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季薰閉眼嚥氣的一刻,洞穴裡突然揚起清風,繞著魈與季薰兩人打轉,蒼茫白霧突然湧現,將季薰團團包覆。

緩緩地,季薰的靈體脫離身軀,飄浮在白霧之上,就像是沉睡在雲端,七彩光芒自霧中穿透而出,化為古文字連結成串,纏繞在她身上。

「欣、欣飄起來了!」維德驚奇地看著眼前的情況。

幾秒鐘過後,季薰睜開雙眼,雙瞳中的金屬光芒更顯耀眼。

「欣復活了!真的活過來了!」維德開心的又叫又跳。

相較於維德的興奮,魈的面色卻十分凝重,在締結契約之後,魈這才記起某件事……

「季薰,我是誰?」他開口詢問。

「主人。」以平淡的口音,季薰面無表情的回道。

記憶果然消除了嗎?魈的心頭一震,心口彷彿被人緊掐著般難受。

雖然也有擁有自主意識的式神存在,但,大部分的式神都會被奪走意識、消除掉過往記憶。

該死!魈握緊拳頭,憤怒與懊悔情緒湧現。要是他早點想到這一點,就算會死在這裡,他也絕對不讓她這麼作!

「……以為我會這麼叫你嗎?色狼大叔。」突兀地,神情冰冷的季薰露出戲謔笑顏,「你想的美,就算成為你的式神,我也不可能叫你主人!」

「真是的,就算變成式神,妳果然還是很任性。」鬆開握緊的拳頭,魈恢復慣常的笑,「既然自願要當我的式神,就該好好順從我的想法,作些讓人感到高興的事情才對!」

「狀況反了吧?」跳下白霧,她嘗試活動手腳。「也不想想我是為了保護誰才會變成這樣,你應該要心存感激。以後記得每天早晚三炷香供奉我,初一十五別忘記多準備點供品。」

「胡扯什麼?當式神還敢跟主人要供品?妳未免也……」

「碰!」

正當兩人鬥嘴時,旁邊的水池突然傳出一聲巨響,水面遭到強大的衝擊,伴隨著巨響,水面濺起一層樓的水牆。

「不愧是L組織的戰鬼。」知道追兵來到,魈將維德拉到身後,「連登場方式都十分具有震撼力。」

「終於找到你們了。」當激起的水花落下後,路易士現身水池中央。

「呦!路易士,好久不見。」用著見到老朋友的語氣,季薰笑嘻嘻的走上前,「身體還好嗎?傷口復原了嗎?」

「妳……」路易士注意到地上的屍體,困惑的眼神在式神季薰與軀體之間來回游移。

「我死了。」季薰答的乾脆。「但是,為了跟你再打一場,我從地獄回來了。」

「是嗎?那可真是太好了。」紫色雙瞳露出晶亮神采。

不浪費時間,雙方迅速亮出自己的武器,同時朝對方發動攻擊,以肉眼難以辨識的速度,雙方激烈的來回攻防。

拳刃的刀鋒劃過季薰髮稍,切斷了她幾根頭髮,揮出的長刀攻擊落空,僅僅割破對方的衣角,短短幾秒間,雙方的武器便交鋒了十數次,交錯摩擦的刀刃,激迸出眩眼火花。

飛越至空中,季薰朝路易士的頭部用力一踢,以為可以將對方擊倒的攻擊,被路易士舉臂擋下,他趁隙抓住季薰的腳踝,用力的將她砸向牆壁,碰的一聲,壁面的岩石被季薰撞落些許。

晃晃發暈的腦袋,季薰起身朝路易士衝去,卻見到對方同樣朝自己衝來,緊急改變身體方向,兩人同時揮出武器,相互衝擊的力量將兩人震開。

短暫分開的兩人沒有多餘時間對話,雙方的心神都集中在交戰之中,分分合合的纏鬥數回,終於來到決定勝負的一擊。

分據水池兩端,調整氣息後,他們再度衝向對方,就在錯身的瞬間,兩人的激戰也到了尾聲。

「磅!」路易士面朝往水面倒下,撞擊出大量水花,轉眼間他便沉入水中,清澈的池水被他的血染紅。

「贏、贏了嗎?」維德無法置信的問:「欣贏了嗎?」

「呼~~好累。」極度疲憊地,季薰跌坐在地上。

「欣好厲害!」維德萬分崇拜的道:「動作好快,啪啪啪的就打倒他了!」

啪啪啪嗎?季薰回以苦笑。

外人看來也許她贏得十分輕鬆,但,實際上她卻打得極為辛苦。

變成式神之後,她的體力與速度都遠勝於以往,身子更是如同飛燕般輕盈,再加上靈力源源不絕的湧現……照理說她應該可以壓倒性的勝過對方,沒想到實際打起來之後,卻讓她用盡全力。

