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在我還沒完全清醒時,耳邊就傳來陣陣敲打、撞撃的聲音。

 

「希杰,別敲了,再讓我睡五分鐘……」半夢半醒之間,我迷迷糊糊的喊著。

 

「碰碰!乓乓!碰……」吵雜聲依舊持續著,並且像是經過演化一般,原本單調的碰撞聲中還傳出金屬撞擊的鏗鏘聲。

 

「搞什麼啊?」我煩躁的掀開棉被,坐起身,當我看到眼前陌生的環境時,我呆住了。

 

「這裡是……哪裡?」望著四周陌生的環境,我納悶的皺起眉頭。

 

『魔族的宿舍。』狂的聲音從一旁懶洋洋的傳出。

 

「對喔!我昨晚已經搬到魔族學生的宿舍跟他們住了。」我恍然大悟的拍了下手,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這件事情。

 

「狂,你怎麼會在這裡?」我記得我昨天來到這邊的時候,並沒有帶狂一起過來啊!

 

『麗莎那女人怕妳一個人在這邊會出事,昨晚硬將大爺我打包抓來這裡!』狂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滿臉掩不住的怒氣。

 

狂說話的時候,我才發現他的身體被人用布條纏成一個球狀,只剩下一顆頭露在外面。

 

『看什麼看!還不快將大爺我放開!』見我沒有立即出手解救他,狂發火的對我大吼。『大爺我要去找麗莎那個死女人算帳!』

 

「你還是繼續這樣包著吧!」開玩笑,我怎麼可能將你放了,讓你去找麗莎麻煩?

 

『什麼!妳!』

 

「鏘鏘!碰碰碰!乓乓!乒乒!碰碰碰……」吵雜的聲音淹沒了狂的叫吼聲,逼的我不得不轉移注意力,專心凝聽聲音的來源。

 

「這……好像是一些東西撞來撞去的聲音?他們該不會一大早就在打架吧?」聽著這些不正常的聲響,我急忙拿起長刀、斗篷衝了出去。

 

『喂!站住!快將大爺我鬆開!』狂的叫喊聲從我身後傳來。

 

「現在沒空!你自己想辦法吧!」扔下這句話之後,我便關上房間門衝往樓下,任憑狂在房間裡叫罵。

 

「欸!你們……」當我衝到樓梯口時,眼前的景象讓我傻住了。

 

每個魔族學生的手上都拿著一個廚房用具,舉凡鍋、碗、瓢、盆、菜刀、鍋鏟……所有想的到的用具一應俱全。

 

「迪亞!妳看!」桑嵐興奮的舉著鍋鏟跑道我面前。「這是炒菜用的鏟子耶!」

 

聽著桑嵐這種無俚頭的說法,瞧著桑嵐一臉興奮的等著我回應,我只好尷尬的微笑點頭。「嗯,我知道這是鏟子。」

 

「迪亞,我這邊有竹編的蒸籠!」庫馬跟著對我展示他手上的小蒸籠。

 

「我這邊有炒菜的鍋子!」石頭人阿東舉著一個大炒鍋喊道。

 

「我這邊有很奇怪的小瓶子!」另一邊的人拿著調味瓶揮舞著。

 

看到他們這麼興奮的模樣,不知該做什麼回應的我,只好對他們一一傻笑,等他們稍稍平靜下來時,我才開口說出我的疑問。

 

「你們拿這些東西做什麼?」

 

「聽說你們有一個廚藝課程,教學生做菜。」斐洛開口對我說道,他的手上還拿著一隻木製飯匙把玩著。「我們魔界沒有這項課程,也沒有使用你們人類做菜的這些用具,大家對這些東西很好奇,所以就去找了這些用具來研究。」

 

「魔界沒有做菜的用具?」這可真是讓我好奇了。「那你們煮飯都是用什麼東西?」

 

「用魔法。」魔族學生們異口同聲的回著我。

 

「呃……」魔法可以用來做料理?我對這話納悶著。我頂多用火焰術來加熱食物,用冰凍術製作冰淇淋來吃而已,除此之外,魔法還能做什麼嗎?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們是從哪裡找來這些廚具?我的問題還沒問出口,夜伢就已經給了我答案了。

 

「果然在這裡。」夜伢站在門口,他的身後跟著一群學生餐廳的廚師、助手。

 

「不好意思,請你們將這些廚房用具還給餐廳。」夜伢走上前對眾人說道:「廚房的人因為遺失了這些器具,沒有辦法製作餐點,所有學生到現在都還沒吃早餐。」

 

原來他們是從餐廳拿這些用具的啊!我望著廚師們一臉狼狽、疲倦的模樣,想必他們今天早上應該都在忙著找這些器具吧!

