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禮堂之後,我本來應該直接回宿舍去收拾衣服,但是,我卻猶豫了,我害怕,我怕在宿舍遇見夜伢,我怕兩人相處時的尷尬,我知道,夜伢他剛剛一定是生氣了。

 

只是,他在氣什麼?我真是搞不懂。

 

因為擔心我嗎?可是,我真的不覺得跟桑嵐他們相處會很危險……

 

因為不敢回去,我在校園東逛西晃的溜達一會,一直到夜幕低垂,圓月高掛,我才緩步走回宿舍去。

 

其他人應該已經回到宿舍了吧?帶著些微的忐忑,我打開宿舍的大門,一進門,就看見希杰坐在大廳發呆。

 

「希杰,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在?其他人呢?」我刻意降低音量對他說道,怕的就是會被我「目前不想見到的人」聽到。

 

希杰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的視線直盯著前方的一點,臉上沒有平日的笑容,看他那表情,似乎正為了某些事情煩心。

 

「希杰?」我輕輕的推了推他,他這才回過神來。「你在想什麼?」

 

「沒……沒有啊……」希杰掩飾性的笑笑。

 

「其他人呢?」環顧室內,我見不到其他室友。

 

「啊?」希杰彷彿是現在才回過神來,他發愣的搔著頭。「我也不知道……」

 

「麗莎呢?她怎麼沒有跟你一起回來?」我以為希杰跟著麗莎跑出去,兩個人應該會一起回宿舍才是。

 

「她在房間。」希杰指著樓上回答道,接著,他欲言又止的看著我。

 

「怎麼啦?」看著他的表情,我主動追問道。

 

希杰低頭沉默了下,才用著細微的聲音說道:「迪亞姐姐……認識那個叫做天雲的人嗎?」

 

「不認識。」我直接了當的回著。

 

「喔……」希杰從我這邊得不到他要的答案,臉上的表情也跟著垮下。

 

我第一次看到希杰這副沮喪的樣子。「麗莎她沒有介紹你們認識嗎?」我反問他。

 

希杰用搖頭代替回答。「我去的時候,他們已經談完了,那個人只對麗莎姊姊說了句『妳好好考慮一下』然後就走了。」

 

「考慮?要考慮什麼?」我困惑的想著。

 

「我也不知道。」希杰苦惱的低下頭,可想而知,他剛剛大概就是為這件事情在煩惱吧。

 

「嗯,通常男生對女生說出這句話,大概就是……」我腦中出現一個最尋常的情結。「表白?」

 

「表白!」希杰一聽我這麼說,雙眼登時瞪大。「那個人他、他喜歡麗莎?他跟她告白?」

 

瞧希杰緊張的模樣,我連忙轉了個彎安慰他。「唉呦,這都是我亂猜的啦!說不定是為了別的事情啊!你別緊張啦!要是不放心,你可以去問麗莎啊!」

 

希杰輕聲的嘆了口氣,無奈的道:「麗莎姊姊她跟那個人談完之後,回到宿舍就將自己關在房間裡……」

 

「關在房間?」麗莎該不會遇到什麼麻煩事吧?照我對她的認識,她只有碰上煩心又無法解決的事情時,才會將自己一個人關在房裡。

 

「我去看看。」我快步往樓梯走去。

 

「沒用的。」希杰也跟著我跑上樓。「我敲過很多次門,麗莎姊姊她都不肯開門。」

 

連希杰也不說?這下子事情可能很嚴重了。

 

來到麗莎房門口,我輕了幾下門。「麗莎,是我。」

 

才說完話,房門一下子就打開了,望著站在門口的我跟希杰,麗莎臉上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迪亞,妳進來一下,我有點事情要跟妳討論。」麗莎一把將我拉了進去,卻將希杰攔在門外。

 

「麗……」麗莎的舉動讓希杰感到十分意外,他的臉上出現受傷的神情。

 

「希杰,我有點餓。」麗莎當然察覺到希杰的反應,她連忙找了藉口支開他。「你可以去餐廳幫我買份鬆餅嗎?」

 

