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魔界當交換學生的這一天終於到了,本以為,魔界該如同它的名字般,帶著神秘、沉重、奇異的感覺,但是,眼前的這一切卻又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兩道美麗的彩虹交錯在天際,一個大大的圓月出現在天空的一角,幾隻巨大的飛鳥像是在巡守般在空中盤旋,空中出現一大片雲霧,普斯洛學校就座落於那雲端上,一條閃耀著星光的河流從雲端上灣延而下,其中還有銀色的飛魚自水中躍出……

 

「好漂亮……」我們搭乘接駁船隻逆流上行,望著遠處峰峰相連的山脈、遼闊的平原……我們被這如夢似幻的美景震懾住了。

 

如果要說這裡是天堂,其實也不為過吧!聞著風中飄送的甜美花香,讓我原本緊張的心情放鬆了不少。

 

「這裡不過算是普通而已,本王所待的黑池比這要美上百倍。」回到魔界的魔王鯨並沒有立刻離開,他將自己縮成小小的模樣,待在麗莎身旁。

 

「黑池?」麗莎聽魔王鯨這麼一說,臉上充滿嚮往的神情。「等我們結束這邊的行程,可以帶我們過去瞧瞧嗎?」

 

「妳當本王的住所是觀光景點嗎?那裡可不是普通人能進的地方!」魔王鯨用著驕傲的語氣回絕了。

 

「是啊。」斐洛也跟著為我們解說道:「除非具有高等魔法師資格,要是一般人誤闖進去,還沒進到黑池中心處就會喪命了。」

 

聊天之餘,我們也已經到達學校了,斐洛為我們舉行了歡迎會,簡單介紹我們跟魔族的學生認識,雖然其中有些人看的出來不是很喜歡我們,不過,大部分的魔族學生對我們都很熱情。

 

「這邊是我們學校的競技練習場,那個圓形台子是『平衡感訓練台』。」桑嵐指著數個漂浮在空中的圓形平台對我們說道:「站上去之後,這個平台會跟著選手的重量跟動作晃動,選手除了要留心對手的戰鬥,還必須要穩住自己的身體,在對試中,要是摔下台子就算輸了。」

 

「迪亞,妳要不要上去試試看?」庫馬對我邀約道。

 

「好啊!」第一次看到這種新奇的東西,我當然要試試看囉!

 

我快速的跳上台子,發現這台子就跟蹺蹺板一樣,會因為左右兩邊的重心不同而上下擺動,除此之外,這平台還會向前向後滑動,有點像是踩著一塊板子在空中滑行一樣。

 

「真好玩!」我開心的踩著它在空中滑來滑去。

 

見我玩的高興,其他同學也紛紛站上圓台嘗試,雖然有些人剛開始沒掌握到訣竅,不小心從台子上摔下來,經過一段練習之後,大家也駕馭的得心應手了。

 

正當我玩的興起,突然感受到一股奇異的視線,像是被人如同獵物般盯著般,我警覺的往視線的方向望去,看到一道攙著電光的黑氣向我衝來,我快速拔刀將黑氣砍斷,同一時間,我聽到其他同學的慘叫聲。

 

其他同學同樣遭受到黑氣的攻擊,幾名來不及反應的同學狼狽的中招,狠狠跌在地上。

 

「你們沒事吧?」三藏跟姬快步跑到受傷的同學身旁查看,其他人則是慌亂的四下張望,想要找出攻擊的對象。

 

「哈哈哈……」一陣放肆的嘲笑聲傳出,十多名魔族學生從旁邊走出來。

 

「我還以為人界來了多厲害的學生,也不過爾爾嘛!」望著跌倒在地的同學,他們諷刺的說道。

 

「真笨!竟然會從台子上摔下來!」

 

「你們幾個在做什麼!」桑嵐怒視著他們責備道:「校長不是要你們別惹事嗎?」

 

「桑嵐老師,我有惹事嗎?」對方一臉無辜的反問。「我只不過是看到他們跌下圓台,笑了幾聲而已,難道說,為了維護他們人類的自尊,我連笑也不行?」

 

「唉唉,想保護人類也不用保護成這樣啊……」其他人高聲而又刻意的附和。

 

「你們自己做了什麼心裡有數!」庫馬不悅的回了句。

 

「做了什麼?我們什麼都沒做啊!」其中一名男生惡質的笑笑。

 

「算了,我們還是走吧!要是在留在這邊,說不定他們等一下連喝水噎到,都會怪到我們頭上!」

 

