同意,妳們可以一起嫁給他。」庫馬不正經的對我笑著。「能夠同時娶到麗莎跟妳,王子還真是幸福啊……」

 

「就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怎麼……」我才要生氣的斥責他,卻意外瞥見果力多的身影飛快從窗邊經過,厄爾克則是尾隨在後。

 

「庫馬,這些書你幫我收一下。」我將還沒看過的書抱在懷中,對庫馬說聲再見之後,便飛快的衝出圖書館,打算跟在果力多他們後頭一探究竟。

 

 

唉呀……跟丟了……沒想到他們兩個腳程竟然這麼快,才拐幾個彎,我就見不到他們了。

 

我跟著他們來到一處噴水池邊,卻見不到兩人的蹤影,四下環顧了好一會,才放棄繼續找尋,逕自在噴水池邊坐下。

 

「算了,反正應該不會有事。」

 

厄爾克跟果力多兩人的相處情況,就我的觀察,我發現果力多好像處於主導的狀態,厄爾克對他可是言聽計從,雖然不曉得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不過,這對果力多來說也算是件好事。

 

「迪亞,妳坐在這邊做什麼?」路過的麗莎,看到我坐在水池旁,快步向我走來。

 

「麗莎,我有件事情要告訴妳。」雖然擔心,可是,我還是想讓麗莎她自己做決定,而不是我私自將事情隱瞞著。

 

確定附近沒人之後,我對麗莎說出她哥哥們的事情,麗莎的表情也由震驚、難過、悲傷、憤怒……一直轉換,當我說完所有的事情,麗莎的臉上竟是恢復到平淡的模樣。

 

「麗莎,妳……還好吧?」我本來以為她會激動的大罵,或者難過的大哭,但是,沒想到她竟然沒有任何反應,這反而叫我擔心起來。

 

一直不作聲的麗莎,突然開口問我。「那個叫做蛇面曼陀羅的東西,是個什麼樣的毒草?」

 

「這書上有它的介紹。」我快速翻開手上的書,麗莎在我身旁坐下,望著書上的內容喃喃唸著。

 

「蛇面曼陀羅,以吸取魔界瘴氣及魔物屍體為養份,葉子前端較尖,葉面邊緣呈不規則波狀分裂,葉面長有纖細的銀色毫毛,為暗綠色,葉背則成淡綠色……花朵是白色,形狀類似鈴鐺,蛇面曼陀羅的果實表面多刺,成熟時由淡褐色變成酒紅色,毒性強……」

 

「中毒者的身體會被毒性慢慢侵蝕,直到毒物侵蝕到腦子,中毒者才會死去,從痛苦中解脫,中毒後,初期症狀為口乾舌燥、心跳加快、視線模糊、昏沈、產生幻覺、神智不清……」

 

緩緩唸完上面的介紹,麗莎的表情陷入沉思,眼神更是深邃的教人看不透。

 

「麗莎,妳打算怎麼做?」一直等不到她的反應,我憂心的問著她。

 

「這還用說嗎?」麗莎瞇起眼,雙手握拳的回道:「當然是先救出我哥,然後再狠狠揍厄爾克他們一頓!」

 

見到麗莎這般信誓旦旦的模樣,我心中的緊張也跟著消失了,看來,我先前是多慮了。

 

「光是扁他們一頓還不夠我洩恨,我也要讓他們嚐嚐中毒的滋味。」說話時,麗莎的表情變為兇狠,全身更是發出熊熊的忿怒之火。「先讓他們中毒,然後將他們關起來,不給他們吃飯,一天照三餐鞭打他們,然後,我還要用OO將他們XX,再將他們□□又△△……」

 

呃……看著麗莎壓抑心中的怒氣逐漸暴露出來,臉上的表情也跟惡魔越來越相像,我心驚的退開幾步,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被憤怒的她誤傷。

 

「麗莎,我們還是先來討論接下來的行動好了。」為了不讓她氣的過火,我連忙扯開話題。

 