「順便幫我帶杯熱奶茶。」為了不讓麗莎的藉口太過明顯,我也跟著附和她的話。「還要一份巧克力蛋糕。」

 

「喔……」希杰臉上明顯出現不樂意的神情,但是,貼心的他還是依著我們的話離開了。

 

關上房門,麗莎又走到窗口查看,一直到她確定希杰離開宿舍之後,她才回頭走到我身旁坐下。

 

「我爸媽幫我安排了一個相親。」一開口,她就說出這件令人驚愕的事情。

 

「跟……那個叫做天雲的人?」直覺上,我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他。

 

「妳在說什麼啊?」麗莎對我翻翻白眼,彷彿我說了個笑話般。「怎麼可能是他!天雲是我哥哥耶!」

 

「哥哥?」

 

「我不是跟妳說過我有三個哥哥在普斯洛嗎?」麗莎開始為我解釋著。「天雲就是我的二哥,現在是四年級學生,不過,我相親的這件事情也跟他有關就是了。」

 

「怎麼說?」從剛剛聽到現在,我仍舊是一頭霧水。

 

「我相親的對象聽說是魔族『唯特多拿』國的王子『派斯』。」麗莎苦著臉緩緩道出整件事情。「我二哥在一次魔族聚會中,遇見了唯特多拿國的王室,正巧,他們的王子已經到了適婚年紀,他們正在為他尋找王妃人選,於是他們向我二哥提出相親的要求……」

 

「國王跟王后呢?他們聽見這件事情有什麼反應?」我小心翼翼的探問,深怕會從麗莎口中聽到我最不希望的結果。

 

「他們說一切全由我決定,不過我二哥倒是對這件事情很贊成。」麗莎苦笑了下,並且開始向我轉述從天雲那邊聽來的敘述。「我哥說派斯王子跟他是同校學生,他長的一表非凡、魔法又很厲害、舉止高貴,聽說魔族的女孩子都視他為『最佳情人』。」

 

「聽起來好像很棒耶……」光是聽到這些形容,連我都好奇、心動了。

 

「那妳去跟他相親啊!」麗莎沒好氣的回了我一句,那眼神像是在控訴我的幸災樂禍。

 

「別生氣啦……」見她生氣,我連忙開始陪著笑臉。「既然國王跟王后都說一切由妳做主,那妳就找個理由回絕就行囉!」

 

「問題就是出在這裡。」麗莎苦惱的將臉埋在雙手中。「如果是一般的人族王子,我可以很輕易的回絕,可是,對方是魔族的人……要拒絕有點麻煩。」

 

「所以妳就將自己關在房間?」我不太能體會麗莎的苦惱,不過,我也不認為她有必要這麼頭痛。

 

「因為這件事情很麻煩啊!」麗莎雙手拖著下巴,嘴巴跟著翹的老高:「我都快想破頭了,還想不出一個適合的理由……」

 

「想不出來就先別想了,反正決定權在妳,又沒有人會逼著妳嫁。」我拍拍她的手安慰道:「妳一回來就將自己關在房間,希杰他擔心的不得了,還以為妳發生什麼事情了呢!」

 

「妳別跟希杰說這件事情!」一聽我提到希杰,麗莎連忙對我下禁口令。

 

「為什麼?」我不解的反問。

 

「我……」麗莎咬著下唇遲疑了會,才開口說出她的想法:「他知道了也沒辦法幫我解決,再說,這件事情我可以自己解決,沒必要讓他知道。」

 

「什麼叫做沒必要?希杰他很擔心妳耶……」我不高興的瞪著麗莎,她這種說法好像將希杰當成外人一樣。

 

「就因為我知道他會擔心,所以才不想對他說啊!」麗莎不耐煩的站起身,走到床舖邊去。「而且……我很怕我對他說出這件事情之後,他……」

 

麗莎說到這邊就停住了,而我,也間接猜出她的想法。

 

麗莎的心裡肯定是喜歡希杰的,但是,我們也都心知肚明,希杰對她的情感極有可能只是親人之間的感覺……

 

要是她對希杰說了相親這件事情,希杰卻對她說「恭喜」,那她該怎麼辦?