魔族學生吵吵鬧鬧的一哄而散,我望著受傷的同學們,無奈的嘆口氣,雖然外表的傷口已經治療好了,但是,傷口內部的瘉合還需要一些時間。

 

「桑嵐,我看他們也沒辦法繼續往下參觀了,我跟麗莎先帶他們回去休息。」我回頭對桑嵐他們說道:「你們先繼續下個行程,等一下我們會趕上來。」

 

「嗯。」桑嵐倒也不多反對,集合其他同學之後,領著他們往下個參觀點前進。

 

在我們走回宿舍的途中,剛剛離去的那群人竟然出現在我們面前,擋住我們的去路。

 

「你們想做什麼?」我擋在同學前方,警戒的望著他們。

 

「沒什麼。」為首的人露出一副無害的笑,但是,他說話時的調調卻讓人不得不提防。

 

另一人同樣對我們笑著,並且說出他們的目的。「我們只是想跟妳們來場切磋而已。」

 

「切磋?」我跟麗莎對望一眼,彼此心裡有數的笑笑。

 

「難得貝卡尊者的孫女跟徒弟都來了,不趁這機會向你們討教一下……實在很可惜啊!」說出這理由時,他們眼底閃爍著不懷好意的光采。

 

「抱歉,我們要先帶同學回去休息,現在恐怕不方便。」麗莎輕聲的婉拒道。

 

「他們好手好腳的,自己走回去就行了!」對方完全沒有放人的打算。

 

他們回答的話正是我想聽到的,我跟麗莎在來魔界之前,就知道我們會成為他們攻擊的目標,畢竟,我們都跟「貝卡尊者」有連帶關係,依照麗沙目前的能力,真的打起來我也不會太擔心她,唯一擔心的就是同學們會被拿來當成威脅工具。

 

「既然這樣,你們就先回宿舍去吧!」我抓緊機會,示意要同學們先走。

 

「可是……」同學們臉上盡是擔憂的神色。

 

「沒關係,你們先走。」麗莎同樣催促著他們離開。

 

「狂,你保護他們回去。」為了避免同學們在途中遭到偷襲,我將窩在帽子中的狂抓了出來。

 

『去!大爺我竟然變成保鑣了?』嘴上雖然不滿的嚷嚷,但是狂還是領著同學們走了。

 

「開始吧!」對方立刻擺出陣仗。

 

才剛開始,他們就用數個高等魔法轟向我們,出手毫不手軟,像是打算置我們於死地一般。

 

「喂……對待兩個美女,你們就不能斯文些嗎?」麗莎一手張出防禦屏障,一手用著同樣級數的高等魔法反擊,魔王鯨只是飛到遠處觀看她的戰鬥,絲毫沒有插手的餘地。

 

呵……麗莎真的變了。望著麗莎遊刃有餘的模樣,我不自覺笑了出來,想當初,她還是個基本魔法都會弄錯的人呢!

 

「打架還分心?」一人突然衝到我面前,惡狠狠的揮刀劈向我。

 

「鏘!」我快速起刀擋下這一擊,當我還在跟對方相抗衡時,另外兩人包圍住我。

 

「去死吧!」具有極高破壞力的闇系魔法一左一右攻來,我一把震開牽制住我的傢伙,縱身往空中一躍,勉強躲過那魔法,但是,雙魔法撞擊在一起的爆炸威力我沒能躲過,整個人被轟到高空。

 

在空中旋了個身,快速發動漂浮咒語,讓自己不至於狼狽的摔落地面,回頭一瞧,那群人現在將目標對準麗莎,所有人包圍住她,手中更是同時聚集出闇系魔法準備攻擊麗莎。

 

「不!」我焦急的大喊,要是麗莎被大量的魔法擊中,那她肯定必死無疑!

 

但是,那群人似乎沒打算收手,就在我的吶喊聲過後,他們也同時發出了攻擊!

 

巨大的爆炸聲跟煙霧伴隨著麗莎的慘叫聲出現,望著黑煙,他們臉上竟然出現得意的笑容,這種殘酷的舉動讓我感到十分憤怒。

 

「該死的!」夾帶著刺心的悲傷,我火速衝向他們。

 

「就剩下妳了。」對方見到我出現,用著同樣的手法將我包圍。

 

「看來,我一開始就不該對你們心軟。」我寒心的道。要不是不想傷害他們,我早就將他們給解決了!麗莎也不會……

 

「死到臨頭還說大話?」他們的手邊匯聚了闇系魔法,打算用殺害麗莎的方法對付我。

 

望著他們的舉動,我輕笑了聲,隨手收起刀。「所謂的『闇』,可是一種摧毀靈魂的漆黑……」

 