麗莎深深的吸了口氣,像是下定決心般,說道:「我會答應天雲的要求,跟派斯王子結婚。」

 

「為什麼?」我茫然不解的對她嚷著。「妳這是打算妥協嗎?希杰他要怎麼辦?」

 

「結婚的話,雙方家長都要出席對吧?」麗莎開始對我說出她的想法。「因為時間太過緊迫,所以我的父王、母后不可能出席這場婚宴,這樣一來,我哥哥他們就必需代替他們出席……」

 

「所以,到時候厄爾克他們就必須要放人,讓被他們囚禁起來的兩位哥哥出現!」我理解的接下話。

 

「沒錯!」

 

「可是,一直想要促成這門婚事的是厄爾克他們,妳跟派斯結婚,對他們有什麼好處?」怎麼想,我都不覺得厄爾克他們能從中得利。

 

麗莎臉上也出現遲疑神情,想了一會,她才說了一個理由給我:「也許,他們是想以解藥為籌碼,逼我就範……」

 

「是這樣嗎?」我狐疑的板起臉,人也陷入沉思。麗莎說出的理由,我實在無法接受。

 

厄爾克怎麼能確定麗莎會聽從他們?要是我們能拿到解藥,他們的威脅根本就沒有用,厄爾克不可能冒這麼大的風險。

 

「總覺得事情有點奇怪……」隱隱約約,我總覺得有點不對勁,是哪裡呢?

 

忽然,我腦中閃過天雲說過的話──重點不是結婚之後……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在想起這話的同時,我腦中跟著閃出一個念頭,但是,我還沒來得及抓住那個想法,明確理清頭緒,一個聲音中斷了我的思考。

 

「麗莎、迪亞姐姐!妳們在這裡做什麼?」希杰冷不防出現在我們身後,笑著問道。

 

就在那一瞬間,麗莎的臉從惡魔變回天使,她用著極為甜美的笑容回應希杰。「沒有啊,我跟迪亞只是在看一些東西……」

 

「喔?」希杰好奇的湊上前瞧著我手上的書。「蛇面曼陀羅?這不是魔界第一毒草嗎?妳們看這個做什麼?」

 

「希杰,你也知道這個植物?」我大感意外的問他。

 

「嗯,我曾經聽蒼主跟古天哥說過。」

 

「那你有聽說要怎麼解它的毒嗎?」麗莎急迫的追問他。

 

「這個……不太記得了耶……」希杰手支著下巴,沉吟半响。「印象中……那個方法好像很危險……」

 

「危險?」我跟麗莎互看了眼。

 

「以毒攻毒嗎?」麗莎由希杰的話,推敲出這個方式。

 

「雖然以毒攻毒聽起來可行,可是……」我苦惱的抓抓頭。「這方法需要兩種毒性均等,要是有一方較弱,不但不能解除毒性,還可能加重傷害,將毒性變的更加複雜難解。」

 

「蛇面曼陀羅是魔界最毒的草藥,我們要去哪裡找到跟它匹配的毒草?」麗莎臉上也浮現擔憂之色。

 

「咦?有人中毒了嗎?」希杰聽我們這番對話,訝異的追問。

 

「這個……」不知該不該向希杰說出口,我將視線轉向麗莎,想徵求她的意見,她則是對我點頭表示同意。

 

聽完我的話,原本個性溫和的希杰,竟然氣的咬牙切齒,怒容滿面。

 

「他們竟然對麗莎的哥哥們做出這種事情?這真是太卑劣了!」

 

希杰高舉雙手,重重的往圈起水池的石壁邊緣捶下,「碰!」巨大的聲音傳出,那又厚又堅硬的壁面竟硬生生的,被希杰赤手空拳擊出一個大洞,池裡的水不斷自那缺口往外流出,連帶濺濕了希杰的衣服。

 

沒有預期希杰會有這般激烈的反應,我們都意外的呆住了。

 

「希、希杰,你先別激動……」看著他拳頭依舊緊握,似乎剛剛的發洩還不能讓他消氣,我怯怯的勸著他。

 

希杰長長的呼了口氣,臉上恢復到原先的笑容,他不好意思的向我們一鞠躬。「抱歉,嚇到你們,我已經沒事了。」

 

「真的嗎?」我不信的反問。哪有人能一下子就消氣的?

