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黑幕逐漸翻白,曙光照耀在馬車與包圍住他們的追兵身上,在一群大人之中,一名金髮男孩格外引人注目。

「在醫院鬧事的,就是你們嗎?」男孩以領導者的語氣質問。

「不是喔!」魈打哈哈的回笑,「我們只是路過的旅人,旁邊這位是我的妻子,後面車廂放著行李。」

「胡說八道!」其他守衛嗤之以鼻的反駁:「那女人是路易士帶回來的傢伙!」

「我有看到你們在醫院裡亂跑,還打倒我們不少人!」

「該死的臭小子,我要把你砍成肉醬。」

「只要是組織的敵人,一律清除。」金髮男孩冷聲道。

在男孩的一聲令下,一群人亮出腰間的配劍,蜂擁而上,對他們展開攻擊。

一腳撂倒其中一人,魈搶了對方的長劍,跳下馬車跟人群展開搏鬥,而季薰則是留在車上保護維德,並清除打算衝上馬車的敵人。

鏗鏗鏘鏘的兵器撞擊聲不斷傳出,手上的劍砍斷了,魈就再奪一把,天空從晨光天色轉為耀眼的白日,這場對戰持續了半個多小時,他們終於解決掉大半敵人。

一直在旁觀戰的金髮男孩,也在半途抽出自己的武器,上前與魈對戰,兩人相互纏鬥十多分鐘,儘管有其他人從旁協助,男孩還是逐漸趨於下風。

「鏘!」男孩手上的武器被打飛,自己也跟著摔倒在地。

「到此為止。」舉起長劍,魈準備結束少年的性命。

在鋒刃刺下之際,突如其來的一道黑影閃現,兵器的光芒掠過,刺中他的左肩。

「閃開了嗎?」出手突襲的路易士,神情淡漠的說道。他原本瞄準了魈的心臟位置。

舉起另一隻手,路易士想乘勝追擊,魈卻早他一步,起腳將他踹開,拉開兩人的距離。

「這一腳的力道不錯。」路易士嘴角滲血,順帶甩了甩手,將拳刃刀鋒上的鮮血甩掉。

「呵,沒想到竟然來了一個最麻煩的對手。」魈揚起苦笑。

肩上負傷的他,現在就連右腳也鮮血淋漓,剛才他起腳踢倒路易士時,對方的拳刃同時刺穿了他的小腿。

「路易士,他是我的對手!」被魈擊倒的男孩,起身抗議著。

「現在是我的。」路易士以不容反對的語氣回道。

「嘖!」感受到他發散出的殺氣,少年儘管感到不滿,但還是識相地退開。

很快的,路易士與魈的戰鬥再度展開,兩人在速度上不相上下,以極為迅速俐落的動作進行攻防。

「真無聊。」觀戰的男孩打了個呵欠,目光轉向馬車,「那邊應該用不著我出手……」

跟隨路易士前來的幾名黑衣手下,已經包圍住馬車,對車上的人展開攻擊。

「欣、欣!救我!」維德從馬車內被黑衣人揪出,眼看著就要被斬下首級。

「放開他!」季薰放出雷符,將抓著維德的男子轟落。

「咦?好像挺有趣的。」男孩露出笑臉,轉而朝馬車的位置移動。

經過連續的戰鬥,季薰疲憊的喘著氣,腹部的傷口裂開,鮮血滲出繃帶與衣服,痛楚幾乎快要奪走她的思緒,現在的她,只是憑著意志力強撐,與包圍住他們的黑衣人對峙著。

好不容易,季薰將那些黑衣人全數擊倒,讓他們無法靠近馬車。

累死了,頭好暈、想吐。雙腳發軟的她,身體因失血過多而產生不適,才想回到馬車上休息,卻見到駕駛座上站著一名金髮少年。

「陪我玩一下吧?」男孩笑嘻嘻的邀約,一手抓著維德。「要不然他可能會死掉喔!」

他是什麼時候上車的?季薰大感意外,她還以為已經成功阻止敵人接近馬車。

才想放出雷符將對方擊倒,她的胸口卻突然被人一劍貫穿。

「臭婆娘,去死吧!」原先被她擊倒的黑衣人,偷偷地自背後偷襲。

當長劍抽出時,季薰也隨之倒臥在地。

糟糕,這次……真的不行了。努力的睜開雙眼,季薰卻只看到景色逐漸被鮮血染紅,成了極為刺眼的腥紅。

維德與魈的呼喚聲不斷傳入耳中,她想開口回應,卻只是嘔出滿嘴腥血,嘴巴一張一合,發出的聲音卻連自己都聽不到。

怎麼辦?沒有力氣了……她可以看到維德為了自己哭泣,想為他擦去眼淚,卻連挪動手指都辦不到。