我同樣施展出闇系魔法,在他們攻擊我的同時,我也發出反擊……

 

 

「不!不要!」眾多的魔族學生痛苦的倒在地上呻吟,他們沒有任何外傷,但是,他們的表情卻是充滿驚恐與痛苦。

 

就如同剛剛迪亞所說的,闇系魔法,真正的恐怖並不是它的威力,而是它那足以摧毀靈魂的黑暗,眼前的這些人,正陷入他們最深的恐懼之中,他們的靈魂正逐步被侵蝕……

 

迪亞面無表情的望著伏臥在地上的眾人,冰冷的眼神沒有任何一絲感情,因為精靈們搶先在她身旁築起防護屏障,所以迪亞並沒有受到對方任何傷害。

 

不,換個說法來說,她其實被傷的很重,在見到麗莎消失在自己面前時,她的心口就像被人捅了一刀。

 

「麗莎,對不起,我沒來得及……」望著麗莎剛剛立足的地方,現在只剩一片焦黑,迪亞悲慟的落下一行清淚。

 

強烈的悲傷壟罩的迪亞,此時的她看來冰冷卻又脆弱不堪,彷彿一個碰觸,就能令她化為塵煙散去。

 

「迪亞……」緊急被人救走,此時正站在不遠處觀看的麗莎,望著失神落淚模樣的她,她擔憂的喚著。

 

正當她想要走向迪亞時,卻被身旁的人一把拉住。「別過去,現在的她,很危險。」

 

危險?這話是說迪亞會傷害我?麗莎還沒來得及發問,那名救了自己的男子,反過來快步走向迪亞。

 

正當那人距離迪亞幾步遠時,迪亞突然拔刀揮向男子,速度快的驚人,出手毫不留情,男子快步退開,衣服的一角不慎被劃破。

 

「不!」麗莎心驚的望著兩人,她無法相信迪亞竟然……

 

不知道為了什麼,當迪亞不斷攻擊那名男子時,對方竟然只是一逕的閃避,沒有任何反擊的動作,這情景讓麗莎越看越心驚。

 

為什麼不拔刀阻擋?麗莎看著那人腰上配有長刀,但是,面對迪亞的攻擊,他卻寧願迴避也不願拔刀相向,這真是叫她納悶。

 

一個不留神,男子的手臂上讓迪亞給傷了一刀,殷紅的鮮血從袖子的缺口中泛出,下一刻,迪亞的刀就已經架在那男生的脖子上。

 

「不可以!快住手!」麗莎快速飛奔上前,雙手緊制住迪亞拿刀的手。「迪亞,是我,我是麗莎,是我!」

 

「麗……莎?」迪亞緩緩回過頭,失焦的眼神慢慢聚集在麗莎臉上。「妳……沒事?」

 

「嗯,我沒事!是他救了我!」麗莎眼中噙著淚,笑著對迪亞說道。

 

「太好了。」晶瑩的淚水從迪亞眼中滴落,伴著淚珠,一個極甜、極開心、極溫柔的笑容在她臉上綻放。

 

「妳沒事,真的太……」話還沒說完,迪亞便暈了過去,一旁的男子適時抱住她。

 

「迪亞!妳怎麼了!」麗莎焦急的望著臉色蒼白的她。

 

「放心,她只是太過疲倦,睡一覺就沒事了。」溫柔的嗓音自抱住迪亞的男子口中出現,讓人聽了就覺得舒服。

 

望著懷中的人,男子好奇的問。「她就是貝卡尊者的孫女?」

 

「嗯。」聽見對方的問句,麗莎這才想到,她沒跟這位救命恩人道謝,要不是對方及時出手相助,將自己帶離,自己恐怕就要慘死在他們的手中了。

 

「剛剛真是謝謝……」麗莎抬頭望著那男生,在看清楚他的模樣後,她愣住了。

 

好……漂亮……麗莎為對方的美一時失了神。

 

雖然麗莎見過不少美男子,但是,眼前的男生就像一幅畫一般,五官端正俊秀自然是不用多說,特別的是,這男生有種很特別的氣質,讓人覺得舒服、心動,他很美,美的──根本已經跨越性別的界線。

 

「王子!派斯王子!」遠處傳來一陣陣的叫喚聲。

 

「你就是派斯王子?」麗莎驚愕的望著對方,沒想到,她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遇見相親的對象。

 

「叫我派斯就行了,麗莎小姐。」派斯親切的對她笑笑,從他說話的口氣,麗莎已經猜出他已經知道自己的身分。

 

「王子,原來你在這裡!」幾名僕役打扮的人出現在麗莎他們面前。

 

