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踏出側門,一台紅色重型機車就停在門邊,顏色與造型十分搶眼。

「來,上車吧!」巴薩德將掛在手把上的安全帽遞給她。

「你不用戴嗎?」接過手後,季薰這才發現他只有一頂安全帽。

「我有啊!」他指指頭上的牛仔帽。

「沒戴安全帽會被罰錢。」季薰往兩旁張望,試圖尋找販售安全帽的店家。

「上車吧!」巴薩德拍拍後座,「要是真的被警察攔下,就乖乖讓他罰囉!」

無所謂的聳聳肩膀,既然對方都說願意繳罰款了,那她也沒有擔心的必要。

說巧不巧,車子才騎出巷子,兩人就真的遇上巡邏的警車。

「真糟糕。」季薰無奈的苦笑,才想乖乖接受警方盤查,巴薩德卻突然將她扶在他腰間的手往前一抓。

「抱緊。」

「咦?」

被迫整個人貼在他背上的季薰,還沒搞清楚狀況,對方就已經催足油門,以驚人的速度逃離。

見到他們逃跑,警車立刻展開追捕,刺耳的警笛聲不斷自後方追逐兩人。

「你、你不是說要乖乖付錢嗎?」發現他言行不一,季薰抗議的大喊。

「是啊!如果他們能攔下我,我就付錢!」迎著風,巴薩德大笑著。

「哪有人這樣!你、啊──」

季薰後續的指責,被突如其來的一個急彎給甩飛了。

為了甩開警車,巴薩德在高速行駛下蛇行,在車陣裡東彎西繞,幾次還差點撞上前方及側邊來車。

一次又一次的橫衝直撞,讓季薰嚇出一身冷汗,雙手只能緊緊抱在他腰上,生怕一鬆手,她整個人就會被甩飛出去。

不知道繞了多久,警笛聲逐漸遠去,當車子停下時,季薰面色慘白、冷汗淋漓,全身僵硬緊繃,情緒難以平靜。

最後,機車停在一條小巷子內,巷子位於繁華的商業區內,巷外的大街上商店、百貨公司林立,但是巷子裡卻像是被喧囂遺忘,僅有綠蔭與鳥鳴相伴。

「這位客人,我們到了。」拍拍季薰環在他腰上的手,巴薩德等待她鬆手。

「……」還沒回過神來的她,身子一動也不動的僵著。

「美女,妳抱我抱得這麼緊,該不會是愛上我了吧?」巴薩德揶揄的笑著,「見試過我的飛車特技,深深被我迷倒了?」

「迷你個大頭!」回過神來的她,直接往他頭上揍下去。

「剛才那樣很好玩嗎?大街上飆車很過癮嗎?你差點撞到人你知不知道?還有剛才那台計程車!如果那個司機沒有緊急煞車,我跟你就死定了!該死的混蛋!不要命,想死就自己去!本小姐還想多活幾年!」

