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幾天,我陸續回宿舍找了麗莎幾趟,可是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她一早就出去了」,歐羅他們還說,麗莎這幾天都是一大早就出門,很晚才回來宿舍休息,而希杰則是在麗莎出門之後出去,在麗莎回來之後回來,彷彿是故意跟麗莎錯開時間……

 

他們兩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聽到歐羅跟果力多所形容的情況,真是讓我越來越困惑了。

 

雖然很想將整件事查個清楚,但是,魔族學生一天到晚老是闖禍惹事,我跟夜伢光是處理他們的狀況就已經忙的手忙腳亂、分身乏術,哪還有多餘的精力去找麗莎他們呢!

 

前天,庫馬跟桑嵐又吵架了,吵到最後,兩個人紛紛施放出破壞力驚人的大型魔法,擔心波及其他同學,我跟夜伢只好衝到兩人中間勸架、擋魔法。

 

大前天,斐洛在下課休息的時候,突然說要讓他的寵物出來透透氣,隨即便召喚出巨型召喚獸,那魔獸一出現便到處亂跑亂闖,嚇的眾多同學四處逃竄……要不是聯合老師們的力量圍捕,我看學校恐怕要大亂了!

 

 

再過兩天他們就要回去魔界,希望別再出什麼亂子……我坐在校園中庭的長椅上,疲倍的望著天空想著。

 

總覺得,魔族學生的行為好像越來越過火了,剛剛庫馬跟斐洛不知道為了什麼發生爭吵,然後斐洛竟然朝著庫馬一刀砍來!而我……剛剛好站在庫馬前方,不知道是不是斐洛氣過頭,沒發現我的存在還是怎麼的,竟然直往我腦上劈下來,要不是我反應夠快,立刻出手拔刀擋下,我可能就要被他剖成兩半了。

 

後來,斐洛竟然指責我是替庫馬擋他的刀,還說我跟庫馬站在同一陣線,不管我怎麼跟他解釋都沒有用,斐洛硬是逼著我跟他打一場……

 

上一堂課桑嵐他們又惹事了,他們不知道從哪找來黏膠蟲,竟然在上課中將黏膠蟲放了出來,黏膠蟲爬滿整間教室的牆面,雖然說,黏膠蟲沒有什麼攻擊性,但是,只要是黏膠蟲爬過的地方,就會跟著長出噁心的青苔,算是一種蠻讓人困擾的蟲子,夜伢要我先將魔族學生先帶到學校中庭花園來,他跟其他同學待在教室忙著清理那些蟲跟青苔。

 

唉……夜伢還沒清理完嗎?我往四周望了圈,要是這時候桑嵐他們又惹事,我真不知道能不應付。

 

「啊!救命啊!」正當我還在休息中,附近突然傳來幾名同學的慘叫聲。

 

我起身尋找聲音的來源,發現前方不遠處有幾名學生……趴在地上?

 

他們幹嘛趴在那邊啊?我快步跑向他們,這才看清楚他們的狀況。

 

原本該是平坦的地面突然出現流沙般的洞口,幾名學生被那流沙洞一點一滴的往下拉,他們面露驚慌的攀著地面,努力不讓自己被吸入那流沙洞中。

 

怎麼會突然出現這種東西?我快速的衝上前準備救人。

 

「不要太靠近!那個魔法陣會往外擴大!」夜伢突然現身在另一頭,他在見到那流沙洞之後急忙出聲警告我,因為有夜伢的阻止,我在跑近沙洞前兩步停住腳。

 

魔法陣?我低頭細瞧,這才發現流沙洞口的外圈環著一圈白色魔法陣圖案,就如同夜伢說的,那魔法陣用著一種不易察覺的速度逐步擴大範圍。

 

夜伢縱身一躍,隨後在我身旁落腳,他拔起腰間的刀,並示意要我往後避開。

 

