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五行挪移!」我支手貼地,快速唸出咒語,腳下的影子迅速擴張,我整個人遁入影子裡,現身在會場的另一個角落。

 

呼……還好我有跟老爸學到逃跑的方法。勉強偷安的我,狼狽的抹去額上的冷汗。

 

還沒還的及喘口氣,一個黑影壟罩我,巨大的石臂朝我擊下,一道土牆在我前方現身,為我擋去對方的攻擊,滾滾沙塵中,明德爾現身在我身邊。

 

「有危險為什麼不召喚我們?」明德爾臉色極為難看的責問道。

 

「我、我忘記了。」我現在的腦袋可是昏沉沉的狀態,光是要應付攻擊就很困難了,哪還有時間想那麼多。

 

「看來,那藥還會讓妳失意。」一個巨型水球出現在我的左方,羽皇冷著臉批評道。

 

「反正,你們不用我召喚也能自己出現啊!幹嘛一定要我叫?」我埋怨的嚷著。

 

「契約規定。」羽皇簡短的回道。

 

啊哩?契約還有這樣的規定喔?我望著一左一右守護著我的精靈,我想,他們剛剛一定是在旁邊忍的很心急,一直到看見我有危險,他們才不顧契約的召喚規則,衝出來幫我。

 

「殺!」幾個黑衣人變身成魔物狀態衝向我們,精靈們連忙上前迎戰。

 

「啪!」一名全身綠色,手指頭是長長藤蔓的魔人朝我發動攻擊,一個沒留神,數條藤蔓纏住了我的手腳,我整個人被帶至高空。

 

好難過……不能呼吸了……對方勒緊我的脖子,手腳被制住的我根本無法掙脫,脖子好像快要被絞斷一樣的難受。

 

「喔嘎嘎嘎……妳就這樣死去吧!」對方發出奇怪的笑聲對我說道。

 

我反手抓住纏著手臂的藤蔓,兩道火燄自我手心往藤蔓蔓延開來,對方的藤蔓觸手被我燒斷,我整個人跟著摔至地面。

 

「妳以為那樣的小火就能傷了我?」對方被燒斷的藤蔓觸手再度生長,他跨著步伐緩緩向我走來。

 

沒辦法多做休息,我快速結起召喚印記,跟著,雙手用力往地面一擊,一個帶著面具、身穿盔甲的戰士從地面出現,戰士用著如雷電般的速度衝向對方,一刀便將他給劈成兩半,被刀口切開的地方冒出熊熊的火焰,往外燃燒,那人在火燄中發出慘烈的叫聲。

 

「這樣的大火,應該能殺你了吧。」坐在地上喘息,望著眼前巨大的火燄,我對那個已經燒成焦炭的人說道。

 

才想站起身,腳尖卻無法使力,殷紅的血透出了鞋面,看見這狀況,我知道,我的腳已經開始腐蝕了。

 

我勉強用手支起身體,還沒穩住身子,眼前就有數道刀影閃過。

 

「迪亞姐姐,刀!」希杰快速將我的長刀擲向我。

 

快速接下刀,轉身一個橫劈,那幾個攻向我的人就被我斬成兩段,同時,我也因為站不住腳,整個人又倒在地上。

 

「碰!」一個巨大的人影落在我前方,連帶引起地面震動。

 

「怎麼?是不是已經站不起來了?」斐洛像是在宣告我的死期般望著我笑笑。「蛇面曼陀羅的毒開始發作了吧?妳的腳……已經開始腐蝕了,對不對?」

 

掙扎的,我用刀撐著身體,逐步往後退,而斐洛見我這模樣,更是開心的放聲大笑。

 

「害怕了?想逃嗎?」斐洛瞇著眼睛,嘴巴更是笑的闔不上。「要是貝卡能看到這一幕,一定很有趣……真想讓她看到我凌虐妳致死的樣子……」

 

像是遊戲般,斐洛手邊聚起數根拇指粗的長針,他讓那些針一根根刺穿了我的腿,我痛的咬緊雙唇,死命不讓自己叫出聲。

 

「叫啊,怎麼不叫出來?」斐洛沒聽到我的慘叫聲,臉上的笑容收了些。「我要聽到妳的哀號!我要妳向我求饒!」

 

說著,他再度射出一些長針,刺穿我的左手,不過,我還是沒有順從他的心意,仍然努力撐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迪亞!」其他人見到我這模樣,紛紛想要上前救我,但是,包圍著他們的厚厚人牆,讓他們無法順利脫身。

 

「妳想要激怒我,讓我一刀殺了妳,好早點解脫嗎?」斐洛瞪大雙眼怒罵著。「我不會讓妳稱心,我要將妳的手腳砍斷,然後將妳囚禁起來,看著妳在蛇面曼陀羅的毒中死去!」

 