 

「雖然還是很生氣,不過我會盡量忍住。」沒有隱瞞,希杰誠實的回道:「沒辦法,我只要聽到有人使用卑鄙的手段,就會覺得很生氣,尤其,受害者是麗莎的家人……」

 

『我看妳決定要結婚的事情,還是晚點再跟希杰說吧!』我偷偷傳心通術給麗莎。『要不然,他要是氣的失去理智……』

 

『嗯,我了解。』麗莎顯然也是被希杰剛剛的舉動嚇到了,她贊同的點頭。

 

「妳們在書上有找到解毒的方法嗎?」希杰拿過我手上的書本,逐頁翻閱著。

 

「沒有,不過我奶奶知道解毒的方法,我已經寫信回去問她了。」我笑著對他們兩人說道。

 

「可是,魔界跟人界的書信往來,要花上幾天的時間。」麗莎還是有點不安。「這樣子,來得及嗎?」

 

「不用擔心,斐洛校長說他有辦法將信件快點送到我家。」這句話說出後,這才讓麗莎稍稍安心了些。

 

我想,這個大概也是我們目前唯一進行順利的事情吧!

 

「那就好。」希杰回頭望著麗莎,柔聲的安慰道:「現在就剩下查出妳哥哥們被囚禁的地方,將他們救出來,妳放心,我會努力調查他們的下落……」

 

唉……要是希杰知道麗莎想要跟派斯結婚,好讓對方放人的打算,他大概會覺得很失落吧!看著希杰一臉認真的模樣,我突然覺得喉間哽了個東西。

 

「嗯……」麗莎面有難色的低下頭,隨即又像是重新振作般的揚起笑臉。「現在煩惱這個也沒有用!我肚子餓了,陪我去吃東西吧!」

 

「呃?」希杰雖然不懂麗莎心境的轉變,他還是貼心的點頭答應。「迪亞姐姐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我有點累,想先回宿舍去休息。」婉拒了他們的邀約,我踏著沉重的步伐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緩步走在兩棟教室中間的庭園走道,兩旁的教室不斷傳來學生喧鬧的笑聲,頭頂上是沒有一絲白雲的晴朗藍天,少了雲的遮蔽,太陽讓我感到有些刺眼,流動的風帶著悶人的熱氣。

 

困惑的、難以解決的事情越堆越多,心情也不由的煩躁起來,疲憊感在心頭不斷堆砌,壓的我好累……

 

「前面的那個人類!給我站住!」一個尖銳的女生聲音自我身後傳來。

 

是在叫我嗎?帶著納悶,我轉過身去,五名魔族女生站成一排,橫列在我眼前。

 

「找我有事?」我問著她們。

 

「別以為妳是貝卡尊者的孫女就這麼囂張!」站在中央的女生氣焰高張的,指著我劈頭就一陣罵。「也不想想是在誰的地盤,妳最好給我小心點,別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看了就討厭!」

 

「……」無言。

 

我有做了什麼事情惹到她們嗎?應該沒有吧?為了蒐集線索情報,我連課程都翹掉了,根本跟魔族學生沒什麼接觸的機會。

 

「怎麼?無話可說?」見我沒有反應,女生臉上出現得意神情。「還是說,妳怕了?我警告妳,派斯王子的對象是我!別以為妳跟那個公主的詭計能夠得逞!」

 

「詭計?」這倒有趣了,我怎麼不曉得我跟麗莎對王子心懷不軌?「什麼詭計?」

 

聽我這麼問,那女生臉上更加得意了。「妳跟那個公主根本就是假藉這次參觀的機會,想要接近王子!」

 