夜伢口中細碎唸著咒語,他舉刀在空中轉了幾圈後,用力的往地面一插,刀鋒沒入地面三分,魔法陣的圖形出現奇怪的扭曲,一道白煙自流沙洞的中心位置噴出,在最後一絲白煙飛散在風中後,流沙洞緩緩消失了,被吸入的學生們狼狽又氣喘吁吁的趴在地上。

 

「抱歉、抱歉!」桑嵐的聲音在我們身後響起。「我剛剛在教庫馬畫流沙陣,結果忘記將它消除了,沒有人受傷吧?」

 

夜伢沉默的盯著桑嵐良久,質疑的眼神明白表示他不能接受這樣的理由,桑嵐則是一臉無辜的跟夜伢對望,似乎是不知道夜伢為什麼臉色會變的這麼難看。

 

「怎麼了?你為什麼要這樣看我?」桑嵐瞇著眼笑問道。

 

「妳……」夜伢皺著眉頭才開口說話,我立刻拉住他的袖子,用眼神示意要他別再說下去。

 

因為我知道,當夜伢這話一說出口,一定又會引發爭執,事情好不容易平息,我真的不希望又要為這些事情煩心。

 

「我?我怎麼了?」桑嵐見夜伢才說一個字就止了話,她好奇的追問。

 

「沒。」夜伢瞧了我一眼,將怒氣又給壓回去,用著生硬的語調回答。「下堂課是繪畫課程,我跟迪亞先過去美術教室準備畫具,晚點再來接各位。」

 

跟夜伢前往美術教室的路上,他一路上閉口不語,我跟他之間的氣氛非常僵固,這狀況讓我很不能適應,猶豫了很久,我決定找些話題緩鬆一下氣氛。

 

「你剛剛那一招真是很厲害耶!還好剛剛及時救出他們,沒有發生什麼意外……」

 

「嗯。」伢望著前方的道路,語調平淡的回道。

 

「呃……我想,桑嵐她不是故意的啦,你別……生她的氣。」帶點尷尬的,我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幾個字有沒有說出口我自己也不清楚。

 

夜伢吸了口氣,張開口卻沒發出聲音,似乎是將到喉嚨的話給嚥了回去般,過了幾秒鐘,他才冷冷的說了句。「大概吧。」

 

這句「大概吧」有兩種意思,一種是同樣認為桑嵐是無心的,另一種則是極度否定……

 

「那個……」

 

「我知道妳想替她說話。」夜伢停住腳,輕輕的嘆了口氣,表情有些沉重。「但是,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妳沒發現事情有些奇怪嗎?」

 

「呃?」聽出夜伢話中有話,我愕然的望著他。

 

「那些惹事的魔物、魔法陣,以及他們造成的種種狀況,全都是以妳為攻擊對象,當妳遇上麻煩時,那些魔族學生明明就在妳身邊,他們也有能力處力這樣的事情,可是他們卻只是站在旁邊觀看。」夜伢嚴肅的望著我。「雖然我不清楚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可是我總覺得他們是針對妳而來。」

 

經夜伢這麼一說,我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的確,那些魔物都是在我轉身處理事情時,突然從我身邊冒出來,然後就開始攻擊我,當時我只顧著解決那些麻煩,根本沒注意到魔族學生的舉動……

 

「可是……為什麼是我?」我困惑的皺眉問道。

 

「我也不明白。」夜伢苦惱的揉揉太陽穴,像是已經對這件事情苦惱很久。「總之,妳自己要小心點,最好別太接近他們。」

 

談話中,我們走到了美術教室,拉開美術教室的大門,我們看到美術老師跟幾名學生正在裡頭忙著,十數個手提袋放置在桌上,袋子裡頭放著畫具與畫紙。

 

「嘿!你們來了啊!」美術老師笑著向我們走來。「我覺得今天的天氣不錯,打算帶學生到外頭寫生。」

 