斐洛揮著右手化成的大刀朝我砍來,我連忙使出御風術飛到半空中,對著斐洛的腦袋一刀劈下。

 

「磅!」斐洛起刀阻擋,我跟他的力道僵持一會之後,便被他給打落在地上。

 

「我要先砍下妳的右手。」斐洛高舉著刀,一舉劈下。

 

當我以為這次已經躲不過時,一個黑影閃至我面前,自刀口下將我帶離,救我的人是賓客中的一員,他將我帶到距離斐洛較遠的地方,才將小心翼翼的我放下。

 

「幸好有趕上。」說話時,那人的額頭留下殷紅的血,嘴角露出一個微笑,隨後,他整個人便在我眼前倒下,他的背部出現一道又深又長的傷口。

 

他是因我而死的……望著倒在我身旁的人,看著他殘存在我手上的血,我腦中一片空白。

 

「礙事的傢伙。」斐洛朝地上啐了口,再度向我走來。

 

「迪亞!」夜伢從重重包圍中脫身,飛到斐洛面前,朝著他的胸口用力的砍下,一道長長的傷痕出現在斐洛胸前。

 

斐洛同時間將右手的大刀朝他劈去,勉強側身閃過的夜伢被他傷了左手,忍著痛楚,他快速退避到我身旁。

 

「又一個送死的。」斐洛胸口的傷再度癒合了,他快步的向我們衝來。

 

「你的對手可不是只有他們!」歐羅跟果力多從人群中縱身一躍,雙雙擊中斐洛的背部,但兩人也被一道強大的雷電劈倒在地。

 

「主人,你沒事吧?」庫馬拿著三叉戟,身邊放出強大的雷電,看他全身傷痕累累的模樣,想必剛剛也跟歐羅他們陷入了苦戰。

 

「去……本公子還以為剛剛已經解決你了。」身上冒著煙,像是快要被烤焦的果力多,從地上強撐著起身。「你這傢伙還真麻煩。」

 

「剛剛的力道太輕了。」歐羅同樣狼狽的從地上爬起,嘴上不饒人的笑道:「害蟲的生命力果然很強。」

 

「都要死了,還這麼愛耍嘴皮子。」庫馬再度對兩人放出雷電,強大的電流如同猛獸般襲向兩人。

 

「快躲開!」我心急的對他們兩人喊著,但他們卻動也不動的站著。

 

就在雷電近身之前,一條捲軸橫在兩人前方,如同圍牆般擋住那攻擊。

 

「嘿!看來我們回來的正是時候!」三藏的聲音在空中饗起,他們幾個人坐在魔王鯨身上,飛在我們上空。

 

「嘩!真是戰況慘烈啊!」姬望著被毀壞大半的禮堂,頑皮的吐了吐舌頭。

 

「來來來!先吃顆療傷藥。」三藏縱身一躍,跳到歐羅跟果力多身邊。

 

他笑嘻嘻的將藥丸遞給他們兩個,服下藥丸之後,他們身上的傷口迅速復原,精神狀態也變好了。

 

「嘿嘿!這藥丸一顆算你們三千金幣就好。」三藏眼中閃耀著金幣的光芒,興高采烈的道。

 

三藏……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我真是有點啼笑皆非的無奈。

 

「不給。」果力多乾脆的回答完後,便拋下三藏,再度衝向庫馬,接連對他展開攻擊。

 

歐羅沉默的望了眼三藏,然後才面無表情的道:「以後要是有人要我殺你,我會留你半條命。」

 

「呸呸呸!」三藏一副痞子模樣的扮了個鬼臉。「我的人緣這麼好,怎麼可能有人要殺我!」

 

「不想活的就上來!」狂迅速變回靈體模樣,靈刀在他手上出現,握著刀,他跳入黑衣人之中,興奮的打了起來。

 

「上吧!」我抓緊刀,準備加入戰鬥。

 

「別去!」站在我附近的賓客見我要起身迎戰,出手制止我。「我們中了毒,已經逃不了,妳還有希望,妳跟妳的朋友趁現在快逃吧!」

 

「是啊!斐洛他不是你們能對付的人物!」

 

「說白一點,這是我們魔界的事情,根本與你們人界無關,你們大可不必淌這渾水……」

 

聽到他們這番話,我拉開他們的手,冷冷的望著他們。「你們真的是魔族嗎?」

 

「妳……」他們被我問的愣住了。

 

「我老媽對我說過,魔族的人都很難纏。」站立困難的我,使出飛行術讓自己飄離地面。「因為,魔族的人寧可戰死,也不願認輸。」

 

「……」魔族人沒有出聲,他們臉上充斥著複雜的神情。

 

「我可以容忍妳受傷,但是,不准死。」夜伢飛到我身邊,警告的對我說道:「聽到沒?」

 

