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葉月分手後,我們依循地圖上的指示,很快就找到了「藏書塔」。
那是一棟很高、很高、很高的建築物,建築物的造型很奇特,像是積木一樣,由一塊塊的方形層層往上堆高,但,那堆砌的方形卻不是整齊往上排列,而是以左邊突出一塊、右邊多出一些的方式,交錯堆疊,建築物直入天際,頂端被朵朵白雲遮蔽,看不見它的盡頭。
「嘎啦啦,好高、好高。」暴雷用不知是開心還是訝異的語氣嚷著。
「希望裡面有電梯……」這是我看到藏書塔時,腦中唯一出現的想法。
我可不希望在裡面爬樓梯爬到腿軟吶!
「進去吧。」沒有任何反應,遙日只是淡淡的掃了建築物一眼,隨即往門口走去。
才跨過藏書塔的門檻,我們耳邊隨即響起細碎的聲音,像是嘰嘰喳喳的談話聲,又像是書頁翻動的聲音,這些聲音沒有持續很久,幾秒鐘之後便消失了。
藏書塔就像它的名字一樣,除了書與書櫃之外別無他物,這裡頭隔絕了大多數的陽光,一切景物被昏黃的色調籠罩,少了陽光的溫度,這裡頭的溫度也比外頭低上一些,有點涼,就像是立於樹蔭下的舒服溫度。
「請問有人在嗎?」站在入口處,遙日朝裡頭喊著。
他的聲音在出口後,在空蕩蕩的房間內起了迴響,細小的回音從四面八方傳回。
「嘎啦啦,有人在嗎?」學著遙日的動作,暴雷在他的聲音結束幾秒後,也跟著開口喊道。
他們喊出的問題,屏除回音後只剩下一片靜寂。
「我們有事情想要找清文先生,請問他在嗎?」遙日鍥而不捨的繼續發問。
說出對方的名字後,先前聽到的紛雜聲音再度響起,這次的音量比之前還要大上許多,也在雜音趨於明顯後,我這才聽出聲音是從附近書櫃上的書籍發出。
這些書……是活的?我盯著書架上排排放置的書本,心中起了不確定的質疑。
察覺到我注視的目光,書本像是要展示它們的存在般,紛紛離開它們原先的位置,像是小鳥拍動翅膀般,翻著書頁在空中飛翔,繞在我們身邊群起飛舞著。
「抱歉,我正在忙,無法離開,請你們到上面來吧。」一個有如金屬般清亮的男子聲音傳來,從入耳的聲音聽來,對方應該是一個很年輕的男生。
對方就是我們要找的人嗎?聽到這個好聽的聲音,我開始期盼見到聲音的主人。
「請問你說的上面是指哪裡?」遙日朝聲音的來源喊了回去,他想要知道更加確實的地點。
停頓了幾秒,那個聲音才又再度出現。「請稍等一下,我讓書本帶你們過來。」
讓書本帶我們過去?本以為對方是要我們跟著書本走,但,那些書籍只是不停在我們身邊打轉,完全沒有領路的意願。
就在我們為此感到納悶時,兩本像方毯一樣的大型書本降落至我們面前,在翻開的空白書頁上,寫著「請坐上來」幾個毛筆字。
等我們坐定之後,書本載著我們緩緩往裡頭飛去,在建築物的底端牆面,出現一個長方形的通道口,裡頭是通往其他樓層的樓梯。
沿著樓梯往上飛行,整個通道是採螺旋式設計,沿著建築物外圍一圈圈往上攀爬,在不知道繞了幾圈之後,我們終於飛出通道,進入了某層的房間。
房間地板以及牆面是用青色大石拼裝而成,地板上頭鋪著米色地毯,陽光從鑲在牆上的圓形窗戶照入,為這個房間帶來光源。
房間裡頭除了書之外,還有幾組玩家群聚在這裡,他們和我們一樣搭乘著書本,在各個書櫃中穿梭,安靜的空間中,他們相互討論的對話聲顯得格外清晰。
「我找到第一集了!」
「太棒了,現在就剩下二、三、七、十一……」
「可是這一層已經都找過了耶,會不會在別的樓層啊?」
「有可能。」
「欸?還要在往上找啊?」
「之前就跟你說過這個任務不容易完成,現在知道辛苦了吧!」
一群人經過鬧哄哄的討論之後,又紛紛飛往別的樓層,繼續尋找任務所需的物品。
在進入房間後,載著我們的書本改採低姿態飛行,我們穿過了幾個書櫃,來到房間的最裡層,前進的動作在一名男生身後停下。
男生背對著我們,坐在一本巨型的書本上頭,他的手上拿著幾本書,在書櫃前方漂浮移動,專心為書本尋找合適的位置放置。