「需要我們幫忙嗎?」我跟夜伢環顧四週一圈,發現老師好像已經將一切用具準備妥當了。

 

「不用了,我這邊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美術老師笑著對我們說道:「半小時以後,請你們帶魔族學生到學校南側的海邊,那邊的風景很美,我相信他們會愛上那裡。」

 

「好。」夜伢點頭允諾。「迪亞,妳幫忙老師拿東西過去,我去找他們過來。」

 

「還是我去叫他們吧……」我攔住夜伢,我擔心他會跟他們起了爭執。

 

「放心。」像是看穿我的心思,夜伢苦笑著對我保證。

 

 

學校南側的海邊是一處很美麗的海岸花園,靠近海的地方是一片美麗的白沙灘,距離沙灘五十多公尺處,立了幾棟供人休憩的小木屋,有著淡雅香氣的薰衣草種植在木屋周圍,花朵繽紛的色調宛如美麗的彩虹般。

 

我跟老師以及數名助手將畫圖用的畫架一一立好,當其他上課學生都到齊之後,夜伢跟魔族學生也出現了。

 

老師將整理好的畫圖用具分發給眾人,並熱心的講解各種顏色調色的使用方法,但是,魔族的學生卻望著前方的海面嘰嘰喳喳的討論著,到了最後,他們課也不聽了,每個人快速衝向海水,興奮的玩了起來,而美術老師則是錯愕的站在岸邊,望著他們的舉動。

 

「呃……老師,抱歉,我這就去叫他們回來。」我尷尬的對老師笑笑。

 

「不用了。」美術老師釋懷的對我揮揮手。「藝術就是生活,他們在海中玩水很有活力,這幅構圖很美。」

 

說完,美術老師就架起畫架,望著在海中玩水的他們開始作畫。

 

原本他們只是互相潑水玩,但是玩到後來,他們竟使用魔法在海中製造大海浪、水龍,甚至還升起一個高聳入天的水柱。

 

「嘿嘿!看看這水柱能不能衝到天使界!」庫馬不斷的增加水柱的高度,嘴上更是興奮的大聲吆喝。

 

「我也來幫你!」桑嵐一臉興奮的加入這場遊戲。

 

「最好是能嚇到天界那些傢伙。」聽到庫馬這句話,其他人玩心大起,他們紛紛放出魔法增加水柱的高度。

 

「住手!快住手!」美術老師見到這狀況著急的大喊。「海水要被你們抽乾了!」

 

正如美術老師所說,水線的痕跡逐漸往後退,一些來不及跟著海水退離的魚蝦被遺留在沙灘上。

 

「你們快停下!」我跟夜伢急忙衝向他們。

 

「不要!它已經快升到天界,我們就要成功了!」庫馬朝我們喊了回來。

 

搞什麼!要是真的讓你們將海水引到天界,那天界一定會造成混亂的!我連忙放出一道風斬打斷往上衝的水柱。

 

原本藉由魔法往上直衝的水柱,被中斷之後,強大的水流瞬間往下衝。

 

「快使用魔法屏障保護自己!」夜伢對他們喊道並且立刻抓著我飛上天去。

 

當龐大的海水落下時,大海揚起數層樓高的滔天大浪,那股從天而降的衝擊力道讓海水直衝向岸上,距離海邊較近的幾名同學跟老師急忙張出魔法屏障試圖抵擋,但是他們的魔法強度不夠,屏障一下子就被沖壞了,眾人立刻被捲入土黃色的浪濤中。

 

「老師跟同學有危險!」我望著消失在浪濤中的他們,著急的想要衝下海面救助,卻被夜伢一把抓住。

 

「妳待在這邊。」夜伢讓我漂浮在空中,自己則是飛快的衝入水面。

 

「嘩!這浪跑的還真遠。」其他魔族學生出現在半空中,他們望著不斷往岸上推進的大浪,異常興奮的嚷著。

 