「這是強人所難吧?」我臉上出現苦笑。「你說的話比我還任性。」

 

「這是學妳的。」夜伢的視線直盯著斐洛。「那傢伙交給我,妳去處理其他人。」

 

「是……」知道現在我怎麼跟夜伢說都沒有用,我也只有無奈的朝那群黑衣小角色飛去。

 

說實在的,我握刀的手指其實已經沒什麼感覺了,這樣的身體狀況,就算只是應付黑衣人,對我來說也是很吃力的一件事。

 

「鏘!」才沒打幾下,我手上的長刀就又被打飛了。

 

「吼嘎嘎……」對方邊發出奇怪的聲響邊向我走來,那聲音聽來像是在嘲笑我一樣。

 

少瞧不起人了!就算沒有刀子,我也不會輸!才想朝對方轟出魔法攻擊,但是,頭上卻意外遭到一擊,我在倒地之前,勉強將手上剛聚起的魔法發出,將攻擊我的敵人擊退。

 

這一下打的還真重,頭好痛、好暈……我難受的伏在地上,血滴自額上滑落臉頰,聚在下巴低落。

 

「迪亞!」麗莎的聲音突然在我前方,她雙手聚起一個光彈,狠狠朝我擊來。

 

光彈越過我,直接往我身後衝去,一聲慘烈的叫聲在我耳旁響起,不用回頭看,我也知道,剛剛有人想偷襲我。

 

「妳的刀。」麗莎一個彈指,遠處的長刀就自動飛到我手中。

 

「妳怎麼能夠使用魔法?」接下刀子,我困惑的問。「妳不是有喝下那個酒?」

 

「不知道。」麗莎自己也是一臉不解。「我剛剛突然感覺到魔法恢復了。」

 

不只是麗莎,魔族的王室們也紛紛察覺身體的異樣,他們試探性的使出魔法,跟麗莎一樣,他們的魔力都恢復了!

 

「你們這群污衊王室的叛徒,準備受死吧!」一個個王室的人全轉成魔物型態,臉上露出要大開殺戒的笑容。

 

見到這情景的黑衣手下,也不甘示弱的紛紛變身成魔物,霎時間,禮堂成了群魔的聚會。

 

「感覺……好恐怖……」麗莎被這景象嚇白了臉。

 

「為什麼?」看著手下一個個倒下,斐洛無法置信的大喊。「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我在酒中下的藥,只是暫時封閉魔力的藥。」幽帝一個閃身便出現在斐洛面前,他朝著他的胸口中央刺入一根銀杵。

 

「你……」原本遭受到我們攻擊都無效的斐洛,從口中咳出一灘黑色的血。

 

「終於讓我找到你的死穴了,斐洛。」幽帝頭上的布條已經取下,額頭中央睜著銀白色的獨眼。

 

「白眼……伯伯?」見到熟悉的白眼,我後知後覺的喊出聲。

 

小時候,對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額上的白眼,就算有頭巾遮住,他的眼睛還是能夠看到很遠的地方,當頭巾拿下的時候,那眼睛不但可以看見被我藏起來的東西,還可以看到別人身上的「氣」,評斷對方的實力。

 

以前,白眼伯伯常常到我們家裡玩,一直到幾年前,他突然失去消息,那時候,我還擔心他是不是生病或遇到什麼事情了,後來奶奶跟我說,他正在執行一項重要的任務,沒辦法來我們家……原來,他是幫派斯王子當臥底啊!

 

「好久不見啊!」幽帝揮手對我笑著。「才幾年不見,妳就已經變成這麼漂亮的女孩子。」

 

「幽帝!你這該死的叛徒!」庫馬抓著三叉戟衝上前,卻被厄爾克跟桑嵐雙雙攔下。

 

「你們……」庫馬憤恨的跟他們兩人對峙著。

 

「意外嗎?」派斯扶起受傷的父親,對著被困住的兩人笑笑。「他們全是我派去接近你的人。」

 

哇咧?自己的手下反而是對方派來的人?現在這狀況還真像諜對諜!我們幾個全停下手,愣愣的望著這一切。

 

「你是怎麼發現的?」用著不甘心的語氣,斐洛厲聲質問道。

 

「還記得我小時候掉入『六獠絕谷』的那場意外嗎?」派斯開始敘述起過去的事情。「雖然我被救出之後,失去當時的記憶,可是,就在前幾年我又想起來了……將我丟入絕谷的人就是你。」

 

「丟入絕谷?」斐洛臉上出現嘲笑般的笑容。「不,我沒有那麼仁慈,我本來是打算一刀刺穿你的身體,解決你的小命,結果,你在閃躲攻擊的時候,自己不小心掉入斷谷。」

 

「這麼說,上天還真是眷顧我。」派斯不以為意的笑笑。「掉入六獠絕谷的人絕對是死路一條,而我卻意外的生還了。」

 