「這場婚事根本就是一樁政治婚姻!」跟女孩來的那些女生也跟著高聲附和。

 

「王子就算娶了妳們,也是出自國家考量!別以為妳們真的能得到派斯王子的青睞!」

 

因為女生的大聲嚷嚷,左右兩旁教室內的學生也全探頭出來觀看,有的人還興奮的高聲鼓譟,似乎想要引發我跟她的爭執。

 

「喂!那個同學,我覺得王子跟迪亞比較配啦!妳搗什麼亂啊?」

 

「打一場啦!厲害的人就有資格接近王子!」

 

「上啊!對於情敵,不用太過好心!」

 

「對啊!讓對方知難而退!」

 

好吵、好煩……尖銳而又高分貝的叫聲,讓我的不耐煩升到最高點。

 

「我並沒有這樣的意思,妳們要怎麼做隨妳們……」壓抑著煩躁,我丟下這句話後便轉身想要離開。

 

「呦?她不想理妳們耶!」

 

「哈哈哈……真糟糕,妳們被看扁了!」

 

旁人見我打算離去,又開始紛紛鬧了起來,似乎想要看到我們打上一場。

 

「喂!站住!」女生被這一鼓動,也跟著叫住我。「妳想逃嗎?」

 

在我停下腳步的同時,手上飛快抽出長刀,往她們腳邊的地面斬去。

 

「碰!」草地被我的刀氣轟出五道又深又長的大裂痕,兩旁的教室牆角處也遭到波及,壁面出現數道刀口。

 

「……」我的舉動讓所有人同時安靜了下來。

 

「我再重複一次。」回頭,我望向那群女孩子,她們則是嚇的面色如土,怯怯的縮成一團。

 

「別將這些莫須有的事情,牽扯到我跟麗莎身上。」我惡狠狠的對眾人說道,胸口更是因為這些煩燥的事情升起一股怒火,痛的我快喘不過氣。

 

「怎麼了?這裡發生什麼事?」引發爭執的主角,派斯出現在我們面前。「迪亞,妳怎麼了?妳的臉色看起來很糟。」

 

「沒……」還沒說完話,一夜無眠、疲憊至極的我,突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整個人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迪亞!」派斯適時抱住了迪亞的身子,看著懷中眉頭深鎖的她,派斯抬起頭環視眾人。

 

眾人眼中總是溫和親切、笑容常掛的派斯,此時臉上卻是憤怒而又冷酷的神情,一股強大的壓迫感自他身上發出,沒有人膽敢跟他四目相對。

 

「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有第二次。」派斯生冷的語氣中透著命令意味。

 

當派斯抱起迪亞打算離去時,一道黑影從他身旁閃過,手上一輕,派斯懷中的迪亞已經被另個人接手抱去。

 

「她由我照顧。」夜伢說話的語氣深沉而又堅定,感覺不出他心裡的情緒,但是,他的週遭卻出現一道隔絕外人的氣牆,除了防備之外,似乎還有著一種決心與信念。

 

派斯沒有追上前,他站在原地望著夜伢離去的背影,無物的手上傳來一種空虛感,心頭湧上一種……他說不出也無法解釋的奇異情緒。

 

「要是不甘心,就去搶回來吧!」厄爾克揶揄的聲音從旁傳來,他坐在教室的窗口望著派斯。「依王子的能力,打敗他應該不是難事。」

 

派斯臉上又恢復到原先淡然的笑,不回嘴反駁,他只是悠閒的說了句:「我發現,你對那個金髮的人類很有興趣?只可惜,他好像不太理你……」

 

「對我而言,他不過是個有趣的寵物。」厄爾克佯裝不在乎的回道:「玩玩罷了,他的存在可有可無。」

 

「嗯。」派斯同意的點點頭,臉上連帶出現一份促狹的笑,他伸手指了指厄爾克的背後。「你那個可有可無的寵物,正站在你身後。」

 

「……」厄爾克迅速轉過身去,視線正好跟果力多對上。

 

原本跟歐羅在校園閒逛,發現這裡有騷動才停下來觀看的果力多,意外發現自己變成談話的主題,而且還被當眾說為寵物、玩物!這讓他怒不可抑的瞪了厄爾克一眼,隨即轉身離去。

 

「喂……」厄爾克才想追上,卻被歐羅的手給擋下。

 

「勸你一句。」歐羅拼命忍著笑意,好心的對厄爾克說道:「你現在最好別接近他。」要不,恐怕會被發怒的果力多轟上天去吧!