 

「一定要還嗎?」桑嵐一臉不情願的嘟起嘴。「這鍋鏟好別致,我想留著做紀念。」

 

「我也是,這個鍋子挺好玩,我想拿回去給我家人看。」石頭人阿東附和的說道。

 

「拜託,請將它還給我們吧!要不然,我們就沒辦法工作了」聽見他們似乎不想物歸原主,廚師們急的快要哭出來了。

 

「……」魔族學生們猶豫的互望著彼此。

 

「請還給他們吧!」夜伢再次說道:「等你們要回魔界的時候,我會請校方每人送一件廚具給你們。」

 

「好!」聽到夜伢這麼說,他們這才眉開眼笑的將廚具交還給廚師們。

 

廚師們一拿回東西便飛快的跑走了,看他們那匆忙的樣子,應該是趕著回餐廳去準備餐點吧!

 

等到廚具事件解決之後,夜伢走到眾人面前,開始對魔族學生介紹著自己。「你們好,我叫做夜伢,在各位待在本校的這段期間,由我跟迪亞負責招待你們,今早我跟校長、老師們討論之後,我們安排了一些人族學校才有的課程給各位,希望能藉此讓各位更加了解人界的事情。」

 

夜伢說完話之後,從懷中拿出一個羊皮紙捲,將紙捲拉開後,我們看到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文字。

 

「這……會不會太多了?」我算了算上頭的課程名單,少說也有十幾個呢!

 

夜伢略帶無奈的對我笑笑。「校長說,要讓他們『充分』了解人界的狀況。」

 

「沒錯!難得來這邊一趟,當然要每一種東西都嘗試一下!」庫馬似乎很滿意這樣的安排,興奮的心情全寫在他的臉上。

 

「第一堂課是禮儀課,請各位跟我來。」夜伢收起羊皮捲,領著我們往外走。

 

跟著夜伢走了一會,我們來到禮儀教室,這裏是教導學生各種禮儀的地方,在教室的中央處擺著數張鋪著白色桌巾的長桌,上頭還佈置了燭臺、鮮花。

 

當我們到達門口時,其他學生早已經坐定位,他們的臉上充滿著不安、緊張以及興奮的神情,似乎是很期待這次跟魔族學生的上課機會。

 

「歡迎你們。」一名身穿高領禮服的女老師出現,她的頭髮整起的梳成一個包頭,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請各位先就坐吧。」

 

魔族學生跟老師坐同一桌,禮儀老師坐在主位,魔族學生則是分坐她左右兩邊的位置,因為我跟夜伢不需要參予上課,所以便站在牆邊觀看。

 

「這桌上……放這麼多餐具作什麼?」當魔族學生坐定之後,每個人都瞧著面前各種的杯子跟刀叉打量。

 

杯子的形狀有大有小、有高有矮,每個杯子裏面都裝著的飲品,有的是酒、有的是飲料、有的是水,刀叉從餐盤的最外邊算起,數量至少也有十多對。

 

眾人狐疑的摸著杯子、玩著刀叉,有些人還頑皮的拿刀叉對打,發出吵雜的響聲。

 

沒想到魔族學生竟會做出這種動作,每個同學驚愕的望著他們,正當我跟夜伢想上前勸阻時,突然的一聲沉喝讓眾人全愣住了。

 

「安靜!」原本表情親切的禮儀老師換上一副嚴肅的臉孔,她用著溫和而認真的語調對眾人說道:「禮儀是一項很高雅、很嚴肅的事情,它代表著一個國家的文化背景,我希望你們能認真看待。」

 

「好……」大家見到禮儀老師她那認真的眼神,全都乖乖的放下刀叉,危襟正坐。

 

「你們面前放置的杯子各有各的用途,為了讓你們快點熟悉,我事先請人幫你們幫你們將飲品加入杯裡,讓你們更清楚杯子的用途。」

 

「原來是這樣啊!」魔族的學生用著恍然大悟的神情點頭道。

 

「不同的酒類會搭配不同的食物,不同的食物所使用的刀叉也不同,基本上,刀叉的使用順序是從最外側開始,一路往內側……」禮儀老師繼續為他們解說著。

 

等老師講解完所有基本用餐禮儀時,就是讓學生進行實際操作的時候了,服務員魚貫的端出料理放到每個人面前。

 