望著暈了一地的人,又看著站在派斯身旁的麗莎以及他抱著的女孩,還有派斯手臂上的血漬,僕役們錯愕的不知瞪大雙眼。

 

「王子,你的手……」

 

「只是皮肉傷,不礙事。」派斯不以為意的笑笑。「我要送這兩位小姐回去,請你們回去稟報我父王,就說今晚的宴會我會出席。」

 

「是。」僕役們順從的行禮答應。

 

「他們……不要緊吧?」麗莎望著地上已經不再痛苦呻吟,陷入昏迷的他們,帶點擔憂的問。

 

「施法者沒有持續施法,他們所中的魔法當然也跟著解除了。」派斯溫和的對麗莎笑笑,要她不用太過擔心。

 

「你們先送這群人去醫務室吧。」派斯交代著僕役們,隨後便在麗莎的引路下離開。

 

 

返回宿舍的途中,麗莎心中充滿猶豫,現在只有他們兩個,正是談話的好時機,可是,才一見面就跟對方說要拒絕這門親事,這會不會有點怪呢?再說,對方剛剛還幫了自己跟迪亞……

 

「麗莎小姐有心事?」察覺到麗莎臉色有些異常,派斯先行打破兩人之間的沉默。

 

「我……」麗莎為難的皺起眉頭。

 

望著麗莎這般欲言又止的態度,派斯貼心的笑笑。「若是為了相親這件事情,妳不用為難,我會先跟父王提出拒絕。」

 

「你……」不明白為什麼派斯會知道自己想要拒絕,麗莎張口結舌的望著他。

 

「抱歉,我調查過妳。」派斯率直的說出自己曾做過的舉動。「麗莎小姐是個很出色的女孩,說實話,要不是知道麗莎小姐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我也很期待這門親事……」

 

派斯的話讓麗莎微微的紅了臉,拒絕親事原本該是一件尷尬的事情,可是,當這話從派斯的口中說出時,卻沒有絲毫讓人覺得難堪或不愉快,甚至,兩人之間的談話氣氛可說是極為輕鬆,就像是兩個朋友在話家常一般。

 

「謝謝。」沒想到,原本認為棘手的問題竟然這麼容易就解決了,麗莎真是鬆了口氣。

 

「不過。」派斯緊跟著說出他的構想:「回絕親事的要求,我必須等妳回到人界之後再提出,在妳停留在魔界的時間,希望妳能配合我參予各項活動。」

 

麗莎對這件事情感到困惑,既然已經決定要拒絕,為什麼還要……

 

「這是顧慮到麗莎小姐的安全問題。」看出麗莎心中的疑問,派斯開口解釋道:「相信你們來到這裡之前,斐洛校長已經解說過魔界目前的情況,雖然我不確定我能有多少影響力,但是,對方應該會對妳可能是未來王子妃的身分而有所顧慮,至少,他們不會像剛剛那樣冒然對妳出手。」

 

「我明白了。」麗莎聽到對方為自己設想了這麼多,自然也不再多說什麼。

 

真是個體貼的人,難怪他會成為魔族女生心目中的第一情人。麗莎在心中暗暗稱讚道。

 

雖然才剛認識不久,但是,從剛剛到現在,派斯的種種表現已經深得麗莎的好感,要不是自己的心中已經有了希杰,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也許,她真的會答應這門親事。

 

但是……既使自己的心意已經這麼明確了,希杰他呢?自己該不該對他表白?坦白心情後,會不會反而造成希杰的困擾?帶點苦澀的心情在麗莎胸口蔓延開來。

 

相較於麗莎的凌亂思緒,一旁的派斯也是同樣身陷困思中。

 

她的身子好輕,那細白的手腕好像一捏就碎了,可是,她卻擁有那麼強大的力量……望著懷中的迪亞,派斯的心裡出現前所未有的感覺。

 

回想起剛剛見到迪亞的畫面,滿腔的悲傷盈滿她的眼框,那副在悲痛中故作堅強的模樣,讓人不自覺升起一股保護慾望,但是,她臉上那淡漠的表情卻又讓人不敢擅自靠近,明顯的將其他人排拒在外。

 

像冰一樣!這是派斯對她第一眼的評語。

 

但,這塊冰,卻在認出好友之後瞬間融化。

 

她那時望著麗莎的笑容,很甜,甜的讓人心頭一陣發暖,燦爛的會讓人失神。

 

這是派斯頭一次遇到這般兩極化的女孩,分明是對立的兩種風格,卻奇異的在迪亞身上融合了。

 