「快看!已經淹到小屋那邊了!」一人指著不斷沖上岸海浪叫道。

 

大浪不停的往上衝擊,幾棟小木屋也被沖倒了,海浪挾帶奔騰吵雜的聲響,聽來真是叫人膽顫心驚,清澈的水攙雜泥沙成了汙穢的土黃色,滾滾大浪不斷往岸上侵襲,其他待在較遠處的同學驚慌四處逃避,但是他們逃跑的速度快不過海浪,眼看著海水即將追上他們,我連忙使出飛行術,快速衝到海浪跟同學中間的陸地站定。

 

「四大精靈!快出來幫我!」我召喚出四大精靈,我們五個同時發出魔法構築出一個大屏障將整面海浪攔下。

 

海水就這樣被硬生生擋下了,透過透明的屏障,看著海水在我面前呈九十度角往上暴衝,水位一丈、兩丈、三丈的不斷升高,奔騰的浪濤一次次不間斷的衝擊屏障,「碰碰碰」的撞擊響聲回盪在我耳邊,龐大的壓迫感壟罩著我。

 

「如果屏障擋不下……」火精靈犽翼望著上方不斷往上增高的海水,喃喃的道:「迪亞可能會被海水壓死。」

 

「……」我聽到犽翼這麼說,額上頓時冒出十條黑線。

 

「這些海水的重量大概有上百噸。」水精靈羽皇開始評估眼前的狀況。「一壓下來,水流的衝擊力道會將迪亞給支解成碎片狀。」

 

「……」再度無言。羽皇啊!妳就不能讓我死的有個全屍嗎?

 

「與其被那些水殺死,不如由我動手。」風精靈蔚藍星空邊說邊陰沉的望了我一眼。「至少我會讓妳走的痛快些。」

 

好樣的,一個比一個狠啊!我垂下肩膀,帶點無奈的道:「難道你們都不會想想,要怎麼解決這個困境?」

 

「羽皇,妳能不能去駕馭那些水,將這些水流拖回去?」土精靈明德爾提議的問。

 

「可以。」羽皇明確而且毫不猶豫的回道,末了她又附加一句:「不過,要是我鬆手,你們撐得住嗎?」

 

嗯,這是個好問題!老實說,目前我是用全部的魔法力在支撐,體力已經逐漸逼近虛脫邊緣,再看看其他精靈,他們雖然嘴上輕鬆談笑,可是他們的表情看來也不輕鬆,要是羽皇這麼一走,我們的負擔勢必會加大……能撐得住嗎?

 

「時間不要拖太長,我應該可以。」犽翼額上冒著汗,帶點辛苦的說道。

 

「快點。」蔚藍星空簡潔的說。

 

「好,走了。」羽皇立刻收手衝入海水裡,跟著便不見她蹤影。

 

羽皇這一走,我明顯感覺到身上壓力變大了。

 

雖然只是少了個幫手,但是,壓力突然暴增的感覺非常明顯,就像是突然被人給逼到極限一般。

 

糟糕,手……好像開始麻痺了,力量好像也逐漸使不上來……我的背部淌下冷汗,雖然很希望有人前來支援,可是,夜伢正在海中救助同學跟老師,他根本沒發現我這裡的狀況,其他逃過海浪的同學早就已經跑的不知去向。

 

對了,斐洛他們呢?我四下尋找了會,想要呼喚他們過來幫忙,最後,我看到他們全飄在前方天空,像是在看戲一般的看著我。

 

這個發現讓我感到驚愕,我本來以為,他們是因為沒看到我的狀況,所以才沒有上前幫忙,但是,他們淡然的表情讓我清楚知道,他們根本就沒打算出手幫我!

 

我腦中突然想到夜伢跟我說過的話──魔族學生是針對妳而來。

 

難道,他們引發這場大海嘯也是針對我?我暗暗猜想著,要真是這樣,那他們的行為就太不可原諒了!