「不、不要,欣不會死,欣絕對不可以死掉!」見到她躺在血泊中,深受刺激的維德發出怒吼。

用力地自少年手上掙脫,維德如同野獸般發狂的攻擊黑衣人,瞬間就將對方擊倒在地,瞪著發紅的雙瞳,發狠地掐著對方的脖子。

就在他快要殺死黑子男子時,身側突然遭到一記重踢,狼狽的往旁摔飛,伏在地上,咳出與鮮血混雜的酸水。

脫困的黑衣人從地上起身,捂著喉嚨不斷咳嗽。

「該、該死的雜種,咳、咳咳咳……」

黑衣人抓著長劍就要朝維德砍下,卻在他舉高武器的同時,他的心臟被金髮少年刺穿。

「艾、艾蒙?為什麼……」他錯愕的問。

「誰叫你插手?」艾蒙冷眼瞧著他,「我的玩具都被你弄壞了。」舉高腳,他一腳將對方的頭踩爆。

玩具?艾蒙?聽到孰悉的詞,季薰渙散的目光,逐漸聚焦在對方身上。

為什麼……這裡會有艾蒙?她無法理解,但混亂的思緒中,似乎又隱隱出現一些答案。

「不、不准你傷害欣!」抱著被踢中的側腹,維德從地上爬起。

「就憑你也想阻止我?」艾蒙臉上露出嘲笑。

走上前,艾蒙往維德臉上揍了一拳,又往他的腹部踢了一腳,輕鬆地就將他給擊倒在地。

「連這樣也沒辦法反擊,你想保護誰啊?」起腳踩在維德臉上,艾蒙戲虐的揚笑。

「囉、囉唆!」維德抓住臉上的腳,反過來將艾蒙絆倒。

坐在艾蒙身上,維德一拳又一拳的揍著他,嘴角滲血的艾蒙,伸手揪住維德的頭髮,一把將他自身上扯下,兩人就這麼在地面翻滾,互相壓制、纏鬥著。

撐了約莫十多分鐘,不善打架的維德,在體力用盡後敗下陣來,被艾蒙踩在地上。

「這樣就不行了嗎?」艾蒙踢著倒地不起的他。

「絕對不讓你傷害他們,我要保護欣,還有凱……」維德才用雙臂撐起上身,又立刻被艾蒙踢倒。

這樣的動作反覆數次,維德終於再也無力起身。

「不過是條野狗,沒本事還敢這麼囂張。」艾蒙不屑的往他的臉吐了一口口水。

正當艾蒙打算給他最後一擊時,卻聽見身後的馬車傳來騷動聲。

「還有人嗎?」轉過身,艾蒙往馬車走去,將正在跟定身符對抗的凱抓了出來。

「原來你們還偷了一個瑕疵品啊?」艾蒙將動彈不得的凱丟在地上。

「不、不准你動他。」無法起身,維德乾脆用爬的靠近。

「連動都不能動了,要這東西做什麼?」艾蒙朝凱重重踢了幾腳,「我幫你們處理掉吧!」

對準凱的頭部,艾蒙舉腳準備踩下。

「不行!」維德飛奔上前,用自己的身體將艾蒙撞開。

「想保護他?」艾蒙從地上起身,抽出腰上的匕首,「那我就讓你們一起死好了。」

驚恐的看著艾蒙逼近,維德已經沒有力氣逃離。

至、至少要讓凱活著……看著還在跟定身符抗爭的凱,維德顧不得對方會攻擊自己,冒險撕開符咒。

就在符咒落下時,凱立刻掐住了維德的脖子,發出意謂不明的吼聲。

「逃……凱、快逃……」就算快被凱掐死,呼吸困難的維德,還是努力擠出這幾個字,試圖讓凱理解現在的情況。

「快、快走,凱……求、求你。」眼淚順著他的臉龐滑落,維德的臉因缺氧而發紫。

緩緩地,掐緊脖子的手勁鬆下了。

「維……德?」用著遲疑且困惑的神情,凱叫出好友的名字。

「凱?凱你認出我了?」維德又驚又喜,才想擁抱對方,凱卻突然吐出一口鮮血。

「真討厭,瑕疵品也想跟我搶玩具?」艾蒙現身凱的身後,以匕首刺穿凱的頸子。

「凱!」急忙抱住倒下的他,維德焦急萬分的叫喚。

「接下來換你了。」抽出凱頸子上的匕首,艾蒙揮刀朝維德刺去。

在刀鋒刺中維德的眼睛之前,凱出手抓住匕首。

「不准你……欺負他。」撐著最後一口氣,凱轉身與艾蒙搏鬥。

「凱、凱!」維德想上前幫忙,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走,快走!」無視不斷湧出鮮血的喉嚨,凱一次又一次的催促。「快跑!」

