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翼翼的放輕步伐,我們逐步接近萬雷之戟所在的區域,幸好在高台的空地外圍設有一圈矮樹叢,我們可以先藏身在樹叢後頭,觀察雷猙的動靜之後,再對它們展開攻擊。

此時,雷猙群分布在萬雷之戟的高台周圍,看那模樣應該是在警戒、巡邏。

「高台的四面各站著一隻雷猙,另外還有五隻雷猙沒有固定動線的巡視。」緊盯著前方的狀況,我將雷猙們分布的狀況說出。

「空中也有四隻在監視。」望著天空不甚明顯的身影,遙日對我提醒道。

「敵方數量不少啊……」我開始動腦想著進攻計策。

在這種敵多我寡的狀況下,進攻的方式就顯得格外重要了。

「要先解決空中的嗎?」遙日詢問著。

「不,先解決地面的。」我提出我的想法:「先叫暴雷將空中的雷猙纏住,然後你對地上巡邏的雷猙發動大範圍魔法攻擊,將它們重傷後,我再去給它們最後一擊。」

「嗯。」

談妥行動計畫後,暴雷立刻飛到空中引起雷猙的注意力,遙日也在這時發動大規模的魔法攻擊,而後我再出現,開場的一切完全依照計畫進行,只是我們很顯然低估了雷猙群的能力……

遭受魔法攻擊的雷猙,雖然遭受重創,失去一大半的血量,但,它們的反擊力量可沒有因此而減弱,就在雷猙群集體朝我們發動雷電攻擊後,我們三個瞬間成為亡靈。

「竟然不到一分鐘就被掛了。」飄在焦黑的屍體上頭,我感嘆的搖頭。

「嘎啦啦,真是好討厭的感覺啊~~」變成焦黑球狀的暴雷,一臉不甘願的嚷著。

「到地獄復活吧。」遙日直接要我選擇復活的方式:「到地獄重生會直接回到人物死亡的地方,我們就不用浪費時間跑來跑去。」

「嗯。」點頭答應後,我隨即選擇了系統提供的選項。

地獄的顏色其實就跟印象中差不多,沒有太陽或星辰的天空是昏黃色調,腳下的道路是淺灰色,道路旁邊是一個寬闊的水面,一顆顆白色大燈籠掛在高細的竹竿上,竹竿以相隔數公尺的距離一字排開,立在路面與水面的交界處

遼闊的水面上,飄浮著無數盞藍綠色摻雜的火焰,另外還有一層薄薄的霧氣繚繞,景象看起來頗為神秘。

不過,與其說這地方是地獄,不如說它是海邊吧!除了一望無盡的道路與海,這裡沒有其他建築物。

一艘飄著綠色火球的紙船停在岸邊,船上坐著一名化著淡妝,姿色極為嫵媚動人的女子。

纖細雪白的頸子帶著數條項鍊,豐滿的胸部僅圍著一塊布,下身則穿著略帶透明的波浪長裙。

「歡迎光臨地獄,我是地獄的引路使者,卡美娜。」她臉上帶著笑意,用著有些慵懶的語調說道:「可愛的小姑娘,妳是要進入地獄,還是要復活重生呢?」

她的手腕上佩帶十多個細框金屬手環,那些飾品因為她撩撥長髮的動作叮噹作響。

「復活。」我不假思索的回道。

「嘎啦啦,主人要復活!」暴雷同聲嚷著。

「復活費用需要三萬元。」

當我支付費用後,卡美娜伸出細白的手往岸邊一指,距離我十多步遠的地方,一扇金色大門從地面竄升,對稱的門扇往左右邊開啟,但,除了漂亮的七彩光芒之外,並沒有出現其餘的景物。

「從那扇門走出去,妳就復活了。」

正當我準備走向光門,遙日的身影跟著現身。

「喲?來了個小帥哥吶?」見到遙日,卡美娜的雙眼發光,身子也從船上移到岸上來。

「帥哥,我是地獄的引路使者,卡美娜,你叫什麼名字呢?」她雙手搭上了遙日的肩膀,身子也跟著貼了上去。

「遙日,我要復活回到地面。」遙日直接對她說出要求。

「哎呀~~難得來地獄一趟,你不想到處逛逛嗎?我可以當你的嚮導喔。」

卡美娜貼近遙日耳邊,像是在他耳邊吹氣的說道,手指還不安分的在遙日胸口上畫圈。

面對漂亮小姐的邀約,一般男生應該多少都會有點心動,但,遙日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不用了,我還有任務要忙。」

「真的不考慮?」卡美娜鍥而不捨的追問:「地獄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喔,如果你想找寶物,我也能帶你去……」

「抱歉,我在趕時間,請妳幫我復活吧。」除了態度毫不妥協之外,他的語氣更是冷淡至極,完全沒有任何感情。

欸?遙日的表現未免也太鎮定了吧?面對這樣姿色出眾的美女,她的胸部甚至貼在他的手臂上,他竟然一點臉紅的跡象也沒有?