「束手就擒吧!」國王朝斐洛喊著。「我可以留你一條全屍!」

 

「哈哈哈……」斐洛突然放聲笑了出來。「真好笑,就憑你們也想打贏我?你們這些安逸慣了的貴族,恐怕連該怎麼戰鬥都不記得了吧!」

 

「抓住他!」國王一聲令下,所有人蜂湧上前,但是就如同斐洛所說的,每個人都制服不了他。

 

「漫天羅網!」三藏突然自半空放出數條捲軸,繞著庫馬跟斐洛團團捆住。

 

「繩˙華輪!」姬用粗繩在捲軸外圍,加強綑綁的力道。

 

「哼!幾條破布跟繩子就想纏住我們?」斐洛雙臂一個用勁,布條跟繩子就被他給震斷了。

 

去除掉布條跟繩子的兩人必沒有因此脫困,他們仍被近乎呈現透明的細繩給綁著。

 

「這……」望著身上的東西,庫馬大感意外的睜大眼。

 

「這應該叫做障眼法吧!」三藏笑著跟姬相互擊掌慶賀。「那些繩子雖然細,不過,要扯斷它可不簡單。」

 

「因為那是魔王鯨的繩子嘛!」姬同聲的附和道。

 

「沒想到,向來不管事的北方魔王竟然也出手了。」雖然處於弱勢,但斐洛臉上仍舊是笑著的。「用小手段傷人,還真不愧是魔王的作風啊!」

 

斐洛身旁的庫馬身上開始出現閃光,隨著光芒增強,庫馬臉上的表情也轉為辛苦,在幾聲東西撕裂的響聲之後,兩人身上的細繩應聲斷裂,樹枝狀的雷電自庫馬身上射出,逼退所有包圍住他們的人。

       

「主、主人,請你先後退幾步。」庫馬握緊手上的三叉戟,臉色有點蒼白的說道:「這些人,就交由屬下應付。」

 

「嗯。」斐洛也不多說什麼,逕自往後退了幾步。

 

「你用盡全部的力量弄斷本王的繩子,相對的,體內應該受了重傷。」魔王鯨緩緩飛到他面前。「你以為你的狀況還能戰鬥?」

 

庫馬竟然為了救斐洛,連自己的命都不要?我對庫馬的衷心程度大感意外,心底連帶對他起了佩服。

 

「我的生命不重要,只要主人安全就好。」庫馬臉上微微起了個微笑,嘴裡連帶咳出一灘血,手上握著的三叉戟也跟著掉落地面,但他仍強撐身體站著。

 

「你們都聽到北方魔王的話了吧!」國王高聲喊著。「他已經不能戰鬥了,快去抓住斐洛!」

 

當士兵想要衝上前時,庫馬快步橫在眾人跟斐洛中間。

 

「誰說我不能戰鬥?」庫馬臉上出現一種複雜的神情,他身邊的氣流開始產生不尋常的波動,一股奇異的壓迫感壟罩整個會場。

 

「事情有點不尋常……」派斯見狀立刻起了戒備。「大家小心點。」

 

「主人,很抱歉……」庫馬在準備就緒後,突然開口說出這句話。「往後我不能再為您效勞了。」

 

一股強大的魔法自庫馬體內放出,閃電、暴風、四竄的火焰充斥全場,挾帶著毀滅性的魔法掃向眾人,站在庫馬附近的幾個人,全成了焦黑的枯骨。

 

「可惡!」面對來勢洶洶的攻擊,麗莎迅速張出屏障想要擋下,但是那強大的破壞力卻將她的屏障給摧毀了。

 

「笨蛋!」魔王鯨迅速衝到麗莎前方,硬生生以身體攔下這一擊,同時,使用反擊魔法將那些攻擊全給擋了回去。

 

兩道魔法產生強烈的對抗,在一番較勁之下,庫馬的魔法被摩王鯨攻破,而用盡生命力的庫馬,也化為塵土消失在風中。

 

「魔王鯨!你怎麼了?」在一切平息之後,麗莎快步跑向魔王鯨,對戰過後的魔王鯨,一動也不動的癱倒在地上。

 

當我想要跑過去觀看魔王鯨的傷勢時,一個力量抓住了我的手臂,斐洛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想去哪?我跟妳的事情還沒完結。」

 

我驚慌的舉起拳頭朝他揮去,但手卻被他抓住,他將我的手一個扭轉,我的手就像是要被他給折斷一般,疼痛不已。

 

「放開迪亞!」夜伢快步向我們衝來,斐洛的身後突然出現一條尾巴,將夜伢給擊飛。

 

「走吧!」突然,我頭上腳下的被他扛在肩上,帶著我,斐洛快速衝離會場,追上來的夜伢跟派斯被遠遠拋在後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