 

「你是他的誰?」以為歐羅在警告自己,厄爾克憤怒的拍開他的手。「憑什麼阻止我!」

 

「我?」沒料到會有這樣場面的歐羅愣了下,心裡開始感嘆自己好心沒好報。

 

「歐羅!用不著跟那種人多說!」已經走到遠處的果力多傳來怒吼聲。「你不是要去圖書館?還不快走!」

 

現在是怎樣?我怎麼好像成了出氣筒?歐羅無奈的嘆了口氣,才想離開,厄爾克卻一把抓住他。

 

「說!你跟他是什麼關係?」厄爾克問出的這句話,可是醋味十足,完全不像他剛剛所說,自己不在乎果力多的模樣。

 

神、經、病,我跟果力多能有什麼關係?要不是努力維持自身修養,不想跟他一般見識,歐羅真的會這樣罵出口。

 

一個頑皮的念頭興起,歐羅臉上勾起一抹頑皮的笑。「你覺得……我跟他是什麼關係?」

 

「我……」得不到答案,卻又不想承認是自己想的那樣,厄爾克陷入了兩難,他張著口,卻一個字也答不出。

 

「歐羅!你再不走我不等你了!」果力多的催促聲再次傳來。

 

「抱歉,他還在等我,我沒辦法跟你多聊。」歐羅用著勝利者的姿態對厄爾克投以笑臉,隨即轉身走向果力多。

 

「可惡的傢伙……」厄爾克氣憤的往一旁桌子捶下,那可憐的桌子被他劈成數塊。

 

「厄爾克,你在做什麼?」桑嵐自圍觀的人群中走了出來,面帶不悅的沉喝:「為什麼毀壞公共物品?」

 

「……」聽到桑嵐的責罵,厄爾克沒有回答,只是氣憤的握緊雙拳。

 

「跟我過來!」桑嵐說完掉頭就走,厄爾克則是悶著臉跟在她身後。

 

兩人一直走到無人之地,桑嵐才停住腳步,半帶指責的警告道:「我聽說迪亞已經打探到一些事情,你往後的言行舉止最好小心點,別忘了,監視她、接近她是你的責任。」

 

「哼!少將一切責任推給我!」厄爾克不以為然的冷笑了聲。「我聽說,妳跟天雲在圖書館的談話被她聽到了,不是嗎?」

 

桑嵐受到厄爾克這番質問,同樣反唇相稽的回道:「你以為不關你的事嗎?我聽說她跑到你住的地方,偷聽你跟你父親的談話,而你們卻一點也沒發現……」

 

「我……」厄爾克這下無從反駁,只是悻悻然的說:「我不知道她用的是什麼方法,總之,那晚我們真的沒有感受到任何魔法波動!」

 

「你們兩個怎麼了?」就在兩人相互指責時,庫馬現身在兩人面前。

 

「沒什麼。」見到庫馬,兩人硬生生止住談話。

 

「我要去上課了!」隨手順了下頭髮,桑嵐快步離去。

 

「煩人的女人!」厄爾克朝她的背影狠狠的啐了口,同樣轉身快步離去。

 

看著兩人一左一右的離去,庫馬的唇上畫出一道不以為然的笑。

 

 

晚上,迪亞的房間內,疲憊的她正深沉、安穩的睡著,夜伢坐在床舖旁邊的椅子上,手上拿著迪亞從圖書館借出的書籍翻閱。

 