 

雖然我不知道我哪邊招惹了他們,可是,沒理由因為我而對別人造成這麼大的傷害吧!

 

「迪亞,專心!」明德爾的聲音將我的思緒拉回,因為剛剛的分心,導致我的力量分散些,屏障的壁面上出現了個小缺口,一道小水柱從那個缺口裡湧出。

 

「對不起。」我連忙重振精神,將那缺口填上。

 

「羽皇在搞什麼?怎麼拖那麼久?」犽翼不耐的抱怨著,她額上佈滿了汗水。「再這樣下去,我就要撐不住了!」

 

「這水流的力量比我想像中的大。」羽皇的聲音透過屏障傳來。「有點奇怪,一般來說不會這樣,你們再撐一下……」

 

「決不能失敗!無論如何,一定要擋下這海水!」我奮力而又使勁的撐著。

 

從這裡再往上走,再過去的區域是新生的武術練習區,要是沒擋住,任由這海水往上衝,一定會造成極大的死傷!

 

雖然感覺到現在的自己已經到達極限,可是,我也相信人擁有無窮的潛力!我想,我應該能激發出更大的力量!

 

察看了下夜伢那邊的狀況,發現他已經將全部的人救到安全地帶,既然落海的人已經安全,那麼……就賭一賭吧!

 

下定決心,我開口對精靈們說道:「我們將力量增至極限,一口氣將海水給逼回去。」

 

「妳確定?」明德爾質疑的反問。「要是失敗了,我們可是無所謂,可是……」

 

「妳會死。」蔚藍星空直接了當的接下話。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拼一拼!」我堅定的回答道。

 

「好!有氣魄!」犽翼十分贊成的嚷著。「我們就來試試看吧!」

 

我們同時對屏障加強力量,想用這股力量將海水給推回去,但是……

 

「怪了。」羽皇納悶的聲音傳來。「你們的力量增強之後,我這邊的水流也跟著加強了,好像有人在操縱……」

 

難道是桑嵐他們?我直覺的猜測著。

 

抬頭望向魔族學生他們的所在處,我發現桑嵐、庫馬、斐洛他們三個全身發著亮光,正在施展魔法。

 

果然……我沮喪的笑笑,心中更是泛出疑問。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

 

我跟精靈們被那力道不斷逼退,地面被我們拖出一條長長的痕跡,逐漸逼上的海水一點一滴的將那退痕給覆蓋洗去。

 

可惡!難道沒有辦法了嗎?我苦惱的想著。

 

「咻……」一道白光辦的狂風自我身後衝向屏障,霎時,我覺得身上的負擔減輕了。

 

「妳還好吧?」放出白光的人關心的問道,同時,一個巨大的黑影壟罩在我上空。

 

這聲音是……「麗、麗莎?」我愕然的望著她。

 

魔王鯨已經恢復成原來的大小,麗莎站在他的背上,她發出一道強大的白光支撐屏障。

 

「你們……」天啊!才短短幾天,麗莎跟魔王鯨發生什麼事情?我總覺得,麗莎現在的感覺很不一樣,她的魔法好像增強了許多?

 

「先將海浪逼回去再說。」魔王鯨望了眼魔族的人,回頭對我說道。

 

「好。」雖然我有滿肚子的疑問,不過,目前的狀況還是要先解決啊!