『遙日,你的態度會不會太……平靜了一點?』我傳了密語給他。

『平靜?』遙日回給我困惑的目光。

『她跟你貼的那麼近,你……不會覺得尷尬嗎?』

『她是個NPC,又不是玩家。』遙日用他一貫的態度回應我。

『你的意思是說……因為對方是個NPC,所以對你而言,她跟機器人沒啥兩樣?』我猜測著遙日的想法。

『與其說她是個機器人,不如說她是個系統或者程式語法吧。』遙日更近一步的說明。

……好樣的。我真是無言可回了。

雖然對方是個NPC,可是她的擬真度可說跟真人沒啥兩樣,在這種真假混淆的情況下,遙日竟然可以在情感上,將她跟玩家清楚的做出區分,這、這是一種特異功能嗎?

發現對方仍然纏著遙日不放,不想在這邊耽擱時間,我朝他揮手道別。

「你們慢慢聊,我要先走了。」

「貓,等我……」

遙日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但我已經踏進了金色大門。

復活後,我還來不及看清楚眼前的狀況,眼前迅速掠過雷猙的身影,緊接著,身體便遭到雷電攻擊。

「哇啊──」

發麻而且灼熱與痛處交雜的感覺傳遍全身,我雙腳發軟的跪倒在地,雖然下一波攻擊被我及時用長劍擋下,但,這也只是讓我延長一些時間罷了。

「嘎啦啦,雷風暴!」為了保護我,暴雷朝雷猙群使出攻擊,將它們的攻擊目標引到自己身上。

面對雷猙群的攻擊,我跟暴雷拼命抵抗、反擊,最後還是難逃死亡的命運。

「嘖!又陣亡了。」

「嘎啦啦,可惡的雷猙!害暴雷又死翹翹了!」暴雷同樣氣憤的罵著。

朝雷猙群生氣的瞪了眼,我們再度跑回地獄復活。

「欸?你怎麼還在這裡?」

發現原本應該在我之後復活的遙日,竟然還留在地獄中,我真是大感納悶。

「我被她纏住了。」遙日一臉苦悶的回道。

卡美娜維持之前的姿勢,雙手環抱遙日的腰,頭枕在他的肩上。

「辛苦了。」我同樣朝他回了個苦笑。

「嘎啦啦,辛苦了。」

「她真是一個很麻煩的NPC。」遙日努力推開黏在他身上的卡美娜,快步躲到我身後,拿我當擋箭牌。

沒有辦法接近遙日,卡美娜不悅的瞪著眼,冷聲的命令道:「妳,讓開。」

「我要回去,請幫我復活。」沒有理會卡美娜的不滿,我對她說出要求。

「想要復活就往那邊走。」她伸手指向一直沒有收起的光門。

「不收復活費嗎?」發現她這次沒有跟我要錢,我不解的反問。

「將他留下來就行了。」卡美娜朝遙日拋了個媚眼。

「很抱歉,他必須要跟我一起走,我們還有任務要忙。」

「妳有任務是妳家的事,總之,他必須留下。」

真是個極度自我中心的傢伙……見到她這種蠻橫不講理的模樣,我也懶得多做理會。

「遙日,我們走。」我拉著遙日往光門走去。

「給我站住!」在卡美娜的聲音出現後,光門隨之消失。

「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准離開這裡!」卡美娜雙手插腰,一臉得意的笑著。

「沒想到地獄也有土匪啊?」我語帶感嘆的說道。

「真是個不講理的人。」面對這樣的狀況,遙日臉上難得出現了怒氣。

「嘎啦啦,任性、不講理!」暴雷同聲責備著。

「如果妳願意將他留下,以後妳來地獄我都可以讓妳免費復活。」卡美娜提出利誘。

「我不缺錢。」我乾脆的回絕了。「人我一定要帶走。」

「妳說什麼?」卡美娜睜著一雙美目,氣呼呼的罵著:「這裡可是我的地盤,妳竟敢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