「該死的傢伙!就憑你也想壓制我?」

艾蒙一次又一次的針對要害進攻,然而,不管遭受多少次重擊,凱還是努力纏住他,不讓他起身。

「聽他的話!」與路易士對戰中的魈,朝維德放聲喊道:「他用盡最後的生命保護你,難道你要讓凱白白死掉嗎?現在不是軟弱哭泣的時候!要保護人,就要懂得狠下心捨棄!」

「我、我知道了。」抹去臉上的淚水,維德跑向季薰,用盡全身力量,勉強才將一息焉焉的她扶起。

「欣,振作點,妳說要帶我離開,約定好了,妳不可以在這裡倒下。」

將她背在背上,維德吃力的拖著她走向馬車,季薰傷口流出的血將他的背部染紅,溼透了衣服後,鮮血滴落在地上形成一條紅色軌跡。

「別想跑!」艾蒙出手掐住凱的喉嚨,「喀喀」一聲就把將他的頸子折斷。

將凱的屍體踢到一旁,艾蒙才準備追上前,魈一個閃身,擋在他的面前,一拳就將對方擊暈。

「抱歉,此路不通。」傷痕遍佈、狼狽不堪的他,氣喘吁吁的說道。

「打架時不要分心。」路易士瞬間現身他身後,拳刃瞬間揮落。

「碰!」被對方一拳撂倒,魈摔跌在地,衝力讓他滑行了數步遠。

「又被你閃過了。」路易士本想刺穿他的胸口,卻只傷到對方肩膀。

「真糟糕,右手舉不起來了。」從地上起身,魈的右肩遭到重擊,肩骨斷裂,無法繼續使用右手戰鬥。

「要打倒你真不簡單。」路易士露出微笑,「你是個很好的對手。」

被魈屢次逃過攻擊,他非但沒有不悅,反倒覺得有趣,這還是第一次在戰鬥時出現這樣的情感。

「真難得。」魈的左手亮出鐮刀,「沒想到你竟然會笑,我還以為你根本沒有表情。」

「那武器……跟她一樣?」看著那以靈氣具形的巨型鐮刀,路易士有些意外。

「本來想保留點力氣,現在看來大概不行了。」魈無奈的笑笑,「你們這些人就是喜歡將人榨乾,連最後一點體力也不讓人保留。」

「聽起來,你終於要用全力跟我戰鬥了?」路易士燃起了鬥志,紫眸閃耀著神采。

「果然是L的『戰鬼』,一聽到要打架就這麼有精神。」魈的紅瞳中同樣泛出光芒。

「彼此彼此。」

「喂,小鬼,你在發什麼呆?還不快點離開!」魈朝身後的維德喊著。

「你、你不上車嗎?」坐在駕駛座上,維德錯愕的問。

他好不容易才將季薰與凱帶上馬車,現在就是在等魈上車跟他們一起走,如今他卻……

「不用等我。」語氣頓了頓,魈又接著道:「要是我沒趕上,幫我跟薰說聲抱歉。」

「可、可是……」維德為難的握緊韁繩。

「不要拖拖拉拉的!快走!」

