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忙忙的跑入佐‧司魂院,季薰先衝去魈住的闇宅找他,卻發現房內空無一人。

「真的離開了嗎?可是東西都還在……」她皺眉猜測,「不過逃亡的時候,直接走人也很正常。」

要換成是她要逃亡,她肯定只帶隨身物品,其他多餘的東西就直接留下。

「嘖!真是的!」弄不清楚魈到底離開了沒有,季薰索性衝到玹澄楓的辦公室,向他問清楚狀況。

「魈?他去客人那邊談生意,找他有事嗎?」玹澄楓回問著。

「呃,只是想說好久沒見到他,還、還有他欠我薪水還沒給……」季薰尷尬的笑笑。

其實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突然的跑來,當她想到魈可能離開這裡,甚至一去不回時,她心底突然有一種莫名的惶恐,突然很想見他一面……

咦?我想見他?被這樣的念頭驚嚇到,季薰用力甩頭,試圖將那奇怪的想法甩開。

「妳……還好嗎?」見她說話說到一半瞬間變了臉色,又突然誇張的甩頭,玹澄楓有些擔心。

「沒、沒事,只是剛才好像有蟲子。」季薰敷衍的笑笑。「他什麼時候會回來?」

「不清楚,妳要不要打電話問他?」玹澄楓指指桌上的電話。

「沒、沒關係,薪水我改天再來找他拿,不打擾你工作,我走了。」季薰心虛的揮手道別。

一直到關上玹澄楓辦公室的門,季薰才沈重的發出長嘆。

事實上,她之前曾經打過電話給魈,可是對方連一通都沒接,非常徹底的跟她斷絕了聯繫。

如果是以前,她只要打電話過去,就算他在工作中有沒有接聽,不管多晚,他還是會回電,但現在……根本就是將她當成拒絕往來戶了嘛!

想到這種情況,一股鬱悶不由得湧上她的心頭。

低著頭,季薰沮喪的走出門口,才想轉身離去時,前方卻有人擋住她的去路,沒有抬頭,她只是反射性地往左邊移動,然而對方的步伐也跟著左移,沒辦法,她只好往右邊移動,可對方卻也跟上。

搞什麼鬼?不滿的抬起頭,她見到巴薩德的臉,極其靠近。

「哇啊!」沒料到對方還在,季薰被嚇了一大跳。

「嚇我一跳,妳叫那麼大聲做什麼?」巴薩德拍著胸口。

我才被你嚇到咧!季薰沒好氣的瞪他一眼,「你怎麼還在這裡?」

「等妳啊!」巴薩德笑嘻嘻的道。

「等我?」季薰困惑的偏著頭,「等我做什麼?」

「當然是要送妳回家囉~~」他指指停在對街的機車。

「不用了,我搭捷運回家。」季薰婉拒了他。

「咦?不用送嗎?那妳請我吃飯吧!我餓了。」他提出另一個要求。

「你不是才吃過?」她皺眉回問。

距離剛才他們離開麵館的時間,不過才過一小時而已。

「剛才我只吃到一半就被妳拉走了。」他哀怨的回道。

「改天吧!我想要回家。」

「真令人傷心,我好像是被人用完就丟的免洗筷。」巴薩德感傷的埋怨,「我擔心妳沒辦法回家,專程留下來等妳,妳不領情也就算了,竟然連一頓飯也不請?剛才可是妳說下次見面要請我吃東西的。」

「抱歉,但是我現在真的不方便……」她歉然的回道。

如果事情真是像她「假設」的那樣,現在她的附近說不定有L組織的人,如果被人看到她跟巴薩德太過親近,說不定會害了對方。

「我不管。」拉住季薰的手,他任性的要求,「要嘛讓我送妳回家,要嘛請我吃飯,二選一。」

「喂,你不要這樣,我真的必須離開。」見到對方突然變成心智退化的無賴小孩,季薰真是感到頭痛不已。

「既然妳沒辦法決定,那就我作主吧!我們去吃晚餐。」巴薩德硬拉著季薰走向機車。

「哪有人這樣的?我真的不能去……」季薰想掙扎,對方卻將她抓得老緊。

「妳在這邊做什麼?」突兀地,魈的聲音傳來。

「魈?」

沒料到他會在這時候出現,季薰訝異的一愣,卻在這同時,巴薩德突然用力將她一拉,沒有防備的她就這麼摔入他懷中,被對方親密的抱住。

「我們要去吃飯。」摟著她的肩膀,巴薩德直視著魈,揚笑回道。

「是嗎?」魈的目光移到季薰身上,神情淡漠。

那、那是什麼臉啊?幹嘛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季薰被他盯得全身不自在,雖然對方什麼話都沒說,可是她總覺得魈在譴責自己的行為。