「這裡是妳的地盤?」我唇邊勾起一抹冷笑:「我應該沒聽錯吧?妳不是說妳只是一個引路使者,怎麼現在妳變成地獄的管理者了?」

「呃,我的意思是說,在引路的這個區域是歸我管。」發現自己的說法有誤,她連忙更正。

「妳是負責帶人去地獄的使者,可是我們又沒打算去那裡,只是經過這邊而已,妳憑什麼扣人?」我朝她逼近了兩步,對她提出了質疑。

「我、我……」

發覺對方答不出話來,我繼續往下說道:「不過就是一個男生,為了他,妳竟然連復活費用都可以不收,妳知道妳這種行為已經是嚴重失職了嗎?」

「……」

「如果沒別的問題,我跟我的同伴還有任務要忙,請妳讓我們復活。」我再度提出要求。

「嘎啦啦,要復活!」

「不!我不要讓他走!」

卡美娜固執的搖頭,她起手一揮,幾隻由骨頭拼裝的骷髏人從附近的地面冒出,它們揮舞著長柄骨頭上綁著尖石,模樣看來像是原始人的武器,嘴巴不斷的一開一合,發出「喀喀喀」的聲響。

「最後一次警告,要是不留下他,我就殺了你們!」她蠻橫的朝我們宣戰。

「沒想到我竟然必須為了你跟NPC打架,」我笑著對遙日說道:「如果依照英雄救美的情形來說,我跟你的狀況好像顛倒了耶。」

「抱歉,我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遙日歉然而無奈的苦笑著,「晚點我會請程式人員調整一下她的個性。」

「不用啦!這樣的角色也挺有趣的。」我還是第一次遇到NPC的挑釁呢!

「不,她這種個性會造成其他玩家困擾,就像妳剛剛說的,她已經嚴重耽誤了我們的行程。」

「那又如何?」我豪不在意的笑著。「世界上本來就有很多不同個性的人,誰說NPC一定要處處為玩家著想?這種刁鑽的NPC也只有在零度才能遇到啊。」

「這倒是真的。」遙日為我最後所說的話點頭。「這種智慧型NPC,是我們的獨家專利,別的遊戲沒有這項程式,目前我們還在研究如何讓NPC更具有多樣性,如果能夠成功,肯定能為遊戲帶來更大的樂趣。」