 

當麗莎回絕這門親事時,希杰問她原因,她又該怎麼回答?

 

不,回答並不會讓人為難,只是……喜歡的人不了解自己的心情,而自己卻又要假裝沒事、故作堅強,那才真的叫人心痛、難堪。

 

想到這裡,我也只能無奈的吐了口氣。「要是希杰問我,為什麼妳一回來就關在房間裡呢?」要我幫忙隱瞞,至少要先套好對白啊。

 

「就說……我有一個魔法一直練不會,所以……」

 

「這理由很爛。」我豪不客氣的對她搖頭說道:「妳練不會的魔法可多了,我以前怎麼沒見妳將自己關起來過?」

 

「妳可以說,因為我一直練不會,結果跟魔王鯨吵架啊!」麗莎挺起胸膛,理直氣壯的道。

 

「魔王鯨根本已經懶的跟妳吵了吧……」我小小聲的咕嚷著。

 

「什麼?妳剛剛說什麼?」麗莎沒聽清楚我說的話反問道。

 

「我是說,怎麼今天都沒見到魔王鯨?」我隨口問著。

 

「他說要去後山修練。」麗莎指著窗外說道:「大概是想試試能不能開啟魔界入口吧!」

 

「他的魔法有恢復嗎?」我訝異的追問。

 

麗莎側著頭想了下。「聽說已經恢復五、六成了。」

 

「這麼說,妳的魔法有進步了?」我興奮的問著麗莎。

 

奶奶說過,魔王鯨要恢復魔力、打開魔界通道口,必須要等到麗莎這個召喚者的魔法進步才行,既然魔王鯨已經恢復五、六成,那表示麗莎這陣子的魔法有長足的進步囉?

 

「她還早的很!」魔王鯨從窗外飛進來,臉上盡是怒氣。

 

看樣子,魔王鯨是失敗了。我跟麗莎對望一眼,彼此也都了然於心。

 

「妳進步的速度太過緩慢!明天開始我要變更對妳的訓練方式!」魔王鯨說完這句話之後,便氣呼呼的衝到床舖上睡覺。

 

「幹嘛這麼生氣?」突然被魔王鯨責備,麗莎無辜又生氣的鼓起臉頰,她轉身對著床上的魔王鯨吼道:「我已經很努力了耶!」

 

「呃……麗莎,我要收拾衣服,妳過來幫我一下。」為了不讓他們吵起來,我連忙上前將麗莎拖往我房間。

 

 

-房間內-

 

「為什麼妳要跟他們住?」麗莎一邊從衣櫥裡挑出衣服,一邊不解的問。

 

「校長說他們第一次來學校,也是第一次來到人界,希望我可以幫忙他們了解環境。」我隨手拿起一個竹編小箱子,將衣服一件件往裡頭放。

 

「夜伢他沒有反對嗎?」麗莎突然對我說出這個奇怪的問題。

 

「有啊,而且他對這件事情很生氣。」想起夜伢離開禮堂時的樣子,我不由得又煩悶起來。「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真搞不懂他在氣什麼。」

 

「真難得,你們兩個竟然會吵架。」麗莎打趣的說道:「這樣是不是表示你們的感情有進步了呢?」

 

「妳在胡說什麼?誰說吵架感情就會變好的?」我順手將竹箱子的蓋子關上。「而且,我跟他沒有吵架,這純粹是他一個人在生氣。」

 

「那……妳現在打算怎麼做?」麗莎用著好奇的眼神望著我。

 

「什麼也不做。」說完話,我提起行李,拿起披風跟長刀準備離開。

 

「等等,妳要這樣跟夜伢一直僵著?」麗莎攔住了我的行動。

 

「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談。」我無奈的垂下肩膀。「而且,他現在應該還在氣頭上,這時候找他談不太好,過兩天再說吧。」

 