「吃完晚餐之後,我們應該會去看夜景談心,然後我再送她回家。」

「這樣啊?很豐富的行程。」

「才不是!」用力將巴薩德的手甩開,季薰自他懷中掙脫。「誰說要跟你去吃飯?我說我要回家你是沒聽懂啊?」

「這麼生氣做什麼?」兩手一攤,巴薩德無奈的笑笑,「好吧!既然今天沒心情吃飯,我送妳回去就是了,乖乖,別氣喔~~」他像逗弄小狗一樣的摸摸她的頭。

「不……」

季薰才打算怒罵對方將自己當寵物對待的行為,魈的回應卻早了她一步。

「不用麻煩。」伸手將她一拉,他將季薰拉到自己身旁,「我送她回去就好。」

「怎麼會麻煩?一點也不……」巴薩德想再度拉回季薰,卻感受到一股龐大的壓迫感,逼得他收手。

沒有任何動作,魈只是沉默地望著他,臉上掛著無害的微笑,但緋紅的雙眼卻透出沈重怒氣,強大的氣勢如同高聳、堅固的屏障,將巴薩德隔開。

「幹嘛露出那麼恐怖的眼神?」巴薩德一臉無辜的笑笑,「你擔任她的護花使者就讓你送吧!小貓美女,我們改天見。」

巴薩德朝季薰拋出一個飛吻,隨後便騎著機車離去。

直到對方遠去,魈鬆開摟住季薰的手,轉身走向街道另一頭,而季薰則是呆愣的站在原地。

「發什麼呆?」發現她沒有跟上,魈回過頭來,「我的車子停在那邊。」

「你真的要送我回家?」她還以為那只是魈用來敷衍對方的話。

「妳不想嗎?」魈反問。

「我沒有……」

既然是你自己要載我,幹嘛臭著一張臉啊?好像一副很為難的樣子,那麼不情願就不要理我啊!季薰很想這麼朝他大吼,可是當她對上魈的目光時,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是默默跟上他的步伐。

為什麼……要露出那麼複雜的表情?低著頭,她苦思不解。

她從魈的眼中讀到了悲傷、無奈、壓抑等情緒,好像有一種很沈重的枷鎖框住他,悶得令人難受,彷彿快要缺氧。

回家的路上,兩人始終保持沉默,這樣的氛圍延續到季薰家門前……

「晚安。」待季薰將安全帽還給他之後,魈隨即準備離去。

「等、等等!我有話要問你!」季薰拉住他的衣袖,但卻被一股細微的氣息掃開手。

要是就這麼讓他走了,以後可能再也沒有機會……情急之下,季薰拔走了插在車上的鑰匙。

「還我。」冰冷的語調傳來,帶著命令式語氣。

「除非你聽完我的話,不然不還!」季薰死抓著鑰匙威脅。

「……」無語的從機車上起身,魈面無表情的望著她。

「你、你想幹嘛?想將鑰匙搶回去嗎?我絕對不會給你!」雖然被他嚴肅的神情震懾了,但她沒有退避的打算。

挪開視線,魈一語不發的轉身離去。

他要走了?發覺魈直接拋下機車,改用步行的方式離開,季薰三步併兩步的追上前,攔住他的去路。

「你想要逃嗎?」張開雙臂,她目光炯炯的質問:「將我牽扯進去之後,你想逃跑嗎?」

「……」張著嘴,魈似乎有話想說,可最後還是將話嚥下了。

側身一閃,他極輕易地就越過了季薰的防守。

「你!」

發覺魈一眨眼就繞過自己,季薰連忙轉過身,試圖拉住他的衣服,然而,伸出的手卻撈空了,連衣角也沒碰到。

為了不讓她繼續糾纏,魈在街上設下一面屏障,藉此攔住季薰。

「你這個膽小鬼!逃避不能解決問題,你不知道嗎?」隔著屏障,季薰朝他的背影大喊:「就算你離開了,事情也不會因為這樣就解決!」

儘管季薰滔滔不絕的喊著,魈離去的腳步還是沒有停下。

「就算我被L組織盯上又怎樣?反正這是遲早的事!就算沒有你,我跟特倫斯也還是會碰上,因為他是殺死我爸媽的兇手,事情的結果還是一樣!」

「也許你會覺得你連累了我,但是我不這麼認為,也許你認為我待在你身邊會有危險,可是我被L組織當成目標,總比小彌或是其他人被抓去當人質還好啊!至少我有能力反擊,如果換成小彌,她肯定嚇死了不是嗎?」

