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告欄】

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BY-SA 3.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


※所有重要公告都在「☆重要!必看!★」,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謝謝。

※小說嚴禁轉載,廣告留言必刪!

※不再幫忙看文,請見諒。(原因請見「重要!必看!」裡的「貓邏的碎念」)



連絡信箱:cats1016@gmail.com

貓邏的噗浪:http://www.plurk.com/aven791016


★出版:


10月13日:莎夏普拉瑪04


§ 活動記事 §

日期:2017年2月2~2月6日 動漫節
世貿南港展覽館

目前分類:黃泉之狩I-07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季薰閉眼嚥氣的一刻,洞穴裡突然揚起清風,繞著魈與季薰兩人打轉,蒼茫白霧突然湧現,將季薰團團包覆。

緩緩地,季薰的靈體脫離身軀,飄浮在白霧之上,就像是沉睡在雲端,七彩光芒自霧中穿透而出,化為古文字連結成串,纏繞在她身上。

「欣、欣飄起來了!」維德驚奇地看著眼前的情況。

幾秒鐘過後,季薰睜開雙眼,雙瞳中的金屬光芒更顯耀眼。

「欣復活了!真的活過來了!」維德開心的又叫又跳。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陷入昏迷的季薰,睡了幾天幾夜後才終於清醒。

一睜開眼,她便見到神色憔悴、滿臉鬍渣的魈坐在她身旁。

「醒了嗎?」魈語調溫和的說道:「妳還真會睡。」

「第一次見到你這麼頹廢的樣子。」季薰半開玩笑的揶揄。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夜晚的黑幕逐漸翻白,曙光照耀在馬車與包圍住他們的追兵身上,在一群大人之中,一名金髮男孩格外引人注目。

「在醫院鬧事的,就是你們嗎?」男孩以領導者的語氣質問。

「不是喔!」魈打哈哈的回笑,「我們只是路過的旅人,旁邊這位是我的妻子,後面車廂放著行李。」

「胡說八道!」其他守衛嗤之以鼻的反駁:「那女人是路易士帶回來的傢伙!」

「我有看到你們在醫院裡亂跑,還打倒我們不少人!」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天過後,深夜裡,季薰因一股孰悉的氣息醒來。

才睜開眼睛,就見到魈現身病床邊。

「嗨。」她笑吟吟的打招呼。

「嗨個頭。」魈伸手捏她的臉頰,「還說妳只是一些小傷?這樣子哪算是輕傷?」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往後的日子,路易士都會前來病房找她,大部分的時間,他都是安靜的坐著,不發一語的看著她,直到季薰受不了這份詭異的沉默,主動找話題跟他聊天,他才會有所回應。

似乎是因為工作的關係,路易士現身的時間很不一定,白天、深夜、傍晚甚至是清晨,無視季薰的作息,只要一有空,他就會前來。

每次現身,路易士總會披著黑斗篷,身上纏繞著的繃帶隨著時間慢慢拆除,不到一星期,他身上的燒傷就完全痊癒了。

「路易士,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一大早來吵我睡覺。」滿臉倦容的她,不滿的發著牢騷,「知不知道睡覺對病人來說很重要?」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錯的眼神。」路易士讚許著,眼底卻毫無情緒。

對上對方的目光,季薰背脊起了涼意,依照過往她跟其他人交手的經驗,她知道眼前的對手十分不好應付。

「我都已經報上名字了,妳還不打算自我介紹嗎?」對方催促著。

「……欣。」季薰隱瞞了真實姓名。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欣,妳說不對勁是什麼意思?凱他會有危險嗎?」維德擔心起好友的安危。

「別擔心,我會查清楚狀況。」季薰安撫著他。

「真的嗎?」維德燃起一線希望,「妳要怎麼做?」

「你知道那間醫院在哪裡嗎?」

若是知道位置,那麼她就可以潛入醫院找人。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是找不到她嗎?」坐在水色的房間裡,魈面露焦慮。

「訊號太微弱,要花點時間。」坐在床上,水色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視購物頻道。

得知季薰失蹤的消息後,魈立刻動員所有人脈找人,但卻一無所獲,季薰就像是在這個世界消失了一樣。

偶然間,他得知水色在季薰身上放了追蹤魔法,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他前來水色經營的咖啡館找她幫忙。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才稍微恢復精神的季薰,因為短暫的談話消耗了力氣,目送兩人離去後,她又再度昏昏沉沉的入睡。

隔天一早,維德與凱果然依約前來,叫醒了熟睡中的她。

「太好了,妳終於活過來了。」維德哭哭啼啼地,以寬大的袖子抹去眼淚。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可惡、可惡、可惡!」用力捶打著桌面,尚漓激動的大吼:「要是我們能夠早一點趕到,要是能夠再早一點,薰她、薰她就不會……」