「請問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將手上的工作結束後,對方回過頭來,正視著我們。
對方有著一張娃娃臉,單眼皮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跟紅潤的嘴唇,這些五官讓他看起來像個小孩,除此之外,他的額上還多了一隻獨眼,那眼睛的顏色跟其他正常眼睛不同,是鮮紅如血的色調。
「我們想要向你請問心魔的事情。」知道對方的身分後,遙日隨即說出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
「葉嵐被心魔控制了啊,這還真是糟糕,他可是我最喜歡的學生吶……」雖然嘴上說的苦惱,但他臉上的表情卻極為輕鬆,唇邊還浮現一抹淡笑。
「請問你有對付心魔的辦法嗎?」遙日緊接著追問。
「有。」清文很乾脆的點頭回答。
「太好了!」我開心的歡呼了聲,心中忐忑的大石也隨之放下。
正當我們安靜等待他說出解決方法時,他卻只是換了個坐姿,盤坐在書本上,雙手拖著下額,像是在欣賞什麼般朝我們笑著。
「嘎?」不明白為什麼談話會突然中斷,暴雷困惑的發出一個單音。
「請問解決心魔的方法是什麼?」見到對方沒有繼續往下說明,我只好再度開口詢問。
「你們想用什麼交換這個情報?」他反問我。
交換情報?可是……「葉嵐是你的學生,你……」
「身為他的導師,我應該盡的責任已經完成了。」清文用蠻不在乎的態度回應道:「當初他說要出外訓練自己時,我就已經勸阻過他,只可惜他不聽勸,今日的後果是他自己造成,難道你們認為,我必須要擔負他被心魔附身的責任?」
「我們並不是說要你負責,只是想要請你幫忙而已。」我向他澄清著。
「這是葉嵐自己作出的決定,他必須承擔選擇之後的後果,他犯了錯卻要別人幫忙解決,不覺得很可笑嗎?」
「可是他也不願意這樣啊!」我為葉嵐反駁著。「再說,看到別人有困難,如果自己有能力幫忙,為什麼不幫?」
「為什麼要幫?」清文用我的話反問我。
「當然是因為……」
正當我想開口時,遙日制止了我,示意要我別為這樣的事情跟他爭執。
「請問你想要什麼東西?」遙日直接切入重點詢問。
「你這麼問我,我真是覺得很苦惱。」清文狀似無奈的笑笑。「目前看來,我好像什麼都不缺吶。」
欸?一下要我們用東西交換情報,下一秒又說沒有需要的東西,他是在耍人嗎?
「要不,你們幫我想想,我該跟你們拿什麼樣的物品吧!」他將問題丟回給我們,並用一種期盼的表情瞧著我們。
清文提出的這種問題,就像是吃飯時,點菜的人不肯開口,只想要餐廳服務生猜出他想吃的餐點,無聊至極……
「不能免費提供一下情報嗎?反正你什麼都不缺,不是嗎?」不想中了他設下的圈套,我直接用他的話轉了個彎建議道。
「知識可是最寶貴的資源,怎麼可以免費提供呢?」他否決了我的提議。
「你有喜歡的東西嗎?」聽話的遙日,開始一一舉出物品:「像是書本、衣服,這類的生活用品?」
清文朝遙日搖頭笑笑,「這裡就是我的住所,我的生活很簡單,現有的一切足夠我使用。」
「嘎啦啦,點心?食物?」暴雷接著舉例。
「唔……」清文狀似思考的偏著頭,「我不怎麼挑食,水跟麵包就可以度過三餐,也沒有特別喜歡的食物。」
唉……既然遙日開了頭,我也只好跟著舉出物品。「你喜歡武器、防具、盔甲或是魔杖嗎?」
「抱歉,我並不擅長武術。」清文很婉轉的回絕了。
「裝飾品?玩偶……寵物?」遙日接著提出其他物品。
「很抱歉,我對這些東西沒興趣。」清文同樣搖頭。
「幫你清掃的僕人?」
「不需要。」
「錢?珠寶?」
「我不缺錢。」
接下來的時間,我們絞盡腦汁拼命猜想他可能感興趣的東西,中途還有其他經過藏書塔的好心玩家幫忙提供意見,不過,我們提出的東西,所得到的回應全是否定。
「我、我不行了。」我沮喪的趴在地上,全身的力氣因為說話而用盡。
我們到達藏書塔的時間是早上,而現在……外面的天色已經轉成黃昏了啦!