「魈!你給我站住!我說了那麼多,你連一句話都不回我嗎?」

大口喘著氣,季薰喊得精疲力竭、滿頭大汗,對方卻連回頭看她的意願都沒有。

「混蛋魈,死沒良心的大叔,停下來聽我說話是會死嗎?」她憤怒的握緊拳頭。

「我、我討厭你!你這個愛亂吃豆腐的色狼,不負責任的傢伙!隨便就拋棄我離開的冷血動物,大笨蛋!」

滿腔的怒氣越罵越無力,季薰頹然坐在地上,淚水自眼眶滑落。

似乎,不管她用什麼方式,她都再也喚不回、留不住他,一股焦躁而又無能為力的無力感盈滿她心口。

「為什麼要離開?」跪坐在地上,她哀傷的泣訴,「我又不在乎這些事情,雖然會覺得害怕,可是……我真的覺得沒關係啊!」

背對季薰遠去的魈,雖然沒見到她的淚水,卻因她的悲傷逐漸緩下離去的速度。

對不起。魈在心底對季薰說道。

將她捲入這場紛爭、殺死她的雙親,這些全讓魈有著沈重的罪惡感。

在他得知季薰就是那兩人的女兒時,他就知道會有這一天的到來。

之所以會陪在季薰身邊、保護她,純粹只是為了彌補心中的那份歉疚,原本他也沒打算跟她有過多接觸,只想保持著疏遠的關係,沒想到事情最後竟然會演化至此,完全出乎他的預料。

我到底在做什麼?不是已經決定抽身了嗎?魈感到頭疼不已。

原以為他可以很斷然的抽身離去,斷絕與她的往來,沒想到當他見到季薰被那人糾纏時,他竟然會出手幫忙?

那種小事她明明可以自己處理,我插手做什麼?不,插手也就算了,我幹嘛還要送她回家?他懊惱著。

如果那時他沒有出面,現在也不會出現這麼棘手的情況,也不會讓季薰落淚。

這個笨小鬼,幹嘛為了這種事情哭啊?就魈對她的認識,除非真的是無法忍受的情況,要不,就算打斷她的腿也不見得她會流淚。

而現在,她竟然為了自己哭了……

仰望天空,魈沈重的長嘆一聲,他感到極為無奈、胸口滿溢著怒氣。

我竟然會……真該死!握緊拳頭,魈真想狠狠痛揍自己一頓,他對被淚水絆住的自己感到非常不滿。

不,不可以,絕對不能心軟!他逼自己再度邁開步伐。

季薰,對不起,我不能因為同情而再次把妳……

「我原諒你!」

「……」這句意外的發言,讓魈錯愕的僵住腳步,回頭望向她。

「聽到了沒有?我原諒你!」見他終於回頭,季薰立刻再次放聲大吼:「不管是我爸媽的事情,還是其他事情,我原諒你!」

「……為什麼?」緩緩轉過身子正視著她,魈滿臉茫然。

「沒有為什麼。」抹去眼淚,季薰從地上起身。「我的原諒,不需要理由。」

……沒有理由?魈呆愣住了。

「就是沒有理由,怎樣,不行嗎?」插著腰,季薰氣勢凌人的回嘴。

當然不行,怎麼會有這種奇怪的說法?這樣……魈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真是讓人苦惱的傢伙啊……這個笨蛋。魈苦澀地揚起嘴角,心口隱隱作痛的感覺,覆上一層溫暖。

這樣……有說服他嗎?季薰不太明白現下的情況。

魈只是一語不發的望著她,神情複雜,但,原先圍繞在他身邊的冰冷氛圍消失了,就連他築起的擋路屏障也撤除了。

現在該怎麼辦?季薰想要開口打破這份詭異的寂靜,又怕會讓魈再度離去,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她只能保持安靜。

時間緩緩流逝,也許這份沉默只有幾秒,但對於等待對方給予回應的季薰而言,這幾秒卻像幾小時般漫長。

終於,一直不作聲的他開口了。

「……身體都恢復了嗎?」

「呃?啊……有,有好多了。」沒料到話題會突然跳開,她有些無法適應。

「就因為這樣,所以妳才到處亂跑?還被無聊的人纏上?」挑高眉頭,魈不以為然的望著她。

「沒有到處惹麻煩,妳覺得很難過嗎?」

第二次的問話,魈就恢復以往的痞子模樣,語氣中帶著嘲諷與指責。

「我才沒有亂跑!那只是一場意外!」她不滿的反駁。

「喔?意外啊?那還真是神奇了。」魈明擺著不信,「一次『意外』的外出,就剛好『意外』的遇到有人搭訕,搭訕的地點還『意外』的在佐‧司魂院前面,被我『意外』的看到,這世界總是有這麼多意外、這麼多湊巧呢~~」

什麼嘛!這種欠揍的說話方式!