「他真是一個恐怖的人。」望著殷紅的池水,季薰語氣中透出讚嘆。

雖然贏了,可她並沒有獲勝得喜悅,反倒覺得自己輸了。

「誰叫妳不使用靈力?」魈上前將她扶起。「依妳現在的狀況,隨便放條火龍或劈個落雷,應該就可以擊敗他。」

「不要,那樣感覺好像作弊。」面對無法施展靈力的對手,季薰可不想用這種方式獲勝。

「戰場上誰還管妳作不作弊?能活著最重要。」魈不以為然的數落。「也不想想想我們的命可是在妳手上,竟然用那種放水心態作戰。」

「誰放水了?我剛才用盡全力耶!」季薰沒好氣的走向池邊,瞪著池水猶豫著。

「喂,妳想做什麼?」

「我果然……還是辦不到。」輕嘆一聲,她縱身跳入水中。

不一會,她抓著路易士浮出水面,將他拉上岸。

「還好,還有呼吸。」

確定對方沒有生命危險,季薰從玉珮中拿出藥物,將具有止血與療傷藥效的粉末撒在他的傷口上。

「為什麼妳要救他?」維德大感不解,「他是壞人耶!」

「我……」才要回答,後續的話卻被突然出現的馬蹄聲打斷。

狐疑地,眾人尋著聲音望去,馬蹄聲從旁邊的山壁中傳出。

「為什麼這邊會有馬車的聲音?」

正當維德好奇的想上前查看時,兩匹黑馬突兀地從山壁中出現,嚇了他一大跳。

「好、好奇怪的馬車!」張大嘴,維德滿臉驚奇的打量。

馬匹拉著的不是車廂,而是一朵巨型的黑色蓮花。

「這是川羯的……」看著眼熟的蓮花馬車,季薰瞪大雙眼。

花瓣的交疊處冒出紅色火焰,伴隨著花瓣開啟的動作,閃爍的火光灑出金色粉末。

「各位好。」穿著長袍的他自花中走下,「我接到委託,前來接你們回去。」

「他是你叫來的嗎?」季薰問著身旁的魈。

「不是。」

「請問是誰請你來接我們的?」季薰好奇問。

「委託者是誰有很重要嗎?」他回問。

「當然重要!」季薰可沒忘記他的收費標準,「我們坐上去之後,某個人的某樣東西就會消失了耶!誰知道你這次是要拿走器官還是什麼!」

「請放心,這次的酬勞並不會對委託者造成任何損傷。」川羯安撫笑笑,「只是一種知識上的交流罷了。」

「那我就放心了。」季薰鬆了口氣,「對了,我們可以先送這孩子到巴黎嗎?」離開之前,她必須先安置維德。

「可以,這也是委託內容之一,請幾位上車吧!」川羯邀請著。

聽到可以上車,維德第一個跑了上去,而魈則是抱起季薰的屍體,打算將她的軀體一併帶回。

正當季薰想上車時,身後傳來路易士的聲音。

「為什麼……要救我?」吃力的坐起身,他看著季薰發問。

「因為你也救過我。」

「就算這樣,我跟妳的立場還是沒有改變,下次遇見,我還是會跟妳對戰。」

「我知道,我也一樣。」季薰也有相同的想法,「不過我想我們沒機會再見面了吧?」

「為什麼?」

「我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季薰坦白的說道:「如果你想再見到我,要活很久很久,可能要一兩百年。」

「無所謂。」路易士不在意的回道:「時間對我來說,不是問題。」

「既然這樣,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們一起吃飯吧!」季薰朝他燦爛的笑著,「我請客。」

「約敵人一起用餐?我還是第一次接到這種邀請。」路易士嘴角微微彎起,紫色瞳孔中透出笑意。

「不是敵人,是對手。」季薰糾正著。

「對手嗎?」比起敵人,路易士比較喜歡這樣的稱呼,「我知道了,我接受妳的邀約。」

「我叫作季薰。」她報上了原先隱瞞的名字。

「季薰嗎?我會記住。」

無力繼續支撐身體,路易士疲倦的往後倒下,映入眼底的湛藍天空,如同他此時澄澈的心情。

「再見,路易士。」簡單道別後,季薰坐上蓮花馬車。

馬車很快就穿過山壁,失去蹤影,只剩下噠噠的馬蹄聲,一陣又一陣的傳入路易士耳中。

「下次見面要一兩百年啊……」

莫名地,路易士心底湧現焦躁,他第一次覺得,時間流逝的速度過於緩慢。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