「呼……」遙日跟著坐在地上,他臉上同樣出現疲憊神情。
「嘎啦啦,暴雷好累、好累、好累。」暴雷像是洩了氣的氣球緩緩飄落,癱在我的身旁。
「欸?怎麼?你們都累了嗎?」清文維持著早上的坐姿,飄在空中望著我們。
「喂,老大啊,我們整整跟你耗了一天,至少你也該看在我們說的口乾舌燥、聲音沙啞的份上,幫我們這個忙吧?」我一臉哀怨的望著他。
「好吧……」他指揮著書本,緩緩降至地面。
「真的?你真的願意說了?」聽到他的允諾,我的精神跟著為之一振,快速從地上爬起。
清文朝我回了個詭異的微笑,雙手在空中畫著圈圈,在他的動作結束之後,空中出現了三個氣泡,裡面各裝著一杯漂著冰塊的清涼飲料。
見到飲料出現,我腦中跟著浮現一個想法。
「你剛剛說的『好吧』,該不會就是要請我們喝飲料吧?」我朝他苦笑著。
「是啊。」清文用極為燦爛的笑容朝我笑著,「好歹我是這裡的主人,既然客人口渴,我當然要準備飲料給你們。」
這個可惡的傢伙……在怒火狂飆上升的情況下,我直接將長劍架在他的脖子上。
「既然你對於身外之物全不重視,那我就用你的命來換你的情報吧!」我發狠的威脅他。「要是你不告訴我們對付心魔的方法,我就殺了你!」
要是換成一般人,面對我這種凶惡的口氣一定會嚇的直發抖,可是他卻還是保持淡定的笑容,一臉蠻不在乎的模樣。
「用我的命換取我的情報?這樣的買賣好像全是我吃虧啊。」他緩緩抬起頭,目光與我相對。「用這麼蠻橫的手段進行交易,難道這位小姐的職業是強盜嗎?」
「嘿嘿,你說呢?」沒有正面回答,我只是朝他回了個冷笑。
「依照妳所表現出來的殺氣與魄力,強盜這項職業可真是非常適合妳。」清文朝我點了點頭,說出不知道是褒還是扁的話。
「嘎啦啦,受到賢者清文先生的認可,主人獲得不良的職業『強盜』,力量增加四十點,聲望值扣一百點,職業等級:1。」
「欸?我不過是唬他一下,又沒有真的搶他的東西……」我無辜的嚷著。
竟然被扣了一百點聲望值,這真是損失慘重啊!
「只要能獲得賢者的認可,不管用什麼方式都算數。」遙日為我說明著。
嘖!算了,扣都扣了,以後再想辦法將聲望值補回吧!