「我去佐‧司魂院不是意外!我是去找你!」

「找我?」魈露出詭異的笑,「沒想到妳這麼想念我,還直接跑到佐‧司魂院門口堵我?」

「誰想你啊!」季薰沒好氣的回嘴,「打電話給你,你不接,我當然直接跑去找你啊!」

「是啊,所以這就是妳對我的愛情表現!」

這是什麼鬼結論?季薰臉冒黑線。

「我只是要去跟你說剛才我說的那堆話!」她慎重澄清,「真是的,就某方面來說,你這個大叔個性還挺龜毛的,竟然為了這種小事就鬧絕交,又不是小孩子,而且這麼做也不能解決事情啊!」

朝住處走的路上,季薰叨叨絮絮的數落他。

「既然我們的敵人是同一個,就應該要合作打倒對方才對,沒聽過『團結力量大』嗎?」

「有這句成語嗎?我只聽過『各個擊破』。」

「那你去換一本辭典吧!」季薰沒好氣的回道:「在這種情況下,要是我們還不團結,一下子就被敵人滅掉了!」

「是這樣嗎?」

「廢話!當然是這樣!所以我們要想辦法反擊,讓他們不敢來找我們麻煩!」

說也奇怪,原本因為畏懼L組織,想要逃避的季薰,此時此刻竟然莫名有了對抗的勇氣,彷彿只要魈在她身旁,其他的事情就無所畏懼似的。

「妳會不會想太多?反擊?」魈不置可否的笑笑,「難道妳想去砸他們的地盤?小心被特倫斯抓起來當實驗品,笨蛋。」

「什麼嘛!不然你說啊,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他們不要煩我們!」

「誰知道。」魈兩手一攤,直接將問題丟開。「那種人的想法我永遠搞不懂。」

「所以啦!一定要想一個萬全的對策,讓他們不敢再來!」季薰興致高昂的握緊拳頭,「我想到了,我們去砸了特倫斯的實驗室,這樣他就沒辦法進行實驗了!」

「特倫斯的實驗室分佈在世界各地,電腦主機每分鐘都在進行資料數據傳送跟備份,就算妳砸了一間,他還有十幾個地方備份著資料,除非妳能夠同時間將那些實驗室毀壞。」

「呃,不、不然我們去威脅艾蒙,跟他決鬥或打賭,要是輸了他就不准煩我們?」

「撇開他會不會履行承諾不說,妳覺得他會跟妳玩這種遊戲嗎?」魈回問她。

「……不會。」季薰沮喪的低下頭。

「所以說,我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過一天算一天。」

「沒志氣!怎麼可以什麼都沒有嘗試就認輸?」季薰完全不接受這樣的提議,「難道我們要每天擔心害怕,每天只想著對方會不會上門找碴,什麼事情都做不了?我的生活又不是為了他們而過的!」

「幹嘛說得這麼激動?啊,ㄨㄥ們而活運轉ㄨㄢ在用的是傳音,我也有回應啊壞,對了……」魈突然搥了一下掌心,「的確是有一個改善現況的好辦法。」

「真的嗎?什麼辦法?」季薰開心的追問。

「這是秘‧密。」豎起食指,魈回以燦爛的微笑。

「喂……」季薰沉下臉來。

「乖。」魈揉亂她的頭髮,「今天先休息,明天再跟妳說。」

「可是──」

「沒有可是。」來到家門前,魈將她往屋內推去。「晚安,明天見。」

「等等!」季薰拉住他,「你應該不是再敷衍我吧?不要我明天又找不到你。」

「我保證一定會接妳的電話。」魈舉手作發誓狀。

「我們是夥伴?」季薰確認的追問。

「當然。」魈點頭微笑,「現在我跟妳是同一艘船上的夥伴。」

「我可是事先聲明,如果你只是在敷衍我,那我會一個人衝去找艾蒙。」季薰祭出威脅。「到時候我如果發生什麼事情,一切都是你的錯!就算死了也會怨恨你一輩子。」

「真恐怖的怨念。」魈佯裝出害怕的模樣。

「我是說真的!你不信嗎?」

「信,當然相信。」他面露無奈的笑,「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嗯。」直到魈這麼擔保,季薰這才乖乖聽從他的話進屋。

入睡之前,她還滿心期待的明天魈要跟她說的計畫,沒想到……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