真是個三句不離本行的人吶。聽到遙日滔滔不絕的發言,我真是無言以對。

「喂!你們討論完了沒有?要打還是要留?快說!」卡美娜催促我們給她答案。

「使用暴力是不好的行為,難道沒有別的解決方式嗎?」我試圖將局面導向和平方向,不想將時間浪費在打鬥上面。

「嘎啦啦,暴力是不好的,不要打架喔!」

聽到我的回覆,以為我這是在向她求饒,卡美娜得意的笑了。「怕了嗎?既然這樣,就別跟我搶男人!把他給我留下來。」

怕?這種形容詞好像不適合放在我身上啊。我感到好笑的搖頭,並將長劍拿在手上備戰。

「要打嗎?」見到我拿出武器,卡美娜隨即命令骷髏人發動攻擊。

雖然骷髏人的模樣看來嚇人,但,它們的攻擊力其實跟普通的狼群差不多,所以我大約只花了十分鐘,就順利的將骷髏人解決了。

「剩下妳了。」我緩步走向她,臉上保持著微笑。「我該從哪邊下手呢?手?腳?還是將妳那張漂亮的臉畫花?」

「妳、妳、妳不要過來!」卡美娜臉色蒼白的往後直退。

「不准動。」懶得玩這種你跑我追的遊戲,我對她命令著:「要是妳再往後退,我就把妳剁成肉泥。」

聽到我的威脅,她立刻停止後退的腳步,全身發抖的站著。

「那、那個……使用暴力是不好的行為,有話好說嘛~~」她用著快要哭出來的表情說道。

欸?這句台詞我之前才說過耶?「我也不想使用暴力,不過這是妳先主動挑釁的,不是嗎?」

「我、我知道錯了,您大人有大量,就饒了我這一次,我下次不敢再犯了。」

「求饒?也可以。」我將長劍的尖端抵在她的心口位置。「因為妳,我們的任務耽誤了不少時間,妳覺得應該怎麼補償我們?」

「嘎啦啦,浪費時間!要補償我們!」暴雷用激動的語氣嚷著。

「補償啊?這……」她為難的低下頭,神情不安的往心口上的劍端瞧了眼。

「以後你們到地獄來的時候,復活費我算你們半價?」

「半價?不對吧,剛剛妳不是說免費嗎?」我提醒著她。

「呃?可是那是……」

卡美娜才想開口辯解,不過,就在我對她投以帶有殺氣的眼神時,她臉色蒼白的低下頭,慌張的點頭答應。

「好、好吧,算你們免費。」

「然後呢?」我示意她繼續說下。

「啊?還、還有然後?」

「復活費免費是妳之前開的條件,既然剛才的談判破裂,妳當然要再重新追加一些補償吧!」

「還要追加,這……」卡美娜有點不情願的皺眉。

「快一點,別浪費我的時間。」我在劍端稍微施加了力道,她那細緻的皮膚隨即出現傷口,鮮紅的血滴從傷口處滑落。

「我、我給妳錢!我給妳十萬元!」

「我不需要錢。」

「那……漂亮的衣服?」

「不需要。」

「珠寶?首飾?染髮劑?玩偶?」

聽著她說出的東西全是裝飾性用品,我無奈的皺眉。

「妳難道沒有『實用』一點的東西嗎?像是武器、盔甲那類?」

「人家、人家只有這些嘛~~」她委屈的嘟著嘴,眼淚撲簌簌的掉了下來。「我看起來像那種喜歡武器的粗魯女生嗎?」

「粗魯?」我沒好氣的斜睨了她一眼,「妳是在說我嗎?」

「不、不是。」被我這麼一瞪,卡美娜隨即改了口。「我、我的意思是說,如果我是那種喜歡武術,會去鑽研武術的人,剛才我就不會輸的那麼慘了啊!」

「說的也是。」我同意的點頭,既然對方身上沒有我要的東西,我只好退而求其次。

「那就將妳身上的錢全交出來吧!」

「嘎啦啦,把錢錢全部給主人!」

「全、全部?」她不可思議的瞪大眼,臉上還殘留著未乾的淚痕。

「是的,全部。」我非常肯定的對她點頭。

「妳不是說妳不缺錢?」她向我提出抗議,漂亮的臉蛋氣得通紅,嘴唇更是噘的老高。

「我是不缺錢啊,可是妳又沒有其他的東西可以給我,沒辦法,我只好拿錢囉。」我回給她一個莫可奈何的表情。

「搶人家的錢還說的這麼委屈?妳這根本是惡魔的行為!」聽到我這種近似無賴的話,卡美娜氣憤的控訴著。

「嘎啦啦,不是喲!主人是強盜,這是搶劫!」暴雷更正了她的說法。

「強、強盜?」聽到我的職業,卡美娜臉上再度出現驚訝神情。「妳、妳、妳竟然搶劫搶到地獄來?難道那些活著的人都是乞丐,沒有東西可以給妳搶?」

「話可不是這麼說,既然我已經都來到這裡了,不順便搶個東西當做紀念,有點說不過去嘛~~」我用極為輕鬆的語氣,笑嘻嘻的回答道。

「……怎麼會有妳這種亡靈啊?」卡美娜像是極為挫敗的伏在地上,身後還飄出一片象徵沮喪的陰影。

「貓,能夠免費從地獄復活就已經是很好的優惠了,其他的東西就算了吧。」不知道是不是覺得卡美娜被我欺負的太慘,一直不作聲的遙日終於開口為她求情。

「親愛的遙日先生,你真是個大好人,」卡美娜感動且感激的望著他,眼睛更是發出燦攔無比的閃光。「今日的恩情,往後我必當做牛做馬回報,往後您如果要遊覽地獄,儘管跟我說,我將會是您最衷心的僕人、最佳的嚮導。」

「等等。」我制止了她的話。「就算妳要做牛做馬,該回報的人也應該是我吧?畢竟這是妳跟我之間的談判不是嗎?」

「我才不要!」卡美娜臉色蒼白的拒絕了。「像妳這種壞心腸的人,一定會很惡毒的虐待我,讓我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與其這樣,還不如讓我死了算了,我、我要去自殺……」

「妳以為死了就可以脫身嗎?」沒有理會她這種哭鬧的模式,我還是保持著平淡的表情跟語氣。

發覺我沒有因她的態度心軟,她隨即換了個態度,轉而趴在地上哭訴:「我好可憐、我的命好苦啊~~堂堂一位地獄引路人竟然被亡魂欺負,這世道還有天理嗎?公平與正義在哪裡?我的英雄、我的王子怎麼還沒出來救我?」