 

因為有了麗莎跟魔王鯨的協助,我們跟桑嵐他們反了立場,屏障一步步將海水給推了回去,最後,海水回到它原先的位置,一切狀況終於得到平穩。

 

呼……好險,還好麗莎他們即時出現。鬆了口氣的我,累的直接坐在濕濘的沙地上休息,精靈們在事情結束後隨即又消失了。

 

「我本來想要先回去洗個澡、睡一下。」麗莎跟著在我身邊坐下。「沒想到我才結束訓練,就看到你們這邊發生狀況。」

 

「訓練?」我這才仔細打量了麗莎,她身上的衣服有點髒,神情有些疲憊,好像剛剛才結束一場訓練。

 

「我這幾天在進行魔法特訓。」麗莎笑嘻嘻的對我說道:「如何?我有進步吧?」

 

「嗯!變的很厲害喔!」發現麗莎開始在魔法上用心專研,我也為她感到高興。「沒想到才短短幾天,妳就進步就這麼多。」

 

「什麼短短幾天。」魔王鯨豪不客氣取笑麗莎。「她在我那個『時空氣泡』裡面可是待了三個月!」

 

時空氣泡?聽起來像是一種可以延長時間的魔法?我好奇的想著。

 

「討厭!你幹嘛說出來啊!」麗莎不滿的鼓起腮幫子嚷嚷,同時更是氣憤的道:「接下來你該不會要說,我的程度根本不行,進步的太緩慢之類的損話吧?」

 

「不。」魔王鯨先是給了否定的答案,遲疑了下才又接著開口。「能在三個月內進步到這種地步,妳的資質算不錯。」

 

「耶?」麗莎聽到魔王鯨這麼說,又驚又喜的瞪大眼睛。「你在稱讚我?天啊!你、你竟然會稱讚我!」

 

「哼!」被麗莎這麼一嚷嚷,魔王鯨又板起了臉。「別自以為是!要到達本王認定的標準,妳還差的遠!」

 

「魔王鯨,你現在的力量是不是已經恢復了?」在他們談話中,我一直在觀察魔王鯨,我發現他一直維持著原先的狀態,並沒有又突然縮成小鯨魚。

 

「雖然沒有完全,不過本王已經可以開啟魔界的通道口了。」

 

「了不起。」魔族學生跟著出現在我們附近,桑嵐對我們稱讚的笑笑。「你們剛剛做的很好!」

 

一看見他們,我的火氣也跟著上來了,我憤怒的站起身,怒瞪著他們。「你們究竟想要做什麼?剛剛的海浪是你們故意搞的鬼吧!」

 

「實在是萬分抱歉。」突兀的,所有魔族學生彎身對我行禮致歉。

 

「呃……」我原本以為,他們依舊會是那種玩世不恭的調調,依舊會用著一種無所謂的語氣回我,沒想到,他們的態度竟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我們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在測試妳的能力。」斐洛開口向我說道。

 

「測……試?」這一切真是越來越奇怪了。

 

「你們最好解釋清楚。」夜伢沉著臉色出現在我身旁。

 

很自然的,他將我拉到他身後,即使沒有看到他的表情,我仍可以感受到一股極大的怒氣,我低頭望了下他握緊長刀的手,我真擔心他會突然拔刀要跟桑嵐他們打一場。

 

不想讓事情擴大,我按住夜伢握刀的手。「冷靜點。」

 

「……」夜伢先是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他愕然的回頭望著我,又低頭看了下我覆在他手背上的手。

 

「先聽聽他們怎麼說吧。」我對夜伢安撫的笑笑。

 

不知道是不是我說的話夜伢聽進去了,我感覺到夜伢握刀的手放鬆了。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我……」斐洛才想要開口說明,從遠處傳來的吵雜聲讓他止了話。

 

「咦?那邊發生什麼事情了?」

 

「聽說剛剛有大海嘯,有沒有人受傷啊?」

 

「喂!你們沒事吧?」

 

看這樣子,應該是先前逃跑的學生回去求助,聽到風聲的學生跟老師就趕到這裡來了吧!