「哇!好香!」一見到美味的料理端上桌,每個魔族學生早將剛剛說的那套用參法丟到一旁,隨便抓起刀叉,開始狼吞虎嚥的進攻食物。

 

「等等!吃蝦子的叉子不是那一隻!吃海鮮不能搭配紅酒!」禮儀老師見這混亂的狀況,著急的出聲制止他們。

 

「唉呦!管它那麼多作什麼!能吃東西就好啦!」石頭人阿東大聲的回了回去。

 

「對啊!我都快餓死了!」魔族學生滿嘴的食物,口沫橫飛的對她喊道:「要是照妳的方法,我的食物就被別人搶光了!」

 

「天啊!天啊!」禮儀老師激動的站起身。「吃東西的時候不能說話!這是最、最、最基本的禮貌!你們竟然……」

 

「唔!這烤雞好好吃!」桑嵐直接用手扯下一隻雞腿,回頭望了禮儀老師一眼,她又扯下另一隻。「給妳!這很好吃喔!」

 

「妳、妳怎麼可以用手!妳……」禮儀老師氣的臉色發白,她用手支著額頭,整個人搖搖晃晃彷彿即將暈倒。

 

「老師,您別激動,先到旁邊休息一下。」我跟夜伢連忙衝上前攙扶她到旁邊坐下。

 

看著餐桌前搶成一團亂的魔族學生,夜伢無可奈何的搖頭。「抱歉,我沒想到他們……」

 

「實在是太沒教養了!」禮儀老師用顫抖的語調接下話。「身為一個女孩子,穿著竟然那麼暴露!而且、而且她竟然用手抓取食物給我!這實在是太野蠻了!」

 

「那個……我明白老師生氣的心情。」我尷尬的對禮儀老師笑笑。「但是,從另一個想法看來,桑嵐她是因為覺得東西很好吃,想跟您分享而已。」

 

「這樣的分享方式我無法接受!」禮儀老師斷然的否決我,她無法認同的我說法。「剛才的情況要是換成是妳,妳會接下那隻雞腿嗎?」她用著質問的語氣問著我。

 

如果是我,我當然會接下。雖然很想這樣跟禮儀老師回答,可是看她氣的漲個通紅的臉,我實在是很怕她會被我氣暈。

 

「我……」我到底該怎麼回答?

 

「老師,現在這種情況我想您也無法再繼續上課了。」夜伢將話題拉開,幫我解圍的說道:「這裡就交給我們,您先回去休息吧。」

 

「也好,被他們這麼一氣,我的頭都痛了。」禮儀老師揉著太陽穴,在夜伢的攙扶下站起身,夜伢陪著禮儀老師走向門口,送她離開。

 

「咦?老師怎麼走了?」庫馬手上抓著一塊蔬菜餅,望著離去的老師不解的問。

 

被你們給氣走的啦!我無奈的望著魔族學生們。

 

「下一堂課是生死學的課程。」夜伢送走了老師後,來到魔族學生面前,他緩了下口氣對他們說道:「這堂課主要是探討人類對於生與死的想法,生死學不像禮儀課這麼……活潑,所以請你們上課時務必要安靜一些。」

 

夜伢這段話說的含蓄,要是說的白話點,他的意思就是「你們等一下上課不要這麼吵!」

 

「沒問題!」庫馬第一個拍胸口保證。「等一下我們絕對會很安靜!」

 

希望如此……我總隱隱覺得,往後還會發生很多狀況。

 

 

-生死學─

 

「接下來,我們要討論的是……」生死學老師在講台上滔滔不絕的說著,而台下的學生則是靜靜凝聽,靜的連……打呼聲都能聽的到……

 

唉……我該不該叫醒他們?我坐在教室最後方,望著附近趴在桌子上大睡特睡的魔族學生,心裡實在是有點……

 

「阿東,醒醒。」我偷偷的推了推身旁的他,不過他依舊不為所動。

 

「桑嵐,快起來。」我小心的伸出食指戳戳坐在我前方的桑嵐,但是她只含糊的說了句「別吵」,跟著換個睡覺姿勢後便不再理我。

 

我知道這種課程是很無聊啦,我自己也曾經打瞌睡過,不過,我沒想到他們竟然會全部睡著,而且有人還睡到打呼!那個傢伙就是剛剛跟我們拍胸脯保證,絕對會安靜上課的庫馬!

 

本來,生死學老師佯裝不在意,繼續專心的上著課,但是,打呼聲越來越大聲,甚至蓋過了他教學的聲音,最後,老師終於忍不住了!