「欸,既然知道我是一個強盜,那你還不快點將心魔的事情告訴我!」我學著強盜的蠻橫,粗聲粗氣的對他命令著。
「很遺憾,就算妳使用武力威脅,我還是不會就範,要殺妳就殺吧。」說完話,清文閉上眼睛,表現出一副從容就義的模樣。
「你以為我不敢殺你?」我瞪著眼,厲聲的質問道。
「不,我相信只要妳願意,妳可以豪不在乎的殺了我,」清文用肯定的語氣回道:「儘管如此,我的原則並不會因為妳的威脅而改變。」
「呵,真是個有骨氣的人吶……」我似笑非笑的望著他。
「貓,妳別太衝動。」遙日擔心的開口勸阻:「我們慢慢想辦法吧。」
「可是我們已經在這邊耗一天了,心魔什麼時候會出現我們也不知道,時間是很寶貴的耶!我……」
話說到一半,我腦中閃過一道光芒,我想,我知道該拿什麼東西跟他交換了。
收起武器,我隨手抓起飄在空中的飲料,喝了幾口潤喉。
「在你的觀念中,那些身外之物全都沒有價值,對吧?」我詢問著他。
「嗯,也可以這麼說。」
得到他的回應後,我繼續問出第二個問題。「你說你的知識是一項寶貴的資產,所以我們也要用同樣寶貴的東西跟你交換,你才會答應這項交易,我說的話正確嗎?」
「是的。」
「對現在的我們來說,時間是最寶貴的東西,」我說出了我的想法。「從早上到現在,我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在這邊陪你,這些時間應該足夠當成交易的條件了吧?」
聽完我所說的話,清文臉上浮現出一個微笑。「妳認為時間寶貴,那是屬於妳的認定,你們的時間對我來說,不見得具有相同的價值……」
「可是……」才想反駁,遙日卻早我一步回答了他。
「同樣的道理,你覺得你的知識珍貴,那也是你的認定,」遙日學著他的語氣說道:「如果不是因為我們有這個需要,你的知識對我們來說並沒有用途。」
「可是現在你們有這個需要,不是嗎?」清文沒有輕易就此妥協。
「這可不見得。」遙日不假思索的反駁:「有你的幫忙,我們會進行的順利些,要是你不肯幫忙,我們頂多就是多花點時間解決。」
「……」面對這樣的情勢逆轉,清文難得的沉默了。
發現他難得出現遲疑神色,我們也沒有開口催促,只是靜靜的等著回答,幾分鐘過後,他終於再度開口了。
「也好,我就讓你們提早離開吧。」清文一改之前的穩重模樣,露出孩子般的笑容對我們笑著,「真可惜吶,我本來想讓你們在這邊待上兩天,陪我打發無聊的時間。」
「欸?你是故意要拖延我們的時間?」我真是感到不可思議。
「抱歉啦!因為我這裡很少人會來,雖然這裡有很多書本陪我,但是有時候我也想找人說說話……」他的眼中流露出寂寞的神情。
發現他是因為想要人陪而故意刁難,我原先對他的不滿頓時轉成了同情。
「要對付心魔,就必須到『無寧峰』找一樣叫做『萬雷之戟』的武器。」清文在半空中徒手寫著文字,這些文字幻化成一把武器的形狀。
那是個長柄武器,武器的前端部分是四道月牙狀的刀片,每一個月形刀片上刻有像是某種古文字的東西,刀口鋒利且有閃閃金光遊走,在四面月牙的聚集處,突出一個十字型的矛頭,矛頭的邊緣呈現鋸齒狀,有點像是舊式鑰匙的模樣。
「萬雷之戟發出的雷電,可以鎖住心魔的行動,並且將它從葉嵐的體內逼出來。」清文向我們介紹它的功用。
緊跟著,萬雷之戟的圖案消失了,緊接著出現的是一隻長相奇特的動物。
它有一雙大大的眼睛,額頭鑲著一顆藍玉,小小的身體長著五條尾巴,背上還有對狀似蝙蝠的小翅膀。
「它是靈獸『雷猙』,專門負責看守萬雷之戟,」清文說出了動物的身分,並好心的叮囑了句:「它會發動雷電跟冰塊進行攻擊,你們行動時要多加小心。」
「好可愛。」見到雷猙作出眨眼、梳毛等等動作,我脫口稱讚著。
「嘎啦啦……」聽到我的稱讚,暴雷語帶委屈的望著我。「主人說雷猙可愛、主人說雷猙可愛……」
就這樣重複幾次之後,暴雷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欸?暴雷是怎麼了?」完全弄不清楚情況的我,只能錯愕的呆站著。
「妳的寵物吃醋了。」清文笑著回答道。
「因為我稱讚雷猙,所以它吃醋?」我推敲著原因。
「大概是擔心妳會收雷猙當寵物,不要它吧。」遙日接著解釋道。