劈哩啪啦的連串開罵後,季薰將安全帽拔起,用揍人的力道塞入他懷裡。

「還給你!」

氣沖沖地,她轉身就走。

「喂喂,都已經來到這裡了,不吃個東西再走嗎?」巴薩德指指身後的小店。

「不要!」沒有回頭,季薰逕自往前走。

「別這樣嘛!不然這頓飯我請?」

「不要!」依然拒絕。

「真是倔強的女生。」巴薩德取下腰間的金屬長鞭,「刷」地一甩,鞭子直接捆上季薰的腰際。

「咦?」

才剛要反應,對方手上一抽,季薰被拋至半空,劃出一道拋物線後,落在他懷中。

「你!」

「妳這樣就不對了。」巴薩德先聲奪人的指責,「就算再怎麼不滿,肚子餓了還是要吃飯。」

「我去別的地方吃不行嗎?幹嘛非要跟你一起吃?」季薰試圖從他懷裡掙扎出來。

「一個人吃飯多無聊?這樣會消化不良!」調整姿勢,將季薰往肩頭一放,巴薩德就這麼扛著她進入店裡。

「歡迎光……」最後一個字,消失在店老闆的驚愕之中。

「老闆,好久不見!」巴薩德爽朗的與對方打招呼。

「小巴?」老闆用著不可思議的聲音喚著,「真的是你?我聽說你……」

「噓~~」豎起食指,巴薩德朝對方眨眨眼,「那是秘密。」

光是這樣的一句話,就讓對方理解的點頭,順帶將一堆疑問嚥下。

「還是老樣子嗎?」老闆開心的詢問。

「你還記得我愛吃的口味嗎?」巴薩德促狹的反問。

「那當然,這裡的老顧客,我每一個人的口味都記得!」老闆自豪的揚笑。「你朋友呢?她想吃什麼?」

「讓她吃招牌湯麵吧!」巴薩德逕自替她點餐。

「喂!為什麼要聽你的?這麼熱的天氣,我不要吃熱湯麵!」季薰真是恨不得往他脊椎的位置揍下去,讓他痛到趴倒。

「相信我,這裡的招牌湯麵很棒!」扛著她,巴賽德緩步往二樓走去。

由於現在不是用餐時段,店家的二樓空蕩蕩,一個客人也沒有,巴薩德選了窗邊角落的位置放下季薰。

「這裡挺特別的。」坐在木造椅子上,季薰環顧四周。

雖然沒有很明顯,可是季薰察覺到,這間店舖布下了結界,而且是十分縝密及完善的那種。

「我以前工作結束之後,最喜歡來這裡喝一杯!」憶起過往,巴薩德露出懷念的笑容。

「我每次都坐在這個位置。」坐在角落柱子邊的他,側身往窗戶處眺望。「這邊看出去的景色很棒。」

「……」帶點狐疑的,季薰也跟著望向同一個方向,但她只看到一大片天空,除此之外並無它物。

「麵來了!」蓄著滿臉落腮鬍、粗壯肩膀刺著十字架的店老闆,端著托盤出現。

「地獄麻辣牛肉麵、大杯牛奶。」老闆將一大碗湯麵與一大杯冰牛奶放在巴薩德面前。

鮮紅色的湯色、漂浮的辣油以及隨著熱氣往上衝的辣味,讓季薰驚恐的退了開來。

「你瘋了嗎?這麼熱還吃這種辣湯麵?」

光是用看的,季薰就已經冒出不少汗了。

「妳懂什麼。」巴薩德又往湯麵裡頭加入辣粉,「雖然冬天吃這個也很棒,可是夏天吃辣湯麵,有另一種的爽快!」

「你、你、你還加辣?」見他倒了快半瓶的辣椒粉,季薰覺得那些辣氣都要往自己的鼻子衝過來了。

「我不要跟你坐在一起!」季薰快速逃到隔壁桌,避開恐怖的辣氣攻擊。

「小巴,你果然還是老樣子。」店老闆習以為常的笑著,順帶將季薰的湯麵擺上桌。

「咦?這個……」

發現自己的湯麵並沒有嚇人的熱氣,季薰小心翼翼的碰觸湯碗。

「冷的?」她詫異的瞪大眼。

「那是這裡的夏季招牌涼湯麵,吃過以後保證妳會上癮!」巴薩德開始吃起了他的辣麵,熱氣讓他額上淌汗。

帶點好奇地,季薰舀了一湯匙的涼湯喝下。

「好好喝!」

入口的涼湯沒有失去原有的鮮甜,也不像一般湯品那樣,一放涼就浮出一層油漬,入口之後先是嚐到清爽滋味,而後是濃郁的高湯滋味。

「麵條也好有彈性!」季薰驚喜的嚷嚷。她最怕的就是吃到軟趴趴、毫無嚼勁的麵條。

「很棒吧!」巴薩德開心的咧嘴笑著。「這裡的小菜也很棒!」

「真的嗎?那……」季薰才想加點小菜,店老闆就已經端了好幾盤送上。

「這些小菜請你們吃,免費招待!」

將小菜擺上桌後,店老闆隨後又拿了一瓶啤酒,逕自往巴薩德對面位置一坐。