 

「去去去!」他將書本放下,對我跟夜伢揮揮手。「去把他們叫起來!」

 

「好。」我跟夜伢連忙上前叫醒他們,有些人還迷迷糊糊的嚷著,要我們別吵他睡覺。

 

當他們好不容易一個個清醒時,庫馬大大的伸了個懶腰,很不高興的埋怨著我們。「唉喲!我剛剛做了一個很棒的夢耶!你們幹嘛叫我起來啊?」

 

「叫我起來做什麼?我又聽不懂,這堂課這麼無聊,拿來睡覺還差不多!」石頭人阿東也跟著叫道。

 

「對啊,你們人族的課一點也不好玩……」

 

他們這些話讓老師氣的頭上冒煙。「出去!既然覺得無聊就別窩在這邊!回宿舍去睡你們的覺!」

 

隨後,我們便被憤怒的生死學老師給趕出教室了。

 

「這老師的脾氣還真大。」被趕出教室的他們態度依舊輕浮,也沒多大的情緒反應,似乎對這件事情並不以為意。

 

「真奇怪,人類不是說自己是最有禮貌的種族嗎?」一名魔族學生不解的提問。「為什麼那個老師的舉動會跟我們魔族的老師差不多?」

 

斐洛聽見那人這麼問,冷冷的瞧了他一眼。「那是因為你們太頑皮了。」

 

「呃……」那名同學聽到斐洛的話,訕訕的笑了。

 

「最吵的就是你這傢伙了!」桑嵐狠狠的往庫馬的後腦杓賞了一巴掌。「一直打呼,吵的我睡不好!」

 

「這不能怪我啊!」庫馬無辜的摸著被打痛的後腦袋。「吃飽東西本來就會想要睡覺嘛!」

 

「……」我沉默的低著頭走在走廊上,附近教室的學生因為聽到老師的怒罵聲,紛紛探出頭打量我們。

 

好丟臉,這還是我第一次被老師給趕出教室!不過,要是他們再這樣繼續下去,我看,往後的這幾天,這種事情會成為家常便飯吧!

 

「下一堂課是文學課。」夜伢瞧了眼行程安排,隨即快步走向下一個點,一句話都沒多說。

 

「迪亞。」桑嵐拉住我的手。「夜伢他好像生氣了?為什麼?」

 

「呃……」我尷尬的對她笑笑。「你們剛剛對老師的態度不是很好,老師他很認真在教導你們東西,你們不應該打瞌睡。」

 

「可是那堂課真的很無聊。」石頭人阿東笨拙的搔搔頭。「我聽一聽就……睡著了。」

 

「切!是老師又怎麼樣!」庫馬不以為然的說道:「他看起來不怎麼厲害,我只崇拜最厲害的人。」

 

「生死學老師教的是思想、是文學方面的知識。」我向庫馬解釋著。「魔法跟武術方面當然不會像魔法老師跟武術老師那麼厲害。」

 

「妳的意思是說,他只會那些會讓人睡著的東西?他不會魔法?」石頭人阿東無法置信的望著我。

 

「不會魔法也可以當老師嗎?」其他學生也紛紛出聲詢問。「在魔界,別說是老師了,一般人要是不懂魔法可是會被取笑!」

 

「對啊!不會魔法的人就等於是廢物一樣!」

 

「……」無言。

 

他們這種想法會不會太偏頗了?那要是真的有魔族不懂魔法,他在魔界不就會被排擠?

 

「好了,大家靜一靜。」斐洛回想此他們這次來的目的,正經的對眾人說道:「我們這次到人界是要來學習的,上課的確不應該分心。」

 

「說的也是,要是什麼都沒學,回去之後一定會被其他人笑。」桑嵐一臉同意的點頭附和。

 

「好啦、好啦!以後不打瞌睡了。」庫馬不耐煩的答應著。

 

桑嵐臉上出現一抹頑皮的笑容。「以後的課程,要是打瞌睡就要被其他人處罰!」

 

「好!」其他人自信滿滿的答應。

 

 

-文學課-

 

因為先前已經訂下約定,上文學課的時候他們真的沒有睡著,但是,他們卻用魔法向其他同學惡作劇,先是庫馬施魔法將兩個女同學的頭髮綁在一起,害的我手忙腳亂的幫她們解救頭髮,其中一名女生還被氣哭了。

 

再來就是石頭人阿東,不知道是不是玩的太過高興,他竟然連續拍毀數張桌子,害的一些同學必須共用一張桌子看書。

 