「雷猙可以收來當寵物嗎?」
「可以。」
「不可以!」暴雷一邊哭一邊用緊張的語氣大聲嚷著:「主人不可以喜歡雷猙!主人要喜歡暴雷!不可以、不可以!」
「好好好,我知道,我不會收它當寵物。」我無奈的搖頭苦笑,從沒想過暴雷的醋勁竟然會這麼大。
「根據你們之前的描述,心魔大約需要三至四天養傷,你們必須在這段時間內取得萬雷之戟。」清文一邊提醒我們注意時間,一邊揮手招來了一隻毛筆。
「無寧峰在非常遙遠的地方,為了節省時間,我送你們過去。」
沒有使用紙張與墨水,清文拿著毛筆憑空畫著,清晰可見的墨線隨著他的動作出現,不一會,清文在空氣中畫出了一扇門。
「經過這道門,就會抵達萬雷鋒了,願上蒼保佑你們平安。」臨別時,他對我們說出了祝福。
我伸手將門把轉開,推開門,門外的世界不斷閃著雷光,轟隆隆的雷響不絕於耳。
向清文揮手道別後,我們穿過了墨線組成的門,來到了無寧峰的入口。
 
無寧峰的景物呈現深淺不一的藍色調,如同入夜之前的天色,土地是灰藍色,天空的顏色較土壤稍深一些,樹木的樹幹是深藍,葉子則是帶綠的淺藍……
在我們還在打量眼前的景色時,墨線門自動關上,那些線條像是冰淇淋一樣的融化,消失在土壤中。
「轟隆!轟隆!」
踏上這塊土地不過幾分鐘,我們就已經聽到十多聲雷鳴,暗藍色的天空不時出現金色閃光,雷聲忽遠忽近,一波接著一波的傳來,但,儘管連綿的雷聲聽來非常嚇人,我們卻不見任何一道雷電劈落。
「這裡的雷電只有聲光效果嗎?」我狐疑的問著。
雖然我不想要遭受雷擊,但是像這種純粹只有視覺效果的場景,感覺好像缺了鄰場感吶!
「雷電都被吸收到那邊去了。」遙日指向遠處的高峰。
依照一些不成文的慣例,特殊的寶物就會有特殊的場景陪襯,這種原則就好比民間傳說中一些聖人、仙人出生時,家裡必然會出現奇怪的景象一樣,所以見到那個雷電聚集的高峰之後,我們當然也知道那是在跟我們說:「這裡,萬雷之戟就在這裡,請到這邊來!」
進入無寧峰之後,沿途總會遇到不少怪物阻攔,雖然早已經習慣這種妖怪成群的情況,可是還是覺得它們很礙事啊!
不想被拖延太多時間,我們在解決完第十三批的怪物時,改為搭乘浮動部屋前進,遇到怪物群就加快速度衝過,讓它們無法絆住我們。
就在我們接近峰頂時,我們看到萬雷之戟立於一處高台上,高台的四個角落各放置著一個水晶柱,萬雷之戟與水晶發出足以媲美太陽的金色光芒,空中的雷電全往萬雷之戟的方向集中,被它吸收。
「真是壯觀的場面。」
才對面前的畫面說出一句評語,接下來我們便嚐到了天搖地動的震撼。浮動部屋遭到不明怪物的攻擊,產生劇烈的搖晃,待在裡頭的我們也跟著被晃得七暈八素。
「嘎啦啦,遭受攻擊、我們被攻擊了!」暴雷出聲警告著。
「撤退!立刻往後退一百公尺!」遙日快速對浮動部屋下達命令。
也就在我們退遠之後,偷襲我們的怪物才停止攻擊。
「剛才攻擊我們的是什個怪物,雷猙嗎?」遙日不解的問。
「嗯,大概有五、六隻在攻擊我們。」
在撤離的時候,我從浮動部屋所顯現的畫面上,看到了部份雷猙的蹤影。
「它們的移動速度太快,我只有看到部分殘影。」發覺狀況不如自己預期的容易應付,遙日的眉頭微皺,開始苦思計策。
雷猙的速度的確很快,不過,這樣的速度對我來說還不構成威脅。
「我去對付它們,你就待在遠處找機會發動魔法陣。」考量狀況後,我對遙日提議著。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遙日朝我回了個苦笑。
「暴雷,你就跟遙日在一起吧。」
「嘎啦啦,雷猙,咻咻咻的跑來跑去!」暴雷像是不想被看輕般,認真的對我說道:「暴雷也可以咻咻咻的飛!很快很快的!」
「你的意思是說,要跟我一起戰鬥嗎?」不太明白暴雷說這些話的涵義,我向它確認著。
「嘎啦啦,對!暴雷要跟主人一起!一起打雷猙!」
「那你要安靜一點,別被它們發現了。」我叮嚀的對它說著。
「嘎啦啦,好,暴雷不說話。」答應之後,暴雷便不再開口。
為了不引起雷猙們的注意,我們沒有再度搭乘浮動部屋,改由徒步移動的方式前進。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