「說的也是……」麗莎聽了我的想法後,同意的點頭回道。

 

「好了,我要走了。」我跟麗莎揮了兩下手以後打算步出房間。

 

「唉……妳離開的這幾天我會想妳。」麗莎突然對我半帶撒嬌的說:「有空的時候要記得回來找我喔!」

 

「幹嘛說成這樣啊?」面對麗莎這種誇張的說法,我真是有點啼笑皆非。「我不過是到另一棟宿舍住幾天,又不是去什麼很遙遠的地方,要是有事情,妳也可以去那邊找我啊!」

 

「才不要!」麗莎嘟著嘴,一臉不樂意的拒絕。「他們那些人動不動就要打架,尤其是在聽到我是妳奶奶的徒弟之後,他們臉上的表情就像是要將我給吃了一樣,我才不想過去那邊找死!」

 

「應該……沒有這麼嚴重吧?」我總覺得麗莎的說法有些誇張了,不過,魔族的學生們似乎真是很想跟麗莎好好較量一番。

 

不過,要是他們發現麗莎沒有他們想像中的那麼厲害,不知道他們會對她做出什麼樣的舉動?嘲諷?生氣?不管哪一種,都會讓麗莎很難堪吧!一想到會有這種情形發生,我實在是很擔心麗莎。

 

「麗莎,妳的魔法要好好練練,不要再偷懶了。」我叮囑的對她說道。我真的不希望麗莎發生我所想的那些情況……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妳別跟魔王鯨一樣老是對我嘮叨這些。」麗莎略為不耐煩的將我推出房間,示意要我快點離開。

 

我無奈的瞧了麗莎一眼,隨即走下樓,當我剛走出宿舍大門時,意外瞧見希杰跟夜伢出現在宿舍門口。

 

糟糕,竟然在這時候遇上夜伢,我現在該怎麼辦?我頭痛的想著,偷偷的瞄了眼夜伢,發現他同樣沉默著,臉上的表情更是嚴肅的嚇人。

 

希杰似乎也察覺到氣氛不對勁,他望了我一眼又回頭瞧著夜伢。「迪亞姐姐,我聽說妳要去跟魔族的學生住啊?」

 

「嗯。」我尷尬的笑笑。我想,希杰一定是從夜伢那邊聽到這件事情的,不知道夜伢對希杰還說了什麼?會不會要希杰幫忙勸我不要過去?

 

「那妳自己要小心點,如果遇上麻煩,妳要立刻來找我們。」希杰關心的對我說著。

 

「嗯,我會的。」意外發現希杰並沒有阻止我,我這才稍稍的鬆了口氣。

 

「這是妳的蛋糕跟熱奶茶。」希杰將一個紙袋子遞給我,裡頭裝著我請他幫忙買的食物。「我拿東西進去給麗莎姐姐,你們慢慢聊。」

 

聊?說實話,在發現夜伢生氣之後,我其實不太敢跟他說話……我在希杰走後,怯怯的望向夜伢,卻發現他也正盯著我瞧。

 

「那個……」我們兩個同時出聲,卻又同時止住。

 

「妳先說……」夜伢尷尬的笑笑。

 

「你先……」我也同樣尷尬的低下頭。

 

「我……」我們再一次同時開口,又再一次同時停止,然後又是同時傻笑。

 

唉呀!這樣子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說話啊!我深吸了口氣,堅定的望著他。「夜伢,我……」

 

「對不起。」夜伢早我一步將話說了出來。「今天下午,我不應該那樣對妳。」

 

「沒關係啦!我知道你是關心我。」發現夜伢已經不再生氣,我這也才放下懸著的心情,為了解釋清楚我的想法,我緊接著又補充了句。「可是,我真的不認為桑嵐他們……」

 

「我明白。」夜伢倒也回的乾脆。「我想,是我太過提防他們了。」

 

「那……你不生氣囉?」我確認的問著他。

 

「嗯,我……」才說一半,夜伢突然停住話,眼神直盯著遠方天空。

 