而桑嵐雖然沒做什麼事情,但是,她那暴露的穿著卻惹的男同學無法專心上課,眼神不斷遊走在她身上。

 

斐洛獨自坐在角落處,大概每過兩、三分鐘就變出一群蟲子、老鼠、小魔怪……為了不讓上課情況變糟糕,我跟夜伢只好無時無刻盯著他,在他發動魔法時就立刻解除他的魔法。

 

好不容易捱到下課,我連忙帶桑嵐回宿舍,讓她換上一般女孩穿的衣服,然後再帶她到下堂課的教室上課。

 

儘管我跟夜伢一再叮嚀他們,要他們上課要專心,但是,他們似乎怎麼樣都聽不進去……

 

在調藥課程時,他們竟然調出一隻黏液怪物!那黏液怪物藉由吞食周邊的藥劑不斷長大。

 

「天啊!它吃掉了我剛調好的魔藥!」學生甲驚慌失措的尖叫著。

 

「它往我這邊蔓延過來了!」學生乙嚇的跳上桌子。

 

「全部出去,所有的人先撤出去!」調藥課的老師對學生們喊道。

 

所有的學生慌張的跑了出去,而魔族的學生們卻像是在欣賞一件有趣的玩具般,站在外頭樂的哈哈大笑。

 

「沒想到它能長這麼大!」斐洛像是很感興趣的觀看著。

 

「有沒有什麼辦法能阻止它?」我焦急的問道。

 

「有啊!」庫馬率直的笑笑。「不過我不想這麼早消滅它,我想看看它能不能擠滿這間教室!」

 

我真是不敢相信我聽到的話,他們怎麼可以……

 

「迪亞,來幫我一下。」夜伢快步衝向教室,我則是尾隨在他身後。

 

夜伢負責轉移怪物注意力,而我則迅速抓起架上的幾個藥瓶,將它們攪拌在一起後,迅速潑向黏液怪,黏液怪逐漸變小直到消失不見,但是教室卻被它弄的一團亂。

 

老師望著一片狼籍的教室,無奈的對我們揮揮手。「你們下課吧。」

 

「終於可以休息了。」魔族學生開心的喊著。

 

「今天真是無聊!」庫馬大大的伸了個懶腰。「我餓了!去吃東西吧!」

 

「走吧!」桑嵐上前勾著我的手。「我們去吃東西!」

 

我想,他們唯一不闖禍、不搗蛋的時候就是吃飯了吧!

 

學生餐廳內,每個人開心的吃著餐桌上的食物,愉快的說笑聊天,整個吃飯的氣氛熱鬧又愉快。

 

「人界的酒真是好喝!」桑嵐開心的飲盡杯中酒,隨即又為自己倒了一杯,她的雙頰有著明顯的紅暈,眼神也逐漸轉為迷濛,看樣子,她已經有點醉意了。

 

「夜伢,來!我餵你,嘴巴張開!」桑嵐用叉子叉起一塊雞肉遞到夜伢嘴邊。

 

「謝謝,不用了。」夜伢禮貌性的回拒。

 

「不管!我就是要餵你吃東西!」桑嵐任性的站起身,她走到夜伢身旁並且在他腿上坐下,雙手順是勾上他的脖子。

 

「抱歉,我的腿不是椅子。」夜伢冷著臉將她挪到一旁的椅子上。

 

「小氣,借我坐一下有什麼關係?」桑嵐不依的勾著夜伢的手不肯放開。

 

「這位同學,請妳自重點!」桑嵐的舉動引起喜歡夜伢的女生不滿,她們忿忿的出聲抗議。

 

「快放開妳的手!夜伢同學可不是妳的玩物!」

 

「不要以為妳有幾分姿色就想要色誘夜伢同學!」

 

「色誘?你們說我色誘他?」桑嵐輕蔑的笑了笑,她高傲而又挑釁的瞧著她們。「我只不過你們是他的誰?女朋友?妻子?」

 

「呃……」女生們愣了下,為難互看了眼,勉強找出一個不像理由的理由。「我、我們是他的同學!」

 

「哈哈!我還以為是什麼身份呢!」桑嵐仰天大笑幾聲。「不過就是同學嘛!感情的事向來各憑本事,要是妳們也喜歡他,我也不會介意,大家公平競爭,看看誰能得到他的心!」

 

「桑嵐,別這樣。」為了不讓她引起更大的紛爭,我上前制止她。「妳喝醉了,我送妳回宿舍休息。」

 