沉喝一聲,魈快步朝路易士發動連環攻擊,試圖以速度壓制住對方,拖延時間讓維德他們離開。

「快一點!你想全部的人都死在這裡嗎?」發現維德沒有反應,魈再度放聲大吼。

見到魈心意堅決,維德也只好揮下韁繩。

「別開玩笑了……」冰冷的手制止了維德的行動,季薰從車廂內走出。

「欣?」

用著風一般的速度,季薰衝向對戰中的兩人,瞬間止住兩人的攻擊。

「妳……」沒料到她會瞬間現身,兩人都被嚇了一跳。

「退!」

她沉喝一聲,將纏鬥中的魈推離,同時在路易士身上設下束縛,禁錮住他的行動。

待一切完成後,她虛弱的跪倒,不過幾秒間,她立足的地面已經被傷處滴落的鮮血染紅。

「薰!」在她面部直接撞擊到地面之前,魈及時將她抱住。

「要……一起回去。」她氣若游絲的道:「說好了,一起回,咳咳、咳咳咳……」

內傷過重的她,再度咳出血來,失血過多的她,面色如紙、身子冰冷。

「好了,不要說話,求求妳,不要再說了。」魈摀住她的嘴,不讓她再開口。

「她已經不行了。」行動受制的路易士開口道。

「閉嘴!」惡狠狠地,魈怒瞪向他,眼底帶著濃烈的憤怒與悲傷。

「欣!」維德快步跑了過來,跟魈一左一右攙扶著她,將她帶回到馬車上。

揮動著韁繩,馬車疾駛而去。

「欣、欣妳還好嗎?」看著臉色蒼白、冷汗淋漓的她,維德難過的哭了。

「沒事。」她虛弱的回笑,「只是……有點累,想睡。」

才說著,馬車的車輪突然壓到石塊,振動了幾下,她整個人隨即往旁倒去,若不是維德即時攬住她,將她抱住,她恐怕就要摔下馬車了。

「不准睡。」坐在駕駛座的魈,語氣嚴肅的命令。「無論如何都不准閉上眼睛,聽到沒有?」

「嗯。」靠在維德的懷裡,季薰忍受著傷口傳來的疼痛,虛弱的應答。

「跟我說話,不管說什麼都好,快點跟我說話!」魈急躁的揮舞馬鞭,希望能趕到安全的地方,幫季薰療傷。

「好……冷。」

「會、會冷嗎?這、這樣有沒有溫暖一點?」維德將她抱得更緊,試圖用自己的體溫為她取暖。

「嗯……」季薰倒在他懷中,閉上雙眼。

「欣,眼睛張開,不可以睡!」

輕拍她的臉頰,維德試圖讓她保持清醒。

「嗯……」雖然這麼回應,她卻再也無力睜開雙眼。

「欣?欣,不要睡,妳不可以睡著。」維德拼命搖晃她,「妳說要一起走的,妳不可以睡著,欣!」

「該死!」魈加快揮鞭動作,調轉馬車往另一個方向前進。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