「你在看什麼?」我好奇的循著他的視線望去,發現前方不遠處的夜空出現一圈橘紅色的光芒,那種情景看起來好像是……

 

「失火了?」我驚愕的問著夜伢。

 

「去看看。」夜伢快步朝那方向跑去,我則是緊追在他之後。

 

 

當我們跑到火光的位置時,意外的發現魔族學生也在那邊。

 

「迪亞,妳怎麼收個東西收這麼久!」桑嵐的聲音在我附近出現,下一秒,我便已經被她抱在懷中,她開心又帶點埋怨的對我說道:「我在宿舍等妳等好久喔!」

 

「你們……在做什麼?」我望著眼前兩層樓高的熊熊火焰,以及圍繞在火燄附近吃喝玩鬧的人,回頭問著桑嵐。

 

「我們在舉行營火晚會啊!」桑嵐一手勾著我、一手抓著夜伢,笑著將我們拉到營火附近。

 

「這……」看清楚營火的「本體」之後,我跟夜伢只能張大眼,愣愣的看著,要是我沒看錯,那個被他們稱作營火的東西,其實是一棟廢棄的美術教室……

 

「你們怎麼可以放火燒……」夜伢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了。

 

「不不不,是它自己燒起來的!」石頭人阿東用著篤定的口氣回答著。

 

「怎麼說?」這說法可讓我好奇了,雖然曾聽過有種火焰會憑空出現,將附近的東西燒個精光,可是我還沒遇過這樣的情況呢!

 

「唔……我記得,我本來跟庫馬在對練。」桑嵐開始回想整件事情的經過。「我們一路從宿舍那邊打到這裡,然後,庫馬對我放出電擊,我閃開之後,那道雷電打到這棟房子,接著它就自己燒起來了。」

 

「……」無言。這還說不是你們放火的?要不是庫馬的雷電劈到木材,木材哪會起火燃燒!我真是有點搞不懂他們的論調。

 

「既然發現失火了,為什麼你們不滅火?」夜伢沉著臉色問道。我看的出來,他正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試圖讓自己冷靜。

 

「為什麼要滅掉?」桑嵐跟其他魔族學生異口同聲的反問。

 

為、為什麼?這問句不覺得太奇怪了嗎?失火了本來就要將火撲滅啊!這是一般人都會做的事情吧!喔!不,不對,他們不是一般人,他們是魔族……

 

「反正這屋子都已經破破爛爛的了,燒了也無所謂。」斐洛不以為意的道。

 

「沒錯。」庫馬一臉同意的點頭。「再說,這營火真的很壯觀,將它滅了實在太可惜了!」

 

燒掉房子不可惜,將火滅了才可惜?聽了這段話,我發現魔族的價值觀跟人類很不一樣。

 

「來!為這場美麗的營火喝一杯!」桑嵐不知從哪拿來了一箱酒,一人遞給一瓶。

 

「這……」望著遞到眼前的酒瓶,我猶豫著該不該接下。

 

照理說,我不能接下這酒瓶,見到這種情形,一般的處理方式應該是立刻將火撲滅,然後斥責他們做的事情太過火、太危險。

 

可是,桑嵐邀請我跟夜伢加入,表示她將我們當朋友,不接受不就變成潑她冷水、拒絕了她的好意嗎?

 

「欸!你們發什麼愣啊?」見我跟夜伢躊躇不拿,桑嵐索性將酒瓶塞入我們手中。

 

「乾杯!」眾人齊聲喊道,那吶喊聲震驚了附近棲息的鳥群,鳥群們倉皇振翅的聲響從附近傳來。

 

「這裡還真是熱鬧啊!」校長的聲音突然從我身後傳出,他的出現讓我嚇出一身冷汗。

 

「校、校長?」我慌張的不敢直視他,腦中拼命思考著,該如何對他解釋目前的狀況。

 

「校長!一起來喝一杯吧!」不知是不是沒認知到自己做了什麼事,庫馬竟然邀請校長一同加入這場營火!嚴格說來,他可是這場縱火事件的元兇啊!