「冷靜點。」夏契爾按住他肩膀,制止他的行動。

「要我怎麼冷靜?」一把拍開他的手,尚漓憤怒的回嘴,「薰她不見了!而且有可能永遠都回不來!」

「菜鳥!」伊恩抓著他的頭,往鋪著褟褟米的地板撞去,發出「碰」的一聲巨響。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唔……」望著陌生的環境,季薰心底已經有個底了。

緩緩地,在她視線正前方降下一個平面螢幕,特倫斯的臉出現在那裡頭。

「咯咯咯,早安。」他笑嘻嘻的道。

季薰並沒有太過訝異,早在那群異種出現時,她就知道有可能會見到他了。

「每次都玩綁架這一招,你不膩嗎?」她皺眉埋怨。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下午的工作行程,艾蒙照常前來東伶的工作場所報到。

「給妳。」他遞出一個紙盒。

「什麼東西?」季薰好奇的打開一瞧,發現裡頭有幾塊精緻糕點。

「飯店廚師研發的夏季甜點。」艾蒙拉了椅子坐下。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薰,妳在哪裡?』東伶的聲音突然傳來。

『我在陽台。』

『嗯,我這邊還要花一些時間才能離開,妳不要亂跑。』

『好。』

「那就走吧!」艾蒙笑嘻嘻的向她伸出手。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七點,國際名牌公司所舉辦的時尚派對,邀請了眾多明星、紳士名媛以及相關行業的人士,曾經多次為這家公司擔任秀場模特兒、拍攝宣傳照的東伶,也是被邀請的來賓之一。

佈置雅緻的派對上,聚集了眾多衣著出色、穿戴不凡的賓客,極具氣質的談吐,優雅的舉止與合宜的社交禮儀,在會場裡形成一種特殊氛圍。

真不愧是上流社會的社交場合,根本是不同世界嘛!雖然之前也曾出席過類似的場合,但,季薰還是不免對這樣的情景讚嘆。

跟隨東伶出席的她,身穿金星公司提供的小禮服,陪伴東伶周旋在各個賓客之間,整晚都在會場裡轉來轉去,一刻都不得閒。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該死的傢伙!可惡!說謊的臭大叔!』站在東伶拍攝現場的一角,季薰以傳音罵著魈。

隔天早上,魈的確來找她了……帶著東伶。

他將巴薩德對季薰的糾纏,以及加油添醋的說法跟東伶說了一遍,聽完那樣的遭遇,盛怒之下的東伶,命令季薰搬到他家中暫住,白天擔任他的助理,晚上跟著他回家,二十四小時滴水不漏的監控,讓她再也不能任意行動。

『都過這麼多天了,妳還在生氣啊?』魈語帶無奈的道。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匆匆忙忙的跑入佐‧司魂院,季薰先衝去魈住的闇宅找他,卻發現房內空無一人。

「真的離開了嗎?可是東西都還在……」她皺眉猜測,「不過逃亡的時候,直接走人也很正常。」

要換成是她要逃亡,她肯定只帶隨身物品,其他多餘的東西就直接留下。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才踏出側門,一台紅色重型機車就停在門邊,顏色與造型十分搶眼。

「來,上車吧!」巴薩德將掛在手把上的安全帽遞給她。

「你不用戴嗎?」接過手後,季薰這才發現他只有一頂安全帽。

「我有啊!」他指指頭上的牛仔帽。

「沒戴安全帽會被罰錢。」季薰往兩旁張望,試圖尋找販售安全帽的店家。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往後幾天,DA小組的成員就再也沒來找過季薰,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她也沒心思多想,光是命子丟給她看的書,就已經夠令她傷腦筋的了。

命子給她的書大致上分為兩類:「布陣」與「式神」。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可、可是我不喜歡喝黑咖……」尚漓面露難色,他向來討厭苦的東西。

「喝一口試試。」夏契爾不容他拒絕,臉上的笑容極度燦爛。

「呃。」見到這種微笑,尚漓的神情僵了僵,「可是我剛才就已經喝過……」他自己泡的難喝黑咖啡。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斜靠在客廳的沙發上,季薰百無聊賴的看著電視,電視節目每隔幾秒便被更換一次,手上的遙控器讓她按得發燙。

大大打了個呵欠,看看時間,不過是下午三點多,距離她午休的起床時間才過一小時左右。

現在的她仍在靜養期間,在身體還未完全康復的狀況下,她被東伶限制只能窩在家中,不能外出。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