「嗯……」一聲模糊不清的低吟傳出,熟睡中的人翻了個身,蓋在她身上的棉被因為這樣的動作滑落在一旁,見狀,夜伢將書放在一旁,站起身,用著極為輕細的動作為她將被子蓋好,熟睡中的迪亞似乎有滿心的煩腦,眉頭一直是深鎖的。

 

見到迪亞的額頭上滲出薄汗,被汗水弄濕的瀏海貼在她的臉上,夜伢拿起手帕,輕輕的為她拭去汗水,此時,熟睡中的迪亞恰巧醒了,她的眼睛正巧跟夜伢對上。

 

 

「睡飽了?渴不渴?肚子餓不餓?」夜伢收起手帕,順手將我扶起身,一如往常的對我笑著。

 

「……」現在是怎麼回事?望著夜伢的臉,我發愣的想著,視線往四周瞧了下,嗯,這裡是我的房間沒錯,那麼……為什麼夜伢會在這邊?

 

「先喝杯水吧。」夜伢遞上一杯水給我,口乾至極的我,立刻就將那一大杯水喝個精光。

 

「還需要嗎?」見我似乎還有點渴,夜伢又立刻為我倒上一杯。

 

接過水杯,我沒有立刻喝下,只是將杯子在手中轉著,腦中的思路也逐漸清楚。

 

「剛剛妳暈倒了,我剛好看到,所以就抱妳回來。」夜伢看出我有話想問,簡短的對我說道。

 

「嗯。」我點點頭表示理解。

 

「麗莎跟王子的婚宴訂在後天舉行。」冷不防的,夜伢突然開口對我說道:「在麗莎的要求下,天雲也答應跟我們配合,在結婚之前,希杰會陪在麗莎身邊保護她。」

 

「你……」我大感意外的望著夜伢。怎麼我才睡一覺,事情就全部處裡好了?

 

「麗莎哥哥被關的地方我們還在調查。」夜伢繼續往下說道:「我想,他們在麗莎婚禮上被釋放的機率不大,厄爾克應該會拿他們當籌碼,威脅麗莎,我希望能趕在婚宴之前將他們救出……」

 

「嗯。」夜伢說的跟我想的一樣。

 

「好了。」坐在我身旁的夜伢突然整個人逼近我,直到跟我面對面的距離剩下一個拳頭寬才停下,盯著我的眼神帶著嚴肅與質詢。「妳還有什麼事情沒說?」

 

「我……」面對他的質問,我怯怯的想要往後躲開,但他卻早一步勾住我的雙肩,制住我的行動。

 

「不准逃。」語調是平和的,但是夜伢的表情卻是像要吃人般的恐怖。

 

「你、你別生氣啦……」我尷尬的笑笑,手上的水杯一個不留神,整杯水潑到身上。

 

「啊!」帶涼的水溫讓我縮了下身體,白色的襯衫被水弄濕之後,呈現若隱若現的透明感。

 

我尷尬的抓起一旁的棉被遮掩身子,見我衣服溼透的模樣,夜伢不發一語的站起身,快步走到門口。「妳先去洗澡,我去幫妳準備晚餐。」

 

「嗯。」我低著頭答應著,在夜伢離去之後,快速收拾衣服走進浴室。

 

躺在浴缸內,望著裊裊上升的蒸氣,心中的一些不愉快也隨著水氣逐漸飄走,混沌的腦子逐漸清晰。

 

現在已經知道有個躲在暗處指使厄爾克的人,桑嵐也是厄爾克的同夥……我的腦袋開始將所有事情一條條列出來。

 

現在要先將麗莎的哥哥救出來,然後等奶奶回信跟我說解藥要去哪裡找……咦?等等!我猛然從浴缸坐起身。

 

那個時候……一般人不可能這樣問吧!難道他就是幕後主使厄爾克的……我心驚又不確定的猜測著。

 

不行!我一定要去查清楚這件事情!快速穿上衣服,披上斗篷、抓起長刀就往外跑。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