 

「先回宿舍再說。」發覺越來越多的人往這裡聚集,夜伢示意要眾人換地方說話。

 

 

夜伢領著眾人回到我們所住的宿舍,宿舍內,果力多跟歐羅正坐在裡頭談天,見到我們領著魔族學生出現,他們略為訝異的望著我們。

 

「咦?希杰呢?」沒瞧見希杰的身影,我脫口問道。

 

「我在這。」我們的身後傳來他的回答。

 

他緩緩自門口走了進來,在距離麗莎三步遠的地方站定,望著麗莎,他像是不知該怎麼啟齒般,尷尬的對她笑笑。「好久不見。」

 

也難怪希杰會這樣不知所措了,先前麗莎對他的態度實在是太過冷淡,幾乎像是刻意要與他隔離一般。

 

「嗯。」麗莎倒是一反先前對希杰的冷漠態度,她快步上前抱住希杰。「我好想你。」

 

「……」希杰臉上出現愕然與驚喜,遲疑了下,他跟著緊緊回抱麗莎。

 

喲?照這種情形看來,麗莎應該已經解決心中的煩惱,做出決定囉?雖然不想打斷兩人幸福的時刻,可是……我望著滿屋子不知該做什麼反應的眾人,苦笑了下,決定當個不識相的傢伙。

 

「我們繼續剛剛的話題吧!」我對眾人說道,順手拍拍麗莎跟希杰,要他們暫時停止沉溺在兩人世界。

 

「首先,我要重新向你們自我介紹。」桑嵐率先說道:「我是普斯洛學校專門教導黑魔法的老師,桑嵐。

 

「什麼?妳是老師?不會吧?」我驚愕的叫出聲。桑嵐怎麼看都沒有老師的模樣啊!

 

「迪亞不相信我?」桑嵐不滿的將嘴唇俏的老高,滿眼的委屈盡是指責我的懷疑。

 

「我……我……」我尷尬的笑笑,有哪個學校的老師會穿的這麼火辣的啊?

 

「原來妳是老師?」麗莎不悅的瞧了她一眼。言下之意,像是在指責她以強欺弱。

 

也難怪斐洛他們會說麗莎絕對打不過桑嵐了,對方可是老師耶!而且還是魔族的人!哪能勝的過啊!

 

「生氣啦?本來我是想試看看妳的能耐,妳那時候的表現還真是挺讓人失望的。」桑嵐無所謂的聳肩笑笑。「不過,妳今天的表現倒是讓我很訝異,難怪貝卡尊者會選中妳。」

 

聽見桑嵐的稱讚,麗莎像是吐了口悶氣般的笑開了。

 

「咳咳!」庫馬突然裝模作樣的咳了兩聲,將我們的注意力拉回。「換我自我介紹啦!我是專門研究人類文學的老師,庫馬。」

 

「研究人類文學?」我又再一次感到訝異。要說庫馬是武術老師或是其他我都認同,可是……研究人類的文學?他一點都不像個學者啊!

 

「斐洛呢?」我回頭問著一旁滿臉笑意的他,總覺得他應該是這整個事件的總策劃者。

 

「我是普斯洛的校長。」

 

「……」雖然知道應該會是重量級人物,可是,學校的校長丟下學校跑來這邊,未免也太說不過去了吧?還有,他實在是太年輕了!一點都不像校長的樣子!

 

「現在,可以說說整個事情的經過了嗎?」沒有任何訝異的表情,夜伢沉穩的問道:「既然連校長先生都出現了,那就表示,這件事牽扯的程度非同小可?」

 

「以前,魔界分為兩個派系,一派是主張親近人類,跟各族和平共處,一派是主張征戰人界,將人類視為僕役,後來,魔界的界王下達不准殘害人類的命令……」斐洛簡短的向我們敘述整個魔界的狀況。「受到這規定的約束,主戰派一直被壓抑著,原本,我們以為魔界已經趨於和平了,沒想到這次的兩校交流活動,在魔界引起軒然大波,我們接獲密報,有些主戰派開始蠢蠢欲動,目前得知,他們已經將迪亞定為下手的目標,想要等她到達魔界時,殺了她。」

 

「我?為什麼是我?」這真是讓我感到啼笑皆非,我連魔界是長什麼模樣都不知道,竟然就有人想殺我?