「乾杯!」他朝巴薩德晃著手上的酒瓶。

「現在就要喝酒?你晚上不用開店了嗎?」巴薩德拿起自己的牛奶,與老闆的啤酒瓶輕敲,發出一聲清脆的玻璃響音。

「放假一天沒關係,老朋友來,當然要喝個盡興!」他豪邁的笑著。

「已經好久沒見到你了,幾年了?十年?二十年?」店老闆思考著時間。

「十幾年吧!我也忘了。」巴薩德並不在意日期。

十幾年?季薰狐疑的掃巴薩德一眼。

他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頂多跟魈同年,如果他跟老闆有十多年不見……那他們究竟是幾歲就認識?

打從最初接觸到對方的時候,她就察覺到巴薩德有不尋常的氣息,屬於死亡氣息,但是……一般的亡魂會有那樣身手嗎?

再者,雖然亡魂「顯現」給民眾看見的方式有很多種,但是為了避免引起紛擾,那些「工具」全被嚴格控管著,巴薩德的機車是實體,也就是說,這個人有不遜於陰間機構的特殊管道。

這麼一猜想,季薰對對方的來歷更感到好奇了。

「當初聽到他們說你們任務失敗,你在任務中喪命的消息,我被嚇了一大跳,你隊上的那群兔崽子還在我店裡哭的死去活來。」店老闆開始說起過往。

「那時候我就在猜,你啊,肯定是受了重傷,怕在隊員面前丟臉,所以偷偷躲起來療傷,要不然就是突然失去記憶,所以才會忘了回來的路。」

「真厲害,全都被你猜中了。」巴薩德打哈哈的笑著。

「愛面子的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害慘你的隊員了?」店老闆瞪眼數落著,「你失蹤之後,聽說隔年你們的團隊就被解散,隊員被分發到各個地方,還有啊,那個脾氣跟你差不多固執的傻小子,他還在硬撐,說要撐到你回來!」

「是嗎?真是辛苦他了。」巴薩德嘴角浮現苦笑。

「你這個隊長當的真是失敗,自己的隊員都照顧不好!」

「這點我不否認。」巴薩德聳肩笑笑,「他們呢?最近好嗎?」

「聽說好像有什麼組織將重心轉移來這裡,警戒等級升級,他們的工作量加重,全都忙著巡邏,一、兩個星期沒見到人了。」

巡邏?雖然不想干擾兩人的談話,但,一聽巡邏二字,季薰不由得在意起來。

「請問……最近發生什麼事了嗎?」她忍不住插嘴詢問:「最近為什麼會增加巡邏?跟L組織有關嗎?」

「咦?妳知道L?」店老闆與巴薩德面露詫異。

「妳是從哪邊聽說那個組織的事情?」店老闆追問。

「呃,因為一些糾纏不清的原因……」季薰實在很難三言兩語作解釋。

「該不會是路上聽來的八卦流言吧?」巴薩德不以為然的輕笑,「好像有不少人喜歡談論這種八卦。」

「不、不是這樣,我認識相關的人,我有朋友在死神殿工作,而我……接觸過L組織的人。」儘管她已經輕描淡寫,這番發言還是令在場的兩人一愣。

「真是讓人意外,沒想到妳竟然這麼有本事?」巴薩德頗感興趣的笑著。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那些人到底想做什麼?」握緊拳頭,季薰總有一種風暴即將到來的不詳預感。

「其實我也不清楚。」店老闆抓抓下巴,「只聽到有幾名L的高層幹部跑來,好像是在找人。」

找人……直覺地,季薰聯想到魈。

不知道他最近怎麼樣了?季薰已經有好一陣子沒聽到他的消息。

再加上最後一次見面時,他那種刻意斷絕往來的發言。

他該不會想跟對方大拼一場吧?她狐疑的猜想。

不、不對,魈不會那麼莽撞。就她跟魈相處、共事的情況評斷,魈在進行所有行動之前,總是會先掌握各方資訊。

再說,那個艾蒙那麼變態,如果他真的跟對方槓上,說不定艾蒙又會像之前一樣,抓人去威脅他……咦?威脅?季薰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原來是這樣,大叔會突然那麼異常,說什麼要跟我斷絕關係,還有DA小組的人一直跑來,房子加上好多層結界、東伶又叫我一直待在家裡……