 

「很棒的營火。」校長望著熊熊火焰,臉上浮起一個極深的微笑。

 

見鬼了!校長竟然沒生氣!我還以為校長會氣的大罵,然後狠狠的處罰他們一頓,可是他卻沒有!

 

『校長現在該不會正在想什麼怪點子準備整人吧?』我私下傳心通術問著夜伢。

 

夜伢低頭思考了會,才對我說出他的猜測。『或者是因為校長本身是魔族,想法跟他們一樣,覺得燒毀一棟廢棄的教室不算什麼,所以才沒生氣。』

 

『這也有可能……』夜伢這猜測也是有可能,畢竟,從我入學現在,校長好像沒做過什麼正常事,以前會覺得校長是個怪傢伙,不過,現在知道了他的身分,那麼,他的這些怪行為也就說的通了。

 

「沒想到,你們這麼快就混熟了。」校長頗感意外的對夜伢說道。

 

「是啊!我覺得他們兩個跟其他學生不一樣!」桑嵐開心的接話:「其他人到這邊之後,看到這個大型營火就臉色發白的跑掉了,只有他們會留下來跟我們一起玩!」

 

廢話!一般人看到房子失火,應該都會快速跑去找人幫忙救火吧!說不定,校長就是聽到學生的報告才過來這邊查看。

 

「好!」校長突然一左一右拍著我跟夜伢的肩膀,臉上掛著極滿意的笑容。「就是你們了!」

 

「我們?」怪了,我怎麼有種「壞事降臨」的不好預感。

 

「我想要你們擔任這次兩校交流活動的負責人。」校長微笑的說出他的目的。「他們剛到人界,對很多人界的事情不懂,你們的任務就是帶領他們認識學校的事情,往後的幾天,不管是上課、用餐、玩樂,你們都必須全程跟他們在一起,照料他們在學校的大小事情。」

 

哇咧!這不就跟當他們的保母一樣了嗎?我皺眉的望著夜伢,而夜伢他似乎也不想接這苦差事。

 

「校長……」夜伢才想開口說話,卻被突如其來的煙火聲打斷。

 

不知是誰朝營火堆裡扔進煙火,七彩繽紛的火花在夜空中綻放,漆黑的夜幕中開出了一朵朵發光的蒲公英。

 

「好漂亮……」望著滿天的煙火,我不禁凝神觀看。

 

「天雲!多放一點煙火吧!」桑嵐興奮的跑向站在營火邊的他,並且一把抓過天雲手中的布袋。

 

「桑嵐?妳作什麼?」天雲愣愣的望著她。

 

「燃燒吧!燦爛的燃燒吧!」像是吟誦什麼慶典詞一般,桑嵐高聲的叫著,邊嚷著她邊將布袋裡頭的煙火全部丟進營火裡去。

 

「桑嵐住手!」天雲一把將布袋搶回來,但是裡頭早已經空了。

 

「糟糕!快跑!」天雲拖著桑嵐快速往後退。

 

他們才跑兩步路,營火堆裡就傳出奇怪的爆炸聲,霎時,眾多的煙火衝出營火堆,往天空直奔而去,繽紛的煙火在半空炸開,佔據了整片夜空,迎面的涼風參雜著濃濃的煙硝味,在刺耳的炸響聲過後緊接著的是一片出奇的寧靜。

 

「真壯觀!」桑嵐意猶未盡的望著已經回復漆黑的星空。「天雲,下次多作一點煙火來放吧!」

 

「照妳這種用法,我做再多都不夠妳玩。」天雲倒也沒多斥責她,答話的聲音中只是略帶無奈。

 

「校長走了。」夜伢悶悶的聲音從我耳旁傳出。

 

「走了就……」我才想回答時,後知後覺的想到,我們還沒拒絕校長剛剛交代的任務耶!這樣一來,我們不就必須要接下這個「保母任務」了嗎?

 

天啊!照他們這樣的玩法,就算再來十個幫手我們也沒辦法應付啊!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