 

「因為妳是貝卡尊者的孫子。」桑嵐將話給接了下去。「貝卡尊者在我們魔界極有名氣,因為貝卡尊者曾經多次破壞了主戰派的計畫,主戰派的人對她恨之入骨,但是又因為沒有能力與她抗衡,所以只能私下找機會對付她……」

 

「所以,他們想利用我來打擊我奶奶?」我說出這個結論。

 

「是的。」

 

「如果是這樣,那只要迪亞不要去魔界一切不就解決了?」夜伢冷著臉回道。

 

「不、不可以。」斐洛略帶尷尬的望著我。「其實,我們有項計畫想請迪亞幫忙。」

 

「請我幫忙?」我能幫上什麼忙啊?才想開口詢問,夜伢搶先代我回絕。

 

「不行!」

 

「為什麼?」我跟魔族的人同時出聲問道。

 

「你們想利用迪亞當誘餌對吧?」夜伢的眼神轉為銳利,說話的口氣帶著慍怒。「雖然手中握有情報卻沒有證據指控,於是,想利用迪亞當誘餌,逼他們現出原形,只要確實得到他們想要傷害迪亞的證據,那麼你們就可以將那些人定罪。」

 

「你很聰明。」斐洛苦笑了下。「但是,我們絕對會保證迪亞的安全。」

 

「我不這麼認為。」夜伢完全不給斐洛面子的否定他。「對方的能力應該不弱,要不然你們也不會鎮壓不住他們,要是對方是魔法高手,我相信,對方絕對有能力在不接近迪亞的情況下殺了她,這一點,你們難道沒想過?」

 

「……」斐洛他們被質問的無言以對。

 

「好了。」我拉住夜伢,不讓他再說下去。「他們就是因為知道這件事還是有危險存在,所以才會在這幾天測試我,想要確定我有沒有自保的能力,不是嗎?」

 

「迪亞,妳……」夜伢見我幫著他們說話,不滿的皺起眉頭。

 

「你們經過測試,覺得我的魔法程度如何?」我問著桑嵐他們。

 

「很不錯!」庫馬笑嘻嘻的對我說道:「依妳目前的程度,其實已經可以離開學校,到各大陸去旅行修練了。」

 

「喔?」庫馬的話讓我感到訝異,我還以為,我連畢業都有問題呢!

 

「好,我決定當誘餌。」我的話一說出口,斐洛他們喜出望外的看著我,而夜伢的反應卻比我預料的平靜多了,他只是深深的嘆了口氣,沒再多說什麼,甚至,連我為什麼答應的原因也沒過問。

 

是因為已經習慣我的任性了嗎?望著夜伢苦悶的表情,我突然覺得想笑。

 

「欸,要是我遇上危險,你應該會保護我吧?」我問著他。

 

夜伢無奈的聳肩,兩手一攤。「當然。」

 

雖然他看上去非常無奈,但是語氣卻又是十分堅定。

 

我知道我的行為跟想法非常任性,做事情也不會考慮太多後果,因為這樣,夜伢總是會替我細心設想,設法讓我不受到傷害,對我也十分包容,這一點,真是令我非常感動。

 

「謝謝。」我由衷的對他說道。

 

「等等。」希杰突然開口問道:「麗莎跟魔族王子的相親,該不會也是計畫中的一部分吧?」

 

「不。」天雲篤定的搖頭回答。「這件事情是真的,我不可能拿我妹妹當誘餌。」

 

「妹……妹妹?」希杰看看天雲再看看麗莎,眼底盡是訝異。

 

「我沒跟你說嗎?」麗莎側著頭反問。「天雲是我二哥。」

 

「原來……是二哥啊?」希杰的唇邊突然出現一個隱含的笑。

 

「那麼,我們現在就來商討計策……」斐洛開始對我們講解他的誘餌計畫。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