是因為不想將我牽扯進去?不,不對,是因為我「已經」被盯上了!推測到這樣的結論,季薰心驚地站起身。

「嚇一跳,怎麼突然站起來?」巴薩德與店老闆被她莫名的舉動嚇到。

「想到什麼要緊的事情嗎?」

「糟糕,現在該怎麼辦?」無視兩人的關心,她慌張地喃喃自語著。

她可不想被牽扯進奇怪的紛爭裡,尤其對手全是一些變態,雖然先前跟他們對峙的當下她不感到害怕,但那也是因為情勢所逼,才會讓她氣得不顧一切,現在冷靜想想,當初的一切行動根本就是在找死啊!

「為什麼我要揹這個黑鍋啊?」她虛軟的坐回座位上,抓亂頭髮。

「黑鍋?」店老闆與巴薩德納悶的互望,他們實在搞不懂她在想什麼。

真討厭,怎麼會被捲入魈跟艾蒙的恩怨?季薰心有不滿的嘟嘴。

如果這個麻煩是她自己惹出來的,那也就算了,現在她可是無辜被牽扯,整起事件根本跟她無關,她根本不認識那些傢伙,也沒跟他們有什麼仇恨……

「……不對。」

真要說來,她有。

爸爸跟媽媽是因為特倫斯才會死,如果不是因為他……想起這一點,她的心口就隱隱作痛。

如果以報仇這個論點看來,她跟L組織當然是敵對。

「但是……」

就算她想尋仇,她一個人要怎麼去對抗那麼龐大的勢力?

難怪魈會逃給艾蒙找了,要換成是我,我也絕對會這麼做。她開始認同魈的作法。

這麼說來,魈這次應該也會想辦法溜掉吧?像是逃到國外避難之類?她推敲著魈往後的動向。

如果他跑了,艾蒙也一定會追著他離開,這樣一來,這裡就可以再度恢復平靜。

要是不考慮反擊,這似乎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如果魈不在這裡,我也就不用擔心會再被抓去當人質,說不定他現在已經「包袱款款」溜之大吉。

「應該是這樣吧?這種情況不逃跑,根本就是笨蛋!」她信誓旦旦的握拳。

「小巴,你這個朋友……還好吧?」店老闆有些擔心。

「誰知道?」巴薩德聳肩笑笑。

從剛才到現在,他只看到季薰臉色一變再變,一下子緊張、一下子鬆了口氣,嘴裡含糊不清的說著「但是、可能、糟糕、或許」這些無意義的詞句,他根本沒辦法從對話中剖析她的心理。

真是個奇怪的女孩。巴薩德搖搖頭。

但是,為什麼這孩子……

「巴薩德!」季薰突然抓住他的手,神情激動。

「怎、怎麼了嗎?」巴薩德被她嚇出一滴冷汗。

「請你現在、立刻、馬上載我去一個地方!拜託!」

雖然對方說了請跟拜託,但是巴薩德總覺得這種口氣……非常命令式?

「是,遵命。」

在季薰的領路下,他們來到了1111小舖前。

「真有少女氣息的店舖,妳想要買東西嗎?」巴薩德笑嘻嘻的詢問。

「我來找朋友,她在這裡打工。」季薰將安全帽還給他,「謝謝你,你可以走了。」

「咦?這樣就要趕我走?」巴薩德抗議著,「真過份,竟然將我當成工具,用完就丟。」坐在機車上,他不滿的嚷嚷。

「抱歉,改天有遇到,我再請你吃飯,再見。」季薰一溜煙地跑入店裡。

「來這邊找朋友啊……」望著店門口,巴薩德露出微笑。

跟L組織有接觸,認識死神殿的人,連佐‧司魂院都可以自由進出,這女孩到底是什麼來歷?他對季薰越來越感興趣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