「我才沒喝醉!」桑嵐掙脫了我的手。「我不想回去,我還要玩!」

 

「妳別這樣……」我努力的想要抓住桑嵐,但是她的力氣卻大過我。

 

「我來吧。」天雲起身走向我,他拿出一個小瓶子在桑嵐鼻前揮了幾下,桑嵐隨即暈了過去,天雲在她倒下時及時抱住她。

 

「我先送她回去。」天雲將桑嵐背在背上,隨即轉身往外走。

 

見到天雲,我就想起麗莎相親的那件事情,我都還沒有機會跟他好好聊聊呢。「夜伢,請你等一下帶他們回宿舍,我先跟他們回去。」說完,我快步追了上去。

 

 

「請等我一下!」我對著走在前方的天雲喊著,聽到我的叫喚,他停下腳步回頭望著我。

 

「我……呃……」想對他說的事情太多,一時之間竟理不出個開頭來。「我是麗莎的朋友,很好的朋友。」

 

「我知道,麗莎寫給我的信上都有提到妳。」天雲溫和的對我笑笑,隨即又邁開腳步繼續往前走,我也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邊。

 

「妳應該有聽麗莎說過她要相親的事情了吧。」天雲開門見山的對我說道。

 

「嗯。」

 

「我希望妳能幫我勸勸她。」

 

「呃?」我不解的望著天雲。難道,麗莎已經跟他說過,她打算要拒絕的事情了嗎?

 

「我跟麗莎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我發現她好像不打算接受。」天雲沒留意我的反應,自顧自的說出他的觀察。「我是不清楚她在想什麼啦!不過,她如果嫁給王子,她會很幸福,這對她比較好。」

 

「可是她並不喜歡王子啊!」

 

「妳怎麼知道她不會愛上他?」天雲反問我。

 

糟糕,說溜嘴了,我總不能說是因為麗莎早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吧!「因為、因為……他們沒有見過面!」

 

「派斯王子是一個很優秀的人,我相信麗莎只要見到他,一定會愛上他!」天雲極有自信的說道:「我現在只擔心她不肯去相親,會找藉口推掉這門親事。」

 

不愧是麗莎的哥哥,還真是了解她……聽見這話,我也只能尷尬的對天雲笑笑。

 

「迪亞,妳是她的好朋友,一定會為她的幸福著想對吧?」天雲反問我,想從我這邊得到肯定的答案。

 

「嗯,我當然是希望她能得到幸福,但是……」我還想接著解釋時,天雲打斷了我的話

 

「那麼,要是麗莎不想去相親,請妳務必說服她去。」

 

要我說服麗莎過去?這可真是讓人頭痛。「如果麗莎見到王子,依舊沒有愛上他呢?」我試探性的問道。

 

「那麼我也不會勉強她,逼她嫁人。」天雲篤定的回答我。

 

有了他這個保證,我這下也才稍稍放心一些。

 

 

次日,魔族學生早上的課程是魔法課,我跟夜伢帶領他們到戶外競技台,當我們到達競技台時,竟然意外的見到麗莎跟希杰。

 

怎麼回事?麗莎跟希杰為什麼會出現在五年級的魔法課?我驚愕的望著麗莎他們。

 

由於我們都知道魔族學生的魔法天資較高,為了不讓實力懸殊太大,我們特地安排跟五年級學生一起上課,可是,為什麼三年級的麗莎跟希杰會出現在這邊?

 

『麗莎,妳跟希杰怎麼會到這裡來?』我私下傳心通術問她。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接到通知。』麗莎似乎也還沒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魔法老師突然說要我跟希杰來當他的助手,要我們順便藉這機會觀摩學習。』

 

『當助手?』這可就怪了,一般找來當助手都是更高年級的學生,怎麼會找低年級學生來當助手?

 

「我們還真是幸運啊!」當桑嵐見到麗莎時,她臉上出現一抹怪異的笑。「沒想到可以跟貝卡尊者的唯一弟子同班。」

 

庫馬聽到桑嵐的話也跟著笑了。「看來這堂課我們應該可以『學習』到很多東西。」

 

我一想到桑嵐他們初次見到麗莎的態度,不由得開始擔心起來,這堂魔法課,他們可能會找機會跟麗莎對打,可是……目前的麗莎,我不認為她有跟桑嵐她們抗衡的實力。

 

該怎麼辦?我要不要在他們開始打之前先將麗莎灌醉?至少這樣麗莎會比較有勝算吧……我頭痛的想著。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