「貓,妳別再捉弄她了。」遙日輕嘆了聲,隨即拉著我的手往光門走去。

在踏入光門之前,我又回頭對卡美娜提醒道:「我們等一下還會再回來,要是妳不希望被我騷擾,妳就讓這個光門開著。」

「好、好,這個復活的光門永遠為你們而開。」卡美娜連連點頭後,隨即跑回船上,指揮小船離開。

 

有了之前被雷猙偷襲的經驗,復活之後的我立刻舉劍防禦,將埋伏在附近準備攻擊的雷猙擋下,暴雷也在對手出現防備空隙時發動攻擊。

「遙日,這邊我先擋著,你準備魔法陣!」我朝正在開槍射擊雷猙的遙日喊道。

「不行!」遙日一口回絕了。「發動魔法陣少說也要十幾秒的時間,雷猙數量太多,妳一個人應付不來。」

「不行也要賭一下!」我朝他喊了回去。「其他雷猙開始往這邊過來了,要是被它們圍攻,我們還是一樣會死!」

「嘎啦啦,遙日快!」暴雷催促著他。

遙日輕嘆了口氣,就在他將手槍轉成權杖準備匯聚魔法時,雷猙也同時包圍住我們。

儘管我跟暴雷拼命攔下它們,但最後還是難逃死亡的結果。

「這方法行不通。」站在復活的光門前,遙日朝我嘆氣。

「時間太少了。」我苦悶的回道:「如果我能爭取多一點的時間,應該就會成功。」

「要不要改用各個擊破的方式?」遙日提議著。

「很難吧。」我對這方法實在不是很看好。「它們移動的速度很快,可能我們一隻都還沒解決,其他雷猙就會衝上前把我們打死了。」

逐一追殺的方法,只適合用在移動緩慢的怪物上啊。我再度嘆氣。

「如果能再多幾個人幫手,就會順利多了。」遙日為此輕嘆了聲。

「現在說這些已經來不及了。」我朝他聳肩回道。

剛開始我也曾經想要找人過來幫忙,但是在我瀏覽好友名單時,卻發現名單裡的朋友竟然全都不在線上!這種巧合只能說是天意啊……

「這裡應該會有其他玩家吧?」遙日將希望寄託在路過的陌生人身上。

遇到其他玩家的機會當然是有啦!不過……從剛剛到現在,我好像沒見到任何一名玩家耶!

「祈禱吧!」我只能這麼回答他。

「嘎啦啦,祈禱,暴雷會祈禱喔!」暴雷興沖沖的開始說道:「萬能的天神啊,請賜予暴雷神奇的力量,讓暴雷代替神明懲罰那些萬惡的怪物,危害世界和平的邪惡份子……」

「……」無言。這是哪門子的詭異祈禱詞啊?

然而,暴雷的祈禱似乎真的發揮了效用,就在我們又陣亡了幾次,沮喪的坐在屍體上,沒有心情再回到地獄復活時,一個人影突然從草叢中現身。

「欸?」見到我跟遙日的慘狀,對方先是愕然的輕喊了聲,隨後便拋出了還魂符為我們復活。

「小心!」發現雷猙出現在對方身後伺機偷襲,我緊張的朝對方喊著。

然而,我這聲提醒顯然是多餘的,既然對方會隻身前來這個地方,也就表示他並非泛泛之輩。

那人手上迅速出現一對鑲著深綠色邊框的斧頭,在雷猙準備發動攻擊的瞬間,便快速將它砍成了兩半,隨著他揮舞斧頭的動作,空中劃出了漂亮的淡綠色軌跡。

沒有多做停頓,在其他雷猙衝向他的時候,他動作靈巧的將斧頭在手上轉了數圈,雙斧在他手邊形成了兩個金色光圈,雙手往前一甩,數個光圈朝雷猙衝去,將它們一隻隻擊殺。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攻擊都可以成功奏效,光圈的攻擊有所遺漏時,他的寵物──一隻縮小版的翼手龍,將會飛撲上前,用牠的利爪與尖牙為主人收拾殘局。

「好強……」我驚訝的讚嘆著。

我跟遙日聯手都應付不了的雷猙群,他竟然花不到幾分鐘就解決了,難道他是上天派來幫助我們的人?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