如果能跟她成為朋友,想必是件很棒的事情。派斯為自己對迪亞的感覺下了這個註解。

 

 

唔……頭好暈……我在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中起身,茫然的望著四周陌生的環境,腦袋一片空白的瞪著四周發呆。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十分鐘、也許二十分,我終於恢復了些體力,大腦也開始恢復運作。

 

對了!麗莎她被……回想起麗莎被攻擊的景象,我驚慌的跳起身,衝出房間。

 

「碰!」一個沒留神,我出了房門後便跟一個人撞個正著。

 

「痛……」我跟對方同時疼的叫出聲。

 

「迪亞!妳慌慌張張的做什麼!」果力多氣急敗壞的瞪著我。

 

「麗莎呢?麗莎她呢?」我揪著果力多的衣領焦急的追問。

 

「麗莎?她跟其他人去參加宴會啦!」果力多努力掰開我的手,整理了下衣服。「本公子本來也打算過去宴會場,後來是聽到房裡有聲音,才又折回頭來看看。」

 

「這麼說……麗莎她沒事?」

 

「她活的好好的!反倒是妳,一頭亂髮、臉色蒼白,活像個病人模樣!」果力多突然將一面鏡子遞到我面前。「妳自己看看!」

 

「呃……」我尷尬的順了順頭髮,將凌亂的衣服拉好。

 

「妳快點回房間去換套衣服,打扮一下,等一下一起過去宴會場。」果力多邊說邊低頭瞧了眼自己的衣服。「真是的,衣服都被妳弄縐了,我要換一套新的才行。」

 

等到他再次換好衣服,出現在我面前時,我真是……驚為天人啊!

 

果力多的衣服還是跟往常一樣華麗非凡,一襲黑色高領上衣滾著紅色滾邊,金色的秀髮隨意披散在肩上,在黑衣服的襯托下,金髮顯的格外耀眼,他的下半身是一件同為黑色調的多層次長裙,上頭還點綴著白色長羽毛……

 

等等!長裙?「果力多!你穿裙子?」我無法置信的對他嚷著。

 

為了確定我不是眼花看錯,我特別伸手去拉了下裙襬,在確認無誤的同時,我也遭到果力多的白眼攻擊。

 

「怎麼?妳對本公子這身打扮有意見?」果力多目露凶光的逼近我。

 

「我……」我怯怯的嚥了口口水,指了指他的裙子。「那……裙子……」

 

「妳該不會要跟本公子說,穿裙子是女生的專利?」果力多帶點斥之以鼻的笑笑。「妳要知道,在某些國家,男生在參加一些重要慶典時,必須要穿著裙子才算合乎禮儀!」

 

問題是,你又不是那「某些國家」的人……我在心裡小小聲的嘟嚷著。

 

「好了,別在這邊浪費時間了。」果力多率先往門外走去。「接待的馬車還在等我們!」

 

「馬車?宴會場不是在學校嗎?」我快步跟在果力多身後走出宿舍。

 

「這是王宮為了歡迎這次交流活動所特別舉行的宴會。」果力多邊走邊對我解釋。「宴會場地當然在王宮。」

 

王宮啊……這麼說,我等一下就會見到麗莎的相親對象囉?我帶點期待的想著。

 

當我們走到屋外時,有一輛馬車等在我們面前,僕役立刻上前為我們開了車門。

 

「請問,屋內還有人需要接送嗎?」不確定屋內是否還有人留著,車夫禮貌性的探問著。

 

「沒有,就我們兩個。」果力多簡潔的回道。

 

「那就請兩位小姐上車吧。」僕役優雅的對我們彎身邀約。

 

「兩位……小姐?」果力多臉色一沉,不高興的表情明顯的出現在臉上。

 

聽到僕役的話,我暗暗憋著笑不敢出聲。也難怪他們會誤會囉!果力多這身打扮真的很像女生,尤其,他還穿著裙子!

 

「請問……小姐有什麼問題嗎?」不知道果力多生氣的原因,僕役納悶的再次問道。

 

「本公子可是個男的!」丟下這句話以及驚愕發楞的僕役,果力多快步坐上了馬車。

 

「抱歉。」我輕推了下僕役,讓他稍稍回神。「他們國家參加重要慶典時,男生都必須穿著長裙。」

 

「是、是這樣啊……」僕役訕訕的笑了下,臉上還掠過一絲惋惜的神情。

 

啊哩?這個人……該不會愛上果力多了吧?看著僕役失落的表情,我心驚的出現這個念頭。

 

沒想到,女裝的果力多還蠻有吸引力的嘛!我真不